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Cyan6
Cyan6Lv.6
独角兽小编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40255/the-enchanted-library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chrome_reader_mode 12,352 event 2019 年 6 月 16 日 thumb_up 1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486 forum 5

~Act I~02~The Princess in the Library~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瑞瑞与幽灵公主的即兴瞪眼大赛似乎延伸到了永恒。小猫头鹰左右看着她俩。

“你是送书的?(the Book Bringer)”公主问道。惊讶的独角兽并没有回答。

事情的进展早已超出了瑞瑞的想象。确实,她从没想过自己会遇见小马国上古公主的幽灵,但她想象中的此种场景应该有……尖叫啊,灵魂禁锢之类的东西。看见公主的目光没有憎恶或者愤怒,她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她的眼里更多的是好奇,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耐烦?在瑞瑞看来,面前的翼角兽似乎也在评估目前的状况。和她在被幽灵公主追着跑时脑子里想的东西比起来,现在要好太多了;一个不好她的灵魂就有可能被放逐到地狱深处去,或者自己也被变成一个幽灵什么的。可现在,情况看起来还不错。

“不对,不可能是你。你刚刚在天文区。他是不会在错误的地方找错误的书的,”幽灵公主终于开口,面无表情地改变了话题。她暂停一下,似乎是在等瑞瑞给点确认的信号。但下面迷惑的雌驹毫无反应。公主只得解释起来,“你刚刚在天文区去找一本地质学的书。

公主对她说的头几句话就是如此。这整整几个世纪以来,她对外马说过的话或许也只有这几句了。若是一般小马去想的话,她说的或许会是“你是谁?”,或者“你在这里干什么?”,或者经典一点的,“何马胆敢扰朕安息?愚昧的贱民啊,速速离开!”

然而,她却……

“——可有关宝石的书在地质区,以星璇十进分类法来说是第五百五十一类。相对的,天文是第一百一十三类。”(Starswirl Decimal Classification)

……显然选择了教育瑞瑞什么是星璇十进分类法。

瑞瑞不清楚自己该作何反应,或者该说什么,或者该做什么。好在,不用她自己去多想;公主刚刚说完,小猫头鹰又向瑞瑞飞去,落在瑞瑞头上它最喜欢的位置,好奇地用翅膀拍着她的耳朵。

“瑟弥斯!”(Themis)公主有些恼,叫道,下降到书架表面用蹄子跺了一下书架顶,“在我对闯入者问完话之前不要对她这么好!”她对着瑞瑞,又问,“你不是送书的,对吧?”

瑞瑞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公主是在说自己。试着接受目前状况的她有些愣愣的,“送-送书的?”

这是谁啊?

瑞瑞摇头。公主见状,眯起眼睛,“那你为什么来这里?”

瑞瑞张开嘴,又闭上。又重复了几次。这不正是最重要的问题吗?为什么她非要下到树里面来,看见里面所埋藏的这一切?好奇心自然占了很大一部分,这点没错。但一定还有别的什么。《四公主的传说》曾是瑞瑞童年时代每天晚上都要听一遍的睡前故事。或许不是什么好奇心。或许只是她心中那只想要拯救公主的小雌驹从未长大而已。

“为了……你?”

幽灵公主皱起眉毛,抬起蹄子,像是要再在书柜顶上踏一下的样子。*“为了我?!”*她的声音里是说不清的震惊与恼怒。但下一刻,她的怒火便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的表情。“……我。”她低声重复着,蹄子放下,耳朵也垂下来。她坐下来,对瑞瑞不相信地眨着眼,“我?”她指着自己的鼻子,轻声问道,“从来没有谁为了回来过……除了无——”

瑞瑞没能听见剩下的话;幽灵公主一下起身,张开翅膀,咬起牙怒视着她。“*为什么*是我?”她冷冰冰地问道,独角开始发光,“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为什么你会回来?!你不是被打败了吗!”

“回-回来?!被打败?”瑞瑞往后连退几步,踩到她鞍袋里洒出来的东西上。她用魔法举起地上的那本杂志作为一面临时盾牌。她还这么年轻貌美,还不想就这样被一个愤怒的幽灵轰成渣子!“我-我从来就没有到这里来过!我之前正在无尽之森里寻找自己的妹妹,然后一不小心到了你的图书馆里!”

你说谎!”幽灵公主吼道,角上光芒更盛。正在这时,她看见了瑞瑞身旁地上的皇冠。当她再度看向瑞瑞时,眼里的怒火似乎翻了三倍,“那东西你又是从那里找到的?!明明就是你!”

