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不恨写作能力差 就恨入教时间晚

换身是魔法

*砰砰*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6,008 字

publish于 4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70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她获得可爱标记并接受塞莱斯蒂亚公主的培育之前,在她发现友谊的魔力和使她马生变得完整的五匹雌驹之前,暮光闪闪只关心她马生中的四件事:她的母亲、她的父亲、还有她的哥哥,当然,还有她亲爱的书本(韵律已哭晕)。虽然她现在明白了和其他小马交朋友有多重要,但她内心的一部分仍然想和那些纸和装订做朋友。这是一种互利的关系;书籍会带给她天然的大冒♂险,告诉她古老的秘♂密,甚至在经历糟糕的一天过后能使她振作起来,作为回报,暮光会把这些“朋友”介绍给新的书本朋友,给他们保持干净和良好的环境,并保护他们免受那些胆敢粗暴破坏它们的马的伤害。

 

因此,即使在魔法引起的沉睡中,暮光闪闪也能辨认出那是书猛砸到地面的声音,这并不奇怪。她勉强有意识地咕哝了一声,严厉地咕哝道:“小心那些书!”

 

“暮...暮...暮暮,你怎么了!?”一阵熟悉而惊慌失

措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

 

所以,是斯派克把书弄掉的。奇怪的是,他平时是非常小心的,多年来他与暮光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他也知道当书被损坏时,她可能会气得把图书馆炸上天……她的思想越来越清晰,暮光知道她在思想的争斗已经输了,是时候醒来了,不管她多么想睡觉。

 

暮光抬起脑袋,慢慢地爬了起来,使胸膛开始脱离地面,并轻拍着她的嘴唇,试图驱散她嘴里恶心到令马发慌的唾液,但还是像往常一样失败了。她无奈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环顾四周,尽可能地把注意力集中于斯派克身上。”斯派克,什么…你在说什么?”暮光注意到那只幼龙和刚从他面前掉下来的书,她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书上,打算把它们放在附近的桌子上。

 

这些书依然牢牢的挺立在地板上。

 

斯派克勉强找到了他颤抖的声音,他慢慢开了口,“暮暮,你的角呢!?”

 

在他问问题时,那些书籍依然坚定不移地守着自己的岗位,暮光的眼珠子努力往上蹿,瞄到了她额头上的空白处,一道火花在她脑海中闪过,使她想起昨晚施下的咒语。她开始惊慌失措起来——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但随着暮光承认了自己做了什么时,恐慌感很快就消失了,因为暮光接受了所做的一切。她信任萍琪派,对吧?粉色小马可是发了萍琪誓的,要限制她使用魔法的方式,有了这些缓解因素,她真正能做的就是-

 

一阵想象选择了那一刻穿越暮光的脑海:整个城市的所有马在追逐一个被施了魔法的洋娃娃。按照暮光的条件,萍琪使用的魔法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恐慌再一次出现在她脸上。

 

在这段时间,斯派克在过去的五秒钟里看到了他现在已经没有角的导师、朋友经历了至少七种不同的情绪,这远远超出了他书中关心的需要。“暮暮,需要我把发生的事情写信给塞莱斯蒂娅(Celestia)公主吗?”

 

用了公主的名字是正确的做法,因为暮光的十几条不同思想的轨道突然汇聚成一个集中的想法:在任何情况下,塞莱斯蒂娅都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免她以失望的眼光看着她忠实的学生。这是历史上的第四次。“不,斯派克,我…很好,真的。”斯派克正要去拿卷轴和羽毛笔时,她设法为自己辩解。“我…昨晚在我和萍琪派一起施了一个咒语,当你还在叫我暮光闪闪的时候,我猜这个咒语只是把我变成了陆马,把她变成了独角兽。”她把一只蹄子贴到了额头上,既能感觉到额头光滑的奇怪感觉,又确认了包裹着她的毛皮确实是紫色的,而不是亮粉色。

 

萍琪是独角兽?!”斯派克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挣到能感到痛的距离,他又转过身去拿卷轴和羽毛笔。“你不会有事的,暮暮,公主需要为世界末日做准备!”

