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大家好,我是入坑两年半的飞机派Pie,不会写文,不会翻译,还经常咕咕咕……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关于本作
中篇原创
E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18,048 字

event 于 2019-06-16 发表

visibility 共 676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3 人收藏

forum 共 13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1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作者:飞机派[Pie]

***

    友谊地图发来了新的任务,而这次,难度几乎是前所未有!这次任务只能一只小马去完成!而那只小马,下决心要用派对解决问题!

    [注:改写自S8E23,灵感来自弹幕]

***

 

    “哦我真不敢相信友谊地图只召唤了一只小马,真是太离奇了!”暮暮皱着眉头,盯着地图上飘动的可爱标志。

 

    在一片陌生的山脉的上方,三个气球的标志缓缓飘动着。

 

    “什么意思,暮暮?”小蝶问。

 

    “是啊,星光熠熠以前就一只小马出过任务啊。”云宝说着,不远处的星光熠熠回以微笑。

 

    “我知道,可这次不一样。”暮暮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担心。

 

    “哪里不一样,亲爱的?”瑞瑞问。

 

    “上一次,星光熠熠去的是坎特拉皇城,那里只有可能是一般的小马之间的友谊问题(虽然那次的任务对象并不一般),但是这次的任务非常棘手,因为萍琪要去的地方,是这个叫做‘绝灭岭’的地方。”暮暮指着那片看起来山势很险峻的山脉,严肃地说。

 

    “绝、绝绝绝绝灭岭???”小蝶害怕地发着抖,不禁为萍琪担心起来。

 

    “啊呀!!!暮暮!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我正在做杯糕正要放最后几样配料然后屁屁就亮起来了但是我还是要把杯糕做完是吧所以我哦嘿为什么大家都在这里?”萍琪突然打开房间的大门,“大家都被小地图召唤了吗?”

 

    “不,萍琪,亲爱的,我很抱歉,我们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因为咱只是来借书碰巧遇见的。”苹果杰克从鞍包里踢出一本《梨树种植》来展示给她看。

 

    看见书被踢了一蹄子,暮暮的眼皮抽搐了一下。

 

    “梨树?阿杰,难道你要改种梨子了吗?”云宝好奇地问。

 

    “不,实际上,咱只是想再在果园里种一棵梨苹树,没其他啥原因。”

 

    “为啥不能大家一起去呢?”萍琪歪着头问。

 

    “因为地图只召唤了你一只小马去那里。上次我自己去出友谊任务的时候暮暮想要帮忙,结果差点好心干了坏事,所以我认为地图派你一只小马去是有原因的。”星光熠熠认真地说。暮暮的脸“唰”地一下红了。

 

    “啊~那好吧,暮暮,我要去哪里?”

 

    “这个叫做‘绝灭岭’的地方。千万小心,因为石蹄说过,在那个古老的时代,几乎没有小马了解绝灭岭,只有一个古代盾牌上记载的传说。”暮暮飘来一个木质盾牌,上面是两只奇怪的生物,一只黑色,一只白色。不知道为啥,大家感觉这图案的样子有点像小马国的国旗。

 

    “据说,有一群麒麟住在那里,他们非常善良而真诚。”

 

    “哦!!!我喜欢善良而真诚的小马!哦不,是善良而真诚的麒麟!”萍琪兴奋地叫着。

 

    “然而不幸的是,那里还居住着另一种生物:逆鳞。一种会喷出熊熊烈火的野兽。”暮暮把盾牌旋转了半圈,“并且,传说他们的火焰,用一般的方法无法扑灭,因为那是是一种魔法的火焰。”

 

    小蝶吓得连连后退,云宝看起来有些兴奋,其他小马都非常担心,而萍琪只是皱了皱眉头。

 

    “哦,萍琪,一定要小心啊。”小蝶抱住萍琪担心地说。

 

    “像我这样酷炫的小马,我一定会踹烂所有敢出来做坏事的怪物的屁股!”萍琪模仿着云宝说。

 

    “好吧,千万小心!”云宝捂着脸笑着叮嘱道。

 

    “加油亲爱的!”

 

    “上吧甜心!”

 

    “安全回来。”

 

    “嗯,好的!不管那里有什么,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然后飞快地赶回来的!再见啦!”萍琪在众小马的注视下蹦蹦跳跳地出了城堡,向着她的家跳去。

 

***

 

    萍琪坐在前往最后一站的火车上,撑着下巴独自望着窗外飞掠而过的荒凉景色。

 

    车厢里除了萍琪一只小马也没有,他们都在这最后一站前就下了车。

 

    没有小马会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随着一声刺耳的响声,火车停住了。萍琪穿好鞍包,快步走下了车。

 

    这是一个小站台。一个小得只有一个小房间的站台。远处的崇山峻岭就是她的目的地,绝灭岭。

 

    一阵萧风吹过,裹挟着漫天的枯叶飞向远方。

 

    风中的灰尘惹得萍琪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与此同时,有另一只小马的喷嚏声从一棵树后面传来。

 

    “哦嘿老先生,你好呀!”萍琪热情地挥着蹄子打着招呼。

 

    “哦赛蕾丝蒂娅在上,居然会有小马乘着火车来到——”老马停顿了一下,故作玄虚地说:“铁路的尽头……要知道…这里可是终点站,最后的,最后的一站!”

 

    萍琪保持着一个大大的微笑,点点头:“为什么呢?”

