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VirtualMirror_Star
  独角兽

植花于亭却无缘见到花开放,谱写诗歌只得留给后人传唱。我在成长,但今夜我不会再为你颂唱。/

稀世奇马:信号 Dr.Hooves:The Signal

第十一章 双极β Double β Part three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金碧辉煌的城堡沐浴在动听的古典旋律之中,来自小马国五湖四海的乐师汇聚在一起为今晚能够有幸受到皇家邀请的嘉宾而拉动琴弦,敲动鼓槌。灿烂星河将夜色装点,伴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到场的小马随着舞伴的舞步而跟着翩翩起舞。趁着一段舞曲的终止,塞拉斯缇亚踱步在餐桌边,她的独角闪烁着亮丽的金光,一杯来自于苹果鲁萨的苹果汁成了中标的幸运儿,她小口品尝着这来之不易的甘甜果汁。

  她今晚要会见的客人比平常要少了不少,退休生活比她想的要恰意许多。她不必整日被迫沉迷于金纸酒迷之中,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眼下,她正会见着一匹来自于天马维加斯的小马绅士。绅士彬彬有礼,格外健谈。当他看见塞拉斯缇亚有朝着他走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女士们,稍等一下。”他笑着朝着另外两匹衣着华丽的雌驹告别,他慢慢的靠向了塞拉斯缇亚。“不得不说,殿下。云中城在经过房屋重新规划之后一切都比之前要美上了不少。殿下可真是明智,能想出这样的管理方法。”

  “您真是言过了。”塞拉斯提亚的皇家假笑不减,“自从我退休之后所有事情都交给了我的学生暮光闪闪公主执政,我现在不过是挂名公主而已。”

    绅士呵呵笑了笑,举起了他翅膀握着的酒杯,鲜艳的红酒在他的杯中摇荡。“那就让我们为暮光闪闪公主敬上一杯,敬暮光。”

  “敬我的学生。”酒杯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叮声,她一口喝掉了杯中所有的果汁。塞拉斯缇亚无意间督见露娜的身影出现在大厅的二层中,她两的眼神相会,但很快露娜便把她的脸转了过去侧身走进了旁边的大门中。她看上去有些孤单,作为姐姐的她比以前更加能感受到她妹妹的情感。

   “殿下?”

   “怎么了?”塞拉斯缇亚回过神来,脸上带着致歉的笑容。

   “可以赏脸让我与你共舞一次吗?”绅士恭恭敬敬的提出了他的邀请,但塞拉斯缇亚心中满心都是露娜。

    “失陪一下,我得去趟洗手间。”她莞尔拒绝了,绅士发出一声:哦,没有关系,请自便。他没有把失望表现在脸上,但他的语气却背叛了他。塞拉斯缇亚原意也没有想要跟这位绅士跳上一曲,她走上了台阶,穿过了那扇大门。

   这扇大门通向里厅,这里曾经作为两位姐妹的王座厅,直到她们退休之后这里成为了她们两姐妹在闲暇之余共同交流感情的私马空间。露娜坐在塞拉斯缇亚的那张王座上呆望着外面的夜空。

   “怎么了?对聚会不满意吗?”塞拉斯缇亚的笑容转化成了姐姐的关怀,露娜不满的回答:“这样的晚会有何意义,吾更愿意呆在吾的小屋里玩上一把马国拯救者①。”

  “你只是不愿意去接触那些小马吧,聚会真的很好玩不过就是有点累。”

   “汝难道就没有腻吗?即使是已经退位两年。”

   “正是因为两年都没有这样盛大的聚会了啊。”塞拉斯提亚笑了笑,她慢慢的挪到了露娜的身边,用蹄子轻轻抚摸着她那如午夜一样的鬃毛。“只是很遗憾暮光没能有时间来这里和我一起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在汝没有把所有的责任甩给她之前,我想她会来的。”露娜偷笑着,她继续将目光望向了城堡外的风景。城堡外,卫兵的身影驻扎在城墙上,但今夜卫兵的数量比之前要多上了不少。露娜注意到天空中不时有飞马略过,不仅仅是象征着城防部的金盔卫兵,同时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小马。“汝加强了兵力?”

