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hiningStar018

favorite关注

 独角兽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小说】《银星笔记》(又名《银星之旅》)

第十四章 爱心保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12,869 字

publish 于 2019-06-17 发表

pageview 共 56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十四章  爱心保姆

第1年,11月13日,星期六

“哦,天哪,他们真可爱。”小蝶由衷地赞叹道,“瞧瞧这些乖巧的小宝宝们!”

“嗯,“我点点头表示赞同,“而且他们十分安静。”

“不过……哪个才是蛋糕家的小宝宝呢?”暮暮好奇地问道。

十个月之前,蛋糕家传来了喜讯——蛋糕太太怀孕了。为了能让蛋糕太太得到更多的休息,萍琪不得不开始加倍努力地工作。自然,只依靠她是不行的,她需要帮手。于是我主动联系蛋糕先生,希望他能让我在我的闲暇时间的店里工作一阵。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同意了我的请求。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糖块屋的生意依旧兴隆,同时我制作的柠檬蛋糕也顺利地被作为早餐首选摆在了货架上。半个月之前,蛋糕太太住进医院准备分娩。我和萍琪包揽了所有糖块屋的工作。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我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高兴。几个月以来,我的烘焙技艺获得了极大的进步,而这些成就都要归功于萍琪和蛋糕先生。

过了不久,蛋糕先生走进了婴儿休息室,看上去应该是刚照顾完蛋糕太太就赶来了。他走向其中一张床,然后用蹄子指着小马驹说:“这是我们的儿子,牛油蛋糕。”话音刚落,小宝宝就打了个哈欠作为回应。牛油蛋糕有着乳白色的身体和巧克力一样颜色的鬃毛,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背上居然有一对小翅膀。蛋糕先生并不在意这些,他又指向另一张床:“还有我们的女儿,南瓜蛋糕。”南瓜蛋糕的身体是深黄色的,此外还有橙黄色的鬃毛。和牛油蛋糕不同,她的背部没有翅膀,头上却有一个角。这让我感到十分惊奇——按理时,纯种陆马和陆马相互交配,只能生出陆马宝宝;纯种飞马和飞马相互交配,只能生出飞马宝宝;而纯种独角兽和独角兽相互交配,只能生出独角兽宝宝,杂交的情况则要复杂得多。而蛋糕夫妇是陆马,两个宝宝却都不是陆马。难道说……

“奇怪,”暮暮也对这种现象感到十分惊奇,“为什么两个宝宝一个是飞马,而另一个却是独角兽?”看来她和我有相同的疑问。

对于这个问题,蛋糕先生的解答是,他的祖辈的亲戚是飞马,而蛋糕太太的祖辈的亲戚则是独角兽。“应该是这样。”显然他也不太确定。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多大的研究价值,毕竟这中间的关系实在太复杂了。

在我和朋友们中,萍琪无疑是最高兴的。她不断地在婴儿休息室周围吵吵嚷嚷的,还祝宝宝们零岁生日快乐。自然,医院的护士是不允许大声喧哗的。为了不打扰宝宝们休息,也为了让萍琪安静下来,更为了让蛋糕太太安心休养,我们离开了医院,等蛋糕太太恢复身体以后再去拜访他们。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宝宝们也长大了不少。今天上午我心血来潮,决定去拜访一下蛋糕夫妇。刚一进门,萍琪正和小宝宝们玩得开心,而蛋糕夫妇却是在忙来忙去。见到此景,我忍不住问道:“蛋糕先生,蛋糕太太,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承办了一个大型婚宴,”蛋糕先生在百忙之中回答我,“今天我们要给他们做出宴席。可是最近这段时间照顾宝宝,让我们把这些事都忘记了。”“我们急需一个保姆来照顾宝宝们,”蛋糕太太接道,“请问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当然有,”我说,“但是仅凭为自己可能难以胜任这项工作……不知道其他朋友们有没有时间。”

