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八章 系统崩坏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8,978 字

publish于 7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62 人看过

chat共 1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余晖打开她的储物柜,看了看贴在门里边的那张记事条,她从包里拿出一支笔,开始查阅:

 

1.摆脱暮光闪闪。[打勾]

 

2.报复疾电阿坤。她耸了耸肩。她或多或少做过这事。[打勾]

 

3.和学校里最烦人的五个女孩交朋友。余晖扮了个鬼脸,把笔塞了回去。这事仍需多做些工作。

 

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已经原谅了她在宠物动物园里做的事,但她自己仍然不太情愿成为某人的的“朋友”什么的。余晖清楚,如果她想让自己的生活重新变得……比较正常吧,就必须去交朋友。但当她依旧憎恨她身边的每个人时,这是项相当艰巨的任务。

 

而且现在还有了另一个问题。

 

三天前,余晖告诉了暮光关于马国和她的小马公主对应体的事。这似乎让暮光很是烦心,足以使她跟余晖保持一定的距离(尽管暮光每次在走廊里遇到她时都要微笑着向她挥手)。而“坎高五人组”(萍琪坚持要用这个称呼)非常希望能够和暮光做朋友。

 

从那之后,余晖和她们六个人都保持着距离。虽然她也许会强迫自己去和那五个女孩做朋友,但和毁掉她生活的那个女孩的位面对应体做朋友实在是太…嗯……她也说不清楚。

 

余晖抓起要用的课本,塞进背包里,然后砰地关上了储物柜。这不公平!她希望能够全心全意地去恨暮光,而她就这么做了……但不应该…不应该是眼前的这个暮光。除了纠缠她以得到真相外,这个暮光并没有对余晖做过些什么。这种情感使她感到矛盾,进而内疚。

 

内疚,是余晖最近才开始感受到的,这种感觉让她很烦恼。她开始为自己对这所学校和学生们所做的事而感到由衷的内疚,为自己憎恨那些学生,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对她做过任何事情而内疚。

 

所以现在,每当余晖想起暮光,和任何她所能做的,可能毁掉暮光生活的下流手段时,她感到内疚。对一个在一周前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的人进行报复是不公平的,为那女孩根本没做过的事而仇恨她更是毫无道理。

 

然而,这种观点只会让余晖更加厌恶暮光,它让她找不到正当的理由来恨暮光,虽然那更多的是一种空洞的仇恨,还总是被内疚所困扰。这是个令人恼火而疲惫不堪的恶性循环。

 

对余晖来说,能让她肆意憎恨而无需内疚的,整个学校里只有一个人。

 

云宝黛西。

 

云宝毫不掩饰她对余晖的厌恶,而这种感觉是相互的。不过实际上,余晖还是挺享受云宝对她的敌意的。在全校人都开始渐渐忽略她时,云宝的挑衅使得让余晖得以毫无负罪感地“回报”她。

 

当她步行经过走廊时,她的靴子在擦得锃亮的地板上发出嘎吱的声音,她叹了口气。为什么生活就不能更简单些呢?每个人都恨我,我也恨他们,彼此形同陌路,多好。可相反,她被逼着收起她的仇恨,还得交什么愚蠢的朋友,一个完美的系统就此崩坏。

 

等到诅咒解除后,我就可以回去继续憎恨他们所有人了。余晖停下了脚步。不知为何,这想法似乎令人有些……伤感。她还没来得及想太多,上课铃就响了起来,学生们同往常一样疯狂地涌向了各个教室。

 

余晖乘着人潮,当她的教室出现在眼前时,她奋力地从人群里挤了出去。瑞瑞已经在教室里了,她示意余晖坐到她旁边的座位上,余晖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照做了。

 

“嘿,余晖,你今天过得怎么样?”瑞瑞亲切地问道。

 

“还行吧,我猜。”余晖懒洋洋地应着。瑞瑞几乎每天会问她过得如何,尽管余晖每次给她的回答都几乎一模一样。再说了,就算她有什么事,余晖觉得自己也不会跟瑞瑞说的。

 

接着她意识到,这是朋友之间会做的事,就像分享感情和其它类似的蠢事。

 

“今天下午放学后你有事吗?”

