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Como
ComoLv.8
陆马
长篇转载
E
已完结

背叛之翼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ae91c50102weau.html

终章:友谊之翼

chrome_reader_mode 10,585 event 2019 年 7 月 3 日 thumb_up 46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58 forum 2

“我到了现在看到暮光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对着已经变回了独角兽的暮光,云宝突然间一头撞上了吧台。

 

暮光微笑地接过云宝的话题说:“这就表明,公主的我与独角兽的之间的差别有多大。”

 

星之长廊事件结束后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暮光和她的朋友们将我从星之长廊那里救之后,因为还有一系列的事情要做,所以她们就决定分开行动。苹果杰克和萍琪要去萍琪的老家返还霍格的冒险书,瑞瑞和小蝶则去了风精村,询问一下温尔达爷爷和风之妖精关于星之长廊的故事,而暮光和云宝则留下来负责照顾受伤了的我。现在的我已经能行走,但无法做太剧烈的动作,魔法也暂时无法使用。

 

据说云宝一开始不大愿意照顾我,她吵着说小蝶更适合照顾小马,但是只有小蝶才知道风之妖精的住所,所以小蝶必须前往风精村。

 

“而且你不是和月影聊得很高兴吗?”

 

苹果杰克笑话云宝,而云宝则马上反驳:“我才没有!”

 

好像经过大家一系列的说明以后,云宝终于“不情愿”地留下来了。

 

听到过程的我虽然脸上只是展露出微笑,但我心里其实很清楚,云宝只是不很愿意当作大家面来说要照顾我而已,要是换一匹小马,云宝应该会马上答应吧——当然,云宝会不会认真照顾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云宝不愿意单独承受心中的那根刺,为了摆脱这种困境,她马上将矛头转向我:“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松地接受。”

 

我反问云宝:“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不是我最期盼的结果吗?”

 

“这个……不是……那个……啊!”

 

云宝一时间无法把语言整理起来,就这样放弃了。不过即使云宝没说出来,我也知道云宝想表达什么,她是想说就算我再期待,遇到暮光的变化怎么也会一时间适应不过来。

 

我自己原本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回想起三天前晚上……

 

那天晚上,我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在疑惑当中,我慢慢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直到我使用天角兽护符,与银甲对战的那一刻起。在那之后的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也是以那种方式使用天角兽护符的代价——也就是完全失去使用天角兽护符时的所有记忆,这也是至今几乎没有小马知道天角兽护符有这种使用方法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我还活着!我现在躺在这里,也就是说不管结果如何,星之长廊的事件都结束了。

 

暮光变回了独角兽了吗?我很希望,这同时这也是奢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即使这样,却始终不愿意放弃那丝希望。就在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情之下,我突然间发现到,在这漆黑的晚上,我的房间是亮着的。

 

除了我,还有谁在我的房间里?我心里疑惑着,想起来看个究竟。谁知道刚一动身,却发现全身都传来剧痛。

 

这是怎么回事?我尝试使用魔法,发现魔法也使用不了。这下我清楚了,我一定是使用了天角兽护符的禁术,那种对身体造成极大负担的使用方式,能活下来也算是奇迹了吧。

 

暮光她们知道我使用了天角兽护符的护符这种感觉一定不会好受,但是自己会使用这样东西,一定是下了某种决心,毕竟自己本来就不是那种会拼死的小马。

 

……

 

想了这么多,都总有一种为自己开脱的感觉,让暮光她们担心的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抹去的。

 

身体似乎是被绑上了绷带,虽然全身还是痛,但勉强还是可以移动。我努力支撑着,让自己靠着床头坐了起来。这样我终于可以看到,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在那桌子前面挑灯夜读的紫色独角兽,正是暮光闪闪!

 

惊讶?不是!喜悦?不是!在我看到的变回了独角兽的暮光在灯光下读书的身影,我所感受到的是一股熟悉、亲近且怀念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支配之下,我忍不住叫了一声。

 

“暮光!”

 

听到了我的声音的暮光马上回头来,当她看到我坐在床头上的时候,脸上马上就挂上了欣喜的神色。她马上放下书本,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你醒过来了,月影,你的身体的伤还没好,不要乱动啊。咦,月影,你刚才叫的是我的名字吗?那真是太好!”

