Nightscream
Nightscream
Lv.20 6555/7000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马靠鬃装

本作评价
17()
()0

QQ截图20181028120427.png

The Mane Makes the Mare

 靠  装


作者:Dubs Rewatcher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79594/the-mane-makes-the-mare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自从成为友谊公主以来,暮光闪闪已经为国家尽职了两年,现在她觉得该是让皇家生涯更进一步了,她想要赛蕾丝蒂娅和露娜那样的华丽魔法鬃毛。幸运的是,这过程很简单,她只需要向传说中的造物主请愿即可。——你知道的,就是那位住在超市旁边的小马。她当然愿意赋予暮光闪闪最新的公主鬃毛了!

而不幸的是,有个问题尚待解决:这位众生的造物主是个没事找事胡搅蛮缠的杠精。


* * *

  “赛蕾丝蒂娅,我想我们得谈谈。”暮暮说道,她脑袋上的鬃毛丢了一半,脖子后面还淌下来一道生鸡蛋的黄汤子。

  坐在桌子后面的赛蕾丝蒂娅对暮暮快速地扫了一眼,然后就勉强忍着笑把视线转开了。“哦?”她抬起一只前蹄,勉强掩住自己颤抖的嘴唇,轻轻地用一只翅膀抚摸着暮暮那粘糊糊的后脑勺。“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从技术角度来讲,”暮暮一边说,一边和赛蕾丝蒂娅一起走上她的皇家阳台。“萍琪刚刚给我的一个厨房……应该是我城堡第三十六层的那个……买了这个魔力搅蛋器,要用这东西,我就得站在旁边用魔法给它充能。可问题是……我的鬃毛实在是太长了!每次我一靠近,我的头发都被卷进去!”她一边怒气冲冲地吼着,一边指着自己饱受蹂躏被扯得东秃一块西秃一块的头皮。“这都已经是第五次了!我总不能老是把尾毛移植到头上来吧!”

  “我懂了,”赛蕾丝蒂娅点点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大老远地跑到坎特拉皇城来专门跟我说这个?直接写封信不就好了吗?”

  “我直接来找您是因为……嗯……”暮暮首先做了个深呼吸,鬼鬼祟祟地朝周围张望了几眼,从阳台,到天上的太阳。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揉了揉鼻子,然后大声说了出来。“我想要像您那样飘逸的魔法鬃毛!就像您一样!”

  “哦,”赛蕾丝蒂娅饶有兴致地弓起了一边眉头。“就是这样?”

  “嗯,就是这样!”暮暮说道,抬头望着赛蕾丝蒂娅。“我觉得……这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你就不能去理个发吗?”赛蕾丝蒂娅问道,“你留短鬃毛也挺好看的啊。”

  “我想可以的,但那不就等于那个搅蛋器赢了吗?让它占了我的便宜?我是个学者!……我应该掌控新发明,操纵新发明,而不是反过来被新发明所操纵!”暮暮叹了口气,“对不起,我真不想为这个伤脑筋。我是说,要是我连个搅蛋器都应付不来,那我还算什么公主啊?”

  “没什么可害羞的啦,”赛蕾丝蒂娅温柔地说道,把暮暮搂得更近了些。“就在上个礼拜,我还把角给卡在皇家咖啡机里呢。”她停顿了一下,“这个你就别问了。”

  “那……可以吗?”暮暮问道,“我也可以把我的鬃毛变得和您一样又美丽又神奇吗?”

  “你当然可以把你的鬃毛也变得和我的一样神奇,”赛蕾丝蒂娅笑着说道,“毕竟,你都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友谊的公主。怎么会连打理一下自己的鬃毛都不行!其实这背后的过程相当简单,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暮暮说道,她也轻轻地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用蹄子磨着地面。“我前些天还跟瑞瑞聊过这个呢,她还跟我保证您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洗鬃毛香波,用什么‘天使之泪’之类的东西做的。”

  “什么?那太荒唐了!”赛蕾丝蒂娅惊叫起来,她用蹄子拍着胸口,“我都是用天使之泪来洗身体的,不过这跑题了——让无尽之风吹拂你的鬃毛营造出飘逸的效果,那其实简单得很!你要做的就是去提个申请而已。”

  “真的?”暮暮的翅膀兴奋地展开了,她急急忙忙地转向赛蕾丝蒂娅,“好的!好的!您能赐予我像您那样飘逸的鬃毛吗?”她满怀期待地昂起头,等待着赛蕾丝蒂娅的魔法流过她身体和鬃毛的熟悉感觉……

  ……结果她鼻子被赛蕾丝蒂娅按了一下,往后一个趔趄。赛蕾丝蒂娅笑着摇了摇头,“我恐怕你是误会了,暮暮,”她说道,“你要去提申请的对象可不是我。而是……”神秘兮兮地付下身子,凑到暮暮脑袋边,又用翅膀把暮暮拢得更近,在小声咬耳朵之前她还快速地朝阳台门张望了一眼。“……浮士德。”

  暮暮弓起了一边眉头,“浮士德?那是谁啊?”

