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Lv.15 4104/4500

幼稚的小雌驹 跟随夜骐的尾巴 来到森林中时, 你醒来了。

三重困局

第十五章 饥

本作评价
33()
()0

饥    Hunger

 

索拉克斯的舌头在嘴唇后不听话地跳起了舞,他鼻孔微张,努力抑制着伸出舌头舔空气的欲望。他的肚子咕咕叫起来,连躲在他身后桌子下蜷成一个小球的轻语都听得出来他不好受。她担忧地看着哥哥,但她遵守着哥哥进来时说的,尽可能地一动不动,保持安静。

 

被命令退回图书馆中后,索拉克斯以最快速度找到了轻语,确保她安然无恙后,便留在这里守护她。黑晶王的咆哮时不时从墙后传来,索拉克斯的决心每分每秒都在渐渐消融。后来,那可怕的声音终于消失,图书馆的墙外,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这不详的寂静让索拉克斯忍不住打了个颤,或许云宝黛西公主她们已经被打败,门外除了黑暗与绝望已经空无一物。

 

但当他向身旁的窗外望去,将视线调整聚焦在外面的景象上时,他看到浓厚到不可思议的爱的能量附着在窗户上,完全盖过了他常规视觉中看见的渐渐放晴的天空。他再看去,才意识到图书馆里也充满了爱,那爱意从地板中涌出,整座建筑都被浓厚的美味的纯粹的雾一样的爱所包笼。当然,不仅仅是爱,还有其他同样美好的情感——主要都是尊重、崇敬、宽慰和感激与爱混合在一起。它们的存在向索拉克斯说明了一件事。

 

一切安好。

 

大概吧。

 

但他不敢说出自己所知晓的事实,不然一定会引来不想要的关注。于是,他决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演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守护着轻语。他时常回头看向她,朝她露出安慰的微笑,或是点点头,每当他这样做,轻语看上去就放松了一点点。

 

其他小马们在他左侧,都对抗着自己的忧虑,用各自的方法消磨时间。小蝶安慰着之前那只受惊的雌驹,她叫殷红心晶(Scarlet Heart),虽然仍惊恐不已,但在小蝶的安慰——外加萍琪的帮助下——她总算是放下偏执的恐惧,转而在图书馆一角焦急地来回踱步。

 

瑞瑞全神贯注地读着他们找到的历史书,希望能在暮光和云宝回来前,找到些有用的线索。斯派克在她身旁,想要尽力帮些忙,但能做的也无非是陪在她身旁一起读书。瑞瑞看上去为他愿意帮忙感到很愉快,时不时对斯派克微微一笑。

 

与此同时,苹果杰克朝图书馆深处踱去,但不像心晶,她为的不是恐惧,而是心中的焦急、疑虑,以及为外面奋战的朋友们的担忧。这些情感在她僵硬的肌肉和久之不去的愁容中可见一斑。她不住地朝门的方向看去,随着时间流逝,她的急躁也愈发明显。

 

幸好,这煎熬的等待终于结束。图书馆的大门突然打开,撞在墙上发出重响。所有的眼睛都飞向大门,云宝走进图书馆,看上去稍显疲惫劳累,但并无大碍。她一走进门里,便猛地转身,对门外还没现身的某小马做出一副‘你先请’的姿势。于是暮光和星光走进来,独角亮着明亮的光,汗水从额顶淌下。她们看上去同样疲惫劳累,但她们和云宝的回归,已经对朋友们是巨大的安慰。

 

“暮暮!云宝!”小蝶宽慰地大声喊道,飞奔上前,以突如其来排山倒海之势抱住云宝。云宝惊讶地叫一声,向后连退几步,接着也紧紧抱住小蝶。小蝶颤颤地深吸一口气,向后退开些,查看云宝的情况:“哦,我好担心你们两个。你还好吗?你受伤了吗?”

