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星火曜曜
星火曜曜Lv.6
天马小编
长篇原创
E
连载中

马国沙雕物语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chrome_reader_mode 9,652 event 2019 年 7 月 22 日 thumb_up 1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732 forum 16

对于小马们来说,小马国的清晨是一件美妙的礼物,更是大自然对于小马们的馈赠。

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清晨的空气也是那么的凉爽。

早起的天马们可以一边吹着凉风,一边走在柔软的云朵上。

真是好棒的感觉!

而这一切对于星火闪烁而言,则是……
真是好讨厌的感觉!
这是她第三次发出抱怨。

别误会,并不是她讨厌享受清晨时光,而是讨厌自己无法享受。

毕竟,早起在化学实验室打扫卫生对天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礼物,对吧?

星火闪烁第三次在地上磨了磨蹄子,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动作,化学实验室的地板可不像云朵那样柔软。

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别的天马在志愿者协会里分配到的都是清理云朵这类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任务,偏偏就她得在这里扫地啊?

【别在怨天尤马了好吗?想想那些分配到更辛苦任务的天马们,你已经算幸运了不是吗?!】

对,“幸运”,星火可不觉得有天马能耐得住性子在这里乖乖扫地。

【你旁边的那位不就是?又蓝又粉的那匹天马。】

哦,明琪黛西,她今天和星火一起打扫卫生,也确实没怎么抱怨过,只是一边哼歌一边专心挥动扫帚。

好吧,星火,专心点。

扫地,扫地,扫啊扫,扫起灰尘,扫起废纸,扫起蝴蝶结……

蝴蝶结?

星火低头把那个精致可爱的紫色蝴蝶结捡了起来。

这个应该是……左岸的蝴蝶结!

左岸有时会在志愿者协会开展一些化学兴趣实验之类的,这个一定是她掉在这里了。

要不要现在就就去把蝴蝶结还给她?
顺便还可以趁机在外面活动一下……

【不行,你难道要把明琪一匹马扔在这里替你完成任务吗?】

这时明琪凑了过来,“星火,你竟然买了和左岸同款的蝴蝶结?”

“什么叫同款啊,这就是左岸的蝴蝶结好吗?我得把这个给左岸还回去。”

“那你要不要先戴上试试看呢?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带蝴蝶结之类的。”
她嘴上一边问,一边使出‘无影蹄’把蝴蝶结从星火那里抢了过来。
星火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自动接了下一句,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啦,我来帮你戴。”

“等,等一下啊……”

一阵鸡飞狗跳后,明琪满意的站起身,“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呃...有点渴了,要不要自己去把蝴蝶结还给左岸顺便再去买瓶饮料...

然后,星火就直接开足翼力飞了出去。

什么鬼!这就是所谓的“云上愿作好朋友,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只是一点扫地任务认为至于这样吗?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甚至来不及告诉星火顺便捎瓶饮料回来啊!

明琪郁闷的继续扫地,几分钟后某星火又像个炮弹一样飞了进来,在她的身上直接爆炸。

而且星火蹄子上的是...饮料?还是自己最想要的口味!

“哇,星火!你有读心术吗?竟然这么贴心的帮我买饮料,而且用的还是你的钱。”

明琪喜滋滋的夺过饮料瓶,同时注意到了星火那惊马的目光。

那眼神懵逼又茫然,像是刚睡醒一样。

“我?饮料?请客?”星火重复念叨这几个词,“我的感觉是一闭眼一睁眼,蹄子上就多出了一瓶饮料。”

自己想享受飞翔的过程而不是结果,而且怎么还莫名其妙的把零花钱搭上了?

两马大眼瞪小眼。

“有这种事?我刚刚也没干别的什么,只是给你戴了左岸的蝴蝶结而已。你说......会不会和左岸的蝴蝶结有什么关系?”明琪猜测。

“那得试试才知道,”星火把蝴蝶结从耳朵上取了下来,“你再给我戴上一次试试。”

这次蝴蝶结戴上后,星火又经历了一次低血糖发晕感,当她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抱着...

气球,泡泡糖,各种布偶,星星装饰,以及各种各样的零食。

我的零花钱啊!!!星火哀嚎。明琪却乐歪了。

我最喜欢气球,泡泡糖,各种布偶,星星装饰,以及和朋友一起分享的各种各样的零食,要来吃点吗?星火?”

