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背叛之翼

第十四章:各自的决定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3,446 字

publish于 25 天前 发表

pageview共 71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这里是哪里?

 

我迈步在一座城堡里,这座城堡很大,也很整洁,我却看不到一匹小马。我确定这不是中心城的皇宫,可是这座城堡我却很有印象,这到底是哪里?

 

我来到了正殿,塞拉斯蒂亚就站在正殿中央,她神情严峻,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身后,仿佛是面对着巨大的问题一样。我赶忙转过头一看,只见露娜正站在台阶上面的王座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并且让小马诧异的是,露娜她竟然就在我们变成了梦魇之月。

 

看到这种情景,我大为震惊,我不知道露娜为什么还会变回梦魇之月,我急得大喊:“露娜,你为什么还要变成梦魇之月?这样的话我们只能再次将你封印在月亮之上。”

 

等等?这个情形我怎么好像见过?啊!我想起来了,这是一千年的映像,这是一段与我无关的历史,事情发展也完全一样。一开始,塞拉斯蒂亚公主不想与露娜公主有冲突,一直躲避着露娜公主的攻击,直到最后,塞拉斯蒂亚公主才拿出了谐律元素。

 

“暮光!快来使用谐律元素!”

 

“我?”既然是塞拉斯蒂亚公主说到,我来不及多想,也就飞到了她的旁边,和她一起使用谐律元素,将梦魇之月封印到了月亮上面。

 

“做得好,暮光!”

 

听到了公主的夸赞,我很高兴,看着公主的笑容,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心寒。

 

我很担心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暮光!暮光!”

 

“哇!”

 

不知道在哪里“蹦”出来的朋友们吓了我一跳!当我知道她们七嘴八舌地夸赞着我又解决了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心里很高兴,心里的一块大石就这样放下了。

 

我和朋友们一起,离开城堡返回小马镇。我们一进入了小马镇,发现了我们的小马们都跑过来,恭喜我们又解决了小马国的一大问题。他们称呼我为公主,他们围绕着我,与我保持着一个身位左右的距离,但却与我的朋友们簇绒在一起,我心里感觉到,步行的距离就是心灵的距离,我已经不如我的朋友们那样亲近别的小马了。

 

“暮光!”

 

这个声音不是月影的吗?果然,我看到了月影从马群中走了出来,他跪在我面前向我致谢,我知道,他是在感谢我带给了他友谊的魔法。我待他足够表达自己的敬意之后,我就亲自扶他起来,我们聊了一会友谊的心得之后,他的朋友末影眼来找他,便和末影眼一起离开了。

 

看着这黑色独角兽离去的背影,我突然间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我想呼喊,但我觉得自己的嘴吧还是被赌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月影他淡出了我的视线,我才无奈地将视线转回我朋友的那边。可是,看到朋友们与小马那么亲近,我忽然觉得自己离朋友们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暮光,该起床了!”

 

听到了斯派克的声音之后,我从醒了过来。

 

是梦吗?

 

我来到了阳台,小马镇开阔的环境与新鲜的空气缓解了刚才梦境给我的压抑。我为什么会做那个梦?我在担心些什么?

 

昨天晚上月影的那一跪,对我的冲击很大,这是一匹小马发自内心地对我、以及对友谊魔法的敬重,能有小马会这么深爱着友谊的魔力,这不正是说明友谊魔法的无穷魅力吗?

 

我很喜欢友谊的魔法,我真的很想去研究这种魔法的神奇魅力。

 

在那以后,我扶起了月影,我们一边回去一边继续聊。月影告诉我,我现在对他们打击最大的就是信心与热情——继续留下来坚持支持我的热情,与对友谊魔力的信心。

 

在我们就要回到了小马镇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还在纠缠在一起的银甲闪闪和末影眼。一切跟月影猜的一样,银甲闪闪并不想理会末影眼,末影眼就利用这一点,只要银甲闪闪想追我们,他就上前骚扰,如果银甲闪闪一旦要全力对付他,他马上就跑,搞得银甲闪闪两边都顾不上。不过对手是银甲闪闪,就算是末影眼的身手也是够呛的了,他们一直互相纠缠到晚上,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早就气喘吁吁了。他们俩都很熟悉对方的行动模式,他们早就认识了的?幸亏这时候有卫兵来报告说塞拉斯蒂亚公主要召回银甲,不然不知道他们还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银甲闪闪走后,月影也向我告辞,带着那个疲惫得连玩笑都开不了末影眼离开了。我很感谢末影眼,如果不是他拖住我哥哥,我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也不知道友谊魔力的真相。

 

月影离开后,紧接着,我的朋友们也赶到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她们也是和月影一起在找我。我向朋友们道歉,让她们担心了,在回到城堡之后,就将我们在无尽之森里发生的一切告诉我的朋友们,从那时候,我看到我的朋友们就开始担心了。我的朋友们会抛弃我?不,这不是我担心的事。我最担心的是我的朋友们还可以传播友谊的魔法,可是我呢?我不能!失去了友谊魔力的我最终会被“抛弃”而被边缘化最终退居幕后吗?

