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佳俊
殷佳俊
Lv.10 2474/2500

心之所愿2预览版已更新3万字,想读的请联系我

(创作于2018年5月18日)苏雅女装记

本作评价
3()
()0

黑。

真TM黑。

电脑屏幕前,一匹独角兽的身影依稀可见。这里是PNS的眼睛和心脏,是整个PNS总部最核心、最机密也是最难以被攻破的地方。

谁让PNS总部是一间单间的平房呢。

现在是凌晨2点钟。屋外,一场暴风雨正在天空中凝聚。光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泡了一杯浓咖啡。

电脑屏幕的一侧,一个对话框亮了起来:“还在吗?”

光翼轻轻地抱怨了一声,在对话框里打了个句号。

该死的,那个人怎么这么能修仙?

对话框另一头的马是爱德兰克。4个小时以前,他向光翼发出挑战,看谁先困了睡觉。

光翼把咖啡放在桌子上,然后把身体摊在他的王座之上。

凡是领导坐的位子,都是王座。这条法律是当年Pr.C亲自颁布的。相传,这是他在上厕所时想出来的。

光翼把对话框关掉,问道:“进度怎么样了?”

在光翼的身后,一盏三角形的小灯亮了起来。一个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我们只需要最后一步了,那就是实验对象的同意。”

其实早在爱德兰克向光翼下挑战书的时候,她就提出可以来应战,但是被光翼拒绝了。一匹天角兽的身体素质,岂是屏幕那一边的凡马可以比的?

“不,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能靠大电球了。”

瞬间,房间被一阵金光照亮了。光翼惊恐地回过头,一个金黄的球状闪电正在发出滋滋的、击穿空气的声音。借着电光,那匹天角兽的形态清晰可见:橙黄相间的鬃毛随着施法时产生的劲风飘动着,胸前的那个护符正发出能把24K纯钛合金狗眼亮瞎的光芒。

光翼在看向她的时候就后悔了,但是没办法,马的眼睛是有趋光性的。他赶紧用一只蹄子遮住眼睛, “那个,可乐,我是说我们PNS的那个大电球啊。”

可乐喝咖啡轻轻地一甩便驱散了魔法,说道:“我就说嘛,要电晕的话直接来一发杨教授之吻就够了,哪里需要球状闪电。”

PNS总部重新回归了之前的黑暗,只有电脑屏幕还发着光——只不过是死机的蓝光而已。

那天晚上,光翼最后在凌晨4点投降了。屏幕那一边,爱德兰克叹了口气。刚刚放学,本来还指望能找他聊聊天的呢。

 

——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光翼躺在床上,呻吟道。

“讨厌,太阳都晒屁股了呢~”

有时候,光翼也在想,要是有这么个女朋友其实也不错。

可惜黑星是个男孩子。

“我今天叫鸡了呢~”

光翼一下子睁圆眼睛,“什么?”

“就是……那个……”

光翼瞥了一眼闹钟,已经11点了,现在开始订外卖似乎也合情合理……

“你是说……吃的鸡吧?”

“如果你想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好讨厌,光翼君也开始,污,了呢~”

突然,窗外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地面也开始震动了起来。光翼跑出去,刚好面对一辆坦克。高卢鸡从机枪手的位置探出头来,“首长,黑星说要开会?”

黑星从二楼的窗口探出脑袋:“明明这里才是首长的位置嘛~”

光翼怒目圆睁,咆哮道:“你TM哪来的坦克啊!”

“那个,普通的车已经满足不了我的需求了……谁让我是车神呢?”

“那么这个……”

“首长,我*真的*是车神啊。”高卢鸡说道,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顶鸭舌帽、一根金链子、一支雪茄、一副墨镜,然后炫耀了一下左前蹄上的小猪佩奇纹身。

如果说久居高位让光翼练就了什么求生本能,那么就是,不要试图去理解同人中的设定。

尽管如此,光翼还是问了一下:“你知不知道,开坦克是会……”

“知道。”

“那你还……等等,因为你是车神,对吧?”

“你终于明白了!”

光翼以蹄掩面。蹄铁的质感让他觉得这不是个什么好习惯。

高卢鸡进屋后,光翼问道:“所以,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首长,等等为什么我会想叫你首长……总之,我在与苏雅交涉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但是别担心,这事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那你想怎么办?”光翼问道。

“当然是开车啦!”

