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2019CNBC马展贺文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R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3,916 字

publish于 2019-07-02 发表

pageview共 397 人看过

loyalty共 2 人收藏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4.7 star

5
67% 4
33%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小梅啊,我不大喜欢这个地方。”匿名说。

  说实话,平时小梅还是一个挺矜持的女孩子——只是匿名在第一次见到她吃面之后,她乖乖淑女的形象便彻底崩塌了。

  就比如现在,她吸面条的哧溜声不绝于耳。不过说实话,匿名现在并不关心。

  面馆里吵的很。他们旁边那桌,一对夫妇正吵着什么,其中一方的父亲坐在轮椅上,口水流到了胸前。再远一些,一个小雌驹大声地哭闹着,她的妈妈看起来已经厌烦了,只是呵斥她别吵了。

  这是坎特洛特友谊医院旁边的面馆,门口骄傲地贴着价目表和“卫生5星”的评级。

  匿名和小梅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匿名留意到,上周还在这里遇见的那匹照顾住院的母亲的雄驹并不在;而再久一点之前,带着大肚子的老婆来这里吃过饭的那匹戴眼睛的雄马,正一匹马吃着饭,用蹄机刷着微博。他没有注意到匿名,但是匿名看到他,由衷地为他高兴。

  小梅吸了一根面条,问:“为啥?”

  “就是……吵的很,心烦。”匿名说。

  “终于开始觉得我烦了啊。”

  匿名的眉毛扬了扬。什么鬼?

  “你怎么这么说呢?”匿名问。

  “你看看你!你居然没有否认!”

  “小梅……这是在外面。”

  “外面?你要脸我就不要脸了是吧?”小梅说着,把包挎在身上,“我没胃口,结账吧。”

  回家的路上,小梅一直把头低着,走在前面。匿名提出让他来拿包,她不肯,走了一会,估计是累了,还是把包甩给了匿名。匿名几次想挑起话头,可她就跟没听见一样,反倒是蹄步加快了。

  要赶上小梅对匿名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匿名想,让她这么锻炼一下也是挺好的。可是心底里还是觉得心疼。匿名从来不觉得他是那种情商很高的人,可是他再迟钝也看得出来,小梅现在很不好。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要是在几年前,小梅肯定是不会让他这么走在她后面的,她说她会感觉到匿名的目光盯在她的屁股上。

  “谁会没事盯着你的屁股看啊。”匿名当时反驳道。

  现在他看着小梅的屁股。她的尾巴只剩下一撮了,颜色发黑,估计没过几天就掉光了。头发早就掉光了,现在家里网购的十几套假发每天轮流戴。前两天她还说,等尾巴掉光了,以后假发想戴什么颜色的都行了。

  比尾巴更触目惊心的是她的翅膀。现在,翅膀上只剩下两边的两根骨头了,能看到下面红色的血管。有那么一瞬间,匿名觉得她现在的翅膀非常像狮鹫超市里的鸡翅。

  那么其他的小马会觉得她的翅膀像什么呢?

  匿名摇摇头,这种事情,想它干嘛。

  回到家,小梅把假发扔到衣帽架上——没扔中——然后躲进了卧室里。匿名叹了口气,收拾好她的假发。早上走的急,碗还没收拾,匿名便去洗碗。

  “下午定了电影票的,”匿名跟小梅喊道,“你别睡死了,到时候叫都叫不醒。”

  小梅没说话,匿名便继续洗碗。他突然想起来不对劲。

  草,刚刚说错话了。

  匿名把手擦干,敲了敲卧室的门。

  “门没锁。”小梅说。

  “小梅啊,”匿名进卧室,小梅趴在枕头上哭,到时候要洗估计还麻烦。但匿名还是说:“对不起。”

  小梅把头抬起来,好像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样,然后哭的更厉害了:“我就知道!“

  “怎……怎么了?”匿名感觉莫名其妙。

  “你……你就是外面有别的马了!你喜欢那个,会飞的,飞的还贼快的那个,云宝,对吧?”

  “我怎么会呢?”

  “没关系的,”小梅说,“你走了最好!你走了就没有我这个丑女一天到晚来烦你了。”

  原来是这样。

  “你不丑。”匿名说。

  小梅愣了一下:“你……你骗谁呢。”

  匿名从床头拿了一张纸巾,坐到她身边,替她把眼泪擦干:“小梅,我爱你。”

  “滚。”小梅轻轻拿蹄子捶了匿名一下——还是有点疼的——但是脸上却在笑。

  匿名把脸凑近:“我们一起滚。”

 
 
  歇了一会,匿名起身:“晚上想出去吃吗?”
  “不了,就家里简单吃点吧——你给我做!”
  “遵命。”匿名笑着说道。
  晚饭时。
  “哇塞!”小梅看见他做的炒豆角,眼睛都发光了,“匿名君你最好了~”
  匿名只觉得,小梅笑起来的时候,四周都暗淡了。
  “吃吧。”他说,“好好补补身子,这次医院回来又瘦了。”
  “哪有,”小梅说,“这是苗条!”
  看着小梅狼吞虎咽的吃相,匿名嘴角上扬。他默默地在心里祷告,
  宇宙公主,小马国的永生君王,
  求您净化我们的食物,安抚我们的痛苦,
  愿您大能的双翼保护小梅免受病魔的痛楚
  祷告是奉
 
  匿名听到声音不对,这种情况他再熟悉不过了。他赶忙跑去厕所把脸盆拿来,还没赶到,小梅已经吐了出来。匿名拿脸盆接着,另一只手轻轻地捋着小梅的背。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之前吃的药也全都吐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匿名安慰道,他听见小梅在哭。
  “匿名……我真没用。”小梅说。
  匿名把她抱起来——她确实是轻了不少——带到厕所里去:“小梅,我不准你说这种话。”
  匿名给她接了杯水,让小梅漱了口。
  “匿名……我……我害怕。”
  匿名摸摸她的头——已经没有头发了——“没关系的,我的小马驹,你不会有事的。”
  

 

hdldm  海马 #1
回复 (创作于2017-7-17)性转狮狮与匿名

额,小马寿命没这么短吧,应该跟人是差不多的吧....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