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时光

chrome_reader_mode 8,579 event 2019 年 8 月 6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12 forum 2

齿轮(Winding Wheel)听到他的门铃发出了熟悉的叮当声,他放下工作,抬起头来。许多工具挂在他周围的墙上,一个小木槌,一把螺丝刀,一把细如头发的凿子。他不情愿地把它们放下,“等一下!”当他向门外大喊时,他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当他站起来时,他的关节好像就要从骨头上脱落下来。虽然他知道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但至少现在还没有,齿轮还有多少时间?一年?两年?

 

隔壁房间响起了许多蹄步声。当齿轮穿过大厅时,他看到大厅里坐满了小马——在他的大厅里有十几匹小马,他们在高大的落地式大摆钟、挂在墙上的优雅的闹钟、以及他的怀表和其他小型钟表的玻璃陈列柜之间参观着。其中一半的小马来自皇家卫队,身穿红蓝相间的制服,都带着木制步枪,尽管没有小马拔出枪来,这是一家钟表店,而不是战场。

 

其他小马大多是仆人,每匹小马都推着一辆小推车。

 

最后进来的是国王,鲁道夫(Rudolph)是一匹高大的陆马,身穿与士兵们不同的白色礼服,头上戴着一顶薄薄的金色王冠。齿轮一看见他就赶紧向他鞠躬,齿轮的关节对他的紧张劲儿表示着抗议,“您的光临是我的荣幸,你没必要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我本来可以送——”

 

鲁道夫国王抬起一只蹄子,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他是那么年轻,那么充满活力……他只有齿轮的一半大,但齿轮明白,生活中有些事情是不公平的,“这没有必要,钟表匠。无论如何,我向你索要的东西是不可能送到王宫里去的,”他指了指柜台,“你可以免礼了。”

 

齿轮急忙站起身来,跑到他的柜台边,尽可能地向国王靠近。守卫们看着他向国王跑去,但似乎没有小马感到担心,一匹这么老的独角兽能造成什么威胁呢?“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鲁道夫国王?”他把蹄子伸进玻璃柜台下面,把一只精致的怀表从天鹅绒枕头上拿起来,怀表上面镶着精美的宝石,这些宝石拼成了美国的国旗,“陛下,这一块可以吗?它由石英震动计时,您永远也不需要给它上发条,这——”

 

“你给我做的那块表,跟我收到它的那天一样,到现在还在滴答滴答地走着。”国王拿出一块表,齿轮的标记还印在表盖上,它年久失修,但依然完好无损,“不,我的老朋友,我的儿子很快就要成年了;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帮他做一块表。”他把自己的表放了起来,“今天我来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我想你也许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他直起身子,一只蹄子重重地踏在地上,当他这样做的时候,每个跟来的小马都打开了他们车上的木箱。他们每辆车上都有一种宝物,一个装有宝石,另一个装着金条,还有一个装有实心铝块,还有各种香料。

 

“我需要你提供另一种服务,我愿意用这一切来交换。”

 

齿轮的嘴张得大大的,他想了想他为了让更少的小马免于牺牲而放弃了多少东西。如果他接受了这些,这很可能会结束他的职业生涯,他的四肢还能活动,他的魔法比以前更强大了……但是,如果他老得躺在床上,成为伯尔尼(Bern)最富有的小马又有什么用呢?“你想问问关于战争的事吗?”

 

国王转向他的仆人,“出去吧,把东西留在这里。注意大楼的封锁,在我们谈完之前,没有小马能进来。”小马们都服从的跑了出去,门铃又响了几次,最后门关上了,一切都重回平静,“你知道多少关于战争的事?”

