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Equus

One step beyond.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Sol 89 - 太阳日89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746 字

event 于 2019-07-13 发表

visibility 共 279 人看过

forum 共 2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1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

文卡特俯身越过明迪帕克的肩头,用手中笔尾敲了敲她的电脑屏幕。此刻屏幕上正显示着前一天居住舱破裂带来的直接后果。当天晚间,马克把之前用石头堆出的消息修改为:“太阳日88:居住舱破裂。已修复。一位乘员受伤。粮食种植受阻。尝试使用探路者建立通讯连接。”现在整个NASA是完全进入了发生事故后的分析模式,明迪带领着图像分析团队,而文卡特则给了自己一个独立调查员的角色。

文卡特倒是挺喜欢自己这个新角色的。泰迪在今天下午三点之前就要他们出初步报告,这就给了文卡特一个运用他长期科研训练经验的机会……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暂时关掉自己手机的不错借口。

“怎么了?”明迪问道,“是气压不够大,没法抬起气闸?”

“那可不是。”文卡特摇了摇头,“居住舱里的气压都足够驱动全世界最致命的空气大炮了。如果逃逸空气的全部力量都被施加在气闸上的话,产生的巨大加速度会直接把沃特尼与白色搬箱者压成肉汤。”

文卡特再次点了点屏幕。“不过要能发生这种情况的前提是整个系统都为此进行了精心设计,带有一个坚固的炮管,或者至少得有个固定管箍。而从目前情况来看,气闸与帆布的锚固系统还留在气闸上。周围的帆布只是围绕着它裂开了。我们知道受压流体在逃逸时总是会寻找阻力最小的路径。照道理逃逸而出的空气只是会把帆布撕碎,气闸本身则应该留在原地不受影响。”他又仔细研究了一下照片中下垂的居住舱帆布上那个破洞的外形,“然而这一次帆布则是整整齐齐地沿着气闸的外围轮廓撕开了,蓄积了足量的空气,最终产生了大约二十米每平方秒的加速度。这还远远没发挥出它的全部实力,但是还是比原来估测的情况要猛烈许多。”

“这也不是不可能。”明迪说了一句。

“这么说没毛病。”文卡特承认道,“但是就算我们把这种情况模拟个一百万次也肯定不会得出这种结果。我就是无法信任这样的事实。”

“好吧。”明迪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就得交给工程师团队来处理了。”文卡特说道,“毕竟我是个物理学家。不过如果马克之后修好了探路者,我们之间建立起了稳定通讯连接的话,显然我们就会有几件事要干了。我们可以告知他该如何检测居住舱帆布是否存在其他损坏,要注意哪些方面。我们还能让他在接下来每次EVA时交替使用二号与三号气闸,以此减轻居住舱帆布的负担。”

这时文卡特再次点了点屏幕。“当然了,这会对未来的Ares /Ⅴ任务更有帮助。我们会花上好几个月重新测试居住舱帆布与气闸之间的连接。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设计气闸本体,也许会换上用于固定居住舱地面使用的那种石质锚杆。这虽然帮不上马克,却可能会在我们未来进行长期任务时拯救航天员的性命。”他站直了身子,从明迪肩头的位置退了回去,“翻到下一张图吧。”

明迪在一长串居住区影像中前进了几页。接下来几张卫星飞掠时从不同角度拍摄到的静止照片中并无多少明显变化,不过其中有一张拍到了白色母鸡在居住舱附近正走向外星飞船残骸的情景。之后又有一张照片拍摄到三个外星人——高大男孩与另外两位橘色太空服的外星人——同时站立在飞出的气闸旁边。“高大男孩太空服上那点红色的是什么东西?”文卡特指着这张照片问道。

“辨别不出来。”明迪说道,“图片上就只有几个像素大小。不过如果让我来猜的话,那种红色很像是我们的EVA太空服的颜色。”

“麻烦翻下一张图片。”

明迪点点鼠标翻出了下一张照片。

“气闸上的那一处变色是怎么回事?”文卡特问道。

“不晓得。”明迪说道,“这些照片昨天发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但是应该不是卫星发生了故障。那个卫星拍摄到的所有其他照片都很正常。”

文卡特指了指那处变色。“这一小点遮住了视线,根本看不清那里发生了什么。”他说道,“会不会可能是被谁给黑了?有外部力量干涉?”

