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永恒之泪

  独角兽

I am a Brony!

一个“卫兵”的故事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咚咚咚!”

就在整个房间的气氛都沉闷的时候,响起了不紧不慢的敲门声,但是并不是多嘴敲门时的节奏,这让大家都觉得很疑惑。

“谁?”

“公主殿下,我是来找贾斯汀的,我是迪恩。”

公主听了,看向贾斯汀,似是询问。贾斯汀对着公主们微微点头,并起身去开门。

迪恩从容地站在门外,周围有几个士兵围着,十分警惕地盯着他。几秒后,贾斯汀打开了门,看见外面是这番情景,不禁摇了摇头。

“迪恩,你这家伙只会给我惹麻烦。还有,在外面偷听多久了?”

在与外面的士兵们赔礼道歉之后,贾斯汀带着迪恩回到了房间。在训完他之后,贾斯汀转向公主们,向她们介绍其迪恩:“公主们,他就是之前我提到的我的一个朋友,迪恩。我前几天在外面,就是在找他。

“之前他来的时候被卫兵拦下,尽管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但还是和几个士兵产生了一定的冲突。在用实力将一些士兵打倒后,他继续重复着自己的来意,才有士兵将他带到了这里。不过请公主们放心,那些士兵没有受伤。”

不过,公主们的焦点并没有在受伤的士兵上。塞拉斯提亚公主直接起身上前,上下打量着迪恩。在她的眼中,作为飞马的迪恩和小马利亚的大部分飞马在外观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听说他把一些士兵给“收拾”了,她和露娜公主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迪恩似乎是看出来公主们对他的好奇,于是上前了一步:“公主殿下,你们好,我是迪恩,是贾斯汀的旧友。我现在是光之联合城邦的高级探员,不过我也是在前几天才与他相见,而且一开始还没认出他,所以和他闹了几天。”

似乎是为了表现什么,迪恩还将自己的翅膀抖了一下。但在他抬起自己的左前蹄时,他感受到身后有一道冷光在看着他,立刻作罢。

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之后,贾斯汀无奈地摇了摇头。两位公主则并不明白迪恩的做法,以为他是要握蹄,便相视一笑,邀请他也加入了这个话题。就这样,他们一直聊,聊到了饭点。塞拉斯提亚公主打算设宴款待,但贾斯汀提议到就近的一个街道里的一家餐馆解决。最后,在易容魔法的作用下,公主们与贾斯汀他们在那家餐馆吃了一顿非常美味的咖喱餐。

在分开之时,贾斯汀告诉公主,自己再过几天就要启程返回联合城邦,一旦小马利亚出了什么事,这次他恐怕是赶不回来了。公主们表示理解,而且塞拉斯提亚公主也告诉贾斯汀:“这样吧,后天我要带一批学生去天马维加斯去玩,所以会有一些便衣,要不你也来?”贾斯汀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答应了下来。

但是那一天,贾斯汀还是失约了——他得到一个十年前的一个失踪案的消息,所以带上迪恩前去调查了。

在前往那里的途中,贾斯汀带着迪恩到事发地附近寻找警方帮忙,哪怕是志愿者也行,但是没有一匹小马想要帮忙,理由都是一样的——就算有什么消息,也不会有小马在意了,菲利希亚的亲属只有她的父母,而且他们早就过世了。

虽然没有协助者,但是毕竟是她的消息,贾斯汀和迪恩讨论了一下,决定依旧前往现场。

“对了贾斯汀,你知道那几件事了吗?”飞行途中,迪恩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询问贾斯汀。看他一脸疑惑的样子,迪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

“第一件事是你离开联合城邦之前的事,不过你当时可能还不知道。当时所有的刺客都没能活下来,最后一位在解除空间封锁之后挡在了你前面,用尽了他剩余的全部力量挡住了他们的最后一击。也正是这一击,才把城防部队给吸引了过来。但是当部队和瑞坦长老赶到的时候,他们却不在了,只留下了四具不完整的尸体和重伤昏迷的你。而现场留下的魔法痕迹来看,他们是被一匹法力强大的暗之城邦的小马强行传送走了。

“至于第二件是关于你母后的。其实她并不是先王所说的“一直在外忙”,而是在生完你的皇弟之后的三个月之后就被暗杀了。至于那个杀手,你可能也听说过他——全联合城邦最可怕的杀手,低语。根据调查以及推测,那个家伙当时只有二十岁,谁敢相信?但没有小马知道他的过往,也没有小马愿意知道。但是这件事一直被皇宫压着,所以我也是上周才知道的。但是不知道是谁雇佣他行刺,也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

