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致力于打造纯净的小马世界观,没有过多的科幻元素,只有最初的魔法。 咕咕咕~ Pinkie Pie 的“欢笑派对专用气球”正在爆炸。

希望之光

第十三节 展会日(上)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8,966 字

publish于 5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32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展会日(上)

        今天是水晶展会!

        还有什么比这更振奋马心的呢?一年一度的最棒国家庆典在城堡装修完毕后一定比去年的闪耀一百倍,而且今年她终于不用孤身一马,而是可以可以和她的小跟班一起游玩,这样她的许多想象中的计划就可以真正实施了,他们可以让一匹小马排队买水晶短号,另一匹去摘水晶梅果;或者一边看水晶玉米片的爆炸,一边在落栗妈妈的摊位上摆出新推出的“彩虹栗子”;欣赏来自沙特鞍拉伯的歌舞顺带参加水晶骑士格斗赛……黑晶一直对比武很有兴趣。

        于是希望辐光哐嚓一下撞开黑晶房间的门,用她能发出的最大声音欢呼道:

        “水晶集会来了!”

        然后她愉快地看到一个深灰色的影子连同被子一起蹦了起来。黑晶受到惊吓的脸摔下了床,他痛苦的呻吟在希望听来也是充满期待的。

        “希望!你吓死我了。”小雄驹费劲地把脸转过来。他现在的样子十分不雅观:两前蹄呈“一”字形叉开,一个瞪着眼睛的脑袋歪着嘴扭向一边,两条后蹄和尾巴挂在空中,他的腰不舒服地弓起,显然他对希望打断他的清晨美梦十分不满。

        “这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一点额外的刺激对你来说很有好处哦。”希望在他的房间里跳来跳去,把她的鬃毛甩来甩去。看到黑晶柔顺的鬃毛根本不用梳理就乖巧地贴在他的耳侧,她撅了噘嘴,不过这不能打搅她的兴奋之情,所以她马上恢复了愉快的表情,小心地避开她的角,把脑袋在刚刚坐起,满脸困意的黑晶脸上蹭呀蹭,直到他的嘴角终于开始扬起。

        “现在赶快准备准备我们就出发吧。去年他们把短号卖完了!我已经是一只没有可爱标记的小马了,我可不想今年再做一只没有短号的小马!”希望马上要跑回她的房间拿她的鞍包。一想到今天她可以拥有期盼了好几年的项链,她就不由自主地发出比以往更炽烈的光芒。

        “希望,希望……救命!”一个颤巍巍的声音让她停了停。

        “怎么了,黑晶晶?”这个昵称一顺溜就从她喉咙里跑了出来。

        “希望,我的腿……动不了。”

        小雄驹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着,把希望吓了一跳。“黑晶!你怎么了?”对于毫无准备的麻烦,她总是迟钝得很。好在这次她只愣了几秒。

        “我去找落栗老师。”一条蓝色的尾巴闪过门口。

——☆——★——☆——★——

         “这时候还能有小马生病?”在去展会的路上被打断的冰蹄医生对新来的小病号很是不爽,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他盯着趴在落栗背上黑色鬃毛的小雄驹,又转过头看了看钟,“我能够休息一整天都日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只有今天一天!”

        “抱歉了冰蹄,我一定付你双倍的酬金,黑晶现在需要马上接受治疗。”落栗和希望一起把趴在她背上的小雄驹拉到了诊所的小床上。小雄驹无力地呻吟了一声,紧接而来的痛楚立马让他陷入痉挛中。

        “这可用不着。”灰蓝色雄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小病号的状况,他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我们先来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吧。”他举起了听诊器,开始对黑晶做各项常规检查。

 

        “冰蹄先生,黑晶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望着沉默的医生,希望终于等不及追问了。

        依旧是平静的语调,但冰蹄的神情却严肃了起来,他的话像是在回答希望,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可奇怪了,他的心跳脉搏一切正常,没有发烧也没有哪个部位感染发炎,看上去是什么神经性病症,但我还没有见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还是在这个年纪。也许只是暂歇性神经阵痛,可是丝毫预兆也没有,更别说并发症了。也难怪,他才这么年轻……”他停了下来,转向落栗,“这个病不是我能治的,估计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就是关于魔法的诅咒,要想治好他你们需要找独角兽法师帮忙测定,我现在真的不敢下什么定论。”

