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Sol 88 - 太阳日88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1,421 字

publish于 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97 人看过

chat共 3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时值火星北半球冬去春来之际,Ares Ⅲ居住区所在纬度的盛行风向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冬季由西向东的风流逐渐转变为自东向西,火星稀薄的大气为它的客人们带去了别具一格的问候。

众所周知,当一个星球的北半球处于冬季之时,南半球则正是盛夏。就在Ares Ⅲ机组成员抵达火星不久前,南半球地表的逐渐回暖引发了一场异常剧烈的尘暴,力度之强甚至使它越过了赤道。又由于一系列机缘巧合造成的意外后果,马国太空署Amicitas飞船在火星环境中实施的那次计划外着陆更加剧了这一尘暴的势力,使它增强为火星历史上自前一次大型火山喷发以来规模最大的尘暴。居住区东面,尤其是一号气闸的位置,被直接暴露在了狂风侵袭之中。而分别面向西南与西北方向的二号与三号气闸则由于受到居住区其余结构的庇护而侥幸逃过一劫。

自从Ares Ⅲ任务终止与Amicitas团队迫降火星以来,还有两个规模小得多的微弱尘暴短暂造访过居住区。而类似于两位Amicitas组员于Ares Ⅲ任务太阳日84当天所目睹的尘卷风一类规模更小的天气现象则几乎是一直在与居住区斗智斗勇。随着北方天气反常开始逐渐转暖,这类现象常常是锲而不舍地冲刷着居住区东面。

正常情况下此类现象原本毋须作任何特殊防备。居住区建造过程所使用的材料与组装方法都在地球与模拟的火星环境中经受过NASA工程师实施的严苛测试。尤其是用于构建居住区可充气穹顶的帆布,甚至能承受住地球大气环境中等效于一级飓风的风力而屹立不倒。就连太阳日6那场反常巨型风暴也只不过对居住区产生了相对较小的威胁,而其他的那些风暴则更是根本无法将其撼动一丝一毫。

然而压力测试采用的情景从来没有考虑过居住区帆布在恶劣环境下的长期使用,特别是靠近带有坚硬金属边缘的接缝处在超出六十日计划最长任务时长的情况下可能引起的后果。就如同一个人在时间与耐心无限的情况下能用羽毛在花岗岩上磨出洞来一样,在特定位置附近长期反复施加的载荷也能滴水穿石,破坏某些经测试能抵抗短时冲击而金刚不坏的物体。

太阳日6的那场尘暴已经在帆布结构中产生了一条微小裂纹,隐藏在固定一号气闸的两片夹板之下。每次使用气闸时裂纹都会形变扭曲,随着气闸运行时的增压减压而不断收缩舒张。居住区的最后一位人类居民常常借道此处,因为它就在漫游车充电站近旁。而外星来访者们偏爱这个气闸则是因为这是前往ε区巨型晶洞的捷径。于是一号气闸几乎每个太阳日都会被反复使用;相比之下三号气闸仅仅只是在前往Amicitas残骸附近时才会启用,二号气闸则完全沦为了储存柜。

只靠目视检查是完全不可能发现这一裂缝的。粘接于其上的凸缘从外侧将它隐蔽了起来,而内部将帆布夹持固定于凸缘之上的金属垫片也将它完全掩盖。不过就算两头都有厚重金属覆盖,舱内空气还是能以一次仅几个分子的极缓慢速度透过帆布多层材质渗透至外界稀薄的火星大气中去。渗漏的速度太慢,无法触发空气调节器的压力告警。而且由于小马们的太空服一直被用于代替舱内氧气合成器运作,微量的泄漏空气很快就得到了补充。于是一切安全系统便形同虚设,居住区内的居民失却了所有得到预警而采取应对措施的机会。

甚至于直到这一渗漏能够被外星人组员中最为敏感的一位察觉到时,她也无法辨识出这属于一种泄漏,要进行定位更是无稽之谈。而她只能感受到一号气闸的运作似乎会使得情况进一步恶化。于是外星人们响应她的担忧,停用了那个气闸。之后他们开始用气密取样桶将居住区内部分可能被真空环境破坏的材料转移至带有独立供气系统的飞船上。

