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小黄星

第二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6,143 字

publish于 17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96 人看过

chat共 3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暮暮躺在柔滑的草地上,如梦似幻地微笑着,嫩绿的草尖不断蹭着她的皮毛。小马镇的天空是一片空灵美丽的蓝色,永远都是如此。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芒,高高照耀着下方阡陌纵横的美丽村庄。

 

她狂喜地盯着太阳,似乎连续看了好几个小时。她的脑后,一个声音不断地告诉她,看这么久双眼应该会发痛,直视太阳会让她的眼睛遭到不可逆转的损伤。然而,暮暮并不这么认为,那个太阳并不耀眼,只是涂上去的一个黄色圆斑,一如既往地挂在水彩天空的中央。

 

一只银蓝色的小马顽皮地从她身上跃了过去,双眼盯着一只随风飘扬的蝴蝶。暮暮无奈地笑了笑,看着银月牙不小心绊了一下,头朝下摔在地上,又一脸惊讶地爬起来抖掉身上的草屑。那只蝴蝶越飞越高,甚至都不用扇动自己完美无缺的翅膀,飞向地平线上由墨水简单勾勒出的迷蒙群山。暮暮坚信,总有一天,她和她的新朋友们会去那里探索,然后那些山脉就会画得更棒,变得和小马镇一样真实细致。

 

暮暮翻了一下身,朝着坐在她旁边的那只白色小马微笑,后者正凝视着远处宁静的小马镇。小黄星的浅白色皮毛在阳光下似乎闪闪发光,她的金黄鬃毛与太阳的色彩如此般配,同样散发着辉光。缠在她鬃毛里的玫瑰花引起了暮暮的注意:它们真是全小马国最美丽的玫瑰。只要小黄星在她身边,暮暮就会感到自己非常安全。她知道小黄星是小马镇最棒的小马,更是全小马国最棒的小马,她和银月牙都十分幸运,能够经常和她在一起。

 

小黄星也微笑着转向暮暮,那是暮暮见过的最灿烂、最温暖的微笑。“你开心吗?暮光闪闪?”

 

暮暮只是惬意地点点头,在草地上舒展着身子。“当然!”她回答,“我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来都没这么开心过!”她微微皱了皱眉,实际上,她对自己的生活片段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满足于享受当下和小黄星在一起的时光。不管怎样,这都没关系,她自己并不重要。“我只希望自己能和你一样好。”

 

小黄星咯咯地笑了,“天哪,暮光闪闪!但我是最棒的小马。”

 

暮暮也傻傻地笑了笑,觉得自己真糊涂。“我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能再来一场比赛吗?我知道你一定会打败我们,但看着你赢总能让我兴奋。”

 

银月牙满脸草屑地朝着比自己大的两只小马奔去。“我还想追蝴蝶!”她叽叽喳喳地对小黄星说,“你可以教我怎么抓蝴蝶,因为你是小马镇最棒的捕蝶大师!”

 

小黄星摇了摇头,来回看着自己两个最好的朋友。“不!”她突然宣布,“小马镇有一头怪物正逍遥法外,我们必须打败它!”

 

“一头怪物?”暮暮和银月牙不约而同地倒抽一口气,将自己的蹄子捂在嘴上,呆若木鸡。暮暮感到自己胃中涌起一阵恐惧。她以前从来都没见过一头怪物(她内心一部分觉得这不是真的,但她将这感受推到了一边,这想法大错特错)。看着小黄星,看着她是多么勇敢无畏,暮暮心中的恐惧一下子消失无踪。“你会保护我们的,是吗,小黄星?”

 

小黄星只是坚定地点点头,“当然,暮光闪闪,你是我最忠实的朋友,我总是能转危为安。”

 

下一刻,三只小马便站在了小马镇的中心,周围全是墨水画出来的房屋。暮暮不记得自己曾来过这里,但完全没有关系。是时候让小黄星成为一个英雄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一看见降临在小马镇上的那头恐怖怪兽,暮暮就震惊地张大了嘴。蜷缩在镇中心的水井上的是一个巨大的生物,有蛇一样的身体,却有龙的脑袋和双翼,恶毒地盯着周围簇拥的小马。暮暮从来没有见过过听说过这种生物,但她马上就知道那是一条龙蛇(Green Gruff Greckle),只有勇敢聪明的小黄星才能阻止它。

 

“龙蛇是邪恶的生物!”小黄星及时地宣称道,“它会让小马镇的小马跳舞跳个不停,再慢慢把他们变成石头。唯一阻止它的办法就是跳一个没有小马知道的驱龙蛇舞。幸运的是,我知道。”

 

暮暮为自己的幸运松了一口气,而小黄星开始退后一步,随着她的魔法舞姿左右摇摆。小黄星朝自己的朋友们点了点头,“快!”她叫道,“你们也必须跳!照着我做就好!”

 

暮暮和银月牙迟疑了一下,开始模仿小黄星的魔法舞姿,但她们动作迟缓,远不如小黄星那么出色。暮暮不小心绊了一下蹄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然而小黄星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节拍,她跳得棒极了,一步接着一步,而那条龙蛇慢慢石化,最后成为了小马镇中心的一座石像。

 

小黄星站在雕像前,兴高采烈地微笑着,而暮暮则开心地拍着自己的蹄子。“你做到了!小黄星!我就知道你能行!你是最棒的!”