 

余晖以手掩面:“是啊,留堂。”再次。

 

瑞瑞咬了咬手指:“天哪,我忘了你的,额,处罚了,你要被留堂多久?”

 

“一个月。”余晖尖刻地答道。

 

“嗯……”瑞瑞用手指绕了绕耳边垂下的一缕发丝,“我想这总比被停学…或退学要好,塞拉斯蒂娅女士真的很宽容,你不觉得吗?”

 

“的确如此。”我很高兴她没有要求召开家长会之类的东西。

 

当铃声第二次响起时,最后一名学生跑入了教室,标志着上课的开始。余晖拿出了她的课本,心不在焉地做起笔记来,而显著教授此时正大谈特谈着历史上某个晦涩难懂的事件。

 

历史是唯一一门她真正需要为了得个好成绩而努力的学科。她永远也记不住所有的重大日子,谁为了什么原因杀了谁,引发了这场特殊的战争。

 

人类似乎热衷于自相残杀。这是她接触人类历史三年以来学到的最主要的东西。直到余晖来到这里,她才意识到小马国是多么的和谐美好——除了偶尔的怪兽袭击。当然,马国也曾发生过战争,但从未发展到过人类这种程度。

 

一想到小马国,余晖的心中就涌起一阵思乡的情绪。她最后一次回家,不过是为了去偷个愚蠢的王冠。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独角兽山脉的滚滚原野,和坎特拉皇城古老而闪亮的建筑了。她也很久很久没再见过她的父母……还有塞拉斯蒂娅了。

 

她写字的速度慢了下来,沉浸到自己的思想中去了。她知道时间在两个世界之间流逝的方式不同,她想知道是否还会有小马仍然记得她。她的父母还能认出她吗?他们…还在吗?塞拉斯蒂娅会原谅她了吗?她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并不愉快,想起塞拉斯蒂娅依然让余晖感到心烦意乱,但她内心的一小部分仍然渴望着能再见到她那张温柔而慈祥的脸庞。

 

“余晖!”

 

余晖猛地从笔记中抬起头来,看向低声喊了句她名字的瑞瑞,瑞瑞指了指板着一张脸的显著教授。

 

“烁烁小姐,我要问你个问题。请问你有在听课吗?”

 

“不,没有。“余晖说。正是在这种时候,她格外想念说谎。然而,班上其他同学似乎都为她讽刺的话语而笑了起来。

 

显著教授的脸色愈发阴沉了起来:“那好吧,我想我得跟校长谈谈,让你再多留堂一天。也许到那时你就听得进课了。”

 

余晖没有理会身后的窃笑声,摊倒在了她的椅子上:“好极了。”

 

******

 

午餐是件无聊的事,余晖静静地戳着自己的午餐。她看向那张坐了坎高五人组的桌子,暮光也在其中。

 

余晖吃着沙拉,不禁注意到暮光的快乐似乎是勉强挤出来的。她的眼中毫无笑意,视线不时地在自助餐厅里疯狂地搜索着。

 

余晖低头对着自己的食物窃笑。怎么了,闪闪?友谊小达人遇到友谊问题了?在喜悦的心情作用下,余晖不禁想知道暮光为何如此紧张。她抬眼望向了对面的桌子。仔细想想,每当暮光和那些女孩在一起时,她总是这副表情。

 

慢着……余晖数了数桌边的人数。好像缺了个人。萍琪去哪……?

 

“哈喽,余晖!”

 

“啊呀!”当萍琪突然出现在余晖身边时,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萍琪!”她怒气冲冲地说,“别这么搞!你差点让我心脏病发作!”

 

萍琪一屁股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抱歉地笑了笑。“抱歉啦,我刚才看见你一个人坐在这儿,还以为你想要有人作伴呢。我不是有意吓唬你的。”她阴险地搓着双手,“但很快,万圣节就要到了,这意味着我该开始准备吓唬大家了!唔哈哈哈哈哈哈 !”

 

余晖默默地看着萍琪像个经典的反派一样狂笑着把双手抛向空中:“你有毛病。”

 

萍琪停了下来,耸了耸肩。“我妈妈说我糖果吃得太多啦。”她把手伸进头发,掏出一个棒棒糖,“但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阔以戒掉。”

 

“啊,啊,今天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你来烦我呢,还是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让我更烦?”