不过就算外星人们再如何行事谨慎,他们拥有的也只不过是某种对迫近危险的模糊预兆罢了——模糊到他们甚至没一个能记得要将这一警告传达给居住区真正的主人。

因此他与他那位一同进行了长途跋涉的唯一外星旅伴于太阳日88的火星拂晓之中返回居住区时,浑然不觉那个平日里备受信赖的气闸此刻正潜藏着致命威胁。

 

AMICITAS飞行任务三任务日86

ARES 太阳日88

 

“总算到了!”马克望着那团从火星不远处地平线上冒出的褐色隆起欢呼道,“到家了!温馨的家!”

星光熠熠听了这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还以为地球才是你的家呢。”她说道。

“是啊。”马克说道。这时他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呃,反正是比平时显得更苍白了一些。“噢天哪。我刚才是不是说居住区是家?”

“对。”

“我得赶快离开这辆漫游车了。”

“没错。”星光坚决地说道,“我们都得赶快离开这辆漫游车。”

这次马克在黎明前不久就动身驾驶着漫游车上路了,为此他在途中最后一个露营地那里以破纪录般的最快速度收拾好了所有太阳能电池板,固定到了漫游车顶上。而现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后,他便开始放慢车速,准备投入居住区的温暖怀抱。

周围景象相比上次出发时有了许多变化。MAV下降级的引擎喷管不见了踪影。MDV则被往居住区方向移动了不少距离,现在仅能越过一号漫游车看到它的边缘一角。太阳日6那场风暴留下的满地狼藉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居住舱本身则岿然不动,似乎从未发生过任何变化——也许从外表来看是有些灰头土脸,不过其他方面与马克与星光二十二个太阳日前离开时丝毫不差。

漫游车终于停了下来。马克关闭了所有漫游车机载系统之后便立马抓起自己的太空服,凭借长期以来的熟练与此时急迫的心情快速穿戴齐整。星光则紧随其后挖出了自己的太空服,关闭了维生系统稍候片刻,立刻把蹄子塞了进去将全身上下包裹起来。

她的太空服完美承受住了一直以来各种艰巨使用条件的重重考验。橡胶鞋底已开始起了磨损——是时候要跟蜓蜓讨论一下加固太空服的维护计划了。不过关节连接处仍然是十分牢靠,根本没有布料纤维磨损的迹象,更不用说有可能会引起气体渗漏的裂口了。星光不经意间想着,是否其他马的太空服也都仍然安好。

马克密封好了自己的头盔,打开太空服的维生系统,并拿起了他那全程几乎都没怎么打开过的巨大工具箱。星光起初还讶异于马克这种随身携带物品的行为,不过回想起他一直以来与蜓蜓互动的过程,星光便不怎么感到惊奇了;她明白那些工具是他在这个星球上最宝贵的珍藏。

说到……星光穿好了自己的太空服,激活了维生系统之后,那块几乎用尽的魔法电池也被安放在她背上。接着她系好了固定电池的系带,扭动身子确认电池安全无虞,便点头说道:“马克,我准备好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马克径直踏入了漫游车气闸,答道,“我们走吧。”

星光从他侧边挤了进去,他们身后的气闸内门应声关闭。


飞火将她早餐食物包吃剩下的一半放进马克的冰箱里,关好并锁紧了气密门。算上火球那些小马不能吃的食物,整个Amicitas的补给目前只剩下十九份食物包了。她算了算,后天的晚餐将会是来自小马利亚的最后一餐。

洞穴里头的作物长势不错,不过第一批成规模的苜蓿收割还要等到未来几周以后——而中间这段时间里小马们便别无他法,只能靠着蹭马克的食物来过活了。蜓蜓在马克给他们晚上放电视节目看的那台电脑上找到了一本字典,飞火已经借此检查过了他的部分食物包。不一会她便对自己的鲁莽行为追悔莫及;她同时也祈祷第一次收获能及时到来,不然那些马国生灵的滋味将会成为她之后一生的心理阴影。