 

这个时候,斯派克走了过来,他对着我笑着说:“哈哈,暮光,你不好好整理一下鬃毛,被别的小马看了,又会成为小马国的话题了。

 

如果是以前,听到这话我会很高兴,但是现在,我就笑不出来了。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回答斯派克的话,还是在自言自语地说:“身为友谊公主的我,现在只有靠发型来吸引大家注意,这不是很可悲的事情吗?”

 

斯派克并不清楚我发生的事,他听了只是哈哈一笑,说我想得太多了,同时也要我快点梳洗,吃完早饭之后就要去中心城了,因为瑞瑞与“金丝雀”之间是不是要合作就看那明天的了,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当然要在场。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月影出了事,我和朋友们其她朋友们也不会赶回小马镇。既然现在月影没事了,那我们就决定会中心城去见证瑞瑞的历史性时刻。

 

所以,我也要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月影他和我分享他对友谊魔力的心得也不是想我一直消沉下去。友谊的魔力是神奇的,如果我真喜欢友谊的魔力,我更应该让是想着如何让友谊的魔力再现,而不是一直在这里消沉。

 

没错,月影向我致敬的时候,他明明是处于失去友谊的魔力的痛苦中,但那个时候的他却一点都不难过,他是真心对认识友谊的魔力而高兴。友谊的魔力能让一个深处痛苦中的小马还充满着如此的感激之情,这不正是友谊魔力的神奇所在吗?如果友谊的魔力真的重现,那它所能带来的神奇肯定不是不止月影的表现,那种让小马们走向光明神奇的魔力,光想都另小马感到叹为观止!

 

我发觉自己有一股恨不得马上再现友谊魔力的冲动,当我幻想着自己在探索友谊魔力时,我的内心的彭拜不已,我真的无法形容自己有多么的激动。在这一刻,我根本无暇去为自己失去友谊魔力而感到可惜,因为我真的很喜欢那样的友谊魔力。

 

我想让它再现!

 

昨晚的月影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不但振作了起来,而且心情也瞬间好了许多。不久,我和朋友又一次坐在通往中心城的火车上,我、小蝶、云宝、萍琪还有斯派克都坐在了一起,苹果杰克之所以没跟我们一起是因为我们在中心城的火车站又与月影不期而遇。基于月影朋友斯特拉那脆弱的内心,月影依旧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前往中心城,苹果杰克觉得月影一匹小马很可怜,并且她也想看看斯特拉的现状,就决定和月影一起乘坐下一趟通过中心城的火车。

 

在通往中心城的过程中,我们自然不会一言不发地傻坐着,我们自然会讨论着各种事情——昨天的事情,还有苹果杰克与月影的事情。当提起他们俩的时候,我突然间想起,月影似乎跟云宝间的互动要更多一点,但云宝当时完全没有留下来这个意思,我就问云宝:“云宝,为什么你不留下和月影一起去?”

 

云宝听了,将两个蹄子托到脑后,同时将身子往后倚在椅背上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去中心城吗?他是成马了,他能自己照顾自己,为什么要我留下来陪他?”

 

云宝话音刚落,小蝶就在一旁轻声地说:“大概是月影昨天说过他喜欢云宝吧。”

 

小蝶这么一说,云宝就不淡定了,她马上慌慌张张地对小蝶说:“小蝶,你胡……胡说些什么,月影他……月影他当时不过是……说说……说说而已。”

 

月影真的这么说过?我很好奇,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云宝听我在问,也马上抢着回答,虽然也很不镇定,但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清楚了。我听了之后也明白了,月影是照情况分析,并没有真的是说要去喜欢云宝。

 

在说完事情之后,云宝也冷静下去了,她又再次靠着椅背说:“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他说过不希望我加入闪电天马,这可是我的梦想来的。”

 

“他不喜欢你加入闪电天马,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他更喜欢在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我,明明他自己就有恐高症。”云宝说起月影的恐高症,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她才继续说,“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他铁定会要求我不要加入闪电天马,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

 

月影要求云宝不要加入闪电天马?我一听这个,马上想起了一件事,就在云宝说完的同时,我马上下意识地站起来说:“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我的朋友们被我的行为给搞糊涂了。我连忙向朋友们解释说:“我一直觉得月影好像没有说些什么话,那就是他从来没说过任何要我舍弃公主的话,甚至连可能让我想到这个话题他都没有说过!”

