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NID
NIDLv.1
中篇原创
R
连载中

《凛冬国度的崛起》

第八章:梦魇阿尔法

chrome_reader_mode 3,365 event 2019 年 6 月 15 日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02 forum 0

 

雪影步履蹒跚的在雪地里走着,平静下来的雪境看起来平整又纯净,虽然只是在月光照耀下但是一切好像变得不再那么冰冷。

他跛了一条腿,摇摇晃晃的影子在雪地上拖得很长并且一路留下了一条歪歪扭扭的足迹,似乎无法计量时间的旅途终于耗竭了他的力气,现在他全身颤抖着,迈出每一步比风雪中还要困难,在的他模糊的意识里隐隐感觉到,这次的旅程早自他有记忆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他走过了村子,走过了无尽之森,走过了坎特拉,北极星引导着他,而此刻终点就在不远处。

在天际似乎有光芒在雪影的睫梢滑过,远方似乎传来飘忽的叮铃声与低语声,雪影缓缓抬起头,这次在他眼睛里映着的,是星空下五彩绚丽的光芒,如同飘带一样盘旋在天空中。雪影颤栗的更厉害了,在这光芒下他大口喘息着,这奇境让他呼吸困难。他知道这就是了,他疯狂向那光中跑了起来。周遭的一切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却不料他腿下一软,突然一跤重重的摔进了雪地里,周围的光芒也随之黯淡了下来,而天空中的同样光带此时明明还在他的头顶缓缓飘动着。身前一阵拉扯感让雪影低下头,却发现眼前的冰雪已经消失,雪影心里一阵后怕---他若再走一步可能早已坠入悬崖,因为眼前这是一条不见边际的深渊!

雪影站在此行的尽头向远处处看去,所有的光芒似乎都无法照亮那里的分毫。他盯着那无尽的黑暗,他不由自主的向前探去,渐渐地越过了危险的重心。他内心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蹄下雪和冰屑不断的坠入深处,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抵制的样子。雪影看着那不见底的裂缝,厚重的黑暗压在了心头让他的脑袋变得无比沉重,他觉得那里有谁在呼唤着自己叫着自己的名字。就在他快要完全深陷其中的一刹那,身后的光芒突然剧烈的闪烁起来!恢复神智的雪影在吃惊之中来不及躲避,眼睁睁看着深渊里那股实质的黑暗冲向他,而立即,他就只能感觉到黑暗了

不论是幻觉还是梦境,在它们消散之后,疼痛会告诉提醒着你最近的所作所为。如果说这次旅途给了他什么印象的话,雪影除了走了太多了路,就是发现自己一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陌生奢华的天花板了。

嘎!……什么!怎么又是这样!”雪影呻吟着企图爬起来,但是挣扎了几下后便放弃了。他现在仅仅动一下脖子都会疼的想切掉它,当然他知道这里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他沮丧的平躺在那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他发现与上一个屋子不同的是这里的天花板没有太多作画和金边,取而代之的好似是水晶石。那可真是一个漂亮的天花板,光滑表面上映着也许有成千个他的倒影,这让他感到有些眩晕……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在他别无选择的盯着天花板一会儿之后,在某一块映着他脸的水晶石里,他看清楚了他现在的样子!

我的角!”雪影慌了,独角兽最宝贵的一部分(也许是第二宝贵),在倒影里被绷带包裹着。他没时间思考为什么这里需要用到绷带,因为他只要动动眼球就能发现额头上的角的长度,“不”他着急的运作起魔法,却只听到耳旁轰隆一声炸的他脑子里嗡嗡作响。

外来者不要在这里耍弄那些魔法伎俩”一个明亮的女声在这屋子里响了起来,雪影发誓他甚至听到了在这个建筑里的回声至少持续了三秒“特别是你这个样子,你会伤到自己的。”说话者走到他身边缓和的说道.

谁在说话!”雪影企图表现出警惕的样子,但是他的肌肉稍稍绷紧就痛的让他大喘气,“我这是又回到了坎特拉吗?”

名字是水晶。这里是我的国度,水晶的国度!”对方回答道。

呃……听起来有点奇怪”雪影有些犹豫的说道

嗯?”

没什么,那么你是说你是这里的公主?而这是你的国家?”