 

    老马走到一边,指着绝灭岭的方向,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说:“因为那是未知的领域……可能还会有凶猛的野兽出没……”然后他不停地开始大笑,他参差不齐的牙齿非常显眼。他一边疯癫地笑,一边向着小屋退去,进到小屋里时还疯狂地笑着,盯着萍琪派拉上了窗帘。

 

    萍琪满脸迷惑,然后摇了摇头,轻轻笑了几声,转身走向绝灭岭。

 

    “这只售票员小马怎么这么讲鬼故事哇,没让故事恐怖,反而还让他自己看起来恐怖呢,这技术比云宝黛西差多了……而且,为啥他长得那么像斯派克漫画书里的那些僵尸小马……”

 

***

 

    萍琪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轻快地跳过小溪,爬上巨石,踩过泥沼,拨开茂盛的灌木丛,却只看见了一座陡峭的绝壁。

 

    “啊哦,这么陡峭,要是有阿杰的绳子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轻松地上山了……”萍琪敲着下巴思考着。

 

    “所以我应该怎么找到要帮助的小马们呢?也许,他们就在山的那边吧?现在我又不能爬山,嗯……”萍琪敲着下巴思考着。

 

[在萍琪的脑内空间]

 

    一座图书馆。

 

    一座巨大而疯狂的图书馆。顺着过道望去,一眼看不到头。这是会让暮暮发疯的地方,不仅是因为这里是个无尽的图书馆,有些书还散乱地堆成一堆,而且这些书都没有被归类。

 

    一、本、都、没、有。

 

    因为萍琪总是能迅速找到她要的书,所以也不用分类了吧?

 

    “嗯,我应该找得到。”萍琪坐在书堆里自言自语,“《绝灭岭记》……J……J……哈!找到了!”她打开书,翻开一页开始读起来:“林尽木丛,便得一山,山有巨石,石后一小口,仿佛若有光。初极狭,才通马,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就是这个了!”萍琪满意地合上书,精神回到现实。

 

[绝灭岭山坡上的一处小平地]

 

    萍琪仔细思考着:“虽然是古小马语,但还是看得懂,也就是说,我要找一个大石头,比汤姆还大的那种!”

 

    “大石头,大石头……”突然间,她用余光发现了她寻找的东西。

 

    “灌木丛,大石头,就是它了!”萍琪跑过去,拉开灌木,使出全身力气向后一踢。巨石一歪斜,它后面果然有一个山洞。里面确实有光透射出来。

 

    萍琪兴奋地跳了进去,然后双眼闪烁着闪亮的星星。

 

    摆好蔬菜瓜果的摊位,融入大地的小屋,嵌入大树的树屋,清澈的小溪,美丽的喷泉,远处平整的田地……真的是书里写的那样!

 

    嗯,不对,这里怎么没有小马?看起来又不像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那边的麒麟啤酒店柜台上还有一听啤酒被魔法漂浮着呢。

 

    沙沙声……

 

    萍琪的耳朵警惕地立了起来。

 

    沙沙声……

 

    萍琪看向四周,有几个黑影在树间跳跃。

 

    “别躲着我了!你们快出来!!”

 

    萍琪右边的草丛里走出了一只和赛蕾丝蒂娅公主一样高的麒麟,她的枝形角的周围围绕着一个金黄色的东西,也许她是村长什么的。然后,四面八方都走出了麒麟,把萍琪包围在中间。

 

    萍琪吓了一跳:“哇哦!原来真的是有小马——呃——麒麟在这里!我只是说说玩的!”

 

    所有的麒麟都没有任何反应。

 

    “呃,嗨!我叫萍琪派!很高兴认识你们!”

 

    没有反应。

 

    萍琪皱起一边眉头:“呃,你们有什么友谊问题吗?或者其他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事情吗?”

 

    一个接一个地,几只麒麟把头歪了过来。

 

    “呃呃呃,啊,我是从小马国来的萍琪派,我们那里有一个神奇的魔法地图说你们这里有友谊问题,所以我是来帮忙的!”萍琪感觉她开始有点慌了。

 

    还是没有反应。

 

    “啊……这个,那么,我有一个问题,”萍琪走到最高的那只麒麟前,“你们、听得懂、小马语、吗?”

 

    麒麟点了点头。

 

    萍琪松了一口气:“哦,所以你们不会说话?”

 

    麒麟摇了摇头。

 

    “是不想说吗?”

 

    摇头。

 

    “是不会说吗?”

 

    摇头。

 

    “是不想和我说吗?”萍琪试探地问。

 

    摇头。

 

    “是不想让其他麒麟听见吗?这个好办,我们俩可以找个没有小马的地方悄悄地说!”

 

    摇头。

 

    “是不想让小动物听见吗?”

 

    摇头。

 

    “是你的嗓子疼吗?”

 

    摇头。

 

    “是本来就没法说话?”

 

    摇头。

 

    “是不是有个邪恶的魔法师对你们都下了诅咒,然后就都不能说话了?”

 

    摇头。

 

    “一年只能说一个字的那种?”

 

    摇头。

 

    “是你们的嘴都被隐形的魔法胶带粘住了?”

 

    摇头。

 

    “是——”萍琪还没说完她的下一个猜测,就被面无表情的大麒麟飘起来放到一边,然后所有的麒麟都散开了。

 

    “呃……看来问是问不出个什么东西了。”萍琪学着麒麟们的样子歪了歪头。

 

***

 

    麒麟们并没有把她赶出去,只是完全不理睬萍琪。

 

    萍琪坐在路边,无奈地看着熙熙攘攘的麒麟们。

 

    “如果不和我说话,那我应该怎么完成这次友谊任务?难道说,我要成为第一个任务失败的小马了吗?那我还怎么称作‘友谊使者’呢……”萍琪看着蹄子里的彩色纸花,忧伤地说,“任务失败……”她仿佛已经能看见大家失望的神情了,这让她为之一震。

 

    “不行,粉色小马总是最棒的,卢瑟福王子都这么夸我,我一定不能让大家失望!不行,萍琪,你必须让他们告诉你他们的问题在哪里!”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A]

 

    “我给你一根棒棒糖,你和我说说话好不好?”萍琪眨着星星眼,叼着一根棒棒糖,做出她能做出的最可怜的表情问这只麒麟。

 

    对方只是看着她。

 

    “两根?”萍琪又从鬃毛里取出一根。

 

