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墨泉小仙布

 

你以为我是画师?其实我也是文手哒!

彼岸

正文部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173 字

event 于 2019-07-13 发表

visibility 共 104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最新消息,水晶帝国的攻势依然集中在小林镇周边,请各位居民做好防范准备,积极参与演习,保卫我们的家园!

“公主出席讲话,号召全小马利亚的小马行动起来,相信爱与包容一定会粉碎水晶帝国黑晶王的野心!

我抱着我的露娜公仔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边上的飞马不胜其烦地不停地翻看着电视台。“都是这些的消息……看都看烦了。”飞马把遥控器往茶几上一扔,张开了自己的翅膀,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那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闪动着自己翠绿色的眼眸,理了理一头橙色的犹如太阳般的漂亮的卷发。她原本鲜艳的黄色皮毛,在电视机的闪烁下变得有些暗淡,连她金丝雀的可爱标志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其实在战争之前,我的妈妈是当地电台的播音,因为精心准备的节目再加上她动听婉转的嗓音,没有小林镇的居民不知道我妈妈的芳名——金雀弦音。直到战争开始后,我的妈妈因此而失业,一直待在家里陪我。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嘛,以往妈妈工作繁忙都没能经常陪我玩。爸爸反而因为战争的事,远调马哈顿,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妈妈说他等小林镇的战事结束了就会回来,可是……这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点音信也都没有。

我叫夜香紫微,是妈妈给起的——妈妈说我的天蓝色的眼睛犹如天上的北极星一般清澈明亮。不过我跟妈妈不同,我是一匹水蓝色的陆马,黛紫色的鬃毛,还没有可爱标志,因为我才刚刚上小学啦。万幸的是战火一直都没有延伸到小林镇城里,所以我觉得战争应该还是蛮远的一件事……除了学校半年前因为战事也停课,妈妈也严格限制我的玩耍范围,再加上其他一些事,包括这无聊的电视节目。

我捡起了妈妈扔在桌子上的遥控器,将频道对准了我曾经最爱的动画频道,试图找到一些新的栏目。但是很遗憾的是,还是那机械般的声音:“城北的商业街已经处于完全瘫痪状态……”

诶……是那条商业街吗!我记得那条街上有一间全小林镇最好的糖果店,每个星期天,爸爸妈妈都会带着我去那里买糖吃,那真的是我一周中最幸福的时刻!想到这个,不禁勾起了我对糖果的渴望,毕竟因为战争,我已经很久没有没有吃过糖了。

 “妈妈,家里还有糖果吗?我想吃。”

妈妈无奈地看了看我,说:“夜香,家里已经没有棒棒糖了。再耐心等等吧,很快糖果店就会重新开张了。”

说着,妈妈顺了顺我的鬃毛,“而且小雌驹吃太多糖长太胖就不好看喽!”

我抬头看向妈妈,问:“那我们还要等多久呀?”

“只要战争结束,我发誓。”

“那战争结束,爸爸也可以回来了吗?”

妈妈听到这句话,愣了一愣,沉重地点了点头,说:“嗯,很快一切都会结束的。”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翠绿的眸子似乎也渐渐迷离。“该死的……”妈妈暗自骂了一声,耳朵耷拉下来。转而背过了脸去。

“妈妈……?”我有些惊慌,搂了搂怀中的露娜公仔,试探性地把蹄子搭在了她的翅膀上。

妈妈回过神来,她定了定神色,用翅膀顺势将我往她身边拢:“妈妈怎么可能有事呢,我可是你的妈妈呀。妈妈……是在逗你玩啦!”说着,妈妈做了一个鬼脸。

我举起了怀里的露娜公仔,又跟妈妈说:“妈妈,公主能不能让这一切都马上解决掉呢?”

妈妈叹了口气,拍了拍公仔的小肚子,“公主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但是我们要相信她们会帮助我们渡过难关。就像这个我给你的露娜公仔,只要你抱着它,那么你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

说完,妈妈用蹄子点了一下我的鼻头。嘿嘿,让我感觉痒痒的,我不禁笑出了声。看到我笑,妈妈也笑啦,我还是喜欢看妈妈笑的样子。但是这个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她的眼神里又抹上了阴郁的色彩。她顿了顿,说说:“其实,妈妈本来应该给你一个更加完整、快乐的童年。这点妈妈每每想起来,总感觉对你有所亏欠。”

“没有啦!我也过得很开心的,我有很多小朋友跟我一起玩、而且学习也经常被老师表扬……嗯,至少曾经是!而且还有一个爱我的妈妈、一个爱我的爸爸!”说着,我主动往妈妈怀里去蹭。