 

听到我叫出了暮光的名字,暮光高兴得在我床边跳了跳去。这种毫无负担的笑容,那是多么令马怀念的感觉。

 

暮光在那边高兴了好一会,当她兴奋过后,她走到了我身边,我知道她会说关于我使用天角兽护符的事情,但我没想到的是,暮光一开口对我说的是。

 

“对不起,月影,如果我能更早地理解了你对我说的话,你就不需要使用到天角兽的护符了。”

 

我很惊讶,暮光居然会先行向我道歉,我原本估计暮光会怪责我不顾自己的安全而使用天角兽护符,要我珍惜自己的安全,这样我自己无法回答暮光。没想到现在暮光并没有怪责我,而是把责任放在了自己身上,这让我更加自责,但也更能去面对了暮光。

 

“对不起。”

 

我也向暮光道歉,暮光微笑着,对我表示理解与体谅。接着,她就将星之长廊里发生的事情前后都告诉了我,因为她已经知道我使用天角兽护符所带来的副作用。

 

“总之,我们都有不对的地方,那大家都别说了,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怎样?”

 

找回真正自己的暮光已经不需要我再重复去描述了

 

“我不是情不自禁地说出了你的名字了吗?”

 

在这看似不是回答的回答,但个中的意思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们两个对视了一下,大家都笑了。

 

“感谢你来照顾我。”

 

“不,你会变成这样原因我也有责任,再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书……那个,我忍不住看你的书和笔记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我自问自己也不会留下什么见不得小马的隐私,于是就大方地说自己不介意,然后顺势问到,“那你看的是什么书呢?”

 

我这么一问,暮光突然间哑口了,她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绯红,我在疑惑时就听到了暮光那羞涩的声音:“那个……你也是成马了,会看那些书也并不奇怪……”

 

我听到了暮光的这句话,忍不住喷了出来,我下意识地想把那本书给藏起来。但身体一动,痛楚就从身上各处传来,暮光连忙扶住我,要我别乱动。渐渐地,我也冷静下来了。暮光也真是的,就算是书呆子也好,我起码也是公马,在我的房间里读这种书不是那么好吧。

 

“那个,月影,我原本也打算帮你藏好那本书,那原本不是我该接触的书,尤其这也是你的隐私吧。不过当我看到你的笔记时,我就很好奇地想看那本书。话说回来,你的笔记还真有你的风格,居然连看那种书也还是这样。”

 

暮光并没有察觉到我的想法,她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来说明自己只是以一个学者的眼光去读成马书籍。

 

暮光接着说:“你的笔记来详细地分析了那个女主角的心理,我看到了你的这份笔记之后,我就想这说不定会有助于我去了解友谊的魔力中尚未了解的部分。”

 

哈,那种书也对了解友谊的魔力有帮助?我也是一脸狐疑,静静地听暮光说下去。

 

“那个女主角很悲惨,她小时候父亲就死了,一年之后,一群盗贼洗劫了她的村子,小小年纪的她就被盗贼玷污并且被带走。虽然成年她设法逃走,但即使这样,她依旧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物,因为她带上了过去的烙印,而她也只能靠出卖身体继续生存。”

 

“她很不幸,她没有犯任何错误,但却只能承受着其他小马的冷眼与鄙视。她渴望着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她的眼前就有着与女儿一起有说有笑地行走着的父母。这个世界不存在温暖吗?不,她也看到温暖的家庭比比皆是,但她就是没有她的份,就是像那个家人那样简单要求,对她来说就是不可企及的奢望。世界的温暖对她来说就如同嘲笑一样,月影,你不觉得这跟你说的‘世界的嘲笑’有一些相似吗?”

 

暮光说着说着,眼角浮现出一点点同情的泪光,不过我更在意的是暮光的话。

 

“如果按照一般小说,这样的女主角会遇到一个真正关心她的男主角,用爱带她走出这个困境。这看是很美好,但是就像你笔记中分析的那样,不是有主角光环,谁会能幸运地得到别的小马的眷顾?所以,即使在女主角的面前有再美丽的鼓励,也不会给她带来一丝希望。”

 

“在这个故事里,给于女主角希望的不是强大的英雄,也不是温柔的圣母,而是一群同样有着各种悲惨过去的小马驹。他们过得的条件并不好,但他们却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依然苦中作乐。女主角仅仅是远远地看着他们,并没有跟他们接触,却因此产生了那样生活的想法。”

 

说到这里,暮光微笑着问我:“你不觉得这个故事很像谁吗?”

