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那里,是我们攀爬的终点,是傲视一切的顶峰!

交错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7,100 字

publish于 20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93 人看过

loyalty共 1 人收藏

chat共 14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6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交错  

CIRCULATE&INTERLACE

“我们立足与同一个端点之上。”

作者:Acder_L

 

  

时间典籍

“那是一间充满灰尘的读书室,准确的来说,是皇家图书馆。”

  那只披着黑色斗篷的独角兽快步走在这间许久都没有马来过的图书馆密室里,背后那走廊外的灯影似乎被一道屏障隔绝了似的,丝毫照不进这间尘封了许久的房间。

  周围古老的青石板书架上堆满了魔法卷轴,若非是那些飘逸发光的魔法字体,没有任何小马会意识到那里曾经存在些什么,冰冷的石制地砖上淌着一层雾气化作的水珠,墙角上爬满了青绿的烂苔藓...

  一点寒风,轻轻的从风口吹过,带来了刺骨的寒冷,那些露珠也在一瞬间中冻成了晶莹的冰晶,融入背景的黑色斗篷被寒风吹得摇摇摆摆的,那只独角兽点亮了自己的角,朝着四周望去。

  这是一个标准的古代皇家图书馆,曾经的华贵与辉煌随着时间与灰尘的消磨渐渐散去,留下的只是那黑暗的空洞与无尽的虚无。那阵不知道来自那里的寒风,将均匀盖在墙上的露珠冻成了冰霜。

  他并未有什么特殊的不适感,多年以来,他苦苦的寻找这件下落不明的圣物,欲望的满足感像熊熊燃烧的烈火般占据了他的全身,将魔法火星短暂的停留在空中照亮之后,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中央的那银灰色的圆桌。

  那张桌子在黑暗中微微散发着一丝银灰色的光边,无法推断出究竟是使用什么材质制成的,桌子上摆着五盏烛台,每一盏烛台下又摆放着一颗带有魔法痕迹的符石。

  他退后了两步,施展魔法点亮了那五盏烛台。

  一瞬间,五盏烛台同时迸发出了五种不一样的颜色,整个房间豁然明亮起来,随着桌子上刻画出的复杂纹路,那些符石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痕迹流入中心。

  在融合之后,这张桌子以一种极为夸张的幅度震动着,随后,中心混合处渐渐浮现出了一道白光,周围魔法蜡烛的火光被紧紧的吸附着,被一道极为强大的魔法光束汲取着其中的能量。

  随后,烛台渐渐的黯淡了下来,这个房间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那么明亮,周围的光线慢慢向中心靠近,角落再次回到了那令马不安的阴影当中。

  白光渐渐消逝,留下了一本散发着银色辉光的书籍。

  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连忙跌跌撞撞的扑向那本神秘的书籍,扭曲的脸庞上露出点点疯癫的笑容,自顾自地笑道:“《时间典籍》...《时间典籍》...我终于得到你了...哈哈哈...你可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大的劳苦?现在...你终于到我的怀中了!

  说罢,他用自己的魔法翻开了那本散发着银色辉光的书籍。

  在那一刻,整个房间都被从书中爆发出来的银色辉光所淹没,一切仿佛都跌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在白光消逝之际,任何的物品都没能逃过时间的重置,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空空如夜的石质密室罢了。

 

 

夜晚

  “银杉抖了抖自己斗篷上的雨水,信步走进了这扇挂着提灯的木门背后的房间”

  今年的初雪下得格外的晚,虽然温度已经能让小马们穿上厚厚的冬装了,但是天空中还是见不着一点的飘白,反而是下了场倾盆大雨,浇湿了每一颗满怀欣喜迎接冬季的心。

  他扯下自己的兜帽,即使是斗篷也挡不住倾盆大雨的洗礼,整理着自己因为雨水和斗篷变得杂乱不已的银色鬃毛时,他瞅了一眼梳妆台前镜子中的自己,发现自己的耳朵上不知道何时已经粘上了一支湿透的羽毛,他把它揪了下来,不经意地扔到了一边。

