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殷佳俊
殷佳俊Lv.12
斑马
短篇原创
R
已完结

萝卜尖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0,456 event 2019 年 7 月 8 日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919 forum 2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0 file_download 5

画师:Wookylee

 

 

5岁的萝卜尖站在讲台上。

 

“我要来给大家讲讲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她说,老师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萝卜尖’原本是一个神话传说中的英雄的名字,她生活在公主姐妹们统一小马利亚之前,她带领陆马们用友谊战胜了独角兽的军队,阻止了一场战争,‘萝卜尖’也因此成为了全小马国最常见的名字之一。”

 

 

 

 

 

“啥?”玫瑰一口苹果酒差点喷在了萝卜尖身上。

 

萝卜尖把头埋在鬃毛里:“怎……怎么了?”

 

玫瑰深呼吸了一下:“我捋捋,他想操你?”

 

“这不是他的原话,不过……没错。”

 

“他以为他是谁啊?”玫瑰一拍桌子,酒杯里的酒都被震出来一点,“独角兽了不起啊?就因为头上顶了第二根鸡巴就不把我们陆马当马看了吗?”

 

“……经上的确是这么说的。”萝卜尖说。

 

“经上?干他妈的协律经,干他妈的劳伦,经上让你去吃屎你还真的去吗?”

 

“嗯……‘如果主让你吃下一条毛虫,那便吃,而不要质疑主’……”

 

萝卜尖能听见玫瑰的前蹄砸到她的额头上的声音。

 

听起来挺疼的。

 

“那……后来呢?”玫瑰问。

 

“我……怎么说呢,我挺喜欢他的,我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马,就是……我觉得还没到时候。”

 

“他操你了吗?”

 

“没有。”

 

玫瑰皱了皱眉头:“你跟他说你有性病?还是你按我教你那一招踢他鼻梁骨?”

 

萝卜尖摇摇头:“没有,我跟他直说了,他就给我另外找了张床。”

 

玫瑰沉思了一会,说:“我不知道,萝卜尖……也许傻马真的有傻福呢。”

 

 

 

 

 

 

 

小马国法律规定,任何居民每周日必须前往教堂做法事,感谢神选统治者白金公主的贡献。

 

“让我们祷告。”主持说,“劳伦,世间万物的母亲……”

 

“愿你保佑我们家有个好收成。”萝卜尖心里默念。她觉得这么祷告有点自私,而且不合规矩,但这是她所能做到的小小反抗。她只能猜测玫瑰会祈祷些什么。

 

“使我们不致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祷告是奉白金公主的名,brohoof。”主持说。

 

法事结束,银月辉辉来找她。

 

“今天要不再去喝一杯?”他问。

 

萝卜尖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没有理他。

 

“亲爱的,我错了还不行吗。”他追上来,一只前蹄搭在萝卜尖身上。

 

萝卜尖没有反抗,哼了一声:“那你说,你错在哪了?”

 

“我……”

 

“你根本就是心里没有我!”萝卜尖撒娇道,拿蹄子轻轻地锤着他。

 

“怎么会呢,宝贝儿……”

 

就是当她在银月辉辉的臂弯里撒娇的时候,她发现了一样她之前从未留意的东西。

 

“怎么了?”银月辉辉感觉萝卜尖锤他的蹄子停下了。

 

“虽然这有点不搭边,”萝卜尖站起来,“教堂背面为什么围了一块地啊?”

 

其实她关心的不是那块地。她看到上面长满了杂草——而杂草越多,就意味着土壤越肥沃。

 

“那是墓地。”银月辉辉说,“没什么好怕的,死去的小马的灵魂都上天了,僵尸啊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萝卜尖微笑着,点点头。

 

 

 

 

 

 

 

回到家,她看着自己家的田,陷入了沉思。

 

最肥沃的土地,是刚开垦的荒地,从那些烧出来的灰上面种出来的粮食是最多的。其次就是河边,经常发洪水被冲刷的地方,但是用同样的河水浇灌其他地方却没有一样的效果。

 

河里除了水,还有鱼虾、水草,它们就像垦荒烧出的灰一样,那些杂草是生命,庄稼也是生命,那么庄稼可以吸收那些被烧掉的杂草的……“生命能量”?所以,发洪水时被冲上来的淤泥,也是因为里面的水草,而有着更多的“生命能量”?

 

而墓地里的土壤最肥沃……

 

“生命能量”在动物与植物间是通用的,就像小马吃植物一样,植物也能反过来吃小马和其他的动物。

 

但是……上哪找尸体呢?更何况,光是想着在自家地里埋死马,萝卜尖就觉得不寒而栗。

 

除非……

 

她看见一只苍蝇飞了过来,她挥挥尾巴试图把苍蝇赶走。

 

苍蝇会被粪便吸引,粪便也可以说曾经是小马身体的一部分,难道里面也有“生命能量”?

 

这听起来……有点亵渎的感觉,让庄稼去吃屎,但是……试一下又会怎么样呢?