        又是沉默。希望急切地看着落栗,盼着她能出些主意。她自己的大脑现在一片空白,除了等待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恨极了自己的无能。“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想出解决办法的吧。”可她现在只会一个劲地担心和焦急,每见床上的小雄驹抽搐一次,她的心就猛跳一下。她不想失去这个她珍视的朋友。黑晶是她见过的最亲切最可爱的男孩子了,如果他就这么离开……不,她不敢在想象下去了,只觉得泪珠像她吃水晶玉米棒时让玉米粒一颗一颗滚落下来,不同的是她抽噎的调子一直停不下来。她一直希望有吃不完的水晶玉米,但现在她发现这些无穷无尽的东西真的好烦,她的鬃毛都快给泪水浸湿透了。落栗老师把她拥入怀中,但这次没有什么言语能减缓她的悲伤了。

        除非他忽然又活蹦乱跳起来。

        “我没事的,希望,你……可以……”也许是不想让她如此伤心,黑晶努力挣扎地说出几个词,随后却又一次倒在床上。

        “抱歉,孩子。你还是尽量休息好吧。这里没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了,也许我应该……”冰蹄医生的目光开始游离起来。

        “有没有什么可以减轻他痛苦的办法?”落栗打断了他,锐利的目光盯着医生。

        “止痛剂?我不建议他使用,我的库存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价钱也是个问题。如果有独角兽的麻醉魔法倒是省事,可我的助手今天也放假了。真的落栗,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灰蓝色雄驹神秘兮兮地凑近落栗的耳朵说了些什么,显然是想避开希望辐光的注意。

        而希望确实没有注意到,她赶紧凑到她可怜的朋友旁边。“你会好起来的,别担心,只是偶然的神经阵痛而已你马上就会好起来的。别忘了我们还要去把水晶展会玩个遍呢!”听到她这样说 小雄驹的眉头似乎舒展了一些。

        一阵急促的蹄踏声打断了希望放在黑晶上的注意力,冰蹄医生带着他的医药箱急匆匆地走了,留下落栗老师皱起鼻子。

        “看起来他确实有急事啊,那么就只有我们来看着你了,黑晶。”听到落栗老师阴阳怪气的腔调,希望莫名开始担心起来。

        是的,落栗老师在原地踱步,把蹄子蹬的梆梆响。显然她还是有重要事情去做的,可对黑晶的关心又让她不想离去。

        希望叹了口气,这是显而易见的,落栗老师要经营她的摊位,为水晶之心的小马们赚生活费。这可比呆在这里什么也干不成的有意义多了,也许她应该建议老师离开?厌倦了满是单调浅色的诊所墙壁,希望抬头向上看去。

        天花板上有一个奇怪的钟。它挂在诊所的一个角落,以一个诡异的倾斜角度粘在天花板上,散发着蓝水晶特有的光芒。希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七点半了。

        希望注意到他们还没有吃过早饭,不过这不要紧,因为她没有什么心情吃饭。

        不过,也许黑晶需要呢。

        “落栗老师?”希望转过头去。

        “怎么了,希望?”

        “我想,呢可不可以……”她的两个前蹄碰在一起,似乎在犹豫什么。

        “你们在之前的财务危机里可帮了不少忙,需要什么就跟我说。”落栗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同时她也停止了踱步。

        “我可以留下来照看黑晶。你能不能帮我们准备一些水晶梅果?”

        听到这里,希望辐光注意到落栗的瞳孔一缩,以一种关切的表情看着她:“你要一直看着他,不去看水晶展会?”

        “没事的老师。”希望强颜欢笑,但愿她的语气也像她想的那样乐观。

        “那我就先走了,多谢你了希望,照顾好你自己。”落栗像是解脱了似的,整了整她的鬃毛就大步离开的诊所。

        冰蹄诊所的白水晶门一开一合,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两匹幼驹。

        “希望……”黑晶的声音细的像兔子窜进灌木草丛发出的沙沙声。

        “没事的黑晶晶,我在这儿陪着你。你马上就会好起来的,用不了几个小时,说不定只要再过几分钟你就好了,乐观点。”希望把脑袋枕到床上,但马上就跳了起来,“我可以给你拿一块凉毛巾。”

        “谢谢你,希望……”小雄驹又开始挣扎起来,他好不容易从床上坐了起来,试图从窗口看一眼水晶爱心。一阵无力的眩晕感又把他击倒在床上。

        “到底……为什么!”希望叼着一块毛巾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黑晶在床上咬着牙哭泣的样子。