 

齿轮没有理由撒谎,鲁道夫也没有。没有齿轮的功劳,这匹小马甚至不能称王,“陛下,战争是否会发生是命运的安排,而您的威名将延续数千年。”

 

“所以你会接受我的提议?”鲁道夫凑近他,齿轮离他那么近,几乎可以闻到他呼吸中的啤酒味,“我需要了解条顿军队的计划(Teutonic army's plans)。你这么做,凡你所需的,我必应允,如果这些不够……我会带更多的来,我希望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就结束它,我们不能再无动于衷了,老朋友。我的子民太疲倦了,他们为我而放弃了太多。”

 

齿轮转过身,走到附近的窗户边,他望向伯尔尼,那古老的石质建筑,满是小马的街道,古老的国旗飘扬在遥远的钟楼上,这个城市几乎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的战争。*我可以阻止这场战争,但是,如果我这样做......*条顿骑士团的存在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在很早以前,他成千上万次地见证了这一点,也对抗任何一个敌人,如果他现在违背他们的目的,将战争降临在此,会发生什么?

 

“我很抱歉,”他转身走开,看向别处,“我没有足够的魔力来施展星视魔法,感谢您的恩典。你看我多老了,我没有这样的精力了。”

 

鲁道夫国王注视着他的眼睛,明亮的蓝眼睛以强烈的透视力仔细审视着,好像国王正在寻找着谎言的迹象。当然,没有陆马可以施放真语魔法,所以齿轮知道他什么也看不见,他的控制能力与他出售的任何手表一样完美,他没有透露出任何惊慌的神情。

 

“我明白了,”鲁道夫退了回去,“你说你做了个梦?这个梦的细节和我有关吗?”

 

火焰在城市中肆虐,死去的小马被扔进了阿勒河(注:一条瑞士中部的河),一面黑色和黄色相间的旗帜在破碎的钟楼上升起,“是的,”齿轮非常平静地说着,避开了鲁道夫的眼睛, “不要让你的儿子去战斗,也不要把他留在这里,把他送到你的避暑宫去,世上还有比财富更珍贵的东西。”

 

鲁道夫叹了口气,“我明白了,好好享受退休后的宁静吧,老朋友。”他离开了,他的仆人们匆匆赶到他身后,收拾着他们的礼品,鲁道夫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齿轮回过头来将试图卖给国王的怀表放回柜台里。

 

之后他还有许多事要干——齿轮从未收过学徒,所以他不得不自己完成所有工作。那天国王亲自访问,大家都来他的店里看热闹,高贵的雄驹和雌驹由士兵保护着进入了钟表铺,自然有几匹阔马奢侈的买了贵重的表,那天销售额增加了很多,虽然齿轮没有得到国王允诺的财富。

 

夜幕降临在了伯尔尼,忙碌了一天的齿轮终于可以休息了。他把店铺开张的牌子转过来,把门锁上,然后开始给他的钟上发条,晚上给它们上弦比早上容易得多。给它们上弦时他必须在店里到处走动,这需要相当高超的魔法协调性。当然,他的时钟也自带工具,可以让任何一种小马给他们上弦,但齿轮再也不能使用这些工具了,他的蹄子抖得太厉害了,他已经摔坏了一只钟,他可不会重蹈覆辙。

从他下班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随着许多其他商店的开放,煤气灯的光芒在外面亮了起来,照亮了街道。齿轮的商店在住宅区,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小马很少来这里购物。许多小马现在正穿着昂贵的西装和礼服,匆匆前往剧院或餐厅,齿轮没去注意他们。

 

当他停下来时,齿轮正走进后面的房间,听到前门打开,铃声响了起来,他忘了锁门吗?他的记忆力怎么这么糟糕?“我很抱歉......”他转过身来,“无论你是谁,我一个小时前就关门了......”确实如此,门口牌子“营业”的一面朝内,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它,至少齿轮的眼睛还没花。

 

“不好意思,”站在门口的那匹小马是一匹雌驹,她高大而优雅,穿着华贵的黄色礼服,银色的珠宝围绕着她精心打扮的鬃毛,衣服上露出了保养完美的石灰色翅膀,她的帽子几乎和他最大的壁钟一样宽,盖住了她的大半个头,帽子上长长的羽毛使她的头看起来更大。她正是那种被贫穷小马憎恨的上流小马,“我有急事,先生。”

 