“没有!这是我在树旁边捡到的!”瑞瑞使劲摇头,她头上的瑟弥斯跟着摇晃着。“我向你保证!我只是好奇而已!”可惜,她所说的话并没有被公主听进去。

愤怒的幽灵公主猛地一踏书架,不准对我撒谎!”她叫道,用自己的魔法将瑞瑞举起,把她跟布娃娃似的一把甩到附近的书架上。书架在撞击中吱呀作响,差点晃倒。似乎瑞瑞一脸撞在书架上还不够,几本大部头掉下来,砸在她头上。

瑞瑞扑通一声落地,灰尘在从书本间飞散,慢慢落下。她喘息着,咳嗽着。试着挪动左前腿时,一阵尖锐的剧痛传来,尖锐到逼着她流出了眼泪。

“你——”

听见幽灵公主的声音,瑞瑞眼睛猛地一睁,屏住呼吸。她的思维以每秒钟一千公里的速度运转着,想要试图寻找一条出路,以从面前盛怒的翼角兽幽灵蹄中逃脱。她可以跑向出口,但这样可能会引来公主的另一轮攻击,或者她也可以在原地呆着不动,祈祷公主的怒火会平息下来。两种方案似乎都不怎么样,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选择,公主的声音就再次响起了:

“为什么你不保护自己?这又是在耍什么花招吗?”

虽然很怕,瑞瑞终于还是痛苦地转过头,看着幽灵公主。上方的雌驹也看着她,翅膀依然大张,耳朵挺立,可眼里却多了一丝犹豫。

“什-什么?”瑞瑞只说出这么点,也只敢说出这么点。

“为什么你要来这里?!”幽灵公主问道。她的语气依然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但之前那股杀气腾腾的怒火似乎消失了,“你是谁?”

“瑞-瑞瑞!”瑞瑞有些结巴,“我的名字是瑞瑞,我-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好奇!”好奇到脑子出毛病了还差不多。

书架上的公主退了一步,翅膀稍微放下来,“你不是无——?我-我……”

瑞瑞的目光从幽灵公主转移到出口上,想着自己能不能趁公主糊涂之际赶紧逃跑。从她现在分心的样子来看,如果瑞瑞想要活着出去,这就是唯一的机会了。虽然蹄子扭了想要跑不是什么好办法——更别说她脑袋还一涨一涨地疼——但恐惧战胜了疼痛。瑞瑞决定,即使再挨一次打,她也不想再在这个图书馆里多呆一秒钟了。她站起身,咬紧牙关忍住前蹄的疼痛,向出口冲去。

“等-等一下!”

离出口还有四步之遥,幽灵公主的声音追上来,接着公主本马也一起传送到了出口面前。瑞瑞通往自由的道路被挡住了,但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瑞瑞深呼吸一口,提聚起自身所有的魔力。这样对一匹幽灵公主可能做不了什么,但至少能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踩着鞍袋中洒出的东西,瑞瑞用尽全力将一束魔力打向公主正脸。

同预想一样,这样的攻击不过稍微分散了翼角兽的注意力。但只要这样就足够了。瑞瑞深吸一口气,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着,从幽灵公主无意中让出来的空档里冲了出去。她拖着受伤的蹄子,以最快地速度向台阶跑去。离台阶还有几米的时候,幽灵公主的声音再次传来。

等等!请不要走!

瑞瑞猛地停下。她忍不住转过头去,看见公主正站在隧道的另一端。公主抬起她的蹄子,似乎要走进隧道,可当她的梯子伸出时,一面半透明的粉色结界出现,将她挡了回去。她的耳朵随之垂了下来。

求你了……我很抱歉。请不要走。”幽灵公主说道——带着哭腔,祈求道。

但瑞瑞没有回答,转身继续跑起来,一步两跨地爬台阶。很快,她看见了出口的光明……自由

她跳出地板门,落在地面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让幽灵那么生气,但她不在乎了。

想到她再也不会遭遇刚刚这样的事情,腿上再怎么痛也值得了。不到二十分钟,我就能安安全全地回到家里。她想着,向小马镇的方向跑去,脑子里已经开始想象温暖舒适的旋转木马精品屋,然后幽灵公主爱打谁就打谁好了,反正她只会一匹马就这样留在她的图书馆里……永永远远……

她尽力想要忘掉整件事情,可孤苦伶仃的幽灵公主却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的耳边不断响起公主乞求自己不要离开的声音。她停下来,转头看着地板门,耳朵压在后脑上,咬着下嘴唇。

其实……应该有什么原因才对,不是吗?

