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omelo7

  陆马

不是黄心柚子,是红心西柚。 今天也是24小时运行的一天。 *长期接稿

【自然组】她们的故事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7,923 字

event 于 2019-07-04 发表

visibility 共 288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4 人收藏

forum 共 3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是第二人称 以外人视角来推进fs和aj的故事 

说真的 自然组一开始写的我快闭气了()从没上手过的cp果然难写 但我证明了自己是个合格的罗曼蒂克狂舞屑手 作为混邪我做得到

祝阅读愉快wwww

 

正文:

 

你是一个旅人,还未成年之时便在这片广袤而神奇的土地上游荡。你走遍了小马利亚的每个角落。

 

而你的足迹不止于此。

 

你曾渡船去过海那边的狮鹫岛,亲身看过其王冠失落之所在的幽深峡谷;你也曾到过林荫镇,拜访了传说的夜之子——话说回来,他们的水果真的很好吃;你深入龙的领域,前往雪山和沙漠的腹地。

 

而你的日常工作是前往这些秘境,带回那些或是稀罕无比,或是意义非凡的古老物件和宝藏,再在市场上出售。你喜欢那些有故事的东西,每当蹄子抚摸过其表面,你都能感觉到来自心底的颤动和共鸣。这也是你cm的含义所在。

 

你是一个旅人,更是一个网罗物品的收集者。

 

这天,你从水晶帝国回到了小马利亚。这个从诅咒中刚恢复不久的古老城邦给你带来了太多的惊喜。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你便准备前往中心城贩卖。但你还需要在一个地方住几天进行修整,面对那些苛刻的贵族,你风尘仆仆的形象大概不能多挣来一些好感。

 

你的蹄子划过地图上中心城所在的位置。

 

“小马镇”听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

 

你的预想没错。这里是一个悠闲惬意的乡村小镇,居民们都淳朴好客。但是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你踏入镇子没几步的时候遇到了一只粉色的陆马,她一见到你就目瞪口呆的掉了下巴。没等你决定好到底是打招呼还是无视,她就大叫一声,撒开四蹄夺路而逃。

 

怪小马。

 

你怂了怂肩,决定继续前进。

 

***

 

你远远的望了一眼那座隐藏着无数秘密,对于探险家来说诱马而又危险的无尽之森。令你惊讶的是,你在森林的旁边发现了一座紧挨着它的小屋。是探险者吗?

 

你眯起眼,窗户内似乎没有人。

 

你把这个疑问记下。准备向本地的居民询问。

 

***

 

在半路的时候,你又遇上另一只小马朝你搭话。

 

“哎呀,小姐,咱猜你是刚来这个镇子的吧!”她微笑着抬了抬自己的牛仔帽。

 

你回答了是,并伸出蹄,准备和她进行友好的握蹄。

 

一阵完全没预期到的大力的高频上下甩动让你震的头晕眼花。

 

“咱是苹果杰克!欢迎来到小马镇!”

 

你晕乎乎的报了自己的名字。即使她已经放下蹄子,你仍然由于惯性没有停下蹄上的动作。等你意识到的时候,你赶紧尴尬的刹住车。

 

你轻轻咳了咳,告诉她自己是一个旅人,将要前往中心城。想要在小马镇先休整几天。

 

“你到镇长那去过了么?凡是要在这逗留一段时间的小马都得去她那边签个名,好拿到入住许可证。”

 

你摇了摇头。你还没走完这个小镇呢。

 

“那就先来咱家做客吧!咱正好带你熟悉一下小马镇——奶奶和小萍花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你感谢了她的好意,并告诉她你现在由于长途跋涉的旅行,已是身无分文。她的邀请及时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天,你还真是遇上麻烦了,不是?”她眨了眨眼,“跟咱来吧——苹果家的手艺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不过你最好有一箩筐的故事可以讲,我妹妹小萍花就是喜欢缠着那些客人不放……”

 

你跟上她,前往苹果家的庄园。

 

***

 

 

你要声明一件事。

 

苹果家的派实在是太好吃了。

 

太好吃了!

 

当你狼吞虎咽的时候,苹果杰克就在一旁看着你瞪眼:“咱知道你确实是饿坏了,但你也不用这么急吧!”

 

小萍花高兴的咬着盘子端来第十二个派:“里尊的很尼欢唔们家的派!啊呸,还需要再来一个么?”

 

“唔呃呃呃嗯”你口齿不清地说道,把嘴里的一大口派咽下去,“是的,谢谢你了!”

 

“这就来!”

