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2
夜骐小编
中篇翻译
E

国王万岁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22954/hail-to-the-king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三章:大驾光临的巨型假发(7)

chrome_reader_mode 8,534 event 2018 年 10 月 23 日 thumb_up 6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72 forum 2

  韵律在照应那边吓麻了爪的囚犯时,银甲闪闪正抓住黑晶这个话题对二位统治者死缠不放。

  “你开玩笑么。”露娜板着脸。她甚至连自己最流行的古风腔调都给舍弃了,毕竟用现代言论来表达她的怀疑和烦恼要有效得多。

  “对不起,公主,但我们真没开玩笑。”王子回答道,“整件事都被那个测谎器给验证过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拿他怎么办。我不管他自以为是个人类也好,金鱼也好,喷火龙也好,重点是他会不会对城市造成威胁。”

  “可……他会吗?”露娜面露疑云,“或许黑晶之力量确实远强于寻常独角兽,但他之危险源于他乐于犯下暴行,而非他自身之力量。每次吾等和他交战都战得他一败涂地,而且未造成一起伤亡事件。若是以现代话来说:每次我们都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呢。”

  “这倒是,可就算你们每次都赢,他造成破坏和伤害的可能性也总是有的。所以我总是尽量拖延开战的时间,直到能确定我们一鼓作气得胜。您是没见过他上一次入侵把韵律都给害成了啥样子,当黑晶败北的时候她都差不多要崩溃了。我不会再让她受那份罪了。”

  和周围弥漫着沮丧气氛的吵闹环境形成了鲜明对比,赛蕾丝蒂娅在对话的全过程中只是始终保持着沉默。虽然其他的都在为最糟糕的情况做准备,但她却萌生了一个非常奇妙的想法。“如果我说错了还请纠正,但是,我们现在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取决于黑晶会不会记起了他自己是谁,并且想要夺回他失去的东西,不是吗?”

  “嗯,是啊。”队长点点头,“这不是很明显吗?”

  “很明显。”公主继续往下说,“但我相信我们问的问题本身就错了。我们在问的是他什么时候就会恢复成原本的他,就好像这已经是不可动摇的结论了。但如果这并非不可动摇呢?就算我们没法阻止他重新恢复记忆,要是那种后果是可以避免的呢?”

  为了搞明白这一点,他们恐怕得费点儿功夫了。

  “黑晶请求我们把他自己的以往告诉他,你们看不出来这意味着什么吗?除了他的名字之外,我怀疑,他可能对自己一无所知。他的心智非常迷惑,非常混乱,而……我怀疑,可能还非常具有可塑性。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好机会,不但可以一劳永逸地摆脱这个难缠的死敌,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让他的力量变得更有建设性。”

  多亏了艾奎斯陲亚的魔法,情感乃是可以感知的力量,是一种和实际物理法则一样的外部力量。但就算考虑到这些,小马们也忍不住会想到,赛蕾丝蒂娅是不是也有点儿太过于理想主义了?可不是每一只小马都强大到能像她那样无私和慈悲。

  而银甲闪闪觉得这个点子……不知怎么的更加令他不安。首先,赛蕾丝蒂娅的计划之中一没涉及到放逐二没牵扯到惩罚。其次……“您是在说……我们要给他洗脑?”

  “不!”她大叫起来,这个误解真让她有些不高兴。“天呐,才不是!我觉得更好的用语该是‘治愈’才对。和他交谈的时候,我没有发现丝毫的恶意和欺瞒,所以哪怕是暂时也好,这就是他真正的个性了。他真的是不想去伤害任何小马,我希望你们做的只是加强这个观念而已。”

  文字游戏。银甲闪闪心里嘟囔着。他也承认,现在这个黑晶王当然比以前那个要好多了,但他可真心怀疑,黑晶,这只世界上最可恶的小马,到底有没有可能像赛蕾丝蒂娅所期待的那样被治愈和改变。对此,银甲闪闪和他妻子都相信,黑晶的疯狂所带来的缓解只是暂时性的,一旦他恢复神智的那一秒,那只黑毛独角兽就会马上变回之前那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但是到头来,已经没有什么办法来处理这位大独裁者了。赛蕾丝蒂娅就是不肯把他扔回冰里去,而不知怎么回事,水晶之心也跟她意见一致。所以队长只能一万个不情愿地遵从了公主的建议,只是因为他真的没啥办法了。

