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el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赞助者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支持者回馈系列】魔晶石之影

多帕米的最后一次调查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9,752 字

event 于 2019-07-13 发表

visibility 共 130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所以说,游龙先生,你目前有辞职的打算吗?”

“哈哈,一上来就问这么尖锐的问题吗记者先生?”游龙笑着摇了摇头,“其实,这也是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我的确有过辞职的打算,可是呢,艺术家这个工作与现在的设计工作并不冲突。”

多帕米点了点头,他在本子上迅速记了些什么,然后又用魔法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能担负得起鹿山矶新居住区的马品味就是不一样啊……他在心中感叹道。这杯茶香气浓郁,还充满了他从未尝过的花果清香,令这只灰色的独角兽感觉好像并不是坐在柔软的天鹅绒坐垫上,而是坐在一片广袤的花田之中。

不,不要忘记你为什么而来,多帕米!多帕米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专心,专心……

“是嘛?可是在我看来,艺术家所考虑的东西远比一般马要多,所以世俗的事务总会产生干扰。”多帕米继续说道。“记得之前采访过一位服装设计师,他说在设计新的服装系列的时候他会尽量避免和其他的马接触,我想您多多少少也会有这种感觉。”

“噢,避免和其他马接触嘛……有趣,我会考虑一下的。”游龙说着缓缓地点着头。“下一个问题,记者先生。说实话,和你聊天能为我提供很多有趣的观点,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保险推销员呢,真是讽刺啊,我现在非常享受与你交谈的时光。”

“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游龙先生。”多帕米微笑地回答。“那么,既然认为工作和艺术创作不冲突的话,能为我们的读者聊一聊您是怎么看待现在的工作吗?”

专心,专心……多帕米放下了笔记本,不过他的独角依旧点亮着。多帕米本来还想掩饰自己不自然地使用魔法是事实,不过现在直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根本不需要在陆马面前假装自己没有在使用魔法,因为这些家伙对魔法根本一窍不通。

“现在的工作嘛……说实话,能为晶能公司工作真是我的荣幸。”游龙笑着回答,“正因为有了这份工作,我才能有充足的精力钻研艺术创作。我的工作并不复杂,但是充满了各种各样有趣的挑战。能够参与小马国设计大赛便是其中的一项最为重要的挑战之一。正是因为这次机会,我才能得到现在这样的关注。”

多帕米缓缓地点了点头,过了好几秒钟,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把游龙刚才说的那段话记在本子上。“这样啊,那么……能和我们的读者说说您在出名之前的生活吗?”

多帕米匆匆地用魔法拿起记事本,又随便写了点自己都看不懂的句子。没有关系,这些名马采访时得到的材料都大同小异,只要不是特别离奇,多帕米完全可以随便编一些材料出来。他现在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搜寻魔法上,他记得……刚才好像感受到了一些什么,而且他非常确信那不是自己的错觉。

“出名之前嘛……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游龙脸上的笑容稍微隐去了一些。“那段时光我并不是非常愿意回忆起来,充满着迷茫,还有对未来的失望。总之,我并不是非常想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您的专栏必须要这部分内容的话,我会稍微想想办法的,科佩拉先生。”

“噢,没关系,这些不算是例行问题啦,如果不愿意回答您大可不必在意。”多帕米急忙挥了挥蹄子。“想不到……像您这样阳光的马也会有些阴影呢。“

“大部分的马都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科佩拉先生。”游龙脸上的表情稍微和缓了一些。“我理解做为记者应该有追寻真相的精神,不过请您不要过度挖掘其他马的过去,我相信有些马会认为这一举动非常冒犯。”

噢,多帕米又感觉到了一阵异常的魔法波动。果然,刚才并不是错觉。

“当然,当然。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游龙先生。”多帕米笑着回答。“那……咱们进行下一个问题吧,好吗?”

“如你所愿。”游龙慢慢地回答。他走到灶台前取来茶壶,又为多帕米倒了一杯茶。

多帕米扩大了一点搜索咒语的范围。那种怪异的魔法波动究竟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会感觉如此接近……?

“噢……当然。”虽然那么想着,多帕米还是迅速把记事本向后翻了几页,寻找着下一个问题。“那么……请问是什么最早激发您艺术创作灵感的呢?”