这一发现也让她那天的工作有了更多动力。计划仍然是照常去洞穴农场劳作,这次该轮到她和莓莓一起徒步走去洞穴了。等到她们返回居住区时,马克与星光应该也会早早远游而归,然后……

这时一号气闸的气泵开始呼啸着运转起来。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飞火感觉到居住区内的气流又开始以那种微妙而不安的方式发生着变化。

她快速环顾了居住舱四周。其余几位此时都离一号气闸有一定距离;火球的那份石英早餐即将收尾,莓莓正忙着给自己套上太空服的内衬衣物,而蜓蜓则还是坐在那台电脑前试图看明白那几份她发现的MDV图纸。显然他们并没有去操作气闸。

显然是马克与星光提早回来了。他们并没有用太空服通讯器告知这一消息——不过的确也用不着,毕竟现在大家都还没穿上太空服。不过飞火却是早早地掐准时间穿好了太空服在一旁候着,就是为了要提醒他们绕开一号气闸。

而他们现在却已经启动了气闸,在准备进入居住舱前进行减压。

而同样显然的事实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先前都没有收到过停用此气闸的警告。

气泵继续轰鸣着将气闸舱中的空气抽回居住舱内。飞火目不转睛盯着气闸周围包裹的帆布墙体。它是在拉伸吗?究竟是她亲眼目睹了移动,还是她脑中的想象使她看到了虚妄之物?此时她的每一寸直觉都在朝她不停叫嚷着,提醒她与同伴们正身处急迫危险之中,致命而又近在眼前。

但是她仍努力克制着自己惊慌失措的本能。她还是无法完全相信自己的直觉。除她之外的每只马都感受不到那股气流,并且大家翻遍了整个居住区寻找可能的泄漏点,最后也只是一无所获。

而这个居住区甚至根本就不属于她。那位对居住区知根知底的老兄现在离居住舱内仅仅只有一壁之隔。如果他没发现有任何东西出了问题……

飞火内心白热化的思想斗争此刻突然戛然而止。她感受到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流奔涌而来,在她脊背的毛发上卷起了涟漪。

再由不得她多想了。没时间质疑,立刻行动。

更换舱外服!!!

气闸外门开启了。马克与星光步入狭小的压力舱中。

“着装完成!”

“着装完成!”

“着装完成!”

“着装完成!”

星光被耳机中席卷而来的一阵“着装完成”给吓了一跳。“Amicitas,这里是星光。”她答道,“大伙们,你们的欢迎仪式我们心领了,可是不应该至少等我们进了屋再开始演习吗?”

“这根本不是演习。”飞火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过来,“马克现在有没有戴上你给他做的那块水晶?”

“对,他戴了。里面出什么事了?”星光抬头看着马克,此时他刚刚动手锁上了气闸外舱门。

“马克,危险。居住舱可能有洞。要小心。”

马克顿时僵住了。“居住舱里有洞?”他赶忙问道,“在哪?等会,我们马上进来。”他立刻伸手按下了小小气闸对面舱壁上的那个按钮,空气随即开始泵入气闸内。

居住舱的帆布材料是NASA工程学奇迹之一,由数层复杂高分子聚合物与碳纤维编织加固而成,使得这种材料兼顾了前所未有的强度、绝热性、辐射反射率,同时又无比轻盈。Ares Ⅲ班组成员于太阳日1使用一种同样神奇的树脂与快速密封条仔细进行了居住舱的组装,所形成的气密密封甚至比帆布材料本身还要坚固。

然而无论帆布本身的特性多么不可思议,它也远非坚不可摧。

在一号气闸的减压过程中,先前帆布裂缝附近的两根纤维承受不住拉伸的张力断裂开来,使得编织层内的豁口不断扩张。其余部分则依然坚挺,牢牢顶住了气闸减压过程中产生的超过每平方米五千千克的力量。

