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初入ft,新人一名,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小柠花探案集

缺页的文件(1)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3,458 字

publish于 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34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大雨只管自顾自一个劲地下。道路上全都是水洼,屋顶的水瀑布一般流着,下水道中的雨水喷泉一般涌出。好似整个天空被捅了一个漏洞,无尽的水从漏洞中涌出。

我讨厌这种天气,但是六月底的马哈顿每天都是这样。此时正处于马哈顿的雨季,每天都有下不完的雨。蹄子踩在泥泞的小路上总会让我心里发毛。

霓虹灯投射下来的光芒在水洼中闪烁着倒影。我跟着它们在大街上走着。街上的行马十分稀少,也难怪。这种鬼天气谁都不想出来。

但是我有我的工作。我是一名侦探,我的工作就是帮警察破案。而在我蹄子的正前方,警戒线、红蓝两色的警灯和警笛的交汇处,就是我的目的地。


“您来了,柠姐,这边。”接待我的是一名刚进入这门行业的小姑娘。她一见到我,脸上立马绽开了笑容。看到这笑容,我愣了一下,我想回敬,但我可笑不出来。可怜的小姑娘,每天和尸体、和犯罪现场呆在一起会剥夺掉你微笑的能力的。

“我想看看现场。”我最后还是没有回敬,而是开门见山。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楼的主人是亨廷顿·威利普,独角兽,马哈顿原油进出口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也是本案的死者。”戴上蹄套,走进了那扇青色的大门,我开始打量起了里面有点年代的原木装潢。

“亨廷顿?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他的名字。”

“不奇怪,亨廷顿这个名字在马哈顿的小马中还是很常见的。”

“不不不,就是亨廷顿·威利普。他是不是黄色鬃毛的紫色独角兽?”

她点了点头。

那我确实……不管在哪儿……总归见过他。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总而言之,先看看现场吧。”

“好。就在3个小时之前,我们接到了来自他妻子的报案。被害马死在了他的卧室里面。”我们走进了楼梯间。我紧随着她踏上了楼梯。

“他的妻子呢?”

“现在在警局。她的情绪有些不太稳定,我们正在一边安抚她一边做着她的笔录工作。”她皱起了眉头,“希望她能够今早恢复回来吧。至于其他的细节,您进去看吧。”

我们来到了他卧室的门口。门的正中央挂着一条黄黑相间的警戒线,门里面是尼安警官和他的助理杰西卡。

“你好,尼安警官。”我径直向他走了过去,他移到一侧,他身后的尸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果然是那匹紫色的独角兽,金黄色的双眼已经变灰了,地上流满了半凝固的血,一根羽毛笔有半截都插入了他的太阳穴里面。血就是从那里涌出的。

“你好,柠花。经过我们的取证,这里就是案发现场。死者是被利器戳中太阳穴失血过多致死的。死亡时间大约七个多小时。”

“看得出来。”我开始扫视起了满地的数字小牌所在的地方。其中标有数字“1”的黄色小牌旁边,有一个墨水瓶,底部已经裂成了蜘蛛网一般的模样,墨水从那些缝隙中涌出,流在地板上,和血混在了一起,变成了黑乎乎的一团。

“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我问道。

“没有。”

“那这个墨水瓶是哪来的?”

“据我们初步推测,是这个柜子上面的。”他走到一个半马高的柜子前面,低下了头示意我看向柜子角处标有数字“3”的地方。在那里,有条很明显的分界线,一边布满灰尘,一边一尘不染。明显是很久没移动过的家具经历了突然的移动所造成的。

“我们推测,这个墨水瓶原来在柜子上面,罪犯和被害马在打斗过程中把柜子上的墨水瓶碰倒了下来打碎的。这个高度也符合我们的预期。”他特意比了个从柜顶到墨水瓶处的抛物线。

“那有没有找到关于罪犯的任何线索?”

“没有。周围的邻居没有发现有可疑小马。而且被害马的受害时间应该是今天中午,这条街区上的商铺正好在午休。凶手非常仔细,没有留下任何蹄印。我们也仔细检查了窗户。亨廷顿先生估计没有开窗的习惯,屋子里的所有窗户已经被锁死很久了,所以初步排除了天马作案的可能性。”

“还把窗帘都拉上了。”

“那不会很闷吗?”

“有空调。”他摇了摇头,“也正是因此,我们根本没法通过气味追踪罪犯,况且天下着大雨,所有的味道都被冲干了。”

“地板上有没有毛发之类的?”

“墨水覆盖住的地方有两根鬃毛,但是已经变成了黑糊糊的一片。”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数字“2”的旁边,两根黑糊糊的毛发一半蘸在墨水里面,已经一片漆黑,从照片里根本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目前它们已经被送到实验室进行进一步的DNA检验。七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不太敢保证这两根鬃毛还有没染上色的地方。”

我走上前去,俯下身来,仔细看着这名已经死去了七个多小时,瞳孔已经几乎灰白的雄驹。

我轻轻撬开了他的嘴。

有一些食物的残渣,但是什么毛发都没有。他嘴里的食物……应该是干草饼,马哈顿经典的快餐之一。同时应该还有菊花茶,因为他嘴里有一些菊花的花瓣碎片。

“他妻子有说他经常去哪家快餐店吗?”

