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o
Lv.7 1480/1540 陆马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背叛之翼

第二十一章:星之祈愿

本作评价
15()
()0

星之祈愿!

 

传说在这里曾经有一匹天角兽在这里舍弃了天角兽的身份而变回了陆马,而根据露娜公主所说,这个传说一千年前并不存在,但塞拉斯蒂亚公主也似乎亲身经历过这件事。

 

这个传说的关键,就是萍琪外婆说的那些话——“最真切的愿望”、“真正地认识你自己。”

 

但这跟救活月影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如果我的愿望是救活月影,那就可以救活月影了?

 

夜幕已经降临,月光穿过星之长廊上空的魔法星尘,将整个高地照耀得犹如白昼般的幻觉。

 

“那是不行的。”独角兽的我的话吧我吓了一跳,我抬起头,正好看到她向我走前一步,“你想救月影确实是你现在心里最想的愿望之一,但是,如果你这么做你就无法达成另外一个前提。”

 

天角兽的我也向着我靠近了一步说:“所以,你必须要作出选择的是,你是选择做公主,还是做回独角兽。”

 

“哈哈,这不是太简单了吗?我们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让暮光变回独角兽吗?”云宝不知道我在传送们里面所遇到的事,所以她说得十分轻松,但是,我知道要做出抉择并不容易,而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确认。

 

“我作出了这个抉择,我就一定能救月影吗?”

 

独角兽的我摇摇头:“这不能保证,但至少你还有机会。”

 

“是我选择错了,月影就救不回来吗?”当得知到月影并不是确定能救活的时候,我有些焦急了。

 

“不!你只存在能不能成功做出选择。”公主的我一直保持着严肃,与略带活泼的那个独角兽的我形成鲜明对比。

 

能不能做得出选择?要做出抉择不是很容易吗?我来这里是为了变回独角兽,我只要选择变回独角兽不就可以了吗?

 

我刚要开口,却突然间想起一件事。

 

不对!不是这样!萍琪外婆说过,要真切的认识自己,才能许下真切的愿望,随便的决定应该是无效的。公主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她并是说选哪个,她只是说能不能成功地选择。现在的我内心正在动摇,强行选择任何一个答案都是错的。

 

好险!我出了一身冷汗,差点的铸成大错!

 

我看着眼前的两个“我”,我想起了,她们两个代表了我内心的两方面的疑惑,如果我不能去超越她们,我无法许出自己的愿望。

 

但是,我该怎么做?这事说起来简单,但真的说要超越自己的疑惑,又该从哪里去开始做。

 

我的“疑惑”们没有给我冷静思考的机会,公主的我开始催促我做决定:“你的时间已经没多少了,如果你不能及时作出决定,你就无法救下月影。”

 

云宝开始耐不住性子,她也促成我快些下决定早些变回独角兽。公主的我在听完云宝的话之后,看了云宝一眼,但好像是认定云宝的话责任都在我身上一样,然后对我说:“你还是那么天真吗?你已经不是一次做出几乎让朋友丧命的决定了,你应该像一名真正的公主那样,多点懂得从大局去着想,这才能真正帮得了你的朋友。”

 

“不对!”独角兽的我开始反驳,“如果选择继续当上公主,就算救活了月影,他会走上他过去的道路,甚至可能会变得更糟,你觉得这样是真的救活了他吗?”

 

“呵!”公主的我在听完独角兽的我的这一番言论之后,她很不以为意,“如果选择做回独角兽,那月影可就背上了蛊惑公主舍弃公主的罪名,虽然法律上是无法处罚他,但他会面临诸多的责难乃至仇恨,你也认为这样是救得了他吗?”

 

公主的我与独角兽的我开始互相针锋相对,她们互相针对选择带来的各种问题互相指责,她们说得都很有道理,但我的心却越听越乱,这样我就更加无法认真思考。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闭上眼睛,双蹄紧紧地捂住耳朵,希望能得到一刻安静。

 

在我正在逃避之际,我察觉到眼前的光的亮度好像出现了一些变化,谁在我的附近?我睁开眼,发现苹果杰克就在我的身旁,接着,我的朋友们也都一个一个地来到了苹果杰克身边,她们的视线同向着同一样方向。向着那边正在激烈争论的两个“我”。

 

“暮光,你辛苦了。”

 

苹果杰克转过头了,对着我露出了她那朴实的笑容,这朴实的笑容让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很可靠。

 

感觉就跟那次寻找谐律元素的路上一样。

 

在那之后,苹果杰克又对着那两个我,向前一步,对着那两个我说:“能请你们安静一些吗?你们既然想要暮光做决定,不是应该给暮光思考的环境吗?

 

公主的我显然对苹果杰克的话有些不高兴了,她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她对苹果杰克说:“你知道吗?如果她再拖下去,错过了时间,就无法再救月影了。”

 

公主的我话音刚落,瑞瑞也站了出来:“但是,你们两个在这里吵来吵去,各自说各自的想法,我觉得你们根本就是不想让暮光做自己决定。你们是代替暮光做决定。”

 

她们是在代替我做决定?瑞瑞的话轻微地触动了我的心。

 

独角兽的我似乎是被瑞瑞的语气给吓到了,她显得有些尴尬,一边赔笑着一边向瑞瑞解释说:“我们都是暮光,我们只是在讨论自己的事……”

 

独角兽的我话音刚落,剩下的三个朋友,云宝黛茜,萍琪和小蝶也都站上了出了。萍琪很罕有地严肃地对独角兽的我说:“暮光才不会像你们这样!”