如果幽灵公主想要杀掉她,那刚见到瑞瑞的时候为什么不下蹄?况且,公主为什么会帮她扶住要砸到自己身上的书呢?之前那堆书要把她砸晕过去都绰绰有余。如果想要做掉瑞瑞,趁她晕过去的时候不是要容易得多吗?

为什么她要等到那么后面才出蹄?

“看来你是见到幽灵公主了,不是吗?”

瑞瑞转过头。她的身后正站着一匹公马。他穿一件黑色斗篷,风帽遮住了大半个脸,露出的只有一个温暖又有些疲惫的微笑。她看见他身上露出的一小部分毛皮已经因岁月蒙上了一层重重的灰色,里面隐隐透出一些赭黄。再加上他长长的胡子,看来他早已不再年轻。不过他腿脚一定还好。毕竟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一户人家。

瑞瑞有些害怕地后退一步。老公马见状举起蹄子,“别怕,孩子。我没有恶意。我经常来这片森林里散步。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已。这一带都没什么马敢来。”

“你-你是谁?”瑞瑞又后退一步,问。这个无尽之森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成天都有像是童话里蹦出来的小马出现?——真的那种!面前公马的样子让她想起幽灵公主的那个问题,“你是‘送书的’吗?”

公马笑了,“原来她这么叫我的啊?”他抚摸起自己的胡须,温柔地微笑着,“真是贴切!我的祖先和我恐怕都给她送了上千本书了吧!而且要是我这身老骨头争口气,我还要再送个几百本呢!”

几百本书?那说明送书的,还有他的整个家族肯定连续来这里好几个世纪了,但……“那为什么她从没见过你?我进去不到十分钟就撞见她追着我跑了。”

送书的歪头,“啊,看来你是动了她的书了,是吧?只要你不碰她的书,就算你在图书馆里晃悠几个星期,她都不会注意到你。”他回答,目光绕过瑞瑞落在地板门上,“不过我倒不吃惊!要是在那座图书馆里活上个几千年,只有书作伴的话,书和她恐怕都要融为一体咯。”

瑞瑞想要向前一步,但力不小心用在了前蹄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你受伤了?”他见状,问道,“啧啧啧,暮光公主啊,看马的眼光还是这么不准呢。我敢说,要是她把我当成那个家伙的话,我就不只是要被弄伤一只蹄子那么简单的咯。

“那个家伙?”马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后,瑞瑞对公主口中的他又起了兴趣。

送书的有些惊讶,“你还没想通吗?”他又摸摸自己的胡子,皱起眉头,“传说里是怎么说的来着…?”他眼睛一睁,高兴地笑起来,“想起来了!”他站直身子,清清嗓子,大声背诵起来:“最年轻的公主在她钟爱的书本里寻找答案。她藏在一个亲自设计的秘密图书馆中,深埋于一颗橡树之下。但仅仅在她出发数日之前,混沌之灵伪装成一个旅者,从附近的一个村民口中得知了她的位置。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是他?瑞瑞想。公主的话和反应现在都说得通了。

“多可怜啊,”他继续说,“被永远困在一座图书馆里,出也不去,只有无法回答的猫头鹰去听她想要说的话……可这和自言自语又有什么区别呢?结果现在这孩子又吓走了一匹小马。”他又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个活法真寂寞。”

公马越是说,瑞瑞就越是为……暮光公主感到惋惜。她把瑞瑞当成了混沌之灵,那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又怎么能怪她呢?而且之后,她脸上懊悔的表情……

“不过你还没走嘛!”

送书的脸上悲伤的表情不见了,他显得有些高兴,“你想想,多巧啊这个!你偏偏在*搜寻夜*找到了咱们的公主,跟童话一样!”他的笑容愈发灿烂,“你就是童话主角啦!”

天,这么一说真的很诱马,不是吗?像小说里写的一样,这就是她自己的冒险故事。瑞瑞咬着嘴唇看看橡树,“可是……”她又转过来看着送书的,“童话里……童话里从来没提到过要怎么救她们出来——救公主们。”

“‘但于混沌之灵所不知的是,’”年迈的公马开始背诵,“‘当魔法之公主所失去的遗物被归还回图书馆之树中时,囚禁公主的咒语将被解除,和平将重回大地。’”

瑞瑞皱着眉头,张嘴闭嘴好几次,“可-可是……这一段我从来没听过,”她嘟哝着,“不对!”

送书的嘿嘿一笑,“小马哟,是一种健忘的生物。确实,距离这件事真的发生也过去了一千多年了。什么东西都逃不过时间的侵蚀,就算是那个年代所发生的真相也一样。我胆敢说啊,这个童话至少得有五十——不对,一百多个不一样的版本了!”