“第三件事知道的时间和第二件事一致,而且是绝对糟糕的消息——先王去了,是积劳成疾。因次早在一个月前,他就退位,并将临时王位交给了你们皇弟瑞拉尔。同样的,这则消息也是被全面封锁了。但是,我在皇宫内打听的时候得知,在这一个月内,哪怕是在逝世前三天,负责打理是侍女们都没有听见他提起过你的名字。”

迪恩明白,哪怕自己不说,贾斯汀依旧会知道。但让他意外的是,贾斯汀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也就是让他自己飞得快了些。不过他没有用看到的是,贾斯汀的眼睛湿润了,但硬是没有流下一滴泪,而是咬了咬牙,向前看的目光更加坚定了。

一路无话。

到了那片山林,并将那张地图拷贝了一份之后,贾斯汀与迪恩分头行动:迪恩前往山洞,贾斯汀前往崖底。在分开前,他们约定:一有状况,水晶球联系。

“邪茧啊,你能不能描述地再详细一点?”贾斯汀拿着那张地图,一边飞着,一边四处寻找那个悬崖。可是邪茧给的那张地图上,就连东南西北都没有标注,甚至路线都是模模糊糊的,让他苦不堪言。

在飞了二十分钟之后,贾斯汀终于站在了当时邪茧所在的崖底。但贾斯汀却愣在了那里——因为他看着崖底的碎石,想到了一段可怕的画面:

一匹黑色的天角兽被提雷克狠狠地用魔法轰击了数下,其身上的黑甲已经出现了破损,但他依旧没有服从。最后,提雷克将已经重伤且无力的他往远处一扔,然后用魔法对着他使出全力轰了最后一次,直接将黑甲击碎并把他轰到了恐怖谷的崖壁上。之后他就被碎石给掩埋了。不过他在被碎石掩埋的一瞬间,将自己转移走了,所以没有受到后续的伤害……

突然,贾斯汀似是被什么东西影响了,打断了思绪。“唉。”他猛地摇了摇头后叹了口气,然后从一侧打开了一个空间裂口,从里面拿出了一颗水晶球,“什么事,迪恩?”

“我到现场了,并在一张简易的床上发现了一具幼马的尸体,而且尸体旁边还有什么生物待过的痕迹。在旁边的火堆里我还找到了一些烧焦了的碎纸,已经无法复原了。在另一旁还有一叠纸张,我刚才大致的看了看,好像是这匹幼马的母亲所写的日记。你那边有没有发现?”

“你好像没说清楚。”贾斯汀用魔法托着水晶球,同时将一组被有意堆放的碎石轻轻地移开,露出了一具有腐败的雌性陆马的尸体,“那具尸体的死因是什么?我这边的那具好像是跌落伤加上落石的砸伤导致的死亡,再加上昨晚这里好像在下大雨,导致尸体有一定的腐败,而且在她死之前还被她抽取了爱意,算是物尽其用吗?”

最后一句,贾斯汀放轻了声音,没有让迪恩听见。

“是,这匹幼马似乎是本身就染上了顽疾,而且他生前似乎还服用了某种毒草,但似乎被什么魔法保护过,所以保存的比较完好。”迪恩上前,将那具干燥尸体翻了过来仔细检查了一边后向贾斯汀报告,“不过,你刚刚说的那个‘她’是谁?”

“一种在小马利亚生活了近千年的生物,你如果了解了这个国家的话,应该也会知道。”很明显,贾斯汀并不喜欢这个话题,回答的时候有些不耐烦。

“好吧,我知道了。尸体的话,还是按照小马利亚的方式来吧。”迪恩听懂了他的语气,便立刻转移话题。

“嗯。你去找个好地方,将这两具尸体火化了吧。那几张纸留下,我研究一下。”

说完,水晶球的信号就被主动切断了。贾斯汀蹲了下来,对着那具尸体开始施展魔法。似乎这个魔法很难,贾斯汀独角上的魔法波动幅度非常大,全身也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抖动,额头上也开始冒汗。过了大约一分钟后,魔法波动稳定了,他的全身也放松了下来。

“这种魔法对尸体用是真的复杂,居然还要费这么大的劲,以后还是尽量别用吧。”施法成功之后,贾斯汀将额头的汗擦去,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读取那具尸体生前最后十分钟的记忆。

三分钟后,快进后的片段播放完毕,贾斯汀将眼睛睁开,神情非常复杂。对于几乎没有感受过什么是家庭关爱的他而言,要去理解这位母亲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比较困难的。但他还是对着那具尸体深深地鞠了个躬,并用魔法渐渐地将尸体残缺的部分给复原,尽量把她恢复成生前的模样。

就在贾斯汀忙的差不多的时候,水晶球再一次发来消息:迪恩找到了一个较好的位置。

“噗呼!”