    没有反应。

 

    “三根?”萍琪慢吞吞地又取出一根。

 

    麒麟歪了歪头。

 

    萍琪紧咬着嘴唇,一下狠心,把鬃毛里所有的糖果都抖了出来,堆成了足足有萍琪一半高的小山。

 

    萍琪泪眼朦胧地看着那些棒棒糖,仿佛生离死别一般:“求你了,和我说说话吧,这是我全部的棒棒糖了,都给你!”萍琪撇过头,用蹄子把糖果小山推到麒麟面前,用颤抖的声音说。

 

    麒麟面无表情,转身离开了。

 

    萍琪看着他离开,舒了口气,又笑了笑,用鬃毛往糖果小山上一戳,把糖果全部收进鬃毛,唱着歌儿进行下一计划。

 

    不过,她留了一根彩色的棒棒糖,上面贴了一张纸条:“谢谢你听我说话。”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A:失败]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B]

 

    萍琪不喜欢她刚刚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计划。

 

    但是她暂时也没有其他计划了。虽然她准备了一个可以一直写到Plan Z的清单,但是她目前写到了Plan C……

 

    萍琪坐在地上,回想着那些有趣的事情。

 

    和云宝的恶作剧、逗克兰奇笨笨开心、和大家大合唱微笑之歌、送冬迎春、和芝士办小云宝的生日派对、帮暮暮研究萍琪超感,帮阿杰收苹果……

 

    萍琪感觉脑内的指针,那个被萍琪称为“快乐能量计数盘”的指针,随着她的回忆慢慢地由绿色区指向红色的区域。她的“开心能量”就要爆发了。

 

    萍琪开始剧烈地颤抖,频率越来越快,最后竟看不出她在上下抖动。

 

    随着一声巨响,萍琪拖着粉红色的尾迹飞上了天空,她的身体里爆发出五彩的火花,她仿佛一个粉红色的烟花。

 

    地面上的麒麟们听见巨响,抬头望着那只粉红色的爆炸小马。

 

    然后继续干他们各自的事情去了。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B:失败]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C]

 

    “呃啊啊啊!”萍琪烦闷地踢开路边的一颗小石子,向着麒麟们哭了起来。

 

    “嗯哇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怎么能这样,这里怎么连一只会说话的麒麟都没有这里太欺负小马了哇啊啊啊啊啊……”

 

    听到萍琪的哭声,大麒麟和旁边的一只相对娇小的麒麟转过身来,对萍琪摇了摇头,然后让开了一条深邃而黑暗的小路,通往未知的方向。

 

    萍琪注意到麒麟们的动作,立马站起身来,擦干眼泪,望着那条蜿蜒的小路。

 

    “那里就有会说话的麒麟吗?好吧谢谢你们大麒麟和小麒麟!”萍琪跑到小路入口,向麒麟们道谢,然后转身走进了小路。

 

    谁也没有听见,萍琪偷偷地笑着。

 

    “计划通!”

 

***

 

    萍琪四处张望着,路过一丛灌木。萍琪的耳朵转动着。又有轻轻的沙沙声。

 

    萍琪好奇地看向灌木丛,猜测着里面是什么。

 

    过了几秒钟,一只小松鼠跳了出来。

 

    “呼~我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萍琪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转过身来。

 

    一只米白色的麒麟几乎和她碰上了鼻子。

 

    萍琪吓得大叫一声,后退了几步,然后才看清面前的只不过又是一只面无表情的麒麟罢了。

 

    “呼~吓死我了,你真是个恶作剧的天才,就像小云宝一样!”萍琪舒了一口气,握住麒麟的蹄子上下抖了抖。

 

    没有回应。

 

    “好~吧,你不会说话,不过能帮我个忙吗?你知道哪里有会说话的麒麟吗?或者是能写给我看的麒麟吗?”

 

    麒麟把头歪向一边。

 

     “呃啊啊啊啊!赛蕾丝蒂娅在上,为什么这次友谊任务这么难啊!”萍琪绝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伤心地盯着地面,鬃毛像漏了气一般渐渐地变直了,还在渐渐变得灰暗。

 

    然而麒麟的轻松的笑声吸引了萍琪的注意力。萍琪抬起头,惊奇地看着她。

 

    那只麒麟继续笑了一会儿,伸出一只蹄子碰了一下萍琪的鼻子,说:“骗到你啦!抱歉,抱歉,但是这感觉真的是太棒了,我就是忍不住。”她扶起萍琪,说:“哦,你绝对不能想象我有多久没有和其他麒麟开过玩笑了,或者是其他小马,管他呢,而且有些词我已经好久都没说过了-说过啦?”麒麟伸出一只蹄子友好地说:“你好,我叫秋烨,秋天的秋,火华的烨秋,秋天烈火的意思,”萍琪也伸出蹄子,可是还没有握到,秋烨伸出的蹄子就抱住了萍琪的脖子,萍琪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秋烨还在不停地说着:“你刚刚来这里,可能累了饿了像休息一下,要不要去我家睡睡觉看看书吃吃饭玩一玩什么的随便你选不过我要说的是,哦!能和其他生物聊天真是太幸福了!”秋烨一步跳到萍琪背后抱住了她,一边揉着萍琪乱糟糟的鬃毛一边开心地说着:“你可一定要好好介绍一下你自己,我们肯定会有很多很多可以讲的可以说地可以聊的我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秋烨一步跳到好几米远的地方,不给萍琪说话的机会,“你瞧瞧我这个样不过我要去不你要去不你还没你有没有看过不你当然没看过它就在在这样反正你跟着我就好了!”用机关枪一样的语速说完,秋烨就用一种奇特的步法慢慢地跳向一个方向。

 

    萍琪站在原地,望着秋烨的背影感叹道:“哇哦!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只小马可以和我一样用这么快的速度说完一大堆话还不用喘气的!她可真厉害!”

