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家有天琴

S2第1章 马蹄交响曲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743 字

publish于 18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261 人看过

chat共 1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9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

 

  破镜重圆一直是团聚的代表,但是这个词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却是分别的序曲。看到天琴站在恢复如新的镜子面前得意的向你挤着眼睛,你心中却忽然感觉到无比的寂寞。

 

  “要回去了么?”

 

  “啊,没错,毕竟在这边呆了好几天了。”归心似箭的独角兽露出开心的笑容,“只是和你道个别。”

 

  “哦,”你淡淡的回答着,只觉得脑中一片的空白,天琴魔法恢复的那一刻,你就想到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但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我不在的时候,要好好吃饭。”天琴依然保持着她那天真纯洁的笑容。

 

  “终于可以不吃苜蓿了。”你想强装出不屑的语气,但是眼眶却感觉一热。 “回去别再感冒了。”

 

  “嗯!”天琴很有精神的说着,角上发出的金色光芒越来越明亮,直到刺得你睁不开眼。

 

  光芒消失之后,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转过身就可以看到天琴穿过的睡衣已经洗好晾干,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床头。你还可以闻得到上面淡淡的薄荷香气。房间中老旧的挂表指针咔哒咔哒的走着,或许这个声音,就是寂寞的声音。

 

  ****

 

  Ade,我的小马!Ade,我的小天琴!

 

  早上醒来之后,在也看不到厨房忙碌的小小身影。

 

  晚上开门之后,再也闻不到天琴熟悉的薄荷香气。

 

  回到家中之后,再也没有……呃……一匹真马站在客厅?

 

  一匹灰色毛皮的马,看起来就和天琴一样有着可笑但是又有点萌的身材比例。不过气质却完全不一样,她一头乌黑的长发……不,是乌黑的鬃毛以及同样的尾巴,就像是人类的头发;经过仔细的打理的鬃毛在灯光下反射着明亮的光泽;灰色的毛皮也梳理的非常柔顺,给人很想去摸摸的感觉;在她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粉红色的领结,领结和灰色毛皮搭配起来透露出晚礼服般华美气质。不过在她的头顶上你却没有看到和毛皮同样颜色的角,或许她不是独角兽?

 

  看到你走进房间,她四肢蹄子迈着优雅的猫步慢慢走到你的面前。抬起头仰视着你的目光并不像是天琴那样纯洁而又清澈,紫色的眼眸就像是高压放电的等离子气团一样,给你一种无形的压力。但是你知道,这种天真和纯洁的生物,一定是非常的友好善……

 

  “给我听着,没毛的猴子,我不知道你怎么骗的天琴,”这个外表精干的马形生物抬起她灰色的蹄子指着你的鼻子,声音就和她的皮毛颜色一样冷酷,“但是你别想用你那花言巧语骗到我!”

 

  前言收回。

 

  “呃……天琴那是因为……”

 

  “哦哦,你回来啦!”刚刚离别了13小时26分41秒的E.T披着围裙从厨房里面探出头来,头上的角发着金色的光芒,看起来在准备着晚餐的样子。“这位是我朋友奥克塔维亚,她是一位陆马,你们认识一下!”

 

  “哦……我回来了……”你略有些尴尬的举起手摇了摇。然后回头看着那个正在瞪着你的奥什么什么……你觉得很想和善良可爱的独角兽愉快的聊天,而不是这个脸拉的老长的……呃……马?

 

  为什么和她交流的时候,就没有那种在沙滩上欢笑着奔跑一般愉快的感觉?

 

  “和小马说话的时候要一心一意,你妈妈没教过你么?”同样的少女声音,不是天琴的那种纯洁天真,反而是带着一种成熟的韵味,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给你一种无形的压迫。她蹄子微弯用蹄尖指着地面,“给我坐下!”

 

  你觉得自己母上绝对没教过怎么和小马交流。否则自己不会来这个城市当个三流吉他手,早就去丛林里面修行德鲁伊之道去了。

 

  你看了看她蹄子尖指着的空白地面,完全没有可供‘坐’这个功能的任何家具。所以你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呃……坐?”

 

  灰色外星马的视线立刻就降到了冰点以下,让你不由得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在这个角度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马的蹄子修的很漂亮,表面光滑的都可以看见你自己的倒影。

 

  “你·在·看·哪·里?”

 

  仿佛南极冰原一般的冷气从你头顶吹过,让你打了一个寒噤,你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正襟危坐抬头目视着那咄咄逼人的……大概是母马?