一团红白相间的火焰在附近的一座山头燃起。在火焰之中,两具尸体和一些杂物渐渐地消于无形。迪恩没想到,贾斯汀处理这两具尸体,用的居然是光之城邦的高级魔法之一——圣焱。与正常的火不同的是,这种火只能用魔法完成,而且烧完东西之后什么也不会留下。

“对不起。对于你们的死,我想我也有一定的责任。要是我当时没有将他打成重伤不治,你们可能还会坚持到她来。”贾斯汀控制着火焰,在它烧尽之时,贾斯汀也将话说完了。迪恩在一旁默默不语,因为他在小马利亚的这段时间里也听说过那件事。但如果当时贾斯汀的攻击不那样狠的话,那几匹马质可能一个也活不了。

事情忙完,但经过小马镇的时候已是下午,但他们都还没吃过东西,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终于忙完了。不过我们现在去哪里解决肚子的问题,贾斯汀?要不再去坎特洛特的那家餐厅吃一次?”说完,迪恩满脸恳求地看着乔装——或者说幻形好了的贾斯汀。

不过贾斯汀却笑着摇了摇头,并径直往糖块屋的方向走去,并留下了一句迪恩在训练时经常听到的话:“现在还没到饭点,先找其他东西充饥。”

“哼,不去就直说,干嘛还要说那种话?”迪恩有些不开心。但是他知道,糖块屋肯定有吃的,于是便跟了过去。

当天晚上,大家都入睡了,露娜公主开始治理梦境。

“前几天,那个家伙教我的方法还挺不错的,居然可以让我与那些孩子在梦中玩耍。”在检查梦境情况时,露娜公主在自言自语,而且似乎很开心。她好久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么高兴了。

“呵呵,他,叫狄修斯。”

“啊!”那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露娜公主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里还会有其他小马,而且居然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但看到是他之后,露娜公主就长舒了一口气。

“呼,贾斯汀,你能不能别这么吓马?”

“抱歉,公主殿下。下次不会了,尽量。”贾斯汀也很意外。他也是才进来,正好出现在露娜公主身后,并听见她在提起狄修斯,所以就说了出口,却没想到吓到了公主。

“其实,我是想来告诉公主关于狄修斯的事。”贾斯汀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整理了一下,似乎又要说什么事了。

“我想,我们还是换个时间吧,毕竟现在我还在工作呢。更何况,这还是我打算给姐姐的惊喜。”露娜公主笑了笑,婉言拒绝了。

但是,贾斯汀毕竟会读心术,所以一下子就看出来露娜公主的想法,苦笑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因为白天对着尸体用的原因吗,导致了现在轻微的地失控?”

无论他怎么想,他都想不出来原因。其实,不管他有没有将那个魔法升级过,只要是对着死体用过了,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这个魔法会不定时地自主释放,而施法者是根本没办法阻止的。而这一点,在联合城邦的法术大全中有提到,只是贾斯汀当时在练习该魔法的时候没怎么看这一条,所以忘记了。

“对不起,公主殿下,我之前不小心用了读心的魔法。”贾斯汀决定不想原因了,先向公主道歉,并说明原因,“这个魔法现在似乎有些失控,我无法控制它什么时候释放,见谅。”

公主摇了摇头:“不会,毕竟我和姐姐的秘密你也知道了不少了,多一个也无妨。不过之前你似乎是想要说别的什么,因为你刚才楞了一下。”

“是的,公主殿下。其实,狄修斯是真正意义上的梦境之王,而露娜公主你所创造出来的这个空间他早就知道了,只是看你做得不错,所以没有管。最早发现他的是联合城邦的小马,但是在那里他的口风却不怎么好。

“由于狄修斯和你一样,都是梦境之中的管理者,所以他也是一有噩梦出现就去处理。但由于他不止要治理小马的梦,还有其他各种生物的梦,尽管为了同时治理而分裂了不少归自己所控制的分体,但压力却是统一承担,所以对于稳定梦境的能力却不如露娜公主,魔法有些过于霸道,不如公主的那么柔和,导致当那些小马从噩梦中醒来之后只记得自己的噩梦里有狄修斯。久而久之,大家就把噩梦和狄修斯联系在了一起,并渐渐地成为了联合城邦小马口中的‘梦魇狄修斯’。

“狄修斯做了这么久是管理者,没有功劳却有苦劳,自然也是非常不高兴。在千年前曾经积攒魔法能量,试图来到现实大闹一番为自己正名,但是被冥火所阻止。在冥火苦劝了他三天之后,终于成功让他放弃了。而我是在离开联合城邦之后的第一个夜晚做噩梦的时候,他和我聊天是所得知的。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属实,因为独角兽是不可能存活这么久的,但他毕竟是梦境之主,所以我只能试着去相信。

“而他本身,和露娜公主你在几年前才解决的那个昙特巴斯有点像,都是无法轻易来到现实的,而一旦来了就几乎不可能再回去了。冥火当年就是抓准了这一点,才成功将他劝好的。

露娜公主听了,抿了抿嘴,有点不舍,但是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解决方法:“要不我现在就把我姐姐找来,然后你在叫一下狄修斯先生?”