  “浮士德,乃是众生的创造者,”赛蕾丝蒂娅的声音变得非常肃穆,“浮士德比任何天角兽都要强大得多,她是唯一的,真正的造物主。她,创造规则。”

  “……好吧……?”暮暮嘀咕着,“要是她真那么伟大,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她?”

  “因为几乎没有谁知道她的存在。”赛蕾丝蒂娅正色道,“当艾奎斯陲亚最初创建之际,她的大名传遍天下。她总是外出云游,雕琢她的创作。但是第一个千年纪之后的某一天,她决定离开了,自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赛蕾丝蒂娅把蹄子按在暮暮肩膀上,“能满足你愿望的就是浮士德,能授予你无尽空灵之风的就是浮士德。那是她授予我的礼物,那是她授予露娜的礼物。”

  暮暮眨了眨眼睛,“……那韵律呢?”

  听到这名字,赛蕾丝蒂娅打了个哆嗦,挠着后脑勺转过身去,“韵律啊……这个……韵律没有遵守规则,不遵守规则的天角兽是不能获得魔法鬃毛的。”

  规则?暮暮想道。不知怎么的,她觉得后脑勺生起了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咽了口唾沫,她把视线投向阳台外面的坎特拉皇城。“您说她隐居了数千年,对吧?那她肯定住在非常非常偏僻,非常非常远离社会的地方,要找到她我得花几个月啊?”

  “哦,找她一点儿都不难。”赛蕾丝蒂娅说着伸出蹄子指向市区那边,“她就住在市区里,锈轮胎酒吧那条街的对面。小平房,茅草屋顶。你不会找不到的。”

  “哦,”暮暮噘起了嘴,跳上了阳台的栏杆。“祝我好运。”她说着,纵身一跃,展开翅膀飞向浮士德的家,飞向(她暗自祈祷着)她的新发型。沿途留下一路鸡蛋黄的轨迹。

  * * *

  众生的创造者住在一所非常简朴的别墅里,夹在一间古玩店和一间便利店之间,窗户上飘着白色丝绸窗帘,前院开满了美丽的雏菊。在门前还放了个小小的门垫,上面印着一行字“家,甜美的家”。看到这一切,暮暮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这地方没啥大惊小怪了,说老实话,这里让她想起了自己奶奶的家。

  至少,在一颗巨大的眼珠子从敞开的正门里飘出来之前,她是这么想的。

  “是谁?”它的声音轰鸣着,听起来就像是山崩。

  暮暮后退了一步,赶紧又把自己打理了一下,她往周围瞅了几眼,看看有没有谁在注意这边,但街上完全是空荡荡的。“呃……”她努力开了口,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您……您就是浮士德吗?”

  “浮士德,拒绝,小马,再次谈话,”眼球回答道,“妖精,可以。海豚,偶尔。小马,不行,回家去。”它飘回门里,门板砰的一声摔……

  暮暮眼疾蹄快地把蹄子伸过去卡住了门板,咬着牙没惨叫出来。“拜托,”她叫道,把脑袋伸进门里,“我是暮光!暮光闪闪!”

  眼球无动于衷,“以及?”

  暮暮猛地展开翅膀,“暮光闪闪公主?”

  眼珠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暮光闪闪公主一阵子——反正它这东西看起来也没法干别的——但最后还是从门口让开,放暮暮进来了。

  蹄子踩在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暮暮一路走进了门廊里。这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谁的祖奶奶家,几乎所有东西的表面上都落了一层灰,墙壁上满是图片,画的都是穿着年代久远服装的小马。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霉味儿,和她鬃毛里那股鸡蛋汤子的味道混在一起,闻起来几乎像是毒气。长长的门廊一路延伸,暮暮都看不出到底这路有多长。

  收拢了她的翅膀,暮暮左顾右盼,寻找着刚刚那颗眼珠子,不过它已经不知所踪。整个静谧的门廊里就只剩下她自己了。两边,是数不清的打开的门。每扇门都通往宽广而杂乱的设计室。暮暮皱了皱眉头,继续向前走去,这到底是个什么地……

  “微光!”

