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今天也是24小时运行的一天。 翻译只是想给国内引进一些clop,但听说fimtale不允许像fimfiction一样出现r18内容。明明我清单上都列好几个m级文了orz 所以以后基本不会翻译了。 原创是主营业务。别看我的翻译,求你了。

色欲之至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assessment本作共 4,593 字

publish于 12 天前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571 次

loyalty共 9 人收藏

chat共 24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12 人评价

53 star

5
58% 4
25% 3
17%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前言: 

原文的fimfiction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18911/1/beyond-lewd/for-what-creature-is-as-lewd-as-man喜欢请支持原作者。

人类vs邪茧,且看幻形灵女王如何对抗人类可怕的

工口之心!

 

*有非常多的意译!第一次翻译试水 因为实在是苦于无人询问所以只能作罢

*有大量的关于非人生物的擦边h描写,接受不良者请谨慎避退。

*为了防屏蔽加了好多斜杠,clop之神保佑我

 

正文:

 

什么生物和人类一样工口?

 

在小马镇这没有太多的隐蔽之处,但对那些通晓如何利用无马在意之地的个体而言,它们就存在而且帮的上忙。邪茧女王,克里萨利斯一世,虫群的芒尖,千面女士,就是这领域的佼佼者。凭借着大多数人只能在其最疯狂的幻想中推理出来的技巧,她一条街一条街的向着这个死气沉沉的小镇的中心潜行。

 

不,她并不是要去友谊城堡对暮光闪闪或那个挨千刀的星光熠熠进行复仇。当她横穿过一条条小巷和毫无戒心的马群时,这样的想法甚至都没划过她的脑海。她的目标另有其马,是一个更为甚之的眼中钉肉中刺。

 

几个月来,她都在这个待满了她头号敌人的穷乡僻壤的村子里察觉到骚动。一股淫/欲和欲望的旋风回荡的如此强烈,以至于在小马利亚的每一个角落里都能感受到。它势不可挡,气吞万象,对于像她这样的幻形灵来说,这造成了一个问题,事实上,是很严重的问题。

 

要想重建自己的虫巢,她就得找到一个能采集到大量爱的小马。这种事于如她一般神通广大的女王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前提:没有这些淫/欲的存在。因为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再到闭上眼的这一秒,色/欲的味道于她的舌尖上徘徊不散。这使为其新帝国找到配得上的根基一事变得毫无可能。而这不应该。事实上,就是这种屈辱,成为了众所周知的压垮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现在就想直接暴露身份,冲向那个可憎的蠕虫把它变成一团糊状物。唯一阻止住她的,是她知道自己在发现并把他带回临时巢穴后,他的死将在塔尔塔罗斯的哪怕最黑最深之层也会成为传奇。

 

邪茧想到这点,不禁咧开嘴残忍地笑了,她俯身避开了一群正在赶往学校的幼驹,长长的匕首般的尖牙闪闪发光。越来越近了。再过几分钟,不出一两个街区,她就再不会分心。在那之后她便可以重建一个对她绝对忠诚的虫巢,来摧毁背叛了她的旧虫巢和那些促使他们反抗她的小马们。

 

转过街角,她看到……一个玩意正在帮助其中一位谐律元素。说实话,幻形灵并不知道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小马。让她惊讶的是,它不是小马,不是任何其他在她漫长生命中曾见到过的生物。它正抱着一箱宝石,跟在那匹她记不起来名字的白色独角兽身后。他们一边交谈着,一边在市场里穿行。

 

邪茧盯着那个生物,眯起了眼睛。淫/亵的情感从它身上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没有一千匹最最肮脏的小马,如这般产量的淫/秽情感是根本没法指望的。

 

当一个画面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时,她打了个趔趄。白色独角兽穿着一双袜子,鬃毛扎成了马尾。她还没来得及处理这张图片它就变形了。现在图片上有了两只小马,正是生物经过时冲他挥手的卖糖果的奶油色陆马和正在帮她的绿色独角兽。她们俩扑倒在一起,气喘吁吁。

 

邪茧几欲作呕,一对翅膀愤怒地嗡嗡作响。她试图屏蔽这些幻想,但是没用。它们乘着欲望的浪潮,像拍打着海岸一样猛烈地冲击着她的大脑。

 

每个场景都是不同的,有时是一匹小马,有时是一群,他们的神情、衣着和姿态都不一 样。每变换一个,邪茧都能感觉到有东西在胸口收紧。

 

"爸爸,那是什么?"

