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二章 深夜邂逅

本作评价
65()
()0

余晖烁烁非常感激副校长露娜半开玩笑地说要重建学校的前墙和地面上的大坑。她、剪剪和蜗蜗被迫工作到舞会结束后很久,直到露娜和塞拉斯蒂娅声称需要专业的人力来修复这一切,三个人这才被允许离开。

 

当然,余晖现在不得不花上接下来的一整周时间帮建筑工人们修墙。她的惩罚还包括一个月的留堂和留校察看。余晖压根不担心后者,因为她所有的功课都得了A。但是剪剪和蜗蜗的话……嗯,她希望他们认识位好老师。

 

余晖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塞拉斯蒂娅曾问她要不要搭顺风车,但余晖拒绝了,她对自己的失败仍耿耿于怀。更何况,她不能让塞拉斯蒂娅知道她实际上住在哪里。

 

夜晚的空气很凉爽,秋风吹拂着余晖的脸,她迎着秋风而行。当风偶尔吹了起来的时候,她不禁瑟瑟发抖,这让余晖格外想要一条裤子,而不是破烂的裙子。

 

她的腿疲惫不堪,全身上下都酸痛无比——因为她被纯粹的魔法给轰了一发。她开始后悔没有搭塞拉斯蒂娅的车。由于她把自己的车放在商店里了,她没有交通工具。多亏了蜗蜗的妈妈载了他们一程,她才得以赶上舞会。

 

余晖叹了口气。剪剪和蜗蜗整晚都对她不理不睬。尽管她把他们俩变成了恶魔,但他们也被变了回来,而且和她一起受到了惩罚,这想必是在某种程度上越界了。她失去了两个走狗。

 

“哦,得了吧,我还能找到别的家伙。”余晖皱起了眉头。不,她找不到,没有一个脑子正常的人会在今晚之后再为她做任何事情。她在学校里找不到比她的所作所为更卑鄙的人了。即使她能,那又有什么用呢?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暮光仅凭一己之力横扫学校,将众多学生们团结了起来,向他们展示了他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余晖烁烁。

 

她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被赶下了台,她的独裁统治被彻底粉碎,取而代之的是“友谊的魔法”。余晖握紧了双拳。现在,谐律精华不久前曾强迫她感受的那些感情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的怨恨和失败的苦涩感。她曾经几乎拥有了一切,而现在她一无所有。

 

有什么湿的东西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她用手背把它擦去了。现在不是举行同情晚会的时候!我已经在整个学校的面前被打败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事的——所以不要再哭了!是时候制定个新计划了!总有办法能让我重回巅峰。

 

余晖停了下来,靠在一根路灯柱上,又冷又累。从她所在的地方判断,她只走了一半多的路程。

 

“开什么玩笑?我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传送门打开,然后回到小马国。也许我能在那里找到什么能让我报复暮光闪闪的东西。”

 

她以为在脑海中想方设法报复她的死敌会让她兴奋起来。相反,它只在她的嘴里留下了苦涩的滋味,她的胃翻腾着。她离开了那根灯柱,继续走着。“我需要洗个澡,再睡一觉。”她端详着她最喜欢的皮夹克,呻吟着道。它磨损得相当严重,有几处还被撕裂了。她在心里记下要买一件新的。

 

余晖从夹克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扫了眼时间,午夜刚过。她把它收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她已经离开了有着大量家族企业的整洁社区,正在接近坎特拉市一个脏乱的角落。街道两旁都是破旧而肮脏的店铺,垃圾和烟头的数量相当惊人。

 

余晖抄了条近路,在穿过一个废弃的操场时,寂静的黑夜里忽然间传来一声尖叫。她停了下来,凝视着那片黑暗,唯一的光源来自街对面一个忽明忽暗的路灯。一个女孩很快跑进了她的视野,时间仿佛突然间慢了下来,余晖盯着她,张大了嘴。

 

那女孩穿着一件简朴的海军蓝衬衫和牛仔裤,搭配紫色靴子和配套的夹克。一个紫色的星爆图案缝在上面,那星爆是那么地眼熟……余晖的眼睛因愤怒而抽搐着。

 

暮光闪闪在街上跑着,脸上写满了恐惧,她大声尖叫着:“救命!拜托,请救救我!”

 

在她身后,两个黑乎乎的男人追着她,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冷笑着威胁说要对她做些什么让余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事情。

 

一阵刺激穿过余晖的脊背,她发现自己正在追赶他们三个。我特么在干嘛?她试图停下来,却发现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她飞快地在那两个人后面追着,跟着他们拐过街角,来到一条宽阔的巷子里,那两个男人已经把暮光给逼到了墙角。

 

“别担心,甜心儿,我们会对你非常温柔的。”其中一个男人窃笑着说道。

 

余晖捡起一块石头扔向他们,击中了其中一个的脑袋:“嘿,混混,怎么不选个和你们势均力敌的对手?”