妈妈抱住了我,将自己的头依靠在了我的额头上,并且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感受到了妈妈柔顺的毛发、温暖的身躯、还有妈妈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香味。这种依偎在妈妈怀里感觉让我惬意得抖了抖耳朵。

我看向妈妈温柔的翠绿的眸子,问:“那妈妈的童年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的童年啊……你想知道嘛?今天我就来好好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摇了起来。

“妈妈小时候啊,特别调皮,整天喜欢在天上飞来飞去,跟一群小伙伴们在蔚蓝的天空里嬉戏,在云朵里玩捉迷藏,偶尔去果园那里蹭点水果吃,渴了就直接在池塘喝水,一天到晚都在疯。可不像现在,因为工业发展,天空也灰蒙蒙的、水也根本不能直接喝。

“有一次小村庄举办夏日庆典晚会,我鼓起勇气报了一首《小马利亚我的家》,赢得满堂喝彩,我的可爱标志也是这么来的。当时我也就跟你差不多大,说不定你的可爱标志也马上就会出现的,而且一定会比妈妈的更好看的!”

我听得入了迷,因为我之前没有怎么听妈妈讲起来自己童年。我很好奇妈妈的故事,就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呢,妈妈努力学习,去了中心城学习文化以及播音知识。告诉你,当时还有不少雄驹跟我递情书呢!当然,那些家伙都不过是一时沉醉于我的美貌罢了,根本不值得我托付自己。”说着,妈妈脸上露出了坏坏的表情。

“直到后来遇到你爸,那是一个音乐晚会。我那次因为懒就没有报名,恰好欣赏到了他的钢琴独奏。你爸乍一看傻傻的,但是他一碰到钢琴就好像换了一匹马一样。伴随着曼妙的琴声,我渐渐痴迷。然后我就去尝试接触他,我们一起去咖啡店、去看电影、去游乐园,带着他体验天空的快乐。毕业后我们就搬到了小林镇,然后就有了你……然后今天……”

说着说着,妈妈的声音渐渐哽咽。

“可恶的水晶帝国!!杀千刀的……”妈妈没有控制住,豆大的泪珠瞬间夺眶而出。

我被妈妈的样子吓哭了,一边帮忙擦着妈妈的眼泪,一边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说:“妈妈别哭……我也会有精彩的马生的,我也有自己的独有的快乐童年的!而且你不是说……很快一切都会结束的嘛!到那个时候,爸爸就回来了啊!”

妈妈紧紧地抱住了我,喃喃道:“嗯嗯……对……马上就结束了……”

我也紧紧地抱住了妈妈,我感觉到了自己头上滴落了无数滴滚烫的泪水。我似乎感到自己的脸颊上也有几痕清泪划过。

我好像有点感觉到,战争离我越来越近了。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那么乐观那么坚强,时不时还会给我开几个俏皮的玩笑,如今却也……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啊……

忽然间,窗户外一阵骚动,好像是有许许多多的小马跑动起来,同时还有嘈杂的说话声,而且时不时还会有小马在呼喊什么。街灯的光开始缭乱地投射进家里。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地望向窗户。妈妈匆匆抹掉了自己的泪水,稳了稳情绪,说:“夜香你在沙发上等我,我看看外面怎么了。”

妈妈在窗口先深呼吸了一下,还没张望一会儿,刺耳的警铃声乌拉乌拉地响了起来。我从沙发上跳了下来,钻进了妈妈的翅膀底下,抱紧了我的露娜公仔。虽然我的公仔一直都是那个表情,但是我也知道它肯定也感受到了不安。

这个时候,房屋外的小马用扩音器喊话道:“根据截获的可靠情报,水晶帝国将于今天晚上对小林镇发动空袭进攻,事发突然,未能留出充足时间给大家进行转移!请各位小马前往指定避难所进行避难,以保证诸位的马身财产安全!”

“所以……妈妈?”我从妈妈的翅膀下探出头来,疑惑地望向妈妈。

妈妈点点头:“嗯,我们得走了。我没有什么额外要带的了,你看看自己有没有要带的。”

我摇摇头,做了一个鬼脸,说:“我没有要带的。我只要带上我的公仔跟妈妈就好了!”