听到这个问题,游龙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兴奋的色彩。很好,多帕米在心中暗想,这下可以有一段时间安心搜索魔法波动的来源了。

没错,多帕米,科佩拉这次造访游龙并不是为了采访这位全国闻名的设计师,而是在追查一个违禁的魔法。多帕米是一位记者,除了负责鹿山矶时报的专栏,他还经常暗地里调查着城市中的黑暗现象。某些官员的不正当关系啦,地下组织啦,违禁魔法啦等等。他会匿名地将收集到的所有信息提交给自己的报社,然后自己再把收集到的信息加工成一篇足够轰动的新闻报道,好躲过一些不必要的危险。为了能够更好地追踪这些见不得马的事情,多帕米也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情报网络,其中包括一块从鹿山矶警局得到的心控魔法探测水晶,以及一位现在该存在嫌疑的赌场女经理。

“噢,这说起来就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了。”虽说游龙的语调非常慢,不过依然能听得出来他此时只是故作矜持。“还记得之前我和你提到过一位充满智慧的老马吗?我成为艺术家的计划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对其他马释放心控魔法不仅在鹿山矶,在整个小马国都属于违法行为。心控魔法技艺曾经是中心城魔法学院最高难度的几个学科之一,专供那些拥有更高追求的独角兽们施展自己的才华。但是,和魔法储存理论不同,心控魔法为小马国带来的更多是负面效益。那些魔法技艺高深的独角兽并不是完全经受得住金钱的诱惑,他们之中有些被地下组织雇佣,成为了那些不能见光的交易中最为重要的保障。出于种种社会压力,小马国内全面禁止了这种危险的魔法,并在隙日的建议下使用一种专门的水晶监控这种危险的举动。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这些年来都在做些什么呀,凭借着我的才华,我完全可以把创造当成我的主要工作。不仅仅是设计,而是更为广泛意义上的创作!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吧,科佩拉先生?”

“呃……说实话,我其实有点不能理解呢……”多帕米含糊地回答道,“用一句话总结的话,您把计划成为艺术家的这段心路历程成为传奇,对吗?”

多帕米看到游龙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充满着笑意。

“您这样理解也没有问题,科佩拉先生。”游龙回答,“没错,那次休假真的能称作一场传奇之旅。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像那样敞开自己的心灵,真正地面对自己内心的渴望。”

多帕米简单地点了点头,他的思绪早就飘到了别处。噢,这句话可不是比喻。他的注意力正在游龙屋外的一个十字路口徘徊着。奇怪,多帕米的情报从来没有发生过错误,为什么这次的感觉如此微弱?

就像回答他一样,右后方的房屋中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

“……所以说您的读者会对这样的故事感兴趣嘛?”

多帕米急忙眨了眨眼睛,游龙家的餐厅又变得清晰起来,那只白色的陆马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也和之前一样友善,甚至友善得有些过头。在回答之前,多帕米本能地扭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边,在零乱地挂着各种照片的墙壁之外,强烈的魔法能量正在涌动着,他感觉很像心控魔法,其中似乎还掺杂着一些……让他感到有些后背发凉的东西。

“当然,我们会如实报道所有事情,无论它们听起来……恕我冒昧,无论是如何离奇。”多帕米说着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那么,很抱歉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来造访,游龙先生。多谢您的宝贵时间,我的问题已经全部问完。两周之后,您就能在鹿山矶时报上见到您的报道。”

和刚才一样,多帕米也没有完全听到游龙讲了些什么。无所谓了,这些都不是重点。

“噢……那您就要计划离开了吗,科佩拉先生?”游龙说着站了起来。

“是的,呃……我需要赶下午最后一班的公交车。”多帕米随口答道。他用魔法把笔记本什么的一股脑塞进了自己的鞍包。

“可是从新城区会鹿山矶市中心的班车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之后呢,科佩拉先生。”游龙突然冷冰冰地指出。

“哎……?”

“因为乘客稀少,这里的公交车都不愿意让车上的乘客等待太久,只要有马乘车便会出发。您根本不需要去刻意赶车,科佩拉先生。事实上,那正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多帕米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想过游龙会这样回答,他以为像游龙这样的马会有自己的魔晶石交通工具才对。

“呃……是嘛……?”多帕米挠了挠自己的下巴,“那……我也要稍微早点回去。还有一些遗留的稿件需要处理。嗯没错,后天又是出新报纸的日子,校对什么的……需要不少功夫。”

多帕米一般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不过游龙此时的眼神……他不知道,他甚至都感觉有点恐怖。

这是……愧疚的感觉吗?因为多帕米不仅突然造访这位全国闻名的设计师,并没有给他带来他希望的东西,不仅如此,只是来消磨时间,好去处理一些可能都不存在的小事……?

