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重聚

chrome_reader_mode 6,858 event 2019 年 7 月 8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27 forum 4

“那么,你说……附近有天角兽?”约瑟夫控制不住自己声音里的恼怒——任何时候,只要他停下研究,他就很难再进入状态。他是否真的是不朽的并不重要,他是否能够(而且已经)把几个世纪的时间投入到他的实验中也不重要。一旦有东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可能需要几个小时才能集中它。

 

如果其他小马打扰了他,乔可能不得不抵制把他们变成石头的诱惑,或者变成某些再也不能打扰他的小动物。贸易风没有惹他生气,只是出于对她的信任。

 

天马也开始表现出一些和他一样的晶化迹象,她的毛皮在阳光下反射着光,她的羽毛像一块闪闪发光的水晶,每当她飞翔的时候,她身上都会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彩虹。约瑟夫不时感到后悔,当阴天变成水晶时,她看起来会多么美丽。*是我的错,她才没有活下来,都怪我学的太慢,没有及时建设好大学。*

 

但是坐着感到内疚比听风告诉的消息更浪费时间。“是的,我就是这么说的,她好像在无名之城里击退了一大批士兵。你应该听听周围流传的一些事,还有奥布里坎(Obrican)国王已经颁布了法令,任何传播病毒的小马将被监禁一个月,然而这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约瑟夫冷笑了一声。“白痴,从来没听说过史翠珊效应(译注:史翠珊效应:试图阻止大众了解某些内容,或压制特定的信息,结果适得其反,反而使该事件为更多的人所了解,用一个成语解释就是弥章盖影)。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约瑟夫转过身去,怒气冲冲地沿着走廊朝他的实验室走去。风当然跟着他,这对一个助手来说是很合适的。他能听到每四次蹄子落地声中就有一次水晶落地的声音,听起来像玻璃一样的咔哒咔哒声。幸好这块水晶很坚硬,否则它可能在很久以前就碎了。“你听说天角兽的事了吗?你有他们的名字吗?”

 

风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一如既往地胆怯。“好像叫…档案。”

 

约瑟夫突然停住脚步,他感到风撞在他身后,他们撞在一起听起来就像是有人把两个杯子撞在了一起。“用英语再说一遍。”

 

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小马会说这种语言了,但风就是其中之一,即使乔在她周围使用翻译咒,也许会让风感到更舒服。*如果我能学会,任何小马也都可以。*

 

“我确实用了英语,”风说,语气中带着一丝恼怒。“这是个专有名词,秘纹。为什么这很重要?你认识她吗?”

 

“是的。”约瑟夫加快脚步进了实验室,当然他没有跑起来,当你身体的是由水晶构成的时候,跑步不是个好主意。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这个房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他的HPI-REP-16型无人机在大约20年前就坏了,而且他缺少维修它的部件。这意味着他越来越多的无人机不得不被替换成传输带,而他自己的蹄子上复杂的符文也取代了传统的机械装置。这次亚历克斯花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回来,也有可能她一直躲在某个热带岛屿上教当地小马如何种庄稼什么的。尽管亚历克斯很有领导才能,但她从来都不懂得孰轻孰重。约瑟夫可比她好多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再把时间浪费在其他小马身上——他宝贵的思想可不能浪费。

 

实验室里有六个工作站,其中一个已经完全投入到他的瘟疫研究工作中去了,堆满了他用来记录如何治疗瘟疫的笔记本和各种各样的图表。他用来培育解毒剂的生物反应器现在闲置着,因为瘟疫留下的每一丝痕迹在一个世纪前就已经被燃烧殆尽了,风甚至已经不再向全球最偏远的地区运送疫苗。

 

“我们该怎么办?”天马跟着他穿过实验室,尽管她从来没有走近过他,也从来没有挡住过他的路。她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开口时,她总是待在他身边,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不会讨人嫌的小马。*如果她没有这么好,我早在两百年前就把她打发走了。*但随着他的实验室越来越多的部件出现故障,风要做越来越多的工作来顶替它们。

 

这本身对乔就是一个打击——活着的小马和机器一样有用,几乎。“我要向档案表达我的不满,”乔说着,在他的仪器架子前停了下来,拿出一个装满便携式测量工具的鞍包。当他把它拖下架子的时候,灰尘像雪一样从空中飘下来,乔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执行实地任务了。“来,把这个穿上。”他把袋子举到她面前,解开牢尼龙搭扣,就像他实验室里的其他东西一样,这些东西是崭新的,不会老化。遗憾的是,他的无人机使用时间太长了,它们全坏了。

 

“好吧,我需要脱掉背心,还是……”贸易风低头看了看她背心上的白色布料,上面有一打水晶,每一个都被一个有效的咒语加持着,一旦能量被消耗掉水晶就会变黑,它会自动从周围的魔法场中吸收能量

 

“不,把它带着。”他把鞍包套在她背上,留出能让翅膀伸出来的缝隙。毕竟,它们是被创造出来探测的,所以它们并不重,但这并不意味着约瑟夫会扛着它们。帮你扛东西是助理的首要任务之一!