 

    秋烨走了几十米,见萍琪没有跟上来,就回头大声说:“没事儿的!快跟上来,不然你就要错过彩虹了!粉红小马!”

 

    萍琪笑嘻嘻地追了上去。

 

    ‘我喜欢这只麒麟!!!’

 

***

 

    萍琪跟着秋烨一路蹦蹦跳跳地沿着小路来到一个断崖旁的小木屋前,秋烨停在悬崖边上,回头微笑着等萍琪跟上来。萍琪一步跳到秋烨身边,清凉的山风吹得她神清气爽。

 

    不过这里不仅仅是这些东西。

 

    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条源远流长而又波澜不惊的大河,蜿蜒地流向远方,消失在一片朦朦胧胧的白雾里。一座彩虹桥从远方渺小的山丘架起,在天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通往绿树繁阴的另一座山丘。天空仿佛被清水洗过一样湛蓝而空明,几朵洁白的云彩在天空中懒散地飘荡着,远方黑压压的乌云似是害怕这里明亮温暖的阳光,在天边白茫茫的雾气之上瑟缩着不敢现身。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雨后大地和泥土的味道。

 

    “哇哦!!!秋烨,这个位置真是太完美了!这这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萍琪感叹道。

 

    秋烨很是开心,惊喜地说:“哦,你也这么想的吗?就是那种阳光照耀在世间万物身上的感觉,就像它们都一下子被唤醒了一样?于是你意识到这山川,这河流,还有,是的,这彩虹,那漫天的繁星,那无边的天空都在回望着你,而你感受到他们了吗?我们都是宇宙万物的一员,或者说,我们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秋烨感叹着,一边眺望着远方,一边用蹄子比划着什么。

 

    萍琪兴奋地点点头:“是的是的!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我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或者冰激凌,或者是樱桃卷饼!!!我在吃它们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它们对我的召唤!就是那种‘过来吧,萍琪!我们需要你!’那种召唤!!”

 

    秋烨看起来很同意,开心地一步蹦到花丛前闻野花的花香。萍琪惊讶地发现秋烨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秋烨回头招呼萍琪:“好啊,你也能感受到自然的召唤了呢!然而这只是我们惊奇之旅的第一站哦!”见萍琪跟了上来,秋烨倒退着领着萍琪走,“我们有太多好玩的东西可以去玩去看去感受!哦,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小马分享过这一切了,真的很久,所以遇见你真是我的幸运!自从他们都立下了沉默誓言,就一直这样无聊,所以你懂的,我有太多的东西要去石英——”秋烨吐了吐舌头,好让自己回想起来“适应”的读音,“适应。”

 

    “哦,可怜的秋烨,那真的是太可怕了,我只体验过一天不能说话的感觉,因为有一只独角兽要回来复仇所以她删除了我的嘴巴,而那已经让我快要疯掉了!”萍琪深表同情,“不过,你能告诉我那个‘沉默誓言’是个什么东东吗?”

 

    秋烨兴奋的神情灰暗了几分:“那……那就是他们叫我离开的原因……”秋烨别开头,因为回忆起了伤心的往事而咬着嘴唇。

 

    这次萍琪注意到了这一点,她小心地问:“我希望那不是什么太伤心的故事,不过,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个故事呢?我有点好奇。”

 

    秋烨垂着头:“说来话长了。”

 

    萍琪有点自责,她把新朋友弄伤心了。“所以……你不想提起它吗?”

 

    “对。”

 

    萍琪正要表示理解,但又猜到了秋烨的意思。“哦!那你肯定是想要把它唱出来!”萍琪兴奋地说。

 

    “哇哦!萍琪!你怎么知道?”秋烨有点惊讶,不过还是在原地转起了圈圈,开始唱歌。

 

    萍琪则坐下来认真聆听。她知道很多小马们唱歌的时候她可以身临其境,所以,不管出现什么,她已经准备好了!

 

歌曲:《A kirin tale》

[萍琪的吐槽标在『』里]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哇哦秋烨我居然没注意你竟然可以在一个个大盆子里种菜!』

 

麒麟们曾经说话歌唱,我们并不经常沉默

 

我们讲着故事和笑话,我的相声可是一绝

『那个相声听起来真不错!』

 

但是有一天怒火爆发,恶毒的话儿满天飞

『糟糕。』

 

愤怒火焰笼罩了大家,毁灭暗炎四处蔓延

『哇哦,原来逆鳞就是麒麟生气时变的!』

 

愤怒的火焰开始呈现燎原之势,甚至都烤焦了面包

 

抱歉,我都忘了我有多么喜欢唱歌了

『没事儿,我也很喜欢唱歌!』

 

我唱到哪里了?哦,对啊!

 

我幸福的村子毁于一旦,我们的关系大不入前

 

所以后来我们也懂得了,言语也可以成为利刃

 

我们的领袖命令道“不许说话!”,而那也成了最后一句话

 

淌进沉默之溪,我们一起洗个澡

『沉默之溪?』

 

溪水冷却了我们的怒火,和平的生活很快重建

 

但是没有办法倾诉,我真的好无聊!

 

真的,那时就只有数独能让我开心

 

因为彩虹不会照耀,除非天空下过了雨

 

再美丽的苹果里也可能会有虫子

 

我们不能因为伤痛就放弃了欢笑

『完全没错!』

 

只是这个道理麒麟们就是不明白

『真可惜。』

 

我被困在沉默的牢笼,但脑中总有声音在回荡

 

直到我坠入一片花海,我的喉咙才得到治疗

 

我找到了治疗的解药,我变得非常唠叨

 

积压多年的话语,让大家都很不满

 

他们不喜欢我的玩笑我的歌曲,也不在乎各种新闻

 

我写的剧本,我办的演讲,各种各样的形式

 

我甚至写了一个藏在歌剧舞台下的一只麒麟的故事

 

他爱上了舞台上的演唱家他半张脸戴着面具还经常演奏风琴但是她心有所属所以他把她从地下室里带走了我是说谁不喜欢歌剧呢???

