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不是今天

chrome_reader_mode 4,978 event 2019 年 7 月 2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56 forum 3

不是现在(Not Today)

“好吧。”约瑟夫大声清了清嗓子,朝王座走去。这座宫殿比亚历山大曾经有过的任何建筑都要大。王座是一个正方体,每个面上都镶嵌着稀有而美丽的珍宝。玉,珍珠,银,和金。但这里的一切都被一层薄薄的淡色真菌覆盖着。

 

“我不知道为什么,”贸易风站在他旁边说,她的声音被护盾微微扭曲了,显然她现在需要保持清晰的思维,她现在仍然小心翼翼,尽管她已经对瘟疫免疫了。“为什么这些小马生活在黑暗中?而且这里有这么多窗户……”

 

乔张开嘴想回答,但一个微弱的声音先从宝座上传了出来,勉强能够被他们俩听见。这个声音用的是英语,当然,现在不应该说英语。很久以前,世界就不再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人们之间的交流也就终止了。即使是一个国家的国王也没有必要懂这种语言。

 

“那些看到黑暗之力的小马,”那个声音说。“享受它的力量,黑暗中的慰藉。在遗忘中,没有满足不了的欲望。”

 

“哦,是你。”乔瑟夫说,“去你的,如果你能等几分钟的话,我就会把你解决了。”

 

活着的小马在他带来的光亮中后退着,他们爬到低矮的墙后、家具后、角落里,让自己不被光照到。真菌不仅爬满了王座,还覆盖着地面。当他们走近时,他们的护盾烧毁了附近的真菌。他们蹄子边开始出现纤细的卷须,但乔没有注意它们。然而现在,乔瑟夫发现它在动,试图把他们困住,这当然没有成功;护盾非常坚固,可以轻松的挡住它,但真菌燃烧时发出的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外面现在是晚上,”他低声说,透过他们头顶上的百叶窗,凝视着窗外的月光。“这是个问题,但我们能解决它。”

 

“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宝座上的声音说,那声音来自一匹躺在那里的小马,但那匹小马似乎已经死了,声音只是从他的身体中发出来的。“你们王国中最早、最古老的王国现在是我的了。如果你现在就走,我将允许你离开我的领地。”在大厅的尽头,两扇巨大的门猛地打开了。外面是不远处就是一个悬崖,底下翻腾着黑色的海洋。所有的东西都覆盖着真菌,这些东西让岩石和灌木看起来闪闪发光。

 

贸易风向乔瑟夫靠了靠,她的恐惧弥漫在空气中,查理布狄斯透过死亡和燃烧的气息闻到了她的恐惧,他邪恶的笑了。

 

“他说得对,”风低声说。“我们肯定干不过他,我们应该去别的地方试试。”

 

约瑟夫几乎要听进去了——似乎还有很多选择。这个恶魔——如果要打败查理布狄斯,可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他可以到其他地方去分发解药。不幸的是,他刚刚发现这个恶魔杀死了他的一个朋友,他暗暗想到:这个恶魔必须付出代价。

 

“阴天,还有多少活着的小马?”

 

“六个,”阴天立刻回答。“他们体内似乎有一种未知的生物体减缓了他们腐烂的过程。它们好像和周围的真菌相互感知,尽管我还没有明白这种机制的作用。”

 

“我要毁掉这些该死的真菌,”他说。然后他开始编写程序

{需要魔法杀菌剂和清除污染物。

搜索污染物并清除。

检测污染物指数:

污染物指数:随处可见。}

 

(附上英文:

require joes_awesome_magic_library

def fungicide &locref contaminant

if not &locref.searched and &locref.search contaminant

purge &locref contaminant Integer::MAX

end)

 

“功能创建,”阴天说。

 

“法师,我的耐心正在减弱。”宝座上的声音说。“接受我的宽恕吧,我并不经常宽恕别人。如果你离开这里,我就容你存活。”

 

“不,谢谢,”他说。“我并不是真的……”他犹豫地在空中挥舞着蹄子。“先不管了,外交是亚历克斯该做的事情。真可惜你杀了她。”他用魔法把一团厚厚的真菌从地面上浮起来,把它举到阴天面前。“阴天!启动程序!”

 

“正在运行,”阴天回答,当它输出的能量从一个低优先级的法术转移到一个更重要的法术时,发光法术的光芒急剧的变暗了下去。但房间里并没有变得更暗——一瞬间,烈焰在每一个角落燃烧着。从他取出的那一块口子开始,魔焰像余烬一样蔓延着,吞噬了像地毯一样厚的真菌。但它却没有点着木头,也不会烧坏卷轴,它的目标是邪恶的真菌!

