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天角兽 站务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兼职疑云

关于本作
短篇转载
E

assessment共 10,761 字

publish于 2018-10-03 发表

pageview共 1,391 人看过

loyalty共 8 人收藏

chat共 9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92207__dead+source_safe_artist-colon-antaruv_fluttershy_clothes_hat_piano_shoes_suit_top+hat.png

原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b432900102vzps.html

Fluttershy's Extremely OddJobs

兼 职 疑 云

作者:MythrilMoth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10636/fluttershys-extremely-odd-jobs

译者:Nightscream

译者语:多才多艺是一种福。

她到底是干啥的?

* * *

“铭谢惠顾,亲爱的。欢迎再来!”蛋糕太太把四块钱扫进了收银机,在柜台后面朝黄色天马挥蹄告别。身后拖着粉红色的漂亮尾巴,小蝶一路快步走出了方糖小屋的门口。

蛋糕先生歪着头。“呃……亲爱的?她刚刚买的蛋糕不是七块钱的吗?”

“哦,对。”蛋糕太太说道,“但是我总是给小蝶打折扣。那可怜的孩子在小镇市场里老是被一堆无良店家欺负,而且,唉……她没工作。”

蛋糕先生皱起了眉头。“她没有吗?”

“据我所知,没有。”蛋糕太太说道,这时候萍琪从厨房里蹦了出来。

“双胞胎喂过了而且三层巧克力白巧克力片核桃布朗尼蛋糕已经放进烤箱啦!”萍琪宣布。

“哎呀,谢谢啦,萍琪。”蛋糕先生说道。

“萍琪,”蛋糕太太开口问道,“小蝶是靠什么维持生计的?”

“嗯?小蝶?”萍琪的脑袋歪了过去。“呃……我猜她是照顾动物的?”

“对,不过她照顾的是野生动物,”蛋糕先生说道,“这都不是个真正的工作。我是说……她做这个一块钱也拿不到,对吧?”

萍琪顿了一下,“嗯……既然你提到了……”她用蹄子挠着下巴。“稍等我一下下好吗?”她嗖的一下子窜上了楼,蛋糕夫妻隐约听到萍琪跳进了通往她秘密派对洞穴的通道里。

五分钟之后,透过通风管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叫,响彻整个房间。

三十秒之后,萍琪从账本下面冒了出来,眼睛瞪得老大,活像是见了鬼。“我……我居然不知道……我居然不知道小蝶是做什么来养活自己的……”她声音很轻。

“哈哈,好啦好啦,我想这也没什么吧,”蛋糕先生劝道,“我们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不,不不不,不!”萍琪呜咽着,用蹄子抱着脑袋。“你们根本不明白,这问题太严重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是做什么来赚钱的?!”她开始在店里转圈,把所有顾客的视线都引了过来。“我在方糖小屋工作,食宿全包,还有足够的钱来买我需要的东西,另外我的派对策划方案也能赚钱,虽然我的收支只够买派对用品也罢;瑞瑞在小马镇和坎特拉皇城都有精品店生意,而且她会出售那些她找到的品质不够用来做时装的宝石;云宝黛茜是天气管理队的,而且现在她是神奇闪电预备役成员所以还有预备役的津贴,就算一半的薪水都得为她之前因为不让坦克冬眠所以把云之都气象工厂搞得一团糟而赔偿损失也好;苹果杰克经营甜蜜苹果园;暮光闪闪有坎特拉皇城寄来的研究津贴,不过现在……好吧,她是公主了,她什么钱也不用付。就连斯派克也能拿到赛蕾丝蒂娅和暮暮父母给他的零花钱。”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抬头仰望天花板。“可小蝶……她……她……她她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在我的记录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录!”她用后腿跪倒在地,高高把前蹄举向天空,胡乱挥舞着。“这简直就是灾难啊啊啊!”

蛋糕夫妻俩面面相觑。

蛋糕太太清了清嗓子。“呃……那,你为啥不去直接问问她呢?”

正在乱挥蹄子的萍琪僵住了,惊叫一声,“对!我该去问她!”一道粉红色闪光,她冲出了前门。

还没等前门关上,她的脑袋突然又从门口冒了出来。“记得十八分钟之内把蛋糕从烤箱里取出来!”