 

“好吧…好吧…”苹果杰克踱着步子小心翼翼的坐到一旁,试图不碰倒摇摇欲坠的高高的盘子山。“看来咱得等你先吃完才能再聊聊了。”

 

她似乎还咕哝了些“幸好暮暮当初没有这好胃口”之类的话,不过你专注于眼前的美食,一个字也没听到。

 

 

 

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其他的一会再说。

 

***

 

“哇哦…………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绘声绘色地向小萍花讲述着在林荫镇的探险。不是自夸,但你的确是个讲故事的好手。

 

苹果杰克咯咯笑着打断了小萍花对于另一个故事的央求,“好了,好了!小萍花,已经很晚了,人家也该要去休息了。”

 

“嗷————”小萍花拖着长音抱怨着,“可是我还想听唉!就再讲一个嘛!”

 

“小萍花——?”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她依依不舍跳下椅子,“谢谢您的故事,小姐,明天见!”

 

苹果杰克带着微笑看着她离去。“她可真是个小甜心,是不是?”

 

你赞同了她。

 

“行………那么,关于这个小镇,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你询问她是否认识在无尽之森旁的那座小屋里的住户。你很好奇是什么样的马会敢于住在无尽之森的旁边。

 

“你说小蝶?”

 

“嗨,那你可绝对是想错了。那姑娘可不算什么勇敢的,甚至——额,挺胆小的。她是个胆小羞涩,却又最最善良的小马。她住在无尽之森旁边,只是为了能第一时间照料到她的动物朋友们。”

 

“小蝶是咱见到过的最充满矛盾之处的。”

 

“明明是天马,却向往着大地;明明害怕这世上的许多,却又把屋子安在无尽之森的旁边;明明是咱们中最胆怯的,但为了朋友又可以去直面一条巨龙。你说怪不怪?”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所有人中咱最不放心的就是她。“

 

“要咱说,她究竟得怎么照顾好她自己呢?任何东西都有可能伤害到她,”她陷入沉思,“她是那么的没有妨护的脆弱和善良。”

 

“咱那天跟她一起去无尽之森,去寻找一只受了伤的鸡头蛇尾怪。咱跟着她穿过那些纠结的藤曼和枝丫,看着她弯下身去观察它留下的痕迹,爪印,还有树上的伤痕,最后来到一条小溪旁,那条蛇尾鸡正涓涓的流着血,虚弱地倒在一边,看起来就要濒临死亡。”

 

“她——她毫不畏惧地直接走了上去。就好像她看不到这是个凶狠的怪物,随时都能把她石化,她的眼里只有一只受伤的,饱受痛苦的动物的模样。她缓缓地,小心翼翼的走上去,轻声地安慰着,说一些安抚的话语,里面的温柔足以让你震动。”

 

“那只蛇尾鸡一直在不停的嘶声威胁着,一边试图做出攻击的姿态阻止她前进。但她没有丝毫退缩。”她的眼神变得恍惚。“她只是把身子俯的更低,用更和缓的速度靠近,凝视着它的眼睛。”

 

“最终,那只受伤的蛇尾鸡停下了抗拒的动作。它平静地让她触摸它,为它包扎绷带和疗伤。明明是咱当初不放心她的安全,执意要陪她一起去干这事,但到包扎结束咱却都没能帮上一点忙。”

 

“她是那么的爱他们——动物和大自然。她又是对一切都那么温柔。”

 

阿杰沉默了。

 

“小姐,你游历四海,肯定阅历丰富。你有没有曾看着一匹小马,心中突然充满了想要永远保护她的想法?你有没有曾对一匹小马有这样的感觉,仿佛所有关于她的回忆都在那一瞬间涌向你,占满了你的整个心,让它怦怦的跳动着简直没法控制?使你眼中的她突然染上了从未有过的色彩?“

 

你摇了摇头。

 

“咱有。“她望着天边,喃喃地说。

 

“那是一个冬天吧——去年,或前年的一个冬日。咱大概是要去给小蝶送什么东西之类的,或者只是路过顺便拜访一下。那天可真是冷啊,气象工厂不要钱似的往下拼命撒雪花。我哆嗦着冷的不行,朝着小屋的方向行进,只想快点进到温暖的室内。‘小蝶!是咱来啦!’我一边敲门一边喊道,但是等了好一会,都不见有马来开门。咱就想着,是不是小蝶有事出门了,便趴到了窗户上试图瞄一眼里面。”

 

“好消息:小蝶没出门,只不过过于沉浸在自己干的事情里。所以咱不算白跑一趟。她坐在炉火前的沙发上,聚精会神的读着一本书,她的那些个动物们就坐在她四周,一个个屏气凝神专注地听着,在转折处发出惊呼,在抖包袱的地方配合地哼哧哼哧笑着。而小蝶就坐在它们中间。”