“我我我!我想!“萍琪兴奋地说道,“我想照顾宝宝们!”但是蛋糕夫妇似乎对萍琪很不放心,无视了她的请求,转而去寻找其他小马。不巧的是,除了我和萍琪,其他小马下午都有各自的安排:暮暮要给塞拉斯蒂娅公主一份整合报告,向她报告一段时间以来的学习成果;瑞瑞尽管有时间,但她并不喜欢待孩子——从和甜贝儿最初相处的那几天就能看出来;阿杰要拯救她家的苹果;云宝下午要去中心城看闪电飞马队的表演;而小蝶则因为答应了天使兔的野餐而婉言拒绝了。所以,照顾宝宝们的工作,自然就落在了我和萍琪的身上。

临走之前,蛋糕太太交给萍琪一份责任清单,这上面写了所有她需要做的事——包括给宝宝们洗澡、喂食,以及换尿布等等。为了不让蛋糕夫妇担心,她向他们保证,做到“生命不息,负责不止”,还让我帮助她监督。

只是,宝宝们刚刚满月,对父母还是十分依赖的。蛋糕夫妇刚走,两个小宝宝就开始嚎啕大哭。因为宝宝们还不会说话,所以所有的情况都只会用哭来表达。我猜测他们是想爸爸妈妈了,准备先安抚他们的情绪。萍琪则不然,她决定让宝宝们开心起来。首先,她尝试和他们玩他们最喜欢的游戏,但是失败了,宝宝们依旧在哭。接着她有尝试说冷笑话,但是我觉得这个方法根本不行——刚刚满月的宝宝们不要说说话了,就是听懂爸爸妈妈的话都很难,何况是冷笑话呢?最后,萍琪利用她极富弹性的身体,不停地做着滑稽的动作,但是宝宝们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在这时,萍琪撞到了柜子。柜子上有一袋面粉,萍琪撞到柜子的同时,那袋面粉将她的身体变得雪白。更不可思议的是,宝宝们露出了久违的笑脸。看着萍琪全身面粉的样子,我不禁开始猜测,接下来的工作萍琪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完成。

过了不久,小宝宝们似乎饿了,牛油蛋糕用蹄子指着自己的腹部,而南瓜蛋糕则是用很难受的表情,十分可怜地看着我们。我示意萍琪把他们的午餐拿出来,而我负责把他们放到椅子上,并保证他们的安全。萍琪向宝宝们展示吃饭的方式,但是收效甚微。牛油蛋糕在不停地敲打放午餐的餐台,而南瓜蛋糕吃起了桌布。“不,吃午餐,不是桌布!”萍琪显然对她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萍琪,”我轻声提醒她,“不要把宝宝们吓到了。”但是她没有听。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了南瓜蛋糕的哭号声。如果说南瓜蛋糕的酷是事出有因的,那么牛油蛋糕则是故意给我们找麻烦。他接着敲打餐台的力量,把饭碗弄到了自己头上,食物则洒在了他的头上。我不知道他是在泄愤或是想做什么,却找不到安抚他们的办法,只有为他们收拾这些污渍而已。出于无奈,萍琪只得再次用面粉让全身变得雪白。和上次一样,宝宝们露出了笑脸,还乖乖地吃完了午餐。天哪,我真的不敢相信,只需要一袋面粉就能让两个小马宝宝安静下来。

吃午餐还好,洗澡可是给了我们不小的考验。两个小宝宝似乎非常喜欢和我们玩“捉迷藏”,不过他们藏的很一般,很快我们就找到了。可是,当我们把他们放入水中不久,震耳欲聋的哭声便从浴缸里传出来。快他们的肢体语言,大致的意思应该是泡泡破了。我很想安慰他们,可是却不知该怎么办。萍琪急中生智,拿出能漂在水面上的完结吸引他们。小马驹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他们的注意力也很快就被转移了。萍琪似乎从中看到了一点成效,便又拿来不少,几乎要把整个浴缸都填满了。看着周围这么多的玩具,宝宝们自然是无所适从的,哭声又一次在浴缸中回响起来。萍琪试着劝慰他们,但是宝宝们并不买她的账。牛油蛋糕在哭的时候打坏了浴室的水龙头,温热的水喷了我们一身。我甩甩湿透的鬃毛,无奈地叹了口气。萍琪没有办法,只能再一次拿出面粉。