 

就连小蝶也鼓起勇气反驳她们两个:“是的,暮光不会这样紧强迫与催促别的小马的。”

 

而云宝则是更加不跟她们客气,她狠狠地指着她们两个说:“你们虽然有着暮光一样的外表,但你们根本不是暮光!”

 

朋友们像盾牌一样保护着我,而云宝的那句:“你们根本不是暮光!”给我极大的震动!

 

她们不是暮光,那我……

 

我的脑海中仿佛闪过了些什么,赶忙再次看着躺在我怀中的月影。当我那根月影塞到我蹄子中的羽毛映入我眼帘的时候,月影他曾经说过的话又一一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切都明白了。

 

我紧紧地抱住月影,眼角中闪现点点泪花,我深深地感谢他告诉我的一切。然后,我轻轻地将他放到地上。越过我的朋友们,来到了那两个“我”的面前。

 

朋友们看到我很惊讶,苹果杰克问:“暮光,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我对着苹果杰克微微一笑,我真的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朋友们更是愕然了。而那两个“我”在看到我之后,互相对视一眼,神情突然间都变得轻松自若,跟之前的一直紧逼我的那种严肃完全不同。

 

她们知道我已经有了答案了。

 

我向着两个“我”深深地行了一个礼,并且包含着十分的敬意对她们说:“我十分感谢你们对我做的一切!”

 

“什么!”我的身后传来了云宝极其惊讶的声音,她对我向这两个刚才对我步步紧逼的假暮光表示感谢十分的不解,“她们明明是这样对你,你还向他们感谢。”

 

“是啊!”

 

同伴们十分的错愕,但我这个时候十分清楚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向朋友们解释说:“她们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无论我选择哪一方,另一方的问题始终会缠绕着我,如果我不能首先正确地面对这些问题,我就无法逃离这个枷锁,更不用说真正地了解自己了。”

 

“你们一直都在帮我,是吧?你们察觉到月影的情况,催促我尽快考虑,让我体会失去朋友的痛苦,其实也是让我更加坚定去救月影的决心,没错吧。”

 

公主的我不置可否,没说对,也没说不对,她只是微笑着问我:“那么,请说出你自己的想法,你是想继续做天角兽,还是想变回独角兽。”

 

她不是知道我心理的想法吗?为什么还在问我这个问题啊!也许,她们是想试试我是不是有勇气能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心里所想说出来。

 

我虽然早已经清楚答案,但当要我临到说出口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紧张。然后,我不能辜负我朋友们的帮助,也不能辜负他的期望。我定了定神,下定了决心。

 

“我不会选择变回独角兽……”

 

我的话音刚落,我就听到了从身后传来了朋友们一个一个惊讶的声音。我很明白她们的这个时候的想法,她们会奇怪我为什么舍弃变回独角兽。

 

但是,我的话还没说完,我继续说。

 

“但我也不会选择做一个天角兽。”

 

这下我的朋友们更是惊讶了,云宝甚至忍不住问:“暮光,你既不选择做独角兽,又不选择天角兽,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是想像传说中那样,变回陆马?”

 

我转过身来,向云宝她们出示了月影一直带在身上的羽毛,问:“你们还记得这根羽毛吗?”

 

苹果杰克一下子就记起了,她说:“我记得,这是在俱乐部的时候,你自己咬下来的羽毛,并且送给月影。这根羽毛又怎么了?”

 

“你们不觉得奇怪的吗?月影他明明讨厌我的翅膀,为什么他会随身带上这根羽毛?他讨厌变成公主的我,按道理也应该讨厌这根羽毛才对啊!”

 

我的话一说话,朋友们都恍然大悟,没错,这应该是很不合情理的事。

 

进过月影家的云宝也想起了一件事,她也急忙说:“说起来,月影的家中也挂是天角兽的暮光的画像呢。”

 

大家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瑞瑞问:“暮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月影会一直带着你的羽毛,还有会在挂着天角兽的你的画像?”

 

我告诉大家:“那是因为,真正的问题不是我在天角兽与独角兽之间选择的问题,而是我得到这双翅膀之后所带来的变化。月影他很清楚这一点,他之所以随身带上这根羽毛,也是想告诉我,虽然他无法接受的翅膀,但翅膀只是一个象征,真正问题不是在翅膀本身。如果我在天角兽与独角兽之间做出选择,我依然是无法解决‘背叛之翼’所带来的问题。”

 

我的朋友们似乎有点明白,但是她们的脑海中仍然有疑问,那就是我的选择究竟是什么,而这个疑问,就由小蝶口中说出来。

 

“那么暮光……嗯……那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向大家点点头,向她们表示我马上就会说出答案。我再次转过身来,对着一直等待着我的答案的两个我说:“我的选择是……”

 

“等等,暮暮!”

 

一个着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这是银甲闪闪!我转过身一看,只见他在两名卫兵的搀扶下,经过长长的石阶,总算是“及时”赶到。

 

“暮暮,你不要再做傻事,你想要友谊,公主同样也可以拥有友谊,就算不说你要做一个友谊公主,你不是还有身边的一群朋友吗?”