 

“哦,斯派克,你反应过度了!”暮光警告说,用她的魔法把他拖回来…或者至少应该是这样的。她今天不得不习惯这种情况。相反,她从地上爬起来,追赶斯派克,长腿的小马很容易赶上短腿的小龙。当她用嘴咬住他的尾巴时,她做了个鬼脸;这是她不得不习惯的另一件事,品尝了一些她特别不想尝的东西。

 

暮光将一只蹄子放在在斯派克的尾巴上,把鳞片状的附肢吐了出来,她把另一只前蹄放在斯派克的肩上,促使他从他的肩上看去,她希望这是一个令马信服的平静的正面。“斯派克,真的,你反应过度了。老实说,我也是,但我们必须从逻辑上看待这个问题。如果萍琪派是独角兽,她拥有所有独角兽的基本魔法。她将能够悬浮物品,她将拥有与她可爱的标志有关的魔力,因此她可能会凭空制造一场派对。”曾经是独角兽的暮光不禁笑了出来,她的话是为了平息斯派克的担忧,也是是为了平息她自己的忧虑。“好吧,她已经设法做到了,在没有角的情况下。”

 

“好吧,我想是的,暮暮”斯派克不情愿地回答,一个早就知道的答案意味着骄傲的龙完全同意她。暮光向她的助手微笑着,松开了他的尾巴,斯派克转过身来面对她,小心翼翼地摩擦着他的尾巴。“嗷!我想你把我的尾巴咬得打结了。”

 

“对不起,斯派克。我想我应该习惯于用陆马的生活方式做事——”暮光忍住了突如其来的冲动,想重唱一首“清扫冬天”歌曲的冲动。这很奇怪,通常只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在她体内激发出一种天生的马性,那就是唱歌。“-呃,我失去了我的魔法。至少今天是这样。现在几点了?”

 

“差不多早上六点了。”斯派克走到他掉下来的书跟前,把它们从地上捡起来,放到离他最近的桌子上。当我醒来发现你还没在床上时,我内心是震惊的。不过之后我又一想,也许换一个睡觉的地方换换口味,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他补充道,朝暮光咧着嘴笑着。

 

“别习惯这个,臭小子。”暮光回击着,尽管说了些什么,仍然傻笑着。“但,是的,这个咒语让我失去了很多——或者让我付出了很多,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这让我很震惊。我很惊讶萍琪没有留下来…所以你下楼的时候她不在这儿?”

 

 

“不,我没见到她。”斯派克把书放在桌上,他的注意力被地上的一张写得乱七八糟的纸吸引住了。他迅速地瞥了一眼,然后拿起了纸条,举到暮光面前。“但她显然给你留了张便条!”他的导师的一个交叉眼神和她头对桌子的一个手势让他想起了当时的情况。“哦。是的。”

 

斯派克把纸条放回桌上,在暮光坐下来读她所见过的最精致的文字的时候,匆匆走开了。

 

我的天哪!我现在可以写独角兽的专用草稿上了!不要再为这个萍琪画破折号和圆点,也不要去拜访抄写员,今天不行!我能写出A还有E还有G还有M,还有O!特别是O!O太神奇了,就像圆圆的圆圈一样!-OOOOOOOOO-暮光跳过了下半页越来越精细的O's。-哇,我把自己给弄晕了!哦,对了,我开始写这封信是有原因的,那是为了给你道歉。我很抱歉在你醒来之前我不得不跑了,但今天早上我不得不开门营业方糖小屋,记得吗?实际上,我跑得有点晚了,因为我没有像平时那样脖子发痒,当我醒来的时候。在我离开之前我本来想把你叫醒的,但我不能,你安静睡觉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不管怎样,我两点下班,到时候见你,除非你在我工作的时候顺便过来,那样我会更快见到你的!给你爱的拥抱,萍琪派!

 

 

暮光脸颊微红,她明智地决定忽略萍琪在信中给她写的可爱两字,而她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更重要的细节,这些细节包含了萍琪荒谬的写作。“好吧,我只需要稍微打扫一下图书馆,然后我得赶紧去方糖小屋,确保萍琪派适应了——”暮光在她安排计划的时候转向了斯派克,但当她看到她的助手再次茫然地盯着她时,她停了下来。“说实话,斯派克?又怎么了?”