  暮暮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她转过身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在一扇门的门口前,站着一只天角兽,修长而飘逸的红发垂落在她的肩上,她的毛皮是纯净的洁白,侧腰上印着羽毛笔和墨水瓶的可爱标记。她的双眼很大,满脸尽是温暖的笑容。

  当这只天角兽——暮暮毫不怀疑她就是浮士德了——向她快步走来的时候,暮暮不得不尽力抑制住从她面前使用传送术逃走的强烈冲动。浮士德几乎比赛蕾丝蒂娅都整整高了一头,当她迈步前行的时候,头顶的长角几乎擦到了天花板。暮暮可以感觉到无比宏伟的魔力洋溢在她全身上下,从她身体内,骨骼中,每一个细胞之中辐射而出,在她的毛皮上闪烁着星光与火花,光是凝望着那双深邃的眼睛,暮暮就感觉像是迎上了一团威力无穷的雷云一样。

  众生的创造者,确实是暮暮面对过的最强大的存在。

  “你好啊,暮暮!”浮士德叫道,热情地握住了暮暮的蹄子,“好久不见啦!你的征服世界计划进行得怎么样啊?银行有没有贷款给你买那个打折的魔法护符?”

  暮暮目瞪口呆,“……啥?”

  浮士德的笑容暂时消失了,她眯起了眼睛,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来访者。“……哦!”她开口道,展开了她的翅膀。“你是……暮光闪闪,对了!抱歉,对不起哦。我把你跟微光闪闪搞混了。小马名字老是这样,对吧?那……你来有什么事吗?”

  暮暮把她妈妈的名字默念了几次,越念耳朵越往下耷拉。

  “不过回忆得也差不多啦……我想我很清楚你的来意!”浮士德转身走开,“跟我来吧。”暮暮于是照她说的做了。在门廊里走了几步,然后转身跟着浮士德走进了一扇敞开的门里。

  房间里的光非常明亮,暮暮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伸开翅膀遮住了自己的脸,挡住了那刺眼的光明。这房间大得像个山谷,几乎和坎特拉皇城的大会堂一样,而且还在向无限远处延伸,至少暮暮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房间的尽头。然而,这还不是这房间最主要的特征。

  这房间里,墙壁上贴了成千上万的图片。小马的肖像画,大大小小,老老少少,贴满了墙壁的每一寸空间。目瞪口呆的暮暮好一阵子才从震撼之中缓过劲放松下来,她的肖像画也贴在上面!而且瑞瑞的肖像画就只有几步远,大约二十米之外是车厘子,而她旁边是……白胡子星璇?!所有的小马都栩栩如生,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到垂垂老矣的老者,全都陈列在墙壁上。站在这房间之中,暮暮只觉得自己是这么渺小,微不足道,她觉得自己就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浩瀚星空中的一粒灰,千古青史中的一刹那,她是如此无力……

  浮士德俯下身来,用脸庞磨蹭着暮暮的小脸,“你想要魔法公主鬃毛,对不对呀,暮暮?”

  “正是!”暮暮尖叫道,刚刚那些震撼和彷徨一下子全忘光光了。“您怎么知道的?”

  浮士德咯咯笑着向前走去,“哦,只要是天角兽都想要。”她说道,“赛蕾丝蒂娅,露娜,韵律,斯凯拉,……她们都是这样。”

  “斯凯拉?”暮暮重复道。

  “对,斯凯拉!”浮士德伸出蹄子指着,“瞧。”

  就在暮暮头顶稍微高一点的位置上,贴着一张品红色的天角兽肖像画,她还有紫黄相间的鬃毛,那副尊荣就好像全世界都欠她很多钱一样。

  “斯凯拉公主,”浮士德点点头,“下周就是她变成天角兽的第七百六十八年了。挺可爱的小姑娘,就是稍微脾气大了点儿。这倒也解释了为啥没有谁真正关心她。”

  “我从来没听说过她,”暮暮皱着眉头,“我的课本上从来没提到过这位……斯凯拉公主的事。”

  浮士德耸耸肩,“嗯,这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她只当了三天的公主就被推翻然后斩首了。”

  暮暮哽住了,“斩首?!”

  “对!那是艾奎斯陲亚的黑暗时代……斩首那阵子相当流行。”浮士德稍稍顿了一下,嘴角稍稍挑了起来,扭成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她从暮暮身边挤过去,“我猜,你可以说她没当几天……国家元首。”

  暮暮瞪着她……只是眼睛眯了起来,“斯凯拉根本就不是真的,对吧?”