 

公主也同样可以拥有友谊,但是在这当中需要有多少的前提?我明白了,要让银甲闪闪他们理解,这也是我需要超越的问题。

 

我向前走出几步,穿过同伴,来到的月影的旁边。我看着一动不动的月影,心里有些激动,我拼命压抑着这股情感,然后对银甲闪闪说:“当月影告诉我关于公主等级对友谊造成的障碍之后,我也查过一些关于心理学的书籍,其中有一个关于小马角色定位理论。一匹小马在与其他角色关系时,可以分成三种状态:父母、同事、孩子。当一匹小马面对上司时,上司的角色状态是‘父母’、而他是孩子;当他面对下属时,他的角色状态‘父母’,而他的下属是‘孩子’。对于大部分小马而言,公主始终是处于‘父母’这个角色状态,而他们则是‘孩子’这个身份,而朋友恰恰就是属于‘同事’这种平等的关系当中,所以公主是无法轻易成为真正的朋友的。”

 

银甲闪闪听得有些愕然,他可能一时间没能理解这种模型的含义,或许我也根本不需要解释那么多。我转过头,看着我的朋友们,想起了自己刚刚当上公主时候的事。过了一小会,我继续说:

 

“银甲闪闪,你不理解刚才我说的那个理论也无所谓。苹果杰克、云宝黛茜、萍琪、瑞瑞和小蝶,她们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但即使是我们之间是如此亲密,我也希望她们不要把我当成公主。是朋友就不能当成公主,这难道不足以说明公主与朋友之间的两个身份就是一对矛盾吗?我和最好朋友之间都只能是这样了,更何况别小马?如果我作为友谊公主必须要让其他小马们永远不要将我看成是一个公主,那我何必又要做公主?”

 

“公主,你不可以这么想!你这么做可是在抛弃整个小马国啊!”

 

这一回,说话的不是银甲闪闪,而是搀扶着银甲闪闪中的一名卫兵。对!没错!这又是一个我需要跨越的问题,我的心中也有了清晰的答案。

 

我将视线移向了身旁的月影。

 

一根棍子插进水会“弯曲”,如果我们知道了“光的折射”这个现象,就算不知道这个原理,我们也会知道棍子其实并没有弯。但如果我们不清楚这个现象,那我们看到棍子在水中弯曲,我们就会真的以为它已经弯了。

 

有些道理本身并不准确,在我们不了解当中的道理之前,我们就会误认为它是对的。

 

我对那名卫兵说:“你搞错了一点,公主能为小马国做出贡献,但并不是只有公主才能为小马国做出贡献,而有些贡献甚至公主是无法做得到的。你们日夜为了保护小马和平而努力。就算我们公主再强大,凭我们几个,就能取代你们日日夜夜地为守卫小马国秩序贡献吗?所有小马,任何职位的小马都能为小马国做贡献,而且每一位小马对小马国的贡献也是无法取代的。”

 

比如说。重现友谊的魔力!

 

那名卫兵不再说话了,我坐了下来,轻轻地抱起月影:“你们是中心城的皇家卫兵,你们应该事先就已经看过相关的资料,月影曾经是怎样的小马你们比我更清楚。但是,像月影这样的小马,在友谊的魔力影响之下,也改过了自身。能让一匹邪恶的小马感受到爱,能让一匹自私的小马学会去爱别的小马,能让绝望中的小马找到重新振作的希望,这不是很神奇吗?你们可以想象,如果小马们都能受到月影这样的影响,那小马国不就变得越来越美好吗?所以,我并不是抛弃小马国,我只是选择另外一条为小马国作贡献的路,一条公主无法走的路。”

 

我再次紧紧地抱着月影一下,再次轻轻地将他放下。

 

“公主,难道你真的认为公主就这么毫无价值吗?”

 

这是另外一个卫兵的提问,我并没有当场回答,反而是转过身来问云宝:“云宝黛茜,你是很希望加入闪电天马的吧。”

 

“这是当然!”云宝一听我提起闪电天马,一下子就忘记了现在的场合,整匹小马都兴奋起来,“那可是小马国最酷的小马,我一直都想加入。”

 

“那如果你不用加入表演队,而是最高级的文书工作呢?”

 

云宝一听说是文书工作,根本就不理会什么高级不高级,马上就激动得一下子就飞起来,怒气冲冲地说:“我绝对不干!我想进闪电天马是我希望能变得跟他们一样酷,我才不干那种书呆子的工作!”

 

“那么,你现在明白了吧。”我转过头对刚才的那名卫兵说,“高级职位确实是许多小马希望得到的,但这并不见得所有小马都喜欢高级职位。比起高级的文书,像云宝这样的更希望在天空中飞翔。公主确实是很多小马梦寐以求都想成为的身份,也许我也有过希望成为公主的时候。我并不是说公主不重要,我只是很清楚,公主不是我真正的追求。”

 

一样东西的对于其他小马来说都是无价之宝,但对于某小马来说可能并不重要,就像公主的身份一样。反过来,一样东西的价值可能在别的小马眼中几乎为零,但在某些小马眼睛,它却是无价之宝。这正如我蹄子中的羽毛也一样,也只有在我和月影眼中,才会体会到它的价值。

 

银甲闪闪和两名卫兵都睁大了嘴巴,他们没想到我会如此从容与真切地回答他们。这足以告诉他们,我的决定并不是一时想不开的冲动行为,我已经将一切都想得清清楚楚。

 

惊讶的不仅仅是银甲他们,我的朋友们也同样惊讶,因为在不久前我还在选择保留天角兽身份还是选择独角兽而左右为难,现在居然能如此平静地说出自己的说法,她们也觉得很奇怪。

 

云宝黛茜忍不住问:“暮光,你怎么突然间变得很那么的坚定,你刚才明明还都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

 

“那是因为我有了你们的帮助!我的朋友们!”我一边说,一边又转过身体面向我的朋友。

 

“我们?”

