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小菜鸡
小菜鸡Lv.4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那个牛头怪大叔

chrome_reader_mode 5,147 event 2019 年 7 月 3 日 thumb_up 2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62 forum 10 collections_bookmark 7 star 1 file_download 0

牛头怪大叔走了,留下的只有被扣下的那个“帽子”。

“在学校过得怎样?”我一回家,父亲就接过我的行李问道。

“唉……”我叹了口气,“老师和同学都挺好,就是这作业太难了。”

父亲继续问:“那究竟是怎么个难法?”

“一般的课都不难,但校长动不动就叫我们自己组团队,去搞调查搞实践之类的,不知道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好不容易来暑假了,她又布置了实践作业,说是要‘关心身边默默付出的劳动者’,这叫我怎么关心!”

“这还不容易?”父亲哈哈大笑,“咱们这就不缺种菜种水果的,随便找个邻居关心一下就是了!”

是啊,这么简单的作业还不好完成?但对于我,这就是上刑场一般的折磨。考试我是不怕的,怕的就是叫我去跟别的小马交流,要是我真会这个,我也不用去暮光闪闪公主的友谊学校了。原以为只要读上一学期,我就能有点长进,然而大半年读下来,我都不敢说自己能顺利毕业。

吃饭的时候,我思来索去,想回忆起自己究竟和哪个劳动者小马有过交集,但从小到大,我都不与身边的小马来往,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连名都叫不上,就上前去“关照”,这种尴尬的事令我望而却步。

或许,只有他能帮助我完成作业。

那个牛头怪大叔。

我隐约记得,十多年前的夏天。

那一天清晨,他拉着车,迎着朝阳,走到这个村子里来了。村里的小马接二连三地出来,好奇地打量着他。尽管他已到中年,他硕大的肌肉和稳健有力的步伐让他看起来像初生的太阳一样,充满朝气和活力。炎热沉闷的空气为他披上了一层用汗水做的外衣,让他的皮肤光滑得发亮。这个牛头怪,一看就知道是不怕苦累的,他怕的是别的小马异样的眼神。他尽力回避小马们的目光,不低头看小马,只管抬头,大步走去。车经过崎岖不平的路面,里面装着的东西就哐铛作响。

那时的我还远没有车高,便和兔子似的,一蹦一跳地想看清车里有些什么。里面大多是锤子、锯子、斧子、铲子、凿子、镐子之类的工具。父亲说,既然扩大了苹果的种植规模,那存苹果的仓库自然也要跟上,据说这个牛头怪,干起活来顶得上好几只陆马,现在正是需要他的时候,而他正好也需要找活干。

不出意料的,没几日工夫,高大宽敞的仓库便立在了我家附近,然而他日夜的辛劳并没有换得太多尊敬。正如坎特洛特的小马瞧不起乡下的小马一样,村里的小马,大多厌恶牛头怪大叔的粗鲁。

牛叔终日站在大太阳底下,毫不在乎自己身上流了多少汗,增了多少污垢,也极少想到洗澡,于是小马们不愿碰他,从他旁边走过也要捏着鼻子。

按村里的惯例,若请了工匠来自家干活,就得管饱。而牛叔呢,且不说他的胃口能硬生生把一家吃穷,光他的吃相就令一旁的小马觉得恶心。牛叔吃饭,就是抬头张嘴把饭往下灌,然后猛地丢下碗碟,回头干活去了,被他这样不小心摔坏的碗已数不清有多少。

牛叔少言寡语,只知埋头苦干,这本不该是坏事,但每当有小马对他打招呼时,他只是抬头瞟一眼,便不再理会。或许在牛叔看来,这无关紧要,但小马们会觉得牛叔瞧不上小马,不屑和小马搭话。

牛叔的相貌也不讨小马喜欢。如果他不露笑脸,看上去就凶神恶煞的,再加上头顶的一对大角,便更像是恶魔,仿佛会来取你的性命,这我是深有体会的。小时候,我因为势单力薄,总是被一群小孩欺负,有一回他们又追着要打我,撞上了突然出来的牛叔,牛叔只瞪了一眼,他们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叫、四散而逃,而牛叔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当天晚上,一群愤怒的家长找到牛叔,大骂他欺负小孩,他不得不忍受无端的指责,还得挨个赔礼道歉。