  “哦,当然不是,开个玩笑而已。”浮士德的角稍稍一亮,斯凯拉公主的画像就消失了。白色天角兽咯咯直笑,“你真该看看你自己脸上的表情!”

  稍稍哼了一声,暮暮把这个玩笑抛到了脑后,要是浮士德的幽默感从来都是这样,暮暮也大概明白为什么她基本上没啥访客了。“我们能继续谈我的鬃毛问题吗?”她问道。

  “当然可以,”浮士德说道,“请入座吧。”

  “入座?哪里有座…”刚说到这里,暮暮的蹄子就撞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上,吓了她一大跳。不知什么时候她身边多出了一张宽宽的木头桌子,还有两把椅子。一张在桌子后面,另一张在前面。飞快地朝浮士德瞪了一眼,暮暮才走向椅子,坐了下来。

  浮士德在桌子对面坐下,调整了一下她的桌牌——“创造者”,桌上还放着赛蕾丝蒂娅,露娜还有韵律小时候的照片。随着她的角一闪,浮士德招出了一个新镜框,把它放到其他公主的相片旁边,相框里面是暮暮的照片,暮暮认出那是她刚得到可爱标记那天的样子。

  “那么,我们言归正传,”浮士德哼着歌,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飘出一本巨大的书,书封面上还镀着金。封面上的标题是《通用规则和法规》。这书本足有蝎狮的脑袋那么大,砸在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震得暮暮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颤。浮士德用蹄子在舌尖蘸了一下,然后用魔法开始翻书。“我们来看看这里……胡萝卜,牛仔裤,熵……啊哈,无尽之风,找到啦!”

  浮士德掏出一副小小的老花镜架在鼻梁上,然后清了清嗓子。“嗯……根据规则,升华为天角兽,可以选择接受空灵之风这份礼物,这将附魔于他们的鬃毛和尾巴上,和体内的魔力响应,可以令他们的鬃毛和尾巴展现出飘扬和闪耀的特效。这种附魔特效需要对象天角兽自愿接受,并且得到创造者的明确许可。任何不遵守通用规则和法规的天角兽都会被撤销这种特效法术,并且将被诅咒他们后半辈子的鬃毛都是看一眼就无聊到犯困的烂俗小马发型。”她笑了,“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就是赛蕾丝蒂娅提到过的那些法则和规则什么的了。通常暮暮会梳理自己的鬃毛来消除紧张感,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有鬃毛可以用来梳理。所以她现在就只是稍微坐直了一点。

  “我懂了,”暮暮说道,她挤出一个笑脸来。“嗯,我觉得我从来没犯过什么法律和法规,至少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些。”

  “这倒是千真万确,”浮士德点点头,“你的宇宙刑事纪录几乎完美无瑕,你简直就是圣者。”

  暮暮紧绷的腿放松了,她的身体也稍稍松弛了下来,朝前伸着脖子,“那,您可以给我新的鬃毛了?”

  “当然可以!”浮士德说着把眼镜摘了下来,“不过,我首先得向你提几个问题。很平常,只是协议而已。”

  “当然啦,”暮暮直起身体,摆出了“专业问询回答”姿势。“您什么时候提问都可以。”

  浮士德招来一叠纸和一支笔,“好吧,第一个问题:你的婚姻状况如何?已婚?恋爱中?或者还在寻找特别的那位?”

  暮暮眨了眨眼睛,“我……嗯……能不能都不选?”

  “嘿,嘿!”浮士德用羽毛笔捅了捅暮暮,“别顶嘴哦,规则可不是我定的……好吧,技术上来说,确实是我定的,不过提问是一回事,规则是另一回事。”

  “那好吧,”暮暮挠了挠头,“还在寻找特别的那位,我猜应该是这样。”

  浮士德戏谑地吹了声口哨,惹得暮暮脸上一阵发红。还没等年轻的天角兽说什么,浮士德就继续发问了:“下一个问题:你今晚晚餐打算做什么?”

  “我不喜欢这样子。”暮暮拉着脸,把前腿抱在胸前。

  “好啦,开个玩笑而已!放松点儿!”浮士德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真是的,这么几千年小马们老这么敏感。好吧好吧,真正的下一个问题:你的头衔是什么?”

  “友谊的公主。”暮暮高昂着头,大声宣布。

  浮士德的羽毛笔停下了,她放下笔,审慎地打量着暮暮,“友谊?”

  “对……?”

  “友谊是什么?”