 

朋友们一听,也纷纷回想起月影的行为,发现他确实没有这么做过。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大家众说纷纭,但也说不出所以言,也就不继续这个话题了。我到觉得可能这也跟他这么做无法让我取回友谊魔力有关吧。

 

“说起不加入闪电天马,我确实有一次想舍弃加入闪电天马。”云宝抱着脑袋,自言自语地说。

 

我们听了都大吃一惊:“真的?”

 

看到我们的反应之后云宝哈哈大笑说:“这事你们都是亲身经历过了,怎么都忘了?就是这是那次我参加闪电天马时候的事啊!”

 

云宝一提,我们都想起了,那次云宝确实选择了退出,只是当时飞火觉得云宝的想法是正确的,所以挽留了云宝,所以云宝才没有真正退出。

 

话说回来,云宝之前主动选择过退出闪电天马,但当她面对着闪电天马的转型时她却痛不欲生,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问云宝,云宝想了想说:“我是做梦也想着加入闪电天马,我也很乐意接受挑战超越自己,但这也不代表我愿意为这些而不顾其他小马的安危。虽然我会觉得可惜,但是我更愿意选择我的朋友。至于这次……”云宝说到这里,也忍不住停顿了一下,虽然闪电天马转型最终证实只是一场误会,但这件事也确实让她当时相当难过,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能完全当没发生过。过了一小会,云宝才继续说:“我有种觉得自己理想破裂的感觉吧。”

 

“也就是说,你是因为对闪电天马失望而离开,因为闪电天马的改变而心痛对吧。”

 

同样的话让不同的小马的听到之后会有不同的反应,萍琪在听到云宝的对话就注意到的是另外一方面,她一边欢呼着,一边跳跃着,就像往常的萍琪一样,她抱着云宝说:“喔,我记得,我记得,云宝你当时还救了我们,你为了我们舍弃闪电天马的集训,一定也会为了月影而放弃加入闪电天马的吧。”

 

萍琪似乎把月影说喜欢云宝的事情当真了……不,或许萍琪根本没有当真不当真的想法,她只是把自己想到的东西说出来。

 

云宝自然知道这句话背后可能的含义,她一把推开萍琪,慌慌张张地对萍琪说:“萍……萍……萍……萍琪,你在说什么啊!我跟月影没有关系,我没必要为他放弃加入闪电天马。”

 

另外一边的小蝶听了萍琪的话,也忍不住顺着这个思路幻想起来:“云宝为了月影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这是多浪漫的事情啊!”

 

“小蝶,怎么连你也……”

 

听到小蝶这么说,我也忍不住想像着那个情景,同时看着云宝狼狈的样子,我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连暮光你也这样!”云宝被我们一起取笑,有些不高兴了,我们连忙向云宝道歉,但是我们实在忍不住。就这样,在我们的欢笑声与云宝的抗议声之下,火车停在了中心城的火车站,而瑞瑞早就在那里等待我们了。

 

“朋友们,你们来了啊!”

 

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发觉到瑞瑞的精神不太好,难道是说瑞瑞的合作告吹了?!我们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

 

“不!金丝雀非常乐意我的加盟,他们都在等待我的作出最终决定。”

 

瑞瑞显得有些疲惫,说话也不是那么有力度,看样子是因为她有些劳累过度吧。既然是合作顺利,那我们就都放下心来。派对动物萍琪自然是打算举行一下小型派对为瑞瑞恢复活力,而小蝶则建议瑞瑞好好休息。

 

派对放松也是个好主意,反正萍琪不会介意在瑞瑞决定和加盟“金丝雀”之后再开一个盛大的派对。我就让朋友们先去做准备,自己就打算和瑞瑞去咖啡厅休息一下。

 

萍琪不用说,一定听到我赞成这个意见之后马上就出发了,小蝶也决定去帮忙,但云宝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有些好奇,就问云宝:“你不打算去帮忙。”

 

云宝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我问:“咖啡厅是月影常去的那间吗?小蝶和萍琪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是在支开我们吧。你不会没事带瑞瑞去那里的。”看云宝那得意的样子,仿佛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小马一样。没多久,她突然间脸色一沉,一下子冲到我面前质问我:“暮光,你为什么不对我们说清楚,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朋友。”