不可能,多帕米正在做的调查完全是为了正义。

“原来如此。”游龙慢慢地点了点头。他的脸上依旧带着友善的微笑,好像刚才那种冰冷的态度不过是多帕米的幻觉。“那我就不能留您了,科佩拉先生。请多为我美言几句好吗?”

“噢,当然,没有问题。”多帕米急忙回答。“那……祝您今晚愉快。”

“嗯,也祝您今晚愉快。”

多帕米最后对着游龙微笑了一下,急忙走出游龙的宅邸。下午在这个街区晃悠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游龙住的地方有多大,而现在,他花了足足十秒钟才走到大门边。他扭过头去,重新点亮自己的独角。

没有错,强烈的魔法波动还在持续着,好像一盏绚丽的魔晶石酒吧招牌,正在闪动着诱马的灯光。

多帕米一刻都没有犹豫,他推开了栅栏门,快步走到了那座看上去非常平静的乳白色房屋。

现在他是调查新住宅区居民满意程度的市政员工,他这么想着,用魔法把记者证变作了政府工作马员的证件。从现在开始,他的语气要尽量官腔一点……

“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这里是鹿山矶市政局,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好吗?”

多帕米说着轻轻敲了两下房门,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屋里传来一点轻微的声响,多帕米非常熟悉这种声音,那些想要假装自己不在家的家伙听到有马站在屋外的时候都会发出这样的响动。他们会放下蹄间的事情,假装自己是屋内的家具,静静地等待着屋外的马离开。多帕米猜得没有错,屋内的魔法波动瞬间消失了,无论里面的独角兽在做什么,他一定听到了多帕米的到来,并且正在思考着如何应对。

多帕米轻轻地笑了一下,他又敲了两下门。“您好?请问有马在吗?”他提高了自己的声音。

屋内的声响变得明显了起来,似乎有马正在匆忙地穿起衣服,同时赶向门边。多帕米迅速对自己施放了一个防御性法术,同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鬃毛……

奇异的魔法波动再次传来,这一次即便不使用侦测水晶,多帕米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和几分钟前的魔法有些不同,这一次的能量中似乎包含着某些信息。

莫非……里面的马在联系他的同伙……?

一丝寒意伴着这个想法浸透了多帕米的全身,随即转变成了一种炽热的快感。这么说……里面确实在做一些见不得马的事情,对吧?只可惜,今天绝对的正义将会降临于此!

“鹿山矶警署!请离门远一点,我要突入了!”

多帕米完全没有给里面的马反应的时间,他在自己身上多加了一些防御性的咒语,然后直接用魔法炸开了屋门。他快步冲进屋内,迅速瞟了一眼客厅,然后极速冲向厨房。

“屋里有马吗?!这里是警察执行公务……”

多帕米急忙停下了脚步。厨房里站着一只浅绿色的天马,她的长鬃遮住了差不多半张脸,露出来的一只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呃……你……你要干嘛!”那只母马的声音听起来尖尖的。

“打扰了,鹿山矶警察署,正在调查一桩涉及心控魔法的案件。”多帕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警官证。不用说,这也是他刚刚用魔法变换来的。“能和你聊聊吗?”

“呃……什么?你……你究竟是谁?”绿色的天马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她看起来就要跌坐在地上了。

“不必紧张,我只是需要你配合我的工作,好吗?在此期间我完全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多帕米说着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同时掏出了采访游龙时用的记事本。“首先,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你……你究竟是谁?!”绿色的天马再次尖声叫道,她急忙后退了两步,警惕地打量着整个餐厅。

“很抱歉,我想我应该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即便被这种尖尖的声音吵得头疼,多帕米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我叫多帕米,科佩拉,鹿山矶警署监察科的侦察员。最近我们在鹿山矶市内发现了心控魔法使用的痕迹,并追踪着那条痕迹到了这里。请问,您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呢?”