 

斯派克没有把眼睛从他盯着的东西上移开。“暮暮,还记得你怎么说萍琪的魔法会受到她的可爱标记的限制吗?”他甚至没有等暮光困惑地点头,然后举起一只爪子指着可爱标记的位置,暮光伸长了她的脖子,想观察下自己的可爱标记。-

 

那不是她自己的可爱标记。

 

它是洋红色和白色,就像她的可爱标志,但它不再是一个粉色六芒星。而是三个气球,一个白色的气球,两旁是洋红色的气球。

 

这是萍琪派的可爱印记。

 

这意味着,从逻辑上讲,萍琪派身上上有暮光的可爱标志。

 

一个可爱标记是具有代表性的。尤其是友谊的魔力。

 

而萍琪是小马镇里所有马的朋友。

 

“斯派克?我们可能要重新考虑一下‘过度反应。’这个词了”

 

==============================================================================

 

看来她终于赶上了!

 

如果萍琪派像她对自己一样诚实,如果她能接受苹果杰克的元素并把它绑在自己身上仅仅一秒钟,她就不得不承认,她对昨晚发生的事有着复杂的感觉——她说服了暮光闪闪要做的事。好吧,当然,当她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对各种可能性都很兴奋,能用魔法写作是非常棒的,对萍琪来说很自然。但后来,她找不到任何她通常走的捷径到方糖小屋,并被迫步行到方糖小屋需要很长一段路。在她睡觉和长途步行之间,她只有一半的时间要在面包店早上6点开门前烘焙。

 

还有烘焙!哦,真是一场灾难!悬浮有助于准备,是的。更不用说用口罩把东西从烤箱里拿出来了。但当一批又一批的松饼、丹麦点心和炸薯条被烧焦成发黑的脆饼时,这些都无关紧要!

 

只要萍琪还记得,她是根据头皮上的刺痛感来烘烤的。后脑勺附近,松饼已经做好了。左耳旁,纸杯蛋糕。右边太阳穴,派。整个头皮…嗯,这通常意味着是时候换洗发水了。萍琪最终被迫挖出蛋糕上的旧食谱,由于多年来没有得到专业的烘焙师的咨询,上面覆盖了灰尘,并详细阅读了烘焙时间。当她的烘焙食品在那之后开始变好的时候,它们不如她以前做的那么好,所以她开始对每一批的保存时间做一些小调整。

 

就在那时,萍琪突然想到,她现在就跟暮光闪闪一样。寻找事实,尝试,追求完美…!当她认为这是个好主意的时候,这就是她的转折点。尝试以一种新的方式做事从来不会有什么坏处,她从暮光中学到的魔力正在帮助弥补她失去的所有时间。

 

不到一个小时,萍琪就站在方糖小屋的中心,她的新角发出明亮而鲜艳的蓝光芒,就像一场烹饪风暴围绕着她:鸡蛋打成碗,搅拌着面糊的威士忌,一个盘子离开烤箱,正好赶上另一个盘子的位置。她花了几次时间试图同时操纵多个物体,但经过一点练习和思考,萍琪很容易一次在半打物体上徘徊,尽管她只能让一两个物体做比“从A点移动到B点”更复杂的事情。她悠闲地吹着口哨,一边看着她控制下的无生命的物体,一边奇怪地想起了扫帚的新想法。

 

差不多到了开门的时候了,萍琪正要放进最新一批糕点,这时厨房门上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敲击声。“嗯?噢,今天是星期二!进来吧,阿杰(Apple Jack)!”门把手周围出现一道蓝光,门打开了,微微半开着。正常情况下,她必须离开那匹陆马,直到完成了烘焙过程,但今天不是正常情况!魔法万岁!

 

“早上好,甜品店!”苹果杰克说,她的声音有点被她从门里拖回来的又大又笨重的麻袋给蒙住了。“这是你一周的苹果供应。要咱把它们放在以前放的地方吗?

 

“哦,别担心,阿杰,我来!”一束蓝光围绕着一袋苹果,把它从地上掀开,整齐地放在面包店的水果储藏室里。

 

“瑞瑞(Rarity)今天又来帮忙了吗?”苹果杰克转身问,很高兴她不用再拖袋子了,而且还冒着弄坏更多苹果的风险。“你知道吗,瑞瑞,如果你想尝试在某个比墙角更轻松的地方烤面包,咱-我了个圣塞拉斯蒂亚的亲娘子嘞!萍琪,你头上是个啥玩意儿!?“

 

萍琪笑了笑,尽管她对苹果杰克的利益采取了温和的关注。”哦,我的脸上有奶油吗?我想这就是我采集所有我正在烘焙的美味佳肴的方法!”