        “没事的黑晶晶,马上我们就会有一大盘水晶梅果了。”希望小心地把冰毛巾敷在黑晶的额头上,“我在毛巾里加了爱的魔法,你一定会快快好起来的。”

        “爱的魔法……真的有那种魔法吗?”听见黑晶有些不满的嘟囔,希望又是一愣。从她这几天看很多书籍中,希望了解到水晶爱心的魔力光爆蕴含着爱之魔法、神圣魔法甚至一丁点的秩序魔法,虽然不确定那些不同种类的魔法都是什么,她还是把这些都记了下来。

        所以,水晶爱心可以治好黑晶吗?这个疑问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脑中。

        不不不,她还没弄明白他到底生了什么病呢。希望又一次看向那颗痛苦的灰色脑袋。

       “抱歉黑晶,我也希望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我……一定好好学魔法。”她感觉泪水又把她淹没了。

       “希望辐光?”一个声音硬是把她的眼泪憋了回去,“落栗老师说你们在这里。她还说生病的小马驹不能吃冰水果,所以她让我给你们带了燕麦面包。黑晶可最好快些好起来。”亚力克斯说着把一袋面包从他的背上叼下来。

        “谢谢……你就这样把它驼过来的?”刚刚的悲伤立马被好奇心填满了。

        “当然了。”亚力克斯奇怪地看着她,“有什么不妥吗?对了,我们得去帮落栗老师撑着摊子,你知道的,所以……我得……”

        望着支支吾吾的绿色小雄驹,希望不自觉翘起了嘴角:“我会照顾好他的。”

        “我只是担心我们的计划会缺少助手罢了……”亚力克斯移开了视线,他把头抬起来好像在表现自己不是个小屁孩,“咦,那个钟有点奇怪。”

        好吧。希望使劲把那个缠绕在脑中喋喋不休问“为什么面包不会掉下来”的思维精灵扯开。亚力克斯暗暗的关心让她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水晶爱心的光芒。

        “是的,现在我觉得好些了。”黑晶又使劲挣扎了一下,这次他成功站起来了,虽然蹄子还颤抖着。

        “希望,我们去看水晶之心——哎呦!”他才迈出半步就一个筋斗摔在了被子上。

        “我想你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好。”意识到希望辐光的力气大小,亚力克斯上前几步帮助黑晶重新躺在床上。他用不小不大的声音对黑晶低语着:“你也不希望让你的希望小姐担心吧,好好的把病养好了才是。待在这儿别乱动了。”

        “我才没有生病,我只是……很难受……”希望灵敏地捕捉到了黑晶发出的比精灵小马还轻的声音。

        “我走了,祝你们今天过得亮闪闪!没有医生的医院也那么臭,我可不想再待下去了。”一声响亮的撞击声标志着亚力克斯的离开。

        “拜拜~”希望象征性地挥了挥蹄子,这才转向黑晶,又露出她最标准的微笑,“你看黑晶晶,为了我们的家人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

        “但这真的很疼!”虚弱的沙哑声又响起来,“我不想吃东西。”

        “好吧。”希望讪讪地收回了去取面包的蹄子,“那我给你唱首歌吧。”

        回想着几天前看的讲述落魄独角兽魔法师如何让食物变成怪物的故事书,希望又沉浸到幻想中去了,歌词就从她的嗓中一点一点飘出来,串成音符: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Raining

雨中

Sunshine

阳光

When you think all hope is gone

当你觉得心如死灰

There's a place somewhere beyond

云层之上还有一处天堂

Take a chance and realize

尝试一下,就会发现

It's right before your very eyes

它恰好就展现在你的眼前

Leave the Dark clouds far behind

远远抛开身后的乌云

And step outside

出去走走

the weather's fine

天气多晴朗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ll over mankind

随处可见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s real as it can be

无比真实

Believe in what you see

相信你眼前所见

Not just in your mind

这不只是心中幻想

It's raining sunshine①

这是雨中阳光

        “天上可不会下什么什么阳光。”她听见小雄驹嘟囔着,“你唱得我好饿啊……”

        “这不是件坏事儿啊,你看你都有食欲了。”希望辐光睁开眼睛,赶忙递过准备好的面包,“那本书我们一起看过的,记得吗?把乌云都抛开,病痛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我听说有一种魔法是通过歌声传播的,是不是我的魔法把你治好了?”

