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怨琴

  天马

家有天琴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8,572 字

event 于 2019-07-07 发表

visibility 共 615 人看过

forum 共 7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14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还没睁开眼睛,你就感觉到严重的头痛。就好像奥克塔维亚用力踢了你一晚上……不对,是现在还在踢你一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对于你来说就像是非常非常遥远的事情了,但是你还是集中精神,想要回想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

 

  记忆的混乱当然是从那个吻开始的。那个奥克塔维亚,那个一直对你冷若冰霜,动不动就尥蹶子踢你脸的陆马;那个有着让你无法仰望的音乐天赋的,又对大提琴和古典乐有着无限激情的小马;那个有着乌黑的鬃毛以及被灰色细毛覆盖的曼妙胴体曲线的美丽雌驹。居然吻了你,虽然不是在嘴唇上,只是在脸颊上如蜻蜓点水一般的碰触,让你一瞬间无比混乱。

 

  “太棒了!谢谢你带我感受这么精彩的表演!”

 

  在一旁的灰色小马还在兴奋踮着蹄子。你一直以为只有那个薄荷色E.T才会做出这种兴奋过头的动作,今天才知道,原来小马都是这种充满激情的动物。

 

  所以说,刚刚的那个吻,一定也是一种狂喜之下的无意识之举吧,就像看喜欢的球队进了球之后抱着自家猫狂亲的主人。

 

  不对,话说抱着自家猫狂亲就是一种奇怪的行为。

 

  但是……

 

  在你面前扫过的黑色马尾打断了你的思绪。

 

  “喂喂喂……还在发什么呆,表演结束要清场了。”奥克塔维亚歪着头看着你。

 

  “哦哦,好的!”你答应着,连忙站起来跟上雌驹。

 

  “我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再发什么呆啊?”

 

  你大脑当机的罪魁祸首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不过聪明的奥克塔维亚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她回过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她平时那促狭的微笑。

 

  “哦……原来如此,你们人类那么在意那种事情啊……呵呵呵。”

 

  奥克塔维亚的声音让你更加觉得双颊发烧,尤其是刚才被她碰触过的地方。

 

  “哪……哪种?你……你是说……那个……亲……亲……琴……琴……亲……”

 

  不同于语无伦次的你,陆马只是踮着脚在前面走着。然后很随意的反问道, “你说呢,人类的小哥?”

 

  你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说。

 

  “哦,我知道了,其实那种事情,对于你们来说很普……噗!“

 

  你话没说完,前面的陆马很随意的尥起一蹶子踢在你脸上。

 

  “为什么踢我?”你委屈的按着鼻子。

 

  “呵呵……为什么呢?”奥克塔维亚的视线一瞬间就从天堂的温暖怡人掉落到了地狱的冰冷刺骨,吓得你大气都不敢出。

 

  ***

 

  对了,昨晚记得去看了音乐会,你这样想着睁开眼睛,但是你看到的却是陌生的天花板,既不是你家的客厅,也不是你家的卧室,盖在你身上的是一条暖暖的棉床单,摸起来料子就像是酒吧休息室中常见的临时被单,你坐在那里继续回忆昨晚之后发生了什么。

 

  ***

 

  你们走出音乐会大厅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雨,而且从地面上的积水看起来,已经下了一会了。

 

  “为什么会突然下起雨?”奥克塔维亚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旗袍,然后非常不高兴的看着天空,“这个有在计划之中么?”

 

  你以为我是全能的神啊,写计划的时候会把下雨也考虑进去,何况这计划根本就是那个E.T搞出来的东西。你心中吐槽着,叹了口气说:“好像不大的样子,要不我们就这样回去?”

 

  奥克塔维亚抬头瞪了你一眼。

 

  “啊,忘了,你身上的毛被淋湿会很不舒服吧,没关系,回去赶快洗个澡就行了。”

 

  “哼……”奥克塔维亚打了一个响鼻。“你的毛才会湿!”