 

“是的,当我被那两个‘我’步步紧逼的时候,你们就像盾牌一样挡在我前面保护我,这样才使得我可以安心下来。尤其是苹果杰克,你那番话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在无尽之森时候的感觉。”

 

“啊!是那个时候的事啊!”苹果杰克知道了我在说哪件事。那个时候,我从山坡上滑了下去,是苹果杰克让我相信她的话,松开蹄子,然后我就掉下去了。说实话,在被云宝和小蝶接住之前,我还真的吓死了。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们刚成为朋友时的情景,你让我想起了那时候的事,同时你也让我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说到这里,我又再次拿起了我的羽毛,“这是我刚认识月影时的见证,月影曾经告诉过我:‘如果向前找不到,不妨回头看看最开始的地方,看看自己一直以来走过的路。’”

 

“照你这么说,应该是又回到我们刚认识时候的事,没错吧。”

 

“没错,那么,苹果杰克、云宝黛茜、萍琪、瑞瑞和小蝶,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是那个时候的我选择做一名公主还是选择友谊的魔力,我会选择哪一个?”

 

我的朋友们开始各自想着那时候的情景,并且不时自言自语,一开始好像有些不大确定,但想着想着,便开始不再犹豫,到了最后,她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你会选择友谊的魔力。”

 

“一开始我确实不敢肯定暮光你会选什么,但是当我想起我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你一定会选择友谊的魔力的。”

 

我非常感谢朋友们现在还这么信任我:“没错,是你们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友谊,那种温暖的感觉我至今也无法忘记,我现在想起也十分的感动。如果说要让那时候的我选择当一名公主,还是能让其他小马感受到和我一样的友谊,我肯定还是会选择后者。我自己体会与感受到的友谊,我也希望别的小马能够体会到。”

 

“但是,我们不明白这又有什么关系?”

 

“以前的我是毫无疑问的选择,但现在的我却需要艰难地做出决定,难道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吗?”

 

“啊!”我的朋友们都发出了惊讶,她们开始察觉到了些什么。小蝶也忍不住问:“暮光,你的意思是……”

 

我没有直接回答小蝶的提问,我先着云宝说:“云宝黛茜,我曾经问过月影,为什么我和你都是谐律元素的使用者,为什么我当上公主会受到非议,但你却一直尝试当一个英雄却那么受大家欢迎。你知道月影他怎么回答的吗?他说:‘因为那就是云宝啊’!”

 

云宝听了,撇着嘴,脸上尽是不悦:“为什么那家伙老是在议论我。”

 

我没有跟着云宝岔开话题,而是继续说:“我一开始并没有理解月影这句话的意思。但我现在明白了,月影的意思是,想当一个英雄就是云宝你自身的想法!”

 

“没错。”瑞瑞听了,也忍不住插口说,“月影其实也多次表示过云宝很忠于自己,他很喜欢看云宝在天空中自由飞翔。”

 

“是的,但是,我这里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我要说的意思是,云宝想做一个英雄,那是由她自己的性格与爱好所带来的,这是她自己的形象,也是她自己,所以她就算成为英雄,也不会给友谊的魔力带来任何障碍。”

 

我说到这里,朋友已经把原因猜得差不多了。

 

“这么说,暮光,你失去友谊的魔力的真正原因是……”

 

我点点头:“没错,我失去友谊的魔力的真正的原因,是在于我自己的改变。我的朋友们,当初我交到你们这些朋友的时候,我没有选择返回中心城。中心城作为小马国的政治中心,许多小马都渴望能留在中心城,而我还是公主的学生,即使是这样,我还是选择留在这并不起眼的小马镇。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你们,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友谊,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友谊的魔力才是我的追求。”

 

说到这里,我回想起过去的自己,也想起了现在的自己,在这比较之下,我才发觉自己的变化,不禁让我感到有些唏嘘。

 

“古代有一匹哲马说过:‘当你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你也会失去另外一样东西。’当我得到了公主之后,得到了天角兽的力量,得到了高贵的地位……但对应的是,我必然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东西。现在,我坐在这个并不是自己真心喜欢的位置上,仿佛就是一匹为了地位而舍弃了自己的理想的小马。”

 

“不!暮光!我们知道你不是那样的小马!”

 

云宝抢着否认我的说法,随后,我的朋友们也纷纷十分坚定地呼应着云宝的话。

 

我知道,我主观上并不是那样的小马。但是,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我知道,我不是那样的小马,但月影却说我的翅膀是‘背叛之翼’。月影为什么说我的翅膀是‘背叛之翼’?是我背叛了友谊的魔力吗?是我将友谊传播给大家,但自己却背弃了这个信念吗?也许都是,但是,在这之前……”

 

我本想一口气把最后一句话也说出来,但话到刚到嘴边,我总觉得好像还缺了些什么。我下意识又看了月影一眼,这一切的开端就是遇到他而起。是他让我知道了“背叛之翼”的存在,是他让我知道了自己失去了的东西,没有他,我真的不可能像现在那样清楚自己。谢谢你,月影!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谢。

 

 “当我得到了这些翅膀之后,我坐在公主的位置上,任由让友谊的魔力逐渐消失。就算我再怎么不在乎公主的这个位置,但造成的事实就是我为了公主的位置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与追求。”

 

说到这里,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后大声说出:“背叛之翼的真相不是别的,正是当上了公主的我背叛了我自己!”

 

星之长廊在刹那之间安静了下来,小马们脸上的表情布满着惊讶,关于“背叛之翼”的真正含义,他们也许曾经有着各自的猜测,但是“背叛我自己”的这个答案是他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的。

 

“背叛之翼”的真正含义我已经清楚了,接下来那就是我的愿望……

 

“等等,暮暮!”

