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站务
魔法的本质是科学。(有bug可以私信或QQ私聊,欢迎扩列,加好友的话记得写备注)

埃沃利的凯旋(Evoli Victorious)

第三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088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34 人看过

chat共 1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从前是美国的陆地上,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七位女王的。不仅大多数住在那里的小马都没听过那些名字,而且他们中还没有愿意承认的。这些女王们这几年一直以各种名称称呼对方,埃沃利也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的自杀协议让她们在许多领域保持着稳定,这样名字的首要地位就不再重要了。

他们开始使用头衔称呼对方,并用那些头衔来识别对方的领土。对埃沃利(Evoli),或者叫阿吉纳(Ajna)来说,她的头衔代表了她在大女王中的地位,其余八方的领土都要自惭形秽为边境之地。北方的土地对幻形灵来说太严酷了,夺了也是白夺。至于南方,人口往往非常稀少,至少在她的同类所看到的探索,因为他们标志着文明。

在剩下的六个大女王中,只有五个是她的目标。阿纳哈塔女王(Queen Anahata)没有参加最后一次集会,幻形灵中她的工蜂们染上了某种新疾病这件事也早就成了个骉马皆知的秘密。她的那块沿海的领土由于沿着南部海岸延伸,一时间还无法到达,不过总有一天这会改变的。

她和那片无主的土地之间隔着两个女王。其中最近的那个可不是好捏的柿子,她必须尽早采取行动。曼尼普拉(Manipula)长期以来一直限制着她在东部边境的探索发现,她有一个安插在小马城市中的巨大间谍网络,不可能不被发现就能穿过去的。

曼尼普拉还是太年轻了,还不知道瘟疫造成的马口锐减——她可经历过极度食物短缺所带来的绝境,那时女王将自己冻了起来,她则接替了她的位置。难怪她会有这个弱点,埃沃利想道,这猎场利用率这么低真是白瞎。

年轻可能意味着活力,但也意味着缺乏经验。埃沃利以她一个世纪之前根本想不到的对工蜂们娴熟的控制手法向东部边境派遣了新的眼线,果然发现了她预期中的东西。曼尼普拉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以防被幻形灵敌人渗透。

一支入侵的幻形灵大军会像守在地下水区域和河流旁的沙漠大军一样守在小马的聚居中心。军队在行进中需要巨大的能量,当有无数的指挥官担任军官或旧时女王在战争中汲取着领导军队的经验时此景更甚。

但是埃沃利的军队并不是指挥官们——她现在只有少数雄性,她不会冒险让他们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如果幻形灵的军队准备牺牲——如果距离远的话,会到三分之一——就不必担心没有聚居中心可以取食了。

埃沃利知道她不用工作太久。她从她第一个征服的女王身上获得的精炼的爱并不会永远防止她挨饿。她需要从拥有实际领土的猎物那里取得更好的食物。曼尼普拉死了真是可惜。

要么她的所作所为,她的计划会被铭记,要么剩下的四位大女王会联合起来把她干掉。她们的思想仍然受制于莱利的旧协定。也许当他她们变少的话,埃沃利就可以试着去让她们自由了。

也许不会呢。也许他们都得死呢。

莱利用着曼尼普拉不会记起来的那些武器武装她的军队。她又点燃了旧的锻造炉,用经久耐用的硬铝合金做了盔甲。它比许多年前她手下的军官曾穿过的细钢盔还要柔软。但钢铁根本就难以长久保存。埃沃利没有时间建造一个基础设施来开采更多的矿藏。

此外,建造不是幻型灵的作风。建筑物只是猎物的栖所。世界的主宰想住哪就住哪,不管这是谁先建造的。

当她的军队准备就绪时,她充分利用了被俘虏的女王。埃沃利可以产下大量的卵——但事实证明,她也可以与异己的工蜂产生联结。只要她首先给他们一点点爱,他们就会为她而不是产下他们的女王服务。