  友谊是魔法,这是暮暮心中条件反射地浮现出的回答。但她有种感觉,这并非浮士德期待的答案。“呃……友谊是两只小马建立的协作关系,通常并不浪漫,而是基于双方的共同兴趣和利益,以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创造的是实际存在的东西,暮暮,我想我该知道其定义。”浮士德把前蹄并到一起,稍稍噘起了嘴,“我的意思是,你身为一只天角兽这样的存在,怎么能基于友情这么抽象的东西?你是想告诉我,赛蕾丝蒂娅将如此的力量授予你,只是因为你擅长交朋友?不管目的也好,意向也好,友谊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暮暮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友谊当然是存在的!”

  “我可以看到它吗?我可以碰到它吗?或者尝到它?这跟所谓的‘爱’根本是一样的,”浮士德敲了敲韵律的相片,“这一位大约二十年前来过,声称她是爱的公主。爱?那是什么?可以吃的吗?那是什么东西?”

  “您是什么意思?”暮暮问道,“这到底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我给你的鬃毛附魔的话,那就打破协议了,”浮士德说道,“看看赛蕾丝蒂娅和露娜,太阳的公主,月亮的公主。她们乃是基于实际存在的公主,而不仅仅是虚无的概念。”浮士德合上了书本,“除非你可以证明你是基于我可以真实看到和感受到的那种存在的公主,否则我不能给你新的鬃毛,对不起。”

  暮暮咆哮着张口打算反驳,但是一对上浮士德那平静而沉稳的眼睛,她的话就全都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了。没好气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她跺着蹄子出门去了。

  * * *

  “她说友谊不存在?!”斯派克惊叫道,他正用刷子刷着暮暮那残缺不全的鬃毛,“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发誓,这一切……全都是糟糕的笑话!……我现在敢肯定,这个众生的创造者根本就是个疯子!”暮暮叹了口气,把脸埋进了枕头里。“真是糟糕透顶,现在我该怎么用我的魔法搅蛋器啊?我甚至都没法退货!不能把朋友送你的礼物退回去乃是友谊课程第一课!”她顿了一下,“而且我连收据都没有!”

  “你就不能去理个发吗?”斯派克问道,他正全力对付暮暮鬃毛上一个特别紧的死结。“我相信瑞瑞肯定可以免费给你打理的。”

  暮暮摇着头,“绝不,斯派克!都被她捉弄的这么惨了,我绝不会让浮士德赢!我就跟着她那白痴规则玩下去好了,而且我一定要拿到我的宝贝鬃毛!”

  “那你打算怎么做?”斯派克跳下床,取下暮暮梳妆台上的镜子交给她。她用魔法接了过去,仔细检查着她受伤的头皮。“她说你需要个具体的东西才能当个真正的公主?比如一整个星球?你上哪儿去找个星球来当自己的头衔啊?”

  “我也不知道,”暮暮嘀咕着,转动着脑袋,观察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发型。“但肯定有什么办法可以……”

  暮暮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她把镜子转到自己的面前,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脸。

  她咧开嘴笑了。“我想我有主意了。”

  * * *

  浮士德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一眼,“你是地球的公主?”

  暮暮扶了扶她的帽子,腰带,还有夹克——上面都用特大号字体印着“地球”两个字——然后点点头。“没错,我代表了地球,就像赛蕾丝蒂娅代表了太阳一样。我是曾经去过地球的两只小马之中的一只,而且通往那里的水晶之镜传送门的所有权属于我。”

  “嗯~~~”浮士德飞快地记了几笔。“我得承认,我都好一阵子没去拜访过地球了。你说那里现在住着的是人类?他们和恐龙是怎么相处的?”

  暮暮顿了一下,朝她那个地形很精确的地球仪上瞟了一眼。“呃……我想恐龙现在已经灭绝了。”

  “真的?唉,真是没想到。”浮士德把她的稿纸推到一边,在桌子上支起了前腿。“我得承认,这些听起来都非常不错,你可以获得你的魔法鬃毛了,暮暮!”

  “我会尽我所能,”暮暮鞠了一躬。“身为地球的公主可是很不容易的。”

  “我敢打赌是这样没错。”浮士德飘起了暮暮的地球仪,在眼前转动了一下,“如果我可以问问的话,你住在哪里?或许我有空也可以去拜访你一下,我们可以出去吃披萨什么的,你做东。”

  “哦,嗯……这个……”暮暮有点不自在地挠着后脑勺,“我其实不住在那里,我只是有时候去拜访我那里的朋友们,当她们用魔法日记联系我的时候。”

  “你只是……去拜访?”浮士德皱起了眉头,停止了地球仪的转动。“你是地球的公主,而你却只是去拜访她们?那……你拜访过那里多少次?”