『啊!尾巴抽!吊灯砸过来啦!!!』

 

我们的领袖说的很明白,我必须做出我的选择

 

要么选择留下来,要么选择保存我的声音

 

所以我搬来了这里,但是没有带太大的沙发

 

这里只有风景作陪,直到你来到这里听我唱

 

接着唱吧朋友们!

『萝卜青菜香蕉冬瓜……不会还有棉布面粉石头之类的东西吧……』

 

因为彩虹不会照耀,除非天空下过了雨

 

蜡烛不会发光除非被点亮

 

我们不能因为伤痛就放弃了欢笑

 

只是这个道理麒麟们就是不明白

 

不管我怎么开导他们,畏惧伤痛依然在心房

 

但有时就是要下雨!!!

 

但有时就是要下雨……

 

 

    蝴蝶们轻轻飞过,一只天蓝色的蝴蝶轻轻地停留在萍琪的鬃毛上。

 

    萍琪发现,这是一个伤心的故事。她震惊地摇摇头,一把抱住秋烨一起轻轻地哭着,惊到了停留的蝴蝶,后者慢慢地飞走了。

 

    过了一会儿,萍琪和秋烨的哭泣停止了。萍琪拭去秋烨和自己的眼泪,震惊地说:“真不敢相信这个故事,这太悲伤了,没有小马应该放弃自己的情感,还只是为了避免生气!”

 

    秋烨推开萍琪,说:“对啊,这也是我说过的话,不过当然是我又能说话了以后。”

 

    突然,脑中出现了一个闪光,萍琪突然明白了她这次要解决的友谊问题是什么了。

 

    “秋烨!我有个好消息!我知道我这次来解决的友谊问题是什么了!”

 

    “友谊问题是谁?难道你也给你的影子命名了吗?我的影子叫做日落之地的忧郁之影。”秋烨热心地介绍着自己的影子,并兴奋地朝着自己的影子挥蹄子。

 

    “呃,不。我的意思是,也许我可以劝劝其他的麒麟,帮他们开一个大派对,然后你就出现,我们一起教他们这个道理,我相信他们不可能听不进去的,因为派对是最棒的!然后他们就会回心转意,然后就会愿意吃你的解药了!!!”萍琪充满希望地说。

 

    “哦,当然,这太棒了!”突然,秋烨的心情又灰暗了下来,“呃,只不过,有那么一件小事情。”

 

    “一件小事情?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萍琪若有所思地敲着下巴。

 

    “我用来制作解药的那种花,稚马之息,已经全部用完了。”秋烨忧伤地坐在阳台上。

 

    “什么?!真的一点都不剩了吗?”

 

    “是的,我用了最后一朵稚马之息,从那以后它们再也没开过花。”秋烨的声音越来越轻。

 

    萍琪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说:“不管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先去劝麒麟们愿意吃你的解药,然后我们一起找稚马之息!!!”萍琪说着,向着村子的方向跑去。

 

    秋烨望着萍琪远去的粉色背影,举起了她的左前蹄,左左。

 

    “悄悄和你说,我不怎么觉得她能成功。”

 

    “我也这么觉得。”秋烨用左左摇摇头,怪里怪气地回答自己。

 

    “不过,我希望她能成功。”秋烨悄悄地和左左耳语。她点点左蹄,伤心而又满怀希望地眺望远方的村庄,她曾经的家。

 

***

 

    萍琪跳到村庄的舞台上,从鬃毛里找出一个大喇叭:“左右的麒麟都注意啦!今天,作为见面礼,萍琪派要在这里给大家办一次别开生面的大派对!所有的麒麟都被邀请了!所以你们一定要参加!!!”

 

    然后,她开始布置派对。她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搬出派对大炮,大炮喷射着彩带、彩纸和糖果。她在舞台上吊了一个糖罐纸偶,还准备了两个大蛋糕和无数纸杯蛋糕,饼干和甜甜圈。

 

    除了这些基础,她还在舞台上摆放了一台跳舞机。

 

    然后她从鬃毛里抽出一张写有派对邀请的卡纸,折了一架纸飞机,对着它哈了一口气,用力扔向小马镇的方向。萍琪相信派对邀请函纸飞机永不迷路,而它也从来没有让萍琪失望过。

 

    正当萍琪继续准备第二次邀请麒麟们的时候,越来越多的麒麟聚集到舞台旁边。

 

    “你们好啊,麒麟们,我想为你们开一个有史以来最棒的大派对!大家一定会啊啊啊?!你们要干什么啊?”麒麟们把萍琪漂浮在空中,带着她走着。

 

    “嗯啊啊??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救命啊!!!”

 

    当萍琪看到眼前的小溪时,她明白了麒麟们要干什么。她在秋烨的歌唱幻象里看见过,这就是沉默之溪!一旦碰到水,她就再也不能说话了!不能说话!!!那太可怕了!!!

 

    萍琪扯着嗓子尖叫着:“救——命——啊!!!”她的蹄子已经快要碰到溪水了,只剩下了不到两厘米的距离。

 

    “放下她!!!”所有的麒麟都转过头去,只见小路的尽头,是一只浑身缠绕着紫黑色魔力火焰的逆鳞。她大吼一声,向着麒麟们冲过来,并点亮了她深黑色的角,蓝紫色带着火焰的魔法力场取代了先前的魔法,包裹着萍琪飘到岸上。

 

    萍琪身上到处都是红蓝紫三色的魔法火焰,却并不烫。逆鳞在萍琪的身边跑了一圈,留下的火焰围成了一个安全的结界,给了惊慌的萍琪一个安心的机会。

 

    然而萍琪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冷静下来,反而更加恐慌地尖叫着:“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着火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一只逆鳞抓住了我我死定了啊啊啊啊秋烨来救我啊啊啊求你了!!!朋友们来救我啊啊啊唔嗯嗯嗯??!”