 

小马镇的居民都欢呼起来,围住了那只拯救全镇的小马,欣喜若狂。

 

“小黄星!”一只比其他任何马都高大的小马接近了小黄星。在暮暮眼中,她几乎和小黄星一样美丽,尽管这似乎不太可能。那只小马低下头用鼻子蹭着小黄星,“小黄星,你是最棒的小马。”她的声音如丝绒一般柔软,“我为你感到骄傲,我爱你”

 

小黄星抱住那只更大的小马,“我也爱你,妈妈,你是最棒的妈妈,永远、永远都是如此。”在那个天空永远蔚蓝,阳光永远明媚的日子,她们在一个漂亮的村庄中央紧紧相拥,周围全是她们的朋友。

 

***

 

暮暮突然吸着气惊醒过来,发现小黄星正在自己面前盯着她。她上气不接下气,慢慢平息自己的惊悸,渐渐认出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面前的小黄星是画出来的,她自己已经脸朝下贴着书不知睡了多久。书页上精致地画着小黄星,以及她的妈妈,骄傲地站在小马镇的中央。她们身后是一座可怕的怪物石像,看上去十分熟悉。

 

“当然了!”暮暮叫了一声,这是一条龙蛇,她朦胧地回忆起昨晚读到的那场冒险,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看了多久的书,但她知道自己一定是读着读着就突然睡着了。她还能记得故事的大部分情节,但脑子里似乎有一团糨糊,好像还有一些她不太记得的东西,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但她不在乎,她总是能偶然想起自己一时忘掉的事,顺其自然就好。

 

早晨的阳光射入屋内,暮暮在刺眼的光芒中不禁缩了缩。她慢慢跳下沙发,小跑穿过房间,拉上了窗帘。这片阳光令她有点头痛,一点儿也不像书里那样柔和温暖。小马镇也并没有那么有趣,甚至连她的图书馆也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一排排书架上堆满了无生气的书。

 

她又回到沙发上,小心地拿起那本书。它看上去是那么坚实真实,也许是这世上唯一真正重要的东西。她慢慢翻开书,正打算接着读下去,一阵响亮的呼喊声让她惊了一下,失去了自己的注意力。

 

“早上好,大懒虫!”斯派克悠闲地走出厨房,用抹布擦着自己满是油烟的脸。“你永远也料不到那火炉什么时候会失灵!甜贝儿这几天给塞拉斯蒂娅公主写了一大堆信,又将它们一股脑儿地塞进我们的火炉里!我们本来还觉得她是对书感兴趣,记得吗?”他苦笑了一声。

 

暮暮只是怒视着突然闯进来的小龙,本能地将自己的书紧紧抱在怀里。“斯派克!我正在做一些重要的研究!我想和小黄星独自呆在一起!”

 

斯派克疑惑地扬了扬一侧眉毛,环顾着房间。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那本书的封皮上,那颗大大的黄色星星赫然在目。“噢,我明白了,”他嘟囔道,“真是可爱。”

 

暮暮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斯派克上了楼,去寻找另一块安静的地方。她重重地踏着楼板,盖住自己的牢骚:“那个斯派克!我发誓!”她高声地自言自语,声音在楼梯间回荡不已,“有时候就是个榆木脑袋!”

 

暮暮离开后,斯派克愤愤地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翻开一份日报。“这个星期简直……”他边看边咕哝道,顺便拂去一片不知怎么的落在沙发垫上的玫瑰花瓣。

 

***

 

暮暮砰的关上了通向自己图书馆私密角落的大门,但仍能听见斯派克做各种杂务发出的嘈杂声响,她为自己愤愤不平,看来到哪里都不能享受片刻的宁静。“他不会明白的,”她发现自己鬼鬼祟祟地对自己的书低声说,“但他以后会的,我确信。”

 

暮暮踏上楼梯,来到自己床边的一张小桌前。将整理好的文案,卷轴和半成品药水扫到一边,给自己留了一些合适的阅读空间。她看了看封皮的那颗黄色星星,感到早先的烦恼一扫而空,那种满足感又回来了,她的嘴角不禁掠过一丝微笑。

 

下一瞬,她突然身子一软,倒在桌前的地板上,困惑地咬着嘴唇。“得了,暮暮,振作起来!”她强忍着想要站起来,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状况:她整晚都睡在沙发上,很可能感冒了。慢慢地,对阅读的强烈渴望战胜了她心中莫名其妙的焦虑。她向前走着,四条腿怪异地打着颤,她用蹄子一下子抓紧那页纸,十分艰难地将它抬了起来,仿佛那页纸是由磐石构成的一般。

 

暮暮用吃奶的劲儿将那一页翻了过去,下一瞬就猛地向后一跃,就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会从那一页中扑出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时,她慢慢地向前爬去,皱眉瞥了瞥下一页的内容。

 

这一页开始讲另一个故事,小黄星又开始了另一次奇异的快乐冒险,她忠实的朋友在她身边,准备去进一步探索她们生活的那个美好的世界,进一步传播快乐。小黄星和银月牙细心地将自己的鞍包收拾好,准备好迎接另一天的冒险,然后……

 

笔断了。

 

至少暮暮是这么认为的,这句话在半途突然中断,书页上有一大团墨迹,看上去就像是书自身受了伤一样,溅起了一条条如溪流一样的细长墨斑,又如同鲜血一样沾在原来的纸页上。暮暮敏锐地察觉到当自己注视着那团破坏了整个书页的墨斑时,一种可怕的寂静笼罩了她的房间。这是意外吗?还是故意的?或者是一种更高级的艺术表现?她专注地皱起眉头,这一页还有一句话,是用另一种稍微不同的墨水写上去的,原本整齐有序的笔迹微微扭曲,似乎作者正在颤抖。暮暮慢慢地看清了那句话:

 

然后小黄星漂亮的妈妈睡着了。

 

就是这样。盯着那句话,一阵冰冷的恐惧涌上了暮暮的脊背,她飞速地翻到下一页,这样就不必再看那个可怕的句子了。下一页是乱七八糟的涂鸦,小黄星骑在一只巨大的飞蛾背上,飞到最远的那颗星星,收集魔法星光唤醒了她的妈妈,然后她们重新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然而并没有,下一段,她仍然睡着了,于是小黄星来到最深的矿井,找到一个魔法水晶,救了她的妈妈,然后她们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但这从未发生,小黄星又游到最深的海洋,找到一颗能唤醒自己妈妈的魔法珍珠,然后她们就能永远开心地生活下去。但在下一段,她的妈妈依旧睡着了,而……

 

暮暮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猛地远离那本书,她惊恐地瞪着翻开的书页,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这……这不公平……”她嘶哑地低语道,感到泪水刺痛了她的眼睛,“为什么她就不能有快乐的生活呢?这不公平!”

