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三章 情愿孤独

本作评价
65()
()0

余晖从破烂的夹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她对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而微微有些诧异。她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注意到自己连衣服都没换就睡着了,除了放在床脚的皮夹克。

 

她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微弱的灯光从她上方的窗口里照射进来。唯一的其他光源来自生产车间的高窗,但和余晖的私人窗户一样,它们都很小,只能放进少量的光线。

 

余晖叹了口气,向后倒在她的枕头上,两臂摊开在身体两侧。昨晚发生的事情像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回放着——一部烂透了的电影——至少从她的角度来看是这样。

 

余晖侧躺向另一边,把毯子扯高盖住了脖子。她以为她会花上一整夜来恼火谐律精华对她做的事情,但相反,她很快就睡着了。她想她的身体疲劳打败了她的心理恐惧。

 

现在她醒了,不禁开始担忧起自己的新处境。余晖呻吟着强迫自己下了床,世界仿佛在旋转,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靠在墙上了。她稍稍清醒了些,拖着身子走到衣柜前,猛地打开柜门,抓起几件内衣和一件睡衣。

 

今天是周六,意味着余晖没有任何事务要做。

 

她拿着换洗的衣服,下了楼梯,沿着布满方格图案的走廊走着。幸运的是,她引以为家的工厂里有一个小型的工人宿舍,包括一个厨房和一个带淋浴的浴室。不幸的是,水总是冰冷的。

 

余晖走进狭小的浴室,扭开了淋浴的开关,喷头开始出水——冷的。她把换洗的衣服放在洗涤槽旁的桌子上,脱下来的肮脏衣服被随意地扔到地上。

 

在做了几次深呼吸后,余晖站到了喷头下面,冰冷的水刺痛着她裸露的皮肤,她立刻打了个寒颤,双手抱胸,试图让自己没那么冷。

 

“冷冷冷……”她牙齿发颤地嘟囔着,觉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决定让这种不愉快的经历赶快结束。她抓起盘子里的那块肥皂,恼火地搓起身上的污垢,仔细清洗着大大小小的淤伤。

 

洗完澡后,她拿起一瓶洗发水,从里面挤出一大块来,很快就洗完了头发。当所有的肥皂泡沫消失在下水道里后,余晖关掉淋浴器,逃到垫子上,把毛巾从架子上扯下来裹到身上。她还在发抖,但松软的毛巾让她暖和了不少。

 

我上次洗热水澡是什么时候?她记不清了,也许自从她离开小马国后就再没有过。她皱了皱眉,希望没有那么久。

 

余晖把毛巾裹好,走到洗漱池边,打开镜子,从后面的储存室里拿出牙刷和牙膏。当她进行日常的刷牙任务时,她的身体进入了自动思考状态。

 

好了,我现在该怎么办?昨晚的问题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现在能怎么办?她被困在另一个世界里,被迫去一所满是她所憎恨的人的学校。现在,这种感觉是相互的。

 

简而言之,她被放逐了。

 

哦,等等,还有更糟的!现在我被诅咒了!她朝洗漱池里啐了一口唾沫,怒视着自己的倒影,倒影也瞪着她。“所以我帮助暮光的唯一原因就是她要我帮她。这也是我对她说这些话的原因。所以,如果我猜的没错,无论什么时候有人要我做事,我都得去做。如果他们问我问题,我必须得回答。”

 

她飞快地刷着牙,完全不顾牙龈的疼痛感。好极了!真—特—么好极了!这就是我“赎罪”的方式?哦,你们真是相当“谐律”啊,谐律精华!当别人要求帮助的时候,强迫我去帮他们!

 

她又啐了一口,突然笑了起来:“等等,有哪个脑袋正常的人会向我请求帮助?学校里甚至没人喜欢我!哈!”

