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陷入了狂喜之中。若再无解药,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将会终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 现在有了Patreon账号,还请大家理性支持。

【长篇翻译】三重困局(25/62)

第十七章 竭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506 字

publish于 2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1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6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竭    Exhastion

 

暮光不知道,云宝是什么时候在自己怀中睡着的。但她一听到天马的鼾声,便小心地动身去取来云宝的枕头和毛毯,让云宝靠在墙脚睡下,为她盖好,便又去读她的书,时不时对熟睡的云宝露出微笑。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终于,从旁边一扇窗户里看去,第一缕阳光已经涂上了天空。鸟儿在歌唱,如果不是知道实情,暮光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和朋友们现在身在一片冰霜废土的中心。日出比塞雷丝缇雅控制太阳时早了一点,但现在这也不重要了。

 

更要紧的问题是,随着时间推移,暮光发现自己的双眼越来越频繁地想要合上。书页上的文字渐渐混在一起,在疲劳作用下,她越来越读不懂有些古老的文字。暮光心中控诉这不公平的命,她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就除了维持法术,什么也干不了了,而读书的事,可能连这一天都撑不过去。

 

更糟糕的是,她在书中根本还没有找到能将幻形灵赶出小马国的方法,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每次书上提到水晶帝国的魔法时,总是含糊其辞,她勉强猜测的一点内容也统统指向了完全的防御措施,不可移动,无法复制,所以根本不可能带回小马国当武器。

 

图书馆深处传来的说话声终于吸引了暮光的注意力,将云宝从睡梦中吵醒。天马眨眨眼,睁开一双带着黑眼圈的眼睛,坐直起来,不开心地哼哼一声。暮光看向她,朝她笑一笑。“睡得好吗?”她轻声问。云宝哼一声。

 

“不好。”她只说,便开始伸起翅膀和前腿。几秒 { 外加她关节传来的许多下令马心旷神怡的轻响声 } 过后,云宝站起身来,晃晃荡荡地走到暮光面前,眼睛盯着书。“有进展吗?”她问着打了个哈欠。

 

暮光抿起嘴唇,摇摇头:“没有。至少,没什么有用的进展。我找到了些线索,但一时半会儿还什么都找不出来。”

 

“哇,不是吧?”云宝挑眉瞥向那本书,“暮暮,虽然你是说过,至少十二小时,甚至得要几天,可你,差不多,算是我见过的最会读书的小马了。”她说着将视线从书页上移开,移向暮光的双眼。她看到暮光眼睛下沉重的眼袋,看到她眼眶微微泛红,眼里还有血丝,向后靠去,瑟缩了。“你...很困了。”她轻声嘀咕。

 

过了好几秒,暮光才点点头。“我是很困了。”她无精打采地说,还没说完的话全被一个哈欠塞了回去。暮光叹了口气,低头看向书,愁眉苦脸。“可你知道的,我现在一定不能睡...”她的眼睛转向自己的独角,上面正好闪过几点火星,像是迎合她的话。

 

云宝眯起眼,看着那上面仿佛热油般闪着的光,又看向暮光的眼睛。她的瞳孔不规则地时缩时放,看上去连聚焦都很艰难。“要不,你把书给别的小马读吧。”云宝轻声说,将一只前蹄放到暮光肩上,“毕竟你还要专心维持法术。”

 

暮光看上去不太开心,摇了摇头。“用不上,用不上,没关系的,”她一边反对,一边将书拉近了些,固执地盯着书页看,“我没问题的,世界上还没有书能打败我。”

 

云宝的表情散去。“这两个是什么字?”她板着脸,用蹄子指向书页上的一个字。暮光眨眨眼,不敢相信地朝云宝露出怒容。天马只又戳了戳书页,与暮光四目相对。

 

“唉,行吧,这不就是...嗯嗯...”暮光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那个字,不愿承认自己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这是...呃...麻...磨...鬼去?”听到自己的回答,暮光的脸顿时羞红了,她低下头藏起脸上的红晕,“好吧,我不认识,这是什么字?”

 

“是‘魔法’。”云宝干巴巴地说,用力摇头,“真的,你现在连这个词都不认得了,快歇歇吧。”

 

暮光气得七窍生烟,瞪着云宝。“云宝,”她努力想严肃一点,结果又打了个哈欠,把话塞了回去。偏偏是在打哈欠的时候,她喉咙里还发出尖尖的声音,脸于是更红了。她不再说些什么,轻轻地将书推到一旁,双腿环抱胸前,看向一旁撅起嘴。

 

尽管情况不好,但看到暮光脸上的表情,云宝忍不住笑起来。“少来这套,我又没说错。”她打趣道,用蹄肘碰碰暮光的肋骨。

 

暮光撅起嘴,羞耻地哼一声:“闭嘴啦...”