“天哪,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能安静下来啊?”萍琪对于两个小宝宝的哭闹问题简直苦恼至极,“你们知不知道面粉和水和在一起会怎么样啊?”但是宝宝们没有回应,继续哭闹着。萍琪无奈,只得将面粉倒在了自己湿漉漉的身上。至于结果……萍琪全身几乎都挂着面糊,动也动不了。趁着宝宝们还在开心地笑着,我立刻给他们洗好了身体,然后为他们穿上尿布,安排他们去玩玩具。紧接着我要做的,就是把萍琪身上的面糊清理干净。我先将萍琪飘起来,把她放进盛满水的浴缸里。随后,我飘起刷子,一点一点为她清理身上的面糊,直到它们全部被洗掉。因为经管宝宝们花费了许多时间,我感觉十分疲惫。于是我问萍琪:“萍琪,请问这里有休息的地方吗?”

“哦,当然有!”她开心地回答,“二楼有一间是我的卧室,里面有不少彩带和气球。慢慢找,祝你好运!”

“啊~我想我现在迫切地需要休息,”我一边打哈欠一边说,“一会儿见。”

“午安,银星!”

“午安……”

尽管已经身在床上,但我却迟迟未能入眠。或许我是也不放心萍琪吧?“不会的,”我安慰自己,“萍琪会照顾好他们的,我相信她的能力。啊~”随着又一个哈欠的到来,我终于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我总感觉二楼有一些轻微的响动。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而没有在意,毕竟每天晚上都很累,做梦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响动声越来越大。我慢慢开始明白这不是梦境,而是事实。

“萍……萍琪?”我胆怯地走下床,轻声呼唤萍琪,“你在二楼吗?”但是没有回应。我走出房间,来到宝宝们睡觉的地方。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两张床上,连宝宝的影子也没有。接着,房间内还隐约传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银星,别吓自己,”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只有,只有……”我的话还没想好,门后突然传出一阵宝宝开心玩耍时的笑声。我轻轻走到门旁,屏住呼吸,慢慢打开门——原来是南瓜蛋糕。她坐在地板上,咬着玩具。不过奇怪的是,她究竟是怎样进去的呢?我怀疑是萍琪做的。这时,萍琪也循着声音来到房间里。据她说,在我休息的时候,她给两个宝宝换了一次尿布。“她们真的好难安抚,”萍琪向我抱怨,“没有你,我只能尽全力去抓住他们,但是总是失败。没办法,我不得不用面粉来吸引他们,以完成蛋糕夫妇交给我的任务。哦,对了。银星,”她一边看着四周一边问我,“你听到屋里有什么响声吗?”

“听到了,”我回答,“好像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再看看南瓜蛋糕,她也在看着天花板。于是我们不约而同地向天花板望去——果不其然,牛油蛋糕就在那里。只不过,他是飞上去的。

“快点下来,牛油蛋糕!”萍琪很着急,“你,快,给我,下,来!”她试图利用自己的弹跳能力,但是碍于天花板太高,她失败了。最后,不知她从哪里弄来一套吸盘鞋,最后抓到了小飞马。不过他可不安分,被抓住以后,他拖着萍琪从楼上飞进楼下的厨房里,好像还打碎了不少东西,最后又返回来。萍琪见一次次抓捕太累,干脆将他们关在笼子里。不过她似乎忘记了,小独角兽是会魔法的。她很轻松地逃出了笼子,还顺利放出了她的兄弟。尽管想抓住他们,萍琪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下去。看着眼前的景象,悲伤、委屈和愤怒占据了内心。但是这发泄的方式,却让我有些意外——