 

    逆鳞捂住了萍琪的嘴巴,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没事的!!!萍琪!!!你没有烧伤!!!别叫了!!!”

 

    过了好几秒钟着火的粉色小马才反应过来。

 

    “秋烨?”

 

    逆鳞在一声火光和爆响中变了回来:“对啊,就是我!我怎么可能让我最好的朋友变成哑巴呢,对吧?”

 

    萍琪看看自己的身上,那些可怕的火焰也不见了,不过周围的火依然在熊熊燃烧。

 

    “你能自己变回来?逆鳞都可以吗?”

 

    “没错!只要我们不再愤怒,我们就会从逆鳞变回麒麟。”秋烨向萍琪解释道,“不过,可惜大家都没发现这一点。”

 

    秋烨控制火焰渐渐熄灭,萍琪站了起来。

 

    “为了避免生气而放弃欢笑,这是不对的,麒麟们!”萍琪大声地对其他麒麟说,“欢笑是一把通往谐律的钥匙,而且欢笑是一种力量,促使我们的内心充满阳光!相信我,这一点我深有体会。为了避免生气而放弃自己的情感,这就好像为了避免睡不好而不睡觉一样荒唐!”

 

    秋烨也走向一只麒麟:“弗恩,你曾经那么喜欢微笑,你曾经微笑,也得到了其他麒麟的微笑,难道你不想念吗?”弗恩皱起眉毛,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秋烨又走向大麒麟:“雨光,你曾经有着最动听的天籁之音,难道你不怀念吗?”雨光看了看周围,然后尴尬地在地上磨着蹄子。

 

    萍琪也说:“没有小马能够不吵架,不过只有经历了吵架的友谊,才是经得起考验的真心友谊!”

 

    一只绿色鬃毛的浅色麒麟皱着眉毛担心地向萍琪比划了一个手势,萍琪会心地点点头,解释道:“对,我知道你们都在担心会变成逆鳞破坏了家园,不过不要担心!秋烨已经向我们证明了,愤怒是可以应对的!”

 

    麒麟们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慢慢地,一只棕色的麒麟走了出来,向秋烨比划着。

 

    萍琪看得懂他的意思,不过她没有说。

 

    他指指嘴巴。

 

    “好吧,你饿了?”

 

    他把双蹄伸向天空。

 

    “是有麒麟掉到井里了吗?”

 

    他摇摇头,然后双蹄伸到背后,又伸到前面。

 

    “宝宝?鱼宝宝?鱼宝宝的嘴?”他一个劲地摇头,秋烨还是在胡猜。

 

    粉红色小马对此以蹄掩面。

 

    他一只蹄子捂着嘴巴一只蹄子伸向天空,就好像自由女神像一般,又把蹄子伸展到两边,上下挥动着。

 

    秋烨明显快要崩溃了:“什么?歌唱?!跳舞?!鱼宝宝用嘴跳舞?!!呃啊你直接写下来就好啦!!嗷真是急死我了!”秋烨的眼睛发白,牙齿也变尖了,她的鬃毛和尾巴开始着火,她就要变成逆鳞了。

 

    秋烨很明显地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于是伸出一只蹄子打断了他,说:“请稍等一下。”,然后快步走到一块大石头后面。

 

    “嗷呜!!!”

 

    一声吼叫,大石头背后燃过一道冲天的火焰,然后冷静的秋烨又轻快地走了出来,对他彬彬有礼地说:“请继续。”

 

    他碰了两下秋烨的鼻子,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张开的嘴巴。

 

    秋烨恍然大悟:“哦!!!你原来是想要沉默之溪的解药啊!”

 

    萍琪在一旁正疯狂地在一个本子上写着给秋烨的萍琪猜谜初级教程。

 

    所以当秋烨灰心丧气地回头看着萍琪的时候,萍琪并没有注意到。

 

    秋烨咳了一声,萍琪才意识到秋烨已经猜到了谜底。她收起了本子,说:“哦,那好吧,没有稚马之息,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把这片森林找了73.5次,一株稚马之息都没有了。”不过秋烨又鼓起信心,“这次有大家帮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找到稚马之息……”然后她转身带着大家跑开了。

 

    萍琪想要叫住秋烨,但是她已经走远了。

 

    萍琪的尾巴突然发抖,所以萍琪找到一棵树躲了起来。

 

    一只蓝色的天马用脸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差点没摔到沉默之溪里。

 

    云宝甩了甩头把泥土甩掉。“嗷!疼死了……哦!萍琪!!!萍琪!!!你还好吗?!!!是不是碰到了逆鳞——呃,萍琪?”云宝抬起一边眉毛。

 

    萍琪正在好奇地看着她。

 

    “萍琪?”

 

    “呃,云宝,你为什么在这里坠机了?”

 

    “因为你给我们发了求救信号啊!我们就来救你了!”

 

    “哦,小傻瓜。”萍琪咯咯笑着,“那不是什么求救信号,那是派对邀请函!”

 

    “可是明明你在纸飞机上写着‘朋友们,速来,我需要你们’啊!这说明你有危险!”

 

    “随便啦。”萍琪一摊蹄子,把云宝扶起来,又问:“怎么只有你一个呢?其他姐妹们呢?”

 

    “她们还在来的路上,苹果杰克和小蝶关于要不要帮助松鼠们这一点上产生了分歧。所以我就先飞来帮忙了。所以,逆鳞在哪里?竟敢威胁到我们的朋友!”云宝虚张声势地挥舞着蹄子。

 

    “呃……应该不会再有逆鳞了吧。或者说——”

 

    “你把逆鳞都消灭了?!”云宝大张着嘴巴惊讶地冲着萍琪大叫着。逆鳞是很危险,可是萍琪居然杀死了他们,这真是……

 

    “小黛西,放轻松~”萍琪伸出一只蹄子抱着云宝,云宝颤抖了一下。“我是说,实际上逆鳞就是麒麟生气了以后变的。我的意思是他们再也不会长时间变成危险的逆鳞了。”

 

    “哦。”云宝放松了下来,她刚刚还居然以为萍琪是个杀马狂魔呢。她为自己荒唐的想法而感到可笑,看来是时候丢开那些荒诞不经的恐怖故事书了。

 

    “那,我们现在干什么?派对在哪里呢?”