 

他们转过身来,都有着油腻的黑发和苍白的皮肤。他们的嘴巴和眉毛上布满了穿孔。其中一个很瘦,试图把自己藏在他那件宽松的夹克里;另一个看起来则有些肌肉。

 

“哦,小妞,你想和我们打架吗?”健壮的那个男人问道,“因为看起来你已经输了。”两人都放声大笑起来。

 

“嘿,不过她也有点可爱哟。”瘦的那个说,“咱俩一人一个怎么样?”

 

余晖摆出一副战斗的姿势,把双臂护在身前。她仍然不确定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就像是有一股未知的力量控制了她的行为,迫使她向暮光伸出援手。尽管如此,如果这意味着她能痛扁两个混账以发泄一些不满,她乐意至极。

 

“你俩把她忘掉,来和我较量较量如何?”余晖冷冷地说。

 

“说真的,孩子,你想和我们打架吗?”瘦子问。

 

“那意味着你俩勉强配得上当我的对手,而我,会让你们跪地求饶。”

 

“好吧,你自找的!”瘦子掏出一把弹簧刀,猛地刺向余晖,她闪开身子,躲开了他的刺击,然后干脆利落地给了那人的下巴一个上勾拳。在他踉跄着后退时,余晖迅速扣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地拧了一把他的手腕,逼着他扔掉了手中的刀。

 

她转过身,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借着地面的助力,使出浑身力气把歹徒猛地甩到一旁。他重重地砸在水泥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嘴里流着血。

 

余晖再次转过身来,向剩下的那个曾饶有兴趣地大张着嘴看着他俩打架的男人招了招手。那人怒火中烧,他捏紧拳头,飞速地砸向余晖。余晖闪到一旁躲开了第一波攻势,然后她用手背挡住了他的第二次进攻。接着,她直接给了那男人的肚子一脚,他退了几步,回过神来后又像头愤怒的公牛一般猛冲过来,挥拳揍向余晖的脸。

 

余晖重新站稳脚跟,用双手抓住了他的那只拳头。那恶棍还没来得及腾出另一只拳头,余晖就猛地一扭,从他的胳膊里发出一声可怕的破裂声,那人痛苦地号叫了一声。她松开了他,把身体侧向一旁,双手扣在一起,用肘部狠狠地给了那人最后一击。

 

歹徒气喘吁吁地跪倒在地,紧接着便脸朝下地倒在了地上,像他的同伙一样痛苦地呻吟不止。

 

余晖在裙子上擦了擦手,跨过那人的身体,离开了小巷,她最后回头看了看,暮光仍蜷缩在墙边上。余晖翻了个白眼,拐了个弯,继续沿着街道走着,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嗯,我想那很有趣。至少能发泄一点愤怒……

 

“等—等等!”暮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再次抑制住了余晖的情绪。余晖没有理睬她,加快了脚步。

 

“你要去哪儿?”暮光终于跑出了小巷,向她喊道。

 

“家。”余晖不假思索地回答。

 

“请,请等一下,拜托,就一小会儿!”

 

余晖立刻刹住脚步,转过身去,她的双腿开始不听使唤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发现自己正在往回走,停在了暮光的前面。余晖注意到,这个暮光比另一个矮了几英寸。

 

“干什么?”余晖咆哮道。

 

“好吧,嗯…我只是……”暮光扭弄着她的手,看起来有些忸怩不安,“你为什么要救我?”她终于问道。

 

余晖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哦。”暮光把双手背在背后,“嗯…你刚刚看起来很酷。”

 

“我很高兴你喜欢。”余晖终于把自己从紫色头发的讨厌鬼身边拉了出来,继续她回家的长途跋涉。

 

”等等,”暮光慢跑着赶上了余晖,“能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拜托了?”

 

“余晖烁烁。”余晖回答说,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我为什么要告诉她我的名字?算了,这不重要。

 

“唔,余晖烁烁,你救了我的命,真的。”

 

“那我可真是荣幸啊。”余晖说着,在空中转着手指。

 

暮光仰起头:“你听起来不太高兴。”

 

“哦,不,相信我,我相当激动。”

 

暮光叹了口气:“好吧,无论如何,我只想说——”

 

余晖转过身来,用手指戳着她:“听着,暮光,我不在乎——”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我知道你是谁。”余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用手捂住嘴,瞪大了眼。哦,闭嘴吧余晖。

 

“你……你知道我是谁?”