 

云宝又大笑几声,俯身蹭蹭暮光的肩膀和脖子:“切,才不呢,再说,我知道你喜欢我说骚话。”

 

暮光虽然气得不行,但又不得不屈服于事实的力量,同样满怀情意地蹭蹭云宝。几秒后,她从云宝身边离开,又低头看向书本,满脸写着犹疑二字:“那谁来读书呢?”

 

云宝立即将一只前蹄拍到胸口,露出大大的、自信的微笑。“我来就好啦。”她真心地说。暮光笑出猪叫,云宝困惑地看她一眼:“怎么了?”

 

暮光轻声笑着,挥挥前蹄。“没什么,没什么。”她随口应付着,准备起身。然而,还没站稳,暮光的身体便摇晃起来,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模糊不清。“我就是...就...诶...?”毫无预兆地,暮光向前跌去,倒在地上。

 

“暮?!”云宝惊叫道,立即扑到暮光身边,想看看她怎么样。她利己主义到,暮光独角上的魔法光芒闪烁摇曳着,看上去十分危险,暮光的脸也在痛苦中扭曲变形。她双眼紧闭,牙关紧咬,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哼叫与呻吟,她的腿抽动着,无规律地乱踢。图书馆的另一端,传来星光惊慌的叫声。

 

云宝不知如何是好,赶紧起身抬头:“快来救命啊!暮暮不好了!”她用尽全力大喊,用惊恐的双眼低头看向暮光。煎熬的几秒中,云宝只能站在那里,无助地看着暮光在地上抽搐,痛苦地喘息。这一刻仿佛无限延长,直到永恒,每一秒都将云宝推向崩溃的边缘。几双蹄子飞奔而来的声音,最先赶到的是星光,接着是小蝶,然后除了轻语,大家都到了。

 

星光一看见暮光的样子,惊讶地睁大眼睛。“怎么回事?!”她喝问道,跑上前来。

 

“我不知道!”云宝回答,稍稍退向一旁,脑海里灼热的那句话暂时消失不见,“她突然就倒在地上,喘不过气了!”

 

小蝶和星光赶紧救助暮光。星光检查暮光的独角,小蝶竭力减弱暮光的痛苦,她轻拍暮光的后背,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些什么。其他小马们,只能焦急而沉默地在一旁看着,不知如何是好。大约过去一分钟,谢天谢地,暮光深浅不匀的呼吸渐渐平复,她又能睁开眼睛了。小蝶将一只前蹄放在暮光后脑勺上,检查她的眼睛。“暮暮?你怎么样?”她急切地问。

 

暮光想要回答,却只发出乱七八糟的呻吟声,她想要坐起身来。小蝶偏过身,挤开星光,不让暮光起身。“不,别动,暮暮,尽量不要动。让我先检查清楚,你看上去情况很不好。”

 

“小蝶,没事儿,”暮光努力想安抚朋友的担忧,但声音的无力、独角上乱飞的火星,却对她们的紧张没有丝毫帮助。暮光又低哼一声,稳定了独角的光能,呼吸渐渐恢复正常:“我只是有点困,没事儿...”

 

苹果杰克听到这话,嗤之以鼻。“有点儿困?!”她抬高声音全不理解地问,“暮,咱不知道你想拿那种话骗谁,但你这话狗屁不通,你自己心里有数。你那叫个鬼的‘有点儿困’!”

 

“没错,我见过你犯困的样子,暮暮。”斯派克插嘴道,他走上前来,点点头,“和现在不一样。”

 

“魔力衰竭。”星光突然插嘴,走上前来,眼里锐利的光少了许多。大家都看向她,她在注目下稍稍后缩,“就是...呃...这样的,如果一只独角兽持续维持一个法术,他就会精神疲乏,就像是运动员在过长的冲刺后会疲劳一样,对吧?至于...”她与暮光四目相对,心有不安,“跌倒在地,全身抽搐,像刚才那样,证明她的魔法眼中衰竭。如果在这样下去,会有危险的。”

 

听到这话,云宝看向暮光,担忧地睁大眼睛。她的耳朵紧贴头顶,声音里多了几分颤抖。“那、那个,呃...你说的‘危险’,是什么程度的?”她犹疑不决地问,小心翼翼地往暮光的方向挪过去。