 

    “别急,小云宝,在派对开始之前,我们还要寻找一种花。”萍琪一只搂着云宝放松地说。

 

***

 

    萍琪和她的朋友们叼着稚马之息跑回了麒麟们的村庄,找到了秋烨。

 

    秋烨看见她们叼的东西,顿时变得兴奋而激动。“你们找到它了!说吧,在哪儿?放心大胆地加入复杂的描述和滑稽的段子!”

 

    萍琪点了点头,说:“好啊!那么秋烨你就听好了:‘哦我真不敢相信友谊地图只召唤了一只小马,真是太离奇了!’暮暮皱着眉头,盯着地图上飘动的可爱标志。在一片陌生的山脉的上方,三个气球的标志缓缓飘——”

 

    “呃,我不是说这篇同人小说,我是说叫你,萍琪来加入复杂的描述和滑稽的段子。”秋烨打断了萍琪。除了萍琪的所有小马都一脸迷惑地盯着秋烨看。

 

    “哦!你说这个啊!”萍琪恍然大悟,“那么事情就是这样的:

 

***

 

    我和云宝一起走向我进来的那块大石头那里,云宝看见那么多灌木很挡路,于是从她的鞍包里拿出翼刃,安装在她的翅膀上,然后叫我躲开。我躲开以后云宝做了一个潇洒的腾空,向天空垂直上飞,突然调转方向,直直地飞下来,如闪电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切掉了路中间的灌木。

 

    我们走出山洞,我觉得这个石头太大了也许会砸到进进出出的麒麟或者小马,于是我决定向它冲过去,在将要撞上石头的一瞬间旋身,用两只前蹄撑住地面,后蹄瞬间发力,使用寸劲将坚如磐石的大石头踢了个粉碎。

 

    我们一出去就看见了苹果杰克用两只强壮后蹄飞跃过一条小溪——”

 

***

 

    “不是,我是说你们找到稚马之息的那部分。”

 

    “可是没有这些事故事就不完整了呀!”

 

    “我听得懂,直接说采花那里吧。”

 

    “好吧!”

 

***

 

    “最后我们在松鼠们的帮助下发现了稚马之息,我们就采下来送到这里。不过暮暮留了一朵说是要做相关的研究。完了。”

 

***

 

    “这……还真是惊心动魄?”秋烨评价道。

 

    “呃……甜心,咱觉得咱们还是先注重正事儿比较好。”苹果杰克说。

 

    “说的好,橙色小马。”秋烨一下子想起来她正要做的事情了。

 

    “哦!我真是的,居然没有向你介绍我的朋友们!来,秋烨,这是苹果杰克,这是云宝黛西,这是暮光闪闪,这是小蝶,还有瑞瑞……诶?暮暮,斯派克呢?”

 

    “他和星光得守着学院啊。”

 

    “哦,那太可惜了。不过,现在,秋烨,我们快做解药吧!”

 

    秋烨把一束稚马之息扔到村里的喷泉里,池水的颜色渐渐地变深了。

 

    “呃,秋烨?”瑞瑞皱着眉头问,秋烨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瑞瑞。“无意冒犯,不过,这么小一把稚马之息放到这么大一池水里……药物的浓度会不会显得太低了点?”

 

    “哦,瑞瑞,不会的,魔法疾病和一般的疾病是不一样的,魔法疾病没有药物浓度一说,只要有解药,无论浓度大小,都能起到作用。这也是古代战争时期使用过的解毒原理,曾经有些魔法疾病对应解药的载体是剧毒的,曾经的敌人认为这样中毒对象就必死无疑,但是实际上古代小马的做法也是把毒药的解药溶解在一条河里,然后取一点河水来解毒,魔法解药载体就不会让患者中毒了。”见到暮暮又开启了她的演讲模式,云宝不自觉地开起了小差。

 

    “稚马之息有……有毒?”小蝶看起来吓坏了。

 

    “没有啦!要是稚马之息有毒,那么我早就毒死咯。”秋烨说,“我当初可是直接喝下了稚马之息的研磨原浆呢。”

 

    “既然没有毒,又能治好麒麟们,那就快叫大家来服用啊!”云宝挥着蹄子,“我还要参加乐子多多的麒麟派对呢!!!”

 

    “听你的,黛西。听你的。”萍琪笑着说。

 

    萍琪拿出一个喇叭,又给了秋烨一个。于是她们两个一起大喊:“各位麒麟们!你们是否感觉有话说不出,在心里憋着非常闷?!来吧!到村广场来!我们有免费的沉默之溪的解药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

 

    小马们齐刷刷地用蹄子捂脸。

 

    麒麟们听说解药做出来了,都兴奋地跑到村中心喷泉来,等待秋烨制作解药。然而秋烨只是指指喷泉,大家就都明白了:解药就是喷泉的水。于是麒麟们就俯在泉水边,慢慢地喝下清凉的泉水。虽然有暮暮的保证,但是秋烨还是非常担心:万一解药的量不够怎么办?她担心地咬着嘴唇,力度越来越大,她的耳朵也不自主地折了起来。   

 

    服下解药后,麒麟们试图开口,有只麒麟说出了一句随意的“一二三四”,就好像在试话筒,却激动地抱住了身边的麒麟。有些麒麟决定用歌唱来重新接纳他们的嗓音,虽然这小小的合唱并没有小马之声那么和谐动听,但很多麒麟的嗓音真的很不错。

 

    听到了悦耳的交谈声后,秋烨总算是放下了她悬着的心。

 

    雨光向秋烨慢慢地走来,脸上带着歉意而真诚的微笑,她轻轻地说:“秋烨,谢谢你。你给我们送来了一份大礼:你让我们所有的麒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愤怒这种情绪一直都在我们的内心,只是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它。过去的我们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还把你赶走了,我们真是非常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们。如果你能回来和我们大家一起生活的话,我们大家都会感到很高兴的。大家都很想念你和你那天籁一般的歌声呢,你知道吗?”