 

“别紧张,我没事,小蝶。”云宝安慰道,轻声笑一声,轻轻把小蝶从怀抱中松开。她伸出前蹄,揉揉小蝶的鬃毛,看向暮光:“我们,三个,都没事。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她的声音失去了些许自信,她回头看向外面。

 

“这是什么意思?”瑞瑞迟疑地问,听上去不希望得到答案。斯派克不等她回答,便冲向暮光,像小蝶刚才猛抱云宝那样,猛抱暮光。

 

星光于是替暮光回答,她清清嗓子,看向自己的独角:“我们把黑晶王逼到了帝国边境,然后暮光和我一起用超大型护盾魔法把他挡在外面。问题在于...”

 

“这护盾撑不了很久。”暮光说完了她的话,被斯派克撞得原地晃两晃。她一只前蹄揽过斯派克,将他拉到身旁,宽慰地蹭蹭他的头顶。过一会儿,她抬起眼,看向朋友们,放开斯派克。“如果我们找不到别的办法把他压制在外,那护盾失效之时,我们就都要任他宰割。”她的眼睛飘向仍在瑞瑞的魔法中飘着的那本历史书,将前蹄直直指向它,“找到线索了吗?”

 

“还没有。”瑞瑞叹口气,合上书,重重的一声闷响,她灰心地把头一摇,将书递给暮光,等着独角兽用魔法接过书。暮光用怪异的眼神看看她,指指自己正忙的独角,瑞瑞反应过来,羞赧地笑了笑:“咳咳,嗯,研究书本毕竟是你的专业领域啊,暮暮。”

 

“所以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云宝赞同道,用力点点头,仔细地扫视四周,“我们要找一处安静独立的地方,让她们能集中注意力维持法术,暮光能不受打扰地研究书本。”

 

暮光看向云宝,面露犹疑的神色:“云宝,法术也没这么脆弱,我们用不上独立的房间什么的,我觉得图书馆正中间就很合适了。”她的反驳简单直接,云宝瑟缩。

 

斯派克翻翻白眼,狡黠地朝暮光一笑。“哎哟喂!啧啧,云宝真是护花使者呀。”他打趣道,用一只爪子戳戳暮光的肋骨。

 

云宝用力咳嗽,义愤填膺地瞪了他一眼,暮光不悦地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斯派克只笑了笑,踏向一旁,为她们让开路,也顺便躲到她们前蹄火力范围之外。小蝶掩嘴偷笑,暮光和云宝脸都绿了。

 

索拉克斯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露出舒心的微笑。他转身俯下身,呼唤轻语从桌子底下出来。“嘿,我们都安全了。快出来吧,轻语。”他轻声说着,伸出前蹄。

 

轻语没管他的蹄子,直接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力大到足以折断脖子的程度,在他的肩上深一下浅一下地呼吸。他连忙用前蹄和翅膀回应她,轻蹭她的头顶,缓解她的紧张。她将他抓的更紧了,他的眼睛聚焦在她身上源源不断流出的海量的爱意上。他意识到自己的饥饿,舌头又开始在嘴里躁动起来,像一只愤怒的蛇想要冲破囚笼。他的肚子咕噜咕噜大声叫起来,他全身僵硬,拼了命地想要抑制住取食的欲望。‘不可以,这里不可以,现在不可以啊!’

 

“疾风?”看到他紧张的样子,轻语弱弱地轻声说,向后探身看向他的双眼,“你怎么了?”

 

‘别再可爱了,别再可爱了。’索拉克斯在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着。尽管竭尽全力想要装作没事,装作不知道轻语在说些什么,但他所经受的极度的不适,还是让他脸庞抽搐,笑容涣散。看到这一幕,轻语将一只前蹄放到他的胸口,向上伸脖子。

 

“梦梦?”

 

“没事。”他赶紧说,声音从紧咬的牙关间钻出,成了吃力的嘶叫声。他摇摇头,紧闭双眼,想要无视轻语朝他投来的爱——不,不是朝他,这些爱给的是疾风梦语,不是他索拉克斯。他急中生智,将一只前蹄放在脖子上揉起来,脸上做出一副疼痛的表情:“只是,哎哟...我的脖子有点酸,你抱得太用力啦。我、我没事的,轻语,别担心。”

 

“我弄疼你了?!”轻语惊呼一声,朝他的脖子伸出自己的一双小蹄子,“天哪,对不起,哥哥!我能帮帮你吗?”

