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威廉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威廉在此!

【长篇】辐射小马国—废土进行曲

三十五章:风暴前夕(上)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4,624 字

event 于 2019-06-23 发表

visibility 共 132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夜骐?”泰纳罗斯•凡格,旧荣邦女王,重复着这个词,仿佛从未听说过一样。

“没错,陛下,”我在大理石台阶下如实相告,“根据我的调查,城中所谓的食马族作乱并不存在,只是有一群夜骐组成的某种组织在执行暗杀活动,且目标主要集中在旧荣邦的贵族阶级。”

曙光的小队负责过的研究,博士的只言片语都是我得出结论的强有力佐证,食马这个野蛮而血腥的陋习只在掠夺者,土匪之流中泛滥,这种病症是该死的废土又一伟大杰作,不过眼下那个夜骐俘虏没有表现出对血肉不可遏制的渴望。

“这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女王沉吟着,我们一直以来都在与不存在的敌人周旋,目标完全搞错了。”

她又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询问着身边的午夜。

“将军,我们国家有多少存留下来的夜骐?”

“陛下,我马上进行调查,”午夜回道,“晚间会交给你一份完整的报告。”

克里斯,我心中掠过一丝不祥,那位医师很有可能也会受到监视,想到这里我起身告退,出城堡大门时刮过一阵穿堂风。

我紧了紧衣服。

很冷。

————————————————————————————

这个夜晚很安静,除开自己舒缓的呼吸声和远处火把燃烧时传来的噼啪声之外,戈利亚•德雷再也找不到其他声音。

他再次把眼睛放在狙击步枪瞄准镜上,屏息凝神,这把枪出色的射击精度与杀伤力令他的猎杀轻易无比,而他自己与这把优秀杀器的契合度也达到了峰值,就好像枪支就长在他身上一样。

他瞄准了一个掠夺者的后脑,目标正坐在一个聚落作坊的工作台前打造铆钉护甲,镶嵌的钉子个个锈蚀,恶毒,而他的笑容也分外恶心。

 

戈利亚看够了。

 

扣动扳机。

 

枪口在嗡鸣中射出女神的审判,附带着能穿透头颅的绝对正义。

 

掠夺者趴在了工作台上,被自己的鲜血淹没。

 

仍然宁静。

 

废土上的又一个祸害在沉默中逝去。

 

一个,歌莉娅默念,还有十九个。

 

——————————————————————————

这个小营地的防守太过于松散了,蔚空轻而易举地摸到守卫后面,然后从蹄腕儿弹出短刃送入掠夺者脆弱的脖颈,温热的血液在泥地上流淌着,如猩红的蟒蛇一样蠕动。

 

蔚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丰富的经验,而他挥舞利刃时的敏捷程度令其他小马望尘莫及,动作优美的仿佛舞蹈,所有放哨的掠夺者都静静的躺在自己的血泊中,随后这个营地成了瞎子。再之后开始破坏。

 

福奈莉娅被厚重装甲包裹住的身体,轻而易举的撞开被锁链勉强拴住的大门,就像热身一样简单,她的武器在数据的操控下飞快锁定目标,寂静被彻底打破。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与这个铁卫兵的身体切合度越来越高,不过她时刻都在想念着之前的身体,黑帮头子头一次隐蔽起她的锋芒,她明白此时此刻忍耐的意义要大得多。

 

她肩头的发射器展开,将一枚火箭弹精准地射入被掩体防护的严严实实的小房屋中,强有力的爆破伴随着被火光吞噬的疯狂吼叫的掠夺者,这就是我的处理方式,福奈莉娅满意的咀嚼着胜利的果实。

 

 

“狗娘养的烂酒,”一个坐在满是蛀虫的木桌前面的佣兵抱怨着,他把陈旧的酒杯推开,操着大嗓门和他的朋友交谈,酒吧过于嘈杂,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蜜酒庄的生意好,可惜不愿和旧荣邦来往,听东边的那群混蛋说,他们酿出来的一桶酒能卖出和酒一样重的瓶盖儿。”

 

“蜜酒庄?那些混吃等死的废物?只要失落天堂一倒台,他们的种植园里能干活的奴隶会越来越少,最后蜜酒庄会剩下什么?恐怕和你现在喝的这玩意儿没有区别!”一边的佣兵同僚引来哄堂大笑。

 

我叹息着摇摇头,摇晃着杯里的麦芽酒,向吧台里正在擦拭玻璃器皿的酒吧老板致意。

 

有时候佣兵比军营里的贵族老爷或者夫人更讲究,在我看来这杯酒的味道已经足够还原了。

 