  “对此我可真的很怀疑。而且就算是他能被驯服,我们又该怎么让他一边保持疯狂一边又保持沉默?”王子问道,这个问题惹来了天角兽们奇怪的目光,雄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对不起,只是……今天这一天实在是太漫长了。”他有气无力地哼哼着,“我的意思是……你们懂的,我们要怎么让他保持良好品性的同时还能说服他……这个……他其实是一只小马?”

  “何须为此烦心?”露娜问道,“若是他邪恶,那他便该被打入地牢。若是疯狂,那他便该被管制起来。无论哪种情况,解决方案只需持续管束即可。何故如此操心?”

  “不,露娜。您误会了。当我说我们没法就这么把他给关起来的时候,我的意思是真的没法就这么把他给关起来。这办法我们早就试过了,根本没啥用处。”

  露娜可决不是那种会圆滑处事的小马。虽然在如何社交这方面已经费了好大精力去学习,可到现在她还没做好离开她安乐窝的准备。这可是到现在还在开皇家音量而且以“本宫”自称的小马,更是想把噩梦夜变成歌颂她荣耀的盛大庆典。“吾等可以召唤谐律精华。”她提议道。要说她除了上面那些之外还能想到什么别的解决方案,恐怕也只有这条了。

  银甲闪闪的脸皱得像苦瓜。出了麻烦就去找暮光闪闪和她朋友们,这已经迅速成为艾奎斯陲亚的某种惯例了。可他觉得老是让她们身陷险境那也太不公平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能做什么。最近好像我们遇到的所有麻烦到头来都扔给我妹妹去解决。”

  “她和她密友们的超凡能力已得到证明。”露娜继续争辩。“此刻正在汝面前的本宫便是铁证。”

  “对,可我的城市和我的妻子都已经是身处险境了。我也不会再把我家亲戚朋友拖下水。”

  赛蕾丝蒂娅适时插进话来。“虽然我也对暮暮的能力充满了信心,但我必须赞同银甲闪闪。谐律精华的魔法是神秘的,就算是我也无法参详其中的奥秘。但是不管是谐律精华也好,水晶之心也好,它们都有一个原则:恢复秩序。它们为不和谐的地方带来安宁,腐败之处会被净化和清除。所以,如果水晶之心不起作用的话,很可能谐律精华也是一样。黑晶之所以能在水晶之心的光华之下安然无恙,恐怕只有一个原因:根本没什么可纠正的。”

  白色独角兽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没什么可纠正的?!”他气急败坏。这是他对赛蕾丝蒂娅爆发出的最接近愤怒的感情了。“他是个反社会的,渴求权力的,一肚子坏水的精神病!疯子!变态!他奴役了整个种族!您跟您妹妹应该像之前一样,联合起来把他直接塞进冰块里去!您难道看不出他代表着什么吗?拜托,趁他还这么弱的时候赶快灭了他吧!”

  虽然和队长看法一致,但是露娜却非常黯然地摇了摇头。“这恐怕很不妥。当年吾等姐妹首次将黑晶王放逐之时,设下的期限乃是永久的。他之所以能逃脱必定是寻到了魔法的破绽。如果他能破解一次,当他重新回忆起被放逐时期的往事时,也肯定能破解第二次。”

  赛蕾丝蒂娅点点头,她领会了妹妹的意思。“而且他就能随时逃脱了,只要他有意,就可以任选时机卷土重来。毫无疑问,他必定会选中帝国最脆弱的时候。”

  这下子银甲闪闪可坐立不安了。谁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种种线索都通向了同一个糟糕的结论。“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跟他在一起了,您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就目前来说,恐怕是的。”赛蕾丝蒂娅无奈地承认道。“我很抱歉,银甲闪闪。但这是我们当下的最好选择了。”

  队长兼王子的声音非常沉重,非常失望。“那好吧。”他嘀咕着,“不过别以为这就算完了。就先别在乎解决不了的难题了,等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他之后,总会有解决方案的。那我们现在又该知道什么?黑晶到底是怎么从一个超级大反派变成……”他朝医务室那边挥挥蹄子。“……那个德行的?”

