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q11111234

 陆马

赛蕾丝蒂娅

第三章:困惑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721 字

event 于 2019-07-12 发表

visibility 共 182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魔法仍顽固的拒绝生效,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曜日已经快要被这一切气哭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她不停地尝试着让魔法生效,收获的却只有失望。山脉没有被撕裂,海洋没有被冰封,城市也没有被夷为平地。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她甚至连一只小兔子都无法伤害。战靴从那只啮齿动物的头顶砸下,却停在了半空中。这一次,曜日没能忍住内心的沮丧。她看着那只小兔子逃向远方,哀叹出声。

 

不仅是我的魔法,你还控制了我的身体?你做了些什么,恶魔?你到底都对我做了些什么?曜日气得七窍生烟。我的魔力仍能在一定程度上成形,但却无比混乱,根本无法凝聚成有效的法术。旅行者为什么要对我下这么一个诅咒?在这些眨眼间便会灰飞烟灭的凡马身上,他究竟看到了什么闪光点?

 

树枝折断的细微声响从附近传来。一个快速扫描发现两只独角兽正从远处小心翼翼的向这里靠近。曜日的第一反应是报出自己的身份,好让他们服从并帮助自己,但王座厅那不愉快的经历止住了她。失去了力量,我该怎么确保我的命令得到执行?没有威慑,便没有服从。我得……换个方式,毕竟如果我就这样出现,他们是不会听话的。这些平民总想要为自己的部落招募更多的成员……如果这些独角兽把我带到他们的驻地并帮我解除诅咒,我就能再次挽回当前的局面。

 

曜日又进行了一次扫描,在确定那两匹独角兽所在的位置不会发现自己后,她施展了变形咒。她的翅膀消失了,鬃毛转化成了粉色,皮毛则褪为纯白,身体大小也变得与一般小马相仿。最后,作为润色,她又在自己空白的臀部加上了一个鲜亮的太阳标记。在确定自己的伪装完美无缺之后,曜日向那两匹小马跑去。

 

“谁?不许动,报上名来!”声音从森林深处传来,紧随其后的一道强光让这匹假独角兽短暂的失明。在她的眼睛还在逐渐适应强光时,她的其他感官告诉她附近的阴影处藏着一只小马,另一只则在稍远处等待着。

 

曜日昂首挺胸,深吸一口气,话却卡在了嗓子里。我该怎么介绍自己?她绞尽脑汁,却没能组织出一段回复,就好像这个简单的问题仿佛在故意嘲弄她。我有传令官替我做介绍!而且考虑到我伪装潜入的目的,我还不能告诉他们我是谁。尽管这让她很不舒服,但曜日仍拼命地搜刮着脑海中的每一个角落,试图回想起平民遇到这种情况时的回应方式。

 

面前的光芒黯淡下来,一匹独角兽雄驹从树后走出,而另一匹则仍躲在附近。一顶宽缘帽子遮住了这匹雄驹的大部分容貌,只露出了鼻子和胡须,他的身体则裹在一件破烂的斗篷内,上面沾满了雪。“我很抱歉,孩子,我不是故意吓唬你的,”他扫视了一下周围,说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身上不仅连一片御寒的布都没有,还没有任何在这荒野存活的求生工具。”

 

“我……”曜日又开始继续进行对脑海的搜刮。在我想出一个名字前,闭上你的嘴!她在心里呵斥道。还有,你在叫谁“孩子”?我甚至比你们整个种族还要古老!

 

帽子歪了一个小角,露出了独角兽谨慎的双眼。“你肯定是从首都里逃出来的。我听说叛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城市,不过我觉得法师圣殿应该还尚未沦陷。当然,估计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你是独自一马吗?”

 

是的,就我一匹。”曜日终于回答了问题,但她的脑海中却在不停地回荡着独角兽刚刚说过的话。叛军都占领首都了?我离开多久了?

 

这匹雄驹又一次扫视周围最为最后的检查,然后点了点头。“我和我的同伴正准备回到我们的营地。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我可以在路上跟你说说我们当前的情况。”看到曜日点了点头,他转过身去,掀起斗篷,拿出一个铃铛摇了两下。

 

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与此同时,一个幼驹大小的身影裹在斗篷中,穿过雪地,从暗处冲了过来……却壮观的一头栽进雪中。

 

雄驹笑了笑,问道:“露露,你使用我们一直在练习的探测咒了吗?”