 

苹果杰克的露出一个懊恼的表情,尽管她需要强压住自己心中的震惊。“不,萍琪,它不在你脸上,在你头上!为什么-”

 

“哦,你在说我的鬃毛吗?”萍琪把前蹄伸到垂在脸右侧的长直发上。”今天早上我似乎无法像我喜欢的那样得到它,所以我想今天是很自然的。”事实上,这是事实;通常,如果她的头发在她睡觉的时候变直了——通常是因为做了某种恶梦——她只需要看看她可爱的头发,想想她得到可爱标志的那一天。让她的头发再次蓬松起来,但这是暮光的可爱标志。

 

就凭这句话,挫败感战胜了震惊。“【Buy Some Apple】,萍卡美娜·黛安·派,你知道咱在说你的角!”

 

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后,萍琪派的笑话和恶作剧好几次几乎激怒了苹果杰克。她们俩是朋友,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萍琪肯定能像其他马一样使她恼怒。所以萍琪和苹果杰克从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协议:如果苹果杰克对萍琪太生气了,她会叫她朋友的全名,萍琪就会停下来。令那惊讶的是,苹果杰克这么快就使用了她的全名;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让她心烦意乱。

 

“这就是它看起来的样子,阿杰,一个角。”角再次发出蓝色的光——证明它不仅仅是一个精心制作的道具——一个苹果丹麦漂浮过来,降落在萍琪的朋友面前。昨晚暮暮用了个魔法,我成了独角兽,她成了陆马。它也改变了我们可爱的标志-”萍琪强调这一点,她特地转过身子并扭动她的臀部。“-这可能是最好的,因为没有它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这是暮光干的?!”苹果杰克叫了一声,然后眯起眼睛。“那个【Buy Some Apple 】的独角兽,她以为她是谁呀,大自然的统治者吗?为什么,咱应该-”

 

“不,不,阿杰,不要对暮暮发火!”萍琪冲到苹果杰克跟前,给了农家小马一个冷静的拥抱。”是我说服她使用这个魔法的!我想体验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拥有所有的魔力,到目前为止,它非常有趣。”

 

阿杰克不情愿地放下她的愤怒——主要是——在脱离这个拥抱的之前,她也抱了一下萍琪。“咱敢打赌这会很有趣-虽然它不会去'取代一些好的老式的蹄形工作-但你是咋么说服暮暮的?我想她会坚决反对失去她的魔法,哪怕一天也不行。”

 

事实上,萍琪比谁都清楚,为什么,确切地说,她昨晚想办法刺激暮光施放咒语;这个法术本身已经看到了,显示了萍琪对暮光的想法,她几乎为自己所知道的感到内疚。但是萍琪还没有决定她对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感受,而且,失去朋友的信任是永远失去朋友的最快方式。所以她回答说,“好吧,你知道我,我很有说服力…”

 

“我之前告诉过你,你要小心。你还记得蛋糕发生了什么事吗?”萍琪庄重地点了点头,农家小马借此机会抬起头看了看钟。“开门?已经过六点了?我最好快进去,在我落后于需要做的事情之前。”

 

“什么,六点多了?”萍琪自己抬头看了看钟,就在她的喇叭亮着的时候,各式各样的烘焙食品开始在她周围的空中盘旋。“我得开门了,我已经迟到了!”

 

面包师萍琪很快穿过门来到店面,苹果杰克思考了一会儿,跟在她后面。“实际上,萍琪,咱想啊,农场的那些事儿可以等几个小时。我想我会在附近待一会儿,确保一切顺利。”

 

“为什么事情不能顺利进行?”萍琪问,当她坐在柜台后,糕点摆放到各自在展示柜的位置。随着最后一道蓝光,门上的“休息中”的牌子翻到了“营业中”。门的锁也被打开了。

 

 

“萍琪,一群兔子足够把小马镇搅翻天了。当你的有魔法的消息被传开时,你认为会发生什么?

 

 

“哦。”萍琪脸上写满了“忧虑”两字。“你说得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不恨写作能力差 就恨入教时间晚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