 

"哦,那是那些幻形灵中的一个,亲爱的。虽然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通常它们的颜色都很鲜艳......" 

 

幻形灵女王并没有听到这番对话,也没意识到这镇上的一些小马已经看到她了。她全副身心都在她看见的那些污秽上。邪茧咬紧牙关,她的身体因狂怒而颤抖着。

 

她能感觉到自己少的可怜的那点自制力在这一刻被剥夺殆尽。她的视野开始变红。

 

死亡对这个生物来说太好了。流放出境对这个生物来说太好了。她能施加给它的任何折磨和魔法都远超出它值得得到的。它不仅仅是丑恶,这生物是从最肮脏龌龊的深坑里蹦出来的。

 

"你!"她指着那只野兽吼道。"就是你。" 

 

她的音量和吼声里满溢而出的厌恶震得几匹小马跳了起来,把注意力转向了她。谐律元素和那生物停了下来,转身去看那些骚动是怎么回事。

 

白色独角兽倒吸一口凉气:"邪茧?!哦,我的天!"

 

邪茧咆哮着。她把挡路的小马推开,朝他们俩步步逼近。白色独角兽挡住了她的去路,独角蓄势待发。

 

"我不知道你来小马镇干什么,你这恶魔,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噫!"

 

女王丝毫没有理会那只独角兽,把她推到了一边,这样她就可以和那个充满了淫/欲的家伙对峙。

 

那生物笑了。“嘿,你是那些虫子马之一,不是m——"

 

"虫群在上,你究竟有什么毛病?"她问道,打断了他。 

 

那生物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我?",他ーー听起来至少像是他ーー问道。

 

“就是你!“邪茧说着,把一只蹄子重重的踩进泥土里。”你到底是——“

 

当另一个不受欢迎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时,她退缩了,这次是她自个,戴着一副马鞍。她后退半步,咆哮着。

 

"把它停下!"

 

"......把它停下?"

 

"是的!" 

 

他把头歪向一边。"我应该停下什么?"

 

"你自己知道你需要停下什么,你这肮脏的直立行走的类猿秃子,"邪茧说。“现在ーー”

 

另一个画面闪现在她的脑海里。这一次,她身穿黑色皮衣,嘴里叼着一根鞭子朝他走近。

 

"就是它!你现在就给我把它停下!"

 

"女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所做的只是--"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生物想到这种事?!" 

 

"额,我—" 

 

"绳子?我腿上的洞?为什么你认为我能在小马利亚做到像这样的事?幻形灵做不到……这一点。“

 

那生物往后退了一步,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明显的困惑。邪茧瞪圆了眼睛,向他一步步迫近。

 

“我是来这杀了你的,“生物”。没有淫/欲,没有袜子,没有…你怎么——停下!我正设法威胁你!—我要把你活剥了!你还是这么想!你怎么还能这么想?!让它停下!停下!“

 

"邪茧!“

 

邪茧呼吸急促,她转过身,看到了暮光闪闪和她那些可恶的小朋友们,他们见到她都不是特别高兴。

 

"立即离开我们的仍类,你—“ 

 

为什么你们要让这…这东西跟你们一起生活?!”女王问道,打断了暮暮的长篇大论。“你们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写什么吗?那是未过滤的淫/秽与色/欲和—我不会亲暮光闪闪的!我恨她,所以别再想了!以虫群的名义我将…我将…”

 

伴着翅膀嗡嗡作响,邪茧向后一仰头,发出愤怒的尖叫。她内心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并且和她以前达到的生气相比,现在的她是怒火冲天。”. 