“那究竟哪一个才是对的”瑞瑞向公马靠近一步。

他的回应不过是笑笑,“孩子,你问我干什么?那个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我知道我长得显老,可我也没老到那个程度嘛!”瑞瑞赶忙改口说自己不是故意暗示他有几个世纪那么老了。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倒知道一位公主能告诉你那时真正发生的事情。”他微笑着指指瑞瑞脚下的地面,“显然她还没忘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不是吗?”

他清清嗓子,拉一拉自己的斗篷,“不过,我该走啦。时间不早,家里老婆脾气又不好,要是被她知道我回去晚了,可不得把我这身老骨头给打散咯!”他朝瑞瑞使个眼色,又咳嗽两声,转身,“那么,再见——”

“可-等一下!”瑞瑞叫道,“如果这些你都知道,为什么你没有试着去寻找失去的遗物呢?”

送书的笑出了声,“诶,当然试过!可惜没啥收获。但你……”他微笑着摸摸自己的胡子,“孩子,我有种感觉,你能在我跌倒的地方爬起来。”

“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为什么你没有——”

“别急,别急,以后会有时间的嘛!”他打断了她的话,朝树那边抬抬下巴,“只要你以后继续来这里,那我们就有机会再见面的!要是你不来……暮光公主就只好再等其他小马去帮她咯。”

说完,他走了,留下瑞瑞站在原地,心里一遍遍重复着他的最后一句话。她可以马上就走,回小马镇去,但……现在她不清楚自己究竟想不想走了。知道这一切之后,她真的走得掉吗?她转过头看着地板门,就这样一直看着。

“请不要走。”

这句话不断地响着。万一……万一暮光公主还坐在那个地方,等着她回去呢?终于,瑞瑞叹口气,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用魔法再次打开地板门,走了进去。

疯了,她想,拖着受伤的蹄子一步又一步走下台阶。疯透了。她继续想,向隧道尽头的光亮走着,尽力不去过于关注自己的精神健康问题。

终于她来到隧道尽头。她用蹄子在入口挥了一挥,看到没有结界出现,才小心翼翼地向里望去。她发现暮光公主正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前。那只猫头鹰——是叫瑟弥斯来着?正好奇地在瑞瑞的杂志周围跳来跳去。瑞瑞的其他物品也被捡起来摆在了桌子上。

暮光公主叹口气,用魔法拿起瑞瑞的杂志,眯起眼观察封面,“这个‘曼城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自言自语道,放下杂志看看瑟弥斯。瑟弥斯只是呼地叫了一声。幽灵公主又看了他一会,再次拿起杂志。突然,她失意地叹气,将杂志猛地向墙上一扔。

可就当杂志就要撞到一个书架上时,暮光公主又抓住了它,将它慢慢送回桌子上来,低下头又叹了一口气。瑞瑞看见杂志的待遇都比自己好,心里多少有点不高兴——不过,这杂志也花了她整整二十五枚金币,公主没把它弄坏总归还是一件好事。

“那是一座城。”瑞瑞说。这一句话把幽灵公主和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公主和瑟弥斯都转过头看着她,好像她才是屋子里突然出现的幽灵一般。“你……还在?”幽灵公主问。她起身,向瑞瑞这边走过来,嘴巴又张张合合数次,显然说不出话来。

瑞瑞清清嗓子,“啊,对……”她试探性地里面走了一步,力用到了她扭伤的蹄子上,弄得她眉头一皱。她看见暮光公主的表情也有了波动。希望是因为抱歉吧。“因为……因为我不是每天晚上都能见到公主的!”瑞瑞继续说,心里希望自己的笑声在暮光公主的耳朵里没那么尴尬。

暮光公主只是表情茫然地看着她。

瑞瑞决定无视惊讶的公主,并指指桌子上她的那一本《曼城客:时尚周特辑》,“所谓‘曼城客’就是住在曼哈顿的小马,”她说。看见翼角兽朝她走了一步,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这个动作显然被公主注意到了,于是公主也赶忙退了回去。一小会后,瑞瑞继续说,“这是曼哈顿里一本半月刊的时尚杂志。”

说了这么多,翼角兽终于从她呆滞的样子中恢复了过来。她接收到新信息的耳朵立刻竖起,“杂志?”她低下头打开那本杂志,饶有兴趣地翻起来。瑞瑞站着,尴尬地看了她有一分钟左右,直到暮光公主再次开口。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书!‘杂志’这个词又是哪来的?还有这些插画也画得很逼真。你们的画家已经能用魔法如此细致地描绘生物了吗?这种魔法复杂吗?”她拿起杂志,拍拍封面,“还有这个外表又是用哪种羊皮纸做的?”突然,她传送到瑞瑞身边,差点把瑞瑞吓个半死。她打开杂志,给瑞瑞展示一张模特的图片,指着模特脖子上挂着的照相机,“这是什么?”