 

信风没有抱怨。“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些?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带上盔甲吗?这匹小马只身就能杀死数百名士兵。”

 

“我不在乎。”乔转过身去,像进实验室一样迅速地走出了实验室。“她不会伤害我的,我还没决定要对她做什么。”

 

“你……”贸易风急忙赶上来,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很快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在那之后,乔也没有听她说什么——那并不重要。她很快就会明白的,至少,她已经证明了自己保持安静和集中注意力的能力。

 

乔把她带到他大学里最新的一个房间里,尽管这个房间曾经和他的家有些关系。现在它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就像他到地表探险时发现的瘟疫一样古老。房间大约有十五英尺宽,摆着一排磨光了的金属盘子,每个盘子里都镶着水晶,水晶指着地面。墙上有一幅地球地形图,它所描述的地球形状和高度都很精确,魔法的力场是如此明显,以至于当他走进来的时候鬃毛都竖了起来,嗡嗡作响,好像它带着电。

 

“你说档案在无名之城(nameless city),是吗?”她点了点头,约瑟夫走到地图跟前,把插在新加坡附近岩石上的金属别针取下来,把它插到纽约的位置上。“我想知道档案对这个地方做了什么。没有任何敌对的势力存在,是吗?用核武器摧毁这座城市不就是为了除掉军队吗?我不确定我们的身体对辐射会有什么反应……”

 

“我不知道‘核’是什么意思,可我不认为她做了什么疯狂的事。那应该只是某种军队无法通过的护盾,听说她杀了很多动物来血祭……”

 

“真的吗?”乔假装感到很惊喜。“档案可不喜欢血祭,我从来没想过她变成了这样。我跟你说过迟早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的,不过我想应该是盖亚(Gaia)……”他把别针插进曼哈顿岛,走回房间中心站在贸易风旁边。他感到风的身体靠着他,但他不能确定这是柏拉图式的还是浪漫的。他从来没有问过她这种问题,只要她继续她的工作,他才不在乎呢。

 

至少他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在传送器内没有独立的小间,约瑟夫打算把它们加进去,但总是被其他事情分心。他是唯一一个能把风送到任何地方的小马,当他帮助风传送的时候,他只要把墙上的一根控制杆拉起来就行了。当然,他可能还应该对那些未屏蔽的魔法管道做些什么,使用传送法术只是意味你将直接与连通着魔法的铂导体接触,并让魔法在体内流动一秒钟。整个装置没有短路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保持导体的位置需要恒定的魔法压力。一旦他们被转移,咒语就会结束,铂金棒的温度就会保持在正常水平。

 

他周围发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还有传送器发出的电光。

 


 

约瑟夫传送到了一座古老城市的废墟中,碎片散落在四周,附近的每一株植物都被烧焦成了黑色。他倒不是很在意这一点——街上长着野草只会让那些想要到这里来旅游的小马感到讨厌。他们一着陆,风就从他身边跑开,在四周检查周围是否有危险。风的战斗训练可不是白做的,尽管有乔在身边,没有必要使用暴力,任何攻击他们的东西都会后悔这么做的。

 

在一千多年没有维护的情况下,这座曾经伟大的城市的任何建筑都应该已经倒塌了。但是,他们周围不仅仅只有废墟,还有一些没有倒塌的大型建筑,其中很多房子仍然有完整的窗户。*一定还有小马在这,我得进一步调查。*

 

但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到这儿来,风。”他用魔法打开鞍包,从里面抽出一根长长的水晶。他一拿起那块水晶,水晶的一端就开始闪烁,他拿着它慢慢地伸向四周,直到他找到了它发光最强烈的方向。然后他出发了——迈着轻快的步伐穿过破碎的城市。

 

“你有寻找天角兽的咒语?”风在他头顶上问道。当他们执行这样的任务时,风总是在飞行——虽然,她的水晶蹄子经过训练后要比乔坚硬得多。

 

“不,但是我有一个探测魔法强度的咒语。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任何一匹魔法比档案更强的小马了。”他本来想进行一次更精确的传送,但不幸的是,他以前从未来过这座城市。如果他不小心把自己传送到了一个物体中,被困在里面,那会让乔发疯的。

 