不了谢谢,不过这也验证了这个蝴蝶结真的有不可思议的魔力,被强行戴上蝴蝶结的小马会替你完成接下来的任务,这简直就是恶作剧神器啊!

零花钱有办法补偿回来了。

 

云中城天马飞行学院

 

星火抱着一堆小山般的册子飞进自习室,这些白花花的书面作业是她半个月以来勤勤恳恳攒下的。

 

不是她不会做,而是……

 

一想到这些纸都是由一颗颗珍贵的树木加工制作的,她这个环保主义者就一阵心疼,哪里还有心情动笔。

 

【你就是懒好吗?】

 

麻烦的是,老师总是要时不时来抽查一下的。

 

正当她取出笔时,同班的薄荷糖刚好走了进来。

她连忙把戴在耳朵上的蝴蝶结取了下来:“薄荷糖同学,蓝丝带爱心蝴蝶结传递活动了解一下?”

 

单纯善良的薄荷糖就戴上了,然后……写作业的事情就不需要她操心了。

同时,星火发现用蝴蝶结小马布置任务后,即使把蝴蝶结从被坑马身上取下来,正在进行的任务也不会中断。

 

这也就给了星火短时间里多次用蝴蝶结的机会。

 

嗯,接下来还可以干点啥呢?对了,自己貌似还缺些精神食粮。

 

想到下一个加坑目标了。

地面,某村子。

 

“瑞依尔!”

 

一匹粉毛独角兽正在专心致志的画画,当那声吼传到她耳朵的时候,用悬浮术支撑的笔抖了一下,一块颜色画歪了。

 

瑞依尔叹口气,顾不得回头去问某天马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急忙检查画错的地方。

 

还好,画歪的地方修改一下就能重新做背景。

 

画没毀,瑞依尔回头瞪了星火一眼:“你怎么……带蝴蝶结了?”

 

她本来是想好好的教育某星火的,不过大吼大叫有失淑女风度,所以话音转到了星火从未戴过的蝴蝶结上。

 

“志愿者协会的蓝丝带蝴蝶结传递活动。呃,虽然蝴蝶结是紫色的,不过重点在蓝丝带的爱心上,要来试试吗?”

 

“是献爱心活动吗?那我当然要参加。”

 

是啊,献爱心,不过是给我献的爱心。

 

抱歉,瑞依尔,我保证一定有借有还。

 

【你能再无耻一点吗?而且这个强行押韵是什么鬼?】

 

瑞依尔是名画师,曾经给星火无偿画过两张图。

 

在星火心里瑞依尔是那种准时又质量好的画师,不过她却向星火无情吐槽过自己,认为自己是个鸽子画师,欠着好几单。

 

星火当时联想到了了一句适用于任何创作者的话:“停鸽场没有空鸽位”

 

当然重点不是鸽子的问题啦,而是画师总能给自己挣点零花钱,瑞依尔的小钱钱应该比较足。

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啥?瑞依尔捂着晕忽忽的脑袋。

 

没关系,一定是你专注与画画工作而身心交瘁导致间歇性头晕缺氧性失忆症所以赶紧躺下休息一会吧。星火面不改色的撒下弥天大慌

(内心):好了,全套漫画入蹄了。感谢真朋友瑞依尔,那在下就先飞了……

 

坑马的感觉太好了,那接着找最后一个目标……

星火使用甘蓝对立冬进行引诱,立冬戴上了蝴蝶结。

也就是说......立冬快乐甘蓝?

【停下!你已经用完了自己的坑马次数,难道你忘记你当时是怎么跟明琪说的吗?】

 

不是事不过三吗?so我这不是还有一次机会吗?

 

【你明明说的是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所以你现在没有机会了。】

 

不是吧!可明琪当时用了三次啊!

 

【那一次是意外,而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真的不能让我再用一次吗?最后一次?

 

【不行就是不行,把蝴蝶结还给左岸,现在!立刻!马上!!】

 

好吧,星火的耳朵垂了下来,郁闷的向约定地点飞去。

 

云中城市集。

这里是天马们选购商品之类的最佳地点,明琪早早的就在这里等星火了。

 

【我觉得有点问题,明琪今天是不是过于乖巧了?她给你蝴蝶结的时候就没怎么抗拒过,一点也不符合她的角色设定。】

 

那又怎么了,蝴蝶结马上就要回到左岸耳朵上了,她还能有什么歪点子?

