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o
Como
Lv.8 1578/1840 陆马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背叛之翼

第十六章:踏上旅途

本作评价
18()
()0

“都到齐了吗?没被其他小马发现吧。”

 

“放心吧,我们一路上都很注意。”

 

同伴们回答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别的小马听到,因为在这幽暗的森林之中,只要声音稍微大一点都可能传到远方。尽管无尽之森附近很少小马愿意靠近、尽管现在还是月亮还悬挂在天上,但是我们这次是要去寻找我变回独角兽的方法,我不想任何小马知道,包括塞拉斯蒂亚公主,也包括月影。

 

大约在一个星期之前,我下定了决心要舍弃公主的身份,当回一个普通的独角兽。不过,我当时并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时候我还在中心城,我害怕被塞拉斯蒂亚公主察觉,所以直到我们回到小马镇之后,我才在我的城堡里将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朋友们。当我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朋友们的反应也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并且要我多加考虑。我早就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仙蒂雅公主的出现让我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我对朋友说:“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我根本不在乎公主这个位置,难道你们认为我是一个对权力,对富贵很执着的小马吗?”

 

“不是,但是……”

 

我没等云宝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云宝,你也曾经有打算舍弃加入闪电天马的吧。加入闪电天马是你的理想你能舍弃,为什么我就不能舍弃我根本就不是我的理想的公主?”

 

“可是……”云宝一时间语塞了。

 

我又转过头对瑞瑞说:“瑞瑞,你也刚刚拒绝了‘金丝雀’的邀请吧,我这么做跟你有什么区别。”

 

瑞瑞也惊讶地张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云宝和瑞瑞是不说话了,但她们似乎也并没有被我说服。这时,性格沉稳的苹果杰克说出了大家心中的那片疑虑,她对我说:“暮光,我们也从来没当你是一匹贪图权力、贪图地位的小马,只是你现在身为公主,你这个决定会影响许多小马的吧,你不是应该更慎重地考虑一下?”

 

确实,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做出这个决定就是因为苹果杰克说的这个原因,我如果舍弃了公主的身份,其他小马一定会有许多想法,难免会引起小马国的震动。但是,我既然下了决定,就代表我早已经想过了这一点,我对苹果杰克说:“苹果杰克,这件事我早就想过了,可是我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出事吗?斯特拉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因无法承受我当上公主之后所带来的一切变化造成的压力而选择离开小马国,他得到的是重度抑郁。虽然说斯特拉是个极端例子,但是他身边是有着月影在支持,还有着多少小马是独自一个去面对这种压力的呢?搞不好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已经有小马直接或者间接因为我而失去了性命。更何况……”

 

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将我内心中的痛苦告诉了朋友们:“苹果杰克、云宝黛茜、小蝶、瑞瑞、还有萍琪,你们知道吗?那天在中心城的时候,你们说要自己举办派对的时候,我突然间觉得我和你们似乎不再是一起一样——你们有你们的圈子,而我独自一个圈子。尽管我们的友谊会永远存在,但你们相互分享友谊的时候,我只能是一个旁观者,我真担心自己总有一天这会是个常态……”

 

朋友们听了我的话之后也沉默了,仙蒂雅公主她们也是亲眼目睹,同时,月影那么坚强也因此得过抑郁她们也是知道,那其他的不如月影的小马呢?会因此而自暴自弃也并非不可能。沉默过了一会之后,小蝶首先打破沉默,这匹黄色的天马小心翼翼地问我:“暮光,这么说你是为了那些受伤了的小马和不愿意离开我们这两个理由才舍弃自己公主的身份吗?”

 

小蝶说得就像是我是为了逃避公主责任才放弃公主一样,我知道小蝶本身没有恶意,她也不会有这个想法。但是这也提醒了我一点,老实说,我确实因为仙蒂雅公主的出现让我产生了对公主责任的恐惧,但事实上我舍弃公主的真正原因不是这个,因为在仙蒂雅公主让我我知道了公主的责任会造成我与朋友们的事实上疏远之前,我就已经有了放弃公主的打算,仙蒂雅公主的出现只是加强了我这个想法而已

 

“那并不是真正的理由。”我再次向朋友们说起那天跟月影谈过的话,“其实,我舍弃当公主的真正理由,是因为我想找回失去了的友谊的魔法。你们也知道,自从你们让我认识到什么是友谊之后,我就一直在小马镇学习友谊的魔法。我真的是爱上了友谊,我就算是当上了公主,我也希望自己是友谊的公主。但现在我知道自己因为当上了公主而让友谊的魔力失去了光辉,让许多小马受了伤。我真的很希望能取回失去了的友谊的魔力。”

 

“可是,你舍弃公主,变回独角兽就能取回……取回那个友谊的魔法吗?”瑞瑞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她对我变回独角兽就能取回友谊的魔法有很大的疑虑。

 

“不能!”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了这匹白色的独角兽。我当然不会那么天真,月影早就说过我变回独角兽也不能回复原状,但是……我对瑞瑞说:“舍弃公主身份不能让我取回失去的友谊魔力,但如果我不这么做,我永远也无法友谊的魔力了。”

 

我环视了一下我的朋友们,是她们让我认识到什么是友谊,我也知道,我的朋友不会舍弃与我的友谊。但是……我一想到仙蒂雅公主,一想到塞拉斯蒂亚公主,还有我自己的未来,我真的很害怕。

 

然而朋友们依然面面相觑,她们的表情告诉她们依旧还是觉得我还是不应该做这个决定。这一瞬间,我忽然间觉得非常失落,我的想法朋友们都不支持,难道公主这个身份在别的小马眼中真的比任何东西都贵重吗?!