公主……差不多吧,你可以这样称呼我,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说说你吧。”

我……叫雪影,我不太记得我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了……我感觉好像做了一场梦。”雪影企图想起来什么,然而除了一阵恐惧感之外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说感觉像梦是指现在的处境,还是说你之前尖叫的时候,因为你总是突然发作我不确定你是睡着了还是被什么吓着了。”

我尖叫……了吗?”雪影有些不好意思。

嗯是的,我很确定那是一种非常尖锐的叫声,还伴有大哭,经常会呼唤你的母亲……”虽然公主的样子非常认真,但是雪影受不住了。

好了,好了!请别说了。”

我以为你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水晶公主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的角。

不,我不想……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形容我的尖叫声是什么样子的!“雪影反应了一下”但是,我确实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在世界尽头,在绝望深渊边找到了失去意识的你,所以我们把你带了回来,你撞到了脑袋,我们发现你时你身上布满了伤痕,我猜那是因为冰风暴,但是还有烧伤,我还是不太懂你是怎么在一堆雪里把自己点着的……“她这段话再次被一个士兵打断,“您得来看看”士兵有些紧张。

公主点头,“总之,你现在应该休息一阵,等你恢复些了我们再继续,如果你需要什么,我就在不远处。”

等等!”雪影打算起身,却痛的没法动弹,只好乖乖地躺在那里继续盯着天花板带着哭腔自言自语着“我到底在干什么……”

   坎特拉城堡里,露娜正除去珠宝王冠,将它们摆在妆台上,而旁边却是一套精美的盔甲,她在旁边坐下,静静的它们在月光下的光泽。

你倒是告诉我要表现的像个公主,哪门子的公主会喜欢这些东西。”身后传来塞拉斯蒂娅的声音。

在这个国度,公主需要保护她的子民,亲力亲为!”露娜没有回头“你来这做什么。”

塞拉斯蒂娅低着头,划了划地毯上的褶皱“我觉得不舒服,今晚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露娜回头看着姐姐好一会,对方正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她深吸一口气“好吧!”

塞拉斯蒂娅欢呼着跳上床“快看我带了自己的毯子!”

然后你还是忘了带枕头。”露娜抱怨着

猜我们得公用同一个了?”塞拉斯蒂娅靠上来笑嘻嘻的说。

深夜,塞拉斯蒂娅把脑袋埋在妹妹的头发里数着星星,轻轻的问了一声“你睡了?”

睡了”露娜有点不太高兴。

又过了一会“露娜?”枕边又传来塞拉斯蒂娅的声音。

露娜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又怎么了?”

你会恨我吗”姐姐在头发里问她。

好一个蠢问题!”露娜不高兴了

要是我做错了什么呢?”姐姐接着问她

我支持了你每一个蠢选择,就像现在我还在回答你一样”露娜缓缓的说。

其他马会恨我吗?”塞拉斯蒂亚靠的太近,说话时让露娜觉有些发痒。

也许会也许不会,这不重要……我们只能尽力做对的事情,即使往往结果都不完美……你还在担心那个孩子?”

但愿他没事,这都是我的错”塞拉斯蒂娅有些伤心的说。

不,他有自己的选择,至少,他不恨你”露娜安慰她。

我知道……可他现在又在追逐着哪颗星星呢?”塞拉斯蒂娅此刻正沉浸在妹妹发间的星河里。

   露娜没有回应她,而塞拉斯蒂娅似乎也睡着了。露娜有些疲惫,在过去的一周里,露娜不断试图找到雪影的梦,但是都没成功。这对露娜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不好的预兆了,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事情就这样结束。她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她有种预感一切都会因此变得不同,在心底里她觉得这次的选择有着不一样的分量,但又说不出事情会变成什么样。身为夜之公主的好处就是,她从来不会失眠,几乎没有花费一点时间就来到了梦中。

  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她没有选择的来到了一个梦境,这似乎是她自己的梦,但又有哪里不一样。在她注意到四周都是雪茫茫的一片时,似乎一切又都说得通了!这是雪影的梦!他还活着!但是这次的梦里,露娜似乎没有什么自由,一切似乎都是以他的视角来进行的,他在雪地里站着,眼前的地面上突然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露娜觉得自己的灵魂都掉了进去,她感觉似乎有什么力量拉扯着她的身体,坠落的惊恐之余露娜望向深处,幽深的峡谷什么也看不清,但是她似乎知道,在深处有什么。另一种恐惧感向她袭来,她知道有什么锁定了自己,如同深海中盯住饵食的大鱼。恐惧让露娜迅速醒了过来,但是身体却丝毫不能活动,恐惧感也丝毫没有减轻!“那东西”并没有消失,它只有一个目的!它要来了!而且每接近一分,纯粹的恐惧感便添加一分。其速度之快让她更加害怕,而这种递增的恐惧感却无头无尽,似乎一秒钟都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不!”露娜在惊恐中坐了来,大口调整着呼吸,而一旁被惊醒的姐姐有些迷茫的问:“发生什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露娜闭着眼睛试图通过屏住呼吸来调整心跳。

那不是挺好吗?”塞拉斯蒂娅奇怪的问。

 

不,我想我看到了雪影”露娜用颤抖的声音对姐姐说。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