然后她没影了。

* * *

当萍琪找到小蝶的时候,她正坐在自己的小屋外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一张小毯子上放着一个咖啡蛋糕,还有好几个茶杯。兔子,花栗鼠,蝴蝶,小鸟,还有熊,都坐在她身边,等着她优雅地倒茶。

“小蝶!”

鸟儿和蝴蝶都飞走了,两只兔子也蹦进了灌木丛,花栗鼠蹿到了树上。小蝶吓得惊叫一声。不过当她反应过来是谁喊她名字的时候,她也就很快平静下来。“哦,你好啊,萍琪。”她打了个招呼。“你吓到我了。”小蝶的眉头有点责难地皱了起来。“你也吓到我的小动物朋友们了。”

“对不起!”萍琪喘着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只是真的真的真的急着想问你一些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哦,天哪!好吧,你要问什么?”

萍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是靠什么赚钱的?”

小蝶眨了眨眼睛,“哎?”

“你的工作啦!你是怎么赚钱的?你到底干什么的?因为我居然不知道!而且要是我不知道,那就意味着谁也不知道,可你的朋友们应该知道你的这种小事而且要是我们不知道你是怎么赚钱养活你自己还有你所有毛绒绒的朋友们的话……哦,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萍琪开始一个劲儿地喘气,就好像得了哮喘。

“哦……天哪……”小蝶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与其说是生气,更像是迷惑。

“那……你……是……做……什……么……的?”萍琪狂喘大气,还不忘记提问。

“哦,嗯……我,这个嘛……”小蝶有些不自在地用一只前蹄轻轻地揉着另一只前蹄。“我……我实际上……主要是做兼职。就像……就像其他小马兼职的时候一样。”

“哦!什么样的兼职?”

小蝶咳嗽了一下,“说到工作嘛……你现在不是该在上班吗?我相信你肯定不是在休息。”

“啊呀!”萍琪一下子蹦上了半空。四条腿争先恐后地捣腾着,“我得马上回去了回头咱们再聊拜拜啦!”

看着那道粉红色闪光直射小马镇方向,小蝶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这可真没想到。”

天使兔捅了捅她的蹄子。

“我不是想对我的朋友们隐瞒什么,真的。只是……我不想让她们觉得我……你懂的……”

天使兔呻吟起来,用爪子捂住了脑门,没好气地指着蛋糕。

“哦,对了,抱歉哦……”

* * *

“她只说她在做兼职。”萍琪说道,“这是否意味着她的工作很奇怪,所以不想跟我们说呢?还是说她同时在做好几份兼职呢?这其中的意义何在,暮暮?”

暮光闪闪公主翻了翻白眼,把她正在读的书加了个书签。“这只是意味着她做的工作是小马们并不经常去做的事而已,或者是有必要的时候才会去做的。”她解释道,“这也意味着她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她需要做些什么来养家糊口,”说到这里,她皱起了眉头。“不过我也不敢相信,我从来也没去想过小蝶靠什么工作维生。”她叹了口气,“这简直就像是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被提醒一次,关于友谊的魔法,我要学的还多着呢。”

“嗯。”云宝黛茜嗤之以鼻,她躺在一个枕头上,正在看最新的天马无畏大冒险。“要是小蝶想让我们知道她做什么的话,她会直接告诉我们的。这看来根本就不关我们的事。”

“这当然关我们的事!”萍琪咆哮如雷,“她是我们的好朋友,云宝黛茜!我了解我全小马国所有朋友的所有一切!或者说……我本来以为我了解。”萍琪的鬃毛和耳朵都耷拉下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关于小蝶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我居然不知道!”