 

  “呃……怎么了?”你完全不知道哪里又踩到她的尾巴。反正结果就是她的灰蹄子狠狠在你脚面上踩了一下,然后她衔起旗袍的下摆,快步跑进了茫茫大雨之中,你无奈的叹了口气紧追在背后。

 

  在商店街那边的道路还算好走,但是到了你们这边的酒吧街之后,地上越发坑坑洼洼的。在你前面的奥克塔维亚像一匹羚羊一样灵活的跳过一个又一个水坑。因为一直咬着旗袍的裙摆,所以她一只一言不发的赶路,同样也不知道说什么的你只好紧跟在后面。似乎随着回到家中,在外面那个活泼可爱的奥克塔维亚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家中的那个尥蹶子烈马奥克塔维亚。

 

  陆马在路口的一个大水坑面前停了下来,原地打着转考虑怎么才能跳过那么大的水坑。完全湿透的鬃毛贴在脸上,走路的姿势也微微有些不自然。显然小马并不习惯在城市这种坚硬的水泥路面上走路,刚才一路的跳水坑似乎让奥克塔维亚的蹄子更难受了,看着于是心不忍的你走了过去从背后抱起了她。

 

  “哎?你干什么?”她吃惊的大叫起来,在你怀里挣扎着。

 

  “抱你过去,蹄子沾水一定很不舒服吧。”

 

  “哦……还……还以为你们人类……不会这么……绅……”奥克塔维亚停止了挣扎,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软下来。

 

  看着那个一直不可一世的陆马忽然露出这样乖的表情,你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是……

 

  但是………………

 

  真的好重……………………

 

  各种文学艺术作品都说过,怀中抱着少女就会像抱着羽毛枕头一样轻柔而又美妙。但是你现在只觉得像抱着千斤秤砣一样吃力,步子都迈不开。估计因为是母马而不是少女吧,但是怀中的陆马乖乖的伸出蹄子搂上你的脖子,低着头不看你的样子。你觉得根本抱怨不出来。而且刚才都夸下海口,现在抱怨她沉的话……估计不是脸上挨一蹄子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你抱着陆马,喘着粗气走在积水的路面上。陆马尖尖的耳朵蹭着你的鼻尖,你每出一口气那尖耳朵都会来回晃着,让你怪痒痒的。浑身汗水和雨水的奥克塔维亚散发出她特有的茉莉花香气,让你又一次想起刚刚在家中带着笼……不不不,为什么会想起那种香艳的场景。

 

  “变……变态……你在想什么?这是……犯规……不……不……不不不……要吹人家耳朵啊!”

 

  奥克塔维亚红着脸抬起头,前蹄结结实实的打在你脸上,这一下让你更稳不住了。

 

  “搞什么啊!我好心抱你,为什么踢我啊!”你委屈的大叫着。

 

  “那……那……顶着……人家后背的……硬硬的东西……是什么……?”陆马的怒火似乎也被雨水浇熄了,她害羞的低着头,紫色的瞳孔藏在大湿之后微微卷曲的鬃毛之后。

 

  “那是我的手机!你这个受迫害妄想症抖S尥蹶子狂魔!”你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说我什么?”声音褪去娇羞的奥克塔维亚又一次挣扎起来,让你们俩在路上危险的摇摇晃晃着。

 

  “别乱动好么,你好沉的!”你一只手托紧她可爱标记的位置抓紧她的后蹄,另一只手揽着她后背顺便抓住她的一只前蹄,但是她另一只还自由的蹄子毫不犹豫的连抽你无数下。

 

  “你……

 

  啪--

 

  “说……

 

  啪--

 

  “谁……

 

  啪--

 

  “重……?

 

  啪--

 

  就在你气急败坏的考虑直接把她丢进水坑里的时候,忽然黑暗的天空被一到闪电照的雪亮,接下来就是如同撕裂天空一般的滚滚雷声由远而近袭来。

 

  “呀!”