 

我听了暮光的话,我当然明白暮光指的是什么,这个故事中的那个被强暴过的女主角就像是我,那群悲惨的小马驹就像是暮光和她的朋友们,那幸福的生活就相当于“友谊”。

 

“能够做到,能够融入,书中的女主角正是因为她自己不需要奢望就拥有着那样的资格,才触动了她追求的决心。这就是为什么还是独角兽的我的时候能把友谊传播到那么多小马的心中,那是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马,我所做到的事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资格,所以大家也能轻易融入我们当中。我们也曾经听过不少伟大友情,那些让小马们十分感动与模仿。然而伟大的东西之所以伟大,往往原因就是一般小马遇不到做不到,或者说很难持续去做。所以啊,在传播的实际成绩,‘伟大’比不上‘平凡’。”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变成公主以后,我不能传播友谊了,那是因为我的条件太优越了,就跟我的魔法天赋一样。在我是独角兽的时候,我的魔法就如同是我的特长,也是我自己的象征。但当我成为了天角兽以后,我使用了厉害的魔法小马们会怎么想?那是因为我是天角兽。没有任何小马交朋友会比一个公主交朋友的条件更优越,公主可以交朋友,然而不管怎么样交朋友,都无法消去我背后那无比优越的公主光环。这是其他小马无法具备,也无法做到,所以这才导致我不再能传播友谊了。”

 

我默默地听着暮光说这一切,在过去的一段时间,说这样的话的小马是我。现在的暮光把我一直说不清楚的话,甚至还没完全弄清楚的事都说了出来,我甚至怀疑起眼前的暮光是不是真正的暮光。

 

察觉到我的想法的暮光马上红起了脸说:“不是啦,我只是把你的笔记整理起来……就是像是站在巨人肩膀一样……你不是做了许多笔记吗?我看到你有一个笔记本里很杂乱地纪录了关于‘背叛之翼’相关的资料,前后矛盾也很多。我看得,你一直想把‘背叛之翼’的真相找出来,不断地修改着自己找到的答案。在这几天我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才得出上面的答案。”

 

暮光说到这里,她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神色突然间变得有几分凝重。暮光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有些好奇,就问暮光:“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暮光对我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很高兴能遇到你而已。”

 

刚才暮光那个样子不像是什么都没有,她一定是想起了些什么,但是暮光刚才的那句话也不是在说谎吧。我觉得自己有些受宠若惊了。

 

“如果我不是遇到你的话,我能给大家看的只有屁股了吧。”

 

“暮光?!”

 

“我是认真的!”

 

暮光不作任何让步,她在表明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

 

“你应该比我清楚吧,月影。如果没有遇到你,现在的我一定还会以自己是友谊的公主而沾沾自喜,我一定以为自己能将友谊传给其她的小马。但事实上,这一切都只是表面上。我知道,大家口头上会说着友谊友谊,但心里最在意的会是我下次摆的是什么姿势,甚至还会想着我的屁股……”

 

暮光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下意识地转向我了。我明白暮光的意思,她当然不是指我,而是指和我类似的其他小马。毕竟那时候暮光还是天角兽,我是不可能想着她的形象的。至于暮光没说出口的话,我也知道。

 

“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这部成马小说的女主。那个女主出卖自己的肉体至少为了生存。而我呢?卖弄姿势就为了让其他小马兴奋一下?作为‘友谊的公主’,这不觉得太悲哀了吗?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最大价值却完全不知道。月影,如果我没有遇到你,不是你将一切告诉我,我依旧是对这些一无所知吧。”

 

事件的起因确实是我,不过我只是一匹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马,到头来一切都是由暮光自己找出答案,自己解决问题。我的功劳是十分有限的,我只是渴望有这样的结果而已。

 

“但是,这一切不是是暮光你自己找到的答案吗?”