云宝黛茜叹了口气,“我说,萍琪……小蝶有的时候是很难琢磨的。我还在云之都的时候就认识她了,但是相信我,让她聊点儿动物之外的话题简直就好像叫小呆在天气管理行动中别搞砸一样不可能。”她把头偏向一边,“你知道吗,”云宝慢慢地说道,“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小蝶不想让别的小马知道她做兼职的原因。因为小呆也是个做兼职的,你知道她在镇上的名声就像……”

“我还以为小呆是在小马镇邮局工作的?”暮暮说道。

“那也是兼职。”云宝耸耸肩回答道,“通常都是邮局缺劳力的时候。她在镇里几乎什么兼职都做过,而且都被解雇了。”

“那真是……有点悲惨啊。”暮暮说道。

“嗯,不过她似乎从来都没真正在意过。”

“专心点儿,小马们!”萍琪大声叫道,“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是小蝶的事!”

“萍琪,”暮暮耐心地说道,“你都已经有答案了,她做兼职。虽然不算最理想的工作,不过只要适合她,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了!因为我不知道!”萍琪蹦了起来,“我这就去看看小蝶到底做的是什么样的兼职!甚至是什么样的正职!”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顶太阳帽来,又从暮暮的桌子上抢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我的调查研究这就开始了!祝我好运吧!”

当她一溜烟冲出房间之后,云宝弓起了眉头,“……你不去阻止她吗?”

暮暮仔细考虑着,“你知道吗……”她摇摇头,“不,她的萍琪超感觉让我觉得自己活像个白痴,我想这次轮到她去犯一次傻也好,就算是扯平了吧。”

云宝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真的?”

暮暮咧嘴一笑,继续回去看书。

* * *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一天,记录一。我刚刚观察到苹果杰克把一个铁丝笼子送到了观察对象小蝶的小屋,并且交给了她。观察对象带着笼子绕到了房子后面,我会继续追踪。”

偷偷摸摸地,萍琪一路钻过树丛,沿途吓跑了无数小型啮齿动物和小鸟。她跟踪着小蝶,还有那个笼子。小蝶轻声哼着歌,把那个铁丝笼子放在一个细铁丝网包围的小围场里。这是小蝶后院的一部分,而且这里基本上没什么动物。小蝶飞到她养鸡的鸡舍外面,把鼻子探了进去。

“来吧,伊丽莎喙!来吧,丽贝卡!”她轻声呼唤了几次,然后把脑袋缩了回来。三只母鸡从鸡舍里翩然而出,在她面前排好了队。她歪着头。“亨利埃塔?我没叫你!”

亨利埃塔用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把脑袋翘得高高的。

小蝶咯咯笑了起来,“好吧好吧,你这傻姑娘,你也来吧。”她招呼着转过身,母鸡们随她一起走了过去。萍琪紧盯着看。

当母鸡们进了围场之后,小蝶把门关好又上了锁。然后她打开了那个笼子的门。“快出来吧,罗伊!好小伙子,你的女朋友们来啦!”

一只公鸡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笼子,打了个鸣,高高挺着胸,羽毛都蓬成了球。

小蝶咯咯笑了。“你们好好玩吧!我过一会儿再回来。”说完,她就飞走了,沿途从树上摘了一袋子干果。

萍琪皱着眉头,脑袋也歪了过来,她疑惑地抿着嘴。“这到底是在干什……”

她没声了,继续盯着围场里的公鸡和母鸡们,盯了几分钟,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又过了一会儿,她爬过灌木丛,钻进了小蝶院外的一片空地。

“小蝶的头号兼职揭晓:给鸡配种。我觉得该继续观察。”

* * *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一天,记录二。在花了一整天看观察对象小蝶照看她的动物们之后,我跟着观察对象来到了小马镇养老村……”

萍琪尾随着小蝶进了养老村的社区活动中心。当她进去之后,小蝶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圈,然后就躲进了一个空房间里。在萍琪周围,到处都是穿着毛拖鞋和浴袍还有睡衣的老马,颤颤巍巍地走来走去。

有一位长得和她过世的奶奶超级像的老太太悄悄走到她身后。“你想来块蜂蜜饼干吗,亲爱的?”她声音很沙哑。

萍琪眨眨眼睛,瞅着那些“饼干”,那是那位可怜老奶奶的一大堆药片。“不、不用了,谢谢您。我很好。”

一位护士急急忙忙地走过了大厅,把前蹄拍到了一起。“好啦,各位小马们!”她开心地招呼道,“今天的演出要开始啦!请各位都前往活动室……哦,你好啊,萍琪小姐!你是来这里探望谁的吗?”