 

    萍琪也非常欣慰:“好耶!!!麒麟们能重新说话了!!!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开~~~派~~~对~~~”小马们全都面无表情地说。

 

    “不对!是恢复派对!因为已经有一个派对了!!!”萍琪拖出她的派对大炮,然后兴奋地向着舞台前每个小木桌开火。不知怎么的,炮弹还是自动装填并且不同的木桌有不同的装饰效果,有些桌子只有桌布,有些桌子除了桌布还有蛋糕、纸杯蛋糕或者汽水一类的饮料。

 

    当然,虽然派对大炮能在几秒钟内布置好一个小型派对,不过像整个麒麟村都参加的大型派对只有一个派对大炮是远远不够的。根据萍琪所说,派对大炮在紧急派对和特大型派对时最被需要啦,麒麟村的这种规模就结合快速布置法和亲蹄布置比较好。

 

    所以她们和麒麟们一直忙到傍晚。派对开始时,瑞瑞已经为了要表演的小马和麒麟都做了一些礼服[她说来到麒麟村感受到的麒麟风格让她深受启发]。

 

    随着云宝黛西潇洒绚丽的彩虹音爆在天空绽放,派对开始了。小马和麒麟一起放声歌唱,表演,玩耍,这是一个无比快乐的派对。

 

    身为主持的萍琪在和弗恩一起合唱《微笑之歌》后,举着麦克风向全场的观众们宣布:“大家都知道是谁拯救了麒麟村对吧?是我?不,春分!是秋烨啊!是秋烨带来了解药哦!所以,我们应该再欣赏一下秋烨的天籁之音!哦,我可是深有体会!所以,上来吧!秋烨!”

 

    “怎么,萍琪?”秋烨红着脸装傻。

 

    “唱歌呀!今天你唱的《麒麟传奇》!”

 

    “但是大家已经学会了这个道理……好的!不过我只唱一段我新编的哟!”

 

    她清了清嗓子:

 

    “因为彩虹不会点亮天空,除非天空下过雨。

 

    蜡烛不被点燃不会发光。

 

    我们不能畏惧伤痛就放弃我们的欢笑,

 

    这是我们麒麟应该懂得的道理!”

 

    秋烨跳下舞台,在灯光的照耀下一边歌唱一边跳跃过泉水,溅起朵朵水花,大家也都聚集到泉水边,开心地庆祝着麒麟村的新生。

 

    “那闪耀的彩虹不会点亮天空,除非天空——”

 

    秋烨用一只蹄子堵住喷泉,泉水喷向旁边大树的树枝,分散成为细细的雨点,灯光也在无数小水珠的作用下分散为七色的彩虹,正如秋烨歌里所说,在灯光下闪耀,点亮了漫天繁星的夜空。

 

    “下起了雨——”

 

    秋烨在长长的尾音过后结束了歌唱,所有的麒麟都在欢呼,小马们也真心为麒麟们而感到快乐。

 

    这时,萍琪的气球可爱标志再次变得闪闪发光。友谊任务完成了。

 

    “我就说派对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嘛!!!”萍琪用这样一句话来结束这次友谊任务。

 

[萍琪的麒麟开口计划Plan C成功!]

#1
spark  天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哈哈,秋烨和萍琪派两个超能量体聚集在一起,就像是把过氧化氢加上二氧化锰一样

直接引爆全场,故事真的很有趣很欢乐。

2019-06-16
#2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有一段我脑中完美浮现出了麒麟走来走去,走来走去的场景……然后扩展到北上广深之类的城市……

2019-06-24
#3
回复 番外篇——秋烨的采访

这个采访很好。

2019-06-24
#4
pomelo7  陆马
回复 番外篇——秋烨的采访

我靠好棒!!!!采访太有趣了 点子很新颖 人物很还原 五星!

2019-06-24
#5
DiscordantH  天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1 @spark :

像把铯金属扔水里:ftemoji_pinkamina:

24 天前
#6
spark  天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5 @RainbowLightning :

或者核聚变

23 天前
#7
DiscordantH  天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6 @spark :

氢聚变氦再聚变碳三重恒星聚变大礼包~最后超新星爆发4000K送马上天:ftemoji_pinkamina:

23 天前
#8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7 @RainbowLightning :

你们这是要毁灭小马国呀

23 天前
#9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7 @RainbowLightning :

:ftemoji_sgpopcorn:

22 天前
#10
DiscordantH  天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回复#8 @飞机派Pie :

pp的神驹属性使她们两个无视热力学三定律,内能不会以电磁波形式辐射,放心:ftemoji_sgpopcorn:

22 天前
#11
Oscar0901  独角兽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从氢开始

聚变到气奥

再从气奥

裂变到氢

从氢开始

聚变到气奥

再从气奥

裂变到氢

从氢开始

聚变到气奥

再从气奥

裂变到氢

从氢开始

聚变到气奥

再从气奥

裂变到氢

......

:ftemoji_sgsneaky::ftemoji_sgsneaky::ftemoji_sgsneaky:

22 天前
#12
Como  陆马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这个太赞了,但是等等,友谊地图只叫了你一个小马来,你最后还是把剩下的都叫来了?

21 天前
#13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绝灭岭的寂静派对

友谊地图只叫了萍琪,但是萍琪把大家叫来了:ftemoji_twisheepish:

21 天前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官方)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