  两只天角兽的视线也跟着他的蹄子转向了那只令他们头痛的独角兽目前所处的位置。“这问题问的真好。”赛蕾丝蒂娅承认道。对此她们现在都没有太多的看法,因为他们关心的重点全放在小马们的安全问题上,而不是如何……或者为什么要洗白黑晶的问题上了。

  说到底,他们才刚吃完晚饭呢。

  露娜选择了最简单的答案:“若是时至今日,其言行才真正为吾等亲眼所见及亲耳所闻,或许他是从始至终都如此疯癫。”

  银甲闪闪对此强烈反对。“不,我觉得可没那么简单。”他争辩道。“我们曾经对抗过的那个黑晶是个又狡猾又阴险的家伙。他预留了好些应急的阴谋,多亏了暮暮和她助手的干涉,他才没能得逞。我很确定这个新的黑晶是吃错了药什么的,他就是脑子坏掉了。”且先不管他失去了记忆的问题,现在这个黑晶依然是表现得一点儿“黑晶味儿”都没有。残酷和侵略性,这两种几乎成了这个大独裁者根深蒂固属性的东西完全是踪影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令队长深恶痛绝的一种没心没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傻白甜的热情。

  赛蕾丝蒂娅也意识到了这种变化,可她也和妹妹一样毫无头绪。

  “水晶之心的存在乃是为了消除邪恶,说不定是……当黑晶被水晶之心的光芒所净化的时候,摧毁的地方实在太多,没剩下多少了。”她直接把自己心里的猜测说出来。

  银甲觉得这个答案稍微合理一些,不过依然不满意。“嗯……我觉得这倒是能解释失忆的事,可那些人类什么的妄想又是哪儿来的?”

  赛蕾丝蒂娅对此也是一片茫然,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她见多识广,几乎没什么情况是她没见过的,可是这个黑晶还真是个不可思议的未知。

  “心灵是神秘的领域,尤其是受到严重破坏的心灵更是无法预料。说不定只是填补了空白而已。人类什么的,很明显是水晶帝国的替代品。没有魔法,高科技,还有高大的建筑……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替换都不是巧合。除了黑晶自己,在这个帝国之中没有第二只独角兽。就算在今天,这宫殿依然可称得上是奇迹。而在他被放逐的那个时代,水晶帝国乃是全艾奎斯陲亚最先进的小马王国了。”

  “这依然无法解释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会蹦出这么个物种来。”银甲闪闪说道。

  赛蕾丝蒂娅认真把握着头脑风暴和理性推测之间的度量,“我也不能肯定。”她承认道,“我只见过几次记忆被扭曲到如此地步的案例,都是心理应激保护机制。不过,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情况肯定会让他非常想要……或许是需要……把自己完全和小马这个概念分离开。”

  “公主,这也太离谱了。”银甲还是抱着他的怀疑死不松口,但就连他都开始迷糊了,这些线索简直就是摆在眼前给他看的。

  “本宫赞同,”露娜也说道,“黑晶实为邪恶之榜样。”

  甚至就连赛蕾丝蒂娅自己都不太相信这种答案,但是要解释当前状况,总得提出点儿观点来才行。正如她自己也反复说过的,现在根本没有解释。可是她妹妹和侄子正眼巴巴地等着她呢,所以她也只能说些让大家能放心的东西出来,就算她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也罢。

  “如果黑晶毫不悔改,邪恶已经腐化到了他的灵魂最深处,”她开口道,“那么,水晶之心就会彻底地结果他的性命。正如我所说,腐败的部分会被净化和清除,如果除了腐化之外什么也不剩了,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至于他的那些妄想,我也只能说说看我自己的猜测……如果像我怀疑的那样,他的邪恶已经被水晶之心所净化了,那么我猜,他的疯狂便是由内疚所生,就像是……‘不,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出那么些可怕的事来的,那都是黑晶王干的,他是一只独角兽,而我是个人类’。这自身罪行的沉重可能给他的思想造成了过大的压力。”