虽然齿轮无法确定,但她好像有轻微的口音,英国人?但那不太可能。据统计,只有一位英国外交官来到了他们破碎的国家。

 

“无论你是谁,门在那里。”他用一只疼痛的蹄子做了个蹄势,“我明天早上八点开门,你可以在那之后来找我。”齿轮打开了门,秋天的风吹了进来,这让他颤抖了一下,“由于忘记锁门,我应该道歉,如果你明天再来,我将免费为你在表上刻上名字。”

 

 

“我不能这样做,”她的表情变得悲伤,她走的更深了,远离着敞开的门,“我不能再等了,齿轮先生,我想你一听到我的要求就会同意。”

 

 

*这匹小马真高,即使在天马里来说···她来自哪个国家?*“我——”齿轮想说些粗鲁的话来把她赶走,但后来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他的魔法突然消失了,这对于一个依靠魔法来做任何事情的独角兽来说是一种可怕的感觉。失去了他的悬浮力,门在秋风的力量下敞开了,铃声响起。它移动得如此有力,连门闩也被打开了,至少玻璃没有被撞碎。

 

“哦......”齿轮伸出一只蹄子,摸了摸他的角。它没有受伤,更没有过载......并且在他的感知中,他附近的灯被打开了,房间也变亮了起来,“我知道了。”他叹了口气,“那是什么,......夫人?”

 

“哈格德(亚历克斯的人类名字),”那只小马走开了,她没有走向门口,相反,她走到窗户边,关上了每个窗户。

 

齿轮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她来这里是要抢劫我吗?如果我的魔法失效了,我该怎么对付这匹小马?*但是如果齿轮的魔力已经不多了,他为什么没有头疼?空虚的感觉在哪里?他什么都没有感到,“哈格德夫人,”这次他听起来更有力了一些,“这是我的商店,我不会以这种方式向你屈服,我得知道什么事如此迫切,以至于你不能等一个晚上。”

 

“哦,”那匹天马拉上了百叶窗,齿轮并不介意,只要她不打算攻击他,而他即将要反击。她回到柜台边,准确地站在白天国王所在的地方,“你知道战争,我怀疑你比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小马都了解的更多。”

 

*虚空带走了每一个敢于爬进我国的该死的外交官。*“如果你认为我会向你透露有关今天国王访问的内容——”

 

“不,”飞马脱下帽子,把它放在她旁边的柜台上,除了......她不是天马。她有一个比齿轮更长的角,巨大的帽子一直遮盖着它,“我不需要魔法也知道他会做什么。”

 

齿轮的心脏狂跳起来,几乎让他窒息过去。他背对着她,抬起一只虚弱的蹄子——这不是什么“哈格德夫人”,她简直就是地狱里的冥王。世界上的天角兽很少,一匹在一个夏天从不结束的国家,另一匹则入侵了瑞士。“我的伊迪亚--你已经过了线......你在首都......你是来刺杀国王的,不是吗?”

 

不死的天角兽现在正站在他的店里,她甚至在帽子下戴着那顶傻傻的皇冠,上面的黄色宝石在煤气灯的光线下闪闪发光。她微笑着看着齿轮,脸上带着明显的欢乐,“没有这回事。”她坐了下来,“我是来买东西的,齿轮,这是只有你能提供的东西,我必须拥有它。”

 

齿轮放下他的蹄子,深吸了一口气。这解释了他的魔法为什么消失了——如果是一只普通小马站在他的面前,齿轮可以用修一只手表一样小小的魔力杀死他。但他最强大的时间魔法却不能伤到这匹小马——加速时间对于永恒的天角兽没有任何作用,反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认为我会给你任何东西来帮助你的入侵,把你的极端政权带到其他无名的城市,你就大错特错了!你也可以杀了我,但我绝不会背叛鲁道夫国王。”

 

天角兽的笑容有点摇摇欲坠,“我想你不会这么评价我,齿轮。侮辱我,恨我,做你想做的事,这就是你想要的?”她站直了身体,“我想回溯时间之河,神谕,你会帮我吗?”