 

我失落地低下了头,友谊的魔力,那种曾经能让所有小马都在愿意进入同一个圈子里的友谊的魔法,真的要离我远去了吗?

 

就在这时,我感觉身体有轻轻马蹄向想起,像是到有谁走到了我的的身边,紧接着是一个蹄子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抬起头,看到的是苹果杰克那张可靠而又和蔼的脸。这匹农家少女对她刚才没有支持我们的行为表示抱歉,她对我说:“甜心,其实我们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公主,只是你现在是小马国的公主,你肩负着公主的责任,所以关于这是一件事,我们是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但是,既然你是认真考虑过的了,我们自然是会支持,无论你是不是公主,你都是我们的朋友,暮光!对吧!”苹果杰克说完,将视线转向了早已经围过来的其他朋友们。

 

淑女瑞瑞第一个发言:“这不是当然的吗,暮光!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当然支持!”

 

云宝黛茜紧接着瑞瑞说:“暮光你就是独角兽的时候,我们就拯救过小马国很多次。只要我们的友谊还在,暮光就算你不是天角兽,我们一样能够为小马国做出贡献。”

 

“暮光像暮光就好!”小蝶的话温柔而简短。

 

至于萍琪嘛,她在我身边又崩又跳,无论什么情况她都能想到开派对的理由:“哦,暮光不当公主了?那我们就能开个独角兽暮光派对了!呜呼!”

 

“谢谢你们!”我激动得紧紧地将朋友们抱在一起,在这件事上我真的很需要我的朋友的支持。大多数小马都认为公主很尊贵,谁都不应该舍弃,我真的很担心在这条路上只有我自己一个。现在她们都很诚挚的支持我,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那么,我们接下来该讨论的是该怎么样让暮光变回独角兽。”

 

苹果杰克说得对,前面说的只是意愿,但光有意愿还不行,我们还需要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变回独角兽?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的我没有听说过有关天角兽变回独角兽的方法,我的朋友们就更不可能知道。塞拉斯蒂亚公主说不定会知道,但她也肯定不会告诉我的,再说这事也得向她隐瞒。也许,我可以征求一下泽科拉的意见?这里知识最广的就是她了。

 

我刚打定主意,冒险小说看多了的云宝突然间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主意一样,她带着十二兴奋热情对大家说:“暮光,我们去找一个能够许愿成真的地方不就可以了吗?”

 

云宝想得倒是简单,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地方,那小马们还不趋之若鹜地想找到哪个地方,而且光是传说也估计也有好几十种。我正想说云宝,没想到云宝的话却引起了另外的一匹小马萍琪的兴趣,这匹粉红色的小马在听完云宝说的话之后,马上也兴奋地抢着插嘴说:“我我我、我知道,在我小的时候,我常常听到外婆说的一个故事,叫‘星之祈愿’!”

 

又是萍琪的外婆?外婆给小幼驹说奇怪故事到处有吧,这种故事也不见得可以当真,我有点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萍琪接下来的话却引起了我的十二分注意。这匹陆马仿佛是觉得其他小马都很想听她说的故事一样,说着她从外婆那里听来的故事:“‘在那混沌而又神奇的森林深处,有一片美丽的星之长廊。汇聚着三族血脉者,在星星下祈愿,舍弃了魔法与飞翔,与心爱者复归平凡。’怎样?怎样?这个故事不错吧!”

 

三族血脉者?天角兽不就是集合了陆马、独角兽与天马的种族吗?难道萍琪说的这个故事不就是说曾经有一个天角兽为了与心爱的小马在一起舍弃了翅膀与魔法,变成陆马的故事。居然还真有这样的传说?而且还是出自萍琪的那神奇外婆,她外婆的“偏门”知识我已经领教过多次了,说不定这个传说也是真的?

 

在没有知道别的方法可行的时候,这个方法值得一试,但是光凭这一点资料远不足够,不知道萍琪还知道些什么?想到这里,我连忙问萍琪:“萍琪,这个故事就是这么多了吗?”

 

萍琪托起下巴很认真地思考,认真得让小马觉得根本不像萍琪,过了一会才说:“那时候我还很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外婆是拿着一本书来读给我的,我想那个故事应该很长吧。”

 

有书吗?如果有详细资料就更好了。我对萍琪说:“你现在还有那本书吗?”

 

“那本书在我老家石头农场那里,你要看的话我可以回去一趟。”

 

“既然那样,我也陪萍琪走一趟吧。”

 

萍琪身边能有苹果杰克一起那就最好不过了,这样我就不需要担心萍琪那超越逻辑的行为方式带来超越想象的结果了。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瑞瑞向我发出了提问,“萍琪回一趟老家也需要不少时间吧。”

 

我想了一想我们需要做的事,然后回答瑞瑞说:“根据萍琪刚才说的故事概况,我们知道有一个叫‘星之长廊’的地方,那个地方在无尽之森的深处,估计我们要去那个地方要花上很长时间。苹果杰克陪萍琪回老家的这段日子,我们就为这趟旅程做好准备吧。记住,这件事必须要瞒着其他小马,知道吗?”

 

“那好?”云宝一下飞到了半空中,得知道再次冒险的她有些兴奋不已,她说,“我这就去告诉月影,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云宝说完,马上就往外面飞。我连忙用魔法拉住这匹性急的天马尾巴,并同时对她说:“云宝,这事对月影也要保密。”

 

云宝被我拽住,没有飞走,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蓝色的天马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问:“为什么不要告诉月影。”

 

我微微叹息了一下说:“这次我们还也不保证可以变回独角兽,无谓让他空欢喜一场。更何况,他之前已经被银甲闪闪盯上了,如果这次他再来协助,我担心……”

 

“原来你是担心月影的安全。”云宝听明白了,返回地面的时候,似乎察觉到小蝶似有些不安,就问,“小蝶,你有什么事吗?”