 

  你怀里的雌驹忽然发出一声你认为她绝对不会发出来的女孩子气尖叫声,然后紧紧的抱住了你,湿漉漉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原本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奥克塔维亚,现在却像一个小幼驹一样把脸埋在你怀里,前蹄像树懒一样紧紧包着你的脖子,后蹄乱蹬着好像要往你领口里面钻一样。这个阵势让你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好了好了,没事,只是打雷。”你一只手托住她尾巴下面的地方防止她掉下去,另一只手轻轻摸着她的头。

 

  过了很久,雌驹才露出一双眼睛抬头看着你,大大的眼眶里面都是泪水。

 

  “敢……敢告诉……别的……马……你就……屎定了……”一副楚楚可怜表情的奥克塔维亚依然威胁着你。

 

  “绝对不会!”

 

  “飞呀飞,眼里塞个蛋糕杯……”雌驹小声说,

 

  你完全被她快速转换的话题弄晕了,“啥?”

 

  “萍琪毒誓,跟着我念……”奥克塔维亚的智力好像打雷之后就忽然变成幼驹水平了。

 

  你叹了口气,一边抱着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念。

 

  “飞呀飞,眼里塞个蛋糕杯……”

 

  雌驹笑着点了点头,但是随着另一声惊雷又一次把头埋在你胸口,不过这一次没有抖的那么厉害了。

 

  “好啦好啦,我抱着你呢……已经过了水坑了……”你累的气喘呼呼的说, “你可以下来了。”

 

  但是奥克塔维亚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别任性啊,我们已经上了路边不会弄湿……”

 

  就像是在拆你的台一样,一辆大卡车从你们俩身边飞速的驶过,溅起的冰凉泥水瞬间浇了你们一头一身。

 

  ***

 

  想到这里意识到上半身有点冷的你才发觉自己一丝不挂,你有些惊慌的四处张望,看到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床头,上面还放着的手机和钱包让你瞬间有了安全感。于是你接着回忆昨晚的事情。

 

  ***

 

  你们俩落汤鸡狼狈不堪的走进你打工的一家酒吧,你和这家叫“摇滚干草窝”的老板很熟了。你记得今晚这里本来打算办露天烤肉晚会,但是门厅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老板坐在柜台后面,这幅景象已经说明了一切。

 

  “该死的老天,你们来也没用,今晚打烊啦!”那个随时带着紫色太阳镜,染成一头蓝发的老板在柜台后面叼着棒棒糖没好气的说。

 

  “那个……”

 

  “哦……哪里泡来的马……”回头看你们的老板眼睛差点掉下来,

 

  “我只是想借用一下浴……”

 

  “没问题宝贝,我懂!”他拍了拍你的肩膀。

 

  你懂什么啊!

 

  “喏,今晚我打烊回家了,你就帮我看店吧,后面的休息室随便你用!”他得意的推了推眼镜,

 

  你完全不懂啊,你心中吐槽着,连忙辩解道“等等……我不是……”

 

  没等你解释完,老板顺手拿出几瓶已经打开的酒,拍着你的肩膀说:“这是今晚开一半晚会剩下的,送给你们,宝贝,姐够义气吧!”

 

  不等你把话说完,那个老板已经走到店门外了。

 

  “拜拜,宝贝。顺便,别把床单弄太脏。”

 

  怎么最近不管人还是马一个个都不听你把话说完。

 

  你回头看了看一身泥水还在微微有些发抖的奥克塔维亚。叹了口气说:“你先去休息室洗个澡暖和暖和吧。”

 

  她点了点头走到了柜台后面,不一会浴室里面就响起了淋雨的水声,那个声音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融合在一起,让你原本稍微沉静下来的心又紧张起来,孤男寡女……不对……是雌驹共处一室……而且对方还在洗澡!而且是那个……那个奥克塔维亚……

 

  你连忙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把那双紫红色的双眸从你脑中抹去,然后拿起奥克塔维亚的旗袍和你的外套用力洗着,想借此减少一点心中的紧张。

 

  平常心--平常心--

 

  只是洗个澡。

 

  平常心--

 

  “那个……”

 

  “是的!”你一下立正站直了,完全不敢回头去看刚出浴的陆马那湿漉漉的鬃毛。

 

  “你去洗吧……我联络一下天琴……”

 