 

  “你果然是个变态,天琴呆在你这里真的是太危险了!”

 

  那你赶紧把这个E.T带回你那什么小马国好不好!你在心中默念着,但是为了不让刚刚好点的脸在多个熊猫眼,你觉得自己还是乖乖闭嘴。

 

  “你刚刚坐下视线就不知道往哪里放,你一定是那种心中想着‘用您的蹄子践踏我吧!’然后用你那邪淫的目光看着我们小马的变态!”

 

  你觉得真的这样想的人现在应该在动物园吧!话说这马想象力不但很丰富,而且和‘天真’或者‘纯洁’什么的完全搭不上调。原来小马也是和人类一样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不知道会不会有长翅膀的独角兽。

 

  “从今天起,卧室是我们雌驹的地方,如果你敢在睡觉的时候往这里喘口气……”灰色的小马眯起眼睛瞪着你, “我就把你的那玩意钉在大门门框上!懂么?”

 

  真棒,这下卧室也没得睡了。小姐知道这是谁的房间么?你心中大声的吐着槽。不过转念一想,天琴那样纤细的身材尥蹶子都给你踢得七晕八素,你实在不想惹这样丰……不对,是健美的马。

 

  这次真的要找不明生物袭击报警电话了。

 

  “安啦,奥克塔维亚,佚名不是那种变态的!”薄荷色的独角兽从厨房走出来,一堆被金色光芒包围的盘子飘在她身边。果然还是你的小天使,这样支持着你。

 

  “佚名很温柔的,人家感冒的时候一直细心照顾。”天琴将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蹲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哦?”灰色陆马的声调听起来柔和了一些。

 

  “而且……还……还给人家……穿·衣·服……呀哈!”娇羞的独角兽,前蹄按着自己的脸,少女一般娇羞的扭捏着。

 

  “哦!”灰色陆马的声调急转直下,转过头来用看着厨房下水道污物一般的眼神看着你。

 

  “最后……最后……还抱着人家……用手……呜……还那个……哎呀!”

 

  等等,把话说完好不好!不觉得这种模棱两可的解释让情况更加复杂了么!之前你那没有羞耻心的形象都去哪了呀!现在不是你抒发少女心的时候!你坐如针毡的看着女情怀独角兽和恨不得一蹄踩扁你的外星马。

 

  “果然没看错。”黑鬃飘飘的马哼的一声转过头去,乌黑的尾巴随着动作撩过你的脸让你觉得一阵瘙痒。这时你注意到在她的屁股两侧是紫色的高音谱号,你记得天琴曾经和你说过,这个一定就是她的可爱标记。如果天琴的竖琴可爱标记表示她精通弦乐器,那么高音谱号就说明奥克塔维亚应该是精通……

 

  你这时候才注意到回过头的灰色马正在怒视着你。

 

  “你的可爱……噗!”

 

  你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后蹶子。陆马的力量果然比独角兽大多了。

 

  “抱歉……”天琴双蹄合十,非常诚恳的低着头, “我这个朋友只……只是见到……”

 

  薄荷色的雌驹微微抬起头,但是视线一和你对上就立刻低了下去。

 

  “见到陌生人……有点认生”

 

  “这是认生吗?”你指着自己脸上的乌青没好气的问。“那她认熟之后我的脸还能看么!“

 

  金色的光芒包裹着一个冰袋敷在了你的脸上, “真的很抱歉,但是奥克塔维娅真的不是恶意。”

 

  看着薄荷色的独角兽诚恳道歉的样子,你觉得还是稍微宽容一些,毕竟挨踢也有你自己的错--如果自己家一个女性背后盯着研究对方的……嗯……可爱标记……肯定也会挨一脚的。

 

  而且天琴自从回来以后,似乎一直在避开你的视线,但是她看起来似乎还是担心你的伤势,偷偷的瞄着你的脸,难道这家伙……

 

  “噗,独眼熊猫!”天琴终于忍不住,诚恳的道歉姿势变成了趴在地上捶地板的无情嘲笑。

 

  这家伙显然没有担心你的伤势,只是刚刚憋笑失败而已。你觉得是时候叫警察了。

 

  ******

 