 

“那也是因为有你告诉了我那么多东西,而且你甚至还愿意为此舍弃性命。”暮光不等我说话,用她的蹄子轻轻地堵住了我的嘴,“那就不用多说了,这是大家的共同的功劳。”

 

暮光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仿佛是告诉我不要继续在意,她刚才的自我反省同时也是为了告诉我她所找到的答案。

 

“别再想着这个话题了,那个,月影,其实除了这些,我对‘友谊的魔力’还有更进一步的发现呢。”

 

“哦?”

 

暮光的这话引起了我的兴趣,也刚才到为止的沉重气氛一扫而空。

 

“我在星之长廊里,我找到自己的因素;我从你的书里,我总结出了传播的障碍。这两个因素看起来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我发现这两者都共同地影响了一样东西,而这样东西就是……”

 

“喂,你在那里发什么呆啊!看你傻笑的样子,一定不是想着什么好事”

 

云宝的突然间发难打断了我的思路,她刚才一直会暮光聊天,看到我一直在这里发呆,她才打断我的思路。

 

“你说呢?”我微笑着反问云宝。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云宝的身体向后一仰,双蹄放在了脑后,她似乎是回想起了星之长廊的事,在那边自言自语地说:“暮光在星之长廊里找回自己,她失去了友谊的魔力,是因为她失去了‘诚实’么?唓!”

 

云宝似乎是不大高兴,我倒是能猜到原因。云宝想的是,暮光失去“诚实”就失去了友谊的魔力,那就证明了“诚实”在友谊的魔力中的重要程度,好胜心强的云宝当然希望自己的元素更重要。

 

不过,我不是在讨好云宝,这次的事实真的是云宝心中所渴望的那样。

 

我笑着对她说:“云宝,暮光失去的不是苹果杰克代表的‘诚实’,而是你的‘忠诚’哦。”

 

“真的吗……是的,暮光在星之长廊里也说过,忠于自己吗?!”

 

知道了自己代表的元素重要之后,云宝忍不住得意忘形起来。

 

“你还真是忠于自己呢,云宝黛茜!”

 

这个从门开传来的熟悉的声音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我们顺着声音一看,果然是苹果杰克,她的身后还有那匹静不下来的粉红色小马萍琪·派

 

暮光马上就向着与苹果杰克和萍琪打招呼:“苹果杰克、萍琪,你们回来啦!”

 

“是的,我们回来了,暮光!”

 

“甜心,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更加察觉到你现在与还是公主时的差别呢?”

 

苹果杰克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吧台,坐到了云宝旁边,然后对我们:“对不起,暮光,我们只知道那本书确实是冒险家霍格写的。但是那本书是怎么到了萍琪外婆的蹄中,我们并不知道。”

 

“这样啊!辛苦你了,苹果杰克。”

 

“那么,问问门口那两匹小马如何?”

 

“门口那匹?”

 

在我的示意之下,在场的小马们又再次看着门口,只见一匹黄色的天马以及白色的独角兽正在举蹄迈进俱乐部,这回是小蝶和瑞瑞回来了。

 

暮光也向两位打招呼:“瑞瑞、小蝶,你们回来了。”

 

“哦,暮光,你听我说……”

 

瑞瑞似乎是因为看到了风之妖精之后,灵感大发,在跟暮光说了几句之后,兴奋不已的她开始独自构想了。

 

估计瑞瑞的构想会持续下去,我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到小蝶身上。

 

小蝶提了提神,似乎也开始习惯面对我了,她说:“那个,暮光,温尔达爷爷也并不知道星之长廊的事情。不过,风之妖精们到告诉了我一些,它们的先祖在那里生存了一千多年。由于那里是山谷,它们身体留下的粉尘不容易消散,就这样积累下去它们也不知道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所以它们就选择搬到别的地方。它们一年当中会分批回到星之长廊,那天也是因为它们发现有许多小马接近那里,才会到那里去,刚才也就报答了你们。它们还说,它们并没有变身能力,它们只是借助星之长廊的力量,让你们看到与听到那样的音像。”

 

