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天灵传(小马宝莉)

第7章 梦境?潜意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575 字

publish于 2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4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咚咚~咚咚~”幽寂的地下室里响着寂静的脚步声。
  噼里啪啦~黑暗中的人头上的灯泡不断的闪烁着,显现出一张年轻的脸……
  那人从托盘中拿出一柄手术刀,“维斯特,准备好了吗?”那人边说着边戴上了手套,将手中手术刀的开关打开……
  「伯爵,器械准备完毕,能源已接通,正在调整亮度」
  随着灯光的亮起,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也显出了身形,可是为何与站在手术台前的人一模一样……
  “林夜啊,没想到我居然终于有机会站在你面前,亲手……杀了你的亲人与朋友!”
  咔嚓,「能源已完全接通」,灯光瞬间亮起,黑暗中之人瞬间暴露在光明之中,赫然都是是林夜这世上最珍重的人……
  “是不是很恐惧?是不是很无助?没错,当初我也是这种感觉啊……”说着,伪林夜反手握刀直接朝最近的一个人身上插了下去……“为了这一刻,我用了那么久研究你的行为……”
  “你的爱好……”
  “你的一切的一切……”
  “偷偷的感染你的人工智能……”
  “就是为了夺走你身边美好的一切!”
  “不!”林夜瞬间在床上被吓醒,“好诡异的噩梦……我记得我好久没做梦了。”林夜嘀咕了一下,看了看窗外,时间是晚上,小马利亚的月亮高高的悬挂在天空。
  “晚上啊,居然被吓醒了,那就顺便去看看我的月光花怎么样了,毕竟是治疗药水的重要成分,如果没有这味草药的话,药水效果会大幅度下降的。”林夜从衣柜中拿出了衣服,披在身上,慢慢的走下楼,从冰箱里拿出一杯灵果汁,再从空间戒中拿出一把铲子。“也不知道把药田弄在餐厅前面是好是坏?”
  “有时候我真担心有谁会偷我的草药。”
  “不过这群纯真的小马……我觉得我不需要有这种顾虑。”
  「下午好先生,当前时间13:48」
  “哦,晚上好,维斯……特”林夜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下午?现在不是晚上吗,怎么一回事?难不成维斯特出故障了?
  正当林夜这么想着,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天空中落下来,“哈哈哈哈哈,我梦魇之月终于又解放了!”
  “梦魇之月!你不是已经被紫悦她们击败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林夜看着眼前的月亮……梦魇之月,手慢慢的伸向背后。
  “呵!”梦魇之月重重的一跺腿,咔嚓,空间瞬间凝固,林夜感觉无法从空间戒中提取物品了,他和空间戒的链接被切掉了。“自从上次你用空间魔法冻结空间后,我可是暗中练习了许久呢”
  梦魇之月笑着慢慢接近,“多亏了你,不然那蠢露娜怎么可能离她的姐姐这么近让我有可乘之机呢……”
  “什么!”林夜瞳仁瞬间缩小了一圈,虽然手中拿着铲子,但依旧摆出了战斗姿势,“哪怕我没有好武器在手,你想击杀我也得付出沉重的代价。”
  “哦,是吗?上!”梦魇之月突然低吼了一声,从身后突然钻出一匹小马,控制着一把刀,一刀正中林夜心窝……
  一看,白色的身子,七彩的鬃毛,太阳的可爱标志,但是眼神根本没有神采,“这是怎么回事……”
  “吓!”林夜再次从床上惊醒,“这是什么梦啊,还有梦中梦这种事。”
  林夜抬头看了看窗外,阳光明媚,正常的一天,并没有梦魇之月卷土重来的事。
  “还好只是个梦。”林夜这么想着,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向门外走去。
  “话说今天怎么这么热啊?真是晴空万里。”林夜吐槽了一下这炎热的天气,向门外走去,“也不知道我昨晚种的月光花如何了?”
  一出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天气至少有五十多度了吧?云宝和宇宙公主是怎么回事,把天气搞的这么晒。”林夜看了看自己的药田,好吧,月光花被彻底晒成干了。
  唰,一道闪亮亮的身影从天上落下,那光芒,那亮度,让林夜根本无法直视,看一眼眼睛就要被彻彻底底闪瞎了,随着而来的温度让林夜瞬间出汗又瞬间蒸发。
  林夜微微斜视着那道闪耀的身影,这看起来有点像……“宇宙公主?”