“哇~~”一阵响亮的哭号声仿佛要直冲云霄。萍琪的情绪爆发了。我不知道那段时间里她经历了什么,自己的内心又作何感想。总之,这一切,最终汇聚成了这次哭泣。宝宝们看见萍琪哭了,再用茫然的眼神看了看我忧愁的面容,他们决定安慰一下我们的情绪。南瓜蛋糕和牛油蛋糕靠在一起,往身上倒了一袋魔法。看着洁白的他们,萍琪也破涕为笑,“呵呵,其实这看上去挺滑稽的。”看来,萍琪的保姆工作还是很成功的。

晚上,趁着蛋糕夫妇还没回来,宝宝们又已经安然入睡,我和萍琪决定一同收拾一下厨房。纵使很累,但是能和萍琪交流今天的心得,我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如果让我当保姆的话,我觉得自己肯定没有萍琪那样成功。毕竟以我内敛又有些胆小的性格,除了轻声安抚以外,我找不到其他的方法了

因为晚上还要熬夜,我在蛋糕夫妇还没回来的时候离开了。回去以后,我给塞拉斯蒂娅公主写了一封信,向她汇报我今天的心得: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

今天我认识到了,学会承担责任是很重要的。的确,并不是所有小马都会照顾好小马驹。但是既然选择了去做,又为什么不去做到最好?在做一件事的过程中,你总会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读书是如此,照顾小马驹也是如此。

您忠实的学生,

银星

不知道萍琪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呢?应该和我差不多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再试着当一次保姆,好好品味其中的乐趣。

第1年,12月6日,星期一

进入十二月,我最盼望的就是暖心节能快点到来,这是除了新年以外我最期盼的日子。不过,最近阿杰家也有节日——苹果汁季节。没错,为时一周的活动,以销售秋天收获的苹果制成的苹果汁为主。记得上次去阿杰那里时她和我说过一次,一杯苹果汁两个金币一杯,同时如果货源充足的话,他们也会卖一桶,大约五十金币左右。她还向我介绍,这些苹果汁全部由苹果家族的传统方法制作,没有任何先进的步骤,全部为马工制造,但是它们质量上乘,所以几乎每年都会卖光。

“呼,我想今年冬天的收益会相当可观的。”阿杰这样说。

因为他们独特的制造方式,每年都会有小马来买,因此他们的苹果汁成为了每年冬天最畅销的饮料。“嘿,银星,”阿杰曾打趣地和我说,“如果想喝的话,一定要早早来排队哦!”当时我还并没有在意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既然有这么多小马来买,我想品质应该是非常高的。

因为时间间隔太久了,我渐渐忘记了苹果汁季节的起始日。那天晚上,我正在小蝶家里过夜。在此之前,我和小蝶以及她的动物朋友们一起去森林中野餐,回来后又给它们洗了澡,所以忘记了回去的时间。但是那晚,家中遭遇了一位“不速之客”——云宝黛茜。据小蝶说,当时她听到外面有响声,云宝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然后从窗户里飞了进来,还一把掀开了她的毯子。接着……我就被一阵尖叫声吵醒了,想必是小蝶叫的。为了为了弄清楚云宝要带小蝶去哪里,我自然也跟去了。

最后,我们停在了阿杰的农场里。那时,空中还挂着一轮弯月。云宝在路上告诉我们,她几乎从未有过喝到苹果汁的机会,而今年,她一定要买上一大堆,所以才会这么早带我们来这里。

“但是为什么呢?”我问,“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呢?”

“因为萍琪!”云宝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每次都是第一个到,然后买走一大堆,再把它们通通喝掉!嗯……今年,我也要让她尝尝喝不到的滋味!”