 

我看了一眼瑞瑞,然后再向云宝解释:“瑞瑞可能是有一些烦恼,我是怕她因为大家都在所以不想说出来,而且小马太多的话,也不容易让瑞瑞放松吧。”

 

云宝算是知道原因了,但她却不肯就这样离开,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还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担心她。好吧,云宝虽然爱恶作剧,但也是一个关心朋友的小马,她还不至于这样不分场合。没办法,我就唯有和云宝一起和瑞瑞一起去那间咖啡厅了。

 

“咖啡来了,姑娘们,请慢慢享用。”老板娘在给我们端来咖啡以后,看了看我们,似乎知道了我们要谈什么,也不跟我们详聊,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有什么心事吗,瑞瑞?”

 

瑞瑞不同地搅动杯子里的咖啡,过了好一会才说:“这一段时间里,我跟‘金丝雀’的成员们一起合作,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只是……”

 

“只是什么?”

 

瑞瑞叹了一口气说:“我的作品会经常要修改。”

 

云宝一听,马上嗖的一声站起来的声问:“什么!你的作品会被修改?”云宝的反应有些夸张了。

 

我也问瑞瑞:“你的作品会被修改,这是怎么一回事?会被修改很多吗?”

 

“如果我的作品会被大幅度修改,那我就完全不会考虑合作,可是他们总是以‘公司理念’或者‘未来流行的风向’这种名义让我修改一点,并不是很大幅度。”

 

“如果是一点点的话,那就不用介意了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云宝听了双蹄交叉抱胸,不以为意。我是不懂时装设计,所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可以知道一点,如果这事真的是不值一提的话,瑞瑞就不会因此闷闷不乐了。要知道,加入“金丝雀”那是她这是通往自己梦想的高速路上。

 

“那你是在怎么想呢?”

 

瑞瑞停止了搅拌咖啡,又沉思了一会说:“虽然说一点点不是很多,但连续几次之后我就有一种这不是我设计的服装的感觉。”瑞瑞全程没有抬起头,看来这一点点的修改绝不是一点点的小问题。

 

我正在想着该怎么安慰瑞瑞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从我的斜对面位置传来了老板娘声音:“先生,你的白开水。”

 

白开水?一般不会有小马喜欢喝白开水吧,难道是月影?!我连忙向着那个座位上看过去,只见那匹小马穿得很紧,头上也带着帽子,似乎不想让别的小马认出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月影?月影的话为了避免在中心城碰到我哥哥,他应该有化妆的理由。想到这里,我从座位上起来,走过去想看个究竟,可是我发现那匹小马的毛色不对,才发现自己认错了。

 

“噢!这不是丹尼斯吗?!”瑞瑞在我的身后惊叫了起来。那匹小马看到瑞瑞之后,也很客气地向瑞瑞打招呼说:“这不是瑞瑞小姐吗?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间咖啡厅啊!”

 

瑞瑞跟他认识?很快,瑞瑞就向我解释说:“这位丹尼斯也是‘金丝雀’里的时装设计师,他在时装界的知名度非常高!”

 

这位名叫丹尼斯的时装设计师很谦虚地说:“我可不比上瑞瑞小姐,既会自己画设计图,又或自己亲手做自己设计的衣服,我可是什么都做不到。”

 

云宝听了,有些急性子的她一下子就冲过来问:“咦?不会画设计图,不会做衣服也能做时装设计师吗?”

 

“当然可以。”时装设计师不会画设计图又不会做衣服这对于我们来说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在瑞瑞眼中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虽然说画设计图和自己能做衣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技巧,但时装设计师最重要的是创意,只要能把自己的创意做出来,设计图与做衣服可以让制衣工来做,没必要让设计师亲蹄去做。”

 

不会画设计图又不会做衣服也能成为知名时装设计师,那眼前的这匹小马一定是在时装界有特出的才能。

 

“瑞瑞小姐,这是你的朋友吗……这不是公主吗?我真是太失礼了。”大师丹尼斯马上站了起来向我行礼,我连忙制止他,说不用行礼。大师丹尼斯听了我的话之后,他向周围看了一圈,大概也认为我不想吸引其他小马注意,他也就不再坚持,很绅士地请我们坐下。

 

大师丹尼斯见我们都坐了下来,然后他自己也坐在我们对面,半开玩笑地说:“今天我真是幸运,竟然有幸能碰见三位年龄貌美的小姐,而且其中还有一位是公主。公主也对时装很感兴趣吗?”