这些都不过是客套话而已。多帕米继续用自己的魔法在屋子内搜寻着,奇怪,刚才强烈的魔法波动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面前这只天马除了惊恐之外,也看不到任何想要找借口的意图。

“异常……?这里……这里没有异常!”她尖声回答道。“嗯……你看,我就是在做热巧克力而已呢。”

多帕米低下头,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摆着一只小锅,里面装着许多深棕色的碎块。她并没有在说谎,其实在冲进厨房前,多帕米就已经闻到浓浓的巧克力味道了。只不过锅里的东西应该是巧克力块才对,和热巧克力相差甚远。

“你是说巧克力吗?嗯,我看到了,味道应该很不错。”多帕米点了点头。“您能配合一下我的工作吗?我需要用一个法术来验证一下您有没有没心控魔法所影响。”

“你……你想要干什么?!”天马又后退了一步,她的身体已经紧紧地缩在厨房的一角了。“心控魔法是什么……?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放松,小姐。”多帕米也后退了一小步,好给她一个比较舒服的空间。“心控魔法是一种可以操控马心的邪恶魔法,它可以让任何马臣服于使用者的意愿,并被迫做任何事情。我……鹿山矶警署始终在严格监控着这种非法举动,并且在竭尽全力铲除滥用这种咒语的危险分子。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就在这间屋子里出现了这种邪恶咒语的踪迹,这便是我来这里的原因。”

天马不在用尖尖的声音叫喊了,只是怯懦地点了点头。多帕米还没有问到她的名字呢,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还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魔法,其他马存在的气息……什么都没有。

“是嘛?可是……可是……”那只天马的目光再次游离的起来。“可是你为什么就这样突然闯进来了呢!”

“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的过失,小姐。”多帕米的声音变得温柔了一些。“不过,我所说的事情句句属实。请配合我的工作,并不是我在怀疑你,我只是需要排除掉所有可能存在的危险。”

多帕米调整了一下他的魔法,就在这时,悬浮在他身边的探测水晶再次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又是一次心控魔法的波动!

多帕米立刻就明白了。“请不要动!没有时间向您解释了,您现在正在遭受心控魔法的……!”

“啊!不要过来!”

一道绿光突然在多帕米的面前炸裂开来,他并非毫无防备,不过也被这阵突然的能量冲击掀了个跟头,重重地撞在墙壁上。他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面前张开一道蓝色的魔法护盾准备迎接下一次攻击。幸好他这么做了,又一道绿光如同利剑一般射了过来,如同一柄重锤砸在了薄薄的护盾上。

咔嚓!护盾顿时充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天哪……”多帕米小声惊呼道。他急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重新为自己张开了一道新的屏障。“你到底是……?!”

多帕米没有继续问下去,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回答了他的疑惑。那只浅绿色的天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墨绿色的幻形灵。

幻形灵……?!

多帕米只在故事中见过这种长着獠牙的噩梦般的生物,当真正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后腿有些发软。

可是……友谊公主不是都把这些生物转化成七彩的了吗?!

“别动!”多帕米对那只幻形灵喊道,“看在塞拉斯蒂娅公主的份上,你对这个屋子的马做了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嘶嘶地吐着信子。它依旧缩在墙角,出于某些原因,它看起来和变成天马的时候一样害怕多帕米。

“呃……请配合我的工作!”多帕米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询问,只能继续扯足嗓子喊着。“你究竟是什么家伙?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心灵魔法的信号再次出现了,多帕米本能地往自己的护盾后面缩了一下,还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快回答我!”多帕米立刻站直了身子,他撤掉了魔法护盾,将能量凝聚成一个独角尖端的亮白色小球。“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拖的时间越久,正义就会……”

多帕米还没有说完,那只幻形灵便又向他发起了攻击。

“啊哈!”多帕米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独角尖端的小球瞬间炸裂开来,耀眼的白光吞噬了所有射来的绿光,甚至还向着墨绿色的幻形灵包围了过去,如同一只巨大的光铸龙爪。

咔嚓嚓……!无形的光芒闭合之时,却发出了有形之物折断才会产生的脆响。幻形灵身后的壁橱被捏成了碎块,而那只幻形灵却被亮绿色的球状光芒包裹,看上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什……?”