“噗嗤。”妈妈被逗笑了,用蹄子推了一下我的头,“说得好像你是我妈妈一样。”

 

街上已经是一片混乱了。小马们相互拥挤,争先恐后地奔往避难所。有为了抄近路而在狭小的街道里争吵谁该先过的,有因为狂奔相撞而大打出蹄的。有不少慌不择路直接就近避难的小马,导致某些避难所里小马数量太多,保卫队不得不协调疏导的。有的小小马跟自己爸妈走失了,愣愣地待在原地哭喊。昏黄的街灯下,曾经的街坊领居都让我感到陌生。这让我不禁感到恐惧,想到这里,我把自己怀里的露娜扶了扶。我们则没有这等担忧,毕竟妈妈有一双翅膀嘛。妈妈能够让我骑在她的背上,相对从容地飞向避难所。

“感觉很陌生对吧……”妈妈扫视了下面的混乱,“小林镇的居民本来也是非常团结友爱的,只是对恐惧让大家都畸变了,因为谁都不知道空袭什么时候到。”

接着,妈妈偏过头来看了一眼我,看到我还安全地趴在她身上,就又放心地继续飞行。

很快,我们降落在了我们家指定的避难所。门口站着一个看起来很忧郁的独角兽保卫队干事,应该来维持秩序的。

我和妈妈匆匆地往避难所里走去。那位先生听闻我们的脚步声抬起来了头,我和他黑框眼镜后那深邃的黑色眼睛相遇的那一瞬间,我认出了这位先生。

“青锥老师好!”我高兴地叫了他一声。

“是夜香跟你的妈妈呀。”青锥老师笑着点点头,虽然已经是这个特殊时刻,青锥老师的仪态依然十分优雅。他青灰色的皮毛衬着红黑的保卫队服,看起来十分简练。一头整洁的月白色鬃毛,就跟当初我离开学校时的一模一样。

妈妈也向老师问了好:“青锥老师呀!想不到在这里能够再见到你!”

青锥老师扶了一下眼镜,笑笑说:“我只是还想做一点事罢了”

青锥老师注意到了我蹄中抱着的露娜公仔,问道:“小夜香?这个公仔是你妈妈给你的吧!”

我用劲地点点头:“嗯嗯!我妈妈说,只要公主跟我在一起,我就再也不会害怕了!”

“公主……”青锥老师的眼睛开始哀伤起来,他脸上阳光的笑容也逐渐消散,转而替代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惆怅。

“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走向终点啊……还要牺牲多少无辜的生命才会落幕……”

我一脸迷茫地看着老师,转而又看向妈妈。妈妈摇了摇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谁知道呢,或许这个世界本不该如此。”

“虽然在孩子面前不太好谈论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他们也有知晓的权力。”老师看向了我们,神色凝重:“夜香跟金雀女士,其实这场战争已经发展到了难以挽回的局面了。今晚的空袭,水晶帝国来势汹汹,黑晶王势在必得,我们也不知道究竟会伤亡多少,只能尽我们所能……”

我听不很懂。我一偏头,看着妈妈的头逐渐低了下去。我用蹄子拍了拍妈妈的肩,轻声地呼唤妈妈。妈妈则用翅膀将我贴在了她的身边。我听到了妈妈的心跳,跳的很快。

“很多小马都搬走了……因为他们害怕。”老师又接着说,“我也害怕,最开始的时候是害怕哪天就被敌方捉住。而到后来,我看着身边的小马一匹又一匹地倒下,我想要去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但是我束手无策……我只能加入保卫队,期望能够在离开之前再做一点什么。”

“其实……我最开始也想过要不要搬走,因为待在这里确实危险,”妈妈缓缓地说,“但是,搬走之后,我们的家就没有了,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就没有了。孩子还小,不能够带着她流浪。”

妈妈转而看向我,眉头紧锁,说:“而且,孩子的爸爸也找不到路回家了。”

青锥老师长叹一口气,仰头望向了混沌的夜空:“我也没有搬走……因为要逃的话,能逃到哪里去呢?”

就在此时,附近两匹马发生了争执,我听不清他们在争吵的具体内容,可能是因为碰撞导致的摩擦吧。但是,各种各样的肮脏下贱的恶语以及剑拔弩张的气势不由得将我吓得紧紧缩在妈妈的翅膀下。

妈妈见状有些恼怒,正准备动身去训斥那些马的时候,青锥老师站了出来,说:“这件事交给我,毕竟这是我的工作。你们先进去吧,我很快就会来。”

说着,青锥老师又重新给了我一个他曾经最最标志的阳光的笑容,哪怕这个太阳早已被阴云密布。

 

避难所里灯光不太好,而且墙壁跟地面也没有粉刷与贴砖,除了十来把学校的椅子外别无他物。暗淡的灰色看起来死气沉沉。地下室不透风,阴冷的带着点臭味的空气让我不是很舒服。我快速地瞟了一眼四周的小马们,老老少少、雌雄都有,或站或坐,唯一不变的是他们脸上挥散不去的恐惧与迷茫的神情。虽然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神情了,但是在地下室的灯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惊悚与心悸。

妈妈带着我到了一个避难所里的角落坐了下来。妈妈张开了双臂,我也下意识地钻进了她的怀抱。我此时太需要妈妈的温暖了。现在的氛围让我感到十分不安,而且有很多疑虑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刚刚老师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难以挽回……为什么这些小马这么害怕?