 

暮暮跌跌撞撞地顶上一个书架,将自己积累多年的无数书籍和魔法工具一股脑儿扫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被摔得粉碎,发泄着心头的无明业火,为一个看不见的未知作者而愤愤不平。“这不公平!”

 

暮暮发狂地转来转去,怀着恐惧和愤怒死死盯着那本敞开的书,她撞翻了一盏古旧的台灯,将它摔得稀巴烂。“她妈妈死了,不是吗?”暮暮对那本书吼道,仿佛在指责它,“她死了!而你不让她回来!你为什么要对小黄星这么做?!这不公平!”

 

暮暮斜靠在空荡荡的书架上,竭力平息自己,心中的沮丧感也渐渐消散。不管怎样,这只是一个故事,并不是真的。

 

那堆掉下来的书下面,两只小眼睛对她眨了眨。

 

“如果小黄星是最棒的小马……”银月牙将脸从散乱的书堆下探了出来,带着哭腔低声说,“……为什么她不能把妈咪叫醒?”

 

银月牙令马心碎的啜泣声,让暮暮不禁退到床边,然后她发现被子下面有一只颤抖的小马。暮暮小心翼翼地接近,猛地将床单掀了起来,一只蜷缩的白色小马映入了视线,她长长的黄色鬃毛像一条舒适的毯子一样裹住她的身体,她的眼睛又红又肿,颤抖不已。

 

“嗨……”暮暮慢慢地爬上床,紧紧地抱住那只可怜的小马,这一刻似乎持续了很久,她感到对方的颤抖在自己心里产生了共鸣。最后,抽泣声慢慢地减弱了,小黄星将自己泪痕累累的脸转向暮暮,满脸悲恸。在暮暮看来,此时的小黄星是多么无助,完全失去了先前的自信和欢乐。

 

“我不是最棒的小马,是吗?”小黄星抽噎道,用鬃毛擦着自己的眼睛,“他们都说我是最棒的,但我不是,我什么都不是。”

 

暮暮再次抱住了小黄星,她感到这样做是对的,她能感到她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感到她的身体异常舒适的温暖。“会好起来的,小黄星……”暮暮在自己朋友的耳边低声说,“这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小黄星不舒适地动了动。“这不是一个故事,这就是我的生活!”她绝望地尖叫道。

 

“一个糟糕透顶的生活!”房间里传来一个低沉,丰满的嗓音。暮暮抬起头,看见一只大得可怕的雄马直直朝她们走来,本能地向后缩了缩。那只雄马满脸鄙夷地俯视着她们,“我对你很失望,小黄星!如果你不能拯救每只小马,那你还有什么用呢?”他转身背对着小黄星,慢慢地走开了。

 

小黄星猛地站了起来,用自己的小蹄子笨拙地跃过床垫去追赶那只小马,脸上仍然沾满了泪水。“不,不,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已经尽力了!”

 

那只雄马站在暮暮的衣柜前,悲伤地垂着头。“这全都是你的错,小黄星,不要忘记这一点。你不可能比以前更好。我现在得去斯穆兹(Smooze)了,这全是你的错。

 

他爬进衣柜,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小黄星趴在门前,绝望地用自己缠结的鬃毛撞着那扇木门。“求求你回来,爸爸,”她呜咽着,“对不起,我还不够好。”她慢慢地倒在地上,四只蹄子挫败地扭在一起,“我不想独自一马,我只想要活得快乐。”

 

暮暮走到小黄星身边,轻轻拉起了她,用撕碎的一张书页擦了擦她的眼泪。暮暮迟疑地打开衣柜,朝里瞥了瞥。当然,里面是空的,只有一些难看的长袍。

 

“会好起来的,小黄星,没关系的,”暮暮挤出一丝微笑看着小黄星。“我保证,故事的发展都是这样的,你被引到了自己最低落的阶段,你必须处理好它,然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她再次抱住了小黄星。

 

小黄星只是抽噎了一声,“我不想让自己低落,”她虚弱地小声说,“我只想要像以前一样快乐,那时候我是最棒的小马,我为什么不能变得更棒呢?”

 

暮暮皱着眉,仍然紧紧抱住小黄星。绝望在这只小马的胃里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而且越来越大,直到最终彻底吞噬掉她。暮暮必须得做点什么,如果她……

 

刹那间,暮暮有了一个点子,这是她迄今为止最好的点子。“小黄星,”她轻声说,凝视着自己最信任的朋友的那双眼睛,“如果你是独角兽,如果你能使用魔法,那么你就能成为更棒的小马,不是吗?你可以帮助更多的小马,重新成为最棒的小马。”

 

小黄星没有理解她的点子,只是抽了一下鼻子,点点头,“但我不是独角兽,不是吗?”她喃喃自语,目光低垂。

 

看见这样的小黄星,暮暮感觉自己的心又一阵抽痛。“但是……小黄星……”她继续说,“如果你一开始就是独角兽呢?如果我把自己的独角给你呢?”

 

小黄星睁大眼睛,困惑地看着暮暮,大张着嘴。“你……你真的愿意为我这么做?暮光闪闪?你真是我最忠实的朋友!”

