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归零

chrome_reader_mode 5,359 event 2019 年 7 月 22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30 forum 0

归零(Sloving From Zero)

 

档案要培养出科莫科斯(Comox)最杰出的鹿才(雾)。

 

她选择的那只鹿几乎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少数是年轻的小鹿,其他的鹿看上去已经长大了,但还是和孩子一样幼稚。

 

他们是樱花盛开( Cherry-Blossum-Always-Blooms,后文简称为樱盛),她的弟弟“看不见的风吹起了鸟”(Unseen-Wind-Lifts-Many-Birds,后文简称为风鸟)。他们并排坐在一个垫子上,垫子是用一个里面塞满了稻草的粗糙麻布袋做成的。他们之所以被允许靠得这么近,因为他们俩身上都还有斑点——一旦“风鸟”失去了他的斑点,那就意味着他就长大了,再也不能和他妹妹呆在一起了。

 

几只成年鹿分别是一只没有自己的小鹿的雌鹿,名叫“在风暴中看星星”(Stargazing-During-Storms,后文简称为星视),她平时笨笨的,有时却爆发出惊人的洞察力。另一匹雌鹿,比星视大一岁,还要照看自己刚满一岁的小鹿,名叫“在狼身旁奔跑”(Runs-Beside-Wolves,后文简称为奔狼)。

 

亚历克斯也看到了一些很有潜力的鹿,但亚历克斯无法说服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去上她的“魔法”课,一旦鹿们了解到这些课程只是一个测试,他们并不能使用什么所谓的魔法,他们就更加提不起兴趣了。雄鹿要么在野外觅食,要么去照料庄稼,要么与敌对部落争夺地盘。尽管科斯莫斯城的人口如此庞大(就鹿群而言),他们却连几个下午的时间都不愿意留给档案。

 

档案自己的学徒也参加了魔法测试,不过通常这并没有什么帮助。她的学生给她送来了食物和水,上课所需的各种工具,或者提出需要档案解决的问题,尽管档案不确定他们到底学到了多少。

 

档案的学生中只有两只老鹿,老鹿是很少见的,因为他们要存活下来既需要有用的技能,又需要足够的智慧,以至于其他鹿不会因为他们不再为部落做出贡献而放任他们游荡到荒野中被吃掉。科莫克斯只有五匹老鹿,其中两个上了亚历克斯的课。

 

第一个是炫迈(Stride),部落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在小马周围待的时间最长的鹿。到目前为止,炫迈对抽象概念掌握得最好,因为她花了很长时间来学习它。她懂小马的语言,了解小马的文化,不幸的是,她身上并没有多少魔法的天赋。

 

最后一只鹿也是在场的唯一一只成年雄鹿,他是一名医生,名叫“黄昏时最柔嫩的花朵”(Finds-Softest-Flowers-At-Dusk,后文简称为黄昏),黄昏在亚历克斯的课上问得很少,他似乎总是在倾听。他有很多天生的魔法天赋……呃,对于一只鹿来说。

 

鹿几乎没有自己的魔法天赋,相反,他们更愿意相信那些复杂的仪式和教条,这些似乎没完没了的仪式和规则把大地母亲的宠爱给予那些遵循教条的鹿,而把大地母亲的愤怒给予那些没有守约的鹿。至少,他们从未觉得有必要把大地母亲的不快强加给任何鹿,甚至是其他生物,大地母亲自己会判断,而不是鹿们所能决定的。(译注:这样鹿就不会以大地的名义挑起战争或迫害其他鹿,总之这句话的意思是鹿很善良。)

 

档案还没有在部落中发现任何魔法生效的迹象,她以独角兽的敏锐魔法感知力观察了他们所有的仪式,却什么也没发现。

 

“我很高兴你们都来了,”档案从她学生围成的圈中间说道。他们选了一片安静的树林作为上课的地点,离科莫科斯城很近,但离田野和大路很远,这样就不会有其他的鹿大声地闯进亚历克斯的课堂。许多鹿还是会偷偷溜到树林里偷看——亚历克斯正指望着他们来偷看呢。毕竟,检验一只鹿是否具有魔法天赋的最有力方法就是看他有没有学习更多魔法的渴望。

 

“教室”是一块大约20英尺宽的柔软的绿色草地,四周有一圈厚厚的灌木丛,它们形成了一堵墙——档案曾使用陆马的魔法来培育那堵特别坚固和密集的墙,因此只有两棵树之间的“门”可以用来进入这个教室。

 

即使在夏天,这里的空气也很清新。亚历克斯的新身体甚至比她作为一匹陆马时还要结实,所以冬天的寒冷对她来说并不是问题。但这对她的独角兽学徒红利(Dividend)就是另一回事了,即使在秋天,他也总是穿着一件浅色的斗篷。还有南茜,或者用她的鹿名称呼她:“使天空更亮”(Makes-Sky-Lighter),她是一只天马,因此更能忍受寒冷的天气,不过现在她还是得穿得严严实实的——加拿大北部的冬天很冷。

 

“我们今天要学什么呢,全蹄工制作的树篱?”风鸟用小鹿那依然稚嫩的嗓音问道,他像往常一样在座位上坐立不安。“你是有什么有趣的东西给我们看吧,对吗?”