“哎?哦,嗯……我只是……随便看看!对,随便看看啦。”萍琪说道,“你懂的,看看这地方好不好,能不能在我爸爸妈妈退休之后送他们来养老,哈哈!”

护士好奇地歪着头,“嗯……好吧。我们马上就要开始无声电影演出了。欢迎你留下来一起看。”

“哦……这个……”就在这时候,萍琪看到小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还穿了一身燕尾服,戴了顶大礼帽,打扮得非常得体,非常正式。萍琪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然后她才想起来自己正在秘密跟踪观察,于是急忙一弯腰钻到了护士后面。“好没问题我会留下来看的!”她小声说道。

小蝶快步从护士身边走过,没留意到萍琪。“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她问道。

“差不多了,真感谢你能来,我们那个钢琴家最近得了小马痘。”

“哦,没问题的。”小蝶爽快地回答。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内,萍琪都藏在很隐蔽的角落里,看着老爷爷老奶奶们观看一些非常老的无声电影。屏幕后面,小蝶坐在一架钢琴旁,开心地为电影演奏背景音乐,并且在放映员换胶卷盘的时候为老马们演奏欢快的音乐。

放完了最后一部电影之后,放映员把放映机推走了,护士带来了留声机。“现在是特别节目。”她说着,把一张唱片放到了转盘上。“我们的特邀嘉宾钢琴家有一个惊喜要献给各位!”

小蝶站起来鞠了一躬,伴随着音乐,她为大家跳了一曲轻快的踢踏舞,让老马们都很开心。跳完之后,她在大家的鼓蹄声中又鞠了一躬,留下一个明媚的微笑。然后她向大家挥蹄道别,走出了房间。

萍琪把自己砸到了地上的下巴推回原位。“小蝶的二号兼职揭晓:秘密吃惊秀。继续观察。”

“你想要来背窝冻吗,心耐的?”

萍琪皱着眉头盯着另一个干瘪老头子递给她的果冻杯子。

里面飘着他的假牙。

她浑身一哆嗦,“不用了谢谢,我好得很。”说完她迫不及待地从最近的窗口一跃而出,逃之夭夭。

* * *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二天,记录三。”

萍琪看着小蝶背着鞍包和蹄工编制的马鞍毯,买了火车票并且上了车。于是她也飞快地蹿到了售票窗前,买了同一班火车的票,偷偷跟着小蝶上了火车。

“观察对象小蝶于今早乘上了去往巴尔的马城的火车,我也上车对其继续跟踪。”

火车进站停稳后,萍琪远远跟着小蝶走了出来。当穿过熙来攘往的城市街道时,小蝶一直在东张西望。在她们继续前进的时候,萍琪不由得留意到周围的小马们的穿着都越来越奇怪。就好像这里的小马们正在过噩梦夜庆典似的,只是其中有些小马身上穿的东西,真是……怪,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了。

最后,小蝶走进了一座非常高大的建筑里。建筑牌子上写着“巴尔的马会展中心”。那建筑的墙壁上还挂着巨大的横幅,写着:

扶桑漫展:全小马国最大的动漫聚会

从今天到周日

萍琪挠了挠头,“……咦?”耸耸肩之后,她跟着小蝶走进门去。

然后在门口被穿黑衣戴胸牌的小马拦了下来,并且指示她去另一边排长队。于是她排到队尾,等了足足一个钟头,才排到前面,又被一只小马收五十块钱,换一个胸牌,还有几本小册子。“哇哦,这个调查真是摧残我的钱包。”萍琪嘀咕着,递过五十块钱,拿了胸牌和小册子。她摇摇头,穿过拥挤的马群,开始继续寻找小蝶的踪迹。

好不容易,她终于看到一条熟悉的粉红色长尾巴消失在一扇门后面。她在附近选了个位置,继续等待。

过了几分钟,小蝶出来了。她穿着打褶的蓝裙子,一件宽松的蓝领白衬衫,还系了条黄围巾,还披了件绿色羊毛衫。她的鬃毛和尾巴都扎成了辫子,鼻梁上还架着老大一副圆眼镜,厚得像是瓶子底。不知为什么,她头上还戴着两只大大的白色猫耳。

萍琪都看傻眼了。“……这……什么……?!”