“看来冒险家霍格与星之长廊的故事成为了一个迷了。”苹果杰克说着,转过头来对着我说,“月影,这几天你应该跟暮光讨论过不少关于友谊魔力的事情了吧。现在对我们说说。不用介意是不是真正的答案,总之是你们想的就是了。”

 

苹果杰克很聪明,把我可能说的话都猜到了。既然苹果杰克提前说了不介意,那我就大胆的说了。

 

“诚实、忠诚、慷慨、善良以及快乐。后面三种大家都很了解,我就不多说了。诚实,对朋友诚实,依靠欺骗是无法得到真正的朋友的。同样的,忠诚,对朋友忠诚,也有对自己的忠诚。对朋友忠诚大家都懂,但是,如果一匹小马依靠勉强自己来与其他小马相处,他也是无法得到真正友谊的,所以这是‘忠诚’的重要。不过,即使都有了上述五种元素,缺乏‘魔力’所代表的东西,依旧无法成为真正的朋友。”

 

“那么,‘魔力’代表的是什么东西?”

 

我看了暮光一眼,暮光她露出温柔的微笑向我点点头,示意我由我说下去。本来,这是暮光总结出来的,而她则将这个功劳让给了我。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后对大家说:“‘魔力’的真实就是‘连结’,把大家的无分彼此地连结在一起,那就是‘魔力’的真相。”

 

“连结吗?”

 

在这瞬间,大家都沉默了,每匹都在体会这句话的内在含义,这几位好朋友之间是最清楚,体会也是最深刻。

 

“嘿,女士们,大家都好吗?月影,看样子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了啊!”

 

这个声音是……末影眼?我往门口一看,果然是他。

 

“他是你大哥吗?”

 

作为同样都是黑色的小马,同时外貌也有几分相似,苹果杰克会认为我们是兄弟也很正常。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

 

末影眼走进了俱乐部,他最先走向了小蝶,很绅士地向小蝶行了一个礼说:“小蝶小姐,在下叫末影眼,是月影的朋友,请问我能跟你较高个朋友吗?”

 

在暮光和她的朋友当中,除了暮光之外,应该没有其他小马跟末影眼接触过,怕生的小蝶自然不敢接近末影眼。末影眼见小蝶胆怯得缩成一团,也就不再靠近,他拿出一小包东西,放到小蝶旁边的桌子上,对小蝶说:“小蝶小姐,这是我送给你的一些礼物,希望你喜欢。”

 

瑞瑞在一旁看着末影眼这徒劳无功的对小蝶示好,忍不住对他说:“我说,末影眼,小蝶是我们当中最害羞的一个,在你与她变熟之前,她是不可能接近你的。”

 

“说的也是,瑞瑞小姐。”末影眼向着瑞瑞傻笑着,突然间,他似乎发现了些什么,故意露出很夸张的表情对着瑞瑞说,“瑞瑞小姐,你头上戴的发饰是……”

 

“哦,你说这个?这是我为了接下来设计服装买来做参考的。”

 

“可以让我看看吗?”

 

“当然!”

 

末影眼接过发饰,认真地端详了一番之后,就把发饰还给瑞瑞。

 

“这是三百年前骥尔提尔贵族流行的发饰。骥尔提尔与小马国不同,是个崇尚武力的国度,但在三百年前的时间却突然间流行起一种过往完全不同的风格。如果说之前的骥尔提尔文化是如同凶猛的‘火’的话,这段时间的风格却突然间变成了崇敬自然的‘风’, 甚至连战士的舞蹈也变成了‘风之舞’。 虽然优雅不是那个民族的个性,但这个时期的服饰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让马心旷神怡,瑞瑞小姐是你打算以‘风之舞’作为主题创作时装吗?”

 

瑞瑞听着末影眼的这翻话,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了,眼前的这匹小马居然凭着自己的一个发饰就推测到自己的作品打算。而且听他的分析,他对服装历史似乎也很有研究,忍不住就问:“末影眼先生也对时装感兴趣吗?”

 

末影眼保持着风度与礼节地对瑞瑞说:“这个当然,瑞瑞小姐。好的服装可是更能衬托出一匹小马的气质与风格。我想瑞瑞小姐不会是简单地复古,一定是有着什么想法。等瑞瑞小姐你做好了以后,能让在下一睹真容吗?”