“那张照片一传来就直接显示到墙上的大屏幕上了。”明迪指着卫星通信室的主投影荧幕,“我们都是同时看到的。如果有谁修改了这张照片,应该也是在卫星那头动的手脚。”

“最好还是跟IT部门核实一下安全情况。”文卡特下令道,“下一张。”

显示屏上的图像再次切换。

“棒,拍到马克了!”文卡特说道,“而且他抬着的那位肯定是白色搬箱者。不过这里橘色的应该是哪位来着?”

“行为线索不足,分辨不出来。”明迪说道,“领头跟晃悠从轨道上看起来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在气闸分离之后的某个时刻,他们之中的某位进入了气闸。”文卡特喃喃道,“这是怎么办到的?”

“有问题吗?”

“问题海了去了。我们从来没能及时替换掉Ares系列任务使用的那种愚蠢的安全玻璃头盔。当气闸飞出时,冲击力大概就和被一辆时速四五十英里的半挂车撞了差不多。马克的头盔根本不可能经得住这种冲击。所以之后气闸打开的时候他就会不可避免地暴露在火星大气环境之中。”

“他看起来好像没啥大问题。”明迪说道,“也许他手速够快,能抢在自己患上减压病之前开关气闸舱门。”

“也许吧。”文卡特一脸不可置信,“不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的消息里汇报的是有一位受伤,从图片上来看应该是白色搬箱者。但是这头盔的问题我们已经知道了好几年了。而我们就是一直没能申请到更换经费。”他再一次用力点了点屏幕,几乎要把那张照片戳穿了,“这下倒好,我们现在肯定能得到拨款了!这就是那种我们一直想用防破碎头盔来避免的意外事故!”

“不过我们没法确定马克的头盔在这次事件中真的受损了。”明迪指出一点,“我们唯一能证实的就是居住舱损坏了,马克和他的四位客人没事,马克也引导他们进行了居住舱修复流程。”

“但是我们至少能做些合理的猜测。”文卡特说道,“比如高大男孩太空服上的那点红色。你之前说看起来像是我们EVA太空服的颜色。那我们不妨就假设那真的是我们的太空服。这样也就意味着马克的太空服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损坏。也许他暂时修补了一下,让它能撑到外星人们给他送来一件新太空服为止。”他指着屏幕上气闸内舱门周围的五块不明色斑,“我报告上就先这么写吧。这是我们开始测试之前能得到的最准确猜想了。”

“如果探路者能修好的话,我们就能直接去问马克了。”明迪说道。

“这倒是没错。”文卡特答道,“但是根据他最近的运气来看,这件事我也不敢打包票。”他又比较了一下居住舱破裂的不幸与意外发生时身上正好穿着太空服的幸运,说道,“不成功便成仁,二者必居其一。”

 

任务日志太阳日89

 

今天我们没有进行任何修复工作。昨天那件事对我们的冲击比我们自己意识到的要大得多。

我昨天晚上基本没怎么睡好。我们先前其实是反复受训过如何修复居住舱的,就是为了防范类似这种事件的发生。所以我带领着我的帮手们一步步实施维修流程,使用备用的居住舱帆布与全新的密封条和树脂材料进行正确的加固。我们也对修复处进行了压力测试,确保消除了所有可能的泄漏隐患。现在的居住舱已经变得无比坚固。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总会半夜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时刻担惊受怕再一次发生爆炸。

不过这第四次让我惊醒的不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之类的东西,而是传来的某种啜泣声。