“唔,那-那是照相机。”瑞瑞有些结巴。她发现公主在附近的时候连气温都要陡降,“那些‘插画’都是用照相机照的照片。”她忍不住去看身边这匹好奇的小马,显然还没完全适应暮光公主如此之快的态度转变。或许变成幽灵之后就会有情绪起伏不定的症状?

如果她已经死了一千年了……那她还能算公主吗?被变成幽灵算是死了吗?暮光公主看上去显然不是死了的样子。鬼魂不应该是半透明,死一般苍白的那种吗?瑞瑞有些想伸出蹄子试试能不能穿过身边的翼角兽,但她克制了如此不淑女的想法。她抬头看着公主的脸,发现试图理解相机为何物的幽灵公主……出马意料的可爱。

暮光公主慢慢点头,“照相机。”她传送回桌子前,坐下,然后转头看着身后一排又一排的书架,“艾劳拉(Elara),请给我拿几张新的羊皮纸!”她说完,又回到杂志上来,一旁桌子上一下变出一本厚厚的书。

瑞瑞还没来得及问自己这个叫‘艾劳拉’的小马是谁,她的答案已经在一声猫头鹰的叫声里飞来了。这一次,一只小小的白色猫头鹰顺着螺旋台阶盘旋而上,爪子勾着一个破旧的袋子,袋子口伸出一根根树枝。这种东西哪里是羊皮纸?

等艾劳拉飞得足够近了,暮光公主用魔法抽出一根树枝,紫光一闪,树枝变成了三张崭新的羊皮纸。她一面翻看起瑞瑞的杂志,一面做着笔记,偶尔还会查阅她自己的那本大部头。现在的她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偶尔对瑟弥斯和艾劳拉说两句话。后一只小猫头鹰现在已经落到了桌子上,正忙着用喙将一张张纸摆放整齐。

看见暮光公主完全无视了自己,瑞瑞想到现在有照明了,决定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看一看图书馆。她想知道楼下一层有什么,这座图书馆又到底有多深。在这地下,究竟有多少层,又埋藏了多少书籍与秘密?

可同时,她又觉得不经过暮光公主的同意就这样四处探索是不对的。不论怎么说,这里是公主的家,而未经允许便在小马的家中四处窥探显然是不礼貌的。

“暮光公主?”她叫道,试图将面前的小马从她所沉浸的现代时尚世界中拉出来。不过她失败了。暮光公主正忙着记录她从杂志上读到的什么东西。瑞瑞等了一分钟,见公主还是没有动静,便提高音量又叫了一声,“那个,暮光公主?”

像恐怖电影里的场景一般,暮光公主和她的两只猫头鹰表情漠然地转头,看着她。见状,瑞瑞一下子后悔打搅了她们,心里只剩下赶紧开溜的渴望。她勉强清了清嗓子,“我希望可以四处看一看,可以吗?我什么也不会碰的。”

暮光公主看了看图书馆,又看着瑞瑞,“我……可以。”她放下笔,终于回答。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瑞瑞赶忙说。

方才公主记笔记的样子很认真,所以瑞瑞也不想太过打扰她,免得自己又被扔到书架上去。看见公主转身对着桌子拿起笔,瑞瑞些许放松了些。但下一刻这许轻松便烟消云散了。公主又转过头来盯着她,像是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样子。

“好好看杂志吧。”瑞瑞继续说,希望能打消公主的疑虑。

她向四周望望,看见书架尽头的旋梯。那里便是她想去看的地方。她的好奇心起来了,跑过去——或者说,要不是被迫想起自己还有一只受伤的蹄子,本来该跑过去的。她起步的那一刻,一阵尖锐的疼痛从她前蹄传来,惊讶与痛苦之中她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这动静已足够让身后的翼角兽放下她的羽毛笔,传送到瑞瑞身边,检查起瑞瑞的前蹄。专注之中她没有注意到瑞瑞眼里惊恐的表情。“很疼吗?”暮光公主抬起头,表情漠然地看着瑞瑞。只是这漠然之下隐隐闪过一丝同情。