 

“不用,不用。”索拉克斯又说,想要轻轻推开她。然而,轻语坚决要和他的蹄子对着干,朝他伸出前蹄。

 

“可是——”

 

“轻语!够了!”索拉克斯厉声道,她没想到自己的声音抬得这么高,语气这么凶。轻语倒吸一口气,向后仓皇退去,她的耳朵紧贴头顶。一切陷入绝对的沉默中。轻语眨眨眼,缓缓俯身,眼里是亮晶晶的眼泪,下嘴唇颤抖起来。

 

“我...”她抽噎着,从他身边退开,“我做错什么了?”她轻声呜咽。索拉克斯身后一片沉默,他知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

 

他看着她的眼睛,顿时感到胸中泛起难以招架的愧疚。他的耳朵也垂下去,紧贴头顶。索拉克斯俯下身,双眼一直看着轻语。他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前蹄,露出安慰的微笑。“轻语...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他小心地说。

 

她向后退了一点,轻轻吸了吸鼻子,不敢看他的眼睛:“...对不起,疾风...我惹你生气了...我真是个不乖的妹妹...”

 

听到她的声音,听到她的话,索拉克斯的心一凉。他向前蹭了几步,用眼睛求她靠近些。“才不是呢。”他柔声批评,“你不该道歉的,轻语。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妹妹,真的。”

 

“可我...让你生气了...”

 

“我也有让你生气的时候呀。”他反驳,祈祷着自己没说错,“我们大家都有压力,但我不该这样对你发火的...”他又上前些,“我对你大吼了,我不该这样的,我很抱歉,非常抱歉。是我不好。”他几乎都贴到她身上了,“你是好妹妹,轻语,我很爱很爱你。来吧...”

 

轻语强忍着一声啜泣,终于放松下来,又抱住云宝,将脸埋在他肩上,轻声哭泣。索拉克斯竭尽全力安慰她,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抚摸她的鬃毛。他蹭蹭她的头顶,贴到她耳边。“不准再说你是个不乖的妹妹了,好吗?千万别...”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缓缓转身。正如他所料,其他小马都站在四周,尴尬地等着他们解决问题。他羞赧地咧嘴笑笑。“啊,对不起,让你们看到这样子的我们。”他轻声说着,将轻语更拉紧了些,“我们已经没事了。你们不用管我们的。”

 

云宝和暮光狐疑地眯起眼睛,星光只不安地点点头。小蝶一只前蹄捂住嘴,眼睛显露出她看到小雌驹这样伤心时,自己的悲伤。瑞瑞看上去不知该为索拉克斯的动怒感到不悦,还是为他及时道歉感到欣慰。苹果杰克面带严肃而理解的神色。萍琪看上去伤心又困惑,想要找些办法让气氛不那么压抑。当然,她什么办法也找不到。斯派克只站在暮光身旁看着这一切,尴尬地将两只爪尖碰在一起。

 

终于,暮光打破沉默。“这样的话...”暮光用理解的语气说,但眼中带着的锐利,索拉克斯看得一清二楚。但既然问题解决,暮光便缓缓走下正中间的楼梯,云宝、斯派克和星光紧跟在她身后。她看向大家,面露小小的微笑,朋友们都跟上来,急切地想要知道她们的下一步计划,想要知道自己能怎样帮忙。

 

此时,索拉克斯缓缓放开轻语,又善意地轻轻拍拍她的头顶。她又放出了爱意,他的肚子又痛苦地叫起来。他面露难色,站起身来。“要不,你去看看能不能帮帮云宝黛西公主吧?”他轻声说,将她朝大家推了推,“这样你也能放松点呢。”

 

“那、那你怎么办?”轻语用仍在颤抖的声音问,用仍在颤抖的前蹄蹭蹭地板,她抬头看着他,仍有些不开心。

 

“我去找些吃的——苹果杰克带来的食物快吃完了,再说,我们也不能总吃苹果呀。毕竟生活还是要有趣的嘛。”他解释道,转身往门走去,“我很快就回来。”

 

“可、可是...”