  满腹草根的你带着新的熊猫眼,在客厅里面练习着吉他。每一次弹奏起你心爱的乐器,你都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化为虚无,整个世界就剩下你和手中拨动的琴弦,这也是你为什么喜欢吉他的原因。但是自从你听了天琴的演奏之后,你就觉得自己的世界仿佛被带入了一到明亮的光芒,她那水晶般清澈的而又流畅的琴声,让你久久不能自拔。你无比渴望着天琴的那种天赋,但是想到自己的手指还没有小马的蹄子灵活这个事实让你觉得十分受伤。

 

  一起刚刚结束,你就听到轻轻的马蹄声。不知何时奥克塔维亚已经正坐在你面前,和那个常常大大咧咧坐凳子上跷二郎腿的天琴不一样,这个这个陆马坐在地上的坐姿仿佛经过精心的计算,两个后蹄微微分开弯曲在身体两侧,中间正好留下能让两个前蹄放下的空间。兼具优雅与威严的姿势看起来如同黑豹一般不怒自威。并且和天天穿着你的罩衫满屋跑的天琴不一样,而现在穿在她身上是一件华美紫色睡袍,你不记得自己有这件衣服,显然是她自己的衣服。小马在穿了衣服之后,非常明显的露出雌性的柔美,加上夜空色的美鬃,让你不由得看的有些入迷。

 

  “你是个好人……”

 

  一上来就被发卡?你明明记得自己还没表白呢,不对,自己为什么要对一匹马表白啊!

 

  完全没有觉察到你的纠结,灰色的陆马微微低头致歉。

 

  “很抱歉刚才踢了你。”

 

  “原来你想说这个啊,”你苦笑了一下。“你也是担心你朋友的安危,而且我也有错。”

 

  “小马的演奏就如他心灵的映照,而你的吉他声音很明朗,就像晴朗的夜空一般,我甚至感觉自己可以看得到银河之中的无数繁星。”马形的音乐家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所以我觉得你的内心也一定是这样的明朗。”

 

  被这样的美雌驹夸奖让你一瞬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但是……声音之中还是有些不和谐音,”她戏谑的笑着,“我可以听得出,是天琴的音色。”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绝对没有的!”你连忙摇着头,这个距离她要再给你来一蹶子你可躲不开。

 

  “音乐就是我的天赋,这种事情你骗不过我的耳朵。”雌驹长长的耳朵微微晃动着。“你是想模仿天琴的技法吧。”

 

  “呃……你说的没错。”被她这么一说,你也只好乖乖的承认了, “我在想,天琴用蹄子能弹奏出的音色,我有这么灵活的手指难道做不到么?”

 

  陆马摇了摇头说, “很可惜,你做不到。这是天才和凡马的区别。”

 

  即使是事实,这样说出来也很伤人的吧!你在心中对她竖中指。

 

  “不过你有你自己的风格,所以不要去刻意模仿其他小马。”雌驹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了你放在一边的吉他旁边,拿起了吉他用蹄子轻轻抚摸着琴弓。

 

  看着小马和你一样对乐器精细的态度,你偷偷的把心中的手指收了回去。

 

  “很期待与你的同台演出。” 奥克塔维亚的一句话让你直接蒙了。

 

  “咦,演出?什么?”

 

  “没错,我,你,还有天琴。”她用蹄子指了指卧室里面震天价鼾声的来源。“要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来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

 

  “哎?”

 

  看着你慌乱的样子,雌驹似乎很满意自己刚刚甩出的重磅炸弹。

 

  “那么,晚安了,少年。”

 

  她用前蹄掩着嘴优雅的打了一个哈切,然后向卧室走去。

 

  “哦,晚安。”

 

  你本来想礼貌的站起来送别一下,但是却一不小心踢在刚才被奥克塔维亚放在一边的吉他上,一瞬间失去了平衡,你打了一个踉跄,慌忙之中想要抓到什么维持平衡,还好你最后一头撞在一个丰满而又长满绒毛的柔软东西上。

 

  “对……对不起……”

 

  你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手中抓着的黑色的尾鬃,面前的灰色毛皮上有着紫色的高音符号。一股淡雅的茉莉香飘入你的鼻孔,和天琴那清新薄荷味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荷尔蒙含……不对……你视线稍微往上,马上对上了黑鬃雌驹那冰冷的杀人视线。

 

  “我不是故……噗!”

 

  陆马的后蹶子再一次在你脸上印下一个马蹄印。

和诣秩序  陆马 #1
回复 S2第1章 马蹄交响曲

啊~生活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怨琴  天马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