 

萝卜尖有好几个兄弟姐妹,所以她分到的地不大。把马桶里没倒掉的东西撒完,已经覆盖了大概三分之一了。

 

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被自己身上的臭味熏的睡不着觉。

 

“劳伦啊,”萝卜尖在床上祷告道,“如果我干的这些事情全都是无用功,能不能直接告诉我?”

 

没过一会,外面开始下起了雨,虽然是夏天,还是有点冷。萝卜尖点上柴火,想了想,决定干脆到外面去淋一阵雨,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金盏花看着隔壁萝卜尖地里的庄稼一天天长成,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家的萝卜好像比其他家的大了一倍。

 

凭什么?

 

而且……如果她家的萝卜种的多了,价格自然就会低下去,到时候家里能不能糊口都是问题。

 

怎么办呢……

 

不,不可能只有我一匹马讨厌她,价格拉低了所有种萝卜的都会吃亏。

 

那在周日做法事,大家都在的时候提这事绝对是再合适不过了。

 

 

 

 

 

 

 

神父看着萝卜尖跟银月辉辉依偎着坐下,一股愤怒油然而生。

 

这种败类……我为什么要给他劳伦的祝福?

 

“那么,今天我们有新成员加入吗?”他问。

 

“等一下,神父。”金盏花举蹄说,“神父,我怀疑萝卜尖在用巫术。”

 

神父皱了皱眉头。巫术?她知道巫术是什么吗?

 

萝卜尖瞪着她,银月辉辉搂着萝卜尖。

 

“那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神父问。

 

“她们家的萝卜大的不行!”金盏花说。

 

“我作证!”萝卜头,萝卜尖的姐姐说,“正常的萝卜不可能长那么大!”

 

“而且我还看见她半夜的时候还点着灯!”酸柠檬说,“谁家会奢侈到半夜还点着灯啊?”

 

神父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但是……好不容易有一个能整整萝卜尖他们的机会了,虽说只是几个不懂事的农民胡闹,总归不想浪费。

 

“那么,萝卜尖,”神父用一种威严的语气说道,“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我……”萝卜尖说,“我觉得我家的萝卜长得大的原因是在于我会把马桶倒在田里。真的,你们也可以试试,会有点臭,但是真的能让庄稼长的更好。”

 

神父在颤抖。

 

几匹念过书的独角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陆马们则完全不明白他们的反应是为了什么。

 

“我们……直接开始祷告吧,全体起立。”神父说。

 

用粪土肥田。这是古陆马国的习俗,是他们与恶魔勾结的证明。

 

 

 

 

 

 

 

那天法事结束的比往常早很多,萝卜尖回到家,开始准备午饭。银月辉辉在出教堂的时候被卫兵拦住了,不过他们说不是什么大事,银月辉辉就让萝卜尖先走,待会过来吃午饭。

 

就是在这时,她闻到了一股烟味。她确认了一下,灶上还没点燃,但是房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烧起来呢?

 

很快她就意识到不对劲。萝卜尖的家只是一间平房,无论哪着火了,往反方向起码能跑出去。可是……她看见有火星从四边都有冒出来。才几秒钟的时间,火势就开始变大,萝卜尖退到屋子的正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劳伦啊,”神父在萝卜尖的房子外面喃喃道,“我们已将邪恶从世上抹消,求你不要迁怒于我们的无能,保佑我们的福祉,我们将会向你证明我们改过的诚意。”

 

20个独角兽士兵分别围在萝卜尖的房子四周,用魔法施加着火焰。

 

房子里的萝卜尖感到了火焰的温度,浓烟呛的她无法呼吸。

 

“劳伦救我。”她默念道,想着这种时候喊劳伦还有什么用呢。

 

她感到尾巴已经被点燃了,她没有别的选择。她大概对准了门的方向,闭着眼睛,冲进了火海。

 

萝卜尖冲出来的时候,那些士兵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这么让她冲了出去。

 

她除了鬃毛和尾巴有些发黑,全身没有一处烧伤。

 

“快!”神父喊道,被这情景吓到了,“杀掉她!她是恶魔!”

 

早在神父把士兵们带来的时候,街坊们就已经知道了。萝卜尖听到了这样的指控,却停下了逃跑的脚步。

 

“什么?”她问。

 

一块石头砸中了她的脑袋,很快,石头便如雨点般往她身上砸去。在她倒地之后,金盏花拿着平底锅走出门,敲碎了她的头骨。

 

 

 

 

 

 

 

消息传的很快。银月辉辉听到了之后,就是不信,非要去见她的尸体。等真的见到了,又说那一定不是萝卜尖。其实,虽然萝卜尖的头被砸烂了,可爱标记还在,不会错的。

 

玫瑰把萝卜尖的尸体装在了麻袋里,在她自家的地里挖了个坑——神父肯定是不会同意把她埋在教堂旁边的。

 

第二天,玫瑰去找了萝卜尖的家里马,但他们没有一匹愿意给萝卜尖办一个葬礼,玫瑰只好找来银月辉辉。银月辉辉识字,便偷了一本《协律经》来,准备去昨天埋萝卜尖的地方念一段祷文,就算办过葬礼了。可是到了那里以后,却只看见一个坑和里面空的麻袋,麻袋的口仍然是系着的,萝卜尖的尸体却不见了,只有一匹浑身是泥的陌生马正在挖萝卜。

 

“你干嘛?”银月辉辉问,“屋子的主人昨天才死,你就不能留点尊重吗?尸体是你偷走的吗?”