 

“星火!快点!”明琪一边向这边飞一边疯狂挥蹄。

 

看!什么坏事都不会发生。星火放松的走过去。

 

然后明琪就一蹄子拍在星火戴在耳朵的蝴蝶结上。

 

注意,第一次测试蝴蝶结的时候明琪就误用蝴蝶结给星火布置过任务,那时候她才知道哪怕只是轻轻碰一下蝴蝶结也会触发‘活雷锋效果’。

 

现在,还是让我们为可怜的星火默哀三秒钟吧。

A few hour later


星火闪烁感到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发出超负荷运转后的哀鸣,连同她现在饥肠辘辘的肚子在脑中加工成一声咆哮:

“明琪!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零食全吃光啊?!”

回忆杀开始

“明琪,我星火闪烁在此发萍琪毒誓,只玩两次就和你一起把蝴蝶结还给左岸,好不好?”
星火用上了十二分的微笑。

“好呀!”
不知为何明琪的脸从闷闷不乐切换成了若有所思,再切换成十五分的微笑。

分开后

明琪在天上做了几个极速空中机动来宣泄她心中的兴奋,这种兴奋感比起捡到宝藏都过之不及。

刚刚为啥她一定要恳求星火允许自己玩蝴蝶结呢?费力不讨好。

只要她在星火找她一起还蝴蝶结的时候,趁机用蝴蝶结给她布置一个任务,蝴蝶结不就是自己的了?
然后自己想玩多久就玩多久。

yeah!太棒了!太棒了!太……
等等,好像还有一个麻烦的问题需要解决,明琪过热的脑子被浇了一桶冷水。

蝴蝶结可不会识别什么‘绕着云中城飞一百圈’这类的任务,普通的任务也就是扫地或搬运云朵之类的,十几分钟就能搞定,到时候清醒的星火一定会火速赶来追杀自己的。

“怎么办?怎么办?好麻烦啊!现在我要到哪去找一个长时间任务啊?怎么……”
明琪进入鬼畜复读机模式。

她之后在空中做了长时间的失去导航的混乱飞行,直到某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哎!这个是……志愿者协会的今日任务安排表?
有了!明琪的眼神一下子亮的和她脑袋上的灯泡一样亮。

半个小时后……

“谢谢你愿意替我代班,明琪。我今天正好想去外面做一次小探险。”
天空光衷心感谢她。
“不客气,反正你下次也会替我代班的。”明琪笑着挥蹄。

ok!这下子总共有二十多个任务,全部打包赠送给星火当礼物的话足够撑好几个小时了。

真是两全其美!

其一,自己今后的志愿任务也全部会被其他小马帮忙解决。

其二,有言‘劳动就是快乐!’自己送给星火闪烁的礼物一定会让她很快乐的,yeah!

回忆杀到此结束

星火闪烁目前的状态是,连续工作几个小时后的翅酸腰痛腿抽筋,以及专注于工作而错过午饭时间的饿扁了的肚子。

 

外加此刻心里那股想要掐死明琪的冲动。

 

当然,要实现掐死明琪这个目标,必须要走的第一步就是找到明琪,幸运的是星火刚好知道能帮她找到明琪的小马现在在哪里。

 

“那个脑袋里塞满棉花糖的家伙,”星火每走一步就要发出一阵呻吟,“我一定要让她得到一个惨痛的教训。”她咬牙切齿的补充。

 

推开那扇门的瞬间,星火觉得自己得到了净化,房间里的降温魔法让这里和门外的炎热比起来像个桃花源。

 

房间内部比较杂乱,到处都是书本,地上也凌乱的画着大小不一的魔法阵,毕竟魔法师都是一个性子。

 

“立冬冬!”

 

背对着星火的小雌驹条件反射性的回头,然后双眼呆呆的看着星火,像是陷入了无限循环的懵逼状态里。

 

半响,她才艰难的(憋着笑)开口:“白胡子星旋在上,你怎么……”

 

星火闪烁现在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她现在的外貌已经邋遢的不忍直视,这也让她对明琪更恼火了。

 

“立冬!我现在需要你用一个定位魔法帮我找到明琪!现在!立刻!马上!!”