 

“啊!”小蝶被云宝突然间的提问吓了一跳,她支支吾吾了一小会之后鼓起了勇气,小心翼翼地说:“那个,我只是觉得我们能瞒得过月影吗?”

 

小蝶这么一问,我会云宝面面相觑,谁都说不出话来。

 

没错,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月影的洞察力很高,只要他稍微察觉到我们有些异常行为难保他不会会去怀疑。只要他一旦要怀疑,我觉得我们这几匹小马没一个能瞒得过他,因为他早就知道怎样能让我们说出实话。不过在与月影相处的时候,我也记得他曾经说过,老是保持那种洞察状态会非常耗费精力,所以他平常是不会集中精神的。因此,只要我们不表现得太过明显,月影应该是不会随便怀疑我们。

 

理论是这样,但现实能不能行得通,我也没多大自信,可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法,躲躲闪闪反而更容易引起月影的怀疑。我对朋友说:“我们不需要回避月影,我们平常是怎么对月影的就怎么对月影,我们甚至不需要隐瞒我们要出发的事情,因为我们也常常要执行塞拉斯蒂亚公主的任务,所以我们需要隐瞒的只有我们的目的这一点就够了。”最后我还是补充了一句:“尽我们所能吧!”

 

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准备的期间,我们居然几乎都没有碰到月影,唯一的一次就是一天傍晚他来找我,我们就在城堡的阳台上,一边聊天,一边观察着黄昏时的小马镇,那时候的他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我一直觉得这里面事有蹊跷。

 

“暮光,该往哪里走?”

 

“等等!”我从背包里翻出了萍琪带来的书,对着里面说的地图说,“前面不远处的那块怪石,在那里可以发现下一个地标物。”

 

听到不远处就是一个目标节点,云宝马上又兴奋了起来,她一下子跳到半空中说:“那好,我们赶快走!”说完,一溜烟地飞往目的地。

 

我对着云宝的背影大叫:“云宝,这里是无尽之森,不要随便乱跑,很危险的。”

 

“知道了”云宝从远处回答,但她丝毫没有降低速度,她真的知道危险是怎么写的吗?

 

云宝性格就是这样,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苹果杰克走到了我旁边,问:“暮光,萍琪外婆的这本书有用吗?”

 

“那个……”我觉得有些为难,“怎么说呢,我只是觉得这本书记载得太过清楚了。不但是从那里出发,如何到达,甚至是怎么开启星之长廊,都有详细记录。就是因为这太过详细了,详细得我让我怀疑它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到目前为止里面记载的路标不都是准确的吗?我想要是编故事,不可能把无尽之森里的‘地标’物都记载得清清楚楚吧。”

 

“说得也是,到目前为止地标物的形状、顺序、方位大致上都没错……”

 

“你还在怀疑些什么?”

 

我合上萍琪外婆的书,然后又翻开,然后再对苹果杰克说:“这本《星之长廊》一本蹄抄本,不是印刷本,所以这本书在世界上可能很有限,甚至可能只有一到两本,那萍琪的外婆是怎么得到这本书的呢?”

 

“会不会是萍琪的外婆认识这个故事的主角,甚至就是这个故事的亲历者?”

 

“不大可能吧。”我嘴里是这么说,但苹果杰克的想法说不定就是最合理的解释。如果萍琪的外婆真的认识这个故事的主角,而她就把这个故事记载下来,那么故事这么详细就可以解释得通了。而且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么就代表我此行成功率很高了。

 

“这次我们没有被月影发现真的是太幸运了。”

 

苹果杰克提起了月影,我心里的疑惑又起来了,为了谨慎起见,我再次向苹果杰克确认:“这段日子月影真的一直在向泽科拉学习草药知识?”

 

“是的,这几天小萍花每天都有去找泽科拉,她表示她都看到月影在那里,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摇摇头,事情只怕不是苹果杰克想的那么简单。我就苹果杰克说:“月影我很了解,他是一个只对马文社会系感兴趣的小马,对于制药等科学技术研究他是没多大兴趣。我觉得他与其会去学医药,他更可能在街边观察来往的小马。现在他忽然间去学习草药知识,我总觉得背后有些什么理由。”

 

苹果杰克想了一下,她想到了一个自认为月影的一个理由:“那,暮光,会不会是因为月影之前得过抑郁,所以他会向泽科拉去学习药物相关知识?要知道,他似乎不懂得这方面的药物知识,他也还有一些认识的小马得到了抑郁,也许他学了能帮助他的朋友呢。”

 

苹果杰克的话也说得过去,事实上只要月影没跟来,一切都好。

 

说着说着,我们就已经来到了地图上的显示的怪石。在无尽之森里很难做实地测量,所以我们这本书上记载的地图都是以无尽之森里的一些特别地点作为地标,通过一个一个的地标最终到达目的地。我们已经在这个危险的森林里已经走了大半天,我建议大家休息一下再前进。

 

我再次从背包里拿出萍琪外婆的那本书,确认下一步的前进方向,同时我又再一次浏览这篇关于星之长廊。虽然这本书前面描述得很详细,但是有一点却很奇怪:为什么只写到开启星之长廊这一点了呢。开启了星之长廊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直觉告诉我,星之长廊在开启之后才是真正开始,但这本书上却没有任何记载。我看到萍琪依旧是活力无限地和大家一起玩,就把她叫了过来,问:“萍琪,你记得你外婆有说过星之祈愿的具体过程吗?”