 

“是我偷的。”萝卜尖转过头来,用蹄子把可爱标记旁边的泥蹭掉。

 

银月辉辉顾不上脏,便冲上去抱住她。

 

 

 

神父正在给坎特洛特写信,解释昨天发生的事情,金盏花突然推门而入。

 

“神……神父,不好了,萝卜尖她……她没死。”

 

“怎么可能?”神父问,“昨天是你亲自杀了她,如果她没死,那也一定是残留的巫术,我们去看看。”

 

到了萝卜尖家门口,银月辉辉拦住了他们。

 

“你还想怎样?”银月辉辉问,“这是劳伦在告诉我们,萝卜尖不该死,你还不停蹄吗?”

 

“你是说陆马邪教是没有危害的?”

 

“种地什么时候成为邪教了?你还不明白吗?陆马没能归属协律教,不是因为他们不信仰劳伦——是因为我们的信仰出现了问题!”

 

“冷静点,孩子。”神父伸出一只蹄子搭在银月辉辉肩上,“带着你的疑问和好奇心,也许你很适合学习神学……”

 

“我不相信经书上的劳伦!”银月辉辉把神父的蹄子推开,“我只相信让小马幸福的劳伦!”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施肥的好处都有啥?”

 

走过来的正是萝卜尖。

 

神父用念力掏出身上的匕首,朝她扔了过去,银月辉辉试图用自己的念力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把匕首在空中变成了一片花瓣,慢慢落到了地上。

 

“我主劳伦……”神父颤抖着,跪倒在萝卜尖面前,“原谅我……”

 

“她早已经原谅你们了。”萝卜尖说。

 

金盏花跑到家里,拿出一截绳子,打了个结,挂在了树上。她又找了一个凳子,借着凳子的高度,把头伸进绳结里。

 

“我主,”萝卜尖感受到了这一切,“不要怪罪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金盏花用来挂绳子的那根树枝应声断裂。

 

 

 

 

 

 

 

6个月后。

 

萝卜尖仍然坚持继续种地,而不接受任何赠予的财物。她和银月辉辉最后结了婚,全村马,无论独角兽还是陆马,都出席了。神父最终决定把这件事瞒下来,没有让上级知道。

 

渐渐的,村里的独角兽开始平等地对待陆马,虽然转换的过程中仍有摩擦,有的陆马因为贪婪想要求比独角兽更多的权利,有的独角兽也因此开始质疑平等相处本身,但事情已经比之前好上许多了。

 

村子里开始有意识地收集牲畜和小马的粪便,现在庄稼的长势非常喜人。

 

直到那天,教堂上的钟开始发了狂似地响。这是村子里很少听见的声音了,这是敌袭的警报。

 

村子里能拿得动刀的马在村子外围站成3排,盔甲全都留给了他们,那些受过训练的独角兽士兵则爬到了房顶上,准备使用法术进行支援。

 

正在向村庄的方向行军的是圣骑士,独角兽国的职业军队。

 

他们在离村庄200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但是并没有派出使者。

 

村子里的马看得很清楚,他们献祭了一匹天马的战俘,用他的血驱动符文法阵。密集的奥术飞弹几乎遮蔽了天空,仅凭村民从家里搬出的桌子完全无力抵挡。仅在接敌的前几秒钟,第一排的村民几乎死亡殆尽。

 

就在这时,一个隐形的护盾盖住了整个村子,奥术飞弹在能接近村民之前便尽数爆炸。大家都能猜到是谁——萝卜尖向前走去。

 

“我是来谈条件的。”她说,在场的所有小马,无论距离她多远,都感觉仿佛她在自己的耳边说这句话。

 

“我们奉白金公主之命,前来清除此处的恶魔。”指挥官说道。

 

“我就是那个恶魔,”萝卜尖说,“放过他们,我任由你们处置。”

 

“不要!”银月辉辉喊道,“如果就这么不经斗争就放弃……”

 

“用错误的种子种不出正确的果食。”萝卜尖说。她踏出了护盾的范围,一发奥术飞弹很快把她撕成了碎片。

 

圣骑士们停止了射击,在队伍中听不见欢呼胜利的声音。

 

“撤退。”指挥官一声令下,整支队伍就仿佛在逃离一个恐怖的敌人一样毫无章法地溃退了,期间还有几匹马跌倒被踩伤。

 

萝卜尖的田里,一颗幼苗正破土而出。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显示:全部评论
莹草喵 Lv.8 陆马
评论 萝卜尖

具有史诗感,还行吧。跨越28页的距离呀。

4 月 11 日
魔法师T_T Lv.21 天马站务
评论 萝卜尖

挖个坟,朋克农民大战狂信徒。这个故事简直就像是把角色和设定丢到一个世界里然后随性写下来的一样,就像《炎拳》《电锯人》那种,感到自由。

不过由于对文笔把控得很好,而且玩的宗教梗也很有趣,所以读起来也挺好玩的。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