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HappyDream

  陆马

鸽子?❌ 实力配不上脑洞✔

希望之光

插曲1 预言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638 字

event 于 2019-07-03 发表

visibility 共 132 人看过

forum 共 1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预言

 

        据说,每一个公主都需要一个陪伴者。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弯尖月刺穿天空,她的光芒确实还是白色的,不过却惨白得恐怖。时不时还飘来几缕灰云遮盖住她的一部分,这只显得弯月裸露出的其他部分更显得狰狞和苍白。 

        一个影子无声地移动着,悄然穿过安静的水晶广场,它主人的蹄子滑过皎洁的水晶地面,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宽大的斗篷遮住了神秘小马的脸和鬃毛,只有细长苗条的腿偶尔露出半条来,在晃荡的斗篷间有节奏地摆动着。 

        “你来了。”一阵轻风吹动了城堡下的帷幕,也带动了潜行者的斗篷抖动,一缕金色的鬃毛露了出来。那是纯正的金色,和它相比,连小马国最上等的金币也会黯淡,更何况鬃毛还带着水晶的闪光,随着鬃毛飘过空中,水晶的微光点亮了藏在斗篷内的脸。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月亮这么大,月光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整个水晶帝国显得一片漆黑,除了水晶广场及其周围一带有照明水晶在发着荧光,沉静的夜色笼罩了其他地区。

        “水晶爱茉,好久不见。”金鬃雌驹于是抖落了她的帽兜,露出了鬈曲的毛发和修长的独角,这与她象牙白的皮毛形成了很好的衬托,她站在爱茉身旁,挺直腰板,看上去像是水晶公主失踪多年的妹妹似的。 

        “又是水晶魔法……”金鬃独角兽似乎对她亮闪闪的鬃毛不是很满意,轻轻嘀咕道。不过还是三步并作两步穿过帷幕,走进了被遮掩的城堡底座。

        “金珀,你带来了什么消息,我预感到有东西出问题了。水晶爱心……她发出了警告。”粉色独角兽点亮了皇冠底座的照明魔法,“是影魔们?我感到他们最近似乎蠢蠢欲动,我还特意去查看了封印,现在看上去倒是没什么问题。” 

        “水晶帝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风雪之心的初衷已经毁了。它终要灭亡,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见状,名为金珀的独角兽冷漠地说,她一撇爱茉担忧的表情,高傲地抬起了眉毛。 

        “没有解决办法吗?”爱茉焦急地踱步,思考着一只影魔对帝国带来的危害,“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我相信――” 

        “这几十年内必将有灾祸降世,除非你找出个什么法子躲过天上星星的监视。”金珀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接着补充道,“你可别误会,我担心的可不是什么影魔,我们上次将他们挫败,这次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我担心的是……”她逼人的语气忽地放缓,用魔法拉开了帷幕,望着深邃而浩瀚的星空。群星顺着她鬃毛飘动的方向缓缓移动,乍一看好像确实预示着什么。 

        当然,天上的星星在闪烁,尽管月亮黯淡了它们的光芒,群星依旧璀璨,这璀璨看上去与其他晚上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当遮盖月亮的云彩飘散,露出奇怪的尖角时,金珀缩了缩眼珠。 

        “小马们要遭报应,我们根本不值得拥有千年的和平兴亡。”爱茉停下了踱步,她向水晶爱心注入了一股青蓝色的魔法能量,“我发现了几个有潜力的孩子,他们也许能够帮助帝国――” 

        她的话又被打断了:“别再找其他小马帮忙了,我已经向创始神留下的花朵请教过预言了,她说‘除了一个千禧年的牺牲,别无他法可救。’况且,我们的先祖已经见证过水晶皇廷的辉煌,这么多快乐的日子过去了,你还想奢求什么?” 

        “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爱茉的怒火突然爆发,她顿时提高了音量,橙色的眼睛眯起,瞳孔中出现了危险的魔法闪光,“我关心所有小马,我是水晶帝国的公主而这是我必须做的,收起你那不理智的思想吧,妹妹!” 