光翼的蹄铁向光翼的额头传递了动能。

“那个……我并不质疑你的能力,但是……在如何劝说苏雅女装的问题上……”

“哦,懂了。开可乐的车。”

实际上,很少有马知道,小马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产生了一个逆模因器官,其性状表现为位于躯干中部的一对额外的腿。因为其逆模因的特性,它无法被观察。关于其用途,在学术界上仍然有争议,详情可以参见啸夜在这方面的著述。可乐喝咖啡最早是在实验因果律魔法的时候发现的这个器官,通过以能否看见这对蹄子为指标,她很快便掌握了观测并制造逆模因的能力。

光翼正要警告高卢鸡,才发现已经晚了——实际上,如果可乐喝咖啡愿意,完全可以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就完成打击。

“久违的杨教授之吻!”

光翼心里默默记下,应该发表一个声明,PNS宣誓不首先使用可乐喝咖啡。

 

——

 

大电球推了推眼镜,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面对他的,是韵律勇士·血月歌姬。

“来,听离歌,替对面奏响离歌!”

 

——

 

“你还记得计划吗?”光翼问道。

高卢鸡理了理仍在冒烟的鬃毛,说道:“首先,最终目标是让苏雅穿上女装。问题在于,我们目前还找不到可以让他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穿上女装而不在5分钟内脱下来的方法……我们需要改变他的思想、意识,我们得让他发自真心地认同自己女性的身份——我跟可乐商讨过变性魔法的可能性,但是根据我多年逛车展的经验……在违背一匹马意愿的情况下强行将其变性……并不能让他认同自己的新性别,在这种情况下苏雅会成为一个有成为男性的愿望的雌驹,而我们想要的是反过来的效果……”

“而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彻底的征服他——这才是我邀请你,以M吧传统的方式,前来协助的原因。”光翼说道。

“……可是……为什么要让大电球挑战血月歌姬?”高卢鸡问道。

“因为……因为一篇文总得有一点战斗场面嘛……但是还有一个原因。”

 

——

 

“杀!”

“闪!”

躲在衣橱里的苏雅看着两马毁天灭地的战斗瑟瑟发抖。

 

——

 

“什么?”

 “你听说过公正世界理论吗?”

高卢鸡摇摇头。

“简单来说,一匹马付出的越多,他的行为就越容易打动别的马。举个例子吧。我们说劳伦受到孩之宝聘请,画了小马,听上去并不怎么样;但是如果说劳伦为了树立正确的女性观念、与孩之宝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捍卫她自己的崇高理想,她付出的多了,人们就认为她也应该得到更多,也就更容易喜欢小马了。同样的道理,让大电球历经千辛万苦,我们就能积累足够的能量,去完成因果律重塑。”

 

——

 

“我发动技能裸衣,少摸一张牌,在本回合内伤害+1!”大电球说道。

“裸……裸衣?Hentai!”

血色歌姬把一把牌拍在了大电球的脸上,怒气冲冲的走了。大电球正在收拾牌桌时,瞥到了一眼从衣柜里垂下的一缕蓝毛。

“Come♂on,that’s♂good.”

那一天,苏雅回忆起了被大电球支配的恐怖,和被整个PNS针对的耻辱。

“桥豆麻袋!”苏雅喊道,“不……你们不可以,这样邪灵使魔滋会出现的。”

“侦测到在途的可乐喝咖啡打击~”大电球说道。

“感受杨教授对你的爱吧!”

10分钟后,大电球心满意足地对着沙发上,身着一身水手服超短裙、睡像安详的苏雅笑了。在拿出蹄机拍照、群发之后,他突然感到不对劲。

他感到大地在颤抖。

 

——

 

瑞瑞、萍淇、阿杰、云宝和暮光闪闪围在国王的身边,瑞瑞正用一块手帕给国外擦汗。这里是整颗星球上三颗权力的砝码中最重的一颗,这里的核武器储量足以毁灭星球好几次。但是现在,国王看着全息屏幕上如潮水般涌来的战报,大口的喘息着。

他接过暮光闪闪递来的电话,电话的另一端,是王后。

“老公~么么哒~什么事啊?”