可惜的是,当我们到达农场的时候,摊位前已经架起了数十个帐篷。很显然,我们来得还是有点晚了。如果想早些喝到苹果汁的话,我觉得还是在这里等待比较好。这样才不会排到更远的位置。

“早上好啊!”萍琪从帐篷里出来和我们打招呼,“今年的苹果汁季节我还会再买好多的!它们真是太美味了,仿佛有一种永远不想停下的感觉……”

“不,不过……”云宝真正在意的是在我们之前的这些帐篷,“这些小马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哦,这个问题吗?”萍琪故意拉长了声调,“当我得知苹果汁季节起始日以后,我准备将它变成一次派对,所以就邀请了一些我的朋友们参加。没想到他们也同意这个计划,还带来了他们的朋友。这样的话,我就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不明白。在我的印象中,友谊是需要付出很多才能得到的,萍琪之所以会这样说,我觉得应该是我们的交际方式不同吧。

虽然很疲惫,但是为了一杯苹果汁,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终于,苹果家族全部来到摊位前,正式宣布苹果汁季节开始。来的小马非常多,等我到摊位前的时候,他们已经卖完了四桶。为了能多回味一阵,我买了两杯,然后飘起它们,准备去找暮暮,希望她也能尝到。令我意外的是,暮暮也在队列中,只不过她在我前面。斯派克也一起来了,不过他更津津乐道的是一个多月以后的蓝宝石季节。

“你知道吗,银星?那可是一场相当盛大的展览会,会有好多形状各异、光彩夺目的宝石出现呢!”

“那个……要不到时候我带你去?”我很想知道斯派克眼中的“盛会”会是什么样的。

“哦,太好了~”他显得很激动,一直搂着我的前蹄不松开,“谢谢,谢谢,银星!”

“嗯……那个……”在这样的场合做出这样的动作,我显然十分难以接受。“你能先松开我的蹄子吗……”我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

“哦,抱歉……”小龙不好意思地回答。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一边谈各自的学习计划,一边品味着果汁。确实,阿杰选用的苹果决定了果汁的品质,但更多的则是他们对果汁倾注的爱心。苹果汁能被接受,和他们的勤恳诚实的品行不无关系。

不幸的是,苹果汁又一次卖完了。而这次不高兴的是云宝——因为她刚刚站在摊位面前。“对不起各位,今天就这些了。请明天再来吧!”小苹花试图安抚大家的情绪。不过小马们的情绪反而比之前急躁了许多。队伍中不时传来叹息声和抱怨声,而云宝更是愤怒不已:“你们怎么又卖完了!几乎每次都是这种情况!”还有一位顾客也有同样的抱怨:“你们的苹果汁每年都不够喝!”“但是品质绝对是最好的!”阿杰信心满满,因为苹果家族在小马镇还从未遇到过对手。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汽笛声。接着,一辆看上去非常先进的汽车开进了果园。它进来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苹果家的围栏,这让史密夫婆婆很不高兴。接着,从车上走下一对雄性独角兽,从装束来看,他们更像是兄弟。而且,他们刚刚下车,似乎就预料到了我们遇到的麻烦,并用歌声给了我们一个解决的方案:

Well, lookie what we got here, brother of mine, it's the same in every town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哥哥,又一个相同的城镇

Ponies with thirsty throats, dry tongues, and not a drop of cider to be found 

小马们口干舌燥,却没有一滴苹果汁给他们解渴

Maybe they're not aware that there's really no need for this teary despair

也许他们不知道,真的不需要为这个难过

And the key that they need to solve the sad cider shortage you and I will share 

而他们最需要的则是我们的慷慨大方

Well you've got opportunity 

没错!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In this very community

就在你居住的小镇里

He's Flim 

他是弗立姆

He's Flam 

他是弗莱姆

We're the world famous Flim Flam brothers Travelling salesponies nonpareil 

我们是鼎鼎大名、无马能敌的弗立姆弗莱姆兄弟

Pinkie Pie: Non-pa what? 

碧琪:无马能......什么来着的?

Nonpareil, that's exactly the reason why, you see 

无马能敌,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我们

No pony else in this whole place will give you such a chance to be where you need to be

没有别的小马会给你一个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And that's a new world, with tons of cider Fresh squeezed and ready for drinking 

而这就是一个新世界,给你一辈子都喝不完的苹果汁!