 

随着一声低吼,她向那个生物猛扑过去。当她将他撞翻在地时(“唉哟!”),宝石飞溅地到处都是。

 

“我要撕碎你的灵魂,然后把它当抹布擦地!”她吼道,用鼻子抵住他,一边呲起嘴唇来露出她的尖牙。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因为就在她这么做的那一刻另外一个画面浮现她的在脑海里。

 

她的尖牙没有用来撕咬。它们缓慢地,情色地啃噬着那个生物的脖颈间,但没有一次力度大到刺穿他的肉体,只是留下一阵令人亢/奋,愉悦的刺痛,作为一种挑/逗——

 

随着一声尖叫,邪茧从那个生物身上滚了下来。"我......!你...!你怎么能...?!" 她咬紧牙关,再一次冲向他,而这只是让另一幅画面出现罢了。麻绳,皮圈,她紧拥着他马时他们身上传来的温度和气息。作为一个非常 的东西?鬼知道怎么翻译。她的呻/吟声对她的皇家身躯产生了不可言喻的影响。

 

"我发誓你只会只知道痛苦!你会慢慢的死去!你ーー“

 

现在她全身都套在皮衣里,正审视着一群被捆绑起来的小马。这事的界限比她做过的任何事情都要淫/荡得多,而且当一个人想要抓住一匹小马,以便从他们的爱中解脱出来,或者和一个幻形灵代理商交换时,这种界限就根本不切实际了。

 

她又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更大了,尾巴紧贴着臀部。"我—我......"

 

她离那个生物越近,画面就越生动。她能感觉到幻影的触摸,闻到她知道并不存在的气味。狂怒渐渐变成了逃跑的欲望,她往后退着,几乎撞到了暮光闪闪,她看起来和其他小马一样困惑。

 

没有丝毫犹豫,她立即闪身躲到了天角兽的后面,并非是在退缩——女王从不退缩——只是靠近那东西不舒服而已。

 

"以虫群的名义,杀了它吧闪闪!杀了它,为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神圣而可怕的东西!" 

 

邪茧试图缩在暮暮的翅膀下,这只是让公主匆匆地侧身离开几步。

 

"我......额......"她环顾四周,先是看了看她的仍类朋友——他仍然平躺着,看起来非常茫然——然后又看了看幻形灵女王。当她把注意力转向她的朋友时,她的眉毛皱了起来。她的朋友们,对于雌驹来说,看起来和她一样,对正在发生的事感到困惑。

 

"...投降?"她说,低头看着颤抖的,睁大了眼睛的女王。 

 

"当然,当然!我会投降,我会永远呆在地牢里,在塔尔塔罗斯,我甚至会去你那个荒谬的学校!只要制止那东西!求求你了!" 

 

"制止他?"

 

"我求你了!"

 

给出行动的不是暮暮而是萍琪。那匹派对小马自娱自乐地哼着小曲,小跑着去往那个生物旁。她咯咯的笑着,转过身来,扑通一声倒在他肚子上。

 

"好吧好吧!仍类被控制住了!“她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壬—类的头。 

 

一时间,无尽的欲望和幻想消退了。邪茧几乎要喜极而泣。不幸的是,女王不哭,所以她做了第二好的事:爬过去然后抓起暮暮的一只蹄子。

 

"谢谢你!“邪茧说道,一边亲吻着它。"谢谢你,谢谢你,哦千面神在上太感谢你了!" 

 

当女王继续亲吻她的蹄子时,暮暮的脸皱了起来。她试图把它抽回去,但女王死命地抓住它, 能多快有多块地去亲吻它。公主用动作向她的朋友们示意,对这种事情感到很不舒服。谢天谢地,苹果杰克和黛西赶了过来,阿杰把幻形灵拉到自己的蹄子上。 

 

"好了好了,别再做那些愚蠢的事了,让咱把你带回城堡去吧,"苹果杰克边说边掸去女王身上的灰尘。" 对吧,小暮?"

 

"是的......?"她说。"这边走,我来领路,我们可以接着谈谈一些......事情?" 

 

他们三个跟着邪茧离开了,全然被搞糊涂的瑞瑞和小蝶殿后。萍琪看着这列队伍离开,弯下腰向她最喜欢的,最人性化的仍类凑过去。

 

"你认为我需要约束你多久?"她悄声说。

 

"我不知道,"他回答。"也许等到他们走了,我想......"

 

"好吧好吧!“萍琪边说边在他身上扭来扭去,试图让自己趴得舒服一点。"那我们就先待在这!"

 

她说的话人类一个字也没听到,他的目光飘忽到了正在摩擦自己胸的侧腹上。他向自己点点头, 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不错......" 

 

街的那头,邪茧发出一声尖叫。


附记:感谢来自评论的纠错!