 

又一次,银甲闪闪提前打断了我说的话:“只要改变就说是背叛自己,难道你说的是一匹小马永远都要一成不变,永远都不要前进吗?这太荒唐了!”

 

前进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如果是之前的我,说不定这又是一个大烦恼呢。但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再被绕进去,这件事只要跳出了名为“现在”的旋涡,返回一开始的角度看,一切答案都显而易见。我对银甲闪闪说:“银甲闪闪,在变成公主之前,我已经有过一次重大的改变。你应该知道,原本的我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友谊,也不关心朋友,对吗?”

 

“这……”

 

银甲闪闪十分惊讶,而惊讶的也不止他一个,连同我的朋友们都一样,他们几乎都忘记了我的这次重大转变,仿佛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地无视掉了。

 

“银甲闪闪,关于我那次的改变,我想我不需要说太多。你知道,我知道,我的朋友知道,其他小马也知道。正是因为那次改变,我才交到了许多好朋友,我才能应付日后的各种挑战。事实上,我不仅仅是那时候才有改变,在认识朋友之后,我与朋友们一起成长,我一直都在改变,但几乎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改变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如果你认为我说的错的,那么银甲闪闪,你站在我一开始的道路上,在我当上公主前的道路替我选择选择,我要去当公主,理由是什么,为的是什么?权力?地位?财富?还是其它?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有价值吗?有意义吗?”

 

银甲闪闪不再说话,一直在一旁观望默不作声的两个“我”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我的跟前,她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把答案告诉你了吗?”

 

我点点头说:“如果是由你们告诉我,那就是瑞瑞所说的,不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我自己深思熟虑得出的答案,不要说说服别人,就连自己也说服不了。只有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才能回答刚才那些质问,跨越自己心中的障碍,并且我也可以让他们知道: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我也并不是逃避责任,而是我已经做过了全面的考虑了。”

 

“那你现在说出你最真切的愿望吧!”

 

我最真切的愿望,这个时候我已经十分真切地体会到了。

 

“我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这既是“星之祈愿”的要求,也是“星之祈愿”的答案。虽然我说出了这个答案,但我也高兴不起来。

 

“你应该高兴起来的,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是吗?”

 

“但是,星之长廊并没有许愿成真的能力,是吧?”我已经隐约地察觉到这一点,就算有,我想做回我自己这一点,跟救月影也毫无关系。

 

我想做会真正的自己,我也希望他也能见到那样的我。

 

这时,公主的我笑眯眯地说:“放心吧,我们没有撒谎,你仍然是可以救月影的,因为月影他还没死。”

 

什么!月影还没死?!我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而在那边的苹果杰克一听到这话,马上就跑到了月影身边,将耳朵帖子月影的胸口。不一会,苹果杰克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是的!他的心脏还在跳动!”

 

“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月影还活着,我一定是因为自己太过慌乱伤心,没有察觉月影还活着的事实。

 

“不可能!他的身体早就因为使用护符的力量而残破不堪,过度使用的他就算当时没死,残余的天角兽护符的力量持续侵蚀也会要他的命!”银甲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与使用天角兽护符的月影直接对抗过的他对月影与护符的情况比我了解得更多。

 

我跟银甲一样也抱有相同的疑问,但月影还活着,我高兴都来不及,哪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原因。但独角兽的我向我发出了一个提问:“你在接住月影的时候,是不是觉得魔力被削弱得很快?”

 

“没错,这……啊!”我想到了,我连忙向“我“求证,“难道是那些魔法星尘消除了天角兽护符的魔力?

 

两个我都微笑地点点头说:“是的,不过天角兽护符的魔力很强大,就算是以那样的浓度,也必须要有足够时间才能完全消除天角兽护符散发出来的魔力.如果你当时在他掉下去之前就把他接住,他可能活不成;可你和他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反而救了他一命。”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独角兽的我说:“因为照他现在的情况,他也只是现在还活着,还不能真正救得了他。”

 

他只是现在还活着,我内心一震,难道月影他还有危险?

 

这个时候,检查月影的苹果杰克也开始着急起来了:“暮光,月影他的情况很不妙,如果不及时进行治疗的话,只怕……”

 

我赶忙跑到月影身边,也检查月影的伤势。虽然月影已经不再被侵蚀,但是他之前的伤势就很重。怎么办,在无尽之森这里不可能有足够医疗条件,现在就把他送走,只怕也来不及了,怎么办?

 

知道了月影的形势危机,急性子的云宝又忍不住了,她又再责怪那两个“我”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我制止住云宝,就算我们多了那么一点时间,只怕也不能将月影安全送离这里。就因为这个而责怪那两个“我”,对她们来说也很不公平。

 

那两个我一点也不介意,云宝的反应似乎也在她们的意料之内,独角兽的我对我说:“不用担心,我们说过,只要你能成功做出决定,你就有机会救月影,还记得吗?”

 

“我记得”。但是,星之长廊不是没有许愿成真的能力吗?

 

“星之长廊的确是没有许愿成真的能力,但我们也并没有说慌,”公主的我一副让我相信她的样子。

 

独角兽的我也微笑着:“过去,这里不是有一个天角兽在这里祈愿?”

 

这个我知道,可是这到底跟救月影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跟那位天角兽做一样的事就可以了。”

 

做一样的事?我略微迟疑了一会,但我知道他们不会欺骗我。我背上月影,向着传送门走过去。

 

“暮暮!”