        “好吧好吧,我知道,要不然母亲也不会让你做继承者。这也是你创造水晶爱心的原因了,保护所有小马,却让他们变得更加弱小。”金鬃独角兽嘀咕着,把注意力转向水晶爱心,其中的一个影像让她有些好奇,“那是谁?怎么有点眼熟的样子…” 

        “这是希望辐光,今天她在水晶爱心里看到她成为了公主,水晶爱心之前从来没有如此特别的预言。不管这是真是假,她在帝国历史中一定是个关键人物。还有那只荒原影魔,是她的朋友黑晶。他们都很有潜力,也许在训练后能成为帝国的得力帮手,我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你觉得呢?噢,对了,你肯定会想认识澄光和水晶豆蔻的,她们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你!” 

        爱茉半张着嘴,怒视着金鬃雌驹,因为后者又一次打断了她:“我说你……好吧好吧,您先请。”面对爱茉的怒容,苗条的雌驹悻悻地闭上嘴。 

       “我正在修建一些城堡防护措施,也许能够帮助我们渡过难关,不过……你有没有多的钱?”一眨眼,水晶公主又恢复了她原来可敬的温柔状态中。 

       “哈!你又没钱了?”金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这个水晶公主当得可真没劲。我就算每天做十八次蹄部保养都比你这家伙会省钱!” 

        “我在努力,之前你提议的水晶小号我都开始卖了,但是――” 

        “二十个宝石一把粗制滥造的仿制货?我想想,你这还不如叫皇家技师定制一个两百金币的,高价卖给那些该死的贵族。他们蹄子里的钱可多了,上次我去蓝狼家做客,你知道他的午茶都有些什么吗――” 

        “我知道!但这不是重点,我的皇家技师都罢工好几次了,就因为我没有赶上通货膨胀的速度给他加工资。现在越来越多的小马都跑到小马国里去做生意了,那些死板的老家伙天天念叨说这里的水晶矿脉又不能随便开采,这样下去不出几百年我们的经济体系就会衰落――” 

    “老家伙!你觉得自己挺年轻啊,爱茉儿。记得当年你可总想把我的那些‘革新派’提案往下压来着,现在终于开明了?也许我该叫洛克跟你谈谈来着,他是不是一直在筹划着什么水晶圆桌议会?”金珀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那可不一样,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塞拉斯蒂娅和露娜在南边还有大量可收复的土地,我知道南小马利亚和沙特鞍拉伯都想着找到物产更加丰富的贸易盟友,相比小马国有那么多接壤的邻国,我们这儿……确实有点冷清。”

        “我还以为你挺看好那两个公主呢,为什么把太阳让给她们?你的小马们都为此忿忿不平啊,他们全能的伟大公主决定退位了?”金珀眼里露出嘲弄的目光。 

        “……”爱茉沉默了,她尊贵的头颅低下,但不一会儿又抬起来,一闪而过的疲惫感被自信和欣慰代替,“那一天终会到来的,但在那之前,我必须在这里,为了大陆上的马族。独角兽、陆马、天马和水晶小马们。水晶帝国继任者的加冕仪式很快就会开始。”

        “我记得上次你在众生之会上也是这么说的,独角兽、陆马、天马和水晶小马们,多么伟大啊。为了他们你会一直守护大陆,嘿,告诉我,你是不是从那次开始关心财政的?”

        “你说那次……那个时候我总得表个态啊,要不然狮鹫们肯定以为我不会来管他们对小马国的敲诈了,不管多少年过去他们总是那么贪心。你忘了他们用那块地敲诈了小马们多少金子?一百年后那笔钱……啧啧,要是我现在有那么一大笔钱就好了。我可以——”

“世上土地就那么多,买上一块总归没错。”激活了爱茉的财迷属性,金珀嗤嗤笑了起来。

    “能不能不要再打断――” 

    “如果你记得的话,就在几十秒钟之前你也打断了我,己所不欲,勿施于马,是这么说来着的?”金鬃独角兽用蹄子托住下巴,佯装沉思。 

    爱茉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她那不顺从的妹妹,沉默了下来。 

    “哎呀,别担心,傻瓜,别管我说了什么,你知道你的堂妹永远都在远方默默地支持你,流水唏嘘,这时间就像我们的寿命那么悠长。做一个长命千岁的公主确实痛苦,所以我在想现在你有没有什么朋友?你总是在宣传友谊和爱的力量,如果你自己没有朋友,这只能证明你的理论错了,肯定有小马在悄悄谈论这些东西。噢……”金珀忽然停住,对水晶公主突如其来的拥抱显得有些仓促,紧接着她的语气放缓,几乎和爱茉最初的一样温和,“比起你的皇室责任,我确实是选择了一条轻松的路。” 