 

萍琪把糖塞进嘴里,皱起眉头:“唔,某人一定在她嘴里含了个柠檬,因为她听起来酸溜溜的。我只想来看看你为什么一个人待着。”

 

余晖继续吃她的沙拉:“我碰巧喜欢一个人吃饭。”

 

“为啥?”萍琪天真地问。

 

“因为我不喜欢和别人待在一起。”

 

“为啥?”

 

“因为我不喜欢别人。”

 

“为啥?”

 

“因为他们很烦人!如果你再问一句‘为啥’,我就把你的舌头挖出来喂你吃下去!!”

 

萍琪眨了眨眼,嘴里还含着她的棒棒糖:“有人告诉过你你脾气很差劲咩?”

 

余晖平复了下心情,深深吸了口气:“有提到过。”

 

萍琪靠了过来,用一只胳膊搂住了她:“没关系的小晖!我小时候也经常很不开心,但后来我遇到了一些朋友,她们教会了我凡事都要往好的方向看!你只要别再抱怨来抱怨去的,交些朋友就万事大吉啦!还有微笑,微笑总是多多益善哟!”

 

“你是第二个这么跟我说的人。”余晖瞅了眼萍琪的胳膊,然后带着警告的眼神瞪着她,“此外,你还记得第一条规则么?”

 

“不要谈论搏击俱乐部?”

 

余晖夹在两种冲动之间,一是把脸撞到桌子上,二是掐住萍琪的脖子直到她脸色发青:“你真是无药可救。”

 

“嘿,你是第二个和我说这话的人耶!真奇怪,对吧?”萍琪从嘴里拿出吃剩的糖棍,把它扭成椒盐卷饼的形状,然后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它。她瞄准目标,吐了吐舌头,把糖棍弹了出去,它飞过餐厅,砸到了云宝的后脑勺上。

 

云宝转过身来,怒视着萍琪和余晖。余晖和她对视了一会儿,然后扭过头去,看到萍琪正拿手指着她,同时又望着另一边,装作不经意地吹着口哨。

 

“这是第二击了!”云宝叫道。

 

“第二击?”余晖困惑地举起双手,“那第一击是什么?”

 

“也许是对着小蝶大喊大叫。”萍琪回答。

 

“哦,对。”余晖说着,砸了咂舌头。

 

标志着午餐时间结束的铃响了起来,学生们纷纷走出自助餐厅,去上他们的下一节课。余晖跟在队伍的后面,把只吃了一半的午餐倒掉了。在把盘子放好后,她挤进了向外涌动的人群当中。

 

“嘿,余晖,等等!”萍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过人群追上了她,“放学后和我们一起去糖块屋怎么样?”

 

“不行,我要留堂。”

 

“诶呀,倒霉。那明天呢?”

 

余晖回头看着她:“萍琪,这整个月剩下的时间我都要留堂,下个月都还有几天要留。”

 

“哦,真见鬼!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只得找个时间开个留堂派对了!”萍琪欢呼道,“没有什么比和好朋友们一起留堂更能让你开心的啦!”她拐进另一条走廊,热情地挥了挥手,“拜拜,余晖!祝留堂时玩得开心!”

 

余晖被人流挟着往前移动。一个留堂派对?她忍不住笑了。尽管萍琪很烦人,但余晖不得不承认她并不介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虽然放学铃声标志着学校课程的结束,标志着大多数人的自由,但同时也标志着余晖又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大脑麻痹劳作。

 

今天,她被分配到学校的走廊里拖地,这让她对他们设置门卫的目的产生了疑问。

 

但她还是决定尽快开始工作,而不是去质疑塞拉斯蒂娅的想法。她完成得越快,就能越快地回家,然后……无事可做。

 

“哦,再没有比这更棒的了。”她嘟囔着,拖着湿漉漉的拖把走过地板。尽管她认为这活比剪剪和蜗蜗干的活(清洗午餐后所有的盘子)要轻松。

 