 

在我刚迈步走像传送门的时候,银甲闪闪就叫住了我。他显得十分着急,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已经知道就月影的方法一样。

 

可是我能救月影,按道理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可银甲闪闪他为什么那么着急……啊!我想我猜到了,做同样的事!而那个故事的结局是那匹天角兽变回了陆马,这个时候她提起这个故事与救月影联系到一起,而银甲闪闪又这么着急,我能想到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自己舍弃天角兽的力量,然后这些力量去拯救月影。

 

怪不得银甲闪闪会那么紧张,他还是无法轻易地认同我舍弃公主的身份,这这在他的心中还是一道坎。我停下来,转过身对着银甲笑了笑,说:“银甲闪闪,你会祝福我的,对吗?”

 

“啊……”

 

我的态度银甲闪闪有些错愕,他不愿意这样放弃,其实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我这么做并不是不负责任的选择,他只是一时间也无法说服自己。他已经无法像一开始那样坚定,最终他还是一咬牙,无奈把脸转到一边去。

 

即使他不愿意承认,他也不再阻止我了。

 

公主的我与独角兽的我在传送门前,分左右站立,她们再次邀请我到传送门里去。

 

我点点头,迈开脚步就要进入传送门,谁知道我的蹄子刚踏进传统门的瞬间,传送门却瞬间消失了。我还在惊讶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突然,一道亮光如同新星爆发一样,从我的身边向四周扩散,遍布在星之长廊周围的魔法星尘开始变得如星光一样闪烁出各种光芒,整个星之长廊如同被群星覆盖一样。

 

这到底是……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突然间我的脑海当中清晰地传来了一个声音:“我只希望你是我的朋友。”

 

这是月影的声音!他现在还在我的背上!我马上将月影从我的背上放下来,我刚托起月影,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月影的声音。

 

“我想重温那友谊的魔力。”

 

当我想更进一步去了解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传来了一阵阵的欢声笑语。我抬起头来一看,我所看到的竟然是“我”和“我的朋友们”!

 

在看的一瞬间,我确实被吓了一跳,但我很快就察觉到,这是传送门里的的影像,只是没想到这里周围环境变了以后,居然在这里也能看到。

 

虽然我还不清楚传送门里的是什么地方,但我已经隐约察觉到,这里才是书本中所提及的真正的星之长廊。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那边会有‘我们’出现?”

 

看到星之长廊的影像,我的朋友们纷纷走过来。我向她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星之长廊的状况。

 

听完了我的介绍,瑞瑞就说:“这么说,这些影像是‘假设的历史吗?’”

 

“大概是吧……”

 

我无法对瑞瑞作出肯定的回答,但很快,我们发现这并不是“假设的历史”,这些影像全是我们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像是睡衣派对、像是落叶赛跑,也有许多日常的片段。

 

这不是假设的“历史”,这些都是过去发生过的事,但是我总觉这些影像中有一些奇怪的魔力……对!没错,这股魔力将我排斥在“历史”之外——即就算那是我们曾经体验过的事,但星之长廊的这股魔力让我体验着如同局外马观看着我们的事情。

 

 “感觉我们就跟月影一样呢。”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看来大家的感觉到了,作为一个外马的我们实际上就是月影……不,应该说是所有我的粉丝俱乐部的成员、所有在我们这里体会到友谊魔力的小马一样。

 

在这些影像当中,我看不到有特别的感动的场面,也看不到振奋激昂的情节,尽管都是些简单而充满着喜怒哀乐的日常,平淡轻松,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让马不忍回味。

 

关于我所失去的东西,月影之前跟我说了很多,但我仍然存在一些疑问。我带着这些疑问,看着这些平淡的影像,我忽然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一直以来“传播友谊”都以失败告终。

 

我们把友谊“传播”传播给别的小马,总会说那些友谊很美好,也很理想。理想的东西可以让小马充满幻想,但是现实当中真的会有那么理想吗?友谊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我和朋友们也不是没吵过架,月影也要面对与昔日朋友的诀别……友谊就是这么的不完美,但理想的友谊却十分的完美,如果一匹小马怀着理想的友谊遇到了现实的挫折会怎样?不管小马的内心是否察觉,他们的心中一定会这么想:那些美好的友谊都只是童话,现实根本就不存在,相信那些美好的幻想会适用现实那是幼稚的想法,这简直就是……

 

没错,这就是月影口中所说的“世界的嘲笑”! 友谊不是完美的,友谊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只一味地对友谊的过度理想化让它与现实脱节这就是大家无法真正去相信友谊的原因。因为那是一个虚幻的乌托邦!而乌托邦正是友谊的大忌,真正的友谊不存在在那里!

 

 

既然真正友谊不在乌托邦,那在究竟在哪里?

 

我再次注视着眼前的影像,那里展示着我们一起奋斗,一起成长,一起欢笑,一起畅谈;而另外一方面,我们会生气,我们会吵架甚至到不理睬对方,这些通通都是我们的生活。没错,那就是我们的友谊,友谊就在我们的生活里。快乐的时候,我们可以大家分享,让这份快乐不断重温;而在悲伤的夜晚当中,在身边能有小马的陪伴,那么不幸也有着一丝温暖亮光。

 

“这些你想对我说的吧。”我低下了头,看着怀中的月影,蹄子紧握着我的那根羽毛,那天晚上离开无尽之森之后,月影跟我过话一句一句地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

 

“你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我们心灵上的好友了。”

 

原来如此!