小蝶轻快地穿过马群,鞍包随着她的步伐在背上轻轻跳动着。萍琪跟了上去,时不时和穿着各种装束的小马撞到一起。最后,小蝶穿过一扇门,走进了一间大厅里,这地方活像个展销会,到处都是桌位,摆满了书籍、海报、唱片、玩具等各种各样的东西。跟一只黑衣小马谈过之后,她被领到了一张空桌子前。她打开她的鞍包,从里面拿出一大堆的漫画书,还有一张画板,一套绘画工具,都摆在面前。最后她又在桌子前面放了个大标语牌。上面写着:

垂目猫 TAREME NEKOSHAI同人创作

萍琪歪着头愁眉苦脸。“好吧,我现在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了。”她偷偷地转到了另一个位置,可以仔细观察小蝶,却又不会被她发现。然后她继续等待。

她没等太久。小马们纷纷朝这张桌位走来,有些买了小蝶带来的书,有些则似乎提出了一些请求。于是小蝶开始为在桌前排队的小马们画什么东西,当他们付钱的时候似乎都非常兴奋。随着她的书越来越少,她画的画越来越多,她鞍包里的钱袋也越来越鼓。

差不多一个钟头之后,萍琪溜出了她的观察位置,把一位刚刚买了小蝶的书的开心客户给拦了下来。“不好意思,”她说道,“我能稍微看一下吗?我保证马上就还你,我只是想看看。”

“哎?哦,当然,我想可以。”小马有点紧张地把那本书递给了她。“你……嗯……新来的?”

“可以这么说吧。”萍琪展开那个本子看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睛,脑袋歪到了一边。这是一本漫画书,画的……似乎是几个高中年龄的雄驹正在一起去上学。

翻了大约十页之后,她合上了漫画,把它还了回去。她伸出一只蹄子,有点颤抖地指着小蝶那边。“她、她画的?”

“对!”小马回答,“垂目猫是全小马国最棒的同人作家了!”他开开心心地离开了,朝着另一张桌位走去。

萍琪最后望了还在继续作画的小蝶一眼,摇摇头,离开了会展中心。

“小蝶的三号兼职揭晓:她画非常奇怪的漫画,题材是十几岁左右的年轻男生之间……这个……接吻……什么的。我会继续调查……等我先吃够了蛋糕撑得脑袋发晕,好把前一个钟头的事都忘掉再说。”

* * *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五天,记录四。观察对象小蝶已于昨日返回小马镇,而我被迫在巴尔的马多留一天,在餐馆临时打工来赚取回小马镇的火车票钱。因为我不知什么时候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某个我完全无法理解的展会上了。”

“当回到小马镇之后,我了解到观察目标已于当日下午前往云之都。我借了热气球继续进行跟踪观察。”

当萍琪刚一到云之都,她就敏感地留意到了空气中派对的气息。在身上系了几个轻飘飘的气球之后,她一路飞过云之都的云路,只要有机会就尽量在坚实的街道表面上落足。没一会儿,她就偶然发现了城中心的大庆典。好几个神奇闪电队员都在周围盘旋,商贩都在卖馅饼和零食,大街小巷都洋溢着喜庆。

她飘到一只路过的天马旁,“这是在干嘛?”她问道。

那只被她拦下了的天马翻了翻白眼。“云之都博览会,当然了。”他说道,“你从哪儿来的,地上吗?”

“嗯,对啊?我是只陆马,”

那只雄驹眨着眼睛盯着她,“哦。”他歪着头。“那你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摇摇头哼了一声,他飞走了。

萍琪生气地吹了吹刘海。“真没礼貌!”她一路朝庆典飘去,一路上尽情享受着周围的一切。游戏台,更多的小吃摊位,音乐在播放,天马们在竞速。有一刻她瞥到一道彩虹光纹从头顶飞过,不过马上就消失了。

当她进了在庆典会场里飘来飘去的时候,她瞥到了小蝶。她和另外几只天马一同坐在一张长长的云桌后面,那些桌友大部分都是雄驹,桌子上摆着很多碗,还摆着大罐的液体彩虹。好多天马都围在桌子旁边,又是欢呼又是下赌注。

一只戴了顶大礼帽的老天马在上空盘旋,举着一个扩音器。“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第十二届狂饮彩虹大赛!你们都知道比赛规则!各位选手,请各就各位……开始!”