 

“星之祈愿的过程?”萍琪好像是很努力地在思考,但这匹粉红色的的陆马很快就放弃了说,“不记得了。”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嗯……”粉红色陆马又再次皱起眉头,不过这一会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她一拍蹄子,然后像是连珠炮一样用着极其急速的语气对我说,“我记得我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问外婆,那我可不可以许愿开很大很大的派对,天天都能开派对。但是我外婆却说不行,一定是要最真切的愿望才可以。我当时就对外婆说,我就是很想开派对,我的愿望当然是很真切,但外婆就是在笑,她还说你只有真正认识你自己,你才能许下真切的愿望。你说暮光,我难道不认识自己。我难道是不喜欢开派对?”

 

我笑着应答着萍琪的话:“萍琪你最喜欢开派对了。”无疑,萍琪的刚才说的这段话应该是相当重要,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关于所谓“最真切的愿意”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真正认识你自己”又到底有什么玄机?萍琪开派对也不算的话,那就是更触动内心的愿望。

 

就字面的意思,如果我无法认识自己,我找不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愿望不,我也就无法变回独角兽!

 

说到让我认识真实自己,我倒想起一匹小马。

 

月影!

 

他擅长的就是观察小马,如果他在的话,他也许能帮上忙……不行,先不说我们已经出发了这么久,而且我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跟我们冒这个险的,我怎么又想到希望他会在我身边呢。

 

“是谁在那里!”

 

云宝突然间一声大喊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我心里一震,难道是月影?不对,这里是无尽之森,很可能是怪物。我连忙把书放好,马上走到云宝那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云宝她一定不动地盯着眼前的草丛,草丛里正沙沙作响,谁都知道里面有东西。

 

“快出来,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云宝说完,一下子抄起地面上的石头,向草丛中扔里过去。刹那间,草丛中串出了十多只木精狼,这些木精狼瞬间把我们围堵在怪石前面。

 

我们早就预料到会在无尽之森里会遇到这些怪物,我摆好战斗姿势,对着朋友们说:“战斗吧,朋友们!”

 

“是!”

 

话音刚落,苹果杰克与云宝黛茜同时跃出,向着两匹冲过来的木狼精一蹄子就踢过去,一下子就把两匹木精狼给踢散,她们对付木精狼已经很熟练了。而我也不甘示弱,趁着她们出击的时候,我也瞄准了一匹木精狼射出一道魔法箭,魔法箭直接命中木精狼,顿时地面又堆积了一堆木头。

 

木精狼见强攻不成,就打算迂回进攻,我不会让她们靠近我的朋友们,在防守的空挡当中,我还要对已经掉落在地面的木头施法,避免它们复活甚至合体成更强的的大木精狼。

 

随着地面的木头越积越多,形势对我们越来越好,剩下几只的木精狼也被我们不断逼退。突然间,后退的木精狼群的目光全部转向了一个树丛后面,它们在交换过眼色之后突然间全部扑了过去。我正好奇的时候,就听到树丛后面传来“哇”的一声,紧接着就一个全身都被披风罩着的小马从树丛里中扑了出来。

 

这里居然有小马?!我们被跟踪来了?!但现在的形势没时间让我多想,扑空了的木精狼又从树从里扑了出来,我和云宝她们赶紧行动,击碎了那几只木精狼,救下了这匹小马。

 

木精狼已经全部解决,云宝黛茜一个箭步冲到那匹小马面前,一下子就把对方拽了起来,同时大声质问对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们?!”

 

在云宝这么一拽之下,对方披风上的头罩也被掀了下来,那匹小马的面容就展露在我们面前。我们所有小马都大吃一惊,白色鬃毛的黑色独角兽,不是月影还有谁?!

 

云宝惊讶得马上放开月影,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月影知道这个时候不好再隐瞒,就直接对眼前的这匹天马说出真话:“我从小马镇跟踪你们一直到这里来的。”

 

我看到月影他也是全副行装,明显做足了长期旅行准备,完全不像是临时发现我们而跟在我们身后,这只能说明一点,他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们的计划是什么时候泄露的呢?难道是那天傍晚他来找我的时候,被他察觉到了?

 

看到我们惊讶的表情,黑色独角兽也不再隐瞒,他给我的回答是:“公主,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有类似的计划了。”

 

“一开始?”

 

“是啊!因为你在回小马镇之后,公主你并没有来找我。按照一般情况来说,我知道苹果杰克一定会把斯特拉的事情告诉你。以公主你的性格,在听到斯特拉离开的事,无论是出于关心我,还是出于内疚,你回小马镇之后怎么也会过来安慰我,但你一直没有来,所以我就知道你一定有什么事。”

 

“这……”我听得目瞪口呆,我一开始就告诫朋友们要尽量像往常一样,没想到自己的从一开始就做出了我自己平常不会做的事,在我打算瞒住月影之前就已经败露了。这真是大出我的意外,在惊讶之余,我在心里也暗暗地在想:说不定月影他真的能给我一些意见。

 

我的朋友们也同样惊讶,一向稳重的苹果杰克也抢着问:“可是仅凭这样,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们目的吧。”

 

月影叹了一口气说:“苹果杰克,你们不知道吧,在你和萍琪一起去她老家的第二天早上,末影眼就告诉我一条消息,说塞拉斯蒂亚公主对这件事很重视,说要查明萍琪与苹果杰克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同时为了以防万一,还让士兵们做好进入无尽之森的准备。”

 

“什么!”我们都一起惊呼了起来,“塞拉斯蒂亚公主?!”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反应确实让我很震惊,她甚至连我们的目的地都早已经知道,从塞拉斯蒂亚公主这么紧张看来,不就正好说明了“星之祈愿”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了吗?!

