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

【长篇原创】我是谁?Who am I ?

第八章——澄澈之心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8,560 字

publish于 2018-10-23 发表

pageview共 313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哪里?我的《魔法谐波理论》在哪里?!”暮暮尖叫着四处乱窜,把昨天斯派克刚收拾整齐的书架被翻得一团糟,斯派克站在我身边瞅着这一切,从表情看来早就习以为常了,但并不代表他喜欢这样。我看着暮暮急匆匆的样子,虽然她平时非常的冷静和沉稳,但是一遇到有关她老师赛蕾丝蒂亚公主的事情,她就会陷入这种抓狂的境地。

 

我转头看向房间中央的桌子,用魔法把上面的书飘到暮暮面前,“暮暮,你在找这本吗?”

 

她定睛看了一眼,然后松了口气,“呼~谢谢你,邪茧。”说着接过书,然后放在她鼓鼓囊囊的鞍包中。那里面塞满了诸如羽毛笔,笔记本,或者是知识卡片什么的。当然,还有书。

 

“放轻松,暮暮。”我试着安抚急躁的独角兽。“你只是去向赛蕾丝蒂亚公主汇报你最近所学的东西,又不是去面对无尽之森的猛兽,没那么严重。”我这个说法可能不太恰当,暮暮虽然没说话,但已经用眼神告诉我了。那眼神含义之复杂,似愤怒,似惆怅,似无奈,似“这当然严重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在她的瞪视下,我防卫性地把蹄子护在身前,“我的意思是,你要放松,焦躁的情绪会影响你的发挥。而且这不是考试,你用不着担心不合格之类的。”

 

谢天谢地她听进去了,暮暮叹了口气,“我知道,邪茧。但是我总是忍不住担心,我是说,那可是赛蕾丝蒂亚公主啊!”然后把那堆鼓胀的包袱背到身上,斯派克过去帮她系好带子,一会儿她们要一起去赶火车。

 

“我真的很抱歉把你一个留在这里,”暮暮对我说着,她非常担心,情绪透过空气传到我这里,我能感觉得到。“转移你实在是太危险了,你可能会在路上被发现,而且坎特拉到现在还有常驻的幻形灵侦查魔法——啊嗷!”她突然痛叫一声,转头对着斯派克抱怨道,“太紧啦!斯派克。”小龙对她歉意地笑笑,然后松了松鞍包的带子。暮暮再次转向我,“我们会尽快回来的,在这之前,你记得千万小心,不要暴露自己。”

 

她已经嘱咐了很多遍了,很多很多。提前三天就开始大采购,把所有食物和生活必需品准备了三倍的量,足够我待在家里吃上一个月,即使她们只是要离开大概三天。这里有书本,有食物,把门窗锁好,这里就是最安全的港湾,可以尽情放松,而且暮暮还给我留有充足的功课好让我不会无聊。我很感谢她的关心,感激涕零,不过说真的,她应该重新定义无聊这个词的概念了。

 

“好的,没有遗漏,一切都很完美!”暮暮检查了她的清单,那卷羊皮纸的长度令我心惊胆战。不过斯派克似乎想起什么,于是提醒道,“呃……暮暮?你要出门的事,是不是还没告诉大家?”

 

只见紫色独角兽身体一顿,然后大声叫嚷起来,“对啊!我竟然忘了!我忘了和她们说了!嗷!天哪!”就在我以为暮暮会苦恼个没完没了的时候,她却突然站起身,语气坚定地说道,“没时间担心这个了。我必须赶上午的火车,不然就得等到下午才能动身了!”

 

我看着暮暮用魔法拿起纸笔,快速的写了个便条,然后问我,“把这个贴在门上,告诉大家我要离开几天,这没什么,我们的友谊也不会因此产生裂痕的,对吧?她们也不会认为我故意忽略她们的,对吧?!她们不会离我而去的,对吧?!!”暮暮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脑袋贴在地上抱着头,活像只受惊吓的小乌龟。

 

我无奈地耸耸肩,安慰着她,“暮暮,你担心得太多了。没关系的,你的朋友们会理解你。”说完我伸蹄,在斯派克有些担忧的目光下,扶上她的肩膀。“据我所知,你们的友谊是我见过的最牢不可破的东西,而她们相信你,你需要的也就是相信她们。”

 

暮暮抬起头看着我,心情放松下来,对我轻轻笑了,“谢谢你,邪茧。”她站起身走向门口,“哦对了,你记得想一个名字。我们不能一直叫你邪茧,这段时间我们需要用代称来称呼你。”

 

“我想我可能不太擅长起名字……”我搓着自己的蹄子,有些茫然,暮暮见此则是安慰我道,“没关系,慢慢想,我知道你一定……”

 

我们的对话被一声开门给打断了,与其说开门,倒不如说那门是被彻彻底底的踢开的。门扇猛地撞在墙壁上,我都听见那块可怜的木板发出的吱呀呻吟。紧接着冲进来的橙色小马我们都认识,她就是苹果杰克!

