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葬礼

chrome_reader_mode 4,797 event 2019 年 7 月 27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82 forum 4

亚历克斯伸出一只蹄子轻轻敲了敲门,她今天没穿礼服,连皇冠都没戴,她背着一副用结实的白布做的新鞍包,而不是她习惯用的那副旧鞍包。

 

这座房子是这座城市中最好的建筑之一,它由一座旧摩天大楼的废墟改建而成。亚历克斯敲门几秒钟后,门开了,一匹穿着深色西装的小马礼貌地向她鞠了一躬,“你是来看你母亲的吗?公主?”

 

“是的。"她走向电梯,彬彬有礼地等着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先从电梯里挤出来。

 

一共有六七匹小马,没有两匹是同一种族的小马,其中一个甚至是人类,如果“转化成小马”的人类居民可以被认为是人类的话。当他们走过时,其中一匹小马发现了亚历克斯,她用蹄子指了指亚历克斯,好让他们注意到亚历克斯。他们杂乱的谈话平息了下来,甚至没有一匹小马低声交谈,他们尴尬地停了下来。

 

档案从他们身边走过,走进电梯,向他们挥了挥蹄子。档案经常花时间与其他小马交谈,倾听他们的担忧,并把她遇到的任何问题汇报给她在议会的朋友。但是今天,她很匆忙,玛丽(Maru)不能再等了。

 

电梯里有一个服务员,一个年轻的独角兽,他摆着一副标准的无聊表情,当他看到进来的是亚历克斯时候,吓得差点把咖啡吐到地上。

 

“麻烦请到顶楼,”档案一边对他说,一边站在电梯的角落里向下看,这里的一切都无声的告诉着电梯里的乘客们这里的年代有多久远。

 

“好…好的。"服务员没有按惯例在底层等待一分钟,只是用他的魔法啪地一声关上了电梯门,开始向上加速。

 

电梯不再是用电的,而是机械的。独角兽服务员的悬浮魔法带着他们快速地升上大楼,在他们想去的的楼层会有杠杆制动器把他们拦住。

 

“我倒不介意干活……”服务员开口了,声音有些尴尬,“……但是公主,您为什么不飞到阳台上呢?或者传送过去?”

 

其实档案经常这么做,但她并没有这么对他说。“我不怎么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变速(Gearbox)。我为数不多的职责之一就是为其他小马树立榜样,如果我想让每匹小马都去看望他们的父母,我必须确保每匹小马都知道我正在做什么,对吧?”

 

“您说的对。"他低下头,避开档案的目光,“没想到您会这么说,希望我不是太冒犯了。”

 

“这完全没什么。"档案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快到楼顶了。到达目的地时,链条总是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因为它开始停止转动。“此外,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对我来说,走捷径毫无意义。”

 

他们到了顶层,变速让电梯停了下来。档案没有等他回答,扔了几个硬币给他当做小费,然后就走了出去。

 

这里的门都没有上锁,只有一条舒适的走廊连接着所有房间。

 

自从玛丽和亚历克斯在不断发展的伊斯特尔(Estel)合住以来,已经有将近两个世纪了。

 

档案走进一间明亮宽敞的套房——墙上挂着艺术画,木地板铺设的整整齐齐,温暖的壁炉正在欢快地噼啪作响,抵御着深秋的寒意。

 

就像许多年前一样,档案在厨房里找到了妈妈,厨房里所有的家具的表面都是抛光了的花岗岩,电器都换成了老式的机械版本,烤箱由一个火药箱做成,尽管如此,它做出来的蛋糕闻起来还是很美味。

 

玛丽的变化和伊斯特尔城一样大,她的皮毛已经变成了灰色,绿色夹杂在其中若隐若现,她的鬃毛完全变成了白色,脸上还戴着眼镜。

 

她并不孤单,一个瘦削的“人"影站在她旁边,正在一个满是碗碟的水池里洗碗,脸上带着一种旁若无人(马)的神情,她看上去没有16岁,“崇高记忆(Honored Memory)!很荣幸——”

 

档案馆抬起了前蹄,“没必要和我说这些,基娃(Keeva)。"她指着门说,“我要和玛丽单独呆一会儿,你今晚可以去休息。”

 

“你只是想自己多吃点馅饼,”基娃说着,抱住了胳膊。

 

“好了,好了。"玛丽从烤箱旁转过身来,放下了嘴里的烤盘。“亲爱的,我做的馅饼都够所有的孙子孙女们吃了,这对你来说也够了。”

 

“你确定吗?"基娃似乎更希望得到玛丽的认可,而不是亚历克斯的认可。

 

“恐怕是的,”她说,“每当我女儿有这种表情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会缠着我好几个小时,明天早上见,好吗?”