 

“那个当然,到时候我一定……”

 

“噢!我的……”

 

瑞瑞的话还没说完,被小蝶的突然间大叫打断,大家连忙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小蝶在末影眼离开以后,打开了末影眼给她的礼物,小蝶的叫声正是看了那礼物之后的反应。在那之后她做出了令大家非常惊讶的行为——她兴冲冲跑向末影眼。

 

从我的角度上来看,小蝶从包里拿出的东西很明显只是一张照片,而从小蝶的行动来看,那一定不是普通的照片,极有是珍稀动物的照片。

 

小蝶来到末影眼跟前,刚想开口,末影眼就微笑着用蹄子放到了自己的嘴边,示意小蝶别大声说话,然后他就凑到小蝶的耳边,低声地说着。小蝶的听着听着,越来越兴奋,甚至也低声地对着末影眼的耳朵说话,他们两个简直就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

 

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我、暮光、云宝和苹果杰克都看呆了,虽然我知道末影眼很厉害,但这么快就能让害羞的小蝶放下戒心,同时也与瑞瑞交好,这真是太厉害了!

 

苹果杰克也忍不住感叹:“这就是末影眼啊!”

 

哦,我想起来,在咖啡厅的时候,我和老板娘提到过末影眼。

 

“是我,我才不会那么简单给讨好呢。”

 

云宝总是不放过任何逞强的机会,苹果杰克听了云宝这话,反过来笑话她:“真的吗,云宝?”

 

“那是……当然的……当然的啦!”

 

实在太没有底气了。

 

这时,暮光突然间问末影眼:“末影眼,你和月影关系就跟兄弟差不多,为什么你不跟着我们一起去呢?你这么担心他却不跟他一起来,我怎么都想不通。”

 

末影眼听到暮光的提问,先向瑞瑞和小蝶表示自己要去回答暮光的问题,然后才回答说:“我确实很担心月影会干傻事,但是如果我跟着你们,你们行为的性质就会改变,这跟暮光你曾经的‘公主’身份对友谊魔力的负面影响一样。”

 

“性质会改变吗?确实,你与银甲闪闪的争斗似乎也不是一两天的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那个……”末影眼挠了挠头,装模作样地警戒了周围一下,然后才说出了几个字,“神偷。”

 

“神偷?”

 

除了我以外,所有的小马都惊讶了,因为我私马认为末影眼应该不是这种程度的小马?

 

听到末影眼自称神偷,小马们都充满了各种疑惑,云宝好奇地问:“那么,你到底偷过什么?”

 

“那个……”末影眼显得很不好意思,“大多场合下都被银甲闪闪给阻挡住了,我并没有偷到什么。”

 

云宝听了哈哈大笑:“哈哈哈,像你这么逊的小马也自称神偷,太逊了吧!”

 

其他的小马也笑了起来,除了我和暮光,因为我们知道银甲闪闪是皇家守卫队长,他是不可能会去对付一般小偷,而且一般小偷也不可能在他蹄下溜走。

 

暮光对末影眼说:“我明白了,如果我们带着神偷一起行动,别的小马会怀疑我舍弃公主身份的动机,尤其是我受到了坏小马教唆这一点,不管成功与失败,都会流传出小马国的‘公主被教唆舍弃公主身份’的说话,这对小马国都没好处。”

 

末影眼微笑着点点头说:“就是这样,我不能跟着你们,所以我就去请救兵了。”

 

末影眼口中的救兵应该是指他找露娜公主的事吧,据暮光说,塞拉斯蒂亚公主最终没有出手也跟露娜公主的劝说有关,也就是说末影眼即使没跟来,也做了他能做的事。

 

“别听这家伙的话!他有出现在星之长廊里,那支带着绳子的弩箭就是你射出的吧。”

 

这声音是银甲闪闪!今天可真是热闹,不但暮光和她的朋友们来了,就连银甲闪闪和韵律也都一同来了。暮光看到他们两个到来,一下子就迎了出去。

 

末影眼看到了银甲闪闪,也迎了上去。银甲闪闪看到末影眼则是咬牙切齿。

 

“你这个家伙,这次你擅闯皇宫,我一定要把你抓进监狱里去。”

 

对于银甲闪闪的威胁,末影眼哈哈大笑说:“算不算擅闯,由主人说了算,我可是被露娜公主招呼的哦。你啊,还是好好修养,你的蹄子和角还没好呢,这么轻易动怒对身体不好吧。”

 

“哼,要是让我抓到你任何的把柄的话!”