  那支羽毛像是提前排练好了似的,在空中打转了一圈,不偏不倚的擦过他那湿透了的银色鬃毛表层,随后又不知道飘到那里去了。

  简单的梳理完之后,他走回了客厅,随意的拿起了一本书和一块三明治,慵懒地躺在沙发上。

  那是一本关于《时间典籍》的冒险故事,很可惜的是,这位作者似乎把自己的思想也随同笔下的墨水一起写进了这本书的冒险当中,声称自己曾经见到过《时间典籍》,并且是从未来回来带来警告的,但到最后,他还是被抓进了神经病院当中去。

  他无趣地慢慢翻开了下一页,一页作者亲自绘画的插图像闪光灯一般抓住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位正在坐在图书馆里阅读古籍的小马,他浅色的帽子和眼镜框无不证明了那是一位皇家的御用的古籍学家,深色的背景是一堵满满塞满了书的巨型图书架,色调搭配得无比鲜明,在这幅图的右下角有...

  一支羽毛?

  那支羽毛几乎和刚刚从他耳朵上取下来的一模一样,也是黏在了一起,软塌塌的附在地面上,似乎真的被雨水浸湿过一般。

  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不可能的,于是把脑袋里的胡思乱想扫了出去,这个世界是不存在改变时间的方法的,一切只不过是巧合中的巧合罢了。

  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告诉自己他已经不是幼驹了,这些只不过是这本小说中的故事罢了,那些天真的幻想都是虚假的,随后,他爬上了床铺,准备结束这一天的奔波。

  随着灯光的褪去,迎来的是寒冷的黑夜与无尽的梦魇。

 

 

梦里

  “我轻轻的到来 正如我从未到来一般”

  在那纯白无瑕的空间当中,从透彻的镜面上浮现出一颗小“球”,这颗由黑色液体聚集成的“球”逐渐形成一个面无表情的纯黑色独角兽,在完全脱离黏在地上黑色液体的束缚后,“他”径直走向了那在不远处且唯一的杂货铺。

  “您好,老板,请问这里有没有魔法卷轴?”他用他那空虚的黑色眼框巡视了整个昏暗的杂货店一圈,发现周围也有无数个和他长得分毫不差的黑色独角兽正坐在一模一样的椅子上在盯着他看。

  “没有,这只是个梦境而已,你现在就在做梦。”那位老板也和他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随后收起了自己摆在桌上的几枚金币,背身躺在灰色柜台后的躺椅上,将那渗马的眼眶子慢慢合上。

  那只黑色独角兽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用自己子虚乌有的眼珠打量着那些长相和他一模一样的小马们。

  “喂!工程师,我是文学家,你好。”一位纯黑色独角兽向他挥了挥蹄,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来这边坐一坐?”

  “工程师”快步走过去,坐到了“文学家”旁边那张摇摇摆摆的椅子上。

  “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你应该是新来的吧?哦...这句话语法错了,应该是‘工程师’是新来的吧?”

  “从何说起?”他把自己身体挪动了一下,保持着一个舒适的姿态。

  “嗯...这要从...

  一阵踹门声从外面传了进来,一只与他们一模一样的黑色独角兽一蹄把这扇木门踹得哐当作响,一进门便直冲到柜台面前,瞪着老板问道:“这该死的鬼店究竟有没有魔法卷轴?”

  那老板依然不慌不满的躺在自己的椅子上,甚至连眼眶都没有睁开一下,随口对着他喊道:“这不过是一个梦境罢了,去那边拿一杯苹果酒后安分的加入他们吧!”