  “好……好好……”你像机器人一样迈着正步走进了浴室,然后关上了门,脱下衣服的时候心跳直线上升,这简直就像……就像……

 

  你用了有往常四倍的时间仔仔细细的把每个指头缝都洗干净,然后心里一团麻的穿上了浴巾。你出去的时候,正好听到干衣机结束的响声,你把烘干好的衣服拿出来叠好,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没有看到奥克塔维亚。刚才她似乎出去了?看来是已经和天琴回家去了吧。

 

  想到这里,你叹了口气,自己刚才到底瞎紧张什么啊。

 

  你闻了闻那件在衣服堆上最上面的旗袍,上面还有一丝醉人的淡淡茉莉花香。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老老实实帮老板看店吧。

 

  ***

 

  想到这里,你知道自己为什么睡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你怀着稍微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心情看了一眼床的另一边--果断是空空如也。然后你觉得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觉得失落,不管怎么说……

 

  “呜呜……头好痛……”

 

  忽然,在被子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下一秒钟,黑色鬃毛稍微有些乱的奥克塔维亚从被子里面露出了头。她举起自己的蹄子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睡眼,迷迷糊糊的转向你。

 

  “早啊~”雌驹打了一个哈切。

 

  果然又回到了往日的日常了么。你这样想着,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切回答者: “早啊~奥克塔……”

 

  等等……这可不是什么日常光景

 

  你转过头去,和她那紫色的双眸对视着,她也一样看着你,似乎想要从朦胧的意识中理出一丝头绪

 

  你……

 

  奥克塔维亚……

 

  男人……

 

  母马……

 

  一张床……

 

  一丝不挂……

 

  “啊----!”一人一马的尖叫响彻整条酒吧街。

 

  ****

 

  你收拾完大厅你们进来的时候弄出的一地泥水之后,你伸了个懒腰走回休息室,而休息室的景色一瞬间让你脑子里面的齿轮停转了。

 

  奥克塔维亚正慵懒的趴在床上,床头柜上摆着的是一排老板送你们的红酒瓶,还有两个杯子。

 

  “你~干什么……去啦……好慢哦~”

 

  酒气熏天的奥克塔维亚傻笑着,举着一个酒杯对你说。

 

  话说她到底是怎么才能用蹄子握着杯子啊,不对在此之前她是从哪弄来的杯子,不对不对……在此之前……你拼命的用手抓着头发,

 

  “人类……交响乐……最棒了……”奥克塔维亚举起杯子摇摇晃晃的说,“敬交响乐一杯!”

 

  好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酒杯从这个烂醉的马蹄子上夺下来。

 

  “你……丫……不……喝?”奥克塔维亚迷迷糊糊的瞪着你,然后转过身去。

 

  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没什么难……

 

  啪--

 

  让眼前都是星星的一记后蹶子直接打飞了你的推论,为什么这家伙明明烂醉如泥但是尥蹶子比清醒的时候还要快啊!

 

  “趁老娘不……那个……注意想……嗝……动蹄……动手……动脚?”奥克塔维亚打着酒嗝还不忘记纠正自己的语法错误。“在小马国……这种精虫……上脑的种马……老娘……能打……十个!”

 

  “别喝了……奥克塔维亚……你……噗!”

 

  她一边用嘴咬着瓶子倒酒,一边不忘记给你脸上来一蹶子,着简直是醉拳……不,是醉蹄再世……

 

  “泥醉……噗!”

 

  她举起一个杯子,然后坐桌子上,同时不忘了抬起后腿一蹄子落在准备上来抢酒的你脸上。 “你丫……喝不喝?”

 

  “等……噗!”