 

“是的,女士。"基娃礼貌地点点头,向档案鞠了一躬,匆匆离开了房间。

 

“你的新助理挺有勇气的,”亚历克斯说着,在厨房外坐了下来,亚历克斯知道,在她母亲工作的时候不要擅自闯入她母亲神圣的领地。

 

“基娃是个甜心,”玛丽表示同意,“如果艾萨克打发一个马屁精到我这里来,我肯定会打发他回家去。基娃有足够的理智不让我得到我想吃的一切,所以她对我的健康更有好处。”

 

亚历克斯环顾着厨房,玛丽的盘子里装满了食物——肉桂饼干,骨头糖,几块美味的烤面包,这气味使档案回想起几乎已被遗忘的童年往事。

 

“妈妈,看来你不再那么关心自己的健康了,”档案说,眼睛盯着四周的食物。

 

“我心烦的时候就做饭,”她回答,“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等了这么久你才来,我还以为死神(St. Michael)会比你先到呢。”

 

档案急得在地上乱刨,“这一点也不有趣。"档案听起来急疯了,“可是它来了,实际上,它可能就在我身后,也许……只差几分钟。"她把蹄子伸进鞍包,取出里面唯一的东西:一个细长的金属箱子,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提手,她把它提起来放在水槽旁边的柜子上。

 

“真的吗?"玛丽边说边把手套垫进嘴里,打开烤箱,把馅饼从里面拿出来,放在第二个盘子里。

 

“灰(Gray),”档案馆说,“在艾奎斯蒂亚,小马们叫它‘苍白之马(Pale Mare)’,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要知道死亡并不可怕。”

 

“不害怕永远不会降临到你头上的东西很容易。"玛丽把手套吐在冒着热气的馅饼旁边的柜台上,转身轻轻地关上身后的烤箱,“我希望它没有疯到不愿意带走我这匹老马。”

 

亚历克斯痛苦的龇牙咧嘴,“我们应该,呃……在它来之前结束这一切。"她指着盒子说,“妈妈,别这样。你是一位出色的祖母,曾祖母,但除非你改变了主意……”

 

她用魔法轻轻打开了盒子,里面是柔软的黑色天鹅绒衬垫,中间有一颗黑色的光滑物体,像一块龙的鳞片,由金属制成,绕在一条银色链子上,长得足以绕在小马的脖子上,“你能决定留下来吗?”

 

“不。"玛丽颤抖着双腿走开了,就地球上的小马而言,她已经非常老了,如果没有医疗魔法,她早就死了,“这是个艰难的选择,汤姆(Tom)已经等了我三十年了,如果我这么做,他会等的更久。”

 

档案点了点头,“是的,他会等上很久。但如果你留下来,我相信你会找到其他心仪的……龙,但是如果你认为移情别恋不好……”

 

玛丽笑着说:“我儿子又在给我讲性了,自从你成为公主后,你有过几次恋爱?”

 

“有几个……”亚历克斯把目光移开,耳朵耷拉了下来。

 

“我的房间里闻起来还是有海水的味道。”

 

“我说过了我很抱歉!”档案呜咽着哭了起来,“而且我也没打算把他带回来。”

 

“当然,”玛丽表示同意,“如今,困扰你的不是你男朋友的腿太多,而是他没有腿。”

 

“别说了,"亚历克斯用一只翅膀遮住她的脸,试图掩饰她的尴尬,“你一直让我带一匹小马回来见你,但如果我把男朋友带回洛杉矶,我们在一起永远不会幸福。”

 

“噗,"玛丽没有理睬她的话,“即使你想,教会也不一定会同意,但有件事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么做。”

 

亚历克斯没有反驳这一点,她很早以前记的日记仍然清晰地记录着她对阴云遮天的痴迷,尽管那些感觉是多么的遥远,阴天甚至不知道这些。

 

“我承认,很难理解你的想法,你花了……”

 

“六个月。”亚历克斯补充道。

 

“对,六个月。"玛丽挣扎着站起来,亚历克斯从旁边的沙发上给她拿来了一个垫子,玛丽坐了下来,显然很放松,“你只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一条足够帅的鱼(指海马)来做你的男朋友?”