 

我这边在想,那边的月影就继续说:“一方面我知道,无论如何,暮光一定会为斯特拉离开的事情对我做一些‘补偿’的事情,而我却看不到有任何实际行动,反而有一些事要瞒着我,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隐瞒我的与对我‘补偿’有一定的关系。另一方面,塞拉斯蒂亚对这件事又高度紧张,甚至让士兵进入无尽之森的准备。塞拉斯蒂亚公主没有重大的理由不会让士兵随便进入无尽之森。‘补偿’我而又不让我知道的事情虽然有很多,但会让塞拉斯蒂亚公主如此紧张的事却很少,将这两件事的各个因素合起来一并考虑,那么除了公主你要舍弃天角兽的身份这件事,我想不到其他的。”

 

这下我们都佩服不已,居然完全不用跟我们接触,月影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苹果杰克想起了这些日子月影在泽科拉里学草药的事情,就问:“你在向泽科拉学习草药是为了瞒住我们吗?”

 

“那个嘛……”黑色独角兽听了很尴尬地挠挠头,他似乎不是很好意思提起这件事,“我本来是想让泽科拉帮我训练一下魔法战斗技巧,我既然想跟着来,自然不能完全拖后腿嘛,可泽科拉说在教我之前一定要我学习一些草药知识,所以……”

 

这下谜题总算解开了,怪不得月影会去学那些不喜欢的东西,原来是因为他别无选择。我看到了月影的背包当中放有一些药水,这些药水应该是为了无尽之森里的各种问题,所以泽科拉才让他学一些草药知道的吧。

 

我们都已经深入了无尽之森那么远,月影是无法独自回去,我们也只能带着他一起上路。由于塞拉斯蒂亚公主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也许追兵很快就会来,云宝就催我们快点前进,但我又觉得是不是需要多休息一会。这时,我就听到月影说:“大家不用担心,追兵不可能会这么快到的。”

 

“为什么?”

 

“因为我来的时候,就让末影眼监视我们身后,看看我们有没有被跟踪。当确保我们没被跟踪之后,他再想办法不要让‘我们已经出发’的这个消息传到去中心城。我想至少是现在,塞拉斯蒂亚公主仍然不知道我们已经出发了。”

 

“这么说我们可以在塞拉斯蒂亚公主之前赶到星之长廊了。”一想到可以躲开中心城的士兵,我就不由得高兴起来。但相反的,月影的脸上可没有任何笑容,那不安的神色反而在这匹谨慎的独角兽脸上非常可是之明显。

 

我看了心里忍不住开始打鼓,虽然说月影有时候也会过于敏感,但他要是担心起来我也不敢有任何怠慢。于是我便试探着问:“你在担心什么吗?”

 

月影看着我,沉默了半响,那个表情仿佛在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好的事情一样。又过了一小会,他才叹了一口气并开口说:“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事吗?塞拉斯蒂亚公主光听到萍琪与苹果杰克回老家就让士兵准备进入无尽之森,那表示塞拉斯蒂亚公主极有可能是知道星之长廊的事,甚至可能是真正位置,她极有可能不需要像我们那样通过地标寻找目的地,而直接出发去星之长廊。”

 

月影的这番话也提醒了我。没错,我怎么一直都没想到?如果说“星之祈愿”这个故事是真的话,那么舍弃天角兽这么大的事情塞拉斯蒂亚公主不可能不知道,她知道星之长廊的真正地点丝毫也不奇怪,这么一来就意味着她们很可能会比我们更快到达目的地。

 

“塞拉斯蒂亚公主会在星之长廊那里等着我们吗?”

 

月影摇摇头,他无法确定:“这就得看塞拉斯蒂亚公主对你选择变回独角兽的态度,如果塞拉斯蒂亚公主无法忍受,她会亲自来阻止你。如果只是基于责任,那么她未必会直接出现,但到时候,另外的一匹小马会全力阻止我们。”

 

“另外一匹小马,是露娜公主吗?”

 

“不,银甲闪闪!”

 

银甲闪闪吗?没错,我哥哥他一直很反对我有舍弃公主的想法,我现在想来,哥哥他认为我既然当上公主,就应该要负起公主的责任。而我现在更是付诸行动,是一种极不责任的表现,他一定会全力来阻止我。这就意味着, 我如果真是想要变回独角兽,我就一定要去面对我的哥哥。

 

我必须要过这一关!

 

我们一行继续前进,夜色慢慢降临无尽之森,在这个森林里走夜路是极其危险的,所以我们决定找个地方夜宿。由于考虑到塞拉斯蒂亚公主很有可能已经知道我们已经出发往星之长廊,月影极力坚持夜宿地点要远离地标物,同时设置篝火也要远离住宿地。云宝觉得月影小题大做,但月影却说如果真的是严格按照避免被发现,那是篝火也不能生,这已经是一种妥协了。我觉得月影的坚持也是出于安全考虑,也就按照月影的安排去做。

 

“派对!”

 

在篝火生好之后,萍琪总是不忘以任何理由开派对,在无尽之森里开派对并且能引导气氛的大概也只她了。在萍琪的带领之下,朋友也都又唱又跳,简直就像忘记这里是无尽之森一样。我看她们这么快乐的样子,我也十分的高兴。我用魔法端起水壶,倒了两杯水,然后离开篝火,来到不远处的一个石头下面。

 

“给,爱喝热水的小马先生。”

 

“谢谢!”独角兽接过了我递给他的茶杯。月影他并没有加入大家的派对,而选择远离篝火。这不是因为他和我们关系不密切的原因,而是为了替我们警戒。在这无尽之森当中,出现什么怪物都不奇怪,所以他远离火堆,为了让自己的双眼更好地适应黑暗。

 

为了让月影不要一匹小马太寂寞,我也坐到了他的身边,说实话,我一直对他对热开水情有独钟的爱好很奇怪,就问:“你除了喝白开水,就不喜欢喝其他东西的吗?”