“以往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敢乱嚼舌头,”老板百无聊赖之后找我攀谈,“有些卫兵也是这里的常客,如果这种话传到他们耳朵里,我这小店可就得断几条腿,少几个门牙了,”我看了看他的蹄腕儿和嘴角,一些痕迹可不会随着岁月消失。

 

“您之前也在废土上闯荡过吧。“

 

我观察到他使用过枪的痕迹。

 

“小姑娘眼光蛮毒的,”

 

老板谨慎的笑了笑“不过我没有闯荡过废土,倒是在洛西姆公爵的革命旅里干过两年。”

 

我的眉头一皱,“听说他背叛了旧荣邦,在废土上自立为王了。”

 

“我在他叛乱前就离开他了。”,他轻描淡写的说,“洛西姆•普•布朗。那个老傻瓜,离了旧荣邦他能成什么事?落草为寇都比在他蹄子底下混要强。”

 

“此话怎讲?”我对这个见解独到的雄驹产生了兴趣。

 

“洛西姆在来旧荣邦之前靠什么发家的?”

 

老板打了个响鼻,“贩奴!他跟失落天堂合作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同时还和其他的奴隶市场有交易,要命的勾当。”

 

他啐了口唾沫,正中打开盖子的痰盂。

 

“女王严禁旧荣邦买卖奴隶,所以也就和像洛西姆这样的老牌奴隶主关系很烂,但洛西姆忌惮午夜将军和他的军队才一直不敢造次…”

 

佣兵那里响起了一阵节奏较快又粗野豪放的歌声,内容和龙与宫廷弄臣有关,整个酒吧的气氛都变得轻松起来,老板耸了耸肩,给自己倒了一杯“怒火燎原”牌白兰地,很少的一杯。

 

我问道,“现在城内还有像洛西姆公爵一样的贵族在吗?”

 

老板的脸颊因为酒精而变得红扑扑的,他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史东•布莱克爵士,就是掌管黑泪矿坑的那个,”

 

我想起先锋军士百足说起过这个家伙,“他比洛西姆聪明些,将在矿坑里为他开采矿石的奴隶称为雇工,但从未给过他们一枚瓶盖,那里曾经逃出来过一两个奴隶,史东爵士一直没有抓到他们,所以他现在身处险境,万一有小马把他蓄奴这件事捅出去,女王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发觉自己的嘴角上扬了一下,当要继续询问的时候,那边的佣兵的小团体突然爆发了争吵,之前那个抱怨麦芽酒难喝的陆马佣兵居然搂住了酒吧的雌驹服务生,邋遢油腻蓄着络腮胡子的大脸做势要去亲吻那个年轻的姑娘。结果雌驹在慌乱之中抓起酒杯,甩在了佣兵脸上,那个蠢货惨号一声倒在地上,几缕鲜血从额角处划下,他的几个佣兵伙伴喝骂了起来,更有一个狂徒拔出来左轮枪,他们从座位上跳下,将那个被吓坏的雌驹推倒在地,老板慌忙上前解围,想缓解一下佣兵人的火气,但不顶用,很快他也被推开,在吵嚷中我再次举起了木凳。

 

“欺负姑娘算什么本事?”一句低沉洪亮的话语从酒吧的另一面传来,我条件反射般转过头,一个身材高大的陆马站起身来,仿佛一座山猛然从平地隆起一样,他身着白与金黄相间的全身护甲,胸腔上是炙热的烈阳,一些土黄色的长袍方方正正的扣在他的肩膀上,他从剑鞘中咬出一把被磨得雪亮的长剑。

 

“来跟我会会!”他令马望而生畏的体格开始了冲锋,场面再度陷入混乱,程度堪比战场,空中酒盏乱飞,喝骂不断,我终于将木凳丢了出去砸翻了一个试图从紧扣的枪带上拔枪的佣兵,随后抽出警棍上前帮忙,我眼光瞧见那个惊吓过度的姑娘脸色惨白,她被老板拖行着救走了。

 

“贱货!”一个脸上疤痕像蜈蚣的独角兽拦住了我的去路,刚想举枪射击,他的佣兵护甲就被我用警棍狠狠一记捶打,他向后退却时被长凳绊倒,摔了个四蹄朝天,最后向天上开了一枪,灯泡被正好打碎了,趁着他们因短暂的视野受限而迷惑的功夫,我打开了P.A.T.S。

 

上一次用这个系统是什么时候来着?