然而就在航天员启动重新增压过程时,气闸再次膨胀起来,导致先前已经受损的帆布松弛了那么一瞬。居住舱内的气压几乎是在同时又瞬间占了上风,再一次施力拉扯着其余纤维意图迫使帆布绷紧。

这一来一回成了压垮饱受摧残的帆布的最后一根稻草。更多纤维前仆后继般英勇就义,裂纹开始沿着帆布与气闸结构交界处快速蔓延开来。这一道防线最终全线崩盘,在十三点九磅每平方英寸的压力差之下环绕气闸凸缘豁开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洞。

转瞬之间,这道裂缝便使得气闸整体与帆布完全分离了。

在太阳日88当日,Ares Ⅲ居住舱突发爆炸性减压。产生的气流只不过持续了短短一瞬,却将雷霆万钧之力全部倾泻在了那个名为一号气闸的小金属罐上。

气闸本身,连带着两位不幸的使用者,当场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跃了二十几米;接着又砸向火星地表,翻滚了三十几米,其间不断重击内部的两个血肉之躯,最终才缓缓停止下来。

居住区的各个系统侦测到舱内突然完全失压,纷纷触发了紧急停机。断路器全部脱扣。所有阀门关闭。电力供应随即终止。

一片狼藉、空气全无的居住舱残骸内已是乱作一团。

而气闸舱内的形势更是要严峻得多。

 

音频日志沃特尼·M. – 太阳日88

 

*开始录音……*

呃啊……嗷,我的头……TM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沉默)

淦,你TM在逗我?!

好吧,既然我的太空服在录音,我就趁现在的机会把事情捋捋清楚。火星刚刚给我送来一个精心准备的“欢迎回家草泥马”大礼包,在我已经都到家门口的时候让居住舱泄漏糊了我一脸。而且这里的“泄漏”还包括让一号气闸炸飞出去足足五十多米,而星光和我就像袜子一样在这个巨大的烘干机滚筒里不断翻着筋斗。我刚刚从我前额上抹去一缕血迹,因为我刚才和气闸一同在空中翱翔时与内舱门不慎撞了个满怀,太空服上那面睿智的安全玻璃面罩首当其冲直接就碎了。

好消息是,我的太空服供气仍然充足——内置了氧气与氮气储罐——可以充满整个气闸。而坏消息是,我现在能听到不知哪里正传来某种“嘶嘶”声,希望只是星光的太空服在漏气。不过如果不是的话,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我看看我太空服气体储罐的情况如何……好吧,我们有大麻烦了。我的太空服还在不断向外充气。这说明气闸某处有一个小裂缝。之所以我能确定是小裂缝,是因为如果有个大裂缝的话我们老早就嗝屁了。

我还能在小马们的通讯频道上听到他们的对话。我胸口那个装着星光之前给我做的水晶通讯器电池的位置现在十分疼痛,估计是在刚才翻滚的时候撞上了不知什么东西——也许是我的手臂吧。不过我目前感觉并不算太糟,应该没怎么伤筋动骨。

现在我能听到莓莓在讲话。看起来是她在负责指挥。

莓莓,我是沃特尼。呸,我是马克。我头盔上的玻璃破了,不过我认为我应该没别的问题。

不知道啊。让我看看。星光?星光,你还醒着吗?

噢。哦嚯,糟糕了。莓莓,刚才居住舱爆炸的时候星光正带着她的电池。

蜓蜓,你能听得懂吗?好的,麻烦帮我跟莓莓解释一下。星光刚才身边带着那颗电池。居住舱爆炸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在气闸里头被不断抛来抛去。她身上固定电池的系带移了位置,砸中了她的某条腿。电池上的金属在她的太空服上削了个洞。而且我估计她的腿应该是断了。另外她现在也晕厥过去了。已经失去意识了。就是昏过去了。