“不是,老婆,小马国南部荒野发现了巨大的能量反应,其级别比提雷克要高上数十倍。”

“老公,你没有说‘么么哒’哟~”

“不是,我估计哪怕是用上所有的战略武器、把小马国全部的兵力都传送过去,也挡不了一个小时,你不是天角兽吗?你不是玛丽苏吗?”

“你怎么这么凶?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就知道那个紫色少妇比我好看,对吧?”

“当然没有,老婆你别生气……”蹄机差点掉到地上,国王用魔法把它接住之后,瞪了之前负责用魔法拿着蹄机的紫色少妇一眼。

“生气?我有生气吗?原来我在你眼里是一匹喜欢生气的马啊。”

“不是……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

“错?说说你错在哪了。”

“我……”

“怎么,自己承认了对吧?你就是外面有小三了对不对?”

电话中传来了挂断的“嘟”声。

国王回想了一下,小“三”,那已经是相当久之前的事情了。

 

——

 

“全体成员集合,带上你们能搞到的所有重型武器。”光翼在广播室命令道。

第一个到的是可乐喝咖啡,然后是坦克漂移过来的高卢鸡(在本就在摇晃的房子发出一记巨响之后,他们听到高卢鸡在坦克里抱怨了一句“这车刹车片不行”)。一阵高分贝的声音传来,可乐赶紧施放了一个护盾防止大家的耳朵被震聋。光翼跑到门外时,看到一只体长数百公里的鲸鱼状生物在空中浮动。门前,黑星微笑着看向大家。

“那是?”

“史前巨兽尸鲲啊。我家没什么武器,所以就把它搞过来了~”

接下来到达的是子樗的一台巨型马型机甲,以及机甲背上,血月的低音炮。另一边,赶来了蹄有寸铁的大电球和仍然穿着水手服的苏雅。

“光翼,什么情况?”大电球问道。

“那是邪灵史魔滋。”

一个声音同时在在场的所有马的脑中响起。大家抬头,一个如太阳般耀眼的存在正在空中散发着强大的威压,在那双肉体的翅膀背后形成了数十米宽的由光芒组成的翅膀。

“王后殿下?”苏雅失声叫道。

王后的嘴唇没有动,但是所有马都听到了她说的话:“我与它交过蹄,实际上,曾经被它杀死过一次。它最强大的能力,在于它可以对每一个观察者进行模因隔离——也就是说,每一匹马(鲲叫了一声)在对他造成伤害的时候,对于他而言都是分开来的。”

“这种怪物……怎么可能……”光翼说道。

“公正世界理论。”王后的声音说道,“一个足以威胁世界性稳定性的事件发生了,它才乘机逃了出来。”

数枚核导弹从坎特洛特的方向飞了过来。王后幻化出一把圣剑,可乐喝咖啡也飞到空中,幻化出一个奥术法阵。

“这个东西的存在本身就不政治正确,这不是一个可以依靠团结解决的东西。”

“同意。”王后对可乐喝咖啡一匹马心灵感应说道。

“你说,你曾经被它杀死……过?”

“只要心中仍然存有希望,只要你仍然被铭记在小马们的心中——”王后听到自己的蹄机响了,于是分出一缕魔法把它扔掉了,“它就无法真正杀死任何马。”

直到这时,小马们才能看到史魔滋从海平面上升起。与其说它是一个怪兽,它更像是一团雾。没有小马能看到它的五官、四肢都在哪里,更看不到它的软肋在何处。但是,在核弹即将到达它的时候,便提前爆炸了,爆炸的火焰与黑雾的外围诡异地形成了一个宽达数米的空隙,仿佛在黑雾之外还有一层透明的硬壳。

王后立刻冲了上去。虽然可乐喝咖啡明白合力攻击没有任何的用途,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够尽快解决掉这个东西。一道破坏死光从法阵中发出。相比之下,子樗的导弹、血月的低音炮、光翼的无马机、以及大电球、高卢鸡与苏雅的战争怒吼,在它的面前便相形见绌了。

史魔滋伸出一只触手,弹飞了王后。鲲在黑星的命令下对史魔滋张开了血盆大口。小马们听到黑雾中传来一阵阵怪笑与哀嚎声。渐渐的,它们开始组织成了语言。

“这种东西能当饭吃吗?”