More cider than you can drink in all your days of thinking 

让你每一天都可以喝苹果汁喝到饱

Rainbow Dash: I doubt that. 

云宝:值得怀疑

So take this opportunity 

所以赶快抓住这个机会

In this very community 

就在你居住的小镇里

He's Flim 

他是弗立姆

He's Flam 

他是弗莱姆

We're the world famous Flim Flam brothers Travelling salesponies nonpareil 

我们是鼎鼎大名、无马能敌的弗立姆弗莱姆兄弟

I suppose by now you're wondering about our peculiar mode of transport 

我想现在你们对于我们运输苹果汁的方式感到好奇了

I say, our mode of locomotion 

我说,这就是我们用来运输的机器

And I suppose by now you're wondering, where is this promised cider? 

我想你会想问,这哪是什么运输机器?

Any horse can make a claim and any pony can do the same 

如果一匹小马这么质疑,所以小马都可以这么问

But my brother and I have something most unique and superb Unseen at any time in this great new world 

但是我和我的哥哥拥有这台改变世界的机器

And that's opportunity 

而这就是难得的机会

Folks, the one and only, the biggest and the best 

大伙们,独一无二,最大而且最好的

The unbelievable 

令马难以置信

Unimpeachable 

而且无懈可击

Indispensable

大家不可缺少

I can't believe-able 

我简直不敢相信了!

Flim Flam brothers' Super Speedy Cider Squeezy 6000 

弗立姆弗莱姆兄弟的——“超级快速苹果汁榨取机6000”!

Flam: What d'you say, sister? 

弗莱姆:你们想说什么吗,美女们?

Oh, we got opportunity 

哦,一个难得的机会

In this very community 

就在我居住的小镇里

Please Flim,

拜托你弗立姆

please Flam

拜托你弗莱姆

help us out of this jam

帮助我们摆脱困境

With the Flim Flam brothers' Super Speedy Cider Squeezy 6000 

让“超级快速苹果汁榨取机6000”拯救我们!

Flim: Young filly, I would be ever so honored if you might see fit to let my brother and I borrow some of your delicious, and might I add spell-bindingly fragrant apples for our little demonstration here? 

弗立姆:嗨小美女,我非常荣幸能见到您,请问您会准许我们在这里借一些既新鲜又好吃,颜色红润的苹果,让我们做个示范吗?

Applejack: Uh, sure, I guess. 

苹果嘉儿:额......好吧......应该吧?

Opportunity, in our community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我居住的小镇里!

Ready Flim? 

准备好了吗弟弟?

Ready Flam 

准备好了吗哥哥?

Let's bing bang zam! 

让我们施点小魔法!

Flam: And show these thirsty ponies a world of delectable cider! 

弗莱姆:看着吧口渴的小马们,这就是一杯苹果汁的起源!

Cider, cider, cider, cider...

苹果汁,苹果汁,苹果汁,苹果汁......

Flim: Watch closely my friends! 

弗立姆:仔细看看吧我的朋友们!

Flam: The fun begins! 

弗莱姆:最有趣的地方!

Flim: Now, here's where the magic happens, right here in this heaving roiling cider press boiling guts of the very machine. Those apples plucked fresh are right now as we speak being turned into grade-A top-notch five-star blow-your-horseshoes-off one of a kind cider! 

弗立姆:现在,在这里奇迹发生了!就在这个不断起伏翻滚的苹果汁榨汁箱里,所用的苹果都是经过严格挑选、最新鲜最美味的苹果!所以我们才会说这是世界闻名的高级苹果汁!

Flam: Feel free to take a sneak peek! 

弗莱姆:欢迎先睹为快!

当然,并非所有小马都喜欢这种榨汁机。史密夫婆婆就是其中之一:

Now wait, you fellers, hold it! 

嗨小朋友!给我停一停!

You went and over-sold it! 

你不可能会把它卖出去!

I guarantee that what you have there won't compare 

我敢保证,这苹果汁的质量一定比下水道的水还差!

