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兆兆~欢迎扩列:3059708428

圣者之书(The Hagiography)小马国历史

【楔子】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2,741 字

publish于 23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100 人看过

chat共 6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马国历前629年的十月,坎特洛特山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银亮的雪花在当日的凌晨悄然坠落,最先发现的是天马的巡逻兵们。不出两个小时,迷蒙的初雪变成了漫天落下的鹅毛大雪,盖住了山野,平原,营帐,还有前一天战斗留下来那些慘相。凌厉的北风卷着雪花在空中舞着绝美的曲线,若这里没有在几天前变成战场,也许会有马有闲情逸致欣赏这美妙的雪景。
    在坎特洛特山西南二百里的平原上,两支军队分别占领平原的一边,在沉默中对峙着。就在数天之前,一支由一万多陆马组成的重甲部队绕过塞多湖,毫无先兆的突击了驻扎在当地的天马驻守军。寡不敌众的天马边境守备队伍死战不降,可他们甚至没能拖住陆马的龙首弩和重甲步兵前进一步。 装备精良的陆马在三天之内夺取了此片区域的控制权,并构筑了坚实的防御。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甚至消息还未抵达云中城,陆马就早早以全胜者的姿态结束了战斗。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驻扎下的第三天,前日还晴朗的天空一夜之间变得乌云密布,气温骤降继而突降暴雪。毫无准备的陆马入侵军在严寒中被冻死的数量甚至比进攻时的伤亡还要多。军队损失惨重,前军要求即刻撤退。但帝国高层并不愿意放弃战果,他们命令军队死守防线,并从内地紧急调集御寒的物资。辎重还需几天才能到达,而反应和机动极备优势的天马借此机会远距离奔袭迅速反击,夺回了平原的大片区域,一下子把战事拉回均势。于是短短几日,在这篇草地与林地交错,不足一万平方公里的平原上,纠集了双方五万多名士兵,各掌握着两片不一大小的区域,绝望等待着每一个明天的到来。
    战况的胶着让整个平原蒙上了一层比死寂还要压抑的气息,在北方的小高坡上黑压压的排列着长长一片天色战旗,猎猎的响声似乎是战场上唯一还鲜活着的声音。天马们在地面和云层上分别扎营,云层上的叫做天营,他们有着较好的视野能观察地面,但作为主武器的轻弩箭无法穿透陆马的铠甲。于是进攻的重任就落到了位于地面的陆营肩膀上。陆营配备破甲长矛,配合低空高速飞行,是最为有效的攻击方式。陆营配合天营,借助地形包围了陆马的三面(北面,西面与上面),却再也难以向前。在陆马的军营中,十几台庞大的弩车架着装满火药的箭头,瞄准着敌人的军营,就算躲得过它们,陆马们的长弓和铁剑也让天马忌惮三分。但缺少快速进攻能力的陆马们只能被动应战。
    几次激烈的交战后双方陷入了完全的胶着,平原的中间战场上还留着火药爆炸的焦黑,残翼断肢以及几台弩车的残骸,牺牲者的鲜血渗进雪地,冻成触目惊心的红色斑纹。双方干脆驻扎下来,如两头雪地里匍匐决斗的狼,喘息中带着暗吼,血红的眼睛盯着彼此的方向,却极力按捺着冲动,绝不敢因贸进而白白失去自己脆弱的优势。
    天马指挥官佩格拉在望远镜狭窄的镜筒里死死盯着几里外陆马军营上空飘散的几缕炊烟,那炊烟从林立的营帐中腾起不足一米,又倏地被时来时止的寒风吹散。透过层层雪雾,艰难的判断着对方的粮食还剩下多少。经过几分钟的估量,他沮丧的得出结论,至少现在来看,自己并没有什么后勤上的优势。但北风一天比一天冷,一天比一天烈,这样的天气对于天马的作战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本来企图靠消耗优势打胜这场战斗,现在看来却有可能因为优势而结果逆转。而同时他也意识到,对方的将领大概也在打这样的如意算盘,鏖战正好对他们的意思。
佩格拉目无焦点的盯着帐篷外的大雪,他似乎觉得,这雪势好像跟着战况的升级一起在变得越来越猛。
    “将军,元老会议的命令。要求我们十五日之内结束这场战斗。”一名传令兵卷着几片雪花飞进帐篷里,半跪在地上,讲一封牒文递到佩格拉面前。
     佩格拉没有看传令兵,只是盯着风雪,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传令兵把牒文放到案台上。
     “十五日……算他们给我面子了,用不了三天我们就会惨败。”他喃喃自语道,几步走回地图前,努力让自己的脑子转起来。可他自己也清楚,这样的做法只是在逃避无论如何也要面对的结局。
佩格拉的目光又回到了牒文上去,他最终没有拆开那个信封,但他已经默默的暗下了决心和觉悟。
    “传令,明天一早,让我们和帝国来一个了结。”