 

“今天我们要学习关于大地母亲的知识。”档案说,这样一来,鹿们低声的谈话声立刻消失了——大地是一个神圣的话题,鹿们总是以最崇高的敬意来对待它。

 

“你对她了解多少?”黄昏问道,他的声音并不无礼,只是好奇,“你也许通过了我们的考验,成为了这个部落的长者,但你仍然是一匹小马,你并不了解我们。”

 

“但我懂她的魔法,”档案回应道,“或者更准确地说,我可以使用她所使用的魔法,这种魔法可以被陆马所使用。我相信这是你们最有可能拥有的那种魔法,因为没有鹿有角或翅膀。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匹鹿能够学会它,它对你们来说也是有用的。”

 

“陆马可以在几天内种出需要整个季节来生长的作物,他们可以将生命带到已经死亡的土壤中,用蹄子打破树木,弯曲钢铁。大地母亲给予他们这种力量,我希望她也能把它带到科莫克斯。”

 

鹿们认同的点点头,草地上的气氛似乎放松了下来,好像鹿一直害怕她会以某种不尊重的方式亵渎到他们的母亲,尽管他们似乎总是担心,但亚历克斯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好吧,”档案从她面前的地上捡起一些东西,这是一个棕色的小种子,有一对透明的“翅膀”,她把它放在他们面前,用魔法把它们浮起来以便让大家看仔细。

 

“你看到了什么?”

 

“种子,”风鸟说。

 

“白桦种子,”樱盛微笑着补充道。

 

亚历克斯摇了摇头,“告诉我你所看到的,而不是你认为你看到了什么。”

 

他们沉默了,除非有提示,否则她的学徒们知道要保持沉默,尽管亚历克斯怀疑任何一匹鹿都不知道她的意思。毕竟,这两匹鹿都不是陆马,红利(其实是大多数小马)认为,只有独角兽才有所谓的“魔法”而其他小马只是精通于某些事物。

 

“我看到一些棕色的东西,一种坚硬,苦涩,片状的东西,中间是黑色的,但两侧是浅色的。”星视说。

 

“很好,”亚历克斯回应道,“但不是我想要的。”

 

“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什么?”黄昏问道。

 

“魔法只对那些认清它本质的小马起作用。”

 

又是一次长时间的沉默,孤日坐着没动,她周围的鹿却开始坐立不安,长老也不喜欢长时间的坐着,这使他们非常不舒服。他们感到越不舒服,孤日越希望他们能够快点想出答案。

 

“这是潜力,”奔狼说,“这是一棵树,但现在还不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每次收获后把它们收集起来,种子将成为新的粮食。而这颗种子将成为桦树。”

 

档案笑了笑,她指着草地的中心,“过来,奔狼。”她把种子放在地上,“挖一个洞,种下种子,慢慢来。现在,你可不是一个农民。”

 

“那我是什么?”奔狼问道,她从垫子上站起来,走进了鹿群的中心,所有鹿都专注地看着她。

 

“这与单纯的种东西不同,”孤日低声说,“把你的蹄子拿起来。”

 

奔狼这样做了,虽然动作很慢——这对小马来说也需要一些技巧,而鹿不像小马那么灵活。

 

“好的,”奔狼无精打采的说,“现在怎么办?”

 

孤日走到她边上,就算现在她是天角兽,与成年雌鹿相比,她也很矮。她把自己的蹄子交给了奔狼,所以她也间接碰到了种子,“先闭上眼睛,这样你才能看到魔法的本质,其他鹿也一样。”

 

“不行啊!”风鸟抗议,“如果我们闭上眼睛,我们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她怎么向他们解释?孤日尝试了很多次——每次她都失败了。这就像她试图教杰西微积分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相同的概念,而杰西的脑瓜就像漏壶一样装不进任何有关微积分的东西。

 

“魔法就在里面,奔狼,相信我。”

 

奔狼似乎并不比她周围的鹿群更了解魔法,但她还是服从了,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我准备好了。”

 

亚历克斯又等了一会儿,希望其他的鹿也能服从,但又不想逼迫他们就范。

 

这些鹿遵守了她的所有指示,虽然他们没有自己的魔法。*这就像教人类魔法一样。*

 

不过,亚历克斯试着将他们带向魔法的真谛,但她从来没有见到鹿使用过魔法。

 

当档案开始念复杂的咒语时,她的角发出红褐色的光,瞄准了空地上的每匹鹿——他们每个人都会与档案,以及地球产生一种强大的联结。这可能只能持续几分钟,但档案希望他们能够追寻到魔法的本质。

 

档案发出了这个咒语,并仔细观察他们的反应。

 

咒语刚刚离开档案的角,每只鹿举起了他们的蹄子,震惊地盯着地面。

 

“集中精神,”她吩咐道,从蹄中取出了种子,“种下它,奔狼,现在,在法术消失之前。”

 

亚历克斯可以感觉到这只可怜的鹿的蹄子摇晃着,将种子尽可能深的推入泥土中。比这个种子喜欢的深度要深一点,但档案管不了这么多了。

 

“好,把你的蹄留在那里,你现在就要专注于地面,通过它给予你的魔力......”