我的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难以克制的恐惧,胸口一紧,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隐隐的疼痛。好像……好像我马上就会失去什么一样。这是不是就是对于死亡的恐惧?这是不是就是街上那些小马们的心理?这是不是就是地下室其他小马现在心里的剧烈活动?

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领悟到,原来这就是卷入战争生死未卜的感觉吗……?原来战争迷雾早已经把我围得密不透风了吗?

我尝试着抱紧我的公仔,但是却无济于事。妈妈不是说,只要害怕的时候抱紧公主,公主就能够驱散我的害怕了吗?但是为什么,我非但没有感到一丝的轻松,反而越来越害怕……

“妈……妈妈?”我带着颤抖的声音,轻声地呼唤起妈妈。

“夜香,我在。”耳边响起的,是熟悉的甜美的声音。

“我好害怕……”我鼻头一酸,将脸埋在了妈妈胸前,小声地啜泣了起来,“我真的好害怕……”

妈妈摸了摸我的头,轻轻地弹掉我脸上的泪水,微笑着说:“没有什么好怕的……你看,我不是在这里嘛。”

我抬起头,看向妈妈翠绿的眼睛,那双犹如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忽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尖——我会不会在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

“妈妈……请不要离开我……”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夜香。”妈妈打开了翅膀将我搂住,再次将自己的头靠在了我的头上,并且吻了我的。

我感受着妈妈的温度,我重来没有这一次一样如此珍惜妈妈给我的温暖。我多想就这样被妈妈一直抱着,我也多想……跟妈妈一起活下去。等到战争结束了,我还要回去听青锥老师上课、我还要去商业街买糖果吃、也还想见爸爸一面。

爸爸……你又在哪里……

我不敢多想,我也无能为力。我越是思考,就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如果公主都无能为力,那我又怎么样呢?如果连老师、连妈妈都只能接受这个命运,那我又能够怎么办?我真的……真的很不想面对这一切,但是凭一只小雌驹的力量,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夜香?”

“妈……妈妈?”

妈妈看着我的眼眸,应该是猜出来我的心思了。她给了我一个最美丽的笑容,那个笑容是如此温暖。

“不要害怕,勇敢点。尽自己所能,问心无愧就好。”

“妈妈……我知道了……”

妈妈轻轻地笑了笑,说:“夜香,妈妈永远爱你。”

“我也永远爱妈妈!”我尽可能用力地喊了出来,好像喊得越大声我就越真诚一样,好像喊得越大声我就越勇敢一样。我亲了妈妈的脸颊一口,这必然不是第一次,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就在此时,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是青锥老师的声音:“天空出现了异样,这次的空袭可能非比寻常!请各位做好准备。”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死死地抱着妈妈。我感觉到,妈妈也用力地抱紧了我。

门外传来了风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简直到了咆哮的程度。狂风暴怒地撞击着避难所的门,哪怕是特种防护门也看起来那么不堪一击。忽然碰的一声,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开了,我紧闭的眼睛忽然一片光亮,乃至于到了刺眼的地步。同时我感觉到了风在疯狂地往我耳朵里灌。一瞬间,我听不到除了狂暴的风声以外任何的东西了,我拼命用蹄子堵住耳朵,但是却无济于事。疼痛感占据了我的思维,我本能地嘶吼着呼唤妈妈,却听不到任何回应。呼吸开始渐渐艰难,我大口大口地喘气,换来的却是逐渐窒息的痛苦。身体猛烈地颤抖了起来,地动山摇、天崩地裂,仿佛地下室即将倒塌。剧烈晃动之中,我感觉到了妈妈依然在努力地用翅膀护住我,她依然在尽可能地保护我。热……忽然越来越热!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冰冷的地下室顷刻间变成了灼热的地狱,空气也似乎在燃烧了。我的身体似乎从外向内地燃烧起来了!剧痛袭来,我感觉不到我身体的存在,也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任何事情了。我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渐渐地恢复。好像风声已经消散了、震动也停歇了、强光与灼烧也仿佛不曾存在地蒸发了。

难道一切都结束了?灾难已经结束了吗?我是活下来了吗?还是……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辆陌生的电车。电车满载小马,但是没有任何一匹小马说话。电车内灯光一片惨白,电车外漆黑一片,只有一束束黄色的灯光一闪而过。椅子的冰冷,寒让我打了个寒战。这个寒战让我完全清醒了。我下意识意识到,有一个一直用翅膀保护着我,值得我依偎的柔软温暖的身躯,虽然也会恐惧也会哭泣、但是永远是我生命中的太阳的那个灵魂,好像已经不见了……

……妈妈?