  “也不算我加强的,微笑部(S.M.I.L.E)自愿派遣的马手,我也没有办法拒绝。”她回道,“好了,真的不考虑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吗?”

  “不了,吾拒绝。吾在这里呆着就好。”

  “那好吧。”塞拉斯缇亚无奈的耸了耸肩,她轻吻着露娜的额头,她的唇带着淡淡的蛋糕味,这个味道还是露娜最喜欢的水果蛋糕。“那水果蛋糕我就全吃了。”

  “等等,水果蛋糕!算吾一份!”但等到露娜反应过来时,塞拉斯缇亚早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塞拉斯缇亚窃笑着,一路朝着蛋糕小步跑去。

 

 

驰而下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声,他们刚移开了堵住出口的巨石,那块巨石在被推开的一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这个声音足以让身处于坎特拉矿洞的任何一只生物听见,包括那些栖息在溶洞顶部的蝙蝠。蝙蝠们惊慌的拍打着翅膀朝着四周的洞穴逃散,好在他们没有选择袭击两只手无寸铁的小马。夜光可以透过瀑布射入洞中,两匹马借助着那微弱的光走到了瀑布崖边。

  “希望这不是你所说的出路。”

  “看来我们应该在深入一些。但我们能摸索到这里已经不错了。”博士望着瀑布,他伸出一只蹄子触及水面,冰冷的瀑布使他又将蹄子缩了回去,他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从这里冲出去。”

  “你难不成想体验千米高空自由落地,活下去的几率可是九百九十九分之一的可能性。”博士顿了顿,他又飞快地补充道:“不对,以流体力学,重力学,引力和索诺墨菲塔兹克②定律都可以表明在直接不以任何形式的防护摔下去我们会粉身碎骨。但不用........”

  “虽然你可能很沉迷于你的数据,但,”琪明张开了翅膀,她无情的打断了博士大卖自己知识的环节。“我是只飞马,瞧,我有翅膀。”

  “喔,对。你是一匹飞马。”博士略感不悦,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好了,我们还差一位嘉宾就可以升空了。”

  “还差一位?”

   “你说呢。”博士转过了头,星尘正叼着那把简易的武器——金属棍——尾随而到。那把钝器是他刚才硬生生的从设备上拉下来的。这里太宽敞了,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正好可以作为即将发生战斗的场地。

  “你的目标是我,对吗?那就让她走。”博士说,星尘拖着钝器步步紧逼,刺啦刺啦的金属摩擦声格外刺耳。星尘没有说话,他的西装比之前多了许多的磨损和褶皱,衣领和衣袖上都有了太多的泥污。

  琪明不懂博士是什么意思,她正目睹着这匹了不起的雄驹犯下他最傻的举动朝着星尘步步靠近。

  “嘿,你好。我是博士。或许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说说你的目的,吃点小——”

  就在那一瞬间,星尘打了他——他挥舞着钝器狠狠的重击了他的脑袋。即使是琪明这样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飞马 她也能看出来那一下对博士会造成多大的损伤。她看呆了,顿时,博士就像是剪断了引线的提线木偶一样垮在了地上。

  “博士已清除,博士已清除。”星尘开口了,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他不怀好意的把头转向了琪明,琪明脑中早已涌现出了这样的结果。

   星尘走向琪明,他扔掉了嘴中的钝器。

   “好了,真是够了!我本以为你的目标只是我,可是我现在错了。”博士从地上重新的爬了起来,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拍打着自己大衣上的灰尘,声音中带上了一些冷硬:“别再动了,否则我真的要做上一些我自己都会后悔的事。”

   一切都仿佛发生在一瞬间,星尘止住了前进的步伐,调转过来面向了博士。他就像是一头露出獠牙的野兽之前优雅矜持的气息全然消失了。琪明看见星尘全副武装的冲向了博士,博士跌跌撞撞的迎了上去。两马皆在同时够着了那把钝器,但却被星尘抢先一步。星尘得意的猛地将钝器挥去,然而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嘴中的钝器不过是一团空气,钝器消失了。