 

余晖的手从她的嘴边滑落:“严格来说,我认识另一个来自镜子的你,所以我是通过你的位面对应体认识你的。”这次她用双手捂住了嘴。不,这下可不妙了,非常不妙。

 

暮光看起来非常疑惑:“镜子?你在说什么呢?”

 

余晖尽量控制着自己说话的冲动,强迫自己保持沉默,继续走路,但这种让她去追赶那些攻击暮光闪闪的人的神秘力量,现在又让她说出了她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

 

“镜子通向小马国,每隔三十个月才打开一次。”她脱口而出,随后又捂住了嘴。

 

暮光现在看起来很担心,她后退了几步:“你还好吗?”

 

“不,我一点都不好!“余晖恼火得很。

 

“好吧,听我说,”暮光举起双手,“请做一个深呼吸。”

 

余晖发现她在这件事上没有选择的余地,她的肺和嘴巴都在自动运转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呼了出来。

 

“感觉好些了吗?”

 

“不!!”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现在余晖更加不安了。这些行为,这些反应,它们不在她的控制之下。

 

当暮光再次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时,余晖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够了!别再问问题了!闭嘴!听我说,我怎么认识你的不重要,好吗?是的,我救了你的命,但这代表不了什么!回家吧,假装这件事从未发生过,别再烦我了!!”

 

不等她回答,余晖就开始狂奔,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暮光。还好,暮光没有再在她身后喊她。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话?我为什么要帮她?好吧,好吧,也许我还是会去阻止那俩混账,即使没有那股……诡异的力量。就算他们要做的事情……是暮光闪闪完全应得的。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另一个暮光会出现在这里?

 

余晖一直跑到家附近才没再跑了。她的肺烧灼着,腿和脚都疼得厉害。她停了下来,弯下身子,大口喘着气。

 

“妈的……那个愚蠢的女孩……整个宇宙都满足于用她来折磨我!”她站直身子,深深地吸了口气,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她现在在坎特拉东工业区的边缘。这里大多数都是年久失修的建筑,但这座城市从未真正有效地治理过这里。

 

余晖溜进一条狭窄的小巷,停在一扇建在废弃工厂一侧的蓝色大门前。她拧了拧门把手,用肩膀使劲撞了一下门,把它弄开,然后走了进去。

 

她伸手去够旁边墙上的电灯开关,一连串昏暗的灯泡亮了起来,照亮了有着黑白格纹相间的通道的走廊。她关上身后的门,向大厅走去,在第一个楼梯处向左拐了上去。那上面有一扇门,门上写着“雇员专用”,再往前就是余晖的房间了,或者说是以前工头的办公室。她走了进去,又按了一下开关,把挂在天花板中间的那只光秃秃的灯泡给弄醒了。

 

房间被改造得更像一间卧室了。靠近门的角落里放着一个旧衣柜,旁边的墙上贴着一面一人大小的有裂缝的的镜子。她的床,或者说床垫,塞在对面的角落里。

 

她对面的墙几乎只是用一块玻璃虚掩着,俯视着整个工厂,工厂早已被清空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余晖把原先工头的桌子保留了下来,把它移到了玻璃前面。旁边的墙上有一扇小窗户,刚好能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

 

余晖没费事用别的啥东西来装饰她的房间。唯一使这房间多了一点个性的,是她从前赢得的那些舞会桂冠。它们放在她的书桌上,整齐有序地排列在一起。她刚到坎高不久就赢得了春季舞会的桂冠,当时她装成了一位转学生。再然后是两顶冬季舞会和两顶秋季舞会的桂冠,为今晚她本该赢得的王冠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余晖疲惫不堪地栽倒在床上,她太累了,顾不上去想那些王冠或者她输了王冠的事。她想知道她为什么要像那样干预暮光的事。就好像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按照别人的意愿行事似的。

 

那一定是魔法。她打了个哈欠,眼皮越来越沉。但是,什么样的魔法才能做到这样?

 

她闭上双眼,就快要睡着了。这时,一个微弱的和声在她的脑海里回荡了起来,惊得她几乎瞬间翻身坐起,猛然瞪大了双眼。

 

你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赎罪,直到最后一块仇恨的碎片也从你的心中消失,你将学会真正地接受友谊,而不考虑私利。除非你能学会爱别人胜过爱自己,否则你只能顺从他们的意愿,无论他们什么时候请求帮助,你都要帮助他们,并且只告诉他们真相。

 

当这些话语在余晖的脑海里回放时,她的瞳孔收缩成了针孔大小。一团冰冷的恐惧如石头般在她的胃里凝固成形。

 

“哦不。”

thumb_up6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第二章 深夜邂逅

师姐这武功了得啊

2019 年 7 月 10 日
2楼
零离 Lv.3 天马
评论 第二章 深夜邂逅

师姐厉害了

2019 年 10 月 15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