          壬—类是hyoo-man的翻译。我琢磨着原作是不是要突出马的发音的意思啊奈何我英文作 品看的太少猜不透,所以我就把人改成壬,或者改成后鼻音的“扔”会更好一点?

 

现已采用评论中的建议换为第二方案“仍类”。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
回复 色欲之至

有待提高。NOVOTE. (3星)

其实群里的大佬们会很愿意和您一同商量这种有趣的东西的。

还有,此处不是贴吧,这种程度的暗示,绝对是算不上违禁的。

柚七  夜骐 #2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1 @Accurate_Balance :

好的谢谢您!不算违禁就好 因为我被屏蔽怕了()

群已经退了 我想办法问问周围的人吧

utopia  幻形灵 #3
回复 色欲之至

但是对于那些知道如何利用看不见的,被忽视的地方的马来说,它们就是可被挖掘和使用的。

这句话机翻味明显,但……

这句话好难,我也不会。如果想要读起来不怪,就得拆分成短句,而这又是我的弱项。

“但对那些通晓如何利用无马在意之地的个体而言,它们就存在而且帮的上忙。”

 

那生物笑了。“嘿,你是那些虫子马之一,不是m——"

这句话我看了看,原文是  y开头的一个词,这里曲译成m——挺好,画面感挺强(至少我瞬间代入了),只是不知道原来想指什么。

 

你们为什么让这…这东西住在你们中间

错误明显

“为什么你们要让这…这东西跟你们一起生活?!

 

是有多处有点问题,但都可以改进一下。不过这种类型的文实在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所以……#摊蹄#

 

译文中有一处hyoo-man没有替换,是失误了吧?

以及,壬一类是真……没看懂,我是看到很后面将近结尾才关注到,原来这个是human人类的意思(我看了标题就忘了唔唔唔)

 

译者在加把劲,以及,不要过度依赖机翻。

柚七  夜骐 #4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3 @utopia :

超级感谢啊!!!!!!!!!!!!!!!!!!

柚七  夜骐 #5
回复 色欲之至

第一句话我知道 我也试了相当久 但是无论怎么弄都味道怪怪的只能用最开始那个版本了

柚七  夜骐 #6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3 @utopia :

抱住muamuamua 太感谢了(Q3Q)

回复 色欲之至

最后,邪茧为什么在惨叫

柚七  夜骐 #8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7 @热情的徐需须 :额因为人类的脑子里又一次突破了pp的禁锢充满了xxxx的东西!她是幻形灵立马就感知到了当然就叫啦,,,

 

Chela  幻形灵 #9
回复 色欲之至

水平有待提高,机翻过于严重,不再赘述文中表述具体问题。

建议未来水平提高后,有机会的话可以重制这篇文

加油喔!望继续努力。

柚七  夜骐 #10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9 @Chela :

谢谢wwwww!

柚七  夜骐 #11
回复 色欲之至

对不起我怨念一会 原创那么多评论区也没啥动静 我就翻译了一篇然后就钓上来那么多大佬 我snjnjxjks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2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3 @utopia :

这句话我看了看,原文是  y开头的一个词,这里曲译成m——挺好,画面感挺强(至少我瞬间代入了),只是不知道原来想指什么。

显然,是“不是吗”没有说完。

壬—类

何不翻译成“仍类”?原文刚好是英语中令人头疼的长短音,这里换成前后鼻音,挺合适的。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3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9 @Chela :

有机会的话可以重制这篇文。

附议。第二票。

柚七  夜骐 #14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12 @Accurate_Balance :

好的谢谢!那就采用当初仍类这个方案了

 

和诣秩序  陆马 #15
回复 色欲之至

然吾竟皆悟字里行间……

学识混合  独角兽 #16
回复 色欲之至

这个时候就要@celestai 了 蹄动滑稽

柚七  夜骐 #17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15 @和诣秩序 :

噗wwww?

和诣秩序  陆马 #18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17 @柚七 :

意思是我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柚七  夜骐 #19
回复 色欲之至

回复#18 @和诣秩序 :

好的w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柚七  夜骐

今天也是24小时运行的一天。 翻译只是想给国内引进一些clop,但听说fimtale不允许像fimfiction一样出现r18内容。明明我清单上都列好几个m级文了orz 所以以后基本不会翻译了。 原创是主营业务。别看我的翻译,求你了。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