  这下子,露娜的内心可是深深地被触动了。作为梦魇之月,幸好她在有机会伤害到别的小马之前就被阻止了,但要是暮暮没来得及阻止她呢?这个问题曾经令她在无数个夜晚都彻夜难眠。要是梦魇之月伤害了哪只小马呢?要是她杀了……露娜真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那种负罪感。

  赛蕾丝蒂娅错了,毫无疑问,她绝对是大错特错。可她这些解释却合理得可怕。露娜和银甲闪闪默然,认真品味着赛蕾丝蒂娅说的每一个字,铁一般的事实就摆在了他们眼前。

  “不过,还是有更多的问题。”她继续说道,“除了失去的记忆之外,他还认为这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也不相信自己是一只小马。但我相信还有希望,我们都看到他弄伤了自己之后的反应了,起码他现在已经不能自称是在做梦了。我希望他不会因为这两大妄想而受罪。”

  就在这时,门外有一个低沉的声音轰然响起,毫无疑问是黑晶的。“我已经发现了我生命的使命!”

  “三大妄想。”赛蕾丝蒂娅及时修正了自己的话,“看来韵律公主可忙得要命。”

  银甲闪闪一下子蹦了起来,他依然坚信凡是跟黑晶有关的消息都是坏消息。“她可能正在危险之中!我们得马上赶过去!”

  赛蕾丝蒂娅立刻点头同意。“我这就把我们都送过去,全都围过来。”她说着就开始准备传送魔法了。虽然白色的公主并没有什么危险的预感,尤其是韵律还在负责,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要随时做好准备。“大家留神,我们谁都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情况。”

  随着赛蕾丝蒂娅的角放射出了璀璨的金光,银甲闪闪和露娜迅速站到了她身边。纯白的公主施展魔法包围了他们三个……

  * * *

  ……然后他们一瞬间就出现在我和韵律身边了。在经历了这么些之后,像是传送术这种东西甚至都没让我眨一下眼睛。我向生活发誓,这就是真的,所以不管什么稀奇古怪看似不可能的事,我都泰然处之,不予置评了。所以,对,传送术。这又怎么了?

  “嘿各位,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随便打了个招呼。

  “正是时候逮住汝?”露娜铁青着脸,“汝欲何为?”

  可她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却是迎上了我灿烂得一塌糊涂的笑脸。“重振水晶帝国,就是这样!”

  站在她身边的银甲闪闪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韵律,马上去把水晶之心取来,我们在这里拖住他。”

  “唉,消停点儿,听我解释好吗。”对于他们这种没完没了的偏执,我都有点不耐烦了。“我之所以来到了艾奎斯陲亚不可能是个意外,要是说我被某种意外事故给不留神扔到这里来了,而且还随随便便扔到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家伙的身体里,那我可不能接受。不,我之所以在这里,必定是有原因的,而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知道了。”

  小马们觉得三大妄想该变成四大妄想了。

  “一开始呢,我觉得这都是关于我自己的,是有些我必须去学习或者去做的事。”我开始来回踱步,用我的蹄子声情并茂地比划着,以一种可能只有我觉得很合理的方式来解释自己的观点。能怨我吗?我一直都是用手来比划着演讲的,没了手之后这习惯也还是没改。

  “但是,当韵律告诉我这个叫黑晶的家伙对你们的美丽城市都干了些什么之后,我才醒悟了。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我笑得脸上都出花了,朝窗户外面的水晶帝国一指。“我来这里,是为了他们!现在一整个城市的居民都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我的工作就是把这麻烦事给改正过来!”

  银甲闪闪凑到了韵律旁边,“医生到底给他打了什么麻醉药?”他和老婆咬耳朵。

  “没有。”韵律一脸呆滞地喃喃道,“他现在清醒得很。”

  都没去理会他们俩到底嘀咕什么,我只是兴高采烈地继续大说特说,“有谁在你面前摔倒了,那你就该去扶!有谁在你面前背重东西,那你就该去帮他拿!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谁在你面前需要帮助,那提供帮助就是你的义务!一视同仁!毫无差别!”