 

只见陆马风风火火的冲到暮暮面前,先是对着她道了个歉,“暮暮!谢天谢地你还在!抱歉,咱有点太着急了。只是咱真的得你帮个忙!”

 

“别慌!苹果杰克。慢慢讲,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在暮暮回应她朋友的时候,我悄悄躲到了她的背后,让暮暮身上那堆如小山般的包裹挡住我。虽然现在和暮暮亲密的几个小马,算是都默许了我的存在,但我还是有点不敢见她们。因为她们对我保持的敌意和警惕,那种疏远的感觉挥之不去,除了和我关系莫名亲近的几个(比如萍琪派或者那些孩子们)。

 

苹果杰克没有看到我,或者说根本无视了我。她快步走到暮暮面前,满脸尽是焦急之色。“今天是收苹果季,整园的苹果还等着收!本来咱可以自己完成,可是今年的苹果产量超出预估。本来也不是啥大事,可是大麦还不知咋地得了重感冒,连床都起不了!”

 

“哦!天哪!麦大哥没事吧?”暮暮担心地问道,苹果杰克摇摇头表示没事,我觉得她一口气说了太多,需要缓缓才能再开口。

 

她喘了口气,接着说,“臭钱已经向咱家下了一笔订单,但是凭咱和小苹花根本不可能收掉那么多的苹果,如果收苹果不及时,会对之后的销售造成很大的影响。咱找了所有朋友,但是她们都赶上自己的事儿忙!现在咱只能找你了,帮帮咱暮暮!”

 

我暗叹一声,苹果杰克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暮暮现在正要去赶火车,去坎特拉足足待三天。我很担心,但是我知道我帮不上忙。虽然只和她相处了很短的时间,但是我很清楚这位橙色小马的倔强性子。她是绝对不会让我去帮忙,即使我提出来,她也一定会拒绝。我和暮暮都帮不上忙,这次她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我看到暮暮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笑着对苹果杰克说道,“我知道了,阿杰。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我惊讶地一愣,苹果杰克则欢呼一声,“咿哈!终于找到帮忙的了!咱先回去,等下你直接来甜苹果园就行!”说完,苹果杰克又像来时的那样,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连门都忘了关,留下门扇在风中干巴巴地摇曳。

 

我看向暮暮,眼里充满不解,“暮暮,你不是要赶火车去坎特拉吗?为什么要答应帮苹果杰克?你……是在骗她吗?”我皱起眉,希望我得到的答案不是这个。

 

暮暮对我摇摇头,“我不会欺骗任何小马,而且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她。而那个办法,就是你。”她指向我说道。

 

我?

 

————————————————

 

不久之后,我一身默认伪装形态站在甜苹果园里。我没有穿自己的风衣,因为我内心有种本能告诉我,穿风衣来农场收苹果可能会引起某独角兽的强烈不满。而在我面前,苹果杰克正板着脸瞪着我。我低着头,在她的瞪视下非常的不自在,蹄子不安地搓着地面。我刚刚为她解释了一切,包括暮暮要离开小马镇办事,还有暮暮想让我来帮忙的打算,现在我正在等她的回应。

 

“就是说……是暮暮让你来的?”她的语调平缓,但是没有一丝感情,我对她露出尴尬一笑,但是苹果杰克并不买账,她皱着的眉头翘起一边。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她叹了口气,把牛仔帽按低遮住脸。我听到她低声在帽子下面念叨着,“你可真是耍到咱了,暮暮。”

 

我不想让她生气,于是正要解释点什么,但是苹果杰克发言打断了我,“算啦!估计咱现在也没得挑了!”她重新把帽子扶起来,那双青苹果一样翠绿的眼睛看向我,“咱现在真的缺帮忙的,如果暮暮觉着你能帮忙,那咱也相信她。不过咱会盯着你的,所以你最好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然咱可不会看在暮暮的面子上对你留情!”说着她举起蹄子踢向身后的苹果树,那棵满是红彤彤苹果的树在她的蹄下猛烈晃动,上面的苹果一个不落地全部掉到下面的筐子里。