  “请不要叫我宇宙公主,你应该叫我拂晓!”宇宙公主,不,应该是拂晓大吼一声,散发出极致的热浪,阵阵热浪铺面而来,将周围的一切直接融化,并烤的林夜有些神志不清了,“我他妈的糟了什么罪啊!莫名其妙的被烤,看我的,十里冰封!”
  在灵树屋的外面,艳阳高照,温度直达50度,而且还在不断飙升,而在灵树屋里,则截然不同,所有物品都变成了冰块,一碰就碎,而温度也直接到达0度之下。
  “噼里啪啦~”物品的碎裂声不断响起,林夜再次加大的手中的魔法,但是在那一瞬间,林夜突然想到,“如果这也是梦呢?”
  “吓!”林夜再次从床上醒来,看着周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简直糟糕透了!”
   林夜躺在床上,看向窗外……没有陆地,而是一片虚空。
  “看起来我陷入某种幻境或者梦境中了,是谁对我下手?”
  “难不成我之前遇见的一切都是梦?”林夜微微疑惑了一下……不对,不是梦,没有那么真实的梦……
  “好吧,要我解谜是吗?”林夜直接掀开被子,“好,那我奉陪到底!我到底要看看是何人对我下手?”
  “原因未知,没有可以帮助的人,也就是说这事情只可以靠我自己了。”
  “解谜……解谜……相同点……”
  “对,那件大衣!还有月光花!”林夜就这样想着打开了衣柜,那件大衣静静的挂在那里,“好吧,这件大衣有隐藏着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林夜将大衣翻过来翻过去,就当他以为这件大衣没有线索时,从里面掉出了一张照片……
  “一张照片,我看看这又是什么鬼……”林夜捡起照片一看,忽然惊呆了,“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那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合照,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可当你看见上面的内容时,就知道有多么的诡异了……
  一张小马们的合照,第一眼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可是一结合现在的事实就显得无比诡异。一匹金色的雄性天角兽正坐中央,旁边那匹小马是紫悦,可为什么……她是也匹天角兽。然后那个原本应该是金橡树图书馆的位置则是一座璀璨的城堡,并且周围还有一些没见过的小马。
  “这真是太奇怪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根本没有头绪啊。”林夜抓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张照片意味着什么?
  林夜看了看照片的反面……这图案似乎在哪见过?
  “有点像三哥的那堆卡牌……”
  还是没什么头绪啊。
  “看来还要找到月光花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吱呀~林夜打开了门,然而眼前的一切令他惊呆了:辉煌的皇宫,以白狐为头像的国旗,周围确定都是两条行走的人。“怎么又到了帝国了啊?”林夜光顾着目瞪口呆了,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偷偷摸摸向他摸索过来的白袍人。
  就当白袍人非常接近的时候,白袍人瞬间拉起林夜就往房间里跑,“你不要命了!知不知道现在帝国对魔法师查的很严的!”白袍人对这林夜大吼,“你死不死不要紧,关键是你要是牵扯到兄弟会就玩完了,要知道我们因为包庇三王子和四王子现在盯的很紧啊!”
  三王子,四王子?三王子是他哥,而四王子不就是他自己吗?为什么说包庇?正当林夜疑惑着,突然发现……
  他现在已经不在树屋了,是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而旁边的镜子照出来的却不是林夜自己,是一张充满着胡茬子的脸。“雷顿,我说了多少次不要研究这些奇奇怪怪的魔法,这些魔法会让你记忆出现问题的!”
  林夜彻底蒙了,“我不是林夜吗,怎么又成了雷顿了?而且我不是在小马利亚吗,怎么又回到帝国了?”
  正当林夜蒙圈的时候,那位白袍人再度开口说道,“更你说过不要再拿四王子林夜的血用时间追溯魔法,这会损害到你自己的记忆的!而且林夜那群奇怪的马已经伏诛了,根本不怕林夜不会送上门来。我们要做的就是乖乖的看五王子将一切准备好,然后在旁边帮他装腔作势就行了。”
  “这这这……”林夜彻底蒙了,我是雷顿?只是因为用了记忆追溯魔法才这样的?这样的话那些与紫悦她们成为朋友的记忆都是假的?