 

暮暮感到小黄星话语中的温暖通过拥抱传遍了她的全身“当然,小黄星。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任何事的。”她将两只前蹄按在独角后,开始挤压。她聚精会神地死死闭着眼睛,越来越用力,她的头骨里隐隐传来撕裂感……

 

……她头上的裂缝越来越大,最后,独角突然从根部断裂,引得她发出一声尖叫。暮暮成功折断了自己的独角,得意地笑了笑。小黄星接过角,那根角瞬间化为一团光芒,她的脑袋也发出相同的光,最后,她明亮的鬃毛中长出了一根纯白色的独角。她的神情开始好转,恢复了早先的那份自信,她笑着看着暮暮。

 

“谢谢你的魔法,暮光闪闪,”她欣喜地说道,她的微笑卷走了暮暮刚刚流露出的任何怀疑。暮暮用蹄子摸了摸自己的前额,现在那里一片光滑,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这真是一个奇迹。

 

房间的角落里,那本书开始发出紫光,但暮暮没有注意到。

 

“暮暮!暮暮!”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斯派克一下子冲了进来,疯狂地摇着头,爪里还抓着一根拖把和一个水桶。“我刚刚听见你在尖叫,发生什么了?”他环顾房间,没发现任何袭击者。暮暮的住处简直是一团糟:她的被子被掀开,珍贵的纪念品和书籍散落一地,暮暮母亲的台灯摔在她的蹄边。而暮暮自己背对着斯派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斯派克慢慢地接近她,“呃,暮暮……”他焦虑地说,“一切都还好吧?”

 

“别惊慌,斯派克,”暮暮沉稳地回答,“我马上就要转身,我不想让你对这场景惊恐不安。我弄断了自己的独角,这样我就可以把魔法给小黄星了。”

 

听见暮暮的话,斯派克不禁退后一步,困惑而恐惧,用爪子捂着脸,“什么……我……你……”他突然默不作声,当暮暮转过身来时,他变得更加迷惑了。

 

她的前额上,那根独角正好端端地挺在那里。

 

斯派克摇摇晃晃、慢慢地向前走着,将清洁用具放在地上,伸爪轻轻去拍暮暮的独角,她没有阻止他。那根独角绝对是真的。“你……你还好吗,暮暮?你的角就在那里啊!”

 

暮暮摇了摇头,小跑着离开斯派克,走到敞开的衣柜前挑了一顶帽子。“别傻了斯派克,我已经把它给了小黄星,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而这就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你根本就不懂,是吗?现在,一顶帽子……”

 

暮暮话还没说话,一个载满水的水桶就直接砸在了她的脸上。

 

斯派克再次捂住嘴,跑向湿透的暮光。“抱歉暮暮,我不应该松开把手的,”他愧疚地叫道,拿起从暮暮脸上掉下来的水桶,“但是你的表现相当……疯狂。你居然说自己没有角!”

 

暮暮困惑地甩了甩水,撇开自己湿漉漉的鬃毛,用一只蹄子迅速摸着自己的额头,怒视着斯派克,“我当然有角,斯派克!”她突然停了下来,“我刚刚那么说是因为我只是……”她又停了下来,扫视着自己一团乱的房间,一脸疑惑,“只是压力太大了,仅此而已,有点累。”

 

斯派克小心地拍了拍暮光,“这样吧,暮暮,我来打扫这里,你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萍琪之前对我提到了一个派对,你应该去参加一下,这样对你有好处……”

 

暮暮慢慢地点点头,“你说得对,斯派克,和朋友在一起对我有好处。”她开始走向门口,又停下来想了想,快步跑回书桌,拿起那本书,稳稳地塞进了自己鞍包里。

 

***

 

萍琪聚精会神地想着,脸拧成一团,“是……奶酪?”

 

“不是!”云宝黛茜咯咯直笑。

 

“是……干草?”小蝶谨慎地说。

 

“不是!”

 

“那就是……”萍琪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她的朋友,她们正在方糖甜点屋里舒展身子躺在地上,看上去都有点窘迫。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仍然没有小马在“猜猜我在想啥”游戏中击败云宝黛茜。“是……一杯糖?”云宝黛茜只是得意地摇了摇头。

 

“用干草和一杯糖堵上你的嘴怎么样!”房间里的所有眼睛都齐刷刷地转过去,震惊地盯着暮暮,角落里的暮暮抬起头,看了看她的朋友们,又不为所动地慢慢低下头看着她的书。

 

最后是云宝黛茜打破了那阵令马不安的沉默,“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恼怒地叫道,没有任何回答,于是她走向那只沉默的独角兽,“嗨,暮暮!别读你那本书了,过来玩玩吧!有什么东西能比我们还好呢?”

 

暮暮恼怒地放下书,“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云宝黛茜,”她一口气说道,“小黄星刚刚长出了一根魔法独角,来到了小马国下方的颠倒世界,那里任何东西都是相反的……”她停了下来,继续看起书,仿佛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然而这对云宝黛茜来说还不够,她怒气冲冲地叫道,“嗨,黛宝云茜也长了一根角,那本书抄袭我!给我看看!”

 

“不!”暮暮啪的一声将书合上,用魔法重重地用它拍在了云宝黛茜的脸上。那只蓝色天马向后飞去,撞翻了一张放满糖果和蛋糕的桌子。“你离我的书远点!”她将书紧紧抱在胸前,仿佛那是一只弱小无助的小幼驹。

 

“嗨,”萍琪跳到云宝黛茜身旁,拉起了那只晕乎乎的天马,“暮暮!这非常不友好!你究竟怎么了?”