 

“哎?”

 

“别激动,”立冬给星火倒了一杯果汁,“慢慢说,怎么回事?你怎么这副狼狈样?”

星火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果汁那酸甜清凉的感觉从舌尖上流淌到她心里,让她整个马都好受了不少。

“事情是这样的……”她理了理脑海里杂乱的思绪,开口说。

“你是说,左岸的蝴蝶结上有了一种奇怪的魔力,可以强行影响其他小马的行为?”
立冬皱着眉头。

“差不多吧,”星火点点头,顺蹄去够立冬的果汁,后者则直接把杯子飘到了天上。

见占便宜无望,星火只好接着话头说下去,“明琪称此为‘活雷锋’蝴蝶结。我们两个一致认为这是一件最棒的恶作剧道具,结果……”

结果自己从加坑马变成了被坑马,这种悲剧实在是……

“实在是‘天道有轮回,报应屡不爽’!”


立冬幸灾乐祸的看着星火,“你明知道明琪的鬼点子多,还这么轻易的把蝴蝶结给了她,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立冬对星火使用了王之鄙视,效果拔群,野生的星火倒下了。

 

“不过,我可能猜到左岸蝴蝶结上的魔法是什么了。”

立冬把表情摆正,“一种我最近新提出的魔法理论。”

 

“啥?”星火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你真的想知道吗?”不知为何立冬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这可是从未有魔法师踏足的领域,作为一匹天马,你真的想沾上它吗?”

 

“不就是个魔法吗?不用多问了,我想知道。”

 

“很好!”立冬站起身,“勇气可嘉。”

接着她开始向星火。

片刻后......

“啊啊啊啊啊啊!!!!!!!!!!”

据说附近的老马听见这声惨叫时直接叫了警察过来。

立冬看着一头撞在天花版上的星火,几滴冷汗从她的额头滑了下来。

“额...我是不是把解说魔法的效率调的太高了?

星火视角,立冬变得阴森森的,而且房子的门就像所有恐怖rpg游戏那样关上后打不开,

然后像鬼故事场景一样,立冬带着狂热的表情开始讲解她的“黑魔法”

当时星火的内心:啊啊!!原来立冬是传说中那种丧尽天良,无恶不作,心狠蹄辣的黑巫师,自己会被扔汤锅里煮七天七夜吗?会被立冬当做魔法材料切块吗?立冬会不会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定时送只能维持生命的三餐然后当做活体材料做各种惨无马道的实验啊啊!!

然后直接撞墙。

“抱歉,”立冬强颜欢笑,“我不知道这个魔法的效果会是这样。我只想解释一下什么叫黑魔法(黑科技)”

“唔....”星火捂着额头新增的大包,“那你还傻站在那干嘛?好歹用你引以为傲的冰魔法帮我冷敷一下啊。

“总之我们目前的任务是搞定明琪对吧。”立冬对着星火的大包调整着自己的魔力输出,“我会步云术,但是怎么上去却有点麻烦...你这个样子还能带我飞上去吗?”

“别说带你了,我自己飞都做不到了。”

被压榨劳动力,被惊吓,被撞墙,还吃不上饭!现在的星火已经接近散架了。

“看来只能借助工具了,或者我们可以找几匹天马帮帮忙?”

“你看着办反正我不想上去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谢了,天空光。”立冬小心翼翼的稳住身子,陆马或独角兽走在云上的感觉有点类似走在海上小岛的感觉。不过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从云上掉下去可不像从海边掉下去还有水缓冲一下...

“对了,你知道明琪在哪吗?我找她有点事。”

“上午那阵子她帮我代班了,现在就不知道她跑哪疯玩去了。”

准确的说是星火帮你代班,立冬嘴角抽了抽。

虽然自己的定位魔法显示明琪还在云中城,可云中城这么大,自己这样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啊!

也许,她可以试试那个?

立冬的天赋就是沟通,和自然界的各种东西沟通,无论有没有生命,都可以。

星火之前甚至还想让立冬沟通一下游戏机...当然被她赠送了一蹄子。

现在她可以试试沟通云朵,整个云中城都是用云建造的,这样绝对能找到明琪。

a few second letter

我了个去,消耗这么大!不过总算找到明琪了。

另一边的星火正在公园长椅上躺尸,因此当左岸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时星火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星火闪烁?你能听到吗?”