没错,她的太空服上破了个洞。

而且气闸现在还在漏气。

它漏了。就是破了个洞的意思。要么是哪里有个洞在不停漏气,要么就是我这里藏了另一只蜓蜓。

别,我不是这个意思,这里不是真有个蜓蜓,只是一直能听到“嘶嘶”的声音。

听着,我得趁我太空服供气还没用完的时候找到那个漏气的位置。我的太空服也破了个洞。

指示灯?星光太空服上的指示灯全都是绿的。

她怎么样了?真的?那就好。那我现在把我的太空服供气关了吧。

什么?好的,我等着呢。

噢。好吧,那我还是开着好了。不过这样的话我就得尽快找到那个泄漏处了。

不行,我现在不想叫醒星光。我们刚才都被撞得够呛,如果她腿断了,那估计要有她好受的了。

好的。那我现在就把我的水晶关掉。我等到有事要交流的时候再跟你们联系。马克通话完毕。

好吧。我得动作快点。星光的命就要看我接下来怎么操作了。如果这里的气压下降得过低的话,她的太空服维生系统就会自动关闭。我得抢在我的太空服供气储罐用尽之前想办法修复那处泄漏。

行。那我要如何才能找到泄漏点呢?

我需要某种肉眼可见的蒸汽。而我唯一能想到符合要求的就是烟。我手头有什么能够燃烧的东西吗?

毛发。我的头发,还有星光身上的毛发。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我还不想去打扰星光,所以还是用我的头发好了。

首先我得脱下这件太空服。

*录音结束*


“莓莓,我找着魔法电池了!”火球从已是大半倾圮的一幕居住舱帆布后探出头来,叫嚷道。

“我们还没聋呢,能听见你讲话。”莓莓回应道,“干得不错。蜓蜓,马克的头盔呢?”

“我现在要给他找齐一整套太空服。”蜓蜓的身影隐匿在铺位附近一堆坍塌的帆布与支撑柱内若隐若现,“就算我们知道他头盔碎了也并不意味着太空服的其他位置没有受损。而且他也会需要更多空气的。”

“有道理。”莓莓答道,“飞火,急救准备得怎么样了?”

“现在我无计可施,除非能想办法把星光移动到某个安全的位置。”飞火正穿过气闸原址遗留下的那个大洞,“我现在就拿着医疗箱,不过我还是要把它带回飞船那里去。那里应该还有空气。”她没来得及等待莓莓的许可便半跑半跳奔了出去,消失在了火星清晨的一片晨光熹微之中。

“而且那里也还会有电。”蜓蜓说道,“那些电池一直都是充满的。它们应该能撑上好几个小时。”

“好的。火球,把魔法电池给我拿来。电量如何?”

“看起来大概是三分之一的样子。”火球说道。

“好的。等蜓蜓找到了马克的新太空服和头盔就由你来拿。蜓蜓,你一会给我去飞船上待着。确保我们到时候进来能有足够余地。我们得尽快想办法把星光和马克挪到这里来。”

“行。”蜓蜓回应道,“火球,能过来帮我一把吗?要把太空服从架子上拿下来有些困难。我没法拔掉充电线。”

“稍等一会。等我把电池给莓莓系上了就过来。”

“这里是飞火。”

“飞火,有事请讲。”莓莓说道。

“我已经把医药箱带到Amicitas乘员气闸那里了。”飞火说道,“只是顺便提醒一句,我们到时候可能得要火球与马克一起帮忙才能把星光抬上这部梯子。”

“知道了。蜓蜓,你觉得你能补好星光的太空服吗?”

“如果只是布料纤维受损的话当然可以。不过在真空里我做不了。此外我还得用掉一包食物包才能造出足够多黏液来打补丁。”

“你能用火球的吗?”

“喂!”火球不乐意了。

“火球,你小子有话要说?”莓莓问道。

“没什么,长官。”那只龙的态度瞬间就软了下来,“抱歉。习惯成自然了。”

“只要宝石颗粒别太大就行,”蜓蜓说道,“我能接受的。”

“就拿那桶上面标着‘煤可可软糖馅红宝石卷饼’的好了。”火球把那块饱经风霜有些破旧的魔法电池安放在莓莓背上,系好了固定系带答道,“里面大部分都是小颗粒和碎末。”

“没问题。你跟老大还对付的了吗?”

