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田园犬丶二狗

 陆马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5天一更

差错

第五章:审讯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372 字

event 于 2019-07-12 发表

visibility 共 129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吱~~~风信子推开了审讯室的门,她侧过身,给她身后的局长让了一条路出来。局长走到萍卡桌子的对面,在下面拉出来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前蹄并在一起,搭在桌上托着自己的下巴,眼睛注视着面前的女孩儿。只见她的一双前蹄搭在桌上,弯着腰,嘴巴微微张开,眼睛紧紧的盯着她面前的水杯,瞳孔缩小,脸上漏出惊恐的表情,好像还没有从恐惧中走出来,嘴角处甚至有口水流了出来。咦~局长心里一阵恶寒。。。


    风信子关好门,快速的走到局长身边,在一旁站着,从身上警服的口袋中拿出来一个笔记本。她把笔记本放在一只前蹄上,用嘴翻到空白页,接着用嘴从口袋中叼出一只笔,准备做记录。


“咳咳,你好,这位小姐。”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萍卡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她猛然的直起身,抬起头,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出来两匹小马。


“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想必你现在也记忆尤新,这是一场性质极为恶劣的马为事件。由于小姐你是唯一一个近距离接触现场活下来并且还没有任何重伤的小马,所以我们需要向你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局长严肃的说到。“接下来我将询问你一些问题,请你配合办案。顺便一提……”局长话锋一转,用犀利的眼神盯着萍卡。“小姐,你也有重大的嫌疑,所以请如实回答所有问题,不要扯谎,希望你与这个案件没有任何瓜葛。”

“额……还有一件事……把你嘴角的哈喇子擦一下……”局长嫌弃的说到。。。


    原本还有点懵逼的萍卡瞬间清醒了起来,她赶紧用一只前蹄擦去嘴角边的口水,再把嘴里面的口水咕咚一声的咽了下去。看着眼前两匹小马嫌弃的表情,萍卡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自己想找个缝钻进去了。不过,算了,反正丢脸丢习惯以后心里面也没有那么别扭了,萍卡想着,也许这就是破罐子破摔吧……


“首先,请问小姐叫什么名字。”局长询问道。

“萍卡美娜●戴安●派。”萍卡回答道。局长身边的风信子在记录着萍卡说过的话。

“年龄。”

“额,让我想想……”萍卡沉思到“15?不对……16?好像也不是……难道是17……”

“靠,得了吧!”局长气愤的拍了一下桌子,把风信子和萍卡都吓了一跳。“怎么会有小马记不住自己的年龄!小姐我警告你,这件事非常严肃,请你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要撒谎!”

“不,我没有撒谎!”萍卡气愤的回答道,“如果你10岁就从家里出来接受社会的毒打的话,我估计你也会记不住自己的年龄!”

“等等。”局长疑惑的看着萍卡,“你10岁就孤身一马的从家里出来谋生?”

“emm。。。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10岁就离开了家四处流浪。我去过很多地方,最后来到了马哈顿,并定居了下来。”

“辣楞搞素我闷李十岁辣粘花生了什魔嘛?(那能告诉我们你十岁那年发生了什么吗?)”风信子嘴里叼着笔询问道,声音听起来很滑稽。

“额……抱歉,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们……”萍卡回答道。“因为……”

“行了,行了,这一点不重要……”局长不耐烦的挥蹄打断了萍卡说的话,一只前蹄扶着自己的额头。


“你的户籍地址在哪?”局长接着问到

“嗯……在小马镇。”

“家庭住址在哪?”

“额……”萍卡稍微停顿了一下。“在小马镇附近的一个岩石农场……”

“来马哈顿几年了?”

“嗯……大概1、2年了吧。”

“有职业吗?”

“有,我是一家戏院的丑角。”

“戏院叫什么名字?”

“碧心戏院,以老板的名字命名的。”

“你在马哈顿的居住地在哪?”