她只花了一年时间就把军队的兵力提高到近一万。这简直是天文数字——她做梦也想不到她能养活这么多。但这没关系。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将无法在战争中活下来。

事实证明,她的估计有误。当他们穿过她权力所在地和曼尼普拉的虫群之间最荒芜的荒地时,有一半以上的人挨饿了。曼尼普拉的虫群位于曾经被称为奥斯汀的城市废墟中。

埃沃利看着他们死去,他们飞行时,尸体大片大片地散落在他们身后的地面上。这景象哪怕只是一瞬间都让她陷入了迷茫。她年纪大了,也感到了些别的东西。或许那是她母亲的声音。“物竞天择。(Bono malum separate.)”她几乎能感觉到已逝的女王屹立在她前方。这当然不可能,她母亲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巨大。

“适者生存。(Cura te ipsum.)”埃沃利回应了那幽灵。它没再说话,消失了,她眼前只有可怕的她死去时的场景。在这次旅行中,她没有带任何一个雄性,也没有带她最后几个虫巢中的管理者。他们需要监督俘虏。这挺好的——对于像雄性那样情绪化和意志薄弱的生物来说,看到虫群为胜利付出的代价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他们在晚上到达了一个大巢。这个大巢已经没剩下什么了——因为所有有实力的虫群无论何时都会很活跃,而且守卫森严。只有在一个猎场差的要死的可怜女王的领地里虫群才会暂时停止运转——让工蜂休息以保存体力。

埃沃利派出去的眼线报告说只有几百名警卫在附近飞行。曼尼普拉居然还相信协议和间谍会保护她呢。傻不啦叽的。即便如此,埃沃利知道她只能利用一次这种优势。无论埃沃利如何向其他大女王隐瞒她的意图,蛛丝马迹都难以遁形。即使她屠杀了巢里的每一只工蜂,其他任何一个女王所要做的也只是抓住任一只工蜂并强行成为她的主人。公约中所说的“保护自己不受外来者的伤害”和“阻止猎物灭绝的可能性发生”只是委婉地在说“我们将确保不互相残杀”。

埃沃利仍然有回头路——尽管这可能会让她损失更多的兵力。她还能维护她母亲努力建立的契约。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响着,那是一种似乎从未填满的可怕的空虚。她几乎不记得六个月前她饱食一顿的那一天。如果她不战斗的话,它就再不会发生了。

她也战斗了。她巨大的年龄和老到的经验使她的工蜂成为了马见马怕的战士。他们很快就来了,横扫战场,屠灭了他们发现的每一架工蜂。控制者们要么投降要么死亡——大多数也都投降了。二五仔。爱意给你们就是浪费。但她的工蜂给了他们活路,仅仅因为她知道现在是战争。工蜂是战争中的兵,他们的代价,以及敌方主要的目标。即使是最冷酷无情的女王,也普遍会认为控制者是一种珍稀的资源。

还有一些——大多是雄性——拒绝放下武器。那虫群毫无防备,甚至有一些还没有武装起来,他们试图肉搏。他们必死无疑。

埃沃利自己注意到了曼尼普拉女王试图逃跑,有一次很明显埃沃利的军队势不可挡,她没有获胜的机会。曼尼普拉并没有愚蠢到完全只用保持距离和对话保护自己——在她巢穴的暗处,藏着她的一个传送咒语,她打算独自一马到世界某个遥远角落去寻求庇护。

埃沃利根本不知道传送的目的地。当咒语准备好时,她的一只工蜂冲了进去。在幻形灵被她剩下的忠诚雄性所包围消灭之前,埃沃利利用了它的位置把自己传送了过去。

她一旦投入其中,就没那么多战斗成分了。这战争不再有过去的尊严。埃沃利只是用她的角对着一个又一个敌人,把他们的爱意吸走,直到他们变成枯萎的空壳。她可以饿到弃尊严和礼节于不顾。