 

“我忘了!”幼驹毫不迟疑地回答道,继续奔跑起来。她划出一条长长的刹车线,停在二马前,来回盯着他们俩。“哦,这是谁,一个新朋友?哦,她是匹雌驹,还是个独角兽!太棒了!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你还可以教我魔法!三叶草给我上课总是抱怨,星璇又太无聊了……

 

我还在这呢……”雄驹带着疲倦的微笑说道,不过却没有继续打断这匹幼驹。

 

“……所以跟能你学魔法真是太棒了!所以你能教我各种魔法吗?求求求求,求——你了。”

 

再次陷入一种新的社交状态让曜日沮丧不已。这匹老马对幼驹似乎很宠溺,也许我可以通过答应她的请求来讨好他们……“我觉得我应该能安排一下……”曜日说道。幼驹的反应大大超乎她的预料——

 

你真的愿意?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幼驹跃向空中,带着一种曜日假定为快乐的情绪。这匹幼驹绕着她蹦蹦跳跳,结果又摔了一跤。“唉哟,这可真疼。”幼驹坐了下来,兜帽包裹中的头部转向了她身旁那匹一脸亲切的雄驹。

 

“我叫星璇,这是我的孙女,月眠曲。尽管她更喜欢露露这个叫法。(译者注:原名Lunar Lullaby,露露是其开头的叠音Lulu),”这匹雄驹一边介绍着他们自己,一边取出了一条细织毛巾。他拉开了露露的兜帽,接着问道,“我想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女士。”

 

露露的样子让曜日险些没听到这个问题。她脸部的皮肤大部分都已经被烧没了,残留的肉皱皱巴巴覆盖在她脸上。她乳白色的眼睛无神的盯着星璇,一眨不眨,任由他擦拭脸上的污垢和雪。

 

“艳阳晴天,”在听了这两只小马的自我介绍后,曜日终于想到了一个符合常规的名字。“我的名字是艳阳晴天。”

 

“是吗?”那匹雄驹问道。曜日又看到了帽檐下星璇的眼睛。她不知道星璇脸上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看起来带着一丝怀疑,这让伪装中的统治者感到相当紧张。时间慢慢流逝,雄驹收起毛巾,拍了拍幼驹的头。“我们得赶紧回营地了,夜晚森林中的寒冷十分危险,而且它还不是唯一能杀死我们的东西。”

 

“的确如此。那就让我们向营地前进吧。我想我还有很多问题要和你讨论。”看着兜帽再度遮住了露露的脸,她将视线转向了雄驹。“为什么我们还要呆在这呢?”

 

又一次,曜日发现自己处于星璇谨慎的注视之下,一阵令她不适的寂静蔓延开来。最终,星璇开口道:“你不冷吗?一般的雌驹或雄驹只要在这种环境下带上几个小时就会被冻伤。给,孩子。这能让你撑上一段时间,应该足够让我们回到营地里了。”一件简朴厚重的斗篷伴随一阵闪光出现在曜日的视线中,然后被星璇用魔法披在了她的身上。几秒后,星璇满脸怀疑的问,“需要我帮你系好吗?”

 

“不,你不用,”曜日生硬的回答道。那两条细绳已经在她的魔法下移动,将它们自己固定在她的脖子上。你不应该在我没有提要求的情况下给我提供物品,她暗自想到。不过她对于那匹老公马语气的恼怒被一种曜日鲜有的情感冲淡了——困惑。为什么这些凡马要在其他小马身上浪费自己的精力,尤其还是在些小马还没有命令他们的时候?他们存在的时间如此短暂,却还要浪费在这种事上?这简直毫无道理!当注意到那两匹小马开始向树林深处前进时,任何对星璇用意的思考都暂停了。她赶紧小跑两步,追上了他们。

 

­夜幕降临,星璇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曜日,叹了口气,说道:“亲爱的,我们快到了。不过有几件事我得先跟你说一下。把我们的目的地说成营地可能有点轻描淡写了。那里有很多小马和他们的家庭,他们只想要一片温暖的土地安全的生存下去。只要你为我们的社群出自己的一份力,那我们就欢迎你留下来。如果你想要离开,我们也不会阻拦。而且如果你真的是在首都长大的话,那这个村子里的一些事在你的眼里可能会相当奇怪,但……”

 

任何进一步的解释都在一阵耀眼的光芒和小马的巨大呼声中被打断了。这两种干扰除了让曜日感到烦躁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毕竟,她不觉得这片森林中有什么东西会真的威胁到她。尽管如此……