“嗯……在隔着碧心戏院几条街的郊外的一条小巷里。”

“请说出你的身份证号。”

“XXXXXXXXXXXXXXXXXX”

“很好,接下来我们需要向你了解一下案发现场的情况。现在,请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全部如实的告诉我。”


“好的,让我仔细想想……”萍卡双蹄并在一起的搭在桌子上,努力的回想起当时的经过……

“当时我正前往骄阳大街去看心理医生,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在白天的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幽灵,他跟我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当然,我知道幽灵这种生物是不存在的,不过他给我的感觉确是无比的真实。嗯……所以,我感觉我是不是有点神经错乱,所以,我想……”

“打住,说重点。”局长不耐烦的挥蹄打断了萍卡说的话。

“额,好吧……”萍卡失望的回答道。讲真,经历了这么多以后,萍卡真的很想找一匹小马来倾诉自己心中的苦楚,这样会让她好受一些……

“当时,我正走到骄阳大街的十字路口准备过马路,我在低头想着一些事情。突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吓得我缓过神来,我往身后一看,发现远处的十字路口处有一辆马车发生了爆炸,接着,它周围的马车也相继发生了爆炸……额……容我缓缓……只要一想到当时的情景我就浑身不舒服……”萍卡用一只前蹄遮住嘴,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这件事给萍卡带来了不小的心里阴影。

“等一下,有一个问题小姐。”局长用犀利的目光盯着萍卡的眼睛。“你说爆炸的时候你当时在骄阳大街的十字路口处,那里离案发现场很远,可是我们的警员在案发现场的一辆马车残害旁边找到了你,并且在你的身上有轻微的伤痕,当时你的情绪也是很不稳定,这你该作何解释?不要对我撒谎,小姐,同样的话我不会说第三遍。”局长的话里充满了威胁,他不相信萍卡说的一切,就好像这些话在侮辱他的智商。

“然鹅这已金似第山扁了(然而这已经是第三遍了)”风信子提醒道。局长一脸黑线,拿肘子戳了风信子一下。风信子疼的急忙说了声“对唔起。”


“不,我没有撒谎!”萍卡啧有烦言的说到,她没有避开局长的目光,反而迎了上去,和局长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当时的确离案发现场很远,但是……额,看你的样子估计我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了。”

“不,继续说。”局长冷峻的回答道。

“额,好吧,那我继续,我看到案发现场有一只幼驹,他的蹄子被卡在一堆尸体里,这时有一辆着火的马车向他飞速的砸了过去,我没来得及多想就向他跑了过去。哇,讲真,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当时,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没有跑的那么快,而且我还感觉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十分缓慢。所以我飞速的赶到那匹幼驹的身边,一把推开了他,结果自己却不小心被绊倒了,然后那辆着火的车砸到了我,接着嘭!呯嗙!咣当!咚!劈了啪啦!唰……然后我就到这里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


        审讯室里一阵沉默,只听见一只笔啪嗒一声的掉在了地上。


    风信子瞪着眼,张大着嘴巴。原本还一脸严肃冷峻的局长现在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他的眼角处在疯狂的抽搐。萍卡的说词听的他们头皮发麻。萍卡看着两脸懵逼的警察,自己都感觉把这些话说出来实在是太蠢了。


    场面一阵尴尬。。。


    “额……”正当萍卡打算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的时候,突然局长开口说了话:“好了,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萍卡小姐,你只需要去登记一下就可以离开了,我身边的这位警员会带你去,不过我还有点话需要对她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哦哦,好的。”萍卡急忙的回答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能否去一趟卫生间。”

“嗯,出去以后走到走廊的尽头,进去那个门然后往右拐,走廊的尽头就是卫生间。”风信子给萍卡指出了去往卫生间的路。“等你完事以后在那等我就行。”

“谢谢。”萍卡的脸上漏出尴尬的笑容,她赶忙的走了出去,离开了第八号审讯室。


“嗯……所以,局长,你有没有觉得她很可疑……”