 

“说老实话,这场景现在想起来有点可笑。但是当时咱这些想法一点没有,咱就隔着那个结了一层霜的窗户看着里面,看着她的皮毛在炉火的照耀下变得亮堂堂的,看着她的笑容,那种真心实意的快乐和爱。”

 

“咱突然就一点都不冷了。”

 

“咱当时甚至这么想:为了能让这个场景不被打断,无论现在从无尽之森里面冲出来什么怪物野兽,咱都要一匹马把它挡在小屋前。只要她能继续照耀在炉火下,只要她能继续高高兴兴的对那些动物们讲故事。”

 

“咱分心了,呼出来的雾气凝结在窗上,立马模糊了大片的视线。咱赶紧在窗户上磨蹭着,试图把霜去掉。这个动作弄出的声响让她注意到了窗外。她一路小跑,和站在窗外的咱来了个大眼瞪小眼,咱的蹄子仍然停在窗户上——天,咱那会真是尴尬的不行。”

 

“好在她完全不介意——她弯着眼睛,露出一个微笑,伸出一只蹄子在里面和咱的蹄印所在的位置重叠,就好像隔着窗户碰着咱。她呼出的雾气打湿了一小片同样区域的窗户。”

 

“在那一瞬间,小姐,在那一瞬间,咱关于她的所有回忆突然全部涌上了心头,毫无征兆,简直像牛群突然冲出了围栏,把那里充的满满当当的,几乎要溢出来。那些无数次的冒险,那些日常,那些有过的交谈,它们轮番从我的脑海里飞速而过。回忆流动的速度是那么的快,以至于咱都感到了一阵不存在的晕眩。最终,画面定格在了现在,定格在了她从窗户里面微笑着看着我,隔着一层窗户和我碰蹄的画面上。”

 

“咱当时的心跳的就跟疯了一样,不打假。简直能直接从胸膛里蹦出来。”

 

你屏气仔细地听着。

 

“小姐,你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这是咱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你再次诚实的摇了摇头。但是你说,这让你想起了一些东西,请她稍微等一下。

 

你打开自己鼓囊囊的大包,从准备在中心城贩卖的物件里面翻找。你找的时候,农家女就在一边好奇的看着你。

 

最终,你摸到了一个熟悉的性状。你把它从包里掏出来:那是一对蹄大的雕像,分别刻了一只陆马和一只天马。她惊呼了一声塞蕾斯蒂亚,便急急地凑过来仔细看个究竟。

 

你告诉她这是你从一个收藏家的后代那边搞到的,它们被埋在灰尘里已经很久了。

 

陆马和天马雕绘的是如此栩栩如生,以至于她们彼此侧身额头相抵,仿佛是在浅浅的呼吸着。虽说做工算不上尽善尽美,但有一种感情被注入其中。这也是你当初一眼看中买下它的原因。

 

你不禁注意到雕像上的那匹陆马和眼前的这匹小马的神似。你问她是否认识这两个人,他们是历史上的……

 

“聪明曲奇和列兵三色堇。”她专注地凝视着雕像,咕哝道,“有意思。”

 

“嗯—咳,”她清了清嗓子,急切的抬起头,“小姐,请问这对雕像你卖不——瞧咱问的蠢问题!当然是要卖的了。咱是说——你能卖给咱吗!”

 

你说你当然乐意,还说不用付钱,就当是一件回馈她对自己善意的礼物。

 

“那怎么行!”阿杰涨红了脸,“小姐,咱有钱。”

 

你说你并不是在施舍,你很想做些什么回报她这么热情的招待了自己。而且这雕像虽然逼真,但算不得稀罕货,即使拿去卖,也赚不了什么。不如送给喜爱之人,而不是让它再在一位收藏家那蒙灰。

 

“你太好心了——”

 

你说这算不得什么。于是你把一对雕像推过去,请她收下。但她只是摇摇头,收下了天马的那一半。

 

“虽然拆散他们让咱挺不好意思的,但还请你留下那一半好了。这样你以后旅途中看到这个雕像,还能想到在小马镇有咱这么一个朋友。”她小心翼翼地把雕像收了起来。“天!这天色还真是不早了,咱竟然耽误了您这么久!”她看了一眼夜色,惊呼出声。“跟咱来吧——你还得去镇长那领暂住许可呢。”

 

于是你们启程前往小马镇的市政厅。有了苹果杰克的担保,你很快就领到了暂住许可。道过别后,你便住到了旅店内。

 