没有马知道乌亚特究竟做了什么,但是鲲的前半截身体突然间消失了。剩下的部分很快坠入了海中,掀起了数十米的浪花。

“我充了钱的!”黑星哀嚎道。

“我们能做什么?”大电球问。

“向劳伦祈祷吧。”光翼说。

“还有开车。”高卢鸡说,在遭了一阵白眼之后,他问,“干嘛,有什么是一辆马车不能解决的?”

在用光剑开出一道迅速愈合的伤口之后,王后对史魔滋喊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攻击手段,你是杀不死我的。”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别偷懒,苦日子过去就甜了!”

王后楞了一下,才意识到它在用念力说话——从能量波动判断,很可能是对所有小马一起说。

那是一个魅惑术——强度并不高,想必是因为在同时影响整个国家的小马的原因。王后明白了,如果让他杀死了所有的小马,乃至整个大陆上所有天角兽以外的智慧生命,那么她即使活着,也没有意义。

“为什么?”

史魔滋朝着她的方向伸出数十只触手,王后只能猜测这是它表达关注的方式。

“未来的你,会感谢现在努力奋斗的自己!”

王后笑出了声,然后让光剑的长度直接增长了5倍,硬生生地将史魔滋斩断,虽然很快破碎的部分又粘合了起来。

可乐喝咖啡渐渐理解了王后所说的话。在她开启真视之眼时,发现王后的每一次攻击实际上对乌亚特并没有造成伤害。她知道,这只是对于她一个观察者而言的。她能看到那层保护壳上,由她的攻击产生的裂缝。但是连续发射破坏死光对魔力的消化实在是太大了,她开始转而使用一些更为低级的法术,尽管她明白这只是绥靖之策。

“要专心。”

王后提到了,它具有模因能力。所以当可乐喝咖啡被单独模因隔离时,她并不惊讶。被模因隔离,感觉就像是被传送到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

“很抱歉,这样,我就不需要考虑招数的破坏力太大了。”她说道。

“你的父母花了这么多钱(奥术爆炸声)不是让你去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的。”

“意义?”她露出一抹微笑,“啪你赛克的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第25题就是专门给你们这些精英设计的。”

可乐喝咖啡能感觉到,史魔滋的力量正在减弱,一定是主世界中王后的攻击产生了效果。她感到空间开始扭曲。

怎么,先把我送走,好集中火力对付王后吗?

“这是你改变命运的机会!”

她感到了时间法术的痕迹。等空间逐渐稳定时,她发现自己仍然处于小马镇——只是一切都变了。

天空中密布着乌云,小马镇里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她施放了一个生命探测法术——但是法术的回响安静地出奇。方圆百里内,连一个微生物都没有。她不顾在时空扰乱场中施法的危险,提升了法术的输出。

最后的生命迹象,在坎特洛特。

一阵白光过后,她来到了皇宫。从生命探测术的迹象来看,整个小马国的马口数量已经不足1万匹,远远低于基因多样性的标准。

“哦,欢迎回来。”国王说道,“我记得你——你是PNS的马,对吧?”

“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第四纪元结束了,第五纪元……也快了。”国王说道,“M6最后没死,但是已经跟死了差不多了。新M6的战斗力要强的多。”

“……史魔滋呢?它被打败了吗?”

“那个怪兽吗?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不,邪灵、怪兽从来都不是小马国的威胁。”国王瞥了一眼,身边空空如也的王位,“时间才是。”

“谢谢,民女告辞。”可乐喝咖啡说道。她现在并不急着回去打败史魔滋了。没有她,王后也能取得胜利。

她重新传送到记忆中的那个位置,用魔法浮起废墟中的瓦砾,用一记精确控制的球状闪电开始给演播室供电。

“啪你赛克,专注马圈,放眼世界。”

 

thumb_up3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AntiesDashie Lv.3 天马
评论 (创作于2018年5月18日)苏雅女装记

太可怕了 PSS要来查水表了

2019 年 7 月 22 日
2楼
星火曜曜 Lv.4 天马小编
评论 (创作于2018年5月18日)苏雅女装记

不必害怕时间的流逝,时间长河的流动固然会带走很多你不舍的东西,但最珍贵的事物会沉淀在河底,永远伴随着你走下去。

2019 年 7 月 23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