“不疼!点都不疼!”瑞瑞撒谎了。她四处跑起来,想要展示自己有多么‘不疼’,然而她脸上咬着牙的表情出卖了她。她停下,看着暮光公主紧张地笑着。而公主不过一挑眉毛,显然对瑞瑞不那么精湛的演技无动于衷。

“明白了。”

暮光公主的身旁出现一本书,漂浮到她面前。她用魔法迅速翻阅起来,“有一个治愈魔法可以消除疼痛,”她解释道。终于翻页停止,她眯起眼睛阅读书上的文字,“请不要动。”她抬起头看着瑞瑞,独角开始发光。

瑞瑞不想动,可她一看见暮光公主的角发光,便控制不住自己。她紧紧闭上眼睛,两只前蹄护住自己的头,绝望地喊道,“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我没事的,不要用你的魔法!”虽然疼,但她依然不断地后退着。

当她终于再次睁开眼睛,却一下子后悔了。瑞瑞之前试着隐藏了自己的痛苦,而暮光公主却显然做不到。她的耳朵倒贴在头上,脸上对瑞瑞的反应不是困惑,也不是愤怒,而是痛苦。

“暮-暮光公主,我……我不是……”

“我理解。”

话音刚落,她脸上的表情再次消失不见,“我很抱歉。”她继续说,一旁漂浮的书啪地关上,消失了。她没再说话,传送回桌子前,拿起羽毛笔开始书写。或者说是假装开始书写。因为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她连一次墨水都没蘸过。

瑞瑞觉得很难受。公主殿下只是想要帮她,而她都做了些什么?像个吓坏的小雌驹一样想着要跑。如果她现在就走的话,暮光公主恐怕拦都不会拦她。

“暮光公主?”她终于说。翼角兽突然停下,但依然盯着面前的羊皮纸。她狠狠咽了口口水,“我刚刚不是故意要那样的,我不希望辜负你的一片好意。”

没有回答。

“暮光公-”

“是我的错。”

这便是幽灵公主最后给出的答案。瑞瑞感觉更难受了。现在她还在防范公主要把自己砸在书柜上显得有些可笑,但她还是忍不住,“公主殿下,我真的——”

“是我的错。”幽灵公主依然看着她的羊皮纸,她的羽毛笔依然漂浮在空中。“是我的错。”她又说了一次。直觉下,瑞瑞觉得暮光公主已不只是在和她自己说话,她话的主题似乎也不是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了。又一次,她用耳语的音量重复了这四个字。又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瑞瑞忍受不了。

“不对。”她的声音坚定而响亮,将公主从恍惚的状态里震了出来,“不是你的错。”

暮光公主面向她,用好奇而安静的语气问道,“不是吗?”她又转回去盯着羊皮纸,安安静静地看了一分钟。直到最后她终于放下羽毛笔。“交换。”她说。

“交换?”

暮光公主看着瑞瑞,“你……之前在找一本和宝石有关的书。”她又看看杂志,“你等一下。”

她传送走了。瑞瑞听见图书馆的另一端传来些许声响。同时,两只猫头鹰飞向她,落在她脑袋上,占据了她独角两边的位置。她的头啥时候这么招猫头鹰了?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幽灵公主又重新出现在瑞瑞面前几米开外的位置。一本大部头从她身边飘来,落在瑞瑞面前。

“这是现存的唯一一本《珍石大全》。我有关宝石的书籍里这本是最好的,”她解释道,独角发光,一个装满小卡片的木质盒子出现在地面上。

仔细观察之后,瑞瑞发现卡片上写的都是借书信息。许多已经是几个世纪前被借走的了,上面记录了姓名,地址,租借日期。但没有一张上记录了归还日期。难道这些书还在世上某个地方吗?她突然想起送书的所讲述的那个故事。

“但于混沌之灵所不知的是,当魔法之公主所失去的遗物被归还回图书馆之树中时,囚禁公主的咒语将被解除,和平将重回大地

难道……难道这些书就是魔法之公主所失去的遗物?

“图书馆的书已经不外借了。以前我曾经让小马们拿走,但她们又不还回来。书是我唯一——”她顿了顿,“书对我很重要。不过,”她看看她放在瑞瑞面前的书,“这一本我可以让你借走,作为交换,我要借你的书-你的杂志。”

瑞瑞点头,尽管她基本没有注意到幽灵公主在讲什么。这里至少有三十多张卡片!三十多本书分散在马国各地——甚至国界外!我要怎么去——

等等,她什么时候决定要去找的?