 

我艰难地咽了一下,对着她点头,表示自己会老老实实的。我有些失落,暮暮虽然想我多交朋友,而在这方面我真的没什么自信。苹果杰克的反应并没有出乎预料,毕竟她是那种非常在乎自己家庭的小马,她有着明确的目标和坚持,某件事一旦认定就难以改变,比如我这只幻形灵,在她眼里就是邪恶的存在,是揉进眼里的沙子。而我现在还能留在这里,没有被陆马蹄子踢出去的唯一原因,就是苹果杰克是真的需要有谁来帮她,即使帮忙的是我也勉强可以。

 

抱着这种沮丧的心情,我跟着她来到了果园深处。今天的天气很好,晨雨过后,小路些微泥泞,我深吸一口气,泥土的芬芳和苹果香气混合传入我的鼻子。红红的苹果高挂枝头,在绿叶间显露出自己的身姿。残留在上面的水珠令它们看上去晶莹剔透,像一颗颗圆润的红宝石一样散发着光辉。甜苹果园的苹果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苹果,老实说我不记得我吃过的其他苹果的味道,但是这个味道毫无疑问的会令我永生难忘。

 

在我四下张望的时候,苹果杰克停了下来,她转身对我说,“听好,你负责西边的果园,把树上的苹果全部摘下来,放到树下的筐子里。很简单,是不。小苹花会帮咱们把苹果送到大麦的车上,到时候咱就能直接拉到臭钱那里。”

 

她停顿了一下,看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咱就在东边的果园,有啥问题就来找咱。”然后,苹果杰克转身,对着路的另一头喊道,“小花!过来!”

 

“来啦!”小苹花出现在那边,向着望了一眼,看见了我。那个小家伙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撒开蹄子冲着这里一路狂奔。我一下子慌了神,我觉得我们的亲密关系不应该让苹果杰克知道,我可不想橙色小马对我的警惕再加深一步。于是我发疯一般向着那孩子使眼色,希望她能读懂我的意思,别让其他小马知道我们的关系。谢天谢地谢谢那小可爱的脑袋瓜,她明白了!我看见她慢慢减速,然后很规矩的站在苹果杰克面前,努力忍住不对着我微笑。

 

在苹果杰克对小苹花进行悄悄话的时候,我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些声音,听起来像是苹果杰克在嘱咐小苹花别离我太近之类的,这也理所当然。但是我觉得那孩子根本就把这话当了耳旁风,因为苹果杰克刚走开,亮黄色的小马就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对我打招呼。

 

“嗨!邪茧!你来帮咱收苹果啦?!”她满脸的灿烂笑容,像是太阳般耀眼夺目,刺得我眼睛生疼。

 

“呃……嗨!小苹花。”我对着她微笑,“见到你真高兴。没错,是暮暮叫我来帮你们的。”

 

她也对我微笑了一下,正要再说点什么,却被苹果杰克的呼唤声打断了。小苹花应了一下,然后向我道别后跑向那边,只留下我和满树的苹果呆立在那里。我稍微发了会儿呆,然后转头看向那些美味的水果,打算开始工作。

 

鸟儿的歌声伴随着我,我发现,比起用自己的蹄子笨笨拉拉地踢树,用魔法把所有苹果摘下显然更加容易。于是我就这么做了,而且没错,这样工作起来效率非常高。反正最后只要完成苹果杰克的要求,我怎么做应该都没问题。在魔法光的包裹下,那些苹果老老实实的进到筐子里。

 

一切还挺顺利,苹果杰克期间急匆匆地来看了一下,应该是发现我干得还不错,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叫我注意别弄坏枝条,我向她做出了保证。苹果杰克看起来也挺满意的,她甚至还在匆忙离开之前对我点头致意。满足感涌上我的心头,这种被认同的感觉可真不错。

 

橙色小马一直都是那么的忙,她穿行在果园和农场之间,把踢苹果和运苹果的活儿全都揽在自己肩上。小苹花就跟在她身边,一直想多帮点忙,可惜她姐姐似乎觉得小陆马的蹄子还不足以踢下苹果,所以只是让她帮忙运送。虽然我们的进度很快,但是苹果杰克似乎打算在中午之前就完成整个果园的苹果采摘。

 