 

现在我已经完全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我环视了周围的朋友们,她们此刻正盯着星之长廊交头接耳,没错,那正是我和朋友们的生活,我们之间的生活就活生生的友谊示范。这不是特殊的例子,也不是遥远的乌托邦,这是普通小马的日常生活,摆在眼前的普通小马生活。这种真实友谊感染了那些小马们,让他们不知不觉中人进入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一起”生活,“一起”欢乐,“一起”成长,这才是更多小马感受到友谊魔力的根源。

 

也许是谐律的元素那强大的魔力让我们从一开始就产生了误区,让我们误以为“友谊的魔力”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但事实上刚好相反,友谊本身是更平凡,更纯粹的东西!正是因为它的平凡与纯粹,所以它才能属于无论多平凡的小马。

 

而我成了公主,这特殊的身份让友谊变得不平凡,这恰恰是不能产生友谊魔力的根本原因!

 

按道理说,如果只是我失去了友谊的魔力,那其他小马仍然能从我的朋友们那里感受到。但从月影那里看来,很显然我的朋友们也失去了友谊的魔力。换言之,我失去了友谊的魔力,同时也波及到是我连朋友们,让她们也受到影响到了吧!

 

“别多想,暮光!”

 

“没有察觉到失去友谊的魔力这件事我们大家都有责任。”

 

“你不要把责任都背负到自己身上。”

 

“我们是朋友啊!”

 

我吓了一跳,我明明只是心里在想,但我的朋友却竟然都知道。但很快,我明白了,因为我也听到了朋友们的心声。当然,我听到银甲他们的心声,大概在星之长廊这里,在某种条件下是可以心灵共通的吧。

 

我微笑着向朋友们点点头,谢谢你们的支持,我已经不再迷茫,迷失在昨天的失落过去都不会改变。

 

我已经知道自己要怎么做。

 

星之长廊再次发出光芒,影像不见了,身边的朋友也不见了,在我的面前出来了一匹独角兽,黑色的身躯,银白色的鬃毛和尾巴,紫色的眼眸里透出深邃的落寞。

 

这是月影!我低下头,自己的怀中月影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但是我却在他身上感受到与眼前的那个“月影”一样的哀伤。

 

没错,月影需要治疗的,可不是只有肉体上的伤。

 

受伤的也不止月影一个。

 

我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失去的东西,我也已经知道了友谊魔力的真相。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微笑着对“月影”说:“月影,你不需要再担心了,我已经决定做回自己,而我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追求。”

 

但是“月影”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

 

难道重点不是这个?我将友谊的魔力的事情告诉“月影”,“月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但是深层的“落寞”依然缠绕着黑色独角兽。

 

怎么回事?我有些惊讶,难道我还有什么没察觉到吗?不行,时间要是再拖下去月影的身体可能会支撑不住。我该怎么办?究竟怎样才能像上一次那样……

 

上一次……对了,说起来,上一次月影得到抑郁时,就是因为他无法再坚守下去。那个时候,我让令他说的话是……

 

“你一直坚守着我失去的那种精神,辛苦了。”

 

我看着怀中的“月影”,黑色的独角兽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那句话没有特殊的含义,就算是月影那么坚强的小马,这样的话要让他振作也绝不可能。既然这句话曾经让他跨越抑郁,那就表明这句话是关键所在。

 

他一直在坚守。不止是他,就是那些离开的俱乐部成员,他们同样都在坚守,如果他们舍弃了这份坚持,根本不需要在乎我变成怎样,也不会受到各种痛苦。他们的不接受正是因为他们坚守着那友谊的魔力的信仰,坚守着那份奇迹。

 

对于把友谊的魔力当成信仰坚持着的他们,他们最希望得到的是……

 

而我应该对月影说的话是……

 

“谢谢你。”

 

“月影”听了满脸是疑惑,看样子他似乎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他”说感谢。

 

“我感谢你们,你们一直在捍卫着‘友谊的魔力’这个信念。”

 

“月影”听了之后,没有露出一丝欣喜,反而落寞地低下头。

 

“他”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我心里很清楚,摆在他们眼前的是昔日的信念已经再也感觉不到了。友谊的魔力存在的基础是“真实”,而他们的信念只剩下“理想状态”。就如之前知道的那样,“理想状态”恰恰是导致友谊不“真实”的存在。

 

这是他们的痛苦来源,但是他们真正担心的还埋藏在更深处。

 

“你害怕你会忘记这一切,对吧。”

 

黑色的独角兽的身躯一震,即使只是影像,也可以察觉到“他”内心的震撼。

 

“我知道你害怕什么,我失去了‘友谊的魔力’以后,那些以后接触我的小马将不会再知道真正的‘友谊魔力’是什么。当小马们都在称赞着那些虚伪的友谊时,将不会再有小马去关注他们从没体验过的‘友谊的魔力’。你所担心的是,‘友谊魔力’的真相会被大家忘却,而你也害怕有一天,你自己也忘记了‘友谊的魔力’,对吗?”

 

“月影”不再镇定,就是在我怀中那昏迷不醒的本体,也似乎产生在某种程度的共鸣,一股莫名的感受从月影的身上传入我的体内。

 

看来自己没有猜错。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之前一直怎么想不通的东西在我认识到自己想要之后,竟然一下子全部都理顺了。我进入月影梦中所看到的影像一幅幅地展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有害怕失去的东西,也有他们所期望的东西,虽然他们自己未必察觉得到,但是我也很清楚。如果我是他们,我一样有那样的期望。

 

“那么我们一起努力,让我再次成为你的朋友,成为你的‘真朋友’。不仅仅是你,还有大家,让我能再次与大家一起生活,让那‘友谊的魔力’再次展现在大家的心里吧!”