莓莓的英语自从星光与我上路寻找探路者以来已经有了长足的进展,不过仍然只算是略知一二。估计是星光学习新词汇与正确语法的热情快要把我惯坏了。但是我们两个还是想办法在黎明前几个小时的黑暗之中进行了一次漫长平静的对话。她还是自责自己没能尽到警告我们可能发生泄漏的义务,从而引发了这场事故。我试图让她放下心来,安慰她这次只是一次意外,不过她就是不肯接受。

现在莓莓给我的印象越来越像刘易斯了。我现在甚至都无法想象刘易斯此时此刻的感受。她一定会认为是她下令抛弃我撤离才害死了我吧。不过不管刘易斯是怎么想的,眼前这只外星小马脑中的想法应该也大抵相同。我很确定刘易斯不会在我们大伙面前突然泪崩;所以莓莓也选择把自己的泪水咽下肚,等到大家进入梦乡之后再独自释放。经历过这次差点失去星光与我的威胁之后,她的内心再也承受不住了。

最终大家都一个个醒了过来。而且当时也基本上快到起床时间了,所以我决定让大家都聚到星光床铺旁边,举行一次事故后临时质询大会。我认为这么做是让莓莓解脱自己内心的自责,并让大家重获前进动力的最佳方案。

大部分对话都是使用英语进行的。星光已经能说得很流利了,蜓蜓跟她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不过剩下三位还是只能蹦出一个个单词,不时夹杂着刘易斯那些电视节目中的成句来进行交流。偶尔我们之间的对话会突然被打断,星光或蜓蜓会介入进来用小马语连珠炮般进行一番解释。

质询的第一部分内容主要重温了一遍我昨天就了解到的情况,不过也丰富了一些细节。莓莓还是坚持认为他们好几天前就知道一号气闸出了问题。然而她的其他组员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们一致认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明确的迹象。飞火在过去两周内的确起过强烈疑心,但是却一直找不到证据。火球坚持认为他们只不过是出于“极度审慎的态度”才决定停用一号气闸的——他的原话不是这样,这段是我补充的。而蜓蜓则一直在反复强调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位能够提前预知这一意外的发生。

他们也没说错。居住舱帆布连接至气闸的密封处在一侧会被固定帆布的凸缘遮挡住,而在另一侧则会被一个锁止衬垫覆盖起来。于是一道小裂缝就可能在这两片金属的掩盖之下形成,完全处于不可见状态。而一旦处于夹紧状态,理论上衬垫就不再允许拆卸了——这里本来就需要保持气密性,为什么要想方设法削弱精心设计的密封呢?同时四周的金属与树脂也会在最大程度上减缓可能发生的空气泄漏速度,以致于达不到可以触发空气调节器警报的程度。

于是我告诉他们:如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场的话,我也是根本无法预知这场事故将要到来的。这次发生的意外只不过是时运不济罢了。就如同那场把我困在这里的灾难一样纯粹是出于运气不佳。我不认为莓莓听了这说法会买账,估计还是需要时间才能慢慢接受。更糟的是,她的其他组员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管怎样,我知道这次鞭尸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我转移了话题,问了问其他几位有关莓莓在事发后作何反应的问题。而他们所讲述的经过都大抵相同。当时莓莓几乎是立刻就掌控了局势。她几秒内就组织好了团队,综合他们所有可用的资源实施了一次稳妥计划,将我与星光救出了那个破损的气闸。作为一名指挥官,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仁至义尽。

不过我还是不认为我们真的能说服莓莓。只不过我想她如果能听到我们的这些肺腑之言,心里应该会好受一些。等到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她的心情好像有了不少改观。她今天甚至把她的一份食物让给了我。看起来像是一份油炸卷饼;不过里面裹着的并不是肉,而是车厘子干与奶酪。离真正的美味还差得远——毕竟这种卷饼并不属于那种适合密封在真空包装中长期保存的食物——不过味道还算可以。我本来打算分一半还给她的,不过她还是坚持让我全部吃完。