“听不到...唔?”星火瞬间清醒。

那是一只可爱的天马。她有着黄色的身躯,天蓝色的鬃毛,紫色的蝴蝶结,还有橘黄色的瞳孔,好像依米花的颜色。(左岸写的依米花开)

不过现在的依米花明显有事找。

“星火,我的蝴蝶结丢了一个。我看了志愿者协会的安排表,你和明琪负责今天的化学实验室卫生打扫,你见我的蝴蝶结没?”

“当然...没有!”星火回答。

“真没有?”

星火点头如捣蒜。

“那这匹独角兽告诉我她见到你戴了和我同款的蝴蝶结是怎么回事?”

呃?

左岸的身后走出一匹熟悉的粉毛独角兽,盯着星火的眼神足以吓死一头龙。

“瑞...瑞依尔?”星火一下子懵了。

虽然蝴蝶结布置任务的小马不会留下记忆,但瑞依尔还是能发现,就是在戴上了那个蝴蝶结后,自己的钱包空了。

重点是,别的小马以为画师的钱包都是最充足的,可是瑞依尔算个特例。

她一直是无偿给大家画画,因为她认为自己的画技还未到达封神的程度(虽然星火认为她的画质量已经挺高了)。

因此星火那一下子是直接把她的零花钱全坑没了。

瑞依尔怒气值max

现在,还是让我们再为可怜的星火默哀三秒钟吧。

立冬看到了明琪,她现在正在吃冰淇淋,耳朵上的蝴蝶结十分现眼。

很好!主动出击!

当然,先把预备魔法准备好,等她走到无马的角落的时候....

3...2...1..琪!

“哇!立冬?你干什么?”

“我只是帮星火处理某个爱惹祸的熊孩子明琪而已,把蝴蝶结给我!”

“啥?星火居然把这事告诉你了?不过要我还蝴蝶结,那你得先抓住我才行。”

然后一道魔法直接砸到了明琪身上。

“好了,你再飞飞看啊?”立冬坏笑着。

明琪惊呆了,她的翅膀直接被几条魔法绳索捆的结结实实,根本就挣不开啊。

“为了不让你用翅膀作弊,我只好这么干了。”立冬向明琪逼近,而后者也是撒蹄子狂奔。

一路上在经过气球爆炸雨,烟花大炮,还有不知怎样跳出来的粘得不行的糖水后,立冬的怒气值也max了。

“是你逼我的,明琪!”又一个明琪用来甩掉自己的角落,立冬爆发了,她的角像玩游戏充了钱一样疯狂的闪起来。

“哇!立冬,别再这么狭小的空间用冰魔法啊!”

这就是为什么左岸赶到现场时发现有两座栩栩如生的冰雕了。

“进来吧,小家伙们。”

老爷爷温和的招呼大家。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星火欲哭无泪。

在大家全部聚在一起后,可爆炸化学反应就要发生了,所有的加坑马,被坑马,还有牵扯进来的无关马在一起,矛盾严重激发。

这时一个独角兽老爷爷救了场,谁也不知道他年龄那么大了怎么还敢跑到云中城来。

所以她们现在在....

走进这间看起来有年头的老屋子,星火闪烁就注意到了屋内的情况,这看起来是个面包店。

柜橱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看起来十分可口的糕点。

 

“来,尝尝我的蹄艺。”老爷爷飘出一大堆面包,给每匹小马前面都送了一块。

 

“额,老爷爷你请我们到你家来,就只是为了送我们面包吃吗?”明琪有些搞不清状况。

其他小马也都还没下口,星火却再也忍不住了,面包那诱人的香气刺激着她错过午饭的肚子,她直接把整个面包塞进了嘴里。

 

“唔…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包了!”

星火发出了作为吃货的肺腑之言。

 

“你这么喜欢吃我做的面包,我真是感到高兴,要不要再来一块?”

 

星火闪烁真的很想再来一块,幸运的是她内心的另一个声音阻止了她的丢马行为。

 

【你忘了重点了,老爷爷带你们来这是要干嘛?】

 

哦,对,不是说好要帮我们解决这个目前她们的友谊and信任连锁大崩溃吗?