“很好,”暮光公主继续说,“但借书卡你还是要填一下,这样正式一点。”一张空白的卡片和一只羽毛笔出现。她低下头,在卡片上写起来,“你的名字是瑞瑞,对吗?”接着是一阵安静。暮光公主抬起头,发现瑞瑞还在安静地看着木盒子里的卡片。

独角兽的思维有些恍惚,但被猫头鹰啄了一下后她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依然在和一位幽灵公主对话。

“啊!嗯,对。”她回答,看着对面的公主草草点头,又继续书写起来。

“瑞瑞。”她边写边说,“住址?”

瑞瑞的思维又被猫头鹰们的一啄打断,“什-什么?”

“住址。”公主挑一下眉毛,声音平淡地重复了一次。

“小马镇?”

公主的表情冷了一些,“请说出真实住址。谢谢。

“这-这就是我的——”

“小马镇很早以前就被摧毁了,导致许多小马无家可归。考虑到她们从未回来找我,我推测情况可能更糟。”幽灵公主打断她,声音中的锋利让瑞瑞忍不住后退一步。公主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她叹口气,又看向卡片,“以露娜月和赛蕾丝蒂娅纪年来算,现在的日期?”

“‘露娜月?’‘赛蕾丝蒂娅纪年?’”瑞瑞问。这是什么历法啊?瑞瑞想起学校里学到过,马国历在一千年前的名字和现在不一样。“我们……只有月,还有……马国纪年了。”她紧张地解释道。

“你们……把这个也改了?为什么……啊对。”幽灵公主安静下来,看着卡片与羽毛笔慢慢下降。她没有抬头,低声说,“她们究竟出了什么——”她停下,使劲摇头。

“谁出了什么事?”瑞瑞还是问了。

暮光公主抬起头,“每天太阳和月亮是谁升起的?”

“升起太阳和月亮?”

这又有什么关系——瑞瑞的思维再一次停滞,她又想起那古老的传说。

最年长的两位公主姐妹同她们升起的日月一样,美丽而永生。她俩共同治理她们的王国。

原来如此。

暮光公主可能对自己被囚禁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不知道混沌之灵已经离开,也不知道其他公主也被囚禁了……被困在马国的某个地方。她唯一的线索只有送书的送来的那些书而已。

那暮光公主知道些什么?她又有什么不知道的?还有,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她不问外面的情况?

“有谁升起日月吗?”暮光公主将瑞瑞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丹萨公主。”瑞瑞回答,希望公主接下来的问题能和一千年前的事情有关。“太阳和月亮都由她升起。”

公主对这个事实似乎很震惊,丹萨公主?

瑞瑞慢慢点头,“凯丹萨•银甲公主十世。她与其他银甲家族的成员作为我们的统治者已经数个世纪了,她们代代升起日月。”她解释。作为传统,第一次加冕的公主应降下太阳,升起月亮。

凯丹萨•银甲公主九世在大约二十年前驾崩了,那时也是凯丹萨公主十世(或者用她本马比较喜欢的称呼,丹萨公主),成为执政公主。那时瑞瑞只是个小雌驹,所以没能参加加冕礼。那可是她马生中的一大遗憾。

“……银甲?”公主慢慢重复道,“所以韵律和银甲真的……”她耳朵一折,脸上的表情里透露出了些什么……

悲伤。

眼神里,瑞瑞从未见过的那种悲伤与痛苦。比她拒绝公主帮助时的那种悲伤更甚。那一刻,瑞瑞对童话的好奇被完全地忘却了。公主的视线已经开始迷失,模糊,疏远,但在瑞瑞眼里,她的目光依然清晰。她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个被世马遗忘的灵魂,让瑞瑞产生一股不可名状却又令马窒息的欲望,想要安抚这只翼角兽。

可她做不到。

“我…我……”暮光公主又退一步,猛眨了三下眼。

她哭了?

卡片和羽毛笔都被传送到远处的一张桌子上,而幽灵公主本马还在不断后退着,“我……我该走了。”她结结巴巴说完,闭上眼睛,深呼吸,“请在七天之内将书还回来。”

今晚头一次,瑞瑞看见公主远离自己却感觉不到高兴,“好的,但公主殿下——”

“你会回来吗?”她睁开眼睛看着瑞瑞。眼里和几小时前一样,乞求的目光。

瑞瑞愣了一下,“我-我保证回来。但——”

听完前半段公主便传送走了,瑞瑞剩下的话落在空处。这一下,瑞瑞想要知道的答案也没了着落。一头雾水的她还没来得及问出了什么事。

两只猫头鹰也向图书馆深处飞去,显然是去追自己的主人了。他们消失之后不到数秒,天花板上的吊灯一闪而灭,瑞瑞被四周黑暗包裹。她看着吊灯变回烛台,孤零零地飘落到地板附近,照亮暮光公主留给她的书。她用魔法拿起书,向门口走去,烛台漂浮在她身后为她照路。