  为了加以强调,我还在地上用力踏了一蹄子,而且面带坚定而开朗的笑容。要是说蹄子比手有什么好处……唯一的好处,那就是在地上踩出来的声音要坚定而响亮得多,用来给我的演讲增加气势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露娜,早些时候你不是问我有何打算吗?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水晶帝国需要我的帮助!我这就去告诉那些人……所有的人-我是说,所有的小马,”我踌躇满志地眨着眼睛,“他们都需要听到这个天大的喜讯!我要走出宫殿到城市里去告诉每一只小马,让他们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管是大为惊恐也好,饶有兴致也好,兴奋不已也好,房间里的每一双耳朵都竖得笔直。银甲闪闪一个闪身就冲到了门口挡住了门洞。而韵律撒开蹄子就直奔我冲过来了,尾巴还焦躁不安地甩来甩去。“等等!黑晶,不行!你不能去外面!我说真的,给我老实站在宫殿正中间,不许动!”

  “没门,”我大摇其头。“我绝对要这么做。”

  “不,黑晶,别这样!你休想!!”守着门不敢动的银甲闪闪朝我龇牙咧嘴。

  “就要这样!”我毫不示弱地喊回去。

  “不行!”两口子异口同声。

  “就要!”我疾声大呼,使出浑身的力气高高跃起,跃到最高点的时候激活了我的暗影力量,然后像跳水一样钻进了地里。一溜黑烟直接从银甲闪闪四蹄下的地面冲过,毫不费力地冲过皇家小马们身边,眨眼间就跑过了走廊拐弯。

  “快追!”银甲闪闪的声音都变了调了。要是黑晶跑出去对整个帝国发言的话,不用问也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他必须马上阻止他。全体皇家小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朝出口蜂拥而去。

  他们四个都想第一个离开房间,结果同时堵在了门口处。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跑得无影无踪。

  “不!我们不能让他跑了!”韵律尖叫道,她玩命扭着身子把自己从皇家马堆里拔了出来,很不幸,她还是太晚了。跑出医务室的粉红公主发疯一样四处张望,哪里都找不到我。

  “在哪里?他要去哪里?”韵律还在四处东张西望,寻找着阴影的踪迹,“……阳台!”她扭头冲着依然惊愕不已的皇家马堆扯着嗓子吼,“要是他想对整个帝国发言,那里是他唯一想去的地方!我们不能追丢他,赶紧!”

  她老公好不容易才挤过两只天角兽中间,于是有幸成为了第二个离开医务室的皇室成员。

  他四蹄飞扬,拿出了之前在街上追逐黑晶时候的气势,像头尾巴着了火的公牛一样气势汹汹地往前冲。他浑身肌肉紧绷,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冲过宫殿。他妻子展开了翅膀,直接在前面狭窄的走廊里飞。

  每转过一个角落,他们的心都往下沉一次,他们根本没看到有阴影在地上飞速滑动。虽然知道黑晶可能已经到了地方,但是至少他还能及时赶到让市民们看到他能控制住局面……至少是以为他能。一路狂奔冲过迷宫一般的宫殿和七绕八弯的螺旋楼梯,他们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到达了目的地。

  赛蕾丝蒂娅和露娜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两只天角兽随便用了个传送术就直接到了阳台上。要不是他们俩二话不说就跑掉的话,她们本来也很乐意带上他们俩的。

  只不过,黑晶却无处可见。他们的视线扫遍了每一个角落,竖立的耳朵监听着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角也燃烧着光芒以防万一。银甲闪闪警觉地环视四周,做好了随时和那只暗影独角兽大战第二回合的准备。但是,他的对手却哪里都找不到,连根毛都没有。

  “见鬼,他到底跑哪儿去了?!”