 

“三叶草,赶紧给我停下这场闹剧!”星璇喊道,瞪着附近的森林,脸上写满不满。闪光与噪音一下就消失了,一匹独角兽雄驹从附近最大的一棵树后走出,以同样的方式回瞪了一眼星璇。他身着的长袍总给曜日一种熟悉感——这好像是法师们的服饰。

 

“我们要时刻警戒着周围的一切,你的乐观又不会帮我们抵御住掠夺者。而且,现在也过了你之前定好的回归时间,我是不会让这片区域在夜晚无马值守的,”这匹新出现的小马解释道。“我们还只以为只会有两匹小马,可我却看到了三匹。你确定你没被跟踪吗?”

 

星璇脸上的恼怒化为一种曜日之前从未见过的神情。他转过头盯向曜日,“我看到这只年轻雌驹一丝不挂的在雪地里流浪。如果她是某个邪恶计划的诱饵或是个间谍想要消灭我们的避难之地,那我觉得她恐怕是缺了块脑子才会做出这种计划。”

 

星璇对事实如此接近的推测,无疑是对她最近一事无成的印证。这先是令曜日感到一阵不安,又很快转化成了恼火。在她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反对意见时,另一匹公马再次发声。

 

“无知与无能和邪恶的计划一样具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星璇。这位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三叶草恶狠狠的说道,“…也许不是个间谍,但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首都里那些弱者的气息。我们不能再有累赘了,先生。我们本来就到快到极限了。”

 

你说的都没错,三叶草。不过我不认为你的妻子会赶走任何一匹小马。如果她真的这么做,咱们俩早就死了。”星璇微笑着说到。三叶草盯着这匹老雄驹,脸上的表情充分说明这段对话已经在他们之间发生过无数次了。“顺便一提,我感觉这匹小雌驹能为我们做出不少贡献。先让我们进去暖和暖和,我再跟你好好谈谈。”

 

三叶草看着曜日,恼怒的哼了一声,转身领着三马走进丛林深处。“你现在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公主,”他粗鲁的语气惹得曜日一阵不爽。“这里没有小马是你的仆从,而且要想留在这里,那你就得和你的那些‘低级种族’一起干活。如果不愿意,你也可以选择去外面冻着。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曜日女皇还能给你个痛快。”

 

“别理暴躁三叶草,”露露用欢快的声音打断了三叶草的咆哮。“他差不多跟每一匹小马都是这个口气。他从来都不陪我玩,也不教我魔法,连我的恶作剧都不能让他笑笑。”尽管这匹被提到的雄驹没有说话,但他的确转过头瞪了一眼小幼驹。见此情景,露露朝他吐了吐舌头。

 

树木逐渐变得稀松,缝隙之中隐隐可见几栋房屋。三叶草将他们领到一栋最大的建筑门口。他举起蹄子,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门却嘭的一声被从里面踹开了。

 

此刻,曜日确信这个世界已经彻底乱套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晚饭吃到一半你突然就跳起来传送走,还不说个原因!”一匹陆马雌驹在门口。“我都快要担心死了!三叶草,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你就别回来了!”

 

“有马要进小黑屋咯。”露露的低语声刚好让在场的每一位都听得到。她摆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面对着三叶草的怒视。

 

“他们俩触发了我布在外面的陷阱。”雄驹指着那对祖孙,语速飞快,然后他将注意力转向曜日。“他们发现了一匹从首都逃出来的雌驹,因此耽误了。”

 

“哦,你个小可怜。现在那个地方对你这么一匹天真的小雌驹来说可不安全。你还好吧?”她的语气在一瞬间就从愤怒的斥责化为温柔的关怀。“快进来,先暖和暖和,我们去给你找点吃的,好吗?”

 

曜日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以至于她被推进房子时根本没有反抗。她勉强注意到,当这匹陆马一蹄子把门踢上时,三叶草还在外面。这座建筑内部被装修成一个简单的宴会厅。宽大的桌子和朴素的椅子被摆在狭小的空间里,壁炉中升起的火焰让屋内充满光明与温暖。屋内坐满了小马,独角兽,天马和陆马坐在一起吃着东西,不然就是在炉边分享自己的经历。

 

那匹陆马雌驹说了些什么,但曜日没有听到。她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了面前的景象上。她正试图理解她看到的一切——三个种族正在一起生活。这是混乱,是对生产力的破坏!这不应该存在……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