“这个我们暂时还不知道,得等笔录结束之后才知道,到时候我们再通知您吧。”

“那附近有什么店铺卖干草饼吗?”

“有一家乔治的饼铺和一家安东尼快餐店。这两家店我们问过了,没有店员见过亨廷顿先生。”

“嗯……要不然可以去做一下尸检。死者嘴里有干草饼和菊花茶的残渣,说明死者应该在死前吃过这两样食物。”

“好的。”尼安警长点点头。

我紧接着挨个窗台查了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希望重新回去看看墨水瓶倒下的地方。我小跑着经过位于房间正中央的桌子边,一张纸被我带了下来。

我掉了个头,俯下身去,将那张纸叼了起来,放在那叠纸的上面。正当我准备因破坏了犯罪现场而道歉时,我发现了一个细节。

我刚才叠上去的那张纸,右下角写着2/5,这应该是个数字。下面的纸上写着3/5.它们两个是叠在一起的,如果没猜错的话,它们两个应该属于同一份文件。

但是第一页呢?我抬起了两条前蹄,支在桌子上。桌子上只有这一叠文件。

我挥了挥蹄子示意尼安警官过来。

“你看,”我对尼安警官说道,“这叠文件的第二页、第三页都在,下面可能还有……你看,第四页,但是它和第二第三页是反着的……”我把那叠文件一页一页扒下来,“接着是最后一页。但是第一页呢?还有……第三页和第四页居然是反过来叠的。”

“这个不奇怪,毕竟可能就是随蹄放置的。”

我点点头。“那先把第一页找出来吧。剩下的四页我带回去看看。”

尼安警官转向了杰西卡,对她说了什么,然后杰西卡跑下了楼。我则走向了亨廷顿先生的尸体。

“雄鹰牌的碳素墨水。这种墨水挺常见的……”我俯下身,“墨水瓶从底部正中央破裂了……”我瞟了一眼亨廷顿先生的角,他的角上仍然是紫的,没有染上一点墨水。我环顾四周,也没能够发现能让墨水瓶从底部正中央破裂的地方,除非……羽毛笔?

“尼安警官!”我抬起头。

“怎么了?柠花。”尼安警官从柜子后面探出头来,“有什么要求随便提。”

“我想要拔下来受害者脑袋上的这根羽毛笔。可以吗?”

“可以,但是要小心不要移动其他物品。虽然我们都已经拍照取证了,但有些东西还是小心为好。”

“知道。”我笑了笑,坐了下来,抬起两只前蹄,将那根羽毛笔用前蹄拿了起来。

羽毛笔比我想象的要难拔许多——笔尖部分已经深深地嵌在了肉里面。我有点恶心——这究竟要多么苦大仇深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由于不能顶着尸体把它拔出来,我只能旋转着拔。一根带血的羽毛笔像——你知道的,切除独角兽的角,比这个恐怖多了——一样取了出来(永生难忘,太恶心了)。原本是银色的笔尖上,混合着墨水、血液和脑浆,显出了一种极为古怪的斑纹。这根笔一定是刺穿颅骨到达大脑了,这应该就是致命伤。

笔尖已经被压弯了,笔杆上的羽毛部分也已经折成了好几节。羽毛的尖端软塌塌地垂了下去。看得出来凶手费尽全力想要将整根笔塞进受害者脑子里面。

“对不起。”门打开了,杰西卡的头探了进来。

“调查得怎么样?”尼安警官走了过来,“有找到第一页文件吗?”

“没有。您这里呢?”

“那就奇怪了,也没有。”警官说道,“应该是凶手带走了。不过为什么呢?”

杰西卡耸了耸肩。

“这样吧,”我开口了,“先为亨廷顿先生做一个尸检,确认一下亨廷顿先生食用干草饼的时间;同时再试着安抚一下他的妻子,试图了解一下与亨廷顿先生有过节的小马。至于我,我需要这份文件第二页到第五页以及案发现场取证照片的复印件和一个随时进入案发现场的权利。可以吗?”

我看见他们点了点头。


工作报告:

日期:塞莱斯蒂娅历1235年6月22日

案件编号:MH-44-97

案件进展描述:

1.死者死因:(极大概率)锐器刺伤导致动脉大出血

2.线索陈述:死者颅内一根羽毛已被多处折断的羽毛笔、死者身旁一瓶瓶底网状破裂的墨水瓶、缺失了第一页的文件

3.初步推理:独角兽的可能性较大,但不排除陆马作案的可能性;凶手没有留下蹄印,性格小心谨慎;案发第一现场为家中,作案手段残忍,意图致被害马于死地,说明凶手与被害马较熟且与被害马存在较大过节。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小柠花  天马

初入ft,新人一名,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