“谅他也没这胆量。火球,拿好那件太空服。我们要去救马克他们了。”

 

音频日志沃特尼·M. – 太阳日88 (2)

 

这回我真得好好跟蜓蜓说声谢谢。要不是她之前一直东摸西摸试图搞事把我吓出了保护工具强迫症,我就不会在离开漫游车时首先就想到要带好工具箱,那么这些工具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在我手边了。工具箱侥幸并没有在翻滚中受损,里面的工具也都完好,于是我手头就有了一把能用来剪下几撮头发的剪刀,还有一个拆开之后能打出火花的手电筒。

要是我没带工具箱的话……呃,那么我可能就得从我的太空服上扯下几根电线来打火了。此外我可能还得摘下星光的头盔,咬下她的一部分鬓毛。不过有了这些工具,事情就方便许多了。当然了,我接下来的操作可能危及我们两个的性命,所以我手头这些工具也有可能反倒会助我黄泉路上更进一步。总之人算不如天算。喜忧参半,现在真可谓是百感交集啊。

总之,目前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已经完全关闭了太空服上的氮气传输阀,所以它现在正在往气闸中灌入纯氧。而气闸内的氧气含量越高,我的头发燃烧起来就越容易。我拆掉了手电上的一颗LED,又从工具箱里找来了几根短导线。现在每次我打开手电的时候都会打出一个小火花。这就够了。在氧气充足的情况下,只要产生火花就几乎能引燃任何东西。

问题在于,我刚刚描述的情景也和阿波罗一号的情况相同。我要的可不是那种结果。

星光刚才呻吟了一下。我觉得她应该马上就要醒了。我得赶快动手了,太空服气体储量现在掉得很快。

祝我好运罢……

*录音结束*


星光熠熠睁开了双眼。她的头感觉很痛。她的角感觉更痛。而她的右前腿……


星光再次睁开了双眼。这次她尽力克制自己不要想到她的腿。

结果她还是没能忍住。


在不知过了多少分钟之后,星光第三次睁开了双眼,刚好听到她身后的马克骂道:“真要命!已经是第五次了!”

“马克?”她尽量打起精神,哑着嗓子问道。

“星光,千万别动。”马克厉声说道,“一会我向你示意的时候,你就关掉太空服供气,屏住呼吸。这是重中之重。”

“发生什么了?”星光问道。

“星光,是你吗?”这时她耳中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居住舱爆炸了。”马克答道,“我们现在被困在气闸里,气闸还在漏气。”这时她听到一把剪刀嚓嚓作响,“好吧。进行第六次尝试。太空服供气关闭。星光,现在开始屏气。”

“星光,如果你醒着的话麻烦回应一声。”她耳朵里的那个声音说道。

星光被两边相互冲突的指令给搞得晕头转向,最终决定先听从那个正与她共处一室的家伙。她将左前蹄伸到自己身下,拨动了自己太空服维生系统的关闭开关。之后她便屏住了呼吸,尽力忍受着因气闸舱内气压下降逐渐引发的耳内疼痛。

之后便是一片沉寂,不断向着四周蔓延,安静到星光能听到自己耳中的心跳。

“搞定!”星光听到马克的靴子敲打着气闸舱地板,“星光,快呼吸!空气!就现在!”

星光再次打开了她的太空服供气。她的头戴耳机里响起了警示音;太空服系统检测到环境气压已低于标准值。但是有了她与马克的太空服协作供气,气压在几秒内很快就恢复到了正常水平,警报也随之停止了。

Amicitas,这里是星光熠熠。”没必要再保持沉默了,她从窒息般的寂静中缓过神来说道,“我醒过来了。不过过程不太愉快。”

“报告情况。”莓莓单刀直入。

“我的右前腿痛得厉害。”星光说道,“我觉得应该是断了。它被魔法电池打中了。我现在可以感觉到空气从太空服那个位置的某个裂口处流过。我的头也很疼,不过我感觉头盔看起来应该还算完好。气闸这里还在漏气,不过我想马克应该正在想办法处理。”

“知道,马克刚才跟我们也讲过了。”莓莓回复道,“你的魔法电池里还剩多少?”