 

“实际上我爱上他只花了大约五分钟。"亚历克斯回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玛丽快没时间了,“如果你变成某种新的生物,你大脑中所有相应的部分也会发生变化,否则你就不知道该如何控制你的新身体,你的一些重要器官也可能会停止工作。”

 

“等一下。”玛丽打断了她的话,“五分钟吗?你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档案的脸又红了,把箱子在她们的蹄下打开,“妈妈,我们要没时间了。”

 

玛丽抱着前蹄,表情严厉,亚历克斯知道不能强迫她。玛丽一旦下了决心,就很难改变,即使她的决定不是一个好主意。

 

“好吧,”亚历克斯呻吟着,“高潮(Crescendo)是我最先遇到的海马之一,我喜欢他……”她吸了一口气,“我甚至在我能够变成海马之前就喜欢上了他,妈妈,我们能晚点再谈吗?比如,先让你脱离死亡的威胁?”

 

玛丽分开了她的前蹄,“我的葬礼呢?”

 

“就像你要求的那样。”亚历克斯回答道,“我找到一位牧师,委托厨子们制作了一次传统的道别饭,完全按照你的要求来上的菜。你想知道在一个以食草动物为主的城市里,肉包子有有多贵吗?我真的不想去想我们在吃谁。”

 

“你可不能用‘谁’来形容鸡,”玛丽嘲笑道,“不管怎样,你最好别对我撒谎,孩子。即使我看到有一朵花不满足我的要求,你就再也听不到我的抱怨了。”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亚历克斯保证,“我的记忆力很好,记得吗?我可以确定。”

 

“很好。“玛丽放松了下来,“有小马问过你你为什么要为一个还没死的小马举办葬礼吗?”

 

“没有,”她回答,“说实话,实际上在外面有许多谣言,因为他们信奉的那个愚蠢的宗教……”

 

玛丽伸出前蹄,搭在亚历克斯的肩膀上。档案觉得它又冷又干,禁不住浑身发抖,“告诉我一件事,亚历克斯,你是如何向你那些失去的朋友道别的?”

 

亚历克斯想起了一个古老的城市【亚历山大】,一个几乎不知道如何养活自己的城市。她想起了那些由人类铺就的街道和埋葬着大部分人类的墓地。记得她在一个简短的仪式结束后发表了讲话,然后在雪地里守了一夜。【指阴天去世时的情景】

 

“不,”她尖声说,“感觉每次回忆都好像要把我的心掏出来,我失去的每匹小马令我心碎。”

 

“很好。"玛丽显然放松了下来,“我不想让它……做一些会让我感到恐惧的事情。我很高兴,时间并没有带走你的感情。”

 

“嗯……”亚历克斯不想说话,不想说出任何可能会阻止她母亲接受那个护身符的事情,但她也不想再对玛丽撒谎了,“有些小马就是这么做的,就像那个……呃……杰西。”

 

“杰西可比你可爱多了,”玛丽辩解着,“她怎么了?”

 

“哦,没怎么,”档案回答,“她从来没有花时间去寻找那些不死的小马,她活的最久的朋友至少有四百岁。她尽量不去关心那些最终会离开她的小马,努力使自己保持理智。”

 

玛丽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伸出了蹄子,“在我改变主意之前,把你的护身符给我,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把它从盒子里拿出来,轻轻地把链子套在她妈妈的脖子上,“呆着别动,如果你把公寓烧掉,就很给你举报葬礼了。”

 

玛丽张开嘴,恶狠狠地回答了档案,但她的喉咙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冒出一股绿色的火焰。

 

* * *

 

第二天,玛丽的葬礼如期举行了,在伊斯特尔日报发表的每一张公主参加葬礼的头版照片中,都有一条以前从没有被提到过的黑色的正处于青春期的龙。

 

这一事件并不引人注目,甚至不足让这座城市里工作的小马放个假。大多数关心这个葬礼的小马都或多或少地与王室有亲戚关系,小马们流下了眼泪,祈祷着,生活也继续着。

 

当完成了这一切后,亚历克斯为她的母亲安排了飞往科罗拉多(Colorado)的航班,在那里她可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学习一下不要烧掉身边的东西。

 

至于她自己,嗯……在她进入大海之前,她还要上一些游泳课。

 

作者附言:

下一章是由DarksZero寄来Patreon的微型小说!谢谢你的好主意,这个故事写起来很有趣。

很遗憾,Larscis的主意没有被采用,在写作过程中我也采用了你的一些想法,不管怎样,谢谢你的主意!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葬礼

等等,杰西和埃兹不会分了吧?

2019 年 7 月 27 日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葬礼

这家伙怎么跟海马好上的。。

话说高潮这名字总有点乱七八糟的联想。。。

那电梯竟然退化到用马力了啊

为啥要办一个假死的葬礼呢

2019 年 7 月 28 日
大萌 Lv.2
评论 葬礼

她是公主的亲戚!

2019 年 7 月 28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葬礼

.......大家都喜欢阴云遮天啊......我真是万万没想到......

亚历克斯的黑历史哈哈哈哈

2019 年 8 月 29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