 

他怒视着她,“如果你想知道我所发现的力量,你也必须知道它的代价。”他举起一只皱巴巴的蹄子,关节肿了起来,“你觉得我多大了,伊迪亚?”

 

她叹了口气,“你才四十二岁,下周是你的生日。”

 

“还差得远呢,我……”他慢慢地说下去,当然,她是对的。*竟然还有比外交官更糟糕的小马,你就沾沾自喜去吧,但她总是正确的,真令人恼火。*“是的,我今天当面拒绝了鲁道夫国王,我相信这将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我觉得你拿不出比他更多的钱。”

 

“我知道这些,所以我一直等到现在。也许你听说过“生命之泉”的传言,它对任何因魔法而死的小马都有治疗作用,它也可以赋予咒语以巨大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它会让你看到你从未见过的未来,在你死前,你还可以成为神谕。”

 

 

齿轮低声咒骂着,“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传言,你是王权的死敌,如果我喊出你的名字,一百名士兵将在几分钟内赶到这里!即使是现在,你们的军队也正在翻越阿尔卑斯山向这里进军!我为什么要为了帮助你而死?你知道,你给不了我什么——没有秘密,没有财富……”他停顿了一下,“等等,你会主动要求撤回你的士兵,这就是你来的原因吗?为了勒索赎金而占领这个国家?”

 

“不,”她脸上所有的笑容都消失了,她的背后好像凝聚着一场暴风雨,“这是全欧洲唯一允许奴隶制的国家,你知道吗?当我的军队向东推进时,大多数小马奴隶并没有被解放,你们所谓的贵族们把他们带到了这里,许多奴隶是难民或者是难民的孩子。”她摇摇头,“鲁道夫却决定拥护奴隶制。”

 

“等着瞧吧,”他困惑地说,*在所有需要关心的事情中,一个如此强大的小马怎么会为了这种微不足道的事而开战呢?*“鲁道夫雇佣了莱茵河以东所有的雇佣兵,你的马数连他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看来他不知道档案可以把他们团灭

 

“我不是来讨论这个的,”她轻蔑地在空中挥了挥蹄子,“齿轮,我一直在关注着你,你发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新魔法,但你付出了代价,你浪费了难以计量的生命,现在你还没有完成你的杰作就要死了。”

 

她的话听起来是对的,他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作品永远没有完成的那一天了,即使他不再施放过量的魔法,他的生命也会在他完成它之前就悲惨的结束。“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就更没有理由帮助你了,如果我拒绝,你会怎么做?杀死我?”他苦涩地笑了。

 

“我不会。”她一动不动,似乎并不气馁,“如果我不需要你魔法具有的超凡的准确性,我愿意用青春来换取你的帮助,但这不能达到我的目的,而且会浪费我宝贵的才能。”

 

“等一下,”他打断了她的话,“——你刚才说你能让我重新年轻起来吗?”

 

现在轮到她笑了,“我小的时候,一只愤怒的独角兽让我变小了七年,而我用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来学习这个。”

 

“帮帮我,”他说,“让我完成我的杰作,当我完成了它,我将再次变老。我可以学习你的咒语,这样我就可以死而无憾了。”

 

“对不起。”她摇摇头,“这座城市很快就会化为灰烬,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冒险,我不能抽出精力来单独看着你。”

 

“那你就什么也不能给我了,”他转过身去,“杀了我或者离开,伊迪亚,我不会帮助你的。”

 

她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齿轮没有听到传送的声音,甚至没有吹来的微风,她把一只蹄子搭在他的肩上,齿轮没有力气把她推开,“你至少要听听我的提议吧?它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他只是咕哝着回答,这一天过得太久了,他太累了……

 

 

“这个咒语会杀死你的,然后呢……”她耸了耸肩,“事情可能不会像你想的那样。”

 