 

“我究竟怎么了?应该是你们究竟怎么了?”暮暮气愤地看着自己的所有朋友。“你们都忘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们全都忘得精光!最重要的是小黄星!”她骄傲地拍了拍胸前的书,“她魔法用得比我更棒,她派对办得比你萍琪更棒,她也比你小蝶更爱小动物,而且……”她对着倒地的云宝黛茜皱了皱眉,后者正试着重新爬起来,脸上满是蛋糕碎屑。“……即使她没有翅膀,我也知道她比你飞得更好!现在,如果你们方便……”暮暮抬起头走出了门,“……我要和我真正的朋友共度时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云宝黛茜咕哝道,而萍琪正专心吃掉她脸上的碎屑。

 

***

 

“我真是不敢相信,那些小马究竟怎么回事?”当暮暮冲进图书馆大门时,她仍不停地发着牢骚,“她们那么看着我,就好像我已经疯了一样。”

 

“我知道!”小黄星点点头,“她们真是太不像话了,暮光闪闪。她们完全看不出你是一位多么忠实的朋友吗?”

 

暮暮倒进沙发里,“我不明白,小黄星,她们所有马究竟怎么了?我该怎么让她们意识到呢?”她猛地抬起头,扯着嗓子吼道,“斯派克!斯派克!

 

她可靠的同伴一步两个阶梯地从楼上跳下来,落在暮暮的蹄边。“我尽力了暮暮,你的房间现在看起来又整洁又宽敞,而……”

 

暮暮无视了他的话,不耐烦地围着小龙踱步。“斯派克,写一封信,‘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今天我了解到,我那些所谓的朋友无力的友谊和小黄星相比简直是相形见绌。小黄星是最棒的小马,而她——’”

 

斯派克刚刚慌张地找到一根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开始照着她的话写下来,爪子仍然颤抖不已,“暮暮,我不觉得这是个——”暮暮一下子将脸移到他面前,吓得他叫了一声。

 

“我说了,‘小黄星是最棒的小马,希望有一天所有小马都能意识到这一点’。”她将一只蹄子压在斯派克肩上,看着他完成书写。“斯派克,现在把信寄出去,然后……”她突然睁大了双眼,似乎突然有了什么灵感,“信,当然了!斯派克,先把那封信寄出去,然后给我多找些纸过来,越多越好!这将是漫长的一夜!”

 

斯派克呻吟着,但至少事情不会变得更糟了。

 

***

 

骑缝装订欢快地吹着口哨,沿着古朴的长廊小跑,一切都被修复得十分完美。他轻抚着满是书的整洁书架,又自豪地凝视着展示柜,以及他放在里面的精致展品。

 

“骑缝装订啊!”他自言自语道,“你真是全小马国最棒的图书管理员!”他经过一排古老的袖珍书,那些是他从一些愚蠢的老雌马那里抢救出来的,那些老雌马多年来将它们翻个不停,都快把书翻烂了,而现在它们安全地锁在玻璃柜里。“塞拉斯蒂娅公主会称赞你的!你会被尊敬,被崇拜,被……”

 

他转过弯,面对着一个巨大的底座,空空如也,只留下沉重的铁链毫无用途地垂在下面。

 

“……被送上月球!”他沙哑地叫道,震惊得脸色煞白。

 

这只老马感到自己平时结实的身体开始恐惧地发颤,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他惊慌而疯狂地在房间内跑来跑去,希望那本书只是从锁链里滑出来掉在了地上。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里到处都看不见那本书。“谁会……”他停下来集中精力,回想着过去几天的经历,然后一下子想了起来。

 

“斯派克!”

 

***

 

当太阳在小马镇上空升起时,一条精疲力尽的小龙拉着自己破旧的推车回到了图书馆。“我做到了,暮暮!”他叫道,身体摇摇晃晃,“你所有的信都送到了小马镇邮局!”

 

楼上没有任何回应。

 

“我-这花了很多钱!”斯派克暗示道,他相信暮暮会补偿自己,为他送完她昨晚写的那堆如山高的信,但这事拖得越长,她就越可能忘记。他侧身躺在沙发上,开始休息。

 

斯派克的平静被一阵激烈的砸门声打断了,声音越来越响,锁周围的门板甚至开始出现裂缝,又几次砸门后,锁周围的门板直接被敲开了,露出了一只十分熟悉但急得火烧火燎的小马。

 

“斯派克!斯派克!”骑缝装订高声叫道,从破门后钻了进来,“我希望你会不介意我让自己进去,门可没上锁。”他死死盯着斯派克,仿佛是想看看他敢不敢拒绝。“斯派克,最恐怖的事已经发生了,你的小姐有一本可怕的书,如果有小马读了它,它很可能会摧毁整个小马国!”

 

斯派克恼怒地翻了翻白眼,“那本书啊?别担心,骑缝装订,没有小马会读那种东西,我把它锁在暮暮的保险箱里了。”

 

骑缝装订缩了缩,感到自己的心欣喜地怦怦直跳。“什-什么?真的?塞拉斯蒂娅在上啊!斯派克,我收回自己之前对你和你的种族说过的所有糟糕的话!我要去拿那本书,然后我们就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绝对不能告诉公主,然后……”

 

“嗨,你是皇家图书管理员吗?我在外面看见了你的车!”

 

骑缝装订惊慌地转过身,看见自己正和一只连招呼都没打悄悄溜过来的小马面对着面,她的彩虹鬃毛蹭在他的脸上。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斯派克就大声说了出来:

 

“对,他是骑缝装订,他来这里是为了你的书,云宝黛茜。他说你的书非常可怕,应该把它永远锁起来。”

 

“嗨!”云宝黛茜向前逼了一步,骑缝装订向后缩了缩,“你一定是在嫉妒我的天才杰作,我打赌暮暮是为你工作的!”

 

“我来这里不是……”骑缝装订迷惑地停了下来,试着重新恢复镇定,“你是谁?”

 

云宝黛茜挺直身子,拍了拍胸膛,仿佛自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皇室成员一样。“我是云宝黛茜,著名作家!我已经写了一本书,而暮暮正为我编辑它,我还在写其他很多很多的书!”

 

骑缝装订疑惑地盯着云宝黛茜,“……如果你只写了一本书,那本书还在闪闪小姐那里,那你怎么会是一位著名作家呢?”