  林夜已经彻底陷入了思维逻辑问题之中,如果他是林夜,那么雷顿又是谁?如果他是雷顿,那为什么连雷顿的记忆都没有?
  那位白袍人仿佛看出了他的窘境,认真的看了看“每次都这样,要不是只有你可以掌握空间追溯魔法,我又怎么会伺候你个没有的玩意。还每次用后都陷入逻辑问题中,真是没多少用处……”
  “请…你…出…去…”林夜(雷顿)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哟嚯,还嘚瑟了你,得,老子不伺候了,当初谁求老子来帮你护法的,走就走,以后你肯定还得求着我来,呵呵!”
  哐当,白袍人摔门就走,留下一个人继续陷入逻辑问题之中。一些奇怪的画面不断浮现在脑海中,这是雷顿的记忆吗?
  “我到底是雷顿还是林夜啊……”
  过了许久,他抬起头来,“我知道我是谁了……”
  ……
   就当他下定决心时,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响起,整片世界都变成了灰白色。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上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并从同黑暗一起慢慢的接近。
  林夜严阵以待,就当黑暗蔓延到他脚下时,唰的一下,黑暗褪去,那道脚步声的制造者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可但林夜看到这个人时,彻底惊呆了,对这那个人低吼,“你到底是谁!”只见那个人长相和林夜根本就一模一样,但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比林夜深厚的多,恐怖的多。根本就是另一个战斗力加强版的林夜!
  而那个林夜听了,哈哈大笑到“没想到表意识经历了天魔的入侵,并且击败了之后居然还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林夜疑惑的看着那个哈哈大笑的林夜,“表意识?这么说的话,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的潜意识。”潜意识林夜仿佛知道了他的想法,直接应到,“自从你进入了那面通往传承地的镜子传送门后,你成功的通过了传承,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脑子,你将那些记忆封存了起来,于是形成了我这个潜意识。”
  “你刚才提到过天魔,那是什么东西?”虽然这家伙自称潜意识,但是林夜可不会随便信任一个把他推入噩梦中的家伙,而且还是多重梦境。
  要不是自己意志坚定
  “所谓天魔就是……”潜意识林夜话还没说完,林夜直接出手向他发动了攻击
  铿锵~
  就当林夜的攻击快攻击到潜意识的林夜时,潜意识林夜直接释放了魔法盾牌将其挡了下来,“我是你的潜意识你为何就不信呢,这可是你自己做出的决定,你……”潜意识林夜试图说什么,但是来不及说完林夜就再次打断了他“我记起了一点域外天魔的事了,简单域外天魔会通过入侵人的意识将人变成某种奇形怪状的东西,主要是精神攻击……”
  林夜顿了顿,接着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么,你如何证明你不是域外天魔呢?”
  “这……”潜意识林夜也被噎住了“我该怎么证明我不是域外天魔呢?”
  “所以,我只要打爆你就知道你是不是域外天魔了,如果是,那好,除掉了一个后患。如果不是,我也不会让所谓的潜意识打扰我的好梦,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这问题!”
  潜意识林夜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林夜,“这些数据实在是太大了,以你的实力接触到这些简直就是找死!你知道修真文明吗?你知道你所谓的五阶魔法师事实上就只比的过一个金丹强者吗?你知道你的使命是……”说着说着,潜意识林夜突然停顿了下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使命,什么使命?”
  潜意识林夜眼中露出了一丝慌乱,这司慌乱被林夜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中,“不行,我不能说,你实在是太弱了,弱的甚至连强点的修真金丹都可以轻松的杀死你,你现在的实力不可以知道真相。”
  林夜轻藐的看着混乱的潜意识林夜,“没想到我的潜意识居然是这样的懦夫,亏我还以为是什么被域外天魔侵蚀的黑暗面……”
  “这…这…这……”
  林夜凝聚了一把剑,剑尖直指潜意识林夜“既然谈不拢,那就开战吧!”
  “我可不信在我的梦境里,我还打不过一个懦夫!”
  “你!”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自由灵狐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