    而另一边的陆马内心的绝望比天马深得多,在层层机械的保护中,他们紧绷着每一根神经看着灰暗的天空和灰暗的丘陵,丝毫不减进攻时的备战状态。但这支军队士气已经远不如几日前的锐利,很多战士已经在岗位上连续值守了40多个小时。他们的首领,少将特雷克斯在先前的战斗中被一根长矛击穿了前肢铠甲的缝隙,矛头穿过肌肉,伤几近见骨。就算这样,忍着伤痛,他还是没有撤走,这早已经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了。
    特雷克斯的副将陪伴在他身旁,一方面担心他的伤势,另一方面也想从他的口中听出什么有效的作战方案。比起虚无缥缈的所谓希望,他更喜欢实际一点的东西,比如后勤的及时到来,比如武器的储备依然足够,比如军力上己方依然占据优势,但在这些都没有的情况下,他只能期盼指挥官的脑子,这是唯一能带领他们走向胜利,或者能带他们安然回家的希望了。
    “你看这里,这里……”特雷克斯指着地图上的两条箭头“这就是计划的路线,总攻还是要由我们发起的,中距离作战是天马的主场,我们得充分发挥我们在远程和肉搏的优势……兵力集中在战场的东北侧,迫使他们也集中进攻……分出一支侧翼,在百米之外使用龙首弩……”
    指挥官断断续续的说完,但副将已经明白看他的意思。
    “谢谢,我懂了。虽然实施起来有难度,但这貌似是最有把握的方案了。我没有异议,什么时候开始,先生?”
     特雷克斯直起身来,望了望窗外的风雪。
“明天一早……无论如何,就算以死复命,也绝不可不战而归。”
     “可士兵们还在等……”副官还未说完,特雷克斯轻轻摆了摆蹄子,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他眨了眨眼,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话被卡在了喉咙,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声轻轻的叹气。
      “抱歉……我可能没法带你们回家了……”
远隔几公里,两军首领以这样奇妙的方式达成了共识,虽然他们自己根本无从得知。但看着这一场恶战的,却另有其马。
     东北方的坎特洛特山坡上,一盏暗灯摇摇欲坠的闪烁着。风雪讲灯光和那位不速之客一起掩藏在了一片苍白之中。从山上看下去,只能看得到两片迷茫的灯光,可就从这灯光中,他看出了两军对垒的阵势,以及双方的兵力对比。
    “无论如何,这两群莽夫,他们都再也回不去他们的国家了……,但历史将记住他们的贡献。不破,无以立”
    他微微扬起头,将独角点亮,凝聚成一束蓝光直冲向天空的浓云,云中传来几声闷响,像是在回应这从地面送来的馈赠。

    “打雷了么?”一名士兵从帐篷中醒来,外面的风雪丝毫没有减弱。
    “是冬雷啊,可能预示着庇佑呢,快睡吧”另一名士兵说“明天……就要结束了……”

-StarShadow  独角兽 #1
回复 【楔子】

更了!兆兆更新了!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2
回复 【楔子】

兆兆更新了!

Chela  幻形灵 #3
回复 【楔子】

来啦!

现实之主  独角兽 #4
回复 【楔子】

更新!

FROST1997  天马 #5
回复 【楔子】

战术马克!

和诣秩序  陆马 #6
回复 【楔子】

看来这是一部伟大的战争史——鄙马文笔极差,只能写一些简要罢了……而且我闭口不提战争,是因为我没有办法去描写那史诗般的场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兆兆  独角兽

这里兆兆~欢迎扩列:3059708428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