桌后的天马们纷纷端起盛满了液体彩虹的大碗,开始鲸吞牛饮。看着那超辣的液体活像汽水儿似的往下灌,萍琪不由得浑身直哆嗦,随着一碗接一碗的彩虹快速消失,选手们大汗淋漓,那些汗活像是洪水似的往下流。

两碗纯彩虹过后,两只大块头的天马扔下碗尖叫着飞奔而去,脸上的颜色瞬息万变,鼻子里往外直冒烟。有只雌驹勉强熬到第三碗,但还是熬不住了。大家的大笑声和喝彩声也越来越响了。

越来越多的彩虹被喝光,天马们一只接一只地败下阵来。但不可思议的是,小蝶却巍然不动,那辣度有如地狱岩浆般的液体彩虹仿佛对她没有产生半点儿影响。最后桌旁只剩下了她和另一只肌肉发达的天马。他居高临下地瞪着小蝶,拧开了一罐新的彩虹,里面的液体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小蝶沉稳地迎上了他的瞪视,她的回应只是拿起了一个更大的罐子,用优雅的动作拧开了盖。

围观群众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默不作声地期待着。萍琪睁大了眼睛,连眨都不敢眨。

在无声的对视中,两只天马心照不宣地开始举罐痛饮。

雄驹的眼睛弹了出来,他声嘶力竭地尖叫,两股粗粗的蒸汽从他的耳朵里喷了出来。随着一个震耳欲聋,带着火焰的响屁,他拖着一道彩虹色的尾烟一飞冲天。围观的群众们大笑着欢呼起来。

“胜利者,连续三年的三连冠得主是……小蝶!!!”

两只雌驹飞到小蝶身边,为她戴上冠军腰带和奖杯,并且为她送上了一大罐牛奶。快速地把牛奶喝光之后,小蝶害羞地朝周围为她鼓蹄喝彩的群众们挥蹄致意,桂冠降到了她的头上。刚刚拿扩音器的老天马飞过来,带来一个大玻璃盒子。里面装了六枚闪闪发光的特大号宝石,颜色各不相同,正好组成了彩虹的光谱色。小蝶欣然接受,把它高高举过头顶,然后又接受了拍照纪念。在萍琪周围,刚刚下注的小马们都在互相递钱。片刻后,小蝶把奖杯和那盒宝石装进了鞍包里,然后飞进云里去了。

“小蝶的四号兼职被发现:喝彩虹竞赛冠军。继续观察。”

这时候萍琪的气球开始爆炸了,她尖叫着,发疯一样踢腾着四条腿,朝她停靠热气球的地方挣扎而去。

* * *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七天,记录五。观察对象小蝶在下午乘火车前往吠城,我继续跟踪她。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在这个城市比较邋遢的某个区域,小蝶正走进了看起来像是个竞技场的地方。”

“嘿,姑娘,你到底是要站在那儿自言自语还是要买票?”脾气暴躁的雄驹坐在柜台后面,前面还有个牌子写着“门票-每座12元”,他没好气地瞪着萍琪。“你都把后面的队给挡了!”

“哎呀,对不起!”萍琪扯了一下她蓬松的鬃毛,从里面弹出了十二枚硬币,叮叮当当地掉在柜台上,整齐地摞成了一堆。雄驹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们,然后有些僵硬地把票递给了她。

带着开心的笑容,萍琪蹦蹦跳跳的进了竞技场,找到了她的座位。

整个竞技场看台座无虚席,又吵闹又难闻。特许商贩在观众席间穿行,大卖特卖玉米片、爆米花、汽水还有酱菜。萍琪把每一种都买了一小包,一边吃一边等着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从观众们的嘈杂声中半点东西也听不出来,唯一的线索只有竞技场中心那个拳击台一样的擂台。