 

这个问题真是让我十分尴尬,我还记得瑞瑞送我们时装的时候我给瑞瑞提的那些意见,那个才是……不提了。我很不好意思地对大师丹尼斯说:“那个,我听到大师你说要白开水,我以为是我的朋友来了。”

 

这个理由感觉很没说服力,但是大师丹尼斯听了我的话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说:“你的朋友是不是一匹名叫月影的黑色独角兽?”

 

“大师你认识他?”月影他会连时装设计师都认识,他这么出名的吗?我倒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我觉得他不是一匹接触很多小马的小马。

 

“认识倒不算认识,不过我们在这里见过面,大概他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只当我是一般的小马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丹尼斯见我们对这件事都很感兴趣,他就说开始说起了他是怎么与月影相遇的:“有一次,他来到这间咖啡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着心事。当时咖啡厅的顾客太多,没有空位置,而我的对面又是空的,所以他就坐到了我的对面。我当时没有留意,但当我听到老板娘给这匹小马送来的饮料竟然是白开水的时候,我很惊讶地抬起头来,想看到底是什么小马会点这种东西。我一抬头,就与这匹小马眼神相遇,我觉得这只独角兽的眼神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一样。”

 

“就这样你们就聊上了?”我好奇地问。

 

丹尼斯尴尬地笑了笑说:“我们由此至终,一个字都没说。”

 

我们听了都非常惊讶,忍不住异口同声地说:“一个字都没说?”

 

丹尼斯点点头:“一个字都没说。这事想起来也很神奇,我们之间虽然一个字都没说,但我们光靠眼神与表情就像在深入探讨一样。事后想来,他应该从坐在位置上就已经在观察我,知道我大致心事的内容,才促成了这次神奇的经历。”

 

观察小马确实是月影的习惯,月影也说了他常来这间咖啡厅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观察小马。

 

“那你们之后怎么了?”瑞瑞问。

 

丹尼斯微微地深呼吸了一下说:“我们并没有这样一直用眼神交流下去,当咖啡厅的其他桌子有空位之后,他就选择了换座位。他在路过我旁边的时候,停了一下,本来想对我说些什么,但可能因为我们根本就不认识,连话都没说一句,觉得不应该把那句话说出来,他无奈地笑了一下就离开了。虽然他没把那句话说出来,但从他那时候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话了。”

 

“什么话?”我们都很好奇。

 

丹尼斯没有马上回答,他先是看带着清澈的眼神,来回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他才闭上眼说:“有些事情,在你的心中不是早有答案了吗?”

 

“哈,这是什么意思?”云宝并没有听明白。

 

丹尼斯笑了笑对云宝说:“我当时在烦恼着的一件事,其实我自己早就已经有了想法,但还是一直在那里烦恼。他当时的那个笑容提醒了我,我原本也是不喝白开水,也正是那次经历,我才会不时来点白开水,为的就是想起那句话。”

 

说了这一大堆话之后,丹尼斯仿佛一切都放松了,他一边回想过去,一边说:“在那之后,我在这里也见过他几次,不过他好像把我完全给忘记了,大概我只是他在观察的众多小马中的一匹无名小马吧。”

 

我有些好奇,既然这名时装设计大师对月影的印象这么深刻,而且又有好几次碰见月影,难度就没有认识的打算吗?想到这里,我就问:“大师,你既然见过月影这么多次,你们就没有认识的打算吗?”

 

“就算认识他们之间也没话题吧。”老板娘给我们端来了新的咖啡,在听到我们的对话之后,也加入我们的对话当中。

 

“为什么?”

 

“因为月影这匹小马不懂欣赏时装,对他而言服装以实用为主,一切装饰对他没意义。而丹尼斯对时装设计有极大的热情,他们在一起也是没话题可说的。”

 

老板娘给我们留下温柔的微笑之后,又去招呼其他顾客了。

 

大概告诉丹尼斯月影名字的就是老板娘吧。刚才老板娘的那句话给我透露了更多的信息,如果丹尼斯只是想找个朋友,那月影懂不懂时装没有关系。月影不懂时装就没有意义,那就是说明丹尼斯想找一个懂时装的小马来交谈。而且,丹尼斯刚才也说了,他和白开水就是为了想起之前月影想对他说的话,这么说丹尼斯的问题其实一直都没有解决吗?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丹尼斯大师,我看见你还在点白开水,那是不是说你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吗?我们这里瑞瑞是懂时装的,说不定她也能给你些参考。”

 