  暮暮如鲠在喉,“……两……?”

  “两次。”浮士德板着脸重复道。

  “哦,是三次,如果算上那一晚萍琪做她的特别杯糕的话……”

  “这真是……你不……”浮士德用蹄子揉着脑门。“你又不住在那里,你怎么能成为那里的公主!这彻底违反协议了。”

  “可是赛蕾丝蒂娅呢?”暮暮叫了起来,“我非常怀疑,她也没住在太阳上吧!”

  “你这问题问得好,她确实住过。她就是在那里度过她甜蜜的一千六百岁生日的。”浮士德把地球仪扔回了暮暮怀里,她差点没接住。“就算她现在没有,太阳和地球的情况也不一样,地球上足足有近七十亿人类住在那里!”浮士德注视着暮暮的视线变得无比尖锐,“你真觉得就凭你这种条件,我就会把这颗星球,这整个物种都交给你来管理?”

  暮暮哀叹,“……不。”

  “很好。”浮士德板着脸靠回了椅子背上,“当然不会。”

  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

  浮士德又换了一张空白的稿纸。“对了,你刚刚说你是曾经去过地球的两只小马之中的一只?”

  * * *

c09e40846f912e03de5952178cd4aecd61a9341b.png

*头条:赛蕾丝蒂娅前门徒余晖烁烁成为地球的公主!

……其他的我想不用翻译也罢……


  “我发誓,这个浮士德根本就是在耍我!”暮暮咆哮着把报纸扔进了卧室的壁炉里。“凭什么余晖烁烁有资格当地球的公主,我就没有?她现在基本上连小马都算不上!”

  “这是种族歧视吗?”斯派克问道,他把暮暮的地球仪也扔进了火里,看着它裂开化成一团火焰。“听起来有点种族歧视。”

  “根本是荒唐透顶!”暮暮大步走到壁炉前,展开了她宽大的翅膀。“我就喜欢当友谊的公主!凭什么只因为一些白痴规则书说我不行,我就得放弃我的职业生涯?!”

  “哇哦,你刚刚说那书‘白痴’?”斯派克惊讶地后退了一步,“我想你是真气晕了头了。暮暮。”

  暮暮想瞪他,但是才一秒钟,她就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唉,你说得对,浮士德真是把我脑袋都气出毛病来了!但是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只因为浮士德是个混蛋就把萍琪的礼物给退回去啊!”

  又把几根丝带扔进了火里,斯派克斜了她一眼,“我敢肯定,理发店在太阳下山之前都营业……”

  “我才不要去理发!”暮暮使劲跺了一蹄子,她叹了口气,抬头瞟着她秃了一半的头皮。“而且我也很怀疑,理发师能对此有什么补救的措施……”

  “好吧,那浮士德是怎么跟你说的?”斯派克问道,“她不相信友情是真实存在的,只因为她不能碰不能摸不能看见,对吧?那你只要找一些能碰能摸能看见的又能代表友谊的真实存在的东西不就好了?”

  “真实存在而且能代表友谊,嗯?”暮暮若有所思地挠着下巴,“嗯……”

  * * *

  “这是一个友谊蹄串!”暮暮解释道,把蹄串飘到浮士德的座位前面。“我的朋友萍琪几年前给我做的,就在我搬到小马镇几天以后!从那以后,我一直把它留在我的床头柜上好好保存着!”

  浮士德用她的魔法接过那个蹄串,认真地翻转着,仔细地检查着每一粒珠子,就好像这是某种古老的神器。这蹄串是用粗黑线串起来的一串白色的方形珠子,每一颗珠子之间都隔着一粒小小的糖果爱心,刻着“萍琪”两个字。虽然已经放了很久,但这蹄串闻起来依然洋溢着柠檬蛋糕的甜香,萍琪的鬃毛里总是会散发出这股甜美的香味儿,不管她身在何处,不管她在干什么也是一样。

  当暮暮看着浮士德仔细研究它的时候,她不由得暗自对自己竟然把这东西保留了这么久而有一点点自豪,只是一点点。这蹄串乃是暮光最珍贵的宝物之一,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能更好地代表友谊了。

  “这确实非常非常有趣。”浮士德说道,她把那个蹄串放到了桌子上,“一个实际存在的物体代表了一种抽象的概念。你们这些艾奎斯陲亚的真爱玩,就是喜欢把自己的生活搞得这么复杂,对吧?”

  “我希望把这当做我‘真实’的证据。”暮暮说道,“而且,作为友谊的公主,我再一次提出要求魔法鬃毛的申请。”

  “当然!”浮士德笑了,“而且你知道吗?这一次,我很高兴把它授予你!”