 

空气中很快就充满了浓浓的、臭气熏天的烟雾,是时候让他的护盾发挥作用了。附近几匹装扮成士兵的小马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他们的身体从里到外都在燃烧。他们在倒在离乔几米远的地上,身上的盔甲和长矛却安然无恙。然后魔焰烧到了王座,乔瑟夫笑了。从目前的形式上看,那里的一切都将被烧毁。

 

贸易风仍然贴着乔,她的声音在火焰的爆裂声中几乎听不见。“你在干什么?”

 

“进行人力资源评估,”阴天说。“乔瑟夫不允许有僵尸存在。”

 

“我不明白,”她呜咽着说。“我以为我们是来治疗瘟疫的,你却杀了他们!”

 

“不,”乔瑟夫回答说。“它不会伤害任何活着的小马。我认为这些白色的东西是这个恶魔传播瘟疫下一阶段计划的一部分。用它感染一匹虚弱的小马,慢慢地用它杀死小马……”他摇摇头。“但不是现在。我们的能量储备怎么样了,阴天?”

 

“核心熵为15%,并保持不变,”她回答。“这种材料很容易被氧化,我正在恢复热输出。”

 

“太好了,”他笑着回答,他又转过身去。“贸易风,你能扇一些风出来吗?这里都是烟,我什么也看不见。”当然,他也可以使用咒语驱散烟雾,但当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助手来做这类事情时,他就不会浪费魔力了,还不如用用她的小马魔法。

 

事实证明,她可以。风刮了起来,不久,一阵强风吹过了客厅。它把烟、灰和垃圾带出了门,直接吹进了海里。没有了烟雾乔瑟夫发现房间更加华美了,尽管仍有几片真菌存活了下来,他的清扫并不十分彻底。任何不在已搜索区域附近的东西都被污染了,但他现在的目标不是这些。

 

曾经生活在宫廷中的小马躲在墙边的地方,现在大多只有成堆的骨头和衣服,只有迹象表明他们曾经存在过。*对不起,我不能让死人复生。如果我能,我就会有真正的阴天。*

 

尽管他听到了从宝座上传来的尖叫声,那里有一个影子,而不仅仅是一具尸体。影子仍然是小马的形状,穿着镶着紫色衬里的金色长袍,注视着他。“很明显,我看错你了,”它说,但嘴却没有动。约瑟夫开始往前走,没有理睬他周围那几匹生病的小马,他们还活着,迷迷糊糊地躺在地上。乔很快就会给他们治疗,但不是现在。瘟疫感染小马是来者不拒的,但乔瑟夫不一样。

 

“我想你可以和我合作,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别再这么做了——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谈呢。”

 

乔从他的鞍包里拿出一个注射器,举在他身边。“你也太弱了,你不能给我想要的任何东西。”

 

“不!”那个声音争辩着,虽然听起来更绝望了。至少,乔认为这只是他听出的情绪。乔瑟夫向来就不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怀疑恶魔对自己的情绪有感知力。“法师,我能给你一件别人永远无法给你的东西!即使是天角兽也不能让死人复生——但我能做到。”皇帝在椅子上坐了起来,他是一匹陆马,穿着和长袍一样的金色外套。虽然他没有宫廷里的其他小马病的那么严重,但在他的身下,疾病的疮疤还是看得见的。约瑟夫一时看不出来查理布底斯怎样利用这匹小马来向他传话。

 

在皇帝身后,有一股水流缓缓上升,形成了一匹小马的透明轮廓。一匹熟悉的小马,他比任何人都更想念她。他关心这匹小马比关心查理布狄斯杀的那匹小马多得多。“你想要她回来,是吗?你可以问余晖落,她是否能进入虚空,把死人带回来。这只有我能做到,约瑟夫·金博尔。我可以把她带回来。”

 

如果查理布狄斯认为它的提议会吸引他,它却没有预料到乔的反应。约瑟夫做了个手势,针就像一颗子弹一样射了出去,正好刺进了皇帝的胸膛。他喘着气,侧身跌倒在地上开始抽搐。

 

“那是你他妈犯的最后一个错误!”乔吼道,就在这时,查理布狄斯化成了水溅落在他周围的台阶上。“威胁我,谋杀我的朋友,诸如此类。你居然还敢跟我提阴云遮天?”他从鞍包里拿起一把针,他的角燃烧着怒火,精准地把针射向房间里被感染的小马,他甚至不需要检查针是否插到了正确的地方。“我还没受够你那该死的瘟疫呢,水里的臭虫!等我把他们都治好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去吧,现在就开始逃吧!当我把雅典娜维护好了的时候,就不会有一个挡着我们的道的臭水坑了!”