 

银甲闪闪受了重伤吗?他的两个前蹄和角都还都缠着绷带。银甲闪闪见我看着他,眼神突然间释放出无比的怒意。

 

末影眼在银甲的注意力集中到我的身上的时候,他来到了韵律的面前,在韵律面前下跪:“在下末影眼,与银甲闪闪有着说不清的孽缘。今天有幸这么近的距离接触到公主你,是在下莫大荣幸。”

 

韵律见到末影眼如此的客气,她也很稳重的回答:“你不用这么多礼,末影眼先生,你就跟暮光和她的朋友一样就可以了。”

 

末影眼依旧还是跪在地上:“不,韵律公主,这是绅士的基本礼仪,这也是表达我对公主你的尊敬。”

 

这对于韵律来说,也是见怪不怪了。

 

“听说你是做神偷的啊,银甲闪闪很多次要抓你也抓不住你。你甚至连一丝证据都没有留下,这可真厉害啊!”

 

“哪里哪里,其实在下偷珠宝财物的能力很业余,偷窃物品并非在下的盗窃专长。”

 

“哦,偷窃物品不是你的专长,那你的盗窃专长是什么?”

 

末影眼挽起了韵律的蹄子,轻轻地吻了下去,然后恭敬地对韵律说:“作为一个神偷,我更想做的是,偷心!”

 

银甲一听,气得几乎都要炸了,他挡在了韵律面前,恶狠狠地质问末影眼:“你这家伙,你在干什么!”

 

“吻蹄礼啊,这可是基本礼仪,又不是只有我才吻过你家公主的蹄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

 

银甲闪闪与末影眼两个彻底刚上了,一时半刻看来停不了。我和暮光还有韵律看到这种情况,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一起来到了吧台面前谈论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说着说着,韵律突然间想起一件事。

 

“哦,对了,暮光,仙蒂雅公主有信给你。”

 

“仙蒂雅公主吗?”

 

暮光从韵律那里接过信,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件,关于仙蒂雅公主的事,我也听暮光说过。

 

当暮光看完了信以后,韵律就问暮光:“信上写了些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啊,那个啊,仙蒂雅公主信中对我舍弃公主的做法表示支持,而且她还对我说,公主并不适合做所有的事情,有些事情公主的身份反而是一种束缚。她说我可以继续走自己的路,带着公主的身份,又要别人无视公主的身份,这是对自己最大束缚,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当上公主才是值得尊敬的事。”

 

仙蒂雅公主与他身边的守卫也是个很好的例子吧。

 

“那么你以为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暮光笑了笑,以后的路不存在着任何疑问:“我原本就是一匹普通的独角兽,即使我是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学生,我也并没有多特别。但即使这样的我,也参与过了梦魇之月回归,无序的降临,水晶帝国的祸乱和提雷克的降临。我在这些里拯救了小马,但没有一件事用的是我的力量,所以我就算失去了天角兽的翅膀,失去了天角兽的力量,我什么都没变。相反,舍弃了这种翅膀以后,我反而找回更重要的东西,那是比天角兽的翅膀更重要的地方。如果我真需要一张翅膀……”

 

暮光说到这里,她依次看了她的朋友一眼:苹果杰克、云宝、萍琪、瑞瑞、小蝶。随后,她也将视线转向了我。

 

她没说一句话,但是我们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翅膀,那一定是。

 

友谊之翼!

thumb_up 46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明琪黛茜 Lv.8 天马
评论 终章:友谊之翼

啊,这就是友谊之翼!

2 月 15 日
Wimple Lv.5 独角兽
评论 终章:友谊之翼

呃,水晶帝国那次好歹是TS找到的水晶之心吧……

7 月 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优秀马文一览

    梦想柔柔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原作党推荐书目

    明琪黛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