 

“我看到了大地,”黄昏说,他的声音几乎是在耳语,“档案,你一直都能感知到大地吗?”

 

“一辈子了,”她耸了耸肩,“集中注意力!靠在一起,我们来尝试一起让这粒种子成长起来,我需要你们每匹鹿的力量,奔狼不能独自完成这个法术。”

 

他们聚集在一起,每一匹鹿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即使没有魔法,档案也能感受到他们的诚意。虽然雌鹿和雄鹿相互分开,站在档案的两侧。

 

他们努力着,专注着,他们以她建议的各种方式遵循着仪式。痛苦的几分钟过去了,他们每个人都挤成了一团。

 

什么变化也没有,亚历克斯意识到这一点时,她只要花一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帮他们完成这一切,但她没有这么做。欺骗这些鹿,让他们认为他们的努力已经产生了结果,这对于建立起他们自己的魔法没有任何帮助,档案无法用谎言来教会他们魔法。

 

*你的努力是令人钦佩的。*她心中一个平静的声音说,档案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坐在边上的树桩上。它长着植物的毛发和像树根一样的脚,它在档案的面前沉入了地底。*但你的努力不会成功,我和他们之间并没有契约,他们也不会拥有魔法,我给他们的土地已经足够他们用来种植他们所需的水果了。*

 

尽管鹿崇拜着大地,但他们似乎对它的存在一无所知。他们似乎如此激光地专注于档案所要求的,他们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东西。

 

档案低声说道,“无意冒犯,但他们的内心已经改变了,他们和小马一样聪明,他们像我们一样值得尊重。”

 

*值得尊重?*它站了起来,耸立在档案面前,在它走过的地方,草疯狂的生长着,在空地上留下了巨大的脚印。*孩子,摆脱凡人的想法,“值得”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语。魔法的目的要么是达到某些目标,要么不是,他们多么聪明并不重要。*

 

亚历克斯瞥了一眼鹿群,到现在为止,这个咒语已经消失了。鹿很快就会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他们可能会停止尝试下去。“一定有办法给予他们魔法,”亚历克斯恳求道,“他们崇拜你,守护者,难道你不能像给予小马一样给予他们力量吗?”

 

*我不能,*它听起来几乎是伤心地承认这一点。*对不起,孩子,你不会明白。我不能改变我孩子们的命运,我只能把他们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如果他们像你一样了解我,他们必须像小马一样,完成一个契约,只有他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你不能把它强加给他们。*盖亚(Gaia)转过身去,悄无声息地穿过了草地边缘的灌木丛。

 

当它离开的时候,一股泉水从那里的地面涌了起来,咕噜咕噜地淹没了附近的草地,更多的泉水涌了出来。

 

鹿群动了起来,他们每匹鹿都面对着它离开的方向,他们都恭敬地低着头,甚至她的独角兽学徒红利也低着头。

 

*也许总有一天他们会做的比小马更好。*档案的蹄子浸在了水里,“快出去!”她指着门,“我们可以到外面谈谈,来吧!”

 

“它来到这里了,”黄昏说道,他们一起飞奔出去,爬出了正在上升的池塘,“你的仪式......它居然在这里,你跟它说话了!”

 

“我做到了,”亚历克斯趴在地上,回头看着草地,“我告诉了她你们的情况......我以为她可以给你们魔法,但是......”档案叹了口气。

 

“她拒绝了你?”奔狼听起来吓坏了,“她感到愤怒,因为我们背弃了仪式?她有没有要求...... ”

 

“没有!”档案大声的清了清她的喉咙,瞪着奔狼。“她没有对你生气,她不介意你是否有魔法,但是她说她不能给你。如果你想要魔法,你必须自己找到它......”亚历克斯低头看着地面。

 

“因此,不需要对我们进行训练,”黄昏说。 “她希望我们以自己的方式发现魔法,而不是以你的方式。”

 

亚历克斯想张嘴抗议,但还是忍住了。她并不知道小马与鹿的区别,不仅仅是鹿,几乎与所有东西相比,小马都有魔力的优势。但档案也不知道小马什么时候和大地有过契约,是什么让小马与众不同呢?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当然,档案会去仔细研究的。“没有更多的课了,”档案终于说道,“我会研究她的话,研究小马的历史,即使我不能让你们得到魔法,我也有可能把你们带到正确的路上。”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