 

“嘿,”索拉克斯轻声打断她,朝她露出温暖的微笑,“跟你说哦...如果你去帮忙的话,我就给你带些水晶莓回来,怎么样?”

 

于是轻语脸上少了几分忧愁,露出激动的微笑,想到香甜的浆果,她的焦虑一洗而空,拍了拍小翅膀。“哦,好吧!”她跑上前来,又抱了抱他的肩膀,轻蹭他的脖子,“我也爱你,哥哥...”她轻声说。他轻笑一声,也抱住她,接着将她放下,用翅膀推推她。

 

“好啦,去吧。我很快回来。”他说着跑向门去。

 

“拜拜,梦梦!”她轻语朝他喊,热情地挥挥前蹄,跳下楼梯,用翅膀缓缓下降。索拉克斯回头微笑,溜出前门,合上门。

 

门一关上,索拉克斯便跪倒在地,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他瞳孔放大,肚子叫得更凶了,整个腹部都泛起剧痛。空气中的爱意太浓,他几乎拼尽全力才能克制住取食欲望那么一秒钟。他急急忙忙地想要找到掩护,跌跌撞撞地跑进图书馆旁一条隐蔽的巷子里。大约往里跑了三米,他的本能便推翻了自控。伪装在绿火中散去,幻形灵索拉克斯取代了夜骐疾风梦语的位置。

 

他狭长分叉的舌头从口中钻出,喉咙里发出几乎毫无理智的饥饿而急迫的嘶叫。他的舌头在空气中扭动,品尝着其中无比浓郁的爱意,终于感受到这里爱意究竟有多么浓厚,几乎要狂喜得昏过去。他毫不犹豫地将嘴张到最大,尽力吸取爱意,贪婪地吸食着一口一口纯粹的无条件的爱。他的腿变得软软的,无比的愉悦之情超越了一切,他的胃终于又填了起来。

 

太幸福了。

 

但还不够。永远都不够。幻形灵的饥饿,永远也不能被满足,不能真正感受到饱腹感。但他吸了这么多,空气中的爱却丝毫没有减少,甚至还变得更加浓厚。几乎无穷无尽,就像是无限供应的自助餐。索拉克斯双眼涣散,眼睛向上翻去,四腿无力地跪下,他跌坐在地,抬起头,进食,进食。进食。

 

太美味了。他还想要。他还想要,他还想要,他还想要他还想要!!世界消失了,除了进食的欲望,一切都烟消云散。他这一辈子,从来没这么幸福过...

 

水晶地面上的蹄声从身后传来,索拉克斯从狂喜中挣脱。他的心率急急加速,胸中立即泛起恐慌。他赶紧闭上嘴,切断向他喉咙里流淌的爱意。他失望地站起身,尽快回复伪装,希望自己没有被看到。他回头看去,一只雄性水晶小马从巷子中走过。从他脸上安然的神情来看,索拉克斯宽心地意识到,他什么也没看到。两只雄驹好奇地对视一眼,那雄驹很快从巷子另一头的建筑之间离开。

 

索拉克斯呼出不知何时屏住的一口气,舔舔嘴唇,尝到剩下的一点爱意。这辈子,他从来没有一下吃过这么多爱。他仍有些昏昏沉沉,看着空气中依然浓厚的爱意,流起了口水。“这里...”他喃喃道,靠在右边的墙上,恢复呼吸,“如果我们能解决黑晶王...这里简直就是幻形灵的美梦啊!!”他停下来,一个念头令他的血液变的冰凉。在他脑海中,他修正了一下刚刚的话。

 

这里就是幻形灵们的美梦。

 

包括邪茧女王的美梦。

 

- - -注 释- - -

 

thumb_up33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