“觉得你个头啊!”啪的一声,局长给风信子的头上来了一下,风信子疼的捂住了脑袋。

“这挺萌的说的都是啥玩意,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信息,给她做检查的时候没检查她的脑袋吗?”局长愤怒的向风信子吼道。

“不……不是的,当时医生的确是确认了她情绪稳定,精神状况良好,并没有什么神经疾病。”风信子急忙解释道。

“哼,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她是个神经病,要么她也是繁星教的一份子。”

“啊?那万一她是繁星教的一份子,那她会不会借着去卫生间的功夫逃跑……”

“这一点用不着你担心。”局长从上衣兜里掏出来一个对讲机,打开了频道,对着对讲机里说到“2队和5队的警员,把守住前门以及后门,当一匹身体颜色是粉红色,可爱标志是3个气球,两个蓝一个黄,有着粉色卷发的小马想要出去的话,立刻抓捕她。”


    布置完命令以后,局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风信子说:“你现在立刻去找她,带着她去核实一下身份是否正确。如果她想逃跑的话,倒也省了我们审讯的麻烦了。但是如果她精神正常,真的是在撒谎的话,记住,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逼她说出事实。”

“嗯,明白了,只不过……”风信子一只前蹄放在下巴上做出思考状。

“怎么了?”局长问到。

“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的警员的确在现场找到了一匹小幼驹,现在他正在警局里。他只受了一点轻微伤,并无大碍,不过他的精神状况不太好,一只哭喊着要妈妈。你说会不会那匹粉色的小马没在说谎……”

“你傻啊?!”局长又给了风信子头上来了一下。“用膝盖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再打不就更傻了吗……”风信子捂住头,不满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哈哈”风信子赶紧满脸堆笑的说到。

“行了,你赶紧去找她吧。这件事越快解决越好。”



    卫生间内,萍卡站在一个洗蹄池前,她用冰冷的水流冲洗着自己的脸颊。不一会,她停了下来,关上手龙头,双蹄握住水池的两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样。萍卡抬起头,看着镜子中那个陌生的自己,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悲凉。


    萍卡趴在水池边,用一只前蹄捂住了脑袋,当时那场灾难她依然记忆犹新,那血腥的场面就好像发生在眼前一样,萍卡觉得自己的神经线快要炸裂了。各种感觉涌上萍卡的心头——害怕、悲伤、愤怒、绝望、痛苦……


甚至……


萍卡还感受到了一丝兴奋,一丝快感……


     萍卡再次打开水龙头,把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想要冲走一切。


    忽然间,萍卡感到一阵眩晕,眼前开始模糊不堪,耳朵嗡嗡作响。萍卡可以十分清楚的听到自己缓慢而又沉重的心跳声以及厚重的喘息声。萍卡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啪!萍卡面前的镜子突然碎掉了,萍卡冷不丁防的被吓了一跳,整面镜子看起来就好像一张蜘蛛网一样。卫生间变得十分黑暗,整个房间在开始剧烈的震动,滋滋的声音四处传来。萍卡十分害怕,想要逃离这里,但是却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声。墙体间开始流出血红色的液体,把黑暗的房间照射的腥红,无数的黑色触手从四面八方钻出来包围着萍卡。爆炸声、尖叫声、哭喊声、呼啸的风声,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声侵蚀着萍卡的神经。萍卡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突然,周围变得一片寂静,除了水龙头滴水的声音意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萍卡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原本的自己……


    一个有着暗粉色的身体和一头柔顺的直发的自己。


    镜中的那个自己伸出一只蹄来,轻轻的托起了萍卡的下巴,两只萍卡的眼睛对视在一起。


    萍卡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股安心的感觉。


    镜中的萍卡歪过头,漏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她柔声细语的对现实中的萍卡说到……


“你……


将会是我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