 

“虽然我很少喜欢喝其他饮料,但果汁我还是喜欢的,只是一向为了不让自己爱上某一种饮料,所以就习惯了。”月影一边喝着水,在喝水的空隙中间回答我的问题。

 

我们已经走了大概三分之二的路程,现在距离星之长廊已经不远了,想到自己很快就可能变回独角兽,这么一来我就又可以重新找回友谊的魔法,我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就像是遇到大考一样。我就想跟月影找个话题聊聊,好分散一下注意力。

 

“明天就要到达星之长廊了,我很快就能变回独角兽,你高兴吗?”

 

我原本以为月影相当高兴,又或者像以往那样表示谨慎。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月影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原本还是温和的脸色突然间变得低沉起来,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月影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也使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我想知道月影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就是很关切地问:“有什么事吗?”

 

月影叹了一口气,用那略带忧郁而有深邃的紫色眼睛盯着我好一会,又再次闭上眼睛叹息了一下才说:“公主,其实我并不赞成你现在就变回独角兽。”

 

“哈?”月影居然说不希望我变回独角兽,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月影他自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任何看到我的表情的小马都会知道我对月影的回答十分诧异。月影又再叹息了一下说:“我不是不想你变回独角兽,只是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

 

“还不是时候?”

 

“嗯”月影点点头,他将自己的视线从开的身上移开,转向了无尽之森的远处,“我有一种感觉,现在你还没能完全找回失去的东西,就算是现在变回独角兽,也还不能找回友谊的魔力。”

 

我没有就月影的这句话发表自己的评论,月影他有着自己的想法,对着失去的友谊魔法,他有比我更深的体会。

 

“那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我的目的了吗?你为什么还不阻止我?”

 

“是啊!我还跟来了!”月影说道这里,居然哈哈地大笑起来,当他再次将视线转移到我的身上的时候,眼神中的犹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倒给我有一种愉快与自豪的感觉。

 

“这是因为我是一匹小马。我也有自己的情感,我无法按照那些所谓理性的最佳选择去行动!”

 

月影对自己的这番话时候虽然也在压抑着自己,但也无法完全掩饰着自己的兴奋与自豪。我不明白月影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选择那么高兴,按照一般的小马来说,不是理性才是值得推崇的吗?不管怎样,月影的心情能变好就太好了。

 

我们两个相视一笑。上一次我们在无尽之森里,我们知道我了所失去的什么,也知道了自己对其他小马有些什么影响。对于自己是怎么影响别的小马,关于失去了的友谊魔力,当我清楚这件事之后,我就对自己的一些事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月影他是背叛之翼的受害者,他一直亲历着背叛之翼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在这之前都是由他将自己的体验分享给我。而现在,该轮到我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分享给月影了。

 

我将自己遇到了仙蒂雅公主的事,以及关于公主责任的事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月影,并且对他说:“那天,我们在无尽之森里聊了很多,我也终于知道了我与其他小马产生了距离。说实话,我一开始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我觉得那些话是对的,但那些话在我的脑海中只是一个概念,我并没有能真正去理解那个距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会让我无法再成为大家心中的朋友?这个疑问直到后来我遇上了仙蒂雅公主之后,迫于公务我不得不让我的朋友们离开时,我又一次回想起了自己刚当公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是不得不与朋友们分开,尽管我和朋友们之间的友谊没有变化,但是我们的距离却真正拉开了,再次的体会才让我深切地体知道这个距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将那个时候的失落说了出之后,就像将这些日子里的郁闷都排了出来,心里感觉到无比的舒畅。我继续说:“一个徇私的公主不是好公主,当我真正要履行起公主的责任的时候,做一个称职的公主时,除了极少数的私人时间,我就必要与朋友们划清界线,我就必要舍弃我们之间的友谊,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小马,就像那场宴会一样,这就是身为公主不能像普通小马一样的地方。当这条界线一旦划分之后,我自己是一个世界,而我的朋友又处于另外一个世界……我知道,就算我们相隔再远,我的朋友们还会记得我,也会很关心我,但我们事实上疏远了,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现在明白了,背叛之翼并不仅仅是让别的小马无法在心灵上接近我的阶级翅膀,而是一对将我与其他小马分割在不同世界的翅膀啊!”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无序过去的搞怪,大概我就只能默默地看着朋友们的离开,我也成为“背叛之翼”的受害者,我可以想象到那个时候自己会有多痛苦。在这个方面上,我还真的感谢无序之前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有……

 

塞拉斯蒂亚公主对我的纵容。

 

月影听了这番话,没有说一个字,但我可以看到他那紧握的蹄子,全身也在紧绷,他在强行的忍耐,因为我的话正好触碰到他内心的疮疤。过了一会,月影的整个身体松弛了下来,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说:“怪不得我们都这么在乎那天你在中心城说的‘我真的失去了什么’这句话,原来这是我们的共鸣啊!”

 

“你们?”我很奇怪,我当时是跟朋友们告别,月影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说过这句话的?