妈妈?!

妈妈……

这是怎么了……我再次感到虚空与恐惧扑面而来,正当我要抱紧本来在我怀里的露娜公仔时,我发现扑了个空——公仔也不见了,我妈妈给我祛除恐惧的公仔消失了。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正在我彷徨之际,我听到电车播报“小林镇到了,需要下车的旅客请尽快下车。”

小林镇?小林镇没有这种电车啊,这又是怎么回事?但是等着车停稳了,我愣愣地也跟着下车的小马下车了——绝大部分小马都在这站下了车。

车站的气氛十分阴森,而且长得很像刚才的那个地下室。车站很是拥挤,但是每一匹马的脸都看起来毫无生气,因此显得十分诡异。他们只是呆滞地沿着道路往前走,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甚至觉得,可能被他们踩上一蹄子,他们也不会停下来。

我顺着马流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觉有点累,刚好看到前面有一个墙角,我就将自己蜷缩在了那个角落里。

马流依旧不曾停止,我看着看着,忽然又想起来了妈妈。

“妈妈……”

我念着妈妈,将头埋在了前蹄下,小声地啜泣着。

我想念你那双明媚的翠绿色眼睛跟甜美的声音了……

我想念你那温暖的笑容了……

我想念你给我的那只公仔……

我想念你的拥抱……

“夜香?”突然,那熟悉的金丝雀般的声音飞入我的耳朵

“妈妈!!”

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呼唤起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我寻声回过头来,发现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扇门,门里是一个楼梯间,窗户紧闭,外面一片漆黑。楼梯灯也只是亮到刚好能够看见楼梯罢了。妈妈的声音,好像是从楼上传来的!

我转身进了楼梯间,开始向上奔跑。

“妈妈……妈妈!”

我一边爬楼,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妈妈。我一边爬着,我一边听到妈妈在说着之前对我说的话。

“很快一切都会结束的……

“其实,妈妈本来应该给你一个更加完整、快乐的童年……

“没有什么好怕的……你看,我不是在这里嘛……

“夜香,妈妈永远爱你……

“妈妈!你听到我了吗!如果你听到了能不能回应一下我!我很害怕……!”我哭喊着,但是妈妈好像永远只是自顾自地说着。楼道里回响着我哒哒哒的爬楼声,回响着我的哭喊,回响着妈妈的呢喃。我感觉不到我早已涕泗横流,我也感觉不到逐渐精疲力竭,我更感觉不到楼道逐渐昏暗,但是我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妈妈的声音在越发渺茫与模糊,根本没有随着我的努力而越来越近!

我是不是要失去妈妈了?

不要!!我不能失去妈妈!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的!

我从楼梯的窗户里,看到了一匹毛发凌乱、形体消瘦的小雌驹。曾经她引以为傲的北极星一样的眼睛,因为泪水的飞溅越发闪烁着凄凉的光芒。那光芒,随着她体力的耗尽而渐渐地黯淡下去,即将坠落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了。

我用尽全身的剩下的所有力气,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喉咙里,迸发出来了我最后的呼喊:“妈妈!!!”

这声呼唤传遍了整个楼道,楼道里的灯光随之熄灭。一切落入虚空,我的声音也渐渐消散。这个世界又重归寂静,或者说是死寂。

……结束了么?

正当此时,我的面前逐渐浮现出了一扇门,那扇门好像是我家的门,门缝里投射出来了温暖的阳光。这束阳光与周围的黑暗格格不入,我本能地走到门前,轻轻一推,门开了。

门里是一片鸟语花香,阳光明媚,而且那澄澈的天空就像是妈妈所描述的一样湛蓝。不远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橙黄色的卷发,那黄色的身体,那翠绿色的眼眸。她端坐在地上张开翅膀与前臂,带着那熟悉的笑容,她用那熟悉的动听的嗓音,亲切地说:“夜香,我说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不是吗?”

是妈妈!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扑进了妈妈的怀抱。妈妈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而我又找到了那熟悉的温暖。妈妈亲了亲我,我也亲了亲妈妈。这幸福的一刻,就让它化为如同北极星一样的永恒吧……

“夜香永远跟妈妈在一起!

“夜香再也不跟妈妈分开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