 

漱完口后,她擦干了嘴,穿上暖和的睡衣。走出浴室,打算到厨房去找点东西填饱肚子。

 

“从另一方面来看……”她打开冰箱门,抓起一盒牛奶,“我的余生可能都要忍受着这玩意,或者说至少在我‘爱某人胜过爱我自己’或诸如此类愚蠢的事情之前。”她又皱起了眉头,不再那么无所谓了。

 

她从橱柜里拿了一盒麦片和一个碗,然后坐下来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嗯,”她边吃边自言自语着,“我可能需要买些食物……还有些新衣服。”她最喜欢的夹克被毁了,而在她为数不多的衣服里,就只这么一件皮夹克。

 

但买东西需要钱,她知道自己快没钱了。她没有疾电阿坤来帮她买东西了,她靠勒索低年级学生而攒下的饭钱也开始减少了。

 

照这样下去,余晖就只能去找……她对下一个词感到作呕:“一份工作。”她沮丧地呻吟了一声,不敢相信事情会恶化得这么快。

 

吃完麦片,她把碗放进洗碗池里,在脑海里留了个记号,等一会儿再洗掉那堆东西。她跺着脚走回自己的房间,使劲把门砰地一声关上,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必须找到一些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她所有的问题,但是……除非这个世界突然有了魔法,而余晖觉得这是白日做梦。

 

她在桌旁坐了下来,把头埋在手掌里:“哦,余晖,好好想想!你总能想出计划的!”她在那里坐了几个小时,推敲着各种想法和理论,每一个都比前一个更加荒唐可笑,更加令人绝望。她绞尽脑汁地想出来而又否决掉的每一个计划都让她更加沮丧,她嘶吼着,狠狠地砸了一拳木头桌子。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头被猎人的陷阱缠住而无法逃脱的野兽。她告诉过谐律精华的灵魂,她知道她已经输了。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她的失败有多糟糕。

 

“也许我应该待在这里度过余生。”她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把头靠在上面,沮丧而绝望。即使是这个计划也有它的缺陷。如果她没去上学,人们就会疑惑,如果他们疑惑,他们就会去寻找答案。

 

如果他们去寻找答案,他们会发现一些可能会给世界执法部门带来麻烦的事。

 

尽管余晖心怀怨恨,但她很高兴塞拉斯蒂娅不打算因为昨晚发生的事而把她交给警方。她很好奇当记者们前来调查时,学校将如何安排。

 

余晖闭上眼睛,思索着事情的关键:她的赎罪。她不可能在没人问她问题或要求帮助的情况下度过余生。她救了暮光就证明了这一点。

 

“什么东西,东西,东西……直到我交了朋友,或者爱某人胜过爱我自己。”余晖喃喃自语着。它们真的要强迫她玩这个游戏,强迫她去交朋友。

 

她将指甲抠进了睡衣上衣的袖子里:“谁说我需要朋友?我自己一个人就能过得很好!我不需要朋友,我不需要家人!我只需要我自己!!”

 

******

 

星期天在那张桌子前找到了余晖,她一直待在那里生闷气,直到睡着。她呻吟着,坐起身来,脖子僵硬无比。她的情绪丝毫没有好转,但她知道她不能永远缩在房间里。她为什么要畏缩于世?她是余晖烁烁,塞拉斯蒂娅公主的前学生!她不会让愚蠢的魔法阻止她实现抱负。她会想办法智胜或消除诅咒,而且她会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余晖带着突如其来的自信,站起身来,从衣柜里挑了一套休闲服装。她决定像往常一样去购物。在重复了昨天洗澡穿衣的步骤后,她抓起钱包塞进夹克口袋。为她的皮夹克找到一个合适的替代品是头等大事。

 

余晖从厨房里拿了一个苹果,走出门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她用手遮着眼睛,不让阳光直射到她的脸上。在适应了一会儿之后,余晖前往一个处于街区之外最近的公交车站。虽然她讨厌公共交通工具,但步行到城市的另一边只会更令她疲惫不堪。

 

“我等不及我的摩托修好了。”她低声说着。

 

她吃完了苹果,把核扔到了附近的院子里。它迟早会分解的,她想着。

 

余晖到达公交车站时,那里只有一个人。他穿着一套漂亮的西装,一只手提着一个公文包。余晖暗自窃笑,为那些不得不在周日工作的白痴们感到难过。

 

“哦,打扰一下,小姐?”当余晖走近时,那个男人对她说,“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余晖想告诉他去买块手表,却发现自己把手伸进口袋,抓起手机,“现在十二点二十三分了。”她说,试图使自己听起来像蛇一般的阴沉。

 

“那你知道公交车多久来一趟吗?”