For the very most important ingredient 

因为你们忽略了一个榨苹果汁非常重要的因素

Can't be added or done expedient 

用一部没有感情的机器榨出来的苹果汁

And it's quality, friends, Apple Acre's quality and care! 

一定没有我们认真,用心,纯蹄榨出来的好喝!

“我同意你的看法,婆婆,”弟弟走过去说道,“但是你们永远也不会像我们这样,既高效,又美味!现在看看,到底是哪一边的呼声更高?”答案是肯定的,兴奋的马群完全被弗立姆、弗莱姆两兄弟吸引了。当然,苹果家族是绝不会让出他们的土地的。两兄弟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们准备和阿杰合作,“我们可以共同合作,然后分享成果!”弟弟说。“一面四分之一,一面四分之三!”哥哥补充道。“成交……”小苹花的“交”字还未出口,阿杰就立刻捂住她的嘴,“等等,到底哪一边得四分之三?”她对这种分配方式感到疑惑不解。

“当然是我们!”弗立姆回答,“我们负责提供技术,而你们负责提供原料,所以自然是我们分得的要多一些!”然后他看看阿杰,怎么样?考虑一下吧!”

“阿杰,不能把收成让给他们!”我走上前劝阿杰,“他们是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的,而且……我只想喝你们榨出的苹果汁。”我不知道自己的劝告是否有用,但愿能起到一些效果吧。

“不行,阿杰回答,“我们冬天主要以卖苹果汁为主,这样做的话我们会失去果园的。“接着,她转过身对两兄弟说:“对不起,我们不能接受你们的提议。”

“哦?不能合作吗?”弗立姆反问,显然他们包藏祸心,“那就只能做竞争对手了。等我们找到优质的苹果,我们会把苹果园挤出市场的。”

“不,不会的!”小苹花站出来驳斥他,“我们会用行动证明,我们会做出又快又好的苹果汁!”

“是吗?”他们很是怀疑,“我们一小时能做出一百桶!”

“我们四十五分钟就能做到!”马群中传来阵阵惊呼,而我也开始质疑这句话的真实性。虽然没有实际测量过,但是这样的速度是非常不真实的。

“嘴上说可没用,”弗立姆的话中充满挑衅的意味,“比赛吧?明天,就在这里。”

“好,”阿杰回答,“就在这里,决出小马镇唯一的苹果汁供应商!”

“可是……我们担心没有足够的苹果。”弗立姆说道。

“你们可以用我们南园的苹果!”史密夫婆婆说。很明显,她也想赶走这两个骗子。“如果能让你们吃到教训,那也值了!”

“好,明天见!”说罢他们开着火车离开了。

“阿杰……”我忍不住问道,“你觉得……你们有可能赢吗?”

“这不好说,”阿杰回答,“我们无法改变比赛的进程,但是我们会尽力做好。或许,明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大家了……”她抬起头,望向远处的那一片果林。

“加油,”我鼓励她,“你们这样辛勤的付出,一定会得到回报的。”

“嗯,一定。”

第二天上午,比赛如约在南苹果园举行。在小马镇居民的见证下,苹果家族,将迎来他们的首个生意竞争者——弗立姆,弗莱姆兄弟。比赛规则很简单,就是在一小时内,比拼哪一方的苹果汁数量多,胜者将成为小马镇唯一的苹果汁供应商。我和暮暮、斯派克以及朋友们一起来观看这次比赛。阿杰家苹果汁的质量可以说是有目共睹,但是他们的效率偏低。和追求速度的挑战者相比,他们会有胜算吗?这恐怕将是本次对决最具吸引力的地方。

赛前,暮暮询问了一些苹果家族的状况。他们表示,一定要拿下比赛。这不仅是为他们的收益而战,更是为传统而战。也许他们的效率不尽马意,但是他们对苹果汁的热爱却并没有改变。