  “建筑师”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站起来了,没有思考,一句话脱口而出:“喂!‘广播员’!我是‘建筑师’!”随后机械化的招了招手,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拿完苹果酒之后来这里坐坐?”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把破烂的木质椅子出现在了距离他三四米的地方。

  那只独角兽不领情的向他吐了一口唾沫,随后向着房屋最阴暗的角落里的苹果酒桶走去。

 

 

梦醒

“那不止是个梦”

  他很少见的被一个诡异的噩梦惊醒了,抬头望向窗外,此时的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窗外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

  他意识到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巧合,这种奇异的梦境已经有许多年没有造访过他了,没有任何梦境是凭空出现的,如果你梦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或是有关联的梦境的话...

  那绝对不是梦境!一定是谁在我的精神层面留下的一小段被修改过的记忆!

  他惊慌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翻身跳下床去,扯上自己的黑色斗篷,踢开门,向巫师塔跑去。

 

 

巫师塔

 “它来自于你自身”

“嗯...请详细描述一下你昨天晚上的梦?”一位披着白色斗篷的巫师坐在坩埚旁边询问他,一边紧张地盯着自己的坩埚。

  银杉躺在那硬石板铺成的床铺上,向他详细地讲述了昨天晚上的梦境。

  他拿着搅拌棍搅拌了一下锅里粘稠的金色液体,继续说道:“我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现在,请你闭上你的眼睛,我会用我的魔法在你的精神层面找到这一段记忆,并将引索清除,你只需要安心的睡一觉,就什么也不会记得了...

  他安然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并陷入昏睡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巫师家的那张床上,冒烟的坩埚早就停止了它的工作,那名巫师正伏在桌子前面举着羽毛笔书写着些什么。察觉到他醒来之后,立刻搁下笔,跳下椅子,并对他神秘地小声说道:“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这些东西并不像是某一位修改的记忆,他...更像是来自于你的自身...甚至不是幻想出来的...在你身体的内部,这些记忆是完全吻合的,是无比真实的...

  没等他再次质疑任何一个字,巫师就将他从床上传送到了巫师塔外的草地上。

  他一步一步的走在回到小镇的路上,脑海里一直重复着那令马不安的梦境...那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白日

 “他坐到吧台旁边 点了一杯苹果酒”

他像往常一样猛灌了一口苹果酒,侧身靠在酒馆的吧桌上。此时依然是白天,若非错失了上午的工作时间,他也不会沉醉于这一间小酒馆当中,用朦胧的醉眼望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几匹带着帽子的小马。

  他常常让自己沉醉于酒精当中,伴随着第二天早晨苏醒,剧烈的头痛会让他更加清醒一些,虽然这种痛楚难以忍受,但是他的精神方面早已经被伐木场巨大的轰鸣声折磨得麻木了。

  若非他每天都在这里喝的大醉淋漓,他早就凑齐前往坎特洛特的路费了,他的叔叔在那里经营着一家并不怎么富有的小商铺,但他显然更喜欢这种颓废而廉价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有自己过好,整个世界才会更好。

  “今天来得格外的早?不是吗?”酒保看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手中已经磨得闪亮的玻璃杯,向他问候道,这位每天都光顾的客人可不得怠慢,万一某一天他离开了这个小镇,那么自己的收入可就要消去一大截了。

  他摇晃着说道:“啊!对啊...再给我来一杯苹果酒!”随后把蹄中余有残液玻璃杯从吧桌的一边推到了另一边,在灯光的反射下,那杯子里透出的暗蓝色微光,为这个玻璃杯子抹上了一丝奇幻的神秘色彩。

  酒保重新灌满,小心翼翼的推了过去,坐在吧台的另一边询问道:“遇到什么事了?方便谈谈吗?今天的你可不像以往的你!”