  “真的?”暮暮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次是……真的?没有游戏,没有提问,没有捉弄,没有协议?”

  “当然啦,你已经有了你的头衔,还有你的真实证据——你准备好了!”浮士德站了起来,用魔法飘起了那个蹄串。“来吧,你要做的一切就是穿越永恒痛苦黑洞来个小小的旅行,然后你就可以走啦。”

  暮暮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但是她摇摇头,镇定了下来。根据她对浮士德目前的了解,这话很可能又是个玩笑而已。暮暮跳出了椅子,用一只翅膀把自己剩下的那点儿鬃毛翻松。说不定,这是她(可能的)永恒生命之中和自己通常鬃毛相处的最后几分钟了,然后,她就要……

  “等等。”

  “嗯?”暮暮抬头一看,才发现浮士德站在几码开外,用非常锐利的视线盯着那个蹄串。“有什么不对吗?”

  浮士德把那个蹄串飘了起来,“这蹄串只系了单结。”

  暮暮有点担心地后退了一步,“所以?”

  “协议书规定任何用来代表真实友谊的友谊蹄串都必须是双结。”浮士德飘起了那本协议书,把书页翻开,“就是这里写着的。”

  “什么?!”暮暮尖叫道,翅膀不由自主地展开了。“五分钟前您连友谊蹄串是什么都不知道,这规则到底哪儿来的?!”

  “嘿,嘿!别对我发火嘛!”浮士德翘起了鼻子,“规则又不是我定的。嗯,我是说,是我定的,某种程度上吧。但是,尽管如此,规则就是规则,你懂的,打破了规则可能会发生什么后果?宇宙可能会爆炸的,整个小马种族可能会消失的,而我可能也会失去我荣耀的奢华的美丽的飘柔鬃毛的!”

  暮暮把差点破口而出的脏话咽了下去,她只是把那个蹄串一把从浮士德的魔法气场里抢了回来。只几秒钟工夫她就解开了这个结,再几秒钟,她就打好了双结。然后她把它推到空中。“给!现在好了吧?!”

  “不行,对不起,”浮士德把书本合上了。“这东西已经属于无效物品了,你得另找东西来代表友谊。我这样做并非出于无礼,暮暮,但我就是不能为一样还不如没有的东西就把闪闪发光的魔法鬃毛给出去。”她转身走开了。

  “……还……不……如……没……有?!”暮暮反复喃喃着这几个字。她一声怒吼,重重地一跺蹄子,声音在整个宽广的房间里都激起了回音。“哦!你不但不尊重我!而且更加不尊重友情!!我已经受够了!!!”

  浮士德停住了蹄子,扭头看着她,“什么?不,我才没有不尊重你!我只是……”

  “‘遵守规则’,对,我知道,可你的规则简直糟糕透顶!”暮暮深吸了一口气,折拢她的翅膀。她愤怒的声音颤抖着,“过去整整五年时间,我都在全心全意地学习,钻研,并且把友谊散播到整个艾奎斯陲亚,为了搬家到小马镇,为了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我付出了我的一切!我出生入死,连住的地方都被炸了,全都是为了友谊!!!”

  向浮士德稳稳地迈出一步,暮暮傲然屹立。“友谊,就是我的生命,你怎么能说它并不存在?!”

  “你说你根本看不到友谊,也感觉不到友谊,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暮暮笑了,用蹄子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我每天都能看到友谊,在那些我爱的朋友们的笑脸中,在那些我爱的朋友们的欢笑声中。而我也能感觉得到它!当我身边有好友相伴的时候,我开心得不能再开心,兴奋得不能再兴奋了!当你在心中意识到有谁在关怀着你,牵挂着你,陪伴在你身边只为了让你展露笑颜的时候,那份温暖和幸福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那就是友谊!”

  “我成为了友谊的公主,因为我深深地明白,友谊比你眼前那个蹄串,甚至你住的星球都要重要得多。”暮暮微笑着,“友谊是诚实,忠诚,欢笑,慷慨,善良。友谊,就是魔法。”

  一时间,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只有她的声音回响在空中,慢慢地消失在远方。

  然后是一声抽泣,浮士德从她听着暮暮演说中途掏出的面巾纸盒里抽出了几张,擦了擦她的眼角。“那……那真是太美好了!”

  暮暮歪着头,“……真的?”