那天晚上,露娜公主、塞拉斯提亚公主、贾斯汀和狄修斯在梦中举行了一次非常盛大的宴会,几乎所有的小马都在梦中参加了,同时还把月亮上的精灵也一起叫了过来,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了。

第二天早,除了举办者之外,没有小马记得昨天晚上做的梦了。

******

“最好让越少的生物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然大家都会喜欢做噩梦来看我们了。那样的话,我们肯定忙不过来。”

这是狄修斯当时留给露娜公主的忠告,但是露娜不同意,因为她喜欢小孩。狄修斯也没有办法,但是在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确信她听进去了:在每次治理梦境的时候,开始适当地保持距离。这样,治理的目标达成,自己也不会很累。

在确定自己的事情完成之后,狄修斯就与露娜公主告别了。露娜公主有些不舍,一直想办法留下他,却发现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只好想办法开一个告别会,但从贾斯汀口中得知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所以就尝试着施试了一下新的方法,结果很成功。

只是,露娜公主这一次是真的累坏了。在梦境宴会结束之后,她是直接就地睡着了——睡的很香。而贾斯汀醒了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去找她,却正好看见塞拉斯提亚公主正用魔法轻轻地托起在阳台的她,然后慢慢地放在了她的床上,并盖好被子,离开之前还蹭了蹭脸。而多嘴则在一旁,拂着胡须点了点头。

几天之后,贾斯汀已经整理好的东西,准备踏上前往——或者说是回到联合城邦的路程。

在离开的前一天,贾斯汀将看似毫发无损的杰里斯从丹古基斯那里接了回来。但是在杰里斯出来的一刹那,他就忘记自己之前在地狱里吃到的苦,但他身上几乎每一个关节、每一块肌肉都隐约传来的疼、痛、麻、痒,让他无法想象自己曾经受到了怎样的伤害。而这,正是丹古基斯的目的。

其实这个地狱,远远没有联合城邦的传闻里那样可怕。其实它就只是比塔他洛斯的环境温度要高罢了。而在里面服刑的囚犯,根本不可能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但是这个地狱中有一个特殊的结界,让外界生物进来容易出去难:你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去,但是如果要出来的话,就会被这个结界拦下,只有丹古基斯才能打开它。

不过丹古基斯这里却有两个选择:一种是像杰里斯这样,将他在那里面的记忆全部清除,并且对他们全身的神经进行一次微量的魔法冲击,让他们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全身时不时就会各种不适,从而使他们对这里产生畏惧感;另一种则是彻底打开,让外来生物毫发无伤地进进出出,但是要多花上一些力气。

让杰里斯消息了半天之后,当天下午,贾斯汀就让他和迪恩先出发返回联合城邦。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但毕竟是王子的命令,再有疑问,也只好照做了。

第二天,贾斯汀把了一封信送到了塞拉斯提亚公主的床头,其内容主要是告别,以及建议设立一组探班的,定期去检查塔他洛斯的情况,以及派一批小队去守卫谐律之树,防止有强大的魔法生物将其蓄意破坏。至于公主是否愿意采纳,他就不知道了。

“去找一下她吧。”

“嗯?”

但当贾斯汀到达她的藏身之处时,却发现除了几块彩色的木头和一个破碎的暮光木雕之外别无他物。他很是疑惑,便开始感应她的位置。

“看来她还是没有放下仇恨啊。不过,她去哪了?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她了?”

感应失败后,他皱着眉,开始用魔法侦测周围,但是一无所获。

“奇怪,她会去哪?算了,既然无法和她告别,那去找他吧。”

但当他传送到塔他洛斯的时候,他脸色大变。

“什么?提雷克这和煦光流怎么都不见了?”

在场所有生物除了贾斯汀,都在昏睡之中。而根据贾斯汀的检查,发现他们是被一种魔法给催眠的。

“该死,我现在就回去查的话,可能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走了,而他们也可能会再找来。还是用魔法信件吧。”

贾斯汀传送出塔他洛斯之后,立刻打开了一个空间裂口,从里面取出纸和笔。写好了塔他洛斯的现状之后,贾斯汀用一种魔法火焰将其发送出去了。

做完这一切后,他就离开了小马利亚,正式前往,或者说是返回联合城邦。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封信,根本没有发出去,而是因为受到干扰,直接消散了。

#1
永恒之泪  独角兽
回复 七

非常抱歉,这一章节我想不出标题,求大佬们帮忙,谢谢

2019-07-06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