尽管牛叔的毛病多多,但还不至于被赶出村子。不论木工还是石工,耕地还是造房,牛叔都会干,都愿意干,而且干劲十足,严寒酷暑都拦不住他。牛叔也不在意能拿多少工钱,他从不记哪家给得多,哪家给得少,只要自己不会饿着,他也就知足了。所以村里的小马们暂且还能容忍他。

我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就离开家去城里上学了,而牛叔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我一点也不知道。但每次放假回家,我都可以感受到家乡的变化——少了几座脆弱的稻草房,多了几座牢固的砖瓦房;一下雨就变泥泞的土路少了一条,平整舒服的石板路多了一条。我敢肯定,这有相当一部分归功于牛叔,因为我时常听到父亲对牛叔的力气和勤劳赞不绝口,夸他“能从山上砍下好多木头,凿下好多石板,一天来回跑个好几趟”,可惜每次一夸完,一个转折,便开始数落起牛叔的不好来了。

我问父亲:“那个牛头怪大叔,现在还在不?我找他做实践作业去。”

没想到父亲一拍桌子,指着我就是披头盖脸一顿臭骂:“你个臭小子!你哪个邻居不好,非要找那老牛?你要觉着不好意思,你找我也行,我给你干了大半辈子农活,怎么着也算个‘劳动者’。你不关心自家的,反倒开始关心起一个外地的老牛来了!”

我不说话了。父亲又说:“你是不知道啊!前些年有个村子,也来了个牛头怪。他一来就让小马帮他筹钱办厂,说只要赚钱了,就少不了大家的份。等到厂子办不下去了,你可知道他说什么?他说‘只要赚钱就会还钱,但我没答应过不赚钱也会还钱’,又说什么‘投资有风险’‘创业需耐心’之类的屁话,反正他是卷完钱就跑了!”

但这个牛头怪狡猾,跟咱们村的牛叔又有什么关系呢?“牛叔那么老实,哪能想到这种事?”我说。

“是是是,你牛叔老实。那老牛跟个闷葫芦似的,什么都不说,谁知道他打着什么主意!现在有小马快结婚了,在盖新房,你不信就去那边看看,看他现在成什么样!”

父亲恐怕是不会同意我去的,我只能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出去找牛叔。那时正好是晌午,如果牛叔真有父亲说的那么不堪,他现在指不定躲在哪个角落里打盹,不过,我还是找到了正在抹灰砌砖的牛叔。我仍能清楚看见他肌肉的轮廓,但已没有从前那样的身材,就像果蝠吸食苹果一样,牛叔的肌肉好像被谁抽走了,他的脸上多了不少皱纹,双眼露出疲态,不再凶狠。

我犹豫了一会儿,做足了思想准备,才走上前说:“牛叔,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你愿不愿意。”

牛叔看都不看我一眼,继续忙自己的,嘴里只吐出一个字:“讲”。

“我刚读书回来,学校里就留了个实践作业,说要‘关心劳动者’,你看能不能……”

“如何关心?”牛叔停下工作,扭头看着我。

那该如何关心呢?我想,天气是如此的热,牛叔一定口渴难耐。

“你先忙着,我给你打碗水去,这就算是关心了。”

我把水带给牛叔,然后正要拿出相机拍照,牛叔便早已吞下大碗的水,将碗塞给了我。

“牛叔,这作业是要拍照片的。我要没照片,就不能证明自己做过作业了。我再给你打碗水去。”

我叼着碗转身离去,但牛叔拉住了我,说:“大热天的,怎好意思叫学生伺候我!你回去了,就别再过来。”

但我的作业摆在那边,不能就这样回家乘凉去。我说:“那你就拿这空碗假装喝水,我给你拍完照就回去。”我把碗交给牛叔,准备拍照。

牛叔接过碗,没有做出喝水的姿势,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碗底,然后又把碗还给了我。

“这回是假喝水,要是露了馅,可就害苦了你。你要是非干不可,倒不如等天凉下来,你再端水来。”

我又把碗交给牛叔,信誓旦旦地说:“反正你都喝过了,哪里有假?现在不过是补拍一张罢了,很快的。”