 

云宝黛茜漠不关心地耸了耸肩,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不就是现在这样吗?你过来就是为了找我的书!我只是路过这里,想看看暮暮昨天过后是否还好!”

 

骑缝装订想张开嘴,但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们三个在沉默中尴尬地站在那里,此时有一只淡紫色鬃毛的白色小雌驹小跑着经过他们进入了图书馆,嘴里衔着一封信,又满头煤灰地跑出来,而嘴里的信已经不见了。

 

骑缝装订清了清嗓子,靠在门上,“好吧,我想我们得重新来一遍了。”他关上前门,礼貌地敲了一下,然后像刚才那样大睁着眼睛跳了进去。“斯派克!斯派克!”他宣告道,“最恐怖的事已经发生了,你的小姐有一本可怕的书,如果有小马读了它,它很可能会摧毁整个小马国!”他又转向一脸期待的云宝黛茜,“那本书叫《小黄星》,完全不是你写的书!”

 

“噢!”云宝黛茜叫道,“你指的一定是暮暮这两天一直放不开的那本可疑的书!上面还有一颗大黄星!”

 

“就是那本!”骑缝装订开心地回答,不知何故,这次成功的交谈成了他这一周里最高兴的事。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暮光闪闪会被视为小马镇最聪明的小马,这地方根本就没有多少竞争对象。

 

“那本书非常邪恶,”他来回望着斯派克和云宝黛西,一脸严肃。“它有能力让任何阅读它的小马——即使只读过几行——完全发疯。如果它正在吸收聪慧的闪闪小姐的魔力,那么我完全不敢想象当她读完后会发生什么。”

 

斯派克瞪大了眼睛,用爪子捂着嘴,“她……她说她把自己的魔法给了它!我还以为她只是习惯性地发一下小疯!她有时候的确会这样。”

 

骑缝装订反复思索着这个新消息,“我们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把书从她身上拿下来,最重要的是要记住,这全都是你的错,斯派克。”他像慈祥的祖父一样拍了拍斯派克的肩膀,“如果塞拉斯蒂娅公主发现了你擅自做的事,那么我也救不了你。这状况全都是你的错,不是我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拿了那本书,我是你荒唐行为的可怜受害者。

 

斯派克大口吸着气,颤抖不已,老马的话如利刃一样贯穿他的内心。“那就没时间浪费了!”他惊恐地叫道,“她就在上面的房间里,我们现在就进去拿掉那本书!”

 

“等等等等!”云宝黛茜冲到他们之间,“暮暮昨天给我们讲了那本书的一点情节!听上去并不邪恶啊,讲的就是一只叫‘小黄星’的小马的冒险经历,这怎么有问题了?”

 

“当然会这样!这是一个伪装好的陷阱!”骑缝装订对着云宝黛茜嘶声说,“它当然会伪装成每只小马都想读的东西!它当然会让自己看上去很可爱,想成为你最好的朋友!它就是这么诱惑小马的!开头的平淡和纯真只会让后来的打击更可怕!它已经被委托给几代的图书管理员保护,确保它不会落入其他小马蹄中,这是我们对公主的职责!”

 

“现在不是这样了,”云宝黛茜很有“帮助”地补充道。

 

“对,而斯派克是罪魁祸首,”骑缝装订趁着这个机会又瞪了本就十分内疚的斯派克一眼,后者在他的目光下缩成了一团。“没有小马知道是谁写了那本书,也许是一个邪恶的法师,或者女巫,甚至是恶魔,它不应该远离安全的中心城。”望着通向暮暮房间的楼梯,“这会非常危险,斯派克,你先走。”

 

***

 

楼梯的顶端,三只小马正静静地听着下方的谈话,她们没有一个敢说一句话,防止引起注意。最后,小黄星转向暮暮和银月牙,她白色的脸颊不知何故因自己听到的消息而变得更加苍白。“那不是真的!暮暮!都不是真的!”她恳求着自己的朋友,“我不邪恶!你一定要相信我!”

 

暮暮只是温和地笑了笑,用蹄子搂住她朋友的脖子。“我当然会相信你,小黄星。你怎么会是邪恶的小马呢,你那么热情,那么善良,那么慷慨,你比其他任何小马都棒!他们很快都会明白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她奔到自己的房间内,示意其他小马赶快跟上。

 

当所有小马都进来后,暮暮悄悄地锁上门,转身面对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我们能做到!”她鼓励着她们,“我们只需要坚持到我的计划成功,就这样。如果我们合作,我们就能……”

 

“不。”

 

暮暮和小黄星转过身,看着小小的银月牙,她通常温顺寡言。然而那只小马现在挺起身子,向上怒视着小黄星,下唇颤抖着。“不!我不会帮你!为什么最棒的小马一定得是你?你本来就不是最棒的小马,不是吗,小黄星?没有其他小马关心我们,这全都是你的错!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最棒的小马?”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暮暮上前一步,但银月牙已经飞快地奔到窗前,笨拙地爬上窗框,回头瞥了她们一眼,然后消失在视野外。

 

小黄星紧紧地抵在锁住的门上,眼睛睁得大大的,茫然若失地注视着前方,而暮暮徒劳地呼喊着从窗户逃离的那只小雌驹。“别管她了,暮暮,”她听天由命地叹了一口气,“我又独自一马了,我还不够好。当他们来找我时,你应该让他们拿走那本书,把它永远锁在地牢里,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别这样!”暮暮慢慢地靠在小黄星身边,同时细听着门外的蹄声。“我们可以一起对抗这个世界,有了我,你根本不需要银月牙。你知道‘银月牙’代表什么吗?刺向你背后的银色刀刃!两友相争虽然只是一个文学用语,但这种事也会发生在英雄上,我读过很多关于这类例子的书。”她挥了挥蹄,指向房间内的另一个书架,“格温(Gorwen)和查恩(Charn),西塔(Theta)和科切伊(Koschei),甚至包括塞拉斯蒂娅和露娜!这是一个熟悉的套路,一个吸引读者的廉价简单的方式。”