  “没什么。”说完之后,他仰头饮尽,把空杯子往桌子上一砸,伏在桌前应付到,“只是喝的比较急了而已。”

  “哦...”柜台后的酒保盯着他看道,“希望你不要在醉酒的世界里迷失了自我,那会让你极为痛苦的。”随后,从另一边的椅子上跳下来,准备去别的顾客那里找些乐子了。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他突然像触电一般,浑身一颤,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似乎犯了什么“弥天大醉”的酒保。

“呃...无意冒犯。”他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他可不愿意在某位顾客醉酒了的时候冒犯他,这样会导致一个双方都不满意的结果。

  他脑袋里的醉意立刻被一扫而空,这句话...也是那本小说中的一句台词...是主人公在时间的轮回当中,数十次在拐角的地方遇到的一个酒保告诉他的话...这句话甚至被作者用红色的字体特地标记出来,在全篇小说中出现了不下五次,要是说全篇小说哪一句台词能为读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那无非是这酒保说道:“希望你不要在醉酒的世界里迷失了自我,那会让你极为痛苦的。”

  他甩下几枚硬币,立刻冲出这诡异的酒馆,向着家里跑去。

  “哎...他又发了什么酒疯啊...”那酒保望着哐当作响的木门疑惑道。

 

 

书籍

“他翻开了那本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的书籍”

  “羽毛...那句台词...等等,这本书不会是...真的吧?”他迷惑地自言自语道,随后,翻到了书本的最后一章,只见题目上标记着几个粗体大字:

  在坎特洛特

  这意味着...我应该前往坎特洛特去探究这件事的真相?醒醒吧...根本就没有那些东西,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构故事而放弃你这快活的生活呢?你不应该折磨自己的...有些事情只不过是你无端联想的产物而已...

  他随蹄把书一扔,走到了门前,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年后

“他从未离开”

银杉拿着鸡毛掸子轻轻的扫了一扫书架,一本书不小心从书架的边缘跌落下来,写着密密麻麻的黑字书页散落尽数散落到地上,仿佛经历过许多岁月般,每页纸上都充满了污垢和数不清的缺口。

他疑惑地把那本书和它的各个部分捡了起来,重新拼接在了一起,规规矩矩地放回了书架的边缘,思考着究竟是为什么才让它受到了如此大的损坏。

那是什么?

  从那本书的扉页的夹层中,滑落下来了一张工整的白纸,那与其他脏兮兮的书页极为不衬,光从表面就能够看出,那根本不属于这本书的一部分。

  他把那张纸拿到了自己的面前,上面只有一行字,其余什么也没有写:

  “银杉,便是‘银杉’,没有区别。”

  他脊部一凉,立即扔下了这张纸,摇摇晃晃的倒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

  这是不可能的,对吗?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系列的巧合和恶作剧...我只是在自己吓自己罢了!不是吗...

  ...

  或许我真的应该去坎特洛特看上一眼?万一这些“巧合”,都是真的呢?

  他披上了自己的黑色斗篷,把桌子上残留的一把硬币刮进自己的口袋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挂上了腰包,推开门,向火车站走去。

 

 

时间典籍

“只不过是再来一遍”

  “前进两步...倒退三步...闭上自己的眼睛...转一圈...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已经出身于一个石质的密室,周围古老的青石板书架上堆满了魔法卷轴,若非是那些飘逸发光的魔法字体,没有任何小马会意识到那里曾经存在些什么,冰冷的石制地砖上淌着一层雾气化作的水珠,墙角上爬满了青绿的烂苔藓...

  一点寒风,轻轻的从风口吹过,带来了刺骨的寒冷,那些露珠也在一瞬间中冻成了晶莹的冰晶,融入背景的黑色斗篷被寒风吹得摇摇摆摆的,银杉点亮了自己的角,朝着四周望去。

  这是一个标准的古代皇家图书馆,曾经的华贵与辉煌随着时间与灰尘的消磨渐渐散去,留下的只是那黑暗的空洞与无尽的虚无。那阵不知道来自那里的寒风,将均匀的盖在墙上的露珠冻成了冰墙。

  他惊讶的高呼一声,随后没有犹豫,径直奔向了小说中所述的“石桌”,他并不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他,点亮了那五盏蜡烛。