 

然而这匹洞察力极高的独角兽这次却没有去体会到我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以为我想知道是谁也对这句话感兴趣,他点点头说:“公主你一定猜不到吧,斯特拉虽然在你当上公主之后就离开了,但他还是不舍得你,他一直还有在关心你,当他知道你说句话的时候,他可是一度燃了希望。”

 

月影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就算他不说,我也知道他吞下去的话是什么内容。既然月影他不想提,我也就再不说了。

 

刚才说到了仙蒂雅公主的事,我又想起了贝卡斯的那句话:“相处好的就是朋友了吗?”我为什么觉得他的话好像有些道理,但又觉得哪里不对。我将自己的疑惑告诉月影,希望他能给说说他的看法。

 

月影果然是对这一类很有研究,他听了脸色很平和,在他眼中这个问题没有任何难度。他对我说:“类似这种话的话题我确实很经常遇到,我自然一听就明白原因。不过,公主你既然经常看许多学术上的书,我觉得应该很容易理解他的话。”

 

“哈?”我很容易理解,我怎么觉得听了月影的话心里变得更加糊涂了。

 

“公主,你之所以觉得贝卡斯这句话不对,又很有道理,那是因为你心里在想友谊这个词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友谊’这个词的含义是发生了变化,友谊在前面的想法跟在后面想法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啊!”经月影这么我提起,我确实想起了,词义转义是狡辩当中常见的一种方法,这在古代的哲学思辨当中常常会出现。我开始认真想想我在思考这两句的前后意义到底怎么不一样。过了一会,我心里有答案了,我告诉月影说:“我之所以觉得贝卡斯说的话不对,是因为我友谊的定义在普通朋友这一点上;而当我觉得贝卡斯的话有道理的时候,我就把友谊的含义定义为最好的朋友,而这就是贝卡斯的朋友的真正含义。”

 

月影点点头,提到这个话题,他的脸色又开始阴沉下来,他似乎想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过了一小会,月影像是满怀心事一样地对我说:“公主,你身边已经有这么多好朋友,你是不会察觉到‘相处好’的朋友并不算‘朋友’的真正含义。如果公主你体会过明明在一群都与你相处都好的小马当中,你仍然感觉到自己是独自一个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贝卡斯那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不!我能理解!”我斩钉截铁的态度让月影觉得特别的诧异,对于我说能理解他不太相信,我看他一脸的狐疑就知道了。我的确没有说大话,我真的能理解,因为我也是遇到过:“在那场宴会当中,那些政要、贵族小马当中,我确实遇到不少与我相处,但是除了仙蒂雅公主以外,我发觉就算我们相处得好,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距离……”说到这里,我终于能体谅到仙蒂雅公主和贝卡斯,身为公主的仙蒂雅公主确实能与许多小马相处好,但这些小马并不能成为她真正的朋友,她的寂寞只有她的朋友贝卡斯才知道,正是因为心痛她这个朋友,贝卡斯才留下公主身边,一直支持着她。

 

月影听了张大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我说的这些道理他当然懂,他是惊讶我居然能理解,甚至还真正体会过。

 

过了一会,月影终于回复过来了。他的兴趣是观察小马,阅马无数的他自然看到过不少“友谊”。回想起那林林种种的小马,他若有所思地说:“没错。其实啊,友谊这个概念,在所有的小马当中都是混乱的。有些小马认为,相处好的就是朋友;有些小马认为,友谊就该付出;更有小马认为,友谊就是建立在利益之上……说实话,这些都可以说是‘友谊’,但这些所谓的‘友谊’它们的含义是不一样的,也很表面。有一种‘友谊’,它们并不建立在表面上,甚至大家之间也不称呼朋友,但是这种‘友谊’却是建立在内心的接触之上,心灵的朋友才是小马们的真正追求,或许这可以称之为‘真友谊’吧。”

 

建立在内心接触之上的真友谊?仙蒂雅公主与贝卡斯不就是这样的吗?我和我的朋友也是。还有,我的粉丝们追求的也是……

 

“没想到你知道这么多,我真的是学习了不少。”

 

听到了的夸赞,月影并没有高兴,他摇了摇头说:“这不过是友谊的定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最多只能促使小马思考一下。另外,我也希望公主不要对任何小马说这个理论。”

 

“为什么?”

 

“很简单,你一旦提出了‘真友谊’的概念,那那些‘一般朋友’不就会认为你在说你和他们之间的友谊是‘假友谊’了吗?友谊具体概念的转换并不是那么好解释的。”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一下子说了那么多道理,月影似乎并不喜欢这样,他觉得这些话其实没多大意义。为了不让我在这方面多想,月影就对我说:“公主,其实这些东西你不去多想也没关系,因为友谊的概念本身没有太大意义,真正让其他小马体会到的,是‘友谊的魔力’,这需要你来做……”

 

“我明白……”

 

心灵上的好友!友谊的魔力!

 

“喂,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愁眉苦脸的,你们两个在一起就不能高兴一点吗?”

 

“哇!”不知道什么时候,云宝突然间出现在我身边,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把我吓了一条。我转过头,只见云宝她柳眉倒立,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云宝继续责备我们说:“明天暮光就能变回独角兽了,你们就不能高兴一下吗?”

 

说起来,我们在一起就真没有开心过,除了那天在无尽之森里,月影终于弄清楚所失去的友谊魔法之外,他在我面前也没有办法开心吧。

 

我不知不觉又将视线移到月影身上,云宝见我转移了视线,她也跟着将不满移动了月影身上,她飞到了月影的身边,责备眼前的独角兽说:“你就不能弄个开心的话题吗?”

 

遭到云宝的质问,月影突然间坏笑了,这样云宝很不舒服,她又再责备月影:“我是要你找个开心话题,不是要你在这里奸笑。”

 

“好!”月影将那狡黠的笑容换成了会心的微笑,他轻轻地云宝说了这么的一句话,“你真可爱!”