丹尼斯很诧异,他长开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开口,之后就突然间笑了起来说:“没想到公主你也发现了。”

 

知道丹尼斯有心事,瑞瑞也很想能为这名在行业内让她尊敬的小马做一点事:“丹尼斯先生,你真的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丹尼斯没有说话,这个话题确实触动了他的心事,他沉默犹豫了好一会,才下定了决心,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说:“你也知道,我既不会画涉及图,也不会做衣服,在我还是年轻的时候,既没有名气,又没有赏识的小马,想走时装设计这条路可真是困难重重。是‘金丝雀’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成为时装界的知名小马,也圆了我当时装设计师的梦想。”

 

“但你说起来一点都不高兴啊!”云宝也是有那句说那句。

 

丹尼斯看着云宝,对她笑了笑,肯定云宝刚才说的话,然后他又将视线移到瑞瑞身上。

 

“没有‘金丝雀’,也就没有今天的我,说实在的,也许我不该抱怨那么多,毕竟作为一家公司,他们既要赚钱,也要保持声誉。”丹尼斯说到这里,不经意间又看了瑞瑞一眼。

 

这一回我察觉到了,丹尼斯他的视线虽然是在瑞瑞的身上,但他似乎并不是在看瑞瑞的外表,而看的是境遇,因为他们都在‘金丝雀’工作过。会不会丹尼斯在跟瑞瑞有一样的烦恼?

 

我尝试着问:“丹尼斯大师,是不是你的设计也被要求修改。”

 

丹尼斯苦笑着点点头,他告诉我们说,他自己当年并没有选择的余地,虽然说自己的设计会被要求修改,但作为一个公司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要求的修改不会太多,总体上还是按照自己的设计风格。我当时就想,为了这么一点坚持而失去这难得机会实在太不值得,所以我接受了‘金丝雀’的建议,也走到了今天的辉煌。可是到了最近,每当我回想起被其他小马称之为“辉煌”的设计时,总觉得是那么熟悉而又那么陌生,心里总有那么一股不完美的失落。虽然它们都是我设计的,但它们又不属于我的作品。”

 

“这么一点修改就真的是那么重要吗?”一开始瑞瑞是对时装修改很犹豫的时候,云宝显得不以为意,现在连丹尼斯都是这么想,云宝也开始怀疑了。

 

云宝的这么一句话就透露了她不懂时装,丹尼斯只好微笑着向她点头说代替说是。接着他又长叹一声,然后继续说:“我最近都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还要继续坚持。”

 

丹尼斯的意思是,他是继续为自己的作品被修改而闷闷不乐,还是随大流,不再管自己的创作是不是被修改,总之能赚钱就可以了。云宝听了这话,马上就站起来说:“当然还是要继续坚持,坚持自己坚持的东西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云宝是很热血,但是云宝连丹尼斯为什么而要坚持,坚持的原因都不知道,就空口地说“坚持”这种话,这样一点分量都没有,这是无法从心底上说服不了丹尼斯的。

 

但瑞瑞不同,她跟丹尼斯既同是时装设计师,又有着同样的烦恼,所以她对丹尼斯的苦恼是感同身受。瑞瑞一下子变得有些激动,她也站了起来说:“丹尼斯先生,虽然我们合作的时间并不长,但在我的创作的过程中,您的指导给我的帮助很大,让我见识到什么才是一位伟大的时装设计师,以及时装设计师的理想。我知道,丹尼斯先生你的心中,一直构想着一套要让全国小马都惊叹的时装,我也相信,丹尼斯先生一定会让这套服装展现给所有小马国的小马,是吗?!”

 

“哈哈哈!”丹尼斯听了哈哈大笑,“没错,是啊!能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最高成就作品让小马们都推崇,这是一个时装设计师的愿望,这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放弃。其实,我确实早就该有了答案,但是,我一直担心自己做不做得到,有没有时间去做。瑞瑞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这番话,我还真的没有勇气去支持自己的观点。”丹尼斯看了看自己的蹄表,起身表示要告辞了。他叫来老板娘,并且坚持要帮我们结账。最后,我还有一个疑问:“丹尼斯大师,如果你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被修改,你为什么不辞职呢?”