    又一阵清风吹起了帷幕,爱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松开对她唯一亲马的拥抱,独角上蓝光一闪,把帷幕整个地揭开了。银白色的柔嫩月光撒了进来,比起刚才冷冽的光线更让人觉得安心。“她终于注意到错误了。”水晶公主微笑了起来,“月亮从来就不是只属于她一匹小马的,包容和烂漫才是她真正的品质。” 

    “露娜花了这么久才意识到?”金珀却是不满,“亏她屁屁上还长了个月亮,我说,你就没有教教她们这方面的技巧?” 

    “她们自有自的命运,我无法强加给她们这方面的东西,最好的老师总是自己。” 爱茉抖了抖帷幕,又准备盖上它。

    “我还以为你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呢。” 金珀把蹄子在水晶爱心上揩了揩,似乎擦掉了什么灰尘。

    “我不相信它是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往往都只是命运之海的一小部分,必然或是不必然,我们总会到达该到达的一步,但在那之前或之后,就全是不可捉摸,一片漆黑了。我的水晶爱心也只能捕捉到小马们内心最深处的一个影子,一个隐蔽的自我映像,仅此而已。”爱茉继续看着月亮,她的瞳孔中反射出娥眉月的映像,沉浸在月精华的洗礼中。 

    “升起最纯净的月亮需要耐心,尽管她早已等在天上,但直至太阳完全落下,月最本质的光芒才能显现出来。”金珀用不小不大的声音自语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一开始就把月的全部光芒展现。相反,循序渐进才是最和谐,并且不会损伤她的方法。但最重要的是,不要玷污了她的纯洁,不该嫉妒太阳的光芒,更不该把光线聚焦在某一片区域或者追求水晶镜面般反射的效果。我们需要做的只是让光线四处分散,不论是满月还是新月,只要营造出沉静的氛围、密布四方的薄雾装光线团,别忘了点缀的灿烂星空,就算是个新手也能干好月亮守护者的工作。”爱茉帮她补充完整,“还是忘不了风雪公主的教导?”她转头给妹妹一个微笑。 

    “她是最棒的公主,也是最棒的母亲。”金珀眨了眨眼,低下头看着反射月光的水晶地面,说不清那是蓝色还是灰色,“真可惜她离开了。” 

    “她会回来的,对吧?”也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两匹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姐姐。很高兴你在这里,不过我想我们得说再见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鬃雌驹伸起蹄子,利落地戴上了兜帽,蹄子小心挥动几下,把露在斗篷外的鬃毛隐藏起来。已经隐没在阴影轮廓中的脑袋略微冲公主一点,就继续化作轻快的步点,渐渐消失在水晶广场上。目送已经远去的妹妹彻底消失在夜色中后,爱茉像是松了一口气,连水晶爱心也好像经过展会的充能一样,她的光芒变得更加晶莹,重新点亮了渐渐失去光明的城堡底座(你猜怎么着,这个照明魔法是延时的,而且时效还挺长)。 

    于是这里只剩下了我们的水晶公主。“说的不错,管他什么呢。”爱茉转向水晶爱心,眼神一触到这件远古的魔法神器就软了下来,温柔得像一汪水。她原本一直飘动的卷卷鬃毛垂到了地上。 

    “你会带着我的希望永远传承下去的。” 

 

①:官漫61-62的那块地,记得吗?

 

作者的话

嘿,大家好!暑假快乐!这章的一大部分都还是存稿,希望没有什么连接不畅的地方。Besides~我终于想来补充更多有用的信息了,这一节包含了一些有趣的细节和关于历史背景的解说。不过更多谜团出现了:风雪公主是谁?爱茉公主的故事又是如何?金珀的预言会影响到希望辐光和黑晶的生活吗?这一个千禧年又是什么意思?一切敬请期待――就在将来的故事中。

 

#1
回复 插曲1 预言

作者真是官漫忠实的读者啊

挖的坑这么多,我都有点担心填不上

2019-07-14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