当然,曼尼普拉女王不是区区一个简单的咒语就能击溃的对手。这就是为什么埃沃利全副武装刀枪上阵——货真价实的盔甲,靠着融入金属的符文增强力量。她也许没有老马工匠来做这些她的杰作——只有她母亲才能做出来——但她可以基于他们的反工程模拟出来。

“你真瘦,”曼尼普拉说道,她的声音在拱形的房间里奇怪地回响着。即使她的咒语被打破了,她的仆人也死了,她还是设法保持冷静。这敌马有着令马钦佩的品质。

但她的话还是激怒了她。“你认为你能说服我停下来吗?“埃沃利向她冲了过去。房间现在一片漆黑——但幻形灵女王有着其他感觉。她能感觉到曼尼普拉的魔法,一种明亮的闪光。远多于几个月前那次。与她最近勉强维生的那些相比绰绰有余。“你甚至看不见我。”

“但我能感觉到,”曼尼普拉说道。“你应该冻起来,亲戚。就像有名望的那些马写的一般。疯狂和饥饿可以使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但她也没有干说话。埃沃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猛冲了过来。女王挥舞着六把剑,所有的剑都看不见——但举起它们的魔法能看得见。埃沃利用她自己的魔法将它们一一打掉,每一击曼尼普拉也都看得见。起初,另一位女王更多的爱意给了她优势,但好景不长。埃沃利相对于她有成辈子的经验。曼尼普拉滑倒在一具尸体上,犹豫了一下。也许她在为她所关心的这个雄性感到悲伤。

这已经不重要了。一秒钟足以让埃沃利切下她的一条腿。伤口很深,深绿色的血漏在地板上,他们谁也看不见。

曼尼普拉愤怒地尖叫着,满房间乱扔东西。有掉下的剑、石头、钉子和其他建筑材料。一个弱一点的女王可能会应付不过来这么庞大的数量,因为一旦这些物体被扔出去,它们的魔法特征就消失了,哪个都看不见。

但埃沃利有足够的思路来跟踪每一个物体。她知道它们被扔得多快,从什么角度扔过来。她躲开了每一件物体,用她的盾牌挡住了一些。“你在这里过是件好事,曼尼普拉,”埃沃利说道,另一位女王开始衰弱。“我不知道我能和比我强的另一名女王战斗。但你太年轻了。如果是你妈还可以阻止我。”

曼尼普拉朝她吐了一大口混着血的粘液。“别提她。我母亲只想看他所造的能承受什么。安嘉(Anja,此处应为Ajna(阿吉纳),即埃沃利的别称,应当是作者笔误),你所造的那些能承受多少?有什么遗产会等你的孩子去取呢?”

埃沃利同时用两把剑刺穿了她的脖子。曼尼普拉的武器从她的魔法之握中脱了出来,当啷一声掉到了她们周围的地上。“我不在乎,”埃沃利说道。“我死后,什么都不重要。你和其他大女王在追逐一个神话。不会有什么时之心(Timeheart,最早在Diane Duane的关于当代巫师的小说中提到,是爱的源泉,能永久提供爱意)等着你。我们的灵魂没法修复。”她开始进食——她不能让曼尼普拉和这个魔法盛宴一起消逝。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速地吸取着魔法,吮吸着每一滴。

另一个王后的身体在她面前枯萎了,她失去了鲜血和魅力。她空空如也地掉在地上。“它们干嘛要修复呢,”她对死去的女王说道。“我们是强大的。世界终究归属于我们。”她飘飘欲仙,一股色彩和能量的暖流涌上心头,她的内心不再感到空虚。她的思想可以再延伸到下一次饱食以外的事上。更重要的是,她的魔法又回来了。

没有时间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领地然后慢慢渗入猎场了。埃沃利还有四个大女王要对付。她必须保持下来这些爱意,直到她能够吸取下一份为止。

LRlicious  麒麟 #1
回复 第三章

不得不说这部书和其他几篇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残暴的君主啊。。。。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魔法的本质是科学。(有bug可以私信或QQ私聊,欢迎扩列,加好友的话记得写备注)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