“你现在是想救我吗,伊迪亚?”他鼓起勇气站了起来,从她身边走开,走进他店里的后屋。当然,她也跟着进去了,她是那样的愤怒,“你尽可以收起你那该死的伪善,我知道你是什么人。魔法是真实的;它是可以衡量的。不管是谁给它上的发条,它都会像时钟一样滴答作响,你有力量,但你不是上帝。”

 

“这是真的,”当齿轮穿过车间走向那张桌子时,她紧紧地站在他身边,他那未完成的表仍然放在桌子上,“不,这不是拯救,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可以给你点别的。为了报答你的帮助,我将给你一些建议,拿着它……”她指着手表,“我曾经和你一样,齿轮,我徒劳地信仰着一个我一生都无法触及的真理,一个我知道就在那里的真理。你走了一辈子这条路,却不知道这一点,”她指了指表,“你认为你的工作就是制造蹄表,我以为我的工作是建设国家,但我们都错了。是建设一个国家教会了我我所需要知道的东西,如果我当时就意识到我的责任所在,我本可以更快地完成转变,我本可以使更多小马免遭痛苦。”

 

她把声音降低到耳语,“齿轮,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看到未来,有什么东西要来了,我担心这个威胁会把文明推向崩溃的边缘。有了你的远见,我也许能阻止它,这个幻象会杀了你,我能感觉到。你离死亡如此之近,它萦绕在你的梦中,你的梦将会成为现实,它的出现将教会你你的责任所在。”她把一只蹄子搁在他的工具上,把它们按住,不让他用魔法把它们举起来。

 

“为我念这个咒语,你会得到比知道你在帮助保护地球更大的满足感,你将得到比财富更多的东西,甚至比青春还要多。帮助我,实现你的价值,并成为它,你将不朽。地球需要更多的天角兽,而我需要更多不会变老、不会腐烂的朋友,请帮帮我。”

 

 

车轮注视着她,倾听着她,他从她的话中听出了真诚。他与外交官和政客们交往太久了,所以当他听到这句话时,他下意识的认为这是谎话,齿轮完全相信她所说的话……他坚信这一点,也想相信她,“当我……”他咳嗽着,“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常常廉价出售我的魔法,我不明白我想要什么,我以为小马老得很慢……那时,我是根据小马的问题来施展魔法的,告诉我你想看什么,我自己会做出决定。”

 

天角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海的深处有一个恶魔,它比我强大得多,他等待着时机,掠夺弱者,奴役远离我视线的几个村庄。当我注意到并做出反应时,他已经撤退了,我怀疑他打算占领整个地球,被他奴役的小马不能创造,不能给予,不能进步,他们接触的所有东西都腐烂了。到时候,他将别无选择,只能全力入侵,我希望看到这场战争什么时候将会到来,我必须知道他要做什么,这样我才能抵御它的入侵,这就是我的目的。”

 

齿轮回头看了看他未完成的表,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这块表可能永远不会完成了……然而,他越想,齿轮就越觉得他不在乎生死——他的一生充满了错误,错误的判断使他失去了大自然赐予他的大部分生命,他的魔法把一个暴君推上了王位,使他的祖国遭到了档案的讨伐。

 

如果齿轮可以为保护这个国家而死,帮助保护整个世界不受这个天角兽所说的伤害,那么……也许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费了也无关紧要,齿轮可以让他生命中的的最后几年有意义一些。

 

 

“好,”他伸出蹄子,啪的一声关上了工具箱,“我会帮助你的。”

 


 

鲁道夫国王第二天率兵冲进了齿轮的店铺,士兵们破门而入,砸坏了锁着的门,打破了几个精致的时钟,鲁道夫国王跟在他们后面走了进来,他的蹄子把地上的齿轮踢得七零八落,木头钟面也摔得粉碎。

 

真血中尉(Sure Blood)向他报告着,“陛下,他不在这儿!我们找遍了整栋楼……”他指了指玻璃橱窗前的一对小马,一匹高大优雅的天马和她的儿子,真遗憾,一匹如此完美的雌驹已经结婚了。从她那顶饰有羽毛的帽子一直到她那精心修剪过的蹄子,她都是那么优雅。鲁道夫已经很久没有欣赏过天马了,就在他注视着她的时候,天马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展开了她的翅膀。