        说着她便继续唱起来: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Raining

雨中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Raining

雨中

Sunshine

阳光

Something's in the atmosphere

大气层里有件奇物

Don be scared of what you fear

别吓唬你自己了

Look around the storm has passed

环视四周,风暴已经退去,Just hurricanes of happiness

只剩下飓风似的幸福

Raise up your umbrellas high

高举你的雨伞,And stand beneath the clear blue sky

然后站在这澄澈碧空之下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ll over mankind crystal

处处皆是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s real as it can be

无比真实

Believe in what you see

相信你眼前所见

Not just in your mind

这不只是心中幻想

It's raining sunshine

这是雨中阳光

Too many wonders to explain

太多的奇迹需要解释

Rays of sunlight drops of rain

阳光射线和雨水

Coming down from up above

从天上掉下来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Raining

雨中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Sunshine

阳光

Raining

雨中

Sunshine

阳光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ll over mankind

处处皆是

It's raining sunshine

雨中阳光

As real as it can be

无比真实

Believe in what you see

相信你眼前所见

It's not just in your mind

这不只是心中幻想

It's raining sunshine

这是雨中阳光

        “所以你觉得怎么样啊?”希望在病床边上跳跃着,她没有注意到水晶爱心正在慢慢吸收她身上的“爱与光明之力”,而她的鬃毛正在变得晶莹剔透。

        “我……就是想看看水晶之心……”黑晶的呼吸越发急促,一副没有听到歌的样子。他使劲把眼珠往上白,克制住疯狂尖叫的冲动,“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噢,黑晶。”希望停了下来,她还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心起来?她的剪贴画册上一定有一些实用的技巧,可是对于生病的小马能有什么办法减轻他的痛苦?她瞟了一眼钟,八点二十分,这离一天结束还早着呢,想到还有将近……一二三四五六七……距他们上床睡觉还有整整十二个小时,希望辐光咽了口口水,对于她来说,时间从来没有那么漫长过。

        从来没有。

        一直以来,她都无比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时间,她可以在不远处的丛林里和她的精灵朋友们玩捉迷藏,对着皇宫墙壁照镜子,在贴画本上创作或是在图书馆里泡一个下午,把儿童区里的书全部翻乱,没有小马会责怪她。事实上,几乎没有小马管她在干什么,她想去看水晶爱心就去,放假的时候她可以在水晶广场上逛半天,落栗老师和书小姐待她很和善,但是忙碌的生活决定了她们不能处处管着她。她也曾经生过病,大多是昏昏沉沉睡几天就好了,就是有几次请假在家,她也可以放飞自我,悄悄去落栗老师那儿“借”一袋干脆草拌着图画书是最棒的消遣,她生病可从来没有像黑晶这样痛苦过。

        但现在不同了,她有一个朋友需要照顾,她不能再向从前一样轻快地奔跑。必须慢下来,必须照顾好她的朋友。

        希望趴在窗户边上,深蓝的窗框上几道裂缝有点硌蹄,但那不算什么。她努力探出脑袋,视线绕过水晶广场上遍布的鲜艳帐篷,寻找那件让她和她的朋友牵挂的东西。

        水晶爱心也像昨天的一样闪耀。不,她可比昨天的亮多了。水晶爱心在希望辐光眼里一闪光,就把不快和悲伤都赶跑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之后,黑晶的呻吟又把她拉回了现实。但希望辐光确实享受凝望水晶爱心的时刻。怎么能允许让小马失去看到水晶爱心的机会呢?火焰似乎在她的胸口燃烧:“我会让你看到水晶爱心的,黑晶,这是你拥有的权利,而希望辐光不会让任何事情夺走它!”

        “希望,你真好,但我觉得……嗷嗷嗷,你在干什么?”

        “我想把你抬起来,这样你至少可以看见水晶爱心,弄疼你了吗,抱歉,小晶晶,如果你……”见黑晶又痛苦地缩成一团,希望停下了她的魔法,刚刚那一下大概只把小雄驹抬起了几毫米,就算用尽全力,她能把黑晶抬起来吗?希望搓起了她的蹄子,抬头一看,时钟嘲笑般地告诉她现在的时刻:

        八点半。

        她要怎么撑过这一天?已经流了大把眼泪了,看过了水晶爱心,吃了早餐,唱了歌……结果才过一个小时?

        也许她可以悄悄跑去水晶展会玩一会儿,当黑晶睡着的时候?