 

额头,前胸,左蹄,右蹄,后腿,佣兵被我的连环击打,搞得痛叫连连,在我面前倒下,我卸了他蹄枪里的所有弹药,然后扔得远远的,最后一个拥兵被那名骑士一蹄揍飞,撞在了墙上,掉下来时砸坏了最后一个完整的方桌子。

 

“抱歉,”我缓了一小会儿平复心情。随后我走到已经一片狼藉的柜台前掏出一袋瓶盖儿。

 

“您得换一套新桌椅了。”

 

他只是耸了耸肩膀,“太常见了,不过还是得谢谢你和那个大个子,不然损坏的就不只是桌子和椅子了,”他眨了下眼睛,“什么时候想喝酒就来这儿吧,当然,得等我重新开张的时候。”

 

————————————————————————————————————————————————————————

 

“你打的很不错,”骑士在门外慢条斯理的评价,他刚刚至少把半打佣兵揍的半身不遂,却反过来恭维我。

 

“我是银盾,你叫什么名字?姑娘。”

 

姑娘?我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至少比你大两百多岁,但我握住了他伸出的蹄子。

 

“酸齿,外号:永不刷牙。”

 

这话没有逗乐他,并且他很严肃的声明道“你要对自己的名字感到骄傲,而不是用这种方式自嘲。”

 

另一个名字嘛,我倒是挺骄傲的。不过这时候发笑似乎不是很尊重人家,于是我换了个问题,“你是耀日教会的追随者吗?”

 

“没错,”他挺了挺身子,是我的幻觉吗?他的脸上似乎不满多于自豪,“我是公主忠诚的拥护者之一,隶属于总主教的护卫队。”

 

那你怎么来酒吧里独自喝闷酒?我管住了自己的舌头,没有把这句话吐出来。

 

骑士有意无意的提醒我如果想要加入教会,需要前往救赎街区的至高教堂,那里可以进行报名。

 

我的内心浮现出自己一身教士装扮,沿街大声宣扬教义的场景,不禁笑出了声。火焰与鲜血,这些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离了他们就仿佛杀死了我自己的一部分一样。

 

我在主城堡中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套间,由原来的杂役寝室修改了一番,收拾完毕后,我就有了一片自己的小天地,距离女王的房间只隔一个楼层,而且离厨房也不算太远,我深吸了一口气,把蹄子放在警棍的把手上推开了门,那个夜骐俘虏蜷缩在墙角,正在梦乡中,一条蹄子粗的铁链拴在他脖子上的项圈上,然后被深深钉在墙中。可惜了我的装潢,他的蹄子能够到的地方全被弄得一团糟,可见是发了好几通脾气,他累了之后就直接睡着了,怎么像小孩子一样?

 

我翻了翻白眼,将枪带解下挂在另一面墙上的铁钩上,然后走出房间,轻轻把门带上。

 

出去的时候我思考着,莉莎那边我还没有去过…

 

“呜呜,酸齿姐姐,还好你回来了。”眼泪汪汪的小贵族捧着一个苹果,大口的嚼着,把水果咽下时发出可爱的咕噜声。

 

“公主在上,你怎么饿成这个样子?”我抚摸着她的鬃毛,“莉莎,别吃那么大口,我去厨房做点东西给你吃。”

 

“嗯…”她嘟着嘴可怜巴巴的点了一下头。

 

我将西装袖子挽起来,看着眼前案板上的一堆材料。我翻箱倒柜才找到一袋空了一半的面粉,一块我觉得还可以食用的黄油,老天,还有和黄金一样珍贵的罐装苹果酱,鉴于上面没有日期,我便自己尝了一下,至少味道是对的,酵母也只剩下了一点点,被我完全用光了,我一边回想着步骤一边揉着面团。母亲致力于将她毕生所学的烹饪技巧全部教给我,但我脑子缺根弦儿,只有基本掌握了饼干的做法,而且当年我十分热衷于将那一坨又一坨不明所以的东西送上餐桌,导致父亲与兄弟很长时间都认为有斑马特务在饭菜中下了毒。

 

我如愿以偿的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把饼干面粉做出了长方形,然后将黄油加热夹在冷却的饼干中间,我的魔法帮了大忙,在没有模具的情况下,我硬生生的做出了形状,当一切都完成后,我挑了一个冷却的差不多的饼干,咬了一小口,至少这一次我没有弄错味道和火候,黄油的部分也没有浓的过分,我将饼干装盘,再倒出一些苹果酱,确定数量足够莉莎吃饱后,我又从装着蔬菜的箩筐里翻出两个成熟不久的西红柿一并带走。

 

莉莎表现出受过礼仪教育的样子,最起码不像几辈子没有见过食物一样的饿鬼,两个蹄子向嘴里堆食物,她把沾过苹果酱的饼干轻轻放入口中咀嚼,不过她动作上的小贪婪还是让我忍俊不禁,淡黄色的灯光在天花板上注视着我们。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辐射小马国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