他们走了很长时间——乔说不清走了多久才开始注意到了四周有生命的迹象。街道在这里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大片深褐色的土地。乔闻到了小麦的味道,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它了。*档案像个白痴一样,一直浪费着自己无限的生命,没有谁比她更擅长作死的了。*约瑟夫会为他多年来为她工作而要求报酬,而档案却死了一千多年。

 

乔的生活从来都不轻松,直到他遇见了档案。他走过一座空无一人的城市,没有遇到一匹小马。在这里,他们才走了几百米就发现有几个农民在照料庄稼。像往常一样,小马们停下来盯着他们看,用蹄子比划着他们,互相低声耳语。“我们并不奇怪!”他喊道,但他并没有放慢脚步,乔低声咕哝着。“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但他们很完美的惹恼了乔。一匹高大的陆马驹伸出蹄子,用干草叉挡住了前面的路。“你到底是谁?”他问道,声音沙哑而疑惑。他似乎在试图保护身后的小马,一匹母马和一个孩子——也许是他的家人?“这是我的地盘,离开这里。”不过他讲的是英语,这是个好兆头。

 

乔没有回答他,只是抬起头,怒视着风。

 

一秒钟后,贸易风降落在乔面前,对着陆马尴尬地笑了笑。“很抱歉打扰你,”她说。“我们只是在找公主。”

 

“哦。”那匹小马放松了下来。“我想……确实有很多看起来很奇怪的小马会来找她,我听说她正在东区搞建筑。”他用一只蹄子指着他们左边的另一片田野,那里的建筑物更少。最重要的是,这似乎不是在乔的检测水晶所指示的方向。

 

“谢谢你,”风说着,把约瑟夫推向那边。“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他们照做了,但水晶开始变暗,表明他们不再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错了,”乔在他们完全听不见后对风说。“档案不在那里。”

 

“是的,”风低声说,“他在撒谎,但是为什么他要骗我们?”

 

他们很快发现巷子的尽头是一座大型防御工事,墙里塞满了碎石和旧汽车,两旁搭着简易的帐篷。里面有十几个士兵,乔只能从他们原始的盔甲和枪套上辨认出他们是士兵。乔刚被发现,那些小马就开始摇铃。周围一片喊叫声,小马们纷纷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约瑟夫低声咒骂着,他的角微微发光,在他们俩周围投射出一个护盾。有几个士兵在护盾的边缘又戳又摸,但没有一匹小马使劲地攻击它。当他们被包围时,约瑟夫纹丝不动,对亚历克斯军队的素质完全不以为然。他们大部分看起来都笨拙而且没有得到良好的训练,就像刚刚变成小马的难民一样,也许他们就是难民。有多少难民加入了军队来充数?

 

“你们是来干嘛的!”一匹小马对他们喊道。乔没有看清楚是谁在喊,他也不在乎。

 

“我们是来见公主的。”他说着,施法让自己的声音变大,声音带着咒语穿过了护盾。声音大到足以让附近的一些建筑开始摇晃,也许乔做得有点过火了。

 

“公主现在很忙,”一个卫兵说。“她没有时间接待客人,你得晚点再来。”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畏惧。

 

“能见到我是她的荣幸,”乔说,听起来对他们的建议漠不关心。“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就站在你面前,他很生气你在浪费他的时间。要么送我们到你的公主那儿去,要么我就把你们统统锤爆,再亲自去找她。”

 

那些士兵考虑了一会儿,没有小马举起武器威胁他们,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了,剑或低级武器根本穿透不了护盾。

 

“你没必要这么刻薄,”风在他旁边说,听起来有点生气。“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的。”

 

“哦?”他说。“但是他们在浪费我的时间,这对我就是一种伤害。”

 

“我们带你去找她,”刚才说话的那个士兵大声说。“但是你最好别有什么想法,否则——”

 

“你也阻止不了我,”他打断了那个士兵的话,“不管你是谁,别自找麻烦了。世界上没有一匹小马能穿过这面护盾。呃也许有,但她不在这里。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直接出发吧。”

 

士兵抱怨了一下,但没有和乔争辩。不久,他们又走了起来,这一次他们在一条铺着密密麻麻砾石的路上,这条路穿过了田野和城市。现在他们正经过空荡荡的城市,乔已经看到那片有小马居住的土地了。还有更多的小马在围观他们——天马,陆马,独角兽都有,还有少数其他种族的难民。约瑟夫并不在乎他们在盯着他看,尽管在这样一个公共场合,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他们经过了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带——一个人口密集的街区。成千上万的小马聚集到这里,但乔他们并没有穿过这座城市的中心,而是沿着一条路继续走,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平坦地带。这里没有建筑的残骸,只有空旷的田野。*没有重型机械,他们是如何拆除钢筋混凝土和地基的?*

 