根本没有时间给多帕米惊讶,被绿球包裹的幻形灵就像踩着仓鼠球一样向多帕米碾来。他急忙发射了几道魔法能量,然后立刻跳到一旁。多帕米几秒钟前站过的地方已经被砸出了一个足以盛放婚礼蛋糕的坑。

仓鼠球刹住了脚步,调转方向再次向着多帕米袭来。这一次多帕米做足了准备,他伏下身子,紧紧地盯着绿色的大球……

……然后猛地跳向了一边,并用魔法猛轰绿球的后方!

这次攻击似乎起到了一些效果。绿球绕了一个小小的弧线,重重地撞在了本来已经被魔法捏碎的壁橱残骸上,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里面的幻形灵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紧紧地盯着多帕米,短刃一样的独角上却没有丝毫的魔法光芒。

现在就是攻击的最好机会啊!

多帕米将全部能量汇集在独角尖端,然后用力向幻形灵发射出去。咒语特效什么的都不重要了,能打败这只邪恶的绿色生物才是此时的首要目标!

“接招吧,这是绝对正义的制裁!”

轰!不知用什么魔法组成的能量重重地砸在了幻形灵的身上,碎木屑组成的烟尘瞬间充满了整个厨房。多帕米急忙掩住口鼻,同时又往自己身上刷了几道防护性质的法术。他皱紧眉头,静静地等待烟尘散去……

……然后惊讶地发现那只幻形灵看上去毫发无伤!

“什么?!可是……”多帕米用力摇了摇头,惊讶的话语虽然已经脱口而出,不过他及时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你……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你……你离我远一点!”幻形灵嘶嘶地说道,“我不喜欢这样!”

多帕米还没来得及回答,又是三道绿色的光芒向他射来。这一次他没有选择使用魔法防御,而是选择了躲避。大部分魔法都不具备追踪的特性,而且他刚刚想到了一个击败眼前强敌的最佳方法。

绿色的魔法能量如同雨点一般向多帕米倾泻而来,令他不得不四处躲避着。果然如他所料,只要跑得足够快,幻形灵根本没有办法击中他。出于某些原因,那家伙即便被自己的魔法能量压制,也没有任何贸然靠近的意图。它为什么会这么害怕我呢,多帕米在心中暗想,不过正好,这样一来,只要缩短距离,必然会造成它的恐慌……

“哈!”

多帕米故意高声吼着向它跳了一步,那家伙甚至停下了它正在施放的法术,拍打着翅膀想要飞到一个多帕米够不着的地方。这一瞬间的举动正好暴露出它的弱点,多帕米立刻站稳脚跟,向着它毫无防备的腹部发射了一道白色的能量。

梆。

犹如钝器击打在海绵上一般,击打的声音很轻,却足以让那只幻形灵的脸扭曲起来。它轻轻哼了一声,翅膀拍打的节奏也瞬间凌乱了起来。不出几秒,那只幻形灵便摔在了地上。

结束了吗……?多帕米暗想着,小心翼翼地凑了上去。他用魔法从地上捏起了一根木棒,轻轻地戳了戳地上的幻形灵。那家伙完全没有反应,明显已经失去了知觉。终于,多帕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跌坐在早已不成样子的地板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左前蹄一跳一跳地疼,他想要用右前蹄揉揉自己的肩膀,却发现自己的右蹄也开始无力地颤抖起来。

原来我耗费了这么多体力吗……?多帕米在心里想道。他感到一阵笑意从心里萌发,随后便失控般地笑了起来。是啊,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完全值得,邪恶的生物已经被多帕米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这座城市又归于了……

他身边的侦测水晶突然又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什么?!”他惊呼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种可怕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这个屋子……也许是幻形灵的巢穴?

多帕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楼上,又探出头去看了看通向地下室的楼梯。如果是幻形灵这样的生物的话,会把巢穴建在什么地方呢……?

楼上应该就不是一个好选择了,对吧?

多帕米吞了一下口水。他的四肢其实都有点不听使唤了,独角上的光芒也开始闪烁起来。如果屋里真的还藏着一窝如此强大的幻形灵,多帕米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对付。

可是……正义还没有完全得到执行!