 

是什么让你不再相信,

是什么让你失去期望。

友谊越变的完美,

你为何却失落彷徨。

 

你能接受这一切?

你能承受这境况?

当友情不再亲切。

你的心能平静无恙?

 

别再屈从命运

也别暗自悲叹

即使我们无法改变他人

你也可以有你能做的地方。

 

回想起来吧

曾经的那段快乐时光

温暖的故事

你忍心让它消逝淡忘?

 

让我再次拉近彼此的心灵

让我再次成为你的朋友

愿你们温馨欣慰的目光

再次与我一起,

共同的成长。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我知道你害怕何事

但我只想让你知道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害怕引起争端?

噩梦起码是梦?

即使痛楚万分总胜过梦以成空?

 

请站起来吧。

失去不代表往事随风。

唯有遗忘

才是一切的告终。

 

回想起来吧

曾经的那段快乐时光

温暖的故事

你忍心让它消逝淡忘?

 

让我再次拉近彼此的心灵

让我再次成为你的朋友

愿你们温馨欣慰的目光

再次与我一起,

共同的成长。

 

请不要忘记。

友谊的奇迹是大家共同创造。

少了你们

小马国没有美丽的今朝。

 

如果我变得不再像我。

希望你们能够行动。

别让友谊的魔力逝去。

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淡忘。

 

愿我找回真正的自己

愿梦不再只是梦。

愿小马国更加亲切。

让我再次成为你们的

朋友!

 

这不仅仅是我想对月影说的话,这是我想对所有俱乐部里的小马说的话,我知道,他们也是创造友谊的魔力的奇迹一份子。

 

“月影”的眼角渗出善良的泪光,突然间,星之长廊又发出了强烈光芒。

 

我无法睁开双眼,但我仿佛感觉到了许多小马,也感觉到他们曾经在这里,找回真正自己后的祈愿。

 

那不是祈求愿望成真的祈愿,而是对找回自己欣慰,对未来的祝愿。

 

突然间,一股清晰的记忆传入了我的脑海中!

 

这是舍弃天角兽力量治疗别小马的方法?!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除了这个记忆之外,我还听到了一个声音。

 

“看来你已经做出抉择了,我的公主。”

 

随后,我又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仿佛是我在说,但又不是我自己的声音:“别这么说,我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我再不会是公主了。”

 

先前一个声音又说:“至少你现在还是,以后再也没机会了,就让我现在多称呼你几次吧,我的公主。”

 

隐隐约约当中,我猜到了这段记忆是来自萍琪口中那个传说中舍弃了公主身份的天角兽。

 

“谢谢你的帮忙,如果不是有你这么样出色的冒险家,我一定找不到这里。虽然我就知道舍弃天角兽的方法,但如果我不来这里,我就算舍弃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吧。”

 

原来这是先前的天角兽早就知道了的知识。

 

我的脑海中又传来冒险家很谦虚声音:“公主不必感谢我,我也只是带你来这个地方。公主你真要感谢,就感谢‘风之妖精’吧,少了他们,公主你也达不到此行的目的。”

 

咦,风之妖精?

 

这时,我听到了一句很熟悉的话。

 

“当风之妖精在你面前展现她那优美的身姿的时候,她能让你面对你内心深处的期望,让你可以清楚地知道你真正的追求是什么。”

 

等等,这句话不是……风之妖精?

 

“不过,这句话还是有些偏差,当风之妖精在你面前展现出他们自己的身姿的时候,他们早已经让你你知道了自己的追求是什么。”

 

我感受到那名公主会心的微笑:“没错,但我还是要感谢你,冒险家……

 

“暮光!暮光!”

 

星之长廊的光辉已经全部褪去,看到朋友们这么紧张,我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你突然间被强光包围,我们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还好只是一小会这光就消失了。”

 

只是一小会?不!现在不是在乎这些小事的时候,刚才那段记忆中对话我记得很清楚,那名之前的天角兽最后说的话是。

 

冒险家霍格。

 

他也到过星之长廊?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等等!难道是……

 

我马上转过头来一看,那两个我——“公主的我”以及“独角兽的我”都不见了,在她们两之前站的位置上,两只青色小鸟展开翅膀向天空飞去,他们在飞行所残留下来的尾迹,与星之长廊的魔法星尘融为一体。

 

那是我们在风精村中所看到的神奇的小鸟——风之妖精。

 

魔法星尘的本质就是风之妖精的尾迹吗?

 

原来星之长廊的传说也就是风之妖精的传说啊!

 

风之妖精穿过过了魔法星尘,向着远处的夜空飞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的心中默默地说:谢谢你们了,风之妖精,没有你,我也不可能认识到我自己。

 

当然,还有你,月影!

 

我展开翅膀,按照记忆中的方法,用翅膀轻轻地覆盖住月影的身体。

 

我已经认识了我自己。

 

我也以清晰了自己的追求

 

我会成为你的朋友的。

 

让我们再现昔日的时光吧。

 

我在这星之长廊下,

 

轻轻地说出自己的愿望。

thumb_up15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明琪黛西 Lv.7 天马
回复 第二十一章:星之祈愿

这就是友谊真正的魔力啊!友谊的魔力在于平凡,在于真实!在于它的不完美。过度完美过度真实的友谊,反而永远没人愿意去追求和相信!真正的朋友不是为了朋友而交的朋友,不是关系好就是朋友,而是真正在乎彼此,心灵之间产生联系的朋友!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马文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