 

“情况比较好的话,她会因为魔力耗尽,昏迷几小时,然后就能醒过来——一般都是这样...但,最严重的情况...?”星光咬咬嘴唇,低下头,耳朵也垂下去,“最严重的情况,可能...致命...如果不能及时治疗。”

 

朋友们色变震恐地同时惊呼。萍琪两只前蹄飞到胸口。“啥?!那可千万不能!”她紧张地大叫,两只前蹄不安地互相摸来摸去。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吗?”瑞瑞问,听上去也带着恐惧,“如果暮光停止施法,恢复身体,黑晶王就会进来,那我们也都要完了。”

 

“如果魔力衰竭,暮光的护盾也会消失的。”索拉克斯颤抖着说,回头看向图书馆深处。“我们没办法了...”他的声音被绝望扼住了咽喉。

 

“大家...”暮光开口了,但脑袋里一阵刺痛打断了她的话,她向后缩去,缓缓地转过头看向云宝。天马看着她,惊恐地睁大眼睛。暮光小心地放慢速度,转过身直直看向云宝。小蝶顺着她的视线一起看过来,有些无力。

 

“暮...”云宝的声音低若耳语,“你...你会、会死的?”她勉强说道,突然看向星光,眼中的恐惧渐渐消散,变成怀疑,“那你呢,嗯?怎么你就没有魔力衰竭?!”她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恶意,听上去像是斥责。

 

星光的耳朵更垂下去,她向后退了几步,但也警告地眯起眼睛:“我也没好到哪里去,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让她付出代价。”

 

云宝的脸被怒火灼烧着。她竭尽全力,可就是压抑不下脑海中渐渐涌出的怒意。她威胁地朝浅紫色雌驹踏了一步,展开翅膀,露出牙齿:“那为什么不是你先?!!你昨天用魔法可比暮暮多!我在天上飞的时候,你拿魔法打过光;你和暮暮一起对付的黑晶,你和暮暮一起放的护盾法术!为什么不是你在地上受罪?!”

 

“云宝,不要...”小蝶想说。云宝吼叫一声,她赶紧缩回去。

 

星光又向后退了一步,额头上在冒汗:“护盾法术不是我、我放的,云宝!我只是借出了我的魔法,但这和亲自施法不一样!她恐慌颤抖着解释,看上去准备转身逃跑。

 

“那你就再多借一点!!”云宝尖叫,声音在图书馆中回荡,“至少受罪的就不是暮暮了!”她瞳孔放大,咬牙切齿,预备扑击似地拍了一拍翅膀,准备扑向那只雌驹。然而,她没来得及动身,眼前便出现一双深紫色的眼睛,阻止了她。她僵在原地,看着暮光的眼睛,许久。煎熬而紧迫的沉默降临在在场的所有成员身上。

 

暮光缓缓伸出一只前蹄。“云宝...不要,求求你...”她低声说,将前蹄放在云宝脸上,“别这样,别再这样了...”她尽力用安抚的声音说,向前走了一点。云宝僵硬地站着,怒火渐渐从眼中、从姿态上消失,她抬起一只前蹄,与暮光的前蹄相碰。她看向独角兽身后的星光,被恐怖的事实惊得睁大眼睛。

 

“我差点...”她勉强说完,一把推开暮光的蹄子,转身以最快速度跑进一排排书架间,把朋友们全都丢下。

 

沉默。

 

谁也不敢动。

 

过去了一秒又一秒。

 

终于,暮光将视线移向自己的蹄子,全身颤抖起来。她看向云宝离开时跑过的书柜,眼睛被泪水打湿。“等、等等,云宝!”她弱弱地喊道,想要追上去,但小蝶却上前来挡住了她。

 

“等等,暮暮,你需要休息...而且,嗯,无意冒犯,但是...我觉得,她现在看到你,反应可能不会很好...让我去找她吧。”小蝶弱弱地说,露出小小的、安慰的微笑。

 

暮光强忍着没有哭出声,只能颤抖着点点头,低声喃喃地同意,重重坐下,低下头。斯派克小心地来到她身边,从侧面抱住她,想要给她一些安慰。他看向小蝶,用哀求的眼神,无声地拜托她别让云宝有事。黄色天马换换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往图书馆的书架间去,寻找她儿时的朋友。

 

- - -注 释-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陷入了狂喜之中。若再无解药,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将会终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 现在有了Patreon账号,还请大家理性支持。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