   “这是你的吗?喔,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不是吗?”钝器神奇的出现在博士的蹄上,他拿着钝器朝着他挥了挥,一脸无辜的问道。“我觉得我们不会需要这个。”说完他朝着后面随意的一抛将钝器抛了出去。

   “如果你的蹄子朝我打来,我就可以轻松躲开,那我就可以改变我的位置,然后你就得再次发动攻击.....”随着博士的唠叨,星尘一次次的发起攻击,但博士的位置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发生在微小的变化。有那么一时,他差点就打中了博士但实际上还是揍了个空。好像博士就像是会瞬移魔法的独角兽一样,星尘的蹄子觉醒了自己的意识,根本不愿意打在博士的身上,直到博士发起了进攻....

   在一记蹄刃下,星尘应声倒地。

   “你怎么做到的?”琪明看的有些出神,博士本该回复她,但他的容颜可有些怪异。他的呼吸紧凑,身体朝着前倾,就像是站不稳了一样。“一些小小的外星武术而已。”他摇了摇头,俯下身子去触摸星尘。

   “我母星的传统武术之一,”他轻轻的扫过星尘的鬃毛,“如果有音速起子在就好了,算了也没差。琪明,过来搭把手。”琪明听见后凑了过去,博士小心翼翼的蹭开了星尘的眼皮同时解开了他身上的那身西装。

  “他的瞳孔没有光彩,之前的测试结果反应他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但他的意识被什么东西被覆盖掉了,你帮我看看他的西装里有没有什么电子设备。”

  “电子什么?”

  “电子设备,就是你帮我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玩意在他的荷包里。”博士还在观察着星尘的眼瞳,而琪明则开始在西装的荷包中翻找起来。

   “只找到了这个。”她把一个小黑盒子展示给博士,博士一下就对盒子产生了好奇心:“这是什么?”

  “看样子是个通讯器。”黑盒子一角的指示灯在闪烁着。

  “你们每个部长都有这样的通讯器?”博士一把夺住小黑盒子。

  “差不多是这样。”

  “这个指示灯为什么在闪烁,你看,就是这个。”博士用蹄子指着那个闪烁的灯,琪明在脑中检索着答案,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画面,实际上她也没有怎么使用过这个家伙。但她想起当她每次与其他小马建立联系的时候这个指示灯就会突然闪动表示链接正常。

   “大概是在跟其他小马建立联系的时候。”博士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好奇的问:“怎么了?”

  “你没有想过一匹在失去自主意识的小马还想要杀死我两的小马会去跟谁联系!”过道中响起可怕的马蹄声,那声音在预示着到来的入侵者并非只有一个。

  一队身影出现在两马的视野内,毫无疑问他们并非善类。

  “跑,琪明。跑!”博士连忙拉起星尘抗在背上,这匹陆马比他想象的要沉重许多。琪明连忙张开了翅膀开始了飞行前的助跑。

   后方一队小马从过道中跑出,他们全副武装蹄持武器,致命的红外线游走在两匹仓皇逃命的小马之上。

   “开火!”随着一声令下,枪声四起。魔法爆能束的破空声在两马耳边略过,火光闪烁着片刻见照亮了溶洞。琪明高高的飞到空中,博士顺势拉住了她的一只马蹄。突然加上两匹马的重量使得琪明朝着下面猛地降下一截。 

  他们冲进了瀑布,琪明的速度越加缓慢。她承受不住两匹马的重量,加上水流的干扰她甚至一时间无法呼吸。当他们冲出了瀑布水流的屏障时,一发爆能束击打在了琪明的翅膀之上,翅膀瞬间多了一处焦痕。她痛苦的大叫,发出一声悲鸣。

 

  在星月的见证下,三个模糊的身影从空中坠落,消失在了银星瀑布之下的坎特拉湖之中。

 

1.石像诅咒: Tails of Equestria Trpg桌游模组  

2.索诺墨菲塔兹克定律 : 即使你在博士剧集中也找不到的定律,纯属作者瞎编,奇幻的物理法则。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