  * * *

  一直下到了原来的牢房,又越过几堵修了一半的墙壁,我才从滑动的阴影中重新冒了出来。一开始我的确是打算去阳台的,但我立刻就意识到我根本不知道阳台在哪里,也不知道走哪条路才能去。不过幸好我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另外一个适合演讲的好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我自己造的。本来那个自由之洞只不过是我试着用来逃跑的创作,但现在它有了另一个崇高的用途。充满自信,充满骄傲,我面对着开阔的洞外世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以宏伟的声音释放出来。

  “注意啦,路过者!”我的声音低沉而洪亮,犹如雷鸣。

  这一嗓子传遍了我所目及之处,整个城市的活动一瞬间都静止了。

  “都听好啦,都看过来!我乃是水晶帝国的黑晶王!没错,就是今天早上在全城被追得四处乱跑的那个-不不,我没生气也没发火-而我满怀着骄傲与自豪,宣称,我并不邪恶!”

  下面的小马们就快要发出惊恐的尖叫了,就快要朝我指指点点了。不过还没等他们有这个机会,我就继续高声讲下去了。

  “至少,现在你们面前这只小马一点儿都不邪恶!这说起来挺复杂的。关键是,情况已经变了!你们可能会问自己,‘嘿,你不就是那个干了好多坏事的坏家伙吗?’嗯,这话说对了一半。旧的那只小马已经不在了,现在管事的是我!听好了,因为我要宣布一个重大消息!”我暂停了一下,确保每双耳朵都在听着。

  “各位小马们!我是个外太空来的外星人!” 

  谁也没有像我预期中发出惊叹声。相反,他们要么哆哆嗦嗦地往后退,要么就找什么东西挡在我和他们之间。啊,好吧,反正演出继续。

  “我没开玩笑!旧黑晶已死!新黑晶万岁!现在控制这个身体的是我,就像是操纵一个木偶一样。对你们来说这绝对是个好消息!作为来自另一个维度的外星人幽灵,控制着这个邪恶的独一无二的独角兽皇帝的身体,我向你们保证,曾为你们所熟知的暴政已经结束了!”

  唉,这什么遣词造句啊。看来公开演讲真不是我的强项,现在这一点应该很明显了。

  “但是光说结束还不够!这地方需要被治愈,因为我控制了这个曾经控制了所有居民的家伙的身体,所以由我来负起责任是最合适不过的啦。真正的黑晶让这座城市充满了恐惧和战栗,比如那边那位。”我伸出蹄子随便指了个观众。“对,就是你,那个抖得像筛糠似的还想躲起来的!别以为我看不到你,这正是我要灭绝的那种反应!我要把它给灭了!”

  在我糟糕的措辞之下,那只小马尖叫一声,撒开蹄子逃进了旁边的房子里。

  “我不仅仅是我,我不仅仅是黑晶,我乃是在黑晶身体里的我!从现在起,他的名字归我所有,他的力量归我所有,所以他的罪恶也由我来解决!我来背负起那个邪恶的王八蛋扔给我的所有烂摊子!而且我要把它们通通都解决妥当!”我笑得非常非常热诚,不过这笑声听起来也挺……像是邪恶的狂笑。“你们都听好了,各位!水晶帝国从此将会与众不同!就从此地开始,就从今日开始!”

  请记住,上面这些话都是我用这个邪恶的恶棍那种怎么听怎么黑暗的嗓音说出来的,可不是那种欢快乐观的腔调。现在我都有点习惯了这种嗓音,所以听起来已经不再像是山塌下来了。但就算如此,如果我身边站着个玩低音电吉他的,那估计你也听不出差别来。

  不过,我依然用后腿直立而起,面带激情的笑容展开了我的两条前腿,仿佛在拥抱整个世界。

  “我乃是黑晶王!而你们全都会爱我!”


thumb_up 6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三章:大驾光临的巨型假发(7)

阿这

29 天前
是彩虹啊iiiii Lv.3 幻形灵
评论 第三章:大驾光临的巨型假发(7)

韵律在照应那边吓麻了爪的囚犯时

 

看成麻瓜:ftemoji_flutterhay:

20 小时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民间推荐

    魔法师T_T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星云影盾的吃灰书架

    星云影盾

  • 好看

    Re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