 

“噗!”听到月影的这句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很明显月影是故意让云宝难堪,既然云宝要求月影弄个开心点的话题,那月影就在云宝身上寻“开心”了,云宝自然少不了抗议。

 

笑是笑过了,我有点羡慕云宝了,月影是不会对着现在的我开这样的玩笑吧。说起来,那天傍晚月影来找我的时候,我们也是一起看到了云宝在天空中自由飞翔。我记得月影说过,他最喜欢看云宝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看到许多云宝的粉丝几乎都把云宝当英雄一样去崇拜,我记得当然就跟月影讨论过:“为什么云宝像个英雄却小马们都还是那么喜欢?”当时的月影回答说:“因为那就是云宝啊!”

 

云宝有资格成为英雄,我没资格成为英雄,我当然不会认为月影是这个意思。当时因为月影正沉浸在那个环境中,我没好意思去问,现在不是正好是个机会问问他当时到底想说什么吗?

 

我正想开口,在那边与云宝开玩笑的月影却突然间整匹马跳起,一下子用蹄子堵住了云宝的嘴,使得云宝顿时说不出话,只能在那里发出“嗯”的声音

 

我被月影的行动惊呆了,刚准备要问,月影他用蹄子放在嘴边,示意安静,然后他就闭上眼睛,竖起耳朵仔细在听。我隐约看到月影的嘴巴微微在动:“一、二……”他在数数,但数着数着,他的嘴巴还在动,但我却再也听不出他发出声音。

 

“到底有什么事?”月影在集中精神数数的时候,堵着云宝的蹄子也放松了下来。云宝一下子推开月影的蹄子并反过来质问他。但月影没理会云宝,他的神情非常严肃,突然间他睁开双眼对着我说:“公主,快,快带着朋友们一起走!”

 

“到底什么事?!”我从来没见过月影如此焦急。

 

“我听到了许多天马的翅膀,还有不是天马的翅膀,大概这是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卫队!趁着我们还没被包围,快走!”

 

月影的话音刚落,无尽之森的上空就被一声尖啸所打破,接着从天空中传来一个狡黠的声音:“不愧是被称为‘野狐狸’的小马,危机察觉还真不是盖的。”

 

这个声音是……我记得了,这个声音是露娜公主手下的夜骐卫队中的一个队长。我太大意了,我原本以为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卫兵不会无尽之森的夜晚活动,我居然忘记了露娜公主的卫队了。夜骐就是主要负责晚上的守卫,他们拥有黑夜活动的能力,如果真被他们盯上,我们是没办法逃脱的。

 

透过篝火的光芒,我看到天空中聚集两群飞行小马,一群是天马,一群是夜骐。这时,天马卫队队长向我们传达了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命令:“暮光公主,请你们跟我们回去吧,塞拉斯蒂亚公主要见你。”

 

如果我这样就回去,那我以后也不会再有变回独角兽的机会,我怎么能这样就放弃,我对这名天马卫队队长说:“那请你转告塞拉斯蒂亚公主,我们现在还有事,等我们明天完成之后我一定去前去见她。”

 

当然,我的话自然是不可能将这名队长打发回去。这名队长继续说:“公主,塞拉斯蒂亚公主希望你马上回去,请公主不要让我们难做,我们这里有夜骐,公主你是……”

 

这匹天马队长说着说着,突然间停了下来不说了,我正好奇,却发现天空上只剩下天马编队,而夜骐编队呢?他们已经开始离开了。

 

夜骐的行为激怒了这名天马队长,他连忙飞到夜骐队长身边问:“你们要去哪里?”夜骐队长以夜骐天生的狡黠回答他说:“露娜公主的命令是让我们协助你们找到暮光公主,现在我们找到了,任务完成,我们要回去复命了。”

 

“你……”天马队长说不出话来。

 

“暮光!暮光!”

 

好,我的朋友们也都赶了过来,马数齐了。月影此前坚持我们的篝火要远离营地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大的作用。我连忙使用传送,带着大家一起离开,回到了我们的营地。

 

我们的这个营地是我们事先找好的山洞,我们的行李早就放在这里,洞口前还使用了幻术做隐蔽。正是因为做事先足了功夫,当我们传送回来的时候,大家全都松了一口气。

 

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卫队都找到来这里,不用问星之长廊这里一定早已经满布守军,想要完全避免战斗已经不太可能了。为了能更好应对明天的情况,我们决定早一些休息,可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必须要轮流派小马守夜。我想参与午夜时的守夜,没想到却被朋友们给排除了,同样被排除在外的还有月影!

 

“为什么!”我实在有些震惊,为什么我的朋友把我排除在外,这使我想起了那次自己进入无尽之森时,因为自己是公主而被过分保护起来的那件事,“难道我就不是你们的朋友吗?为什么你们不让我和你们一起守夜。”

 

“嗯,那个,暮光,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生性腼腆的小蝶居然首先说话了,紧着是瑞瑞:“暮光,你也知道那本书中,开启星之长廊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并没有具体记载,这不是需要你到时候要去面对的吗?这自然需要你有一个清醒的头脑。”

 

苹果杰克点点头:“我们几匹小马都不属于对知识有研究的小马,只有你和月影在这方面有专长,因此你们两个还是早些休息吧,解开没有记载的谜题就要靠你们了。暮光,你应该记得此行的真正目的!”

 

“对啊!暮光,你明天还可能要面对银甲闪闪和塞拉斯蒂亚公主,所以你们要好好休息。”

 

“守夜!守夜!守夜一定很有趣!”

 

朋友们这么替我着想,我很受感到,我忍不住对大家说了声:“谢谢!”

 

我的朋友都笑了起来:“暮光,你太见外了,我们是朋友嘛!当然啦,月影你也是!”

 

在朋友们的热情关怀之下,我和月影也就不再推辞,为了明天的将要遇到的挑战,晚安!我的朋友们!

thumb_up18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马文一览

    梦想柔柔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