 

  她前蹄晃着手中的杯子,媚眼如丝的坐在桌子上俯视着你,混杂着洗发水香味和茉莉花香气的后蹄在你脸上揉来揉去。“你丫嘴里……要吐出……喝以外的音……哼哼……老娘倒是不介意多来几下。”

 

  这个抖S尥蹶子狂魔喝醉酒之后简直是超进化了,后蹄子不仅仅可以向后尥蹶子踢人,向前也可以了。

 

  “好吧……我……喝……”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只好忍辱负重的先干了这杯红酒再说。

 

  “人类的红酒……也最棒了!干杯……敬人类的红酒!”奥克塔维亚举杯说。

 

  能喝红酒喝到烂醉的马某种意义上也很强大。

 

  “对了……这个是干什么的……?”奥克塔维亚摆弄着休息室里面放着的卡拉OK机器。

 

  “那个是……噗”下一秒钟你的脸上又多了一个蹄印。

 

  “不接受……教训……的人类!”奥克塔维亚打开了电源,你觉得还是老老实实等她酒劲过去再想办法吧。

 

  “哦哦……原来是卡拉OK,天琴和我说过这个!好棒!”奥克塔维亚一蹄子拿麦克风一蹄子拿酒杯。 “为了人类的科学技术……干……咦?”

 

  你刚刚抬起头,另一蹄子直接踢的你眼冒金星。

 

  “臭小子……给老娘……满上!”奥克塔维亚霸气侧露的把酒杯放在你面前。你现在只能暗自庆幸,还好你把老板的其他酒都收好了,不过你看看那已经开了瓶的一排酒,只能祈祷那些客人在被雨浇跑之前基本把酒喝得差不多了。

 

  “让呃们荡起双脚~”奥克塔维亚大声吼着歌,你才知道为什么这个有音乐天赋的雌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大提琴而不是小马擅长的唱歌,这家伙的大提琴是天籁之音,但是歌喉绝对是胖虎之歌。但是现在你只能坐在那里听她挨个把各种歌唱下去。并且祈祷天琴小叮当能快些来救场。

 

  “来……干杯!”每唱完一曲,提琴姬就会豪放和你一起大口喝酒,开始只是葡萄酒,葡萄酒喝完之后就是已经开瓶的二锅头,你默默的诅咒那些没品位的顾客,露天烤肉晚会喝什么二锅头啊!几杯下去之后,加上奥克塔维亚的歌声和蹄子在魔法和物理上的双重打击,你的记忆也开始混乱起来。

 

  之后你的记忆就只剩下那恐怖的胖虎之歌和跟黑发雌驹形象完全不符的豪放大笑声。

 

  等稍微清醒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趴在厕所马桶上在狂呕不止了。

 

  “笨~蛋~不能喝……就别……逞强~”

 

  把你变成这个惨状的陆马还一脸笑嘻嘻的拍着你后背。

 

  “来……给你水漱漱口……”

 

  你虚弱的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好意。

 

  “你……一直在想什么呢?”

 

  “想给……外星人袭……击中心……打电话,不不不……这个时候……还是……动物防疫中心……叫他们……带狂犬病……疫苗……”

 

  “哈哈哈哈……”奥克塔维亚拍着你的脸,然后将你扶正“别胡说了,老娘知道你丫在想什么……”

 

  “你从音乐会出来……就想问吧……小马的……” 奥克塔维亚豪放的声音渐渐变得羞涩起来。“……那个……接吻……”

 

  你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她湿润的嘴唇。然后着魔了一样点了点头。

 

  奥克塔维亚羞涩的回过头,似乎不想让你看到自己的表情,她低声的说,“和人类的接吻……含义……是……一样的……”

 

  说完,她转过头来,润湿的紫色眼眸看着你,然后慢慢的靠近。你也闭上了眼睛,手搂着她的脖子,抚摸着她黑色的鬃毛,她也搂上了你,你第一次和异性相拥着,献出自己的吻。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口茉莉花味的二锅头。奥克塔维亚紧紧抱着你,嘴对嘴的把那火辣辣的液体全给你灌进去了。

 

  “哈哈哈哈,中招了吧,小傻瓜!”

 

  随着陆马比天琴还没心没肺的大笑声,你的记忆就此中断。

 

  ***

 

  现在情况简直……糟透了!

 

  完全不记得昨晚之后发生了什么,奥克塔维亚在你身边似乎也一样震惊了,她和你一同用蹄子拼命搔着自己的鬃毛。

 

  “昨……噗!”

 

  不过就算如此混乱,陆马的前蹄依然犀利。

 

  “听好……昨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不准在提起………昨晚什么也没发生!”