她快速穿过中央大厅,然后沿着东部的走廊慢慢地拖着,享受着这美妙的宁静。每个人都那么渴望回家,她敢打赌,学校里只剩下秋季运动队的那些孩子了。

 

至少,她是这么想的,直到有微弱的声音擦过了她的耳朵。这声音很轻,几乎细不可闻,但是余晖可以听出它是来自于人类的,那人听起来像是在哭。

 

出于好奇,她停下了拖地,跟着那声音来到了女卫生间。她在门口停了下来,权衡着自己的选择。一方面她想离开,让一个身处痛苦之中的人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另一方面,有人在哭,余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这种想法:如果能让他们感觉更糟就好了!就像她过去所做的那样。

 

余晖恶毒地笑了笑,推开门,走进了有着黑白格子地板的浴室。她一进门,哭声很快就变成了压抑的呜咽声,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打嗝。她低头看向隔间底部的缝隙,那里露出了一双熟悉的靴子。她的笑容消失了。

 

在所有的人当中,这只可能是她!余晖斜靠在洗手台上,抱着她的胳膊。“行了,暮光,从那出来。”她简洁地说。

 

那人倒吸一口气,接着是开锁的声音,然后,暮光把头从隔间里探了出来,脸上满是泪痕:“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看到你的傻冒靴子了。你为什么待在这里?你爸没来接你吗?”

 

暮光从藏身的地方出来,用手背擦了擦眼睛:“他今天工作得很晚,所以我不得不走路回家……”

 

余晖皱眉:“你为什么不和那些女孩们一块走?”她肯定问到了关键点上。因为她刚一提到那五个女孩,暮光就咬着嘴唇,避开了她的视线。

 

余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怎么,她们已经把你逼疯了吗?没关系,我也受不了。”

 

泪水从暮光的眼中滑落,立即抹去了余晖的笑容。“不—不是的!她—她们不想成为我的朋—朋友!”她哽咽着说。

 

“什么?”

 

暮光摇着头:“她们看—看我的眼神!她们觉得我是她!她们想和暮光公主做朋友,而不是我!我只是…她的替代品!因为我们的名字一样,长相也一样!她们并不是想成为‘我’的朋友……”

 

余晖垂下双肩,看着暮光以手掩着面哭泣。仅仅只被当做另一个人的替代品是种莫大的悲哀。虽然余晖喜欢在别人摔倒的时候再补上一脚,但她内心深处告诉她,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我绝对会后悔这么做的,我就知道。

 

“暮光,看着我。”

 

暮光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望着余晖。

 

余晖嫌弃地撇了撇嘴,伸手从抽纸箱里拿出几张纸巾:“好了,先别哭了,把脸擦干净,你看起来很可悲。”她把纸巾递给暮光,让她擦掉脸上的涕泪。

 

“现在,”余晖的声音柔和起来,“听我说,那些女孩是想成为你的朋友的。她们想了解你。她们用你来替代另一个暮光不过是你自己的想象。”

 

“可是——”

 

“不要打断我!”余晖警告说,“这只是你的想象,闪闪。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你在这里遇到的这些女孩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真诚的。她们最不想做的事就是伤你的心或者只是把你当作别人的替代品。”

 

暮光又擦了擦眼睛:“你真的这么觉得?”

 

余晖点头:“没错。她们和你认识只有三天,对你没有什么了解。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你可以给她们,给学校里所有的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想你说得对。”暮光抽噎着,“我只是觉得……每当人们看着我的时候,他们都像是在寻找一位公主……”

 

“是啊,那个他们心目中所谓的‘公主’。”余晖再次抱起双臂,哼了一声,“再说了,这事已经过去了。再过几个星期,每个人都只会把它当成个疯狂的梦。青少年的注意力只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暮光微弱地笑了笑:“你是对的。无论是瑞瑞,萍琪,还是其他人,她们看起来都是很好的女孩。我想我只是反应过度了。如果我只是做好我自己,她们就会真正把我当成我自己…不同于暮光公主…来对待。”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嗯哼。”余晖耸了耸肩。

 

暮光扔掉纸巾,抓起她的背包,背在背上:“谢谢你跟我聊天,余晖,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唔。”余晖转过身,等着暮光和她告别。当她在那里站着不动时,余晖问道:“你还想要什么?一块饼干和拍拍你的头?”