 

丹尼斯把自己的帽子戴好,搂紧了自己的衣服说:“以前我是有合约在身,不能轻易辞职。虽然说我现在可以辞职,但我已经老了,我的设计生涯也差不多了,就算是辞职我也无力自己开办一个设计公司。金丝雀也开始努力寻找能代替我的年轻的优秀设计师,瑞瑞小姐就是其中的一位,未来的小马时装设计就看你们的了。”

 

丹尼斯说完,再次感谢了我们之后,迈步离开了咖啡厅。

 

“这位大叔还行吗?”云宝看着丹尼斯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

 

瑞瑞刚好相反,她十分相信丹尼斯,她说:“你不用担心丹尼斯先生,他会有办法,让属于真正的自己作品展现在大家面前的。”

 

没错,在丹尼斯先生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神也比一开始要坚定了很多,瑞瑞的那翻说话确实也给了他很大信心。另一方面,但丹尼斯这件事似乎让瑞瑞也有所收获,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聊了一会之后,我们也告辞了老板娘,离开了咖啡厅。

 

离开了咖啡厅之后不久,我突然间听到了有小马叫住我:“公主!”

 

这是一男一女同时传来的声音,我们都停下了脚步,顺着声音传来的一看,云宝眼尖,一下就认出了对方,她马上就勃然大怒:“你不就是上次风精村的那个商人吗?你还来找我们干嘛?!”

 

叫住我的正是当日在风精村的那名商人,而在他身边的就是那天也说跟他分手的女朋友,难道他们之间和好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瑞瑞不知道风精村的事情,我就简单地向她解释了一下经过。

 

那名商人并没有因为云宝的生气也跟着顶撞起来,他反而很客气地向着我行礼说:“公主,我是来向你道谢的。”

 

“向我道谢?”我一想,他应该是指他的女朋友的事情吧。

 

商人点点头说:“那天公主对我说的话,我认真想过之后,发现我真的是错了。突然间富裕起来让我忘乎所以,我甚至忘记了怎么去对待身边的小马。”商人说到这里,看了看自己的女朋友,然后又对我说,“所以我决定,舍弃现在的一切商场所得,和她重新开始。”

 

“舍弃现在的一切成就?”这让我大感意外,就连她女朋友也说他不用做到这种地步。但商人不同意,他说他这是对自己惩罚,让自己记住这个教训。他说:“公主,其实我之前做的事是相当危险的,尽管公主你宽宏大量,不会计较我做过的事,但是随意跟别的有头有脸的小马作对这是很危险的事情。这次我遇到的是公主,下次遇到的小马他就未必那么好心,要是遇到狠角色,只怕我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这么做也为了让我能够记住这个教训。不过公主,我舍弃的虽然是商业上的一切,但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我有的是经验,还有的是我知道自己该在乎些什么。”商人说到这里,看了看她的女朋友,她的女朋友也满脸绯红,在我们面前秀了一会恩爱,再次向我感谢了之后,也选择离开了。

 

在离开之前,那名商人说:“公主,下次再见面时,我一定是一名更优秀的商人。”他是决心和女朋友一起,在商业上从零开始,一起开拓属于自己的成就。

 

“他们是在干嘛!”云宝并不是很在乎他们。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不过他们能有决心就好了。不过瑞瑞好像受到了些刺激,她停下来不走了。

 

“怎么了,瑞瑞。”

 

“我只是觉得刚才那匹小马很有勇气,他敢于舍弃自己已经取得的成就重新开始。”

 

“那是因为他想找回自己女朋友吧。”

 

“不!”瑞瑞摇了摇头,“虽然她女朋友确实是一个原因,但我觉得这不是他放弃的根本理由。”

 

“那你认为他舍弃自己成就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为是他觉得自己走的路走错了,他用舍弃自己的成就来表明自己的意志,他要重新开始。”

 

那名商人刚才确实是重点说过类似的话,我当时都没怎么留心,而瑞瑞似乎特别重视这一点,她沉默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说:“我打算放弃加入‘金丝雀’。”

 

虽然说经过了丹尼斯这件事之后,我早就有心理准备瑞瑞会做出类似的决定,不过这个时候瑞瑞说出来我也还是有些惊讶。云宝自然也就不用说了,她听了瑞瑞这么说之后,马上就问:“瑞瑞,你不是想成为出色的时装设计师吗?”我也对瑞瑞说:“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瑞瑞摇摇头,她脸色那和悦的笑容告诉我们这不是她一时间心血来潮的决定:“确实,我一开始也有着类似丹尼斯先生的考虑,究竟是选择舍弃一些坚持而达成自己的目标,还是继续自己的坚持而舍弃这个机会。但是,如果舍弃了自己的坚持那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理想,如果舍弃了我自己的创意,那衣服还能算是我自己真正的作品吗?其实我也是跟丹尼斯先生一样,我也是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如果不是刚才那位先生那么有勇气去选择自己的道路,也许我也还不能做出自己的决定呢。”