 

鲁道夫几乎没有看正眼看她身边的那匹小马。他没有完全长大,有着橘色的鬃毛和黄铜色的皮毛,他的羽毛凌乱,还戴着一顶帽子,不过他什么也没穿,尽管在高贵雌驹的社会阶层里,小马穿衣服也不多见。

 

鲁道夫的士兵们包围了那匹雌驹,她用翅膀把小马遮住,好像那孩子受到了可怕的惊吓,当他看见那间被打破的钟表铺时,哭得几乎歇斯底里。鲁道夫一脚踢向另一个座钟,把它踢倒在地,那个孩子的哭声更大了。

 

“陛下,我们要审问他们吗?”真血向鲁道夫问道,“他们可能知道钟表匠去哪儿了。”

 

“不,”鲁道夫示意,“让你的士兵给他们一点空间,我们把这个可怜的孩子吓坏了。”鲁道夫国王伸出蹄子,抬起那匹雌驹的下巴,“请原谅,小姐……”

 

“我叫埃比舍尔(Aebischer),”她说,脸涨得通红,就像鲁道夫喜欢的那样。

 

鲁道夫国王不能拥有她,至少现在还不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埃比舍尔夫人,”他说,“今天早上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家店来了?

 

她甚至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鲁道夫已经习惯了对雌驹产生这种影响,要是那该死的孩子能停止哭泣……

 

“我们来买个表,”她指着店说,“我的儿子在这里……他快要成年了,你知道的……我来给他买一个蹄表,但齿轮先生不在,这似乎很奇怪,因为我听说齿轮先生像他的钟一样很准时。但他确实不在这里,我想,也许他去咖啡馆买一杯咖啡什么的……但是他没有回来,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不,”鲁道夫立刻回答到,微微转过身去,让这匹雌驹看看清楚他的制服里有什么,她的丈夫可无法与国王抗衡!“齿轮先生,然而……他拒绝帮助我赢得这场战争,你知道那场战争吧?”他没有等待她的回答,“无论如何,齿轮先生的财产已经被没收,他会被我们找到的,也就是说……”他指了指玻璃陈列柜,他的一名士兵用枪托猛击玻璃,玻璃碎片像阵雨一样散落开。

 

“给,”鲁道夫国王伸出一只蹄子,把齿轮前一天想卖给他的怀表拿了出来,他把它递给小马,“请把它看作是我送你的礼物吧。”

 

他的脸遮在档案的翅膀下,不让鲁道夫看见,他像一只小鹿一样颤抖着。这并不是一个孩子应有的反应,毫无疑问,这匹雌驹的丈夫没有教育好他,*我的儿子才不会这么没骨气。*

 

雌驹又优雅地鞠了一躬,把怀表塞进衣服口袋里,“谢谢您,陛下,我们……真的不配得到这份礼物。”

 

“胡说,”他转身就走,“恐怕我得回去打猎了,追捕齿轮先生对我国的安全至关重要,也许下次你来宫殿和我共进晚餐?我将在我的私人餐桌上为你的丈夫和儿子预留位置。”

 

那匹雌驹似乎像平常的贵族一样,在他的好意下融化了。她讨好他,求他不要这样邀请她,但他坚持着,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她,所以他确信,一旦他们两马单独在一起,鲁道夫国王会带着他的血脉去享受他的快乐。

 

他礼貌地向那匹雌驹点了点头,她拖着小马沿街匆匆而去,没关系,很容易以家庭教师的名义把她找回来。

 

 

现在,要是他能找到那个该死的钟表匠就好了……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时光

时间魔法啊,可以尝试来神秘的东方寻找一位长者,或许他能帮你啊

(话说档案现在想发展甜椒族群啊)

2019 年 8 月 9 日
茜茜 Lv.1 陆马
评论 时光

果然是神谕!

2019 年 8 月 30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