多帕米对绝对的正义有一种超乎常马的执著追求。从小时候看到的各种英雄传说,到毅然放弃中心城魔法学院的邀请,转而开始自修各种各样的战斗性质的法术,无不透露着一种愿意为自己心中的梦想放弃一切的决心。而现在,即便已经感到筋疲力竭,他还是点亮了自己的独角,摇摇晃晃地走向通往地下室的台阶。

“鹿……鹿山矶警署!请问下面有马吗?”眼下,多帕米高声向地下室中问道。

如果真的有马被囚禁于此,听到这样的声音会想方设法发出回应。多帕米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什么都没有听到。

“你好!鹿山矶警署,各位已经安全了,请不要惊慌!”多帕米又喊了一声,同时缓缓地走下了陡峭的木质台阶。奇怪,难道幻形灵掌握着某种多帕米尚未了解的魔法,可以彻底消除自身存在的痕迹吗?看来他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地下室并没有墙壁和门的阻隔,只是一个通透的大型房间。多帕米点亮了自己的角,然后开始寻找魔晶石灯的开关,或者老式的烛台。他看到了,一个黄铜铸造的开关把手就在墙角处,他用魔法将开关拨了上去,眼前的一切让他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地上横着三只天马,两只抱在一起,另一只抱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橡木桶,他们都互相爱抚着彼此,看起来就像是在为抚养下一代做着准备。

“喂,鹿山矶警署!你们这是在干嘛?”多帕米并没有上前,只是用力跺了跺自己的前蹄。“请配合我的工作,我需要问你们几个问题!”

没有任何反应,那两只天马抱得更紧了,雄性天马甚至用翅膀挡住了他们的脑袋。

对了,多帕米突然想到,幻形灵不就是以爱意为食的吗?虽然他对这种看不见又摸不着的东西不是很了解,不过眼前的这一幕,难道不正是……爱吗?

一阵反胃感令多帕米有些直不起腰。这么来看,这三只可怜的天马……莫非是楼上那个怪物饲养的食物?

不可原谅……不可原……!

梆!

一个沉重的东西突然砸在多帕米的后背上,令原本就在颤抖的四肢再也无力支撑他的身体。他急忙为自己施加了一种保护性的法术,可是他的魔法似乎也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这一下是为了1516,你这个恶魔。”

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从多帕米的身后传来,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背上便传来一阵炽热的疼痛。

那家伙……正在用什么锋利的东西刺进他的身体!

多帕米感到自己的四肢重新恢复了力量,他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猛地向后踢了一蹄子。痛感减弱了一些,不过多帕米完全无法看到攻击者究竟是谁。他试着重新点亮自己的角,他的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三道耀眼的绿光。

果然……屋内的幻形灵不止楼上那一只!

是……是谁?

多帕米勉强躲过了这次攻击,同时也无奈地发现地下室里的魔晶石灯被那只藏在暗处的幻形灵关掉了。他的后背火辣辣地疼着,他的四蹄又开始颤抖起来,不过他根本没有时间恢复。又是一道绿光从暗处向他射来,这一次远比之前的攻击还要迅速。

梆……啪!

多帕米用魔法护盾接下了这次攻击,却并没有抵御住能量带来的冲击力。他试图用后蹄稳住自己的身体,背上的疼痛却令他后蹄一软跪倒在地。又是一道碧绿的光芒从他的右边闪过,他急忙转过身去试图防御接下来的攻击,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背后又传来一阵灼痛。

“哼,你以为我会从那边攻过来嘛?太天真了……”

“啊……!”

剧烈的疼痛让多帕米几乎失去了所有理智。正义……心控法术的威胁……鹿山矶的和平……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又一轮攻击向多帕米袭来,他这次并没有选择躲避,甚至都没有为自己张开护盾。他紧紧地闭起眼睛,努力回想着外面的街道……

噗!

传送咒语生效了,多帕米感觉自己的身下冰冷的木质地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夕阳温暖过的鹅卵石。他站起身来,踉跄地小跑着,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只知道自己应该向前,这样才能离开,才能逃到安全的地方……

噗通,多帕米突然膝下一软,倒在街道上。

哎……?这样就没有体力了吗?多帕米在心中暗想,他试着重新站起身来,可是自己的四肢无论如何都不听自己的使唤。转身看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上有一道足有蹄子宽的伤口,暗红色的血液正在汩汩地向外冒着,在他身后形成了一道鲜红的轨迹。

噢……原来是这样的啊……多帕米在心中笑道。奇怪,他居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那……看来是时候稍微休息一会儿了吧……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