 

然而小黄星只是耸了耸肩,垂下头,又转身用湿润的大眼睛看着暮暮。“难道我就是这样的吗,暮光闪闪?困在一个坏故事里?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吗?一位作家创造了充满快乐小马的快乐土地,只是为了将它撕得粉碎,用可怕的片段来破坏它,只是为了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她紧紧将前蹄压在一起,有点低落,“作家真是邪恶,将世界黑暗的一面写下来。如果由我来写,我一定会写出一个真正快乐的地方,那里阳光永远明媚,小马永远不会感到悲伤。”

 

暮暮沉思着,慢慢地点了点头。她正要回答,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吓得她差点尖叫着跃到房间的另一头去。

 

“嗨,暮暮,你在里面吗?”斯派克的声音透过厚厚的门板传来,“我希望你没事,皇家图书管理员来这里找一些逾期未还的书,我们很快就会完事,快到你甚至都不会意识到我们来过……”

 

暮暮无视了小龙,示意小黄星也不要理他。那只白色小马跟着暮暮迅速穿过房间,挤在远处的角落里,盯着那扇门。

 

“关于你的父母,”暮暮低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是说,我在书里看见了结果,但前因后果完全不见了,就好像作者假设读者心知肚明,或者干脆不想写出来。斯穆兹又是什么,书里根本就没写!”

 

“我不知道,”小黄星重重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具体发了什么,但感觉就是这样发生的。”她抬起头,忧愁的眼睛紧紧盯着暮暮,“我无法解释,但我仍然记得斯穆兹,它在城堡的围墙外面,那里很可怕。”她将一只蹄子重重地放在暮暮的蹄上,“那里的歌声是最糟的部分,你知道,从阴暗的深处传来持续不断的旋律。但这些都没写在故事里,我是怎么知道的?”

 

敲门声越来越响,这一次是云宝黛西更响亮的声音:“嗨,暮暮,是我,黛茜。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下书,你知道吗?你看我的书,我看你的书?书友会风格?嗨?”

 

“给我一点时间!”暮暮叫道,她轻轻地拍了一下小黄星,慢慢地将敞开的书推到她的眼前。

 

小黄星抽了抽鼻子,擦干了眼泪,“我还没说过当你读完这本书后会发生什么事,对吗?我会变得真实,但我不想变得真实。”她呼出一口气,恳求着她的朋友,“我想回到过去,我仍然非常快乐的那段时光,把书页翻回去,然后就结束了。拜托,我碰不到这本书,只能由你来。”

 

“不!”暮暮慢慢地将小黄星拉到自己身边,“你是一只好小马,我知道。你应该像我一样真实!生活充满了坏事物,它们能影响我们,但你不能让它们支配你,你应该拥有更好的待遇。”说完,暮暮将两只蹄子压在书的封面上,用嘴小心地将全部书页一起撕了下来,只留下了封皮。

 

这一次是一阵更加疯狂的敲门声,传来的也并不是她朋友们熟悉的嗓音,而是一只陌生雄马的低沉嗓音,准备再次试着用甜言蜜语诱惑暮暮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下一瞬她就发现自己猜错了。

 

“快把门打开你这个疯婆子!”

 

***

 

斯派克翻了翻白眼,看着骑缝装订用蹄子使劲砸着门,然而没有效果。这是一扇质量相当好的门。“你说过你会用诡计与魅力让她出来的!”他向着那只老马抱怨道。

 

骑缝装订摇了摇头,“斯派克,很明显闪闪小姐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我们必须准备好提防她的骗术和把戏,她现在绝对不会放弃那本书,会为它战斗到底,我们的伤亡在所难免,维护小马国的和平就取决于我们了。”

 

“‘维护和平’可是我的中间名,”云宝黛茜笑了笑,在狭窄的走廊里伸了伸自己的翅膀,随即全速冲向那扇坚固的大门。大门在她快要撞上去的时候突然打开,暮暮的笑脸露了出来,云宝黛茜见状一个急转身撞到了墙上。

 

“嗨,我没听见你在那儿,”暮暮甜甜地微笑着,云宝黛茜从墙上掉了下来,“你想要这本书吗?我已经看完了,感觉有点无聊了,再见。”暮暮将一本受到重创的白书扔在了围观者们的脚下,又重新关上门锁了起来。

 

他们三个惊呆地瞪着地板上的那本书,白色的封皮和亮黄色的星星显而易见,正是《小黄星》。

 

“居然这么容易,真是扫兴!”云宝黛茜叹息道,伸出蹄子想要打开那本书,“里面的内容是怎么回事?”

 

“不!”骑缝装订伸出蹄子拍开了云宝黛茜,“你没听见我讲的吗?就算只读几行也会让你发疯!这本书时时刻刻都得紧闭!”

 

“我来告诉你怎么处理它!斯派克,给我一点火!”云宝黛茜没等斯派克回答,一把抓起斯派克,猛拉他的尾巴,一团火焰从他嘴中喷出来,将书吞没在烈焰中。

 

看着那本书在自己面前烧得酥脆,骑缝装订倒吸一口气,疯狂地想用蹄子把火扑灭,但丝毫没有用,它最后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炭灰。“不不不!”他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个白痴!”

 

云宝黛茜实在太得意了,根本没注意到对方的辱骂。“我觉得自己刚刚救了整个小马国!”她傻笑着,“那可是一本邪恶的书。”

 

“当然,但你不能烧书!”骑缝装订吼道,“它本应该被小心保管,现在公主会知道是唔-斯派克-让它逃了出去。”

 

斯派克扭着拇指倚在墙上,呻吟着,“公……公主会原谅我,对吧?我是说,它并没有对暮暮造成多大伤害,她是有点疯狂,但她什么时候不是呢?她这么快就厌倦了这本书,而昨晚她甚至花了很多时间给小马镇的所有小马写信,而不是读那本书!情况应该没有那么糟!”