在开完会之后,每只马看起来都不怎么乐意去干活。所以作为一名NASA基地人事部高级职员兼火星之王,我宣布当日全天休假。大家都不用干活了。我把剩下能用的电脑都拿了出来,开了一局联机的红心大战。(这个游戏是操作系统预装的,此外还能玩纸牌游戏与扫雷。)之后我们看起了电视剧,一上来就连续追了好几集的桑福德和儿子。小马们的英语能力看这部剧差不多勉强够用,不过有时还得让星光翻译几句,或者让我来解释一下有关种族的一系列问题。

于是我们就这么虚度了完全波澜不惊的一天。我希望我们今天晚上都能睡个安稳觉,因为明天我们肯定就得恢复正常工作了。而且明天小马他们的食物包储备也要吃完了。

不过今天其实还是有所收获的。我终于搞清楚蜓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起初是火球去问蜓蜓她想不想再要一包他的食物当午餐。我几乎都要习惯那只虫子一直不吃东西了,所以我下意识就问了一句。不久我就发现蜓蜓并不情愿谈论这个话题,不过这次我坚持要让她给出正面答复,于是我就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事实证明蜓蜓其实是这一整个居住舱中最神奇的生物。她并不需要吃真正的食物,除了有时她会到处蹭几口,还需要喝点水。实际上她以——你们听了也不会相信的——她以爱为食。现在我算是搞明白为什么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总是像只小狗似的了:她认为她必须得这么做才能得到足够的食物。

不过,蜓蜓不仅像只星际迷航里头的那种情感外星人,同时也是一台能以假乱真的3D打印机。NASA的确考虑过送来一台打印机用于满足任务需求,就类似于他们在空间站上使用的那种,不过之后他们还是认为不值得为了任务中那点有限的用途而浪费宝贵的运载能力。好吧,所以我这里并没有什么3D打印机,不过显然只要我给蜓蜓适量食物作原材料,我手头就有了无限量的各种黏液与胶质材料的供应,应有尽有。

我们在下午花了很长时间聊天,其间蜓蜓几乎是一直都黏在我身边。奇怪的是,到最后反而是蜓蜓主动把我推开的。我起初认为应该是因为我身上的那股味道——我还没能修好水回收机,因此淋浴器也无法使用。不过就算蜓蜓与大家都一致认为我的确十分有必要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个人卫生,这也不是她要与我保持距离的真正原因。

很显然,一只虫虫马在某个宿主身上过快吸食过多情感会造成不小的危险,蜓蜓也不想因为自己贪食而把我给搞趴下。她也说过,如果我发觉自己感到劳累或者处于“啥都不想干”(情绪低落)的状态,就需要提高警惕。而如果我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好好思考,脑子里总是想着她的话,就是在敲响警钟了。

好吧。所以蜓蜓是个摄魂者,而小马们现在也学会了英语中的“寄生虫”一词。话说回来,我倒是发现自己无时无刻都一直心系教学工作。

不过与其担忧一只能够搞得明白如何使用工具的大眼虫虫马,不如与帆布穹顶外那个严寒又充满敌意,灭绝人性的星球作斗争;我明白自己到底该在哪个方面耗费自己的心力。说实话,我倒是很想要个蜓蜓抱枕,让我能在每天思考我们距离下次居住舱帆布破损而突然死亡的痛苦还有多久时能够像只泰迪熊一样抱着入睡。

转念一想,不如来个飞火抱枕好了。蜓蜓也许能修好泄漏,但是飞火她还能提前给我个警告。

哈,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要是我能给他们的一切图像都注册版权商标,再授权给玩具公司进行生产的话,我就能一夜暴富成为亿万富翁了。人手一个可爱的外星人抱枕,岂不美哉!

总之,我们现在都累了,是时候该上床睡觉了。明天我会修好水回收机,之后就该开始想办法唤醒探路者了。现在……晚安吧,祝好梦。

#1
回复 Sol 89 - 太阳日89

馬克要賣抱枕啦!覺得蜓蜓愈來愈萌了怎麼辦?

2019-07-15
#2
回复 Sol 89 - 太阳日89

回复#1 @小葉欖仁 :

那就买一个抱枕吧😅

2019-07-15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 人类与小马
  • 科幻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