约瑟夫今天不是来探究这些问题的。当他们前进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士兵加入了人群,显然他们护送危险小马的任务传开了。约瑟夫并没有把盾牌扩大,这个大小的护盾几乎不需要集中精神来维持。他们没有受到攻击,即使受到攻击不要紧。

 

“我希望我们这么幸苦去见档案是值得的,”风一边走一边说。“我去拜访其他小马的时候,他们通常对我很友好,至少他们试着在和我交谈时表现得正常一些。”

 

乔耸耸肩。“在事件之后,我就不再关心我是否正常了,风,我不打算改变自己。”

 

风耸了耸肩。“我知道,但你至少可以假装你很正常,大多数小马都会忽略我们看起来有些怪异,我很久以前就试过了。”

 

他们正在放慢速度。起初,约瑟夫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知道那些士兵是不是要和他们干架。但他们前面的士兵正在清理道路的尽头,乔的水晶探测器已经亮得不能再亮了,这表明他们已经很接近档案了。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堵墙,一堵二十英尺高的墙,由各种各样的碎片组成。砖块、混凝土块、松散的砾石和石头。从岛的边缘开始延伸,就是它们挡住了凶残的军队。在墙附近,乔可以看到更多的木桩,上面插着几英寸长的玻璃碎片,而另一根上则是不同长度、形状和大小的金属碎片,看起来像汽车上的零件。更重要的是,乔知道看到的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在离其他小马很远的地方,他能看见他要见的那匹小马。档案比他想象的要高,尽管她的其他特征在这段时间里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当她注视着一堆碎石时,她的表情相当平静,这些碎石可能来自那些消失的建筑。

 

当乔走近时,他发现越来越少的士兵敢跟着他,只有风跟上了他的脚步,但她的脚步也走得更慢了,似乎对那只展现出力量的天角兽感到敬畏。

 

档案不再是一个孩子,但她也没有一个高大的成年小马那么高。虽然她个子不高,并不意味着她不能熟练地运用十几倍于普通独角兽的魔法。当她漂浮着废墟上的碎石时,不同类型的材料自动分离开来,只有石头继续堆砌出下一段城墙。石头按大小分门别类的堆放,这堵墙没有用到一点灰泥,仿佛古代印加城市的石墙。

 

这次,约瑟夫太震惊了,没有打断她的工作。他静静地等在十多英尺外,看着她把那段墙堆好。直到那时,她的角才停止发光,似乎一缕细细的蒸汽从角上冒了出来。“到休息的时候了吗,南希(Nancy)?我还要去市场区……”她转过身来,看见约瑟夫站在那里,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的眼睛还是档案所记得的那种棕色,尽管已经老得多了,那是在实验室里呆了几个世纪的小马的眼睛。

 

她眨了眨眼睛,擦掉了眼睛里的泪水。“乔?是你吗?”

 

“亚历克斯,”他回答,护盾从他们周围消失了。没有人敢——没有小马敢这么靠近天角兽,这不能怪他们。“没想到找到你这么难,”他说着,“我实验室里的水三个世纪前就没……”他没有说完,因为他被档案抱得透不过气来。

 

乔的脸红了,竖起的耳朵也放平了,他想逃离档案的拥抱。档案和他一样又高又瘦,却和一匹陆马一样强壮。乔在档案的袭击下挣扎着喘不过气来,然而他能听到的只有档案的哭声。“我…可以…不乔,你怎么还活着?怎样…怎么…”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他听到的都是语无伦次的抽泣。

 

“你不是曾经是个男人吗?亚历克斯。”

 

尽管档案现在正怒视着乔,但她还是松蹄了,这并不意味着她已经停止哭泣,她的眼睛都红了。这是一种奇怪的表情,对于一匹刚刚用自己的魔法搬动了整座废墟的小马来说。“现在你……”她向旁边看了看,似乎注意到贸易风站在那里。“你呢,你一定是……”她犹豫了一下,“约瑟的…伴侣?”她看着乔,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我叫贸易风。”天马说,伸出一只蹄子表示欢迎。她没有纠正档案的说法,“我知道乔看起来漠不关心,但是乔见到你真的很兴奋,你们俩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是的。”档案抹去了她脸上最后的几滴眼泪,微笑着看着风。“你可以这么说。”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重聚

科学狂人(马)这两个永生的家伙终于要见面了,不知孤日会有怎样的反应

2019 年 7 月 9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重聚

终于!!!啊~~~

2019 年 8 月 29 日
笛斯Disther Lv.5 陆马
评论 重聚

恭喜莫利亚!继阴天后又多了个情敌!(´・ω・`)

2 月 9 日
Sunsight_Skytech Lv.10 天马
评论 重聚

为F6中仅剩的两位重逢而欢呼!!!!!

以及,心疼莫利亚一分钟……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忠心的丈夫了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