 

有一种浓浓的、烟雾缭绕的东西从皇帝体内流走了,它没有被持续不断的风吹走,而是充满了整个房间,它凝固成了一个大致的人形。乔甚至能从烟雾中看到一套衣服的模糊轮廓,精致的鞋子,明亮的头发和脸上愤怒的表情。约瑟夫没有理睬它,继续向皇帝走去,他才不怕这肮脏的烟气。

 

恶魔穿过他的护盾,就像它不存在一样,他把乔从地上举起来,从宝座的台阶上往后一甩。约瑟夫摔到客厅的地板上,愤怒而慌乱地尖叫起来,他的一条腿撞到了地上——它像一块精美的瓷器那样碎了,水晶碎片在空中飞溅。任何凡马都无法体会到的痛苦充满了他的全身,乔从每一片玻璃碎片中都感到了痛苦,仿佛他的腿的每一部分都被摔碎了,不知怎的,他的腿还与他的身体保持着联系,以便把痛苦传递给他。

 

浓烟在他周围滚滚而来,像一双手缠绕着的手,它像钳子一样把他按倒在地,紧紧地捏着他的喉咙。好像有一条腿踩着他的胸膛,那重量好像要把他碾碎。他疼得更厉害了,感觉全身都像腿一样,疼痛永远也止不住了。这就是成为一只水晶小马的代价:水晶永远不会愈合。

 

* * *

 

到处都是尖叫声——可怜的贸易风又想起了自己的经历。那些永远在瘟疫的深渊里痛苦挣扎的小马们感受着的痛苦。风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至少她认为自己感受到了。这种绝望不同于感染本身,虽然感染也很可怕。

 

这比看着她心爱的小马死去更糟糕。她的伴侣,她的女儿,那些小马都很重要,而她却无力帮助他们。但是现在,那匹有能力治愈疾病的小马也在杀戮。他说小马能活下来,她听到了他们的尖叫。死去的小马却没有尖叫,一动不动。*他为什么不那样对我呢?*

 

“风!”那声音不是约瑟夫的。这声音听起来急迫、愤怒、沮丧,足以把她从沉思中惊醒。

 

在她面前的地上,可怜的约瑟已经快支离破碎了。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喉咙,把他压垮了,汲取着他的生命。它看起来有点像烟,又像漂浮着的黑色柏油,靠触须移动自己,它的形状看起来很吓人。

 

“贸易风!”那个声音又叫了起来。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那块水晶,就在她头顶上方盘旋着。“他要死了,贸易风!我需要你的帮助来救他!”水晶继续呼救到,听到这么多富有感情的话语却来自这块像石头一样的东西,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我想帮忙,真的!但我只是匹天马!我打不过恶魔!”

 

“我不能自己执行命令,但他救了你之后给了你控制我的权限!”水晶喊道。“我是你腿上的一部分,你这坨迟钝的有机物!”

 

“我该怎么办?”她问,惊恐地盯着约瑟夫绝望而痛苦的眼睛。“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告诉我怎么做!”

 

“跟着我念!”水晶命令道。“时间在此赎罪,用户:0(原文:expiate here Time.now @users[0])"

 

她照做了,嘴里拼命念着咒语。“这里E-X-per-ate时间。现在and users [0]”

(贸易风读错了很多)

 

“差不多吧!”水晶在空中迅速地移动,在约瑟夫的正上方盘旋。它看上去像熔化的行星内核,整个水晶都变成了红色,光明消失了。“别看这里,贸易风!”

 

她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又过了一会儿,整个房间都亮起了白光。这光芒如此明亮,以致于她的蹄子都在闪闪发光。大地震动,窗户破碎,无数的雕塑从它们的底座上掉了下来。“能量消耗为40%…50%…60%…70%…”水晶说,它奇怪的声音以某种方式穿过贸易风的身体而不是通过她的耳朵,她没有抬头看。“80%……解除协议。”

 

光灭了,这时贸易风才能看清面前的一切。

 

天花板是用古老的木头做成的,上面有一个洞,她能透过几层宫殿,透过地板和墙壁上的烧焦的木头、管道和其他东西一直看到外面的天空。地面也被烧成岩石,比周围的房间整整低了三英尺左右。

 

再也没有烟雾一样的怪物了,什么也没有了,除了有点头晕,全身赤裸的约瑟夫几乎全身晶莹剔透,每一道裂纹和伤痕都消失了。他拂去胸前的一点灰,挺直身子,然后回头望着她。“哦。你,呃……”他微微一笑。“干的太好了。”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不是今天

所以说那家伙是咋变成水晶小马的

以及我想在吐槽一遍,为啥老乔对阴天那么有感情,莫利亚知道怕不是要从坟里爬起来打他(>ω<)

2019 年 7 月 3 日
Como Lv.8 陆马
评论 不是今天

哈哈哈乔瑟夫这么喜欢阴天!大家都喜欢阴天!阴天多好啊!

2019 年 8 月 29 日
茜茜 Lv.1 陆马
评论 不是今天

这么多年,乔心里其实一直放不下阴天?

2019 年 8 月 29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