半个的陆马雕像被你放在床头。你躺在床上,松软的被褥使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清晨,你从床上醒来。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告诉你今天仍然是个艳阳天。

 

你爬起来,到洗手间打理自己。梳洗完毕后,你走出了旅店门。一个欣欣向荣的小镇以她的方式热烈地迎接了你。

 

你深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开始思考今天要去哪里。

 

你的思绪飘到了昨晚的对话上。你突然很想去拜访一下那位小蝶。不只是为了谋得一些关于无尽之森的信息,更是想了解一下她这个马。

 

你决定好后,便迈开蹄,朝着昨天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希望这位小蝶不会因为客人的突然来访而被打扰。

 

***

 

小屋和苹果杰克描述中的一模一样。你来到门前,扣了扣门。一边抑制住自己想要趴到窗上,想要把蹄子放在同样的位置的冲动。

 

门打开了。一只小马小心的探出半个头。你又一次注意到了雕像和小马间的神似。

 

“嗯…你好?”她从鬃毛后面看着你,有些紧张,“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告诉她自己是一匹旅行小马,刚从水晶帝国回来,准备去中心城贩卖收集到的物品。你说你一直对无尽之森很感兴趣,想要从住的离它最近的小马那了解关于它的一些信息。

 

“哦…看来你就是萍琪说的那只”背着大包包的旅行小马“。”她似乎放松一些了,又露出了半拉身子。

 

你趁热打铁,告诉她她的宠物兔子真是非常的可爱。你说话的当头,那只毛绒动物就在她的旁边不高兴的打着板。

 

她的脸庞被照亮了。她捋开鬃毛,看起来很高兴,“你真的这么认为?”

 

你表示你很乐意在谈论的时候参观一下她的其他动物们。

 

门彻底被打开了。“请进吧!你一定会喜欢这些毛绒绒的小家伙们的。”

 

***

 

你啜了一口杯子里的茶。你面前,小蝶正兴致冲冲的给你挨个介绍着她的动物朋友们。“这位是臭臭先生,他的皮毛真的相当光滑;至于这位是蓝布谷,她的小夜曲吹的非常好,是不是啊小小鸟?……”

 

就连你的怀里也被盛情难却的塞进了一只松鼠。你低下头,和“小胡须”大眼瞪小眼。

 

虽说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这样也不错。

 

“嗯…这大概就是全部了,”她坐回到你对面的沙发上,“还有一些住在无尽之森里,我想我没办法现在把他们叫出来见你……”

 

你想起了无尽之森特产的那些动物们,包含蝎尾狮,鸡头蛇尾怪类等,赶忙表示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你真是好心,乐意听我讲这些。我的朋友们——不是说她们不好,但就是…对于我谈论小动物,嗯,没什么兴趣。”

 

你说他们一定都很乐意听她讲话,可能只是太忙了。

 

“谢谢你说这些…那么,你还想了解关于无尽之森的哪些东西呢?虽然我也知道不多,不确定能否帮上你的忙…”

 

你告诉她说就像现在这样喝喝茶也不错。像无尽之森这样的可怖话题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这么温馨的茶会上。

 

“那太好了——我想如果你想了解的话,可以去暮暮的图书馆那边,我相信她会有更为全面的资料。”

 

你表示自己一会就会去询问阿杰图书馆的位置。

 

“你已经见到她了?”

 

你说在初入小镇的时候被她请去苹果家做了客。

 

“她总是那么热情友善…”

 

你询问她们俩是否是好朋友。

 

“好朋友?不,不,“她笑了,”我们远比那要亲密。即使称为姐妹也不为过——话说我一直想有个像她那样可靠的大姐姐呢。“

 

你追问更多细节。

 

“嗯…好吧。我想我和她已经认识相当久了,大概是除了黛西以外时间最长的。我初来小马真的时候,就是她第一个迎接了我。哦天,我还记得她那种过于热情的迎客握蹄方式,不知道她现在改没改……“

 

你在心中默默的回答说没有。

 

“嗯总之,是她第一个让我感受到了这个小镇的热情,她和她的家族。我会选择定居在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呢。她总是那么的理解我——善解人意…她是天生亲近自然的,明白我对于动物的喜爱,对于大地的向往。乐意听我那些关于动物的絮叨。从没说过像是“你为什么不住在云中城?你是天马。”这样的话。她就是能——理解。“

 