  一瞬间,五盏烛台迸发出了五种不一样的颜色,整个房间豁然明亮起来,随着桌子上刻画出的复杂纹路,那些符石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顺着痕迹流入中心。

  在融合之后,这张桌子以一种极为夸张的幅度震动着,随后,中心混合处渐渐浮现出了一道白光,周围魔法蜡烛的火光被紧紧吸附着,被一道极为强大的魔法光束汲取着其中的能量。

  随后,烛台渐渐的黯淡了下来,这个房间也不再像之前那般这么明亮,周围的光线慢慢向中心靠近,房间的角落再次回到了那令马不安的阴影当中。

  白光渐渐消逝,留下了一本散发着银色辉光的书籍。

  他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蹄子触摸了一下那本附有着强大魔法的书籍。

  在那一刻,整个房间都被从书中爆发出来的银色辉光所淹没,一切仿佛都跌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在白光消逝之际,任何的物品都没能逃过时间的重置,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空空如也的石质密室罢了。

 

 

尾声

“我们毫无区别 即使可爱标志不同。”

  他眨了眨双眼,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诡异的世界当中,天空被几条极细的丝线分割成数个半弧形,那些明显而又隐蔽的灰白色线条最终聚集在一起,汇聚在了一个无限微小的端点上,周围四面八方也被一条条粗细不一的银灰色线条组成的高墙所拦截住。

  “喂!新来的!欢迎成为我们的一员!”

  说话的小马来自于自己后面,他回头寻找那匹小马。

  惊讶,震惊,恐慌等极端的表情在他脸上绽放,他难以形容自己究竟看了了“谁”,因为和他说话的马不是别人,正是另一个自己。

  “你这个该死的蠢货!伐木工!难道我需要跑到你面前吼你吗?你怎么.........

  另一位“银杉”举着一本小说向他这里愤怒冲来,但是被另外两位“银杉”拦住了。

  他惊讶地看着这一切,丝毫没有任何头绪。

  一位带着领导帽子的“银杉”向他走来,说道:“你是第十三个来到这里的‘银杉’,伐木工,你难道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吗?我们这里所有的马都在竭力地警告你,暗示你,不要接触《时间典籍》,文学家为了这件事,足足在你那个时空中蹲了三个月的神经病院,你蹄中的那本小说,正是整个世界唯一的一本,是专门为你而写的,我们以为你是一位聪明马,会认为这些只不过是自己吓唬自己的巧合而已......看起来,我们只能在下一条时间线里寻找机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不安的退后了两步,瞪着领导者。

  “你还没有意识到吗!”领导者对他吼道,“这是一个循环!我们都是‘银杉’!只不过是来自与不同的时间线而已!每一位‘银杉’的身份可能不同,但是如果按照最初的时间线参数设定,他会在所有不同的时间线都去触碰这《时间典籍》,而我们在这里相当于一个影子,只有阻止了一条又一条时间线无限的循环,我们才能回到原本属于我们的时间线当中!”

  “那...我能做些什么?”伐木工如此问道。

  一位“银杉”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别开玩笑了,你只是银杉中最平凡的一个而已,我们又何尝不是?”

 

 

  “这世上,若说有什么是永恒的,那便是编织起各条时间线且不断流逝的时间罢了!”

 

 

                                                           The End

Acder_L  独角兽 #1
回复 交错

文章中有一些比较隐晦的点,这里不做解释

回复 交错

大佬啊,收下我的膝盖吧

歌者  幻形灵 #3
回复 交错

我期待已久了,这个小说非常的好看。作者既然不愿意解释其中的内涵,我也就不大言不惭说其中意蕴了,毕竟这是一个开放性思考的小说,不同的人生经历会带来不同的解读。我是非常喜欢这种含沙射影的写法的,再结合中世纪的气息,魔法的深邃,恰到好处的细节,环境,心理描写。跃然纸上的场景描写,良好的节奏把控,使读者全身心的进入这篇小说里,在交错复杂的悬疑之间迷惑与徘徊,最后的结局仿佛如梦初醒,患得患失,余音绕梁,缠绵不绝。给读者独一无二的阅读享受。