“已经不到10%了。”星光说道,“之前我们找回马克那台机器人的时候用掉了大部分,之后我还为了使用翻译咒用过一两次。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学习马克的语言。”

“明白了。听好,接下来的内容是重点。”莓莓说道,“你能放个大约一分钟的结界,维持住气闸里的空气不向外散逸吗?这样我们就能给马克送来一件新的太空服了。我们还能给你取来另一块电池——里面有35%的能量。”

马克拉扯撕下工具箱里灰色胶带发出的尖刺声响在气闸中回荡着,顷刻之间盖过了其他的一切响动。

“我觉得行。”星光说道,“不过你们用不着把另一块电池也拿来。我身上套着这件太空服的时候是没法对它施修复咒的。”

“没事。蜓蜓说她能补好你的太空服。你之前了解过幻形灵的黏液吗?”

听到这里星光突然又有了呻吟的力气:“我猜我再过几分钟就会更熟悉了。”

没等莓莓来得及回答,马克就开腔了;星光听到他的声音同时从耳机与空气中传来,在耳内激起回响。“这里是沃特尼。”他说道,“目前气体泄漏处密封已完成……我的意思是我止住了漏气。你们都还好吧?”

“我们都没事。”莓莓谨慎地用英语答道,“我们有计划了。会把你救到我们的飞船上。具体星光会告诉你的。好吗?”

“好。”马克说道,“那我先住嘴了,你们聊吧。”

“好。谢谢了。”莓莓旋即切回了小马语,“星光,等会我向你发信号的时候,你就用气密结界把气闸内门的位置密封起来。之后你就告诉马克,让他把门打开。火球会递给马克一件新的太空服,蜓蜓也会一起进来。她会补好你的太空服,确保不会漏气。再之后马克和火球就会把你一路搬进Amicitas。飞船上的供电与供气还能运作,你一到那里飞火就会给你的腿绑上固定夹板。等到我们全部都安全进了飞船,我们再接着讨论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办。”

“知道了。”星光说道,“我会向马克解释的。”

 

任务日志太阳日88 (3)

 

今天是漫长而又极度艰难的一天,不过情况本来其实可能会远比现在更糟糕的。

用掉了我手头整整三分之二的备用居住舱帆布,不过原来一号气闸那个位置上的大洞已经被我补好了。星光的确跟我说过,只要有块充满的魔法电池,她就能把气闸的那处泄漏给彻底修好,不过这样可能得等上好几周的时间。而我们现在就需要把眼前这个洞给堵上,所以我们就只能先把这个洞补上了。也许以后哪天我们能让一号气闸派上什么用场,不过现在我们只能暂时先用剩下的两个气闸凑合着过日子了。

在太阳日1那天,居住舱的装配工作几乎花了四个人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宣告完成。幸好这回我用不着从头开始;大部分物体,包括那些重型设备,并没有移动多少距离。爆炸时一号气闸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力,其余那些散落的残骸都是些小物件,比如那些我们之前用来在白板上涂画的几支记号笔。我检查过了启封的其中四支;每一支都废了,它们的笔盖不是气密的,没法抵挡火星大气的侵袭直接就风干了。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备份,那些笔还没拆封过,再加上我们这次出游时星光带上的那捆都还能用。

我还得好好感谢小马他们的远见卓识,尤其是飞火。她可是第一个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的,至少莓莓是这么跟我说的。其余几位都没能预感到这个气闸马上就要上天,但是他们还是出于谨慎起见把很多可能无法承受火星大气环境的材料移动到了他们的飞船上,其中就包括他们大部分的医药储备,还有那些没使用过的苜蓿种;这无疑是个重大利好。

不过话说回来,等到我们确认好修复过的帆布能够成功密封的时候,居住舱已经在火星环境下暴露了大约七个小时。这时间已经长到足以杀死居住区农场内的所有作物了。有可能土壤底层会有部分细菌能够存活下来,不过还要等到好几天之后我们才能得知具体情况。然而原先种植的那些苜蓿植株至少除了根部之外都已经死透了,土豆也全是奄奄一息。那些刚种下的土豆块茎本来都已经要开始抽芽了。日,这下浪费大了。