比赛刚刚开始,阿杰一家便迅速进入各自的角色。阿杰和小苹花来回奔波于一棵棵苹果树之间,一个踢,一个接。然后,再由史密夫婆婆通过嗅觉来辨别苹果的好坏。最后史密夫婆婆将苹果放入旁边的机器中。机器上有一个石磨,它通过小马的运动来完成榨汁。麦托什在上面奔跑,同时观察木桶中苹果汁液面的高度。高度合适时便合上盖子,换一个新桶,这就是苹果家族榨汁的方法。而两兄弟这边则要轻松的多:运用魔法控制吸取机吸取苹果,再通过校验机检查苹果的质量,最后进入榨汁环节,装进木桶中。因为不需要马工操作,非常迅速而且效率极高。比赛才刚刚进行四分之一,质量上想必是难分上下的。而在数量方面,两兄弟却已经建立了可观的领先优势。

“这太可怕了!”瑞瑞感叹道,“即使拼尽全力,苹果家族也只能做出一桶,而两兄弟却可以做三桶!”她把目光转向我和暮暮,“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然阿杰是永远也赢不了的!”

“嗯……”暮暮陷入了深思。良久,一个新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她走到镇长旁边询问道:“镇长,请问荣誉家庭成员能参加比赛吗?”

“这个不好说,需要征得两兄弟的同意才可以。”接着镇长问两兄弟;“弗立姆,弗莱姆,你们反对荣誉家庭成员参赛吗?”

“反对?”弗立姆轻蔑地回答,“即使整个整个中心城都来帮忙,也比不上我们的速度!”

“我想那是同意了。”镇长回答。这对我们来说开始个好消息,阿杰是不会放弃接受帮助的机会的——尤其是在全家体力基本耗尽的时候。

经过分工,我们被分成六组:小蝶帮助阿杰踢苹果树,萍琪帮助小苹花手脚苹果,瑞瑞帮助史密夫婆婆检验苹果的品质,云宝帮助麦托什榨汁,暮暮负责盖盖子和专用苹果汁,而我则是统计苹果汁的桶数和生产速度。就这样,一支新的“苹果家族”横空出世,继续征战马机对决。

“这样算的话……”我说,“以最快速度来计算的话,两兄弟做三桶,而我们能做五桶!”但是比赛是不容放松的。就在我们欢呼的同时,对方也加快了速度。我瞥了一眼场边的斯派克,他的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我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忘记了过去,忘记了周围的一切,脑中,心中,只想着一件事:完成这个循环一次又一次,直至……比赛结束。

刚刚的一小时最终在忙碌中过去了。因为工作极其繁重,而我们有必须保持极高的速率。所以,结束的那一刻,包括我在内,我们都累得倒在了草地上。

可惜,两兄弟最终赢得了胜利。但是……这一切结束了吗?就在阿杰和她的家人黯然神伤的时候,小马镇的群众却并不买账。不知为什么,他们的苹果汁中居然有树枝、石头砾。显然,他们为了速率,舍弃了质量,而这恰恰是大家不能接受的。最终,两兄弟灰溜溜地离开了苹果园,而阿杰家也成为小马镇唯一的苹果汁供应商。最大的好消息是,这次比赛中,我们一共做了一百多桶苹果汁,足够让整个小马镇的小马都喝到一杯。作为功臣,我自然也参加了聚会。再次品尝这苹果汁,我觉得里面有一种独特的味道。不是比赛时的苦涩,而是苦尽甘来的甜蜜。

“苹果汁啊……”暮暮喃喃道。此生,她已经喝过这种饮料无数次。但是,同样的苹果汁,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熟悉的气息却越来越淡,直至消散。她多么想和朋友们再相聚一次,但那只能是奢望——逝去的美好,终究是逝去了,再也见不到了。

泪水不停地在眼眶中打着转。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放弃回望那段时光的机会。正是因为她们的到来,才一步步铸就了今天的自己。对此,她永远心存感激。光影流转,韶华失去,岁月斑驳了回忆,但那份真情却长存于心,不曾遗忘。

她又翻开下一页: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