 

斯派克的话让骑缝装订的表情一下子从痛苦变成了恐惧,他慢慢理解了斯派克所说的话的额外含义,双眼不由自主地跳了跳。“不,她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它……斯派克,那些信里写的是什么?”他转过身对着斯派克,拼命摇晃他,“斯派克!”

 

“我……我不知道!”斯派克的眼睛上下晃动,哆嗦不已,“我……里面是闲书什么的,她就是这样说的!”

 

骑缝装订放下斯派克,面色苍白,“我真的希望里面不是我想到的那种东西……”

 

门又嘎吱地打开了,暮暮的脸探了出来,微笑着,“那个啊,只是一些我想给所有小马看的东西。关于那本书里我最喜欢的部分,这样他们都会像我一样爱上小黄星,意识到她是最棒的小马。”她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我相信那些信现在已经发出去了,不会太久喽!”

 

云宝黛茜正要扑向暮暮,后者又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又重新上了锁。云宝黛茜开始敲打那扇门,“暮暮,这太疯狂了!你究竟怎么了?这不是你,你永远也不会让其他小马陷入危险!”

 

“我告诉过你,不管那本书是什么,它都是纯粹的邪恶之物,”骑缝装订慢慢地将云宝黛西从门前拉开,“它已经让暮光发疯了,她做的每件事对她自己来说都是十分正确且合乎逻辑的,但这很可能会导致一切的终结。我甚至都不知道如果小马镇所有小马都读了那本书会发生什么,很可能比我担心的还要糟糕千万倍。”他再次怒视着斯派克,“我们在外面用木板封住暮光的房间,这样她就不能逃走了,她现在的状态不太可能使用魔法进行传送,我们稍后再处理她。而你——”他指着云宝黛茜,“你必须截取邮件,任何一封信都不能送出去,明白了吗?”

 

云宝黛茜明白了,她已经奔下了楼梯,毫不犹豫地一个翻滚来到门前,射入天空的晨光中,只留下一道细长的彩虹尾迹。远方是一只熟悉的灰色邮差小马,蹄中拿着一个大邮袋,还剩有一点时间。

 

***

 

“我做到了!”暮暮咧嘴大笑,确保门已经锁得严严实实,又骄傲地转身走向小黄星。“我耍了他们!我击败了他们所有角色!现在他们让我独自留在这里,我可以读完整篇故事了!我已经快到最后一章了!”

 

暮暮面前是一本蓝色的大书,虽然封面上的书名是《黛宝云茜的炫酷冒险》,但草草撕开的书脊暴露出了真相:这本书的内容是来自另一本完全不同的书。她轻抚着书页,抬头看着小黄星。“很遗憾,我们失去了封皮,但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对吧?”

 

小黄星只是虚弱地对暮暮笑了笑,“拜托,暮光闪闪,你现在仍然可以把书页翻回去,让我重新快乐起来,就像以前一样。”她伸向那本书,但蹄子如同不存在似的直接穿透书页,“我做不到,必须由你来做。”

 

“小黄星,我刚刚说的那些话的意思是,”暮暮真诚地朝她笑了笑,“你比小马国的任何东西都棒,你应该是真实的。我是说,甚至塞拉斯蒂娅公主都比不上你……”她停了下来,脑中冒出了一个念头,“你也知道,当她的考验到来时,当她不得不和自己的亲妹妹战斗时,她把她放逐到了月球上!整整一千年!做过这种事的小马怎么能成为公主呢?公主应该是你!”暮暮轻而易举地说出如此背信弃义的话,并且感到自己的话非常真实正确。

 

小黄星听了暮暮的话,微微颤抖,“那太可怕了,”她嘶哑地低声说,“她怎么能做那样的事?我绝不会这么做,做这样的事会彻底毁了我!”她抬起头,将鬃毛往后一甩,“你说得对,暮光闪闪,我应该成为公主,我会公平地进行统治,永远如此,只让好事发生在所有小马身上。阳光会永远照耀,没有小马会悲伤。翻开书页吧,暮光闪闪,让我完成自己的命运!”

 

暮暮急切地翻开了书页,那本书突然爆发出紫色的强光,淹没了她独角的光晕,那一页纸慢慢但坚定地被暮暮翻了过来。小黄星自己也开始闪光,照射出炽热的辉光,她的身体在暮暮眼前以可见的速度开始成长,一双翅膀从她的背上长出来,有力地拍打着,她的鬃毛迸出一股灿烂的黄色星火,仿佛正在一场无形的狂风中猛烈翻滚。她鬃毛里的玫瑰花逐渐扭曲,化为了金红交织的华丽头饰,在她耀眼的魔法光芒中熠熠生辉。小黄星和那本书周围闪现出一股力量和能量构成的涡流,暮暮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她紧紧地抓住那本书,仿佛随时都会被自己卧室肆虐的无形力量卷走。

 

这场超自然的风暴如同出现时一样迅速消失了。

 

小马国新的公主高高挺立在暮暮眼前,全身沐浴在自己纯白皮毛发出的光芒中,她的双眸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光明能量。“暮暮,我最忠实的朋友,”她宣告着,“是时候了,小黄星将再次升起。”

 

“开始最后一章吧。”

ZXeroLT  海马 #1
回复 第二章

更新了!!!这个剧情真刺激!

柚七  夜骐 #2
回复 第二章

wowwwwwwwww!好期待后面的剧情!译者加油!

EmeraldGalaxy  独角兽 #3
回复 第二章

回复#2 @柚七 :

谢谢支持~٩(๑>◡<๑)۶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EmeraldGalaxy  独角兽

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