为什么剧情发展成了吃面包大会?

 

“额,老爷爷,你带我们来你家,不是为了解决我们的,那个啥问题?”

星火硬着头皮问。

话音刚落,大家的脸色就变了。

导火索这下子重燃了,左岸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星火和明琪身上,瑞依尔看着好像恨不得活吞了星火似的,立冬只能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眼神不再乱飘,星火心虚的把头低得快挨上地板,而明琪也只能干笑着左顾右盼。

 

老爷爷再次救场,“我知道,我叫你们来,就是因为我就是那个蝴蝶结上的黑魔法的开发者。”

 

这个重磅炸弹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立冬更是恨不得咬一口甘蓝来表达自己的震惊。

 

“小家伙们,我想为你们讲一个故事,是关于我当初开发这个魔法时的故事。我想这个故事能够帮助解决你们目前面临的问题。”

 

听故事,好啊,星火一直喜欢听故事,尤其是现在,来个魔法师的故事缓解一下气氛最好不过了。

 

“不过,在听故事前你们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面包的口感那么好?”

 

哈?这是什么神展开?这么冷的知识,不过自己刚好知道,因为面包在微菌作用下内部的面团上有许多蓬松透气的小孔。

 

“回答正确,下面请听我的故事。”

老爷爷出生在一个生活比较困难的家庭,父母都在餐厅做服务员,平时住在一个屋顶漏雨的破房子里。

 

他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他的父母也就尽可能的在生活的各方面满足他。

 

他从小就喜欢钻研魔法,还得到了一个关于魔法的可爱标记,因此他能够以降低学费的标准进入魔法学院学习。

 

这给了他开发这个魔法的基础。

 

事情的起因是村子里有个小马给自己的孩子买了一块非常漂亮的宝石,吸引了包括他在内的几乎所有同龄小马前去观看。

 

“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这充满了羡慕和嫉妒的低语淹没在无数其他小马的称赞声中。

 

是的,虽然他的父母很疼爱他,但却无法支撑起他内心深处的虚荣与攀比心。

 

他穿过的每一件衣服都是从旧货店里买的,用过的笔和本子都是从垃圾里捡回来的,只有在过节时才能吃上一两次蛋糕。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向父母要求来买礼物,因为父母为了攒钱送他上魔法学院一直过着一天只吃两顿饭的生活。

 

他只能靠自己,而他唯一擅长的就是魔法。

 

他从小就立志要改变这贫困又低贱的命运,所以在学习上十分刻苦,也许等他长大后可以在一家魔法学院里获得一个老师的职位。

 

他的唯一的朋友,村子里面包店店主的女儿在他看来胸无大志,因为她告诉他想自己想烤一辈子面包,她的可爱标记就是一块面包。

 

但是,他现在就要钱,他要靠自己的知识获得足够填满那个名为欲望的无底洞的钱。

 

于是,他结合自己学到的知识,用浅度心灵传输和某个杂牌的催眠咒制造了一个新魔法,也就是左岸蝴蝶结上的那个魔法。

 

他本想用这个魔法来找几匹小马帮他干些活挣钱,却没想到有意外收获。

 

其中一个中了魔法的小马帮他买了同款的宝石,那只是他无意间的一个念头,却像一条不甘心的毒蛇,顽固的缠绕到了那匹小马上。

 

宝石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将宝石退回去后的那堆金币。

 

那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可不是他的,无论是站在法律的立场上还是道德的立场上他都应该把钱还回去。

 

最终他心底的欲望恶魔占了上风。

他用那些钱买新书,吃蛋糕,还买了自己从未穿过的新衣服。

 

当天晚上,面包店主在家里发疯似的翻找,店主的女儿发着高烧,哭声隔着几道墙传到了他的耳里。

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捂着自己的耳朵在墙角瑟瑟发抖。

 

后来,面包店主找小马借了女儿的救命钱,但女儿的身体还是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每到冬天就有严重的哮喘病。

 

店主的女儿就是他现在的妻子,她并没有怪他,可是他却不能原谅自己,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噩梦连连,夜不能寐。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那时的愚蠢几乎毁掉了我的一生。”