        黑晶现在看上去确实睡着了一样。

        不行,不行。希望马上就排除了这个糟糕点子。她对落栗老师承诺过她会照看他,她一定会一直待在他身边……

        他看上去好痛苦啊。希望向床头望去,黑晶额头上淌着几点汗水,刚刚放上去的毛巾也滚下了床。蓝色光芒柔和地把毛巾浮起,轻轻拭去那几滴汗珠,把毛巾放到病房的桌上,冲着镜子照了个对面,希望发现自己还是忘不掉自由的快乐。

        就当给他带点礼物,行不行?只出去五分钟不会有小马注意到的。黑晶肯定也迫切希望有几匹小马能够给他带礼物什么的,上次她的龙型储蓄罐可是给了黑晶一个大惊喜。

        希望的角不自觉地闪起光来,正准备施放她最近开始学习的的麻醉魔法。

        “一点点就好,这次一定成功。一点儿麻醉魔法就能让他忘记痛苦,说不定就好起来了。”她眯起眼睛。

        “希望!”

        “怎么了,黑晶?”一个激灵把希望的魔法中断了。她晃晃脑袋,把魔法强行中断的不适感扔到一边,赶紧凑到朋友身边乖巧地把蹄子放在他的蹄子上。

        “你出去玩吧,别管我了,也许我就该待在这里。我既不是水晶小马又不在这里长大,也许……连水晶之心都不想见我,但你该去享受庆典。”

        “不,黑晶你怎么能这么想!”惊讶的话语没等她回过神就冲出口来,转眼间却成了一抹酸涩的笑容留在她的嘴角。在她思考着抛弃他独自寻乐的时候,他又是如何替她着想的呢?是她太过自私才招致这些年没有朋友相伴,还是……

        这只是她在想当然?

        任凭早已被打断的魔力消散,希望闭上眼,把前蹄搭上枕头,亲昵地用鼻子碰碰病床上滚烫的小雄驹,这热度让她险些退缩,不过最终还是没有离她的朋友远去。

        “我可永远不会离开你,你需要一个朋友,在这儿陪着你。”

        她听到黑晶嘟囔了一下,又陷入痛苦的颤抖中了。

 

 

 

①:歌词选自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天降美食》)片尾曲Raining Sunshing,翻译采用网易云,相信大家一定对《天降美食2》的Da La La有所了解吧,这首歌也很棒……还别说,抄歌词对于水字数真的有很大帮助~

 

作者的话

        久违的更新!开始觉得写得很砸,不过重新看过发现……也不算太糟,这次想来讲点不一样的东西。

        ☆从官漫的情况看,希望辐光大概是个有些迷糊的好朋友,她在漫画里的表现确实有些愚蠢和天真(她竟然想用一帮能够毁灭小马国的恶棍带回她的朋友),但我认为这匹名为“希望”的小雌驹不会真是如此盲目的,为了自己的“友情”而置其他小马于危险境地,她也许被一些事情蒙蔽了。一匹有成为公主的独角兽必定有过人之处,希望擅长的可不仅仅是治愈魔法,她敏锐而聪慧,她能抓住小马的内心,尽管有时她几乎错得离谱,但她的信任和怜悯往往能够打动其他小马,她从不放弃希望(大概是黑晶统治时期唯一闪闪发光的水晶小马?),她的内心也是倔强的,在她决定让黑晶毁掉水晶爱心的时候,我想她有没有真正甘心落入黑暗。而我的答案最终是不会,我相信希望辐光依然是光明,所以当她最终悔恨她所做的一切时,无奈地把水晶爱心连同影魔一起葬送在风雪之中,不过这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了。

白夜高徒  独角兽 #1
回复 第十三节 展会日(上)

不知道为什么……文章看起来很不流畅,感觉有种生涩感?

问个小问题,您在写文的时候是让文章按你的意愿走呢,还是任由剧情发展,你只负责描写它呢?

HappyDream  陆马 #2
回复 第十三节 展会日(上)

回复#1 @白夜高徒 :

总体上还算是跟着大纲走的,不过每一小章节就比较随性了……

这一章确实写得断断续续的,总是想不好于是就……(#蹄动尴尬)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HappyDream  陆马

致力于打造纯净的小马世界观,没有过多的科幻元素,只有最初的魔法。 咕咕咕~ Pinkie Pie 的“欢笑派对专用气球”正在爆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