不过这并不算是一场致命灾难。我们还有洞穴农场。大部分培育好的土壤都还留在居住舱里,只有最松散的那些土壤被吹了出去。这些土壤恢复起来会比我们从头开始处理要轻松得多。我们有那些备用的苜蓿种,还能等到第一次洞穴农场收成的时候抽出一部分土豆重新在居住区里种上。不过这一次事件无论如何都算得上是沉重的打击。

除了蜓蜓当时正在使用的那台电脑(它直接在居住舱内飞出十米左右,重重摔在地上砸坏了显示屏)与居住区水回收机之外,每一台设备都挺过了那场突发性减压。对于水回收机来说,我猜测可能是管线结冰造成的爆裂。这就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我手头有许多专门用于修复此类问题的软管。其余设备全都运作如常,所以我现在还能在一台使用居住区电力的电脑上写下这篇日志。

最严重的问题出在星光身上。飞火已经尽她所能为星光的断腿上了夹板,不过除此之外她也无能为力。我们这儿没有正经医生能对她的伤情进行正确处理。显然小马们有些魔法特效药能加速痊愈,不过根据飞火的说法,药效在这里下降了很多,根本达不到应有的水平。为此她只能被强制卧床休息——完全无法活动——至少三周。接下来的日子里都得由火球与我负责背着她往返上厕所,而且我敢向你保证我们三个对这件事都期待得不得了

而说到星光的太空服……呃,至少它现在不漏气了。我有幸目睹到蜓蜓弄出了一坨世界上最大最黑的浓痰,直接涂在了星光太空服的破口上。现在这件太空服的那个位置可算是十分牢靠了——那玩意几乎是一涂上去就立刻硬化了。星光告诉我,这种物质会永久地与太空服融合在一起,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就算用魔法也无法再进行修复了。”很显然,的确存在能修复破损物品的咒语,然而其作用范围是有限的。要是我没理解错的话,在现在这种带着黏液的情况下贸然对太空服使用修复咒只会进一步破坏修补处,扯出一个更大的洞。

因此就算星光之后又恢复到能下床活动的状态,她的太空服也永远无法再承担任何重体力劳动了。此外她的EVA时长也要尽可能压缩到最短。现在继续使用她的太空服已经违背了安全规范,如果它哪天损坏到了无法维修的程度,星光就可能会死在这里。我们可不能冒这种风险。

我需要一个对于蜓蜓为什么会有那种修补太空服能力的解释,不涉及到“魔法”一词的那种。不过我现在可没时间听。我还想赶在今晚上床休息之前修好水回收机呢,这样我明天就能开始试着修复探路者了。就算这活最终真有可能成功,花费的时间也会极其漫长;所以我得暂时先把面前的其他事情都放一放。

反正不管怎样,现在该开始总结了:今天是我在火星上自从太阳日6以来经历过的最糟的一天。不过情况本来可能还会变得更糟糕的。在我们的通力协作之下,我们安全从气闸中救出了星光,还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了原本靠我独自一人可能得花上好几天才能完成的居住舱修复工作。居住区农场算是完了,可我们还能想办法再恢复——而且至少那些苜蓿中会有一部分还能食用,尽管冻干苜蓿的口感估计没法恭维。

今天火星的这一招没能撂倒我们。生活还将继续,直到未知的明日。

顺便一提,我教会了飞火怎么用英语说“更换舱外服”。从现在开始,我决定要参加他们的太空服演习了。

Fytus  天马 #1
回复 Sol 88 - 太阳日88

看来还是复刻了火星救援里气闸爆炸的那一幕

回复 Sol 88 - 太阳日88

果然還是炸了啊 不過還有洞穴農場 情況比原著好些?

回复 Sol 88 - 太阳日88

回复#2 @小葉欖仁 :

洞穴农场后期也会出事的,这里就不剧透了XD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One step beyond.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