Acder_L  独角兽 #4
回复 交错

回复#3 @歌者 :

作为一个开放思想的文章,在这里面的确能够读出各种不同的思想,但是整篇文章的深度并没有很刻意的去刁钻,所以一般只要抓住几个点,都能读出来作者究竟想表达些什么,感谢给我如此高的评价,如果我有一本词典,我说不定也能写出来xd

总之,祝你在文评组拿到高分

立冬  独角兽 #5
回复 交错

乍一看没什么,但这篇文章也属于细思恐极的一篇文。

被困在书中的银杉只能看着一个又一个银杉陷入时间线悖论的循环。

而且作者在这篇文章中缜密的逻辑和细腻的文笔能够一步一步将读者导向这个结局,实属佳作!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6
回复 交错

恐怖游轮感觉的故事,整体读起来节奏很紧凑,主角终于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时间典籍,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永无止境的时间循环之中……

标准的坏结局故事呢!

不过……有一点我感觉有点疑惑。所有的主角都对现在这个主角有过警告和暗示……在故事中表现在哪些地方呀?酒保,巫师,书最后的字,这些都算吗?

以上~

Acder_L  独角兽 #7
回复 交错

回复#6 @Nigel :

不一定是所有都表现在现实的呀xd

比如说,领导者是指导,他也没有去那条时间线呀xd

谢谢大佬的评价

()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8
回复 交错

回复#7 @Acder_L :

嗯嗯~因为看到了你最后一段写到了,我们所有马都警告或者暗示,不要去接触《时间典籍》,我以为上面那些过去片段的闪回实际上都是一种警告呢~

现在来看,那些过去的片段……随机感强了点。

其实可以写出警告的感觉呢,让整个文章更加细思极恐一点。前文都或多或少有对主角的警告,不过主角不但没有发现,反而还越走越深。直到不可回头之时,才发觉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嗯……这些都是个人建议啦。目前的征文里,我觉得这一篇是最好的。继续努力啦~

Acder_L  独角兽 #9
回复 交错

回复#8 @Nigel :

谢谢

这篇文章想写一种让读者在最后豁然开朗xd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10
回复 交错

我想到了诺兰的悬疑片(感觉有点过誉但是操作和产生的效果确实像),前面不断的闪回、插叙,然后再在最后一个阶段把前面埋的伏笔、留的悬念啥的全给你解释一遍,先前看起来莫名其妙的闪回都转化成了解密的快感

Acder_L  独角兽 #11
回复 交错

回复#10 @海特-索托斯 :

不知道,抱歉(微笑)

海特-索托斯  独角兽 #12
回复 交错

回复#11 @Acder_L :

没关系,凭感觉发言而已(微笑)

小马Flintie  独角兽 #13
回复 交错

两个小小的错字:

他摇晃着说道:“啊!对啊...在给我来一杯苹果酒!”随后把蹄中余有残液玻璃杯从吧桌的一边推到了另一边,在灯光的反射下,那杯子里透出的暗蓝色微光,为这个玻璃杯子抹上了一丝奇幻的神秘色彩。

“在”→“再”

在那一刻,整个房间都被从书中爆发出来的银色辉光所淹没,一切仿佛都跌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在白光消逝之际,任何的物品都没能逃过时间的重置,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空空如夜的石质密室罢了。

“空空如夜”→“空空如也”

 

第一遍读我没读懂,第二遍才发现其中深意。写得不错的,或许,可以让文章的线索更明显一点(只是或许?)

Acder_L  独角兽 #14
回复 交错

回复#13 @小马Flintie :

谢谢提出建议,错字必须改/xyx

感谢您耐心的阅读,这篇文章其实是饱受质疑的,这也许就是特别的地方吧xd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der_L  独角兽

那里,是我们攀爬的终点,是傲视一切的顶峰!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