除非……

她停下,转身向暮光公主留在桌子上的借书卡走去。烛台照亮桌面,让她能拿起卡片一张张翻看,阅读上面的名字。终于她发现一张卡上记录了一本有关气候模式的书,被一个名为风末(Bitterwind Cinder)的小马借走了,而这个小马住在……东港镇?她在学校里学的地理课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费城周边地区在几个世纪前不正是小马国的几大港口之一吗?

而今年搜寻夜扮演赛蕾涅公主的小马,雪末,不也正是几年前从费城搬到小马镇的吗?从名字来看,她显然是这个家族的成员。

她放下书,拿起一张空白卡片,将借书卡的信息抄到上面。直到将所有的借书卡都抄完了,她才停下来思考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她真的准备好去找这些书了吗?真的能找的到吗?更重要的是,她真的想要去找吗?

“只要你以后继续来这里,那我们就有机会再见面的!要是你不来……暮光公主就只好再等其他小马去帮她咯。”

要是再也没有其他小马来帮助暮光公主了呢?这些想法最终逼着瑞瑞整理好她新抄的借书卡,放进她的鞍袋里。其他的东西也已被她收好,除了留给翼角兽的皇冠和杂志被放在了图书馆的桌子上。她将自己新借到的书拿起,再次向出口走去,身后烛台跟着。

她进了隧道,继续走起来。可突然消失的灯光和身后碰撞的声音让她停下了脚步。她转身,发现烛台依然漂浮在隧道入口处。它向这边飞来,可令瑞瑞惊奇的是,之前阻挡公主通过的结界再次出现,阻挡住了烛台的去路。瑞瑞看着烛台又撞了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却只是被结界挡住,又一遍,又一遍。

为什么结界没有挡住她自己?

瑞瑞终于转身,亮起独角继续走起来。一段距离之后,隧道入口处的碰撞声停止了。她顺着旋梯来到地面,关上身后的地板门。她转过身,就这样看着地板门,在她的感觉里至少看了五分钟。终于,她又看向被钉在树干上的铭牌。

暮光闪闪公主捐

她举起右蹄,抚摸着公主的名字,但她的思绪被远处小马的声音打断了。有谁在叫她的名字。她的蹄子依然放在铭牌上,头向声音的方向转去。她究竟离开多久了?

什么时候她又会再次来到这里呢?

她还会回来吗?

她让蹄子放到地上,转身离去,费了些功夫爬上凹坑的边缘。她向声音的方向小跑着。心底的声音让她回去,让她回到树下,走下台阶回到那个失落的图书馆,回到那个寂寞的公主身边。她只能尽力忍住。

幽灵公主的样子一直浮现在她脑海里。从她救了瑞瑞开始,到她如何乞求瑞瑞留下,还有她们之间的交换,以及最后她那饱含数千年悲伤的眼睛,那瑞瑞从未见过的寂寞。

这寂寞将缠绕在她的心房,跟着她找到小蝶与落日,随着她回到家里。这寂寞将浸润她夜晚的梦境,召唤她回到失落的图书馆。这寂寞将占据她灵魂的每一丝纤维,再幻化为她所许下的那诺言,将她引向那个她永远无法忘记的名字。

暮光闪闪

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thumb_up 118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Htear Lv.2
评论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不疼!点都不疼!”瑞瑞撒谎了

少了一个字

2 月 18 日
Accurate_Balance Lv.17 独角兽
评论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恐怖的文字力量,以及绝妙地对我们所熟知的小马国设定加以利用,构造出沉重的表面,又透露出深藏其下的亟待解决的谜团。译者对文字的把控水平也值得敬佩。绝妙。

5 月 6 日
Rooftastic Lv.1 陆马
评论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一个不好她的灵魂就有要被放逐到地狱深处去,或者自己也被变成一个幽灵什么的。

有……的危险?

6 月 10 日
Cyan6 Lv.6 独角兽小编
评论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回复45935 @Rooftastic :

已改。

:ftemoji_lunateehee:类似的指正还不少,搬来时几乎一字未动,有空再把前辈的译文修一修好了

6 月 11 日
iillli Lv.1 麒麟
评论 ~第一幕~02~图书馆里的幽灵公主~

感謝翻譯!

1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独角组

    DreamsSetFree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

  • Monochromatic的文章集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