牛叔不安地接过碗,便抬头把碗举到嘴边,装作喝水的样子。他的眼睛还一直瞟向镜头,似乎在叫我快点拍完了事。

“牛叔,你只管闭眼喝水,不要看我。”

我总算拍完了照片,向牛叔道声谢,便回家写起了实践作业的报告。这报告我得写个上千字,但送水这件事实在是没什么好写,我就是把字写得再大,把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距离拉得再大,也无济于事。想写好这作业,看来还得另想办法。

我隔三差五就去找牛叔,有时送饮料,有时送点水果或小吃,只为能够在报告上多添几个字。当然,拍照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这样一来,报告上的字是多了一点,但麻烦也跟着来了。我一出门,总能听到有些小马在偷偷议论,讲着“老牛变贪了”“老牛尽占学生的便宜”之类的话。牛叔似乎也听到了这样的闲话,每次我一来,他就说:“这马国连个麻雀都饿不死,哪要你来关心我。”我不知道该如何真正做好这作业,因为我不知道牛叔到底需要什么,牛叔自己也不知道。

我打开相机看牛叔的照片时,才想到牛叔到底需要什么。在不同的照片里,牛叔的姿势都不一样,但总是板着一副脸,没有一丝笑容。我想,牛叔需要的是乐观。

在此之后,我每次去见牛叔,便不再带吃的喝的,而是带去几本书,有校长写的友谊日记,有些幽默笑话,还有一些关于热爱生活、歌颂大自然、赞美太阳月亮的散文诗歌。书里的东西,牛叔大多是不懂的,于是他干他的,我讲我的,等我一讲完,又是拍照一张,但我又提出了新的要求,那就是叫牛叔在拍照时露出笑脸。

“你成天跟那老牛鬼混干什么?”有一天,父亲突然怒气冲冲地问我。

“我不是说有个实践作业么?这都写了大半,总不能叫我撕掉重写。”

“你以为那老牛老实?我告诉你,他肯定知道你在搞这种作业,就来你这骗吃骗喝!你倒好,被骗一次也就算了,还天天把自家的东西往外送!像你这么老实的,活该被欺负!我现在就找他评理去!”说完,父亲生气地走了出去。

晚上,父亲出去找好友喝酒聊天,我独自在家里,闷闷不乐地坐着发呆。我是给牛叔做了不少了,但牛叔究竟得到了什么?我这样做,真的算是关心吗?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我以为是父亲回来了,但一开门,发现来的却是牛叔。

“啊,牛叔?你怎么突然就来了?”

“你爹来教训过我了。”牛叔拎着个小麻袋走进去,把麻袋麻袋放到了桌上。

“这些是什么?”我指着那麻袋问道。

“这我都舍不得吃。你要嫌少,只管向我要。”牛叔打开麻袋,里面的食物全都是我先前送他的,现在都不新鲜了。

“牛叔,你那么累,我不会问你要吃的。”

“唉……我都不认得你,你却关心我,会读书的就是好啊!你讲的什么爱啊友谊啊,我都不懂,这太阳月亮我也不知有什么好讲的,但你在我旁边念那些闲书,我好歹还知道自己有个伴。像你这样好的,我头一回碰到……”说完,牛叔就低下头,一直沉默着。我也什么都不说。

过了许久,我站起来,说:“牛叔,咱们来张合影。这回不为作业,只是留个纪念。”牛叔同意了。

我摆好相机,设置好延迟拍摄,站到镜头前,牛叔在我旁边蹲下,与我保持同一个高度。

相机咔嚓一闪,记下了我与牛叔在一起的最后一个瞬间。

过了大约一星期,我又去了牛叔干活的地方。那栋房子现在大体上算是造完了,只差室内的装修。然而牛叔不在,只有三只陆马。奇怪,牛叔向来都是从早干到晚的。

我向他们问:“那牛头怪怎么不在了?”

“走了。”这就是我得到的答复。

“走了?去哪了?”我追问。

“就是死了呗。谁知道他怎么回事,本来好端端的,一下就中暑倒地上了。你说他看着又高又壮的,怎么就虚了呢?”

“这老牛早不死晚不死,偏在这时候死,还得麻烦我们把他给埋了!他要能多勤快几天,也不会拖到现在!”