老爷爷沉重的叹了口气,“面包因为有许多蓬松的透气小孔而拥有绝佳的口感,可这些小孔也增大了面包与空气的接触面积,让它更容易氧化变质,这就是我从那次教训中学到的。”

 

这就是星火她们的友谊面包,只有保护好这块面包,她们的友谊才有了意义。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交流一下,希望你们能从我的故事里学到些什么。”

从老爷爷家里出来后,大家就一直沉默着往一个方向走,谁也没有主动开口,火药桶好像泡汤后再也燃不起来。

星火却苦不堪言,拖着超负荷的身体走这么久真的受不了了。另外,星火还有个大家在一起一句话不说就会尴尬的体质。

终于,星火深吸一口气,“我承认,我是个白痴和混球,捡到失物不主动还,还欺骗其他小马的财物,谎话连篇,我...我希望能补偿你们....”大家全都停下了脚步,星火的声音到后越来越小。

“还有我!”明琪接话,“如果不是我贪玩,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了。”

太阳落下去了,出现了一片美丽的余晖。

星火翻开日记本,

亲爱的塞拉斯提亚公主:

今天我学到了友谊的课程,那就是决不能辜负朋友对你的信任。

更不能把朋友对你的帮助视为理所当然——明琪

在帮助你的朋友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你的行为从乐于助马变成了助纣为虐——立冬

当我们的朋友走错了路时,应该把他们从陌路上拉回来,而不是反推一蹄——瑞依尔

因为小马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错能改啊——左岸

你忠诚的子民星火/明琪/立冬/瑞依尔/左岸

哦,这下子整个事件就彻底结束了,结局圆满。

【是吗?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啥?我忘了......写作业吗?

我勒个去,薄荷糖!

半个月的作业恐怕几天都写不完吧......

英俊善良慷慨大方可爱帅气美丽的薄荷糖啊!原谅我吧,不是有言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吗?

坚持就是胜利,额......你应该不会打死我的吧?应该...吧?

 

 

thumb_up 1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2333好欢乐的一篇文,一个比一个会玩,不过玩过火了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日常棒棒哒~

2019 年 7 月 22 日
现实之主 Lv.4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啊——实际上我也很沙雕的——

2019 年 7 月 22 日
星火曜曜 Lv.6 天马小编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16042 @现实之主 :

要加入沙雕的大家庭吗?

 

2019 年 7 月 22 日
现实之主 Lv.4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当然当然啊

2019 年 7 月 22 日
星火曜曜 Lv.6 天马小编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16047 @现实之主 :

好啊qq联系

2019 年 7 月 22 日
现实之主 Lv.4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Q……Q?

2019 年 7 月 22 日
星火曜曜 Lv.6 天马小编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16049 @现实之主 :

当然新人求评价在fimtale群找我

2019 年 7 月 22 日
Westwind Lv.7 夜骐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哇!真赞。

2019 年 7 月 23 日
星火曜曜 Lv.6 天马小编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16095 @Westwind :觉得可以的话给点星星好吗?(星星就是写作的动力啊!)

 

2019 年 7 月 23 日
Westwind Lv.7 夜骐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16098 @星火曜曜 :

emmm

2019 年 7 月 23 日
瑞依尔 Lv.1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哇哦哦哦,写的好棒啊!

2019 年 7 月 23 日
北辰风信子 Lv.8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呃,那个蝴蝶结怎么像《青春奇妙物语》中的强制接力事件中的接力棒呀?就是拿着接力棒的红端把白端塞进别人手里就能让别人完成你刚刚在想的事……(我不是在说你抄袭啊)不过总体文风轻悦,思路清晰,取材于现实生活,是篇不错的(沙雕)文!?

2019 年 7 月 27 日
Dim Lv.9 陆马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托腮】不错的沙雕文啊——让我们为薄荷糖默哀

2019 年 7 月 27 日
spearmint Lv.2 天马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为薄荷糖 (我) 默哀?

7 月 15 日
星云影盾 Lv.8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星火都不知道她要鸽多久了,但可以知道的是鸽子终将会叫。

10 天前
星云影盾 Lv.8 独角兽
评论 左岸的蓝丝带蝴蝶结

回复60685 @星云影盾 :

对了,一颗小黄星。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