 

  陆马又恢复了她那冷酷的声音。

 

  被蹄子塞着嘴的你如捣蒜一般的点头。

 

  “萍琪毒誓!”

 

  你再一次点了点头。

 

  “飞呀飞,眼里塞个蛋糕杯……”你们一起说着,然后一人一马一同松了口气。奥克塔维亚摇摇晃晃的跳下床,似乎想减轻一点头痛,她把蹄子放在门把手上,对你说。

 

  “好了,我们分别回家,省的天琴……”

 

  “呜呜……头好痛”

 

  说人,人叫;说鬼,鬼哮;说马,马到。

 

  而那个从被窝里面发出的声音瞬间让你们俩的血液都冻结了。

 

  奥克塔维亚刚提到名字的那个薄荷色不明生物,正用暖暖的小蹄子踩着你的肚子从被单里面钻出来。

 

  “早啊~佚名,早啊,奥克塔维亚……”

 

  她全身的鬃毛有奥克塔维亚十倍乱,就好像是刚刚参加了狂欢然后又钻进洗衣机里面转了一百圈之后,又直接塞进烘干机烘干之后拿出来的布娃娃一样,而且睡得迷迷糊糊的她还带着一身薄荷味在你赤裸的胸口亲昵的蹭啊蹭。

 

  这一幕给了你平时一定会没命的跑开,给了奥克塔维亚平时一定会直接尥蹶子把你脸踢得凹进去,但是现在你们俩完全混乱的大脑中只剩下这么几个词。

 

  你……

 

  奥克塔维亚……

 

  天琴

 

  男人……

 

  母马……

 

  雌驹……

 

  一张床……

 

  一丝不挂……

 

  睡在一起……

 

  “啊----!”一人一马的尖叫又一次响彻整条酒吧街。、

 

  ***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拼命的揉着头想再榨取一点点记忆出来,但是你完全记不得之后的情形,门口的奥克塔维亚也一样在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但是你们俩显然在那个酒气熏天的深吻之后就完全醉的不省人事了。

 

  “昨晚……哇哦……”天琴迷迷糊糊的声音,让你们俩一起竖起了耳朵,想从她说出的每一个字仔细分析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这家伙昨晚一直清醒着,一定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你们俩……在床上……都……哇……太厉害了……”天琴举起双蹄发出一个有气无力的欢呼,她迷迷糊糊的补充道,“而且坏心眼的奥克塔维亚,把佚名的那个~白白的~好吃的~都吃了,不给人家吃。”

 

  你才想起来忘了一件事……这家伙的中文表达……简直是灾难。指望她能说出昨晚发生了什么更是……灾难。

 

  天琴笑眯眯的深了一个懒腰,然后小蹄子趴上你的胸口,撒娇着说,“喏,昨晚佚名那个东西,奥克塔维亚都吃了,人家现在还想吃,佚名在弄出一点吧!”

 

  “哇……哇……不要说了!”你和奥克塔维亚一只手和一只蹄子一起捂上她的嘴。

 

  *****

 

  这个时候在厨房,酒吧老板看着一团狼藉生气的用手按着脸,

 

  “宝贝,做完姜撞奶能好好收拾么!”

 

  ====(奥克塔维亚篇完)====

#1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在看这文章期间,我已经扇了自己好几巴掌了(虽然没使劲),太可怕了。

2019-07-09
#2
自由灵狐  独角兽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车差一点就开脸上了......真的:ftemoji_sgsneaky:

2019-07-14
#3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作者忘记了自己的账号

2019-07-19
#4
ID313  幻形灵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回复#2 @自由灵狐 :

出现了,灵狐先生

2019-07-19
#5
Dim  陆马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回复#1 @奇幻光影 :

巧了,我也敲了自己好几下脑袋。这作者好皮呀。

2019-07-19
#6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我的节操。。。

2019-07-23
#7
RoyLuoDGCK81LNN  独角兽
回复 S2第5章 双马圆舞曲

233,分级为什么不是T

2019-07-26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 人类与小马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