 

瑞瑞说到这里,知道我们还在担心她,她微笑着挥动着蹄子说:“朋友们,不用担心我,我跟当年的丹尼斯先生和刚才那位先生不一样,我不是从零开始,我只不过是重新走上自己的路。虽然这条路会长一些曲折一些,但那是属于我自己的路。”

 

既然瑞瑞都下定了决心,也想得那么清楚,我们做朋友也自然是支持她的决定。我们回到住处之后,小蝶听了瑞瑞的话,有些吃惊,不过她也是选择支持瑞瑞的决定,至于萍琪……她干脆就说开一个“不加入金丝雀”的派对。

 

不一会,苹果杰克也回来了,我们也把瑞瑞的决定告诉她,她也欣然支持。我看到月影没有跟着苹果杰克,就问:“苹果杰克,月影呢?”我不曾想到,我这么一问,苹果杰克的脸色就拉下来了。

 

看到苹果杰克这个表情,我马上担心起来,问:“月影他怎么了?”

 

苹果杰克叹了一口气说:“月影他没什么事,让他独自静一静就好。”但只有这么一句话又怎么可能打消大家的疑虑?在大家的追问之下,苹果杰克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月影的朋友斯特拉因为无法承受暮光变成公主所带来的压力,他决定离开小马国,以后也不再接触有关你的事情了,月影他现在应该在送他最后一程吧。”

 

云宝一听就不高兴了。她天生性格不服输,对于月影不留住朋友的做法也产生不满,她质问一直与月影一起的苹果杰克“他的朋友要走,那为什么月影他想办法挽留他?!”

 

“因为做不到。”

 

“为什么做不到?他朋友是因为承受不了暮光变成天角兽才决定离开的,难道月影他就不能鼓励他朋友去面对这个状况吗?”

 

云宝的态度让苹果杰克也生气了,她也反过来质问云宝:“你怎么知道月影没做过?月影他一直都在做!你真以为月影不想挽留斯特拉吗?但是谁对斯特拉的生命负责!”

 

我知道月影不挽留斯特拉的原因。因为斯特拉有重度抑郁,让斯特拉留在这里,整天面对着我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难免有一天想不开。月影他既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也不住在中心城,他无法保证在斯特拉需要他的时候在身边,所以月影他才会想:也许,让他离开我这个抑郁源也好。

 

我走到两匹小马身边对云宝说:“云宝,朋友的离开最伤心的是月影,如果还真有希望他一定会挽留,所以你应该要体谅他。”

 

云宝听了低下头,没再说话。我转过头来又问苹果杰克:“难道月影他知道了友谊魔力的真实也没用吗?”

 

苹果杰克摇摇头:“其实,月影一开始确实是满怀希望,希望这个事实的真相可以可以帮助斯特拉重拾信心,但都还是失败了。”

 

我也没有话说了,我可以想象得到的是,月影在说出友谊魔力的事实时,斯特拉却没有再继续坚持的动力与信念。小蝶很关心月影的情况,问苹果杰克说:“月影先生真的没事吗?”

 

苹果杰克点点头说:“不会有问题,只是理由听起来让小马不太舒服。”

 

“什么理由?”

 

“习惯了……”

 

这三个字看似很潇洒,但实质无比沉重,萍琪看不过眼,她也扳着脸,不停地在我们之间移动:“我们不是要给瑞瑞开派对的吗?你们怎么一个一个哭丧着脸,开派对就得高兴起来嘛。”

 

这匹粉红色的派对动物使出各种手段,让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苹果杰克走过来对我说:“在送斯特拉去火车站之前,月影他自言自语地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

 

“什么话?”

 

苹果杰克开始模仿着月影的说话与语气:“明明是深爱着,却只能选择痛苦地离开!”

 

我听出来了,这是月影的感叹,他这话并不是指斯特拉一个,还有着那些已经离开的朋友,又或者未来会离开的朋友,也有可能他自己也是其中一个。我这双翅膀让我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云宝黛茜为了朋友,可以选择放弃闪电天马。

 

瑞瑞为了现实真正属于自己的创作,舍弃加入“金丝雀”这条成为知名设计师的捷径。

 

她们都能做出舍弃通向自己理想的路,为什么我就不能舍弃公主,舍弃天角兽?仅仅是因为公主更金贵吗?!

 

我也是时候做个决定了,我要舍弃公主的身份,我要做回独角兽暮光!

 

我要走回属于自己的路。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Como  陆马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