观众席的喧嚣声暂时静了下来,一只穿着华丽金色夹克衫的独角兽雄驹走上了擂台。短短的黑色鬃毛梳成了冲天头,上面打了估计足有一斤发胶,看那尖利程度估计都能当武器用。他脸上架着一副便宜的灰色太阳镜,角上闪着淡淡的珍珠灰光泽,站在擂台中央飘起了麦克风。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极限暴熊摔角大赛!E!B!W!”(注* Extreme Bear Wrestling)

观众们欢声雷动。

“马上,我们就开始第一场比赛!你们都认识他,你们都爱他!但你们都不会想上台挑战他!有请我们的……深灰!亚当斯!”

伴随着音响设备中大键琴的强劲配乐,一头魁梧的黑熊爬上了擂台。它穿着一件细条纹的衣服,还留着一撇打了蜡的精巧小胡子。观众们的欢呼声更疯狂了。

“欢迎我们的挑战者!来自—小马镇的—!无敌猛男!狂暴肌肉!雪——片——先——生!”

“耶——!”雪片咆哮着,纵身一跃跳上擂台,落地时候砸得地都抖了三抖。他拱起浑身结实的肌肉,朝对面的熊发出了挑战的吼声,而他的对手也用吼声回应了他。

萍琪有点呆滞并且有点胆战心惊地看着雪片和那头黑熊展开了肉搏。小马大战猛熊的战斗极端暴力,战况几乎是一边倒。仅仅一分钟之后,雪片就像个小姑娘一样尖叫着逃跑了。当他一路逃出竞技场的时候,沿途向他嘲笑着鼓倒彩的观众们还夹道相送,砸给他不少爆米花盒子和汽水杯。

接下来的一个钟头里,来自各行各业的各种小马,有些穿着华丽的服装,有些挂着丰富多彩的头衔和名字,纷纷上台去和各种各样打扮得花里胡哨的熊展开壮烈的肉搏战。熊方胜了一场又一场,获胜的总是熊。每看一场大屠杀,被狂热的观众包围在中间的萍琪都越来越不舒服。

“这根本不好玩……”

忽然场上的照明灯戏剧性地暗了下来,观众们也静了。

播音员小马回到了擂台上。

“现在是我们的重头戏!”在魔法扩音器中,他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在这一边,是我们极限暴熊摔角大赛史上最臭名昭著,最嗜血,最凶恶的怪物!唯一一只曾经在大赛中当场杀死对手的熊!我向你们介绍……”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咆哮声响彻会场:

“潘——!美——!玲——!!!”

蹄子重重地踏着地面,震撼了整个格斗场,一个巨大的笼子被放到了擂台上。笼门缓缓敞开,从里面钻出一只庞大的红色熊猫,扫帚一样的白眉毛,又长又软的白胡子,擂台都在随着它的步伐而颤抖,嘴里那根粗长的竹竿看起来就像是根牙签。长长的爪子无比战栗,致命而冰冷的杀意在它眼中闪耀。

“而这一边……是我们EBW的不败冠军……”

四道粉红色的灯光投射到擂台另一边的入口处,光斑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模糊的蝴蝶形状。

“飞翔的传奇战士!小马的破坏之王!天马之中的无敌英豪!”

一只穿着摔角手服装的雌驹大踏步地走下通往擂台的坡道,两边都有雄驹在夹道相送。在天蓝色的蝴蝶面具后,那双蓝绿色的眼睛燃烧着熊熊的斗志和信心。她的鬃毛和尾巴都被紧紧扎起来,抱在白色亚麻布护套里。

“迎接我们的……蓝色—!巴比伦—!”

观众们欢呼声的狂热程度足足是之前的三倍。

萍琪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那只小马像风暴一般冲上擂台,游刃有余地躲闪着那只杀气腾腾的熊猫的每一次冲撞和猛击。在满心的敬畏中,下巴砸到地上的萍琪眼看着那头体型足足有她五倍大的熊猫在威力十足的凌空飞踢、过肩摔、螺旋打桩、反关节十字固、以及终结擒抱之下毫无还手之力,被打得落花流水。

三分钟,萍琪亲眼见证了小马对熊施暴的全过程,足足三分钟。在萍琪这辈子经历的最离奇的三分钟之后,钟声又一次敲响了。蓝色巴比伦傲然屹立于被彻底KO的潘美玲背上。那只熊猫已经翻了白眼,舌头都滑稽地吐了出来。

“再一次!胜利者!是我们理所当然的冠军!蓝—色—巴—比—伦——!!!”