 

“大约每十五分钟。”

 

那人笑了:“谢谢你,小姐,你帮了我大忙。”

 

余晖咕哝着走开了。只过了两天,她就已经被她的诅咒弄得心烦意乱了。

 

/哦,得了吧,他只是想知道时间。/一个细小的声音说道。余晖翻了个白眼。

 

“外面天气真好,不是吗?”那人继续说着。

 

余晖抬头望了望晴朗的蓝天。一阵微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是的。”她轻声说道。一分钟后,公交车来了,她简直如释重负。她付了车费,选了一个靠后的座位,离那人和车上的其他乘客越远越好。

 

对她来说幸运的是,她乘坐的公交车一路上都平安无事。三十分钟后,她在坎特拉城最繁荣的地方——坎特拉城购物中心前下了车。这是一栋巨大而古怪的建筑,它的正面大部分是用抛光玻璃制成,因此有个绰号叫“水晶商城”。虽然它只有两层楼高,占地面积却足有两个足球场之大。

 

她走进巨大的自动感应门,拿出购物清单,注意到了上面写着的“皮夹克”。由于之前来过几次,余晖确切地知道在哪里能买到。她走过闪闪发光的瓷砖地板,朝最近的自动扶梯走去。尽管这个世界存在着缺陷,但余晖深深地被这里的科技所震撼。当她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她就被“可移动的楼梯”的这种想法冲昏了头脑。为什么马国没有这样的东西呢?或是皮夹克?

 

一群群十几岁的孩子和家人在购物中心里走来走去,享受着周末的郊游,到处回荡着谈话和笑声。对余晖来说,这欢笑声几乎都感染了她。

 

几乎。

 

她走了几分钟,找到了一直在找的那家商店,然后走了进去,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下午好。”店员愉快地说,直到她看见是谁从门里走了进来。她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哦,是你,余晖。”

 

余晖停了下来,看着柜台对面那个淡蓝色的女孩。她浅绿色的头发上戴着一个亮粉色的蝴蝶结。一会儿后,余晖终于想起了那女孩的名字。

 

“下午好,翩飞。”她冷冷地说,一面朝柜台边笑了笑,“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工作。”

 

“是的,不像某些人,我必须为我想要的东西而工作。”

 

“哦,没错,生活就是如此艰难和不公。”余晖忍不住嘲讽她道。旧习惯似乎很难被改掉。“告诉你,我为我想要的东西工作过。”

 

翩飞眯起眼睛:“不,你没有。你撒谎,欺骗,勒索他人。”

 

“那不正是工作吗?”

 

翩飞自言自语了几句不友好的话,然后又带着尽可能多的轻蔑看向余晖:“你想要什么?”

 

“一件皮夹克。”余晖不确定这是她自愿说的,还是谐律强迫她说的。

 

翩飞指着身后的角落,那里放着一些小架子黑色和棕色的夹克。

 

余晖微笑着走到架子边。她挑了一件宽大的棕色夹克,假装仔细地掂量着。“哦,不行。”她把它扔在地上,顺着那排架子走着,又挑出了另一件。“不,不行。”她说,把它扔在前一件上面。从眼角的余光里,她看到翩飞正在咬牙切齿。

 

余晖继续她的恶作剧,直到她拿出一件她真正喜欢的夹克。它看起来和她穿的那件旧的一模一样,只是袖口上有一个较长的镶边和银色尖刺。“噢,不错,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品。”

 

她把夹克拿来放在柜台上,摆在翩飞面前,翩飞长叹一口气:“就这些吗,小姐?”

 

“没错。”

 

翩飞拿起扫描仪扫描了一下夹克上的标签,在收银机上点了几个按钮。她突然兴奋了起来,当她说话时,她原来的快乐又回来了:“哦,小姐,一共三百二十二美元。”

 

余晖险些窒息:“什—什么?逗我呢?!上次根本没有这么贵!”