“我还记得去年的冬天,我成天窝在家里,想要在第一场大雪到来之前再多陪伴我即将冬眠的动物朋友一会。我拜托阿杰给我带一些保暖用品过来,这样小动物们就能在洞穴里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那天,我的活动安排是读故事的茶话会。我坐在炉火旁,小动物们就像现在这样围在我的四周。突然,我听到窗户那传来一阵动静。我走到窗前,发现阿杰站在窗户外面。她的蹄子正按在窗户上。她的帽檐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呼出的气在窗上凝结成了晶莹的霜。“

 

“我突然间感觉那么那么的高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笑容,即使是动物们冬眠结束的消息也不能让我的心更雀跃。我伸出蹄子,把它按在了相同的位置。她的眼睛,那么绿,就像春天的无尽之森,但远比那温暖,友善。现在,她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整个无尽之森的春都在朝我盛开。”

 

“这件事我久久不能忘怀。”

 

“啊我的天,对不起!——我竟然谈起了这些事,太抱歉了,一定很扫你的兴——我——”

 

你赶紧说自己完全不介意。朋友间的情深意笃总是让你很感动。不过你希望她等一下。你从鞍包里掏出那只剩下的陆马雕像,放在桌上。

 

她立马就被它迷住了。

 

“她真漂亮…这是一对的吗?”她红了脸.”不,我的意思是——这个姿势——看起来像是有另一匹小马相映衬。”

 

你回答说是的。并告诉她另一匹是天马,他们俩人分别是——

 

“聪明曲奇和列兵三色堇,是的,我知道,”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雕像。“我在暖心节仪式上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

 

你告诉她如果想要的话,这个就送给她好了。

 

“不必卖给我么?”

 

你说这只雕像已只有一只,是缺憾的了。再卖就是有损你商人的品格。你也想做些什么回报这个茶会。况且,她和它很登对。

 

“太感谢你了,真的,”小蝶伸出双蹄,抱住了你,“不仅为这个,更为你乐意听我说话。”

 

黄色天马的身体十分温暖。你伸出双蹄,回抱了她。

 

***

 

中午的时候,你乘上火车,前往了中心城。

 

***

 

我是一个旅人,一个收集者。

 

但我不仅收集古老的物品,我更收集故事。

 

在小马镇,我有幸认识了两匹非常好的小马。他们用自己的美德和品格温暖着周围。他们的故事很美,但里面蕴藏了一些更深的东西。而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意识到。

 

原谅我自作主张的多管闲事吧,但有时候,小马们就是需要被推一把。

 

 

又及:

 

萍琪是世界上最好的派对小马!我改天一定要问问她的蛋糕配方。

 

***

 

苹果杰克打开门,发现萍琪站在门外。

 

“大惊喜!”萍琪一跃而起,彩纸和纸屑比她本人更热烈的欢迎了阿杰。“我来取我定的苹果酒啦!”

 

阿杰咯咯的笑着,“萍琪就是萍琪。等着,咱这就去给你拿。“

 

“好滴好滴好滴!“

 

萍琪一蹦一跳地在房间里转悠着,“嗯嗯嗯——一切如常!家具没有变动,萍琪地图暂且不需要刷——等等,这是什么?”

 

萍琪瞪着一双眼睛,仔细地看着这个天马雕像。

 

“哇哦————真漂亮!不过也很眼熟。我是在哪见过类似的呢…嗯……”

 

“萍琪——咱回来啦——“

 

“哦对!是小蝶!嘿阿杰你好啊谢谢你帮我拿过来你和小蝶是不是一起买的这个漂漂的小雕像呀因为我在小蝶那有看到一个差不多的他们俩看起来成双成对的就是一套!“

 

阿杰眨了眨眼睛。

 

“你是说小蝶那有个差不多的陆马雕像?“

 

”是!“

 

“来自一个旅行小马?“

 

”没错!哎呀说起来这里有一条那个旅行小马给你的口信:

 

‘很抱歉我那天没说实话,我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但我更希望你自己找到答案。’

 

 

 

“‘——为什么不去和她聊聊呢?’”

 

 

 

陆马雕像被一把抓进鞍包内。等萍琪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剩阿杰跑远的身影了。

 

“等等——还没报完呐!“

 

***

 

你微笑着对萍琪报出了口信的最后一句话。

“祝你好运。你漂泊不定的友人,启上。”

 

 

#1
pomelo7  陆马
回复 【自然组】她们的故事

自然组好冷(打哆嗦)但是既然是自己摇号摇出来的cp就要努力写

2019-07-07
#2
回复 【自然组】她们的故事

2019-07-10
#3
pomelo7  陆马
回复 【自然组】她们的故事

回复#2 @小禁 :

哇谢谢www?

2019-07-11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