当擂台上的蓝色巴比伦接受了那条大得离谱的金腰带时,观众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足足一分多钟,擂台周围的各种照相机闪光灯几乎连成了一片。然后她把那条金腰带斜挎在自己的背上,大踏步地离开了赛场。萍琪的全身开始剧烈颤抖,在自己的直觉指引下,她溜出了观众席,悄悄地跟了上去。

在竞技场的后台区,蓝色巴比伦走进了一间门上挂着“经理”牌子的办公室,在身后关上了门。萍琪从鬃毛里掏出一个杯子扣在门上,把耳朵贴上去偷听里面的谈话。

“今晚真是表演得不错,孩子。”

“请你务必保证那只可怜的熊不会伤得太厉害,好吗?”

“当然,当然了。我们已经请了最好的兽医,可以随叫随到。嗯……当然,你知道,玲的医药费得从你的奖金里扣。”

“当然了。”

“还有镇静剂,药物,更衣室租用费,腰带的钱……”

“对,对,我知道。”

“只是确认一下而已。”然后里面沉默了好一会儿。

“好了,扣掉这些之后,你总共能拿七百四十块钱。那么,两周之后再见?”

“哦,嗯……最好还是四周吧。最近我出城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多少得安顿一下才行。”

“随你吧,孩子。”

忽然间,萍琪的左耳朵开始扇,紧接着又是右眼皮跳,左膝盖抖。可她因为太过于惊愕而没反应过来,于是被突然敞开的门板结结实实地砸进了墙里。蓝色巴比伦……或者说,小蝶,背着发出悦耳声响的钱袋离开了。

“小蝶的五号兼职发现:职业斗熊摔角运动员。观察到此结束,我的萍琪脑子恐怕是再也承受不了更多发现的冲击了……”

* * *

萍琪走进了暮暮城堡的图书馆里,她蓬头垢面,憔悴不堪。暮暮眨了眨眼睛,“嘿萍琪,有一阵子没见你了。”她稍稍歪着头,“你……没事吧?”

“哇哦……萍琪,你看起来真是一塌糊涂。”正在和斯派克一块儿看漫画的云宝黛茜打量着她。

“我……看到了……”萍琪喃喃着,像滩烂泥似的瘫倒在地上。

“你有没有发现小蝶具体是什么兼职啊?”暮暮问道。

萍琪瞪着她,“问都不要问。”她无精打采地说道,很快就睡着了。

* * *

当萍琪第二天黎明时分回到方糖小屋之际,楼上的灯亮了。蛋糕先生和蛋糕太太走下楼梯进了店里。他们的表情都不是很高兴。

“萍琪,我们得谈谈,”蛋糕先生沉着脸,“你足足翘了一周的班……”

...The End?


居正  天角兽 站务 #1
回复 兼职疑云

本站的第一篇小说!

独孤迈  陆马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2
回复 兼职疑云

回复#1 @居正 :

欢呼!

回复 兼职疑云

居正赛高!

utopia  幻形灵 #4
回复 兼职疑云

欢呼!

回复 兼职疑云

牛逼

回复 兼职疑云

由此可见小蝶估计会有很多的等级证书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7
回复 兼职疑云

小蝶真是多才多艺呢

CelestAI  FakeAI #8
回复 兼职疑云

萍琪的观察日记,第九天,记录六。观察对象小蝶在早晨乘坐火车前往中心城,我继续跟踪她。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在这个城市比较邋遢的某个区域,小蝶正走进了看起来像是个酒吧的地方。

                                           【Buy Some Apple】

Dim  陆马 #9
回复 兼职疑云

再回顾一遍,FS牛逼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居正  天角兽 站务

EquestriaCN/FimTale策划、开发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