 

“哦豁,”翩飞笑着解释,“现在皮革正好赶上盛季,而这件夹克是进口的。”她附身凑向余晖,得意地低声补充道:“来自法国。”

 

余晖咬紧牙关:“我没有三百块钱。”

 

翩飞耸了耸肩,拿起外套,朝着余晖搞的破坏走去。“太糟糕了。没有钱,就没有夹克。也许你应该加入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工作世界然后——哦,我不清楚诶——也许是为它工作。”

 

余晖张嘴想说话,但翩飞抢先了一步:“啊哦,如果你敢威胁我,我就叫保安。”

 

余晖猛地一跺脚,握紧拳头,大步走出了商店,嘴里骂着脏话。

 

“蠢货翩飞……三百美元……只是件夹克……一件非常漂亮的夹克。我特么该从哪里弄到这笔钱?”

 

她低着头,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完全不看路,径直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两人都摔在了地上。

 

余晖恼火地抬起头:“你怎么不好好看路——啊!暮光闪闪!”

 

暮光站起来,掸去了身上的灰尘,好奇地盯着余晖:“余晖烁烁?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为什么会撞到我?”

 

余晖没有尖刻地反驳,而是说:“我来这里是想买一件新夹克,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但我发现我想要的那件夹克太贵了,我很火大,没去看路。”她以手掩面。

 

“哦,我明白了。好吧,对于这件夹克我感到很遗憾。”暮光诚恳地说,“也许你可以在圣诞节时要求得到它?”

 

“我没有任何人来为圣诞节要求任何东西。”余晖抱着她的手臂,把视线移开了。

 

“你……你没有?”

 

“不错,我没有,我喜欢一个人生活。”余晖把头扭向暮光,举起一只手,“等等,你不记得我前两天晚上对你说的话了吗?”

 

暮光用一只手抚摸着后颈,她的表情介于内疚和悲伤之间:“别再烦你了?”

 

“没错,所以你现在在干什么?”

 

“从技术上讲,是你撞到了我,然后开始了对话……”看到余晖的表情后,她沉默了。

 

余晖享受着暮光的畏缩,她只希望和别人交谈也能这么容易:“我再说一遍:别再烦我了!”她转身离开。

 

“我能说声谢谢吗?”

 

余晖停了下来,往后望去:“为了什么?”

 

暮光将她的双手反握在背后,紧张地踢着地板。这一举动让余晖想起了小蝶:“你救了我的命。我从来没有机会和你说声谢谢。”

 

“啊,嗯……”余晖发现她想不出什么答复,于是只是说道,“不客气。”接着她又打算离开,但暮光的声音再次使她停了下来。

 

“星期五晚上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一面镜子……通向小马国,对吗?还有另一个我?”

 

“这不关你事!”余晖厉声说。哈,严格来说是这事实!这的确不关她的事!

 

暮光双手叉腰,皱起眉头:“为什么不?你说过还有另一个暮光闪闪!”

 

余晖发现自己不得不转过身来回答道:“是的,还有一个暮光闪闪,但你永远也见不到她,所以这根本就无关紧要!”随着一声沮丧的低吼,余晖开始狂奔,她从其他逛商场的人身边飞快地跑过。

 

“等等,回来!你欠我一个解释!”

 

“我什么也不欠你!!”

 

她无视人们对她投来的各种目光,继续奔跑着,直到她确信暮光没有跟着她。她停了下来,在饮水机前喘着气,猛灌了好几口水,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嘴。

 

慢着。余晖回想着她刚才的奔跑。暮光要求我给她一个解释,但我并没有被迫给她一个解释。余晖斜靠在墙上,用手锤着自己的脑袋。嗯,没有。她“要求”一个解释。我猜这和“请求”不一样。

 

她咬紧牙关,用拳头猛击墙壁:“愚蠢的女孩。愚蠢的诅咒。这就是我的余生吗?不停地逃避着各种问题?”不。她需要逃避的只有暮光闪闪而已。她是唯一的问题。

 

她一直都是个问题。

thumb_up65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