 

“不,我只是……”暮光的面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我想知道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走回家?”

 

余晖瞪了她一眼:“不。更别说我现在还在留堂。”

 

“哦。”余晖不敢相信暮光看上去有多么失望,“好吧,那就…明天见了。”暮光拉开门,向学校正厅走去。

 

嗯,慢着。余晖思索着。待在这里,再拖上一个半小时,或者步行回家,享受剩下的一天……

 

余晖从卫生间里出来,喊道:“嘿,闪闪,等一下!”她迅速地赶上了暮光,那女孩已经把手搭在门把上了。

 

“什么?”

 

“我改主意了。我陪你走回家,就这一次。”

 

暮光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她:“但我记得你说过你被留堂了?”

 

“是啊,这就是我这么做的原因。带你回家比拖地板要好。”然而,这本身仍算是一种惩罚。

 

“你不会因此惹上更多的麻烦吗?”

 

“也许吧,但随便啦,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暮光转过身来,交叉着双臂:“我不知道我对有人逃避留堂作何感想。”

 

余晖呻吟出声:“听着,笨蛋,你到底要不要我作伴?”

 

暮光假装沉思了一分钟,然后对着她灿烂地笑了:“当然!”她推开门,走到逐渐消失的日光下,“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惹太多麻烦。”

 

“哼,他们会让我多留一天。让萍琪有更多的时间计划她的留堂派对。”

 

“留堂派对?”

 

余晖摇了摇头:“那个女孩什么都能搞成派对。”

 

她们经过在沐浴阳光下的大理石雕像。余晖看见暮光在盯着它:“想都别想。传送门还要关起码两年半。”

 

“两年半?听起来似乎有些特别。”暮光沉思道。

 

“传送门的开闭是基于两个世界的月亮周期的。我们的月亮和他们的月亮,必须在它们最圆且连成一线时,门户才会打开。我想这每两年半才会发生一次。”

 

“我明白了。你好像对那个地方很了解。你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的?”

 

“我在那边住了半辈子。”余晖实事求是地说道。

 

暮光猛地刹住脚步,睁大眼睛瞪着余晖:“你是说……你来自小…小……”

 

余晖也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暮光:“小马国?”

 

“没错!你来自小马国?”

 

“是。”

 

“你是小马?”

 

“严格来说,是的。我三天前没和你提到过?”

 

“不,没有!“暮光恼怒地说。

 

“好吧,我想我至少暗示过了。”余晖淡然地说。

 

“你怎么能把这个漏掉?这是很重要的信息!!”暮光喊道。

 

“因为这在当时并不重要。你为什么要这么激动呢?”

 

“嗯……”暮光很快由愤怒变得有些尴尬,“呃,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告诉你的朋友这些重要的事情。”

 

余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到底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们是朋友?”

 

“嗯,你救了我的命,告诉了我关于小马公主的真相,而没有用别的东西来搪塞,你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安慰我。”暮光掰着手指数道,“我很确定这些是朋友会为彼此做的事情。”

 

暮光大步走过余晖身边,对余晖的反应显得很满意,而余晖只是站在那里,在她身后张大着嘴巴。“我不……不…你…你…你……”该死!余晖扯着自己的头发。快,想办法让她改变主意!

 

“噢,对了。”暮光转过身来,“我还没有为此道谢,是吧?谢谢你跟我说了实话。”她走向满脸迷茫的余晖,紧紧地拥抱住了她。“再次感谢你鼓励了我。我知道你不可能真的是个怪物。”

 

余晖立在那里,被暮光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呆了。她的思绪飞速地转了起来。她为什么要感谢我?她为什么要拥抱我?她疯了吗?她到底为什么要和我做朋友?她大声地问出了她脑海中第一个蹦出来的问题:“你说什么?”

 

暮光后退了一步,松开了余晖:“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但是,萍琪说你变成了一个怪物,她肯定是夸大其词了,对吧?”