“别抱怨了,多往开心的想。等干完这事,这家就要办婚礼了,咱们也能好好吃饭喝酒……”

我难受地说不出话,立刻跑回家里,心里暗暗为牛叔鸣不平。他至死都没有享过一点福,而我做的那些又给了他多少呢?牛叔真正需要的,是所有小马的尊重,而不是我一只小马的同情;牛叔真正需要的,是被小马平等对待,而不是像乞丐一样接受我的施舍!我再回想自己先前所谓的“关心”,觉得自己十分荒唐可笑。

白天,牛叔就只管低头老老实实地干,哪有什么工夫去赞美太阳?对牛叔而言,太阳不是温暖、仁慈的,而是炽热、毒辣的,它残酷地折磨着牛叔,无情地剥削走他身体里的每一滴汗水,使他每走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夜晚,牛叔就只管躺下昏昏沉沉地睡,哪有什么心思来欣赏月亮?一个真正疲惫的劳动者,他的夜晚是没有精力做梦的,牛叔把最后一点力气都耗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牛叔的生活就已经是一场无法摆脱的噩梦了。至于爱与包容,我把他当理想,牛叔不敢想,更不会想。

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我拉开窗帘,让夕阳照进我的房间。现在,除了牛叔,几乎全村的小马都已不住稻草房了。牛叔一走,那破房子恐怕很快就会被拆掉。如果牛叔还在,他会给自己造一栋漂亮的房子吗?我想应该不会。当这个村子的小马不再雇佣他时,他现在应该会拉着车,迎着夕阳,离开这寻找下一个村子吧。

距开学还有好几天时间,但我选择了提前返校。一方面,村里没有能洗照片的地方,我必须去学校才能把实践作业的报告完全做好;另一方面,我实在是不愿继续呆在村里了。

我对牛叔提供的帮助,被我一五一十地写在了报告中,但还差个结尾。我左思右想,憋了好长的时间,才在最后写下这样一段话:

“最终,在我的不懈努力和牛叔的积极配合下,牛叔终于改掉了多年来未改正的坏习惯,并开始敞开心扉,与乡亲们沟通交流。乡亲们也改变了对牛叔的刻板印象,愿意包容和接纳他,与他成为了好朋友。现在,那个牛头怪大叔,正与乡亲们一起,为心中共同的理想而奋斗着。”

我只洗出了最后一张照片,并把它贴到报告中。在这张我与牛叔的合影中,牛叔笑得最真实,最灿烂,这最能证明牛叔现在已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thumb_up 21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之前看漏了这个,补个评论。

最恶不外乎人心,固有成见就像个永远摘不掉的帽子。可怜老牛到死也没被待见。

而主角最后的报告,不知是为了给老牛在天之灵一点慰藉呢,还是他自己也悲哀地变得市侩和自私?

 

我准备搞个专门的频道,把这些有寓言或者童话风格的短篇故事收集起来。

1 月 12 日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说起来不知道作者看没看过b站上dc的手绘故事系列?

1 月 12 日
小菜鸡 Lv.4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回复27479 @魔法师T_T :

没有

1 月 12 日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回复27486 @小菜鸡 :

那推荐看一下,很多和本文的风格类似。

https://b23.tv/av272455

1 月 12 日
Utopia Lv.16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但以没有从前那样的身材

一个错字,已

哇……法师你推的文真够狠的。

小菜鸡这算是寓言故事集了么……

我一开始,还错把这个牛哥跟正剧里那个牛哥混起来了,结果后面才出现了那个“牛哥”,误会了误会了。

“我”学会了很多,从自己,到社会,到生活。牛哥不仅是一名勤劳朴实的工作者,还是一名活生生的友谊课程典例啊。

最可怕不过人心,最丑恶不过人性。

最后的友谊报告圆满无缺,算是猜到了,该展现的都展现地淋漓尽致,好文。

 

1 月 12 日
赦免 Lv.5 独角兽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FT应该多多培养这位作者,我认为他可以成为一位人才。

1 月 12 日
现实之主 Lv.3 独角兽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好啊……好!可选入课本了。

1 月 12 日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感觉很难过,说不出话来。站在牛叔的角度来看,生活也许太绝望了。日复一日的疲劳,得不到大家的理解。哎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不是都是这样

1 月 16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有一种在看余华莫言的感觉...

1 月 22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那个牛头怪大叔

不错的文章 值得一看

3 月 19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