  “不,当然不了。”浮士德把面巾纸盒往后一扔。“我这辈子还从来没听过这么俗这么腻歪的东西。”

  暮暮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扭开了脸。“哦。”

  “不过……”

  暮暮的耳朵竖了起来。“是?”

  “不过,虽然你可能俗不可耐,而且说出话来酸得要死,但是,你的信念却非常忠贞。”浮士德笑了,用翅膀拍了拍暮暮的肩膀。“我都很久很久没有见到有谁能如此自豪地捍卫自己信奉的法则和信条了,也许在我离开这凡俗的世界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确实让我印象很深刻。”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满足你的愿望了,我会把你的鬃毛变成魔法鬃毛。”

  暮暮乐了,“真的吗?可那些宇宙规则什么的呢?”

  “哦,让规则什么的去见鬼吧。反正又能发生什么糟糕事?太阳会爆炸之类的?无论如何,你都值得拥有这份礼物。”浮士德朝暮暮挤了挤眼。“你要做的,就是去跟我约个会。”

  暮暮顿时又脸红了,“呃……这个……”

  “哦,我只是逗你玩的啦,也许吧。”浮士德用魔法飘起暮暮往门口走去,“现在,该是去把你的鬃毛变成超飘逸超闪亮魔法公主鬃毛的时候啦!”

  * * *

  几个小时之后,暮暮站在她的厨房里。她点亮了她的角,在她面前,那个魔力驱动的搅蛋器嗡嗡叫着旋转起来,开始搅拌那几个鸡蛋。萍琪几天之前给了她一份新食谱,她非常开心,终于能尝试一下了。当然,在她收到魔力搅蛋器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不会把长长的鬃毛卷进去的情况下使用它。

  当她从光洁如镜的大碗里看到自己的新发型时,暮暮都忍不住要唱起歌来了,现在她的新鬃毛是由纯粹的魔法形成的,在永恒的空灵之风作用下,那魔力鬃毛在她身后像水一样流动,像风一样飘扬。紫红和粉红的条纹轻舞飞扬,闪烁着神秘宇宙能量的点点繁星。

  暮暮的脑袋翘得别提有多高,她现在觉得自己终于像是个真正的公主了。再也不是什么尴尬的,笨拙的,半秃的,整晚都只能抱着数学课本谈情说爱的天角兽了。现在她是一位威严的,强大的,富裕的,整晚抱着科学课本谈情说爱的天角兽公主!就连穿越永恒痛苦黑洞的经历都没那么糟糕了!

  这真是这辈子最美好的一天了。

  不过,什么玩意儿在扯她?

  暮暮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扯她的后脑勺,她本来打算不理的,但是那力量急剧上升,几秒钟就从轻微的烦恼变成了痛苦的折磨。刚刚发出第一声惨叫,暮暮就发现自己从地上被拽了起来,在空中像车轮一样转来转去。发疯一样尖叫着,暮暮尽力抬头往上看。

  她那新生的,飘逸的,流动的,闪闪发光的鬃毛这次被卷进天花板的风扇里了。

  暮暮的身体松弛了下来,就这么让风扇扯着她的鬃毛把她甩来甩去。当她挂在上面的时候,望着周围旋转的世界,暮暮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

  当初我去理个发不就好了吗!


thumb_up17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和谐秩序 Lv.11 陆马
评论 马靠鬃装

2018 年 10 月 29 日
2楼
和谐秩序 Lv.11 陆马
评论 马靠鬃装

可怜的暮光

2018 年 10 月 29 日
3楼
极光闪耀 Lv.8 独角兽
评论 马靠鬃装

有点诋毁造物主的感觉

1 月 20 日
4楼
高卢鸡 Lv.3 天马
评论 马靠鬃装

至少被魔法加强之后的鬃毛没那么容易被扯下来了,也算是有点用处:ftemoji_twicrazy:

1 月 22 日
5楼
斜月三星 Lv.3 独角兽
评论 马靠鬃装

其实暮暮不想理鬃毛的话,绑起来就可以了:ftemoji_flutterhay:

4 月 2 日
6楼
Liekkikoira Lv.1 独角兽
评论 马靠鬃装

劳伦本尊看到此文怕不是要气疯。。

4 月 2 日
7楼
Liekkikoira Lv.1 独角兽
评论 马靠鬃装

劳伦本尊看到此文怕不是要气疯。。

4 月 2 日
8楼
Delairs Lv.1 麒麟
评论 马靠鬃装

浮士德几乎比赛蕾丝蒂娅都整整高了一头,当她迈步前行的时候,头顶的长角几乎擦到了天花板。

显而易见的 插图作者蹄下留情了XDDDDDDD

4 月 6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