 

余晖感到她的心沉了下去。她把手伸进口袋,从暮光身边走过。“不,她没有。”她说,声音嘶哑了,“我真的变成过一个怪物。”

 

“但是……但是为什么?”暮光追上了她,“当然,你有点卑鄙,但你…你并不邪恶……”

 

“魔法元素的王冠从来就不是让一个不值得佩戴它的人,只是想利用它来获得力量的人戴的。这是件人工制品,它用来把另外五个谐律精华结合起来,并把它们转化成纯粹的魔法。当我戴上它的时候……它就把我心中所有黑暗的东西都融合在了一起,把我变成了它们的倒影。”

 

余晖伸手去擦脸,咬牙切齿地说:“不,我不打算再谈这件事了。说得越少越好。”

 

暮光用伤感的眼神看着她:“好吧……但是,我仍然不认为你是邪恶的。至少现在不是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余晖开口问道:“那天晚上你那么晚还在外面干什么?”

 

“哦,这个嘛……”暮光发出紧张的笑声,摸着她的脖子,“我去了图书馆学习,有点忘记了时间。直到图书管理员把我赶了出去,我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我开始走路回家,然后就遇到了那两个人……嗯,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你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待在图书馆学习?”余晖笑了,“天啊,你真是个书呆子。”

 

“嘿!”暮光看起来被激怒了,“那你呢?你不是学校里最聪明的女孩吗?”

 

“是的,但我不需要学习,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除了历史。”

 

暮光哼了一声:“你历史学得不好?”

 

“是的,但这不是我的错。它太无聊了,而且有太多的日子要记!你们人类所做的就是不停地互相残杀而已!”

 

“我们做的不止这些,”暮光争辩道。“当然,我们有缺点,但通过许多人的共同努力,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的成就。我是说,我们已经把人送上了月球,还把漫游者号送上了火星!小马世界有这样做过吗?”

 

“不。”余晖承认道,“但我们的确把一匹雌驹放逐到了月亮上。”

 

“你们……把马关在月球上了?”

 

“是的,说来话长。”余晖挥了挥手。

 

暮光又笑了起来。“好吧,如果你真的在历史上遇到了麻烦,也许我可以找个时间给你当家教。”她提出。

 

余晖翻白眼:“拜托,我不需要辅导。”

 

她们进入了有着一排排秩序井然的房子的社区,每一栋都有修剪整齐的草坪和树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教科书式社区”吧。事实上,余晖觉得如果这些房子没有被粉刷成不同的颜色,可能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除了每条车道上的油漆图案、装饰品和汽车不尽相同外,所有的房子看起来都一模一样。

 

暮光在一栋有着淡蓝色门廊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门廊前修了一个小喷泉。她微笑看着余晖,微微有点脸红:“再次感谢你送我回家。”

 

“唔。”

 

“拜托,别人感谢你的时候,你就只知道说‘唔’吗?”

 

“大概吧。“余晖耸耸肩。

 

暮光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哦,对了,”她拍了下脑袋,把手伸进背包,“我真不敢相信我差点又忘了。我一直想把这个还给你。”她拿出一只薰衣草色的小独角兽,把它举到余晖面前,“你把这个忘在桥上了。我,嗯,我以为你可能会想要回去。”

 

余晖把独角兽拿在手中,凝视着它,又抬头看了看暮光:“哦,谢了,我觉得吧。”

 

“不客气。瞧?这就是别人说谢谢时你应该回答的。”

 

余晖又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了,离她到家还有好些路要走。

 

“拜拜,日落!明天见!”暮光热情地喊道。

 

“行吧。”

 

余晖举起独角兽,细细观察着它。真是完美,我不小心让暮光成了我的朋友。我恨讽刺。“几乎和我恨你一样恨。”她对着那只叫做暮光闪闪的独角兽说道。

 

“是的,”她操控着独角兽用一种尖细的声音回答道,“但现在你恨我如一个朋友!”

 

“这根本说不通。”

 

“友谊也一样!”

 

余晖扭头,看见一个好奇的路人正在盯着她。“管好你自己的事!”她厉声吼道,把那人吓跑了。

 

“那可不太友好。”独角兽说。

 

“……是啊,等我回家就烧了你。”

轻夜耀光  幻形灵 #1
回复 第八章 系统崩坏

赞!加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Ci  独角兽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