我不是很看好这个计划,倒不是看不起苹果杰克的能力,但是我们的帮手也实在是太少了。我知道苹果家的小马都很能干,她们都是坚强可靠的小马。但是说真的,这实在是有些超出能力范围了吧。

 

这话我当然没敢对苹果杰克说,我还不想被陆马的蹄子踢到下辈子去。

 

我们的进度出乎预料,竟然能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把那些苹果都摘下装进筐子里。我有些疲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那种爱意大量消耗过后的,从心底里产生的疲劳感。这时我才发现我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我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而暮暮要足足三天才会回来。如果我在这几天里补充不到爱意,那么我会一直处于连伪装都无法保持的虚弱姿态。

 

担忧没有持续多久,我就被赶来的苹果杰克分了心。她对我说,“邪茧,现在帮我把苹果装到车上,能装多少装多少,麻溜赶紧的!”

 

我连忙走向那些筐子,把苹果一筐一筐地倒进那个单马车的车斗里。而苹果杰克也没闲着,和我一起迅速地装车。正在工作时,我突然听到苹果杰克对着一个方向喊道,“你在干啥啊大麦?!赶紧回屋躺着去!”

 

我抬起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身边的,那个红色的大块头陆马。在与昨天和小苹花相处的时间里,她告诉我她有一个大哥麦金塔,应该就是这位。

 

“不!”他回应了苹果杰克,然后没说什么走到那马车前面,把车轭套在自己脖子上,一副想要开始干活的样子。而苹果杰克只是稍微瞪了一会儿那个雄驹,大概是知道自己劝不动他,所以只是摇摇头,“你最好真能顶事,这些苹果全部都得在中午送到!”

 

“嗯,来吧!”红色陆马再次应了一声,看这架势像是要把所有苹果都运过去。我丝毫不怀疑他做得到,那个麦金塔的体型简直超群,浑身敦实的肌肉虽然不突兀,但是绝对隐藏着一蹄子踢到苹果树的力量。我可不会站在他后面,我的身体虽然比较健壮,但也不是金刚不坏。

 

苹果杰克没有让我发愣太长时间,她催促我为马车装苹果。一筐筐苹果倒入车斗,车轮开始在重力下呻吟起来,我有些担心,“呃……那个……苹果杰克,你确定我们有必要一次装这么多苹果吗?”

 

“当然!”苹果杰克回答我。

 

“你确定这车支撑得住吗?”我瞅了眼车轮问道。

 

“当然!”苹果杰克又回答我。

 

“你确定你大哥拉得动吗?”我看了看麦金塔,再次发问。

 

“当然!!!”这次是两个小马一起回答我,苹果杰克和麦金塔,而且他们俩似乎已经因为我的质疑开始有点不高兴了。

 

我适时闭嘴,没敢再问了,再问下去后果肯定不会好,于是我只是安静地帮苹果杰克装车。我注意到麦金塔额头滴落的冷汗,他的脸色真的很不对,我只是张张嘴,却没敢再说什么。

 

“完事儿!”苹果杰克大喝一声,锤了两下马车,告诉麦金塔该出发了。我警惕地望了望那个堆得满满当当的马车,上面聚集了整个农场大半的苹果。剩下的在另一辆车上,苹果杰克会负责拉那辆车。难以想象,只是两个马车就能把整个苹果园的苹果全部装上。我再次担心地看向麦金塔,他努力装出没有毛病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现在很不好。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比平常快,血液循环也一样,呼吸急促且剧烈,额头不停冒冷汗。我甚至能切实感觉到他的虚弱,他现在浑身无力。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捕猎者可以感受到猎物的虚弱一样。他的块头的确很大,但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我也许能毫不费力地……

 

我使劲甩头把这讨厌的想法甩出脑袋,每一天,我都在向着我最不想变成的那种模样前进着。每一天,我都越来越像梦中的另一个自己。那个冷酷,无情,残忍的幻形灵女王。我不喜欢这样,但是两相情感冲突又让我不得不有了一个新的疑问,究竟是什么拉扯住了我,没有让我跌落黑暗的深渊?

 

严格来说,那就是曾经的我,曾经身为女王,身为领袖,身为无上的猎食者,带领千军万马,发誓横扫小马国。而如今,我心中却开始抵制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到底是什么真正改变了我?

 

我发现自己又开始走神了,套上马车的苹果杰克催促我赶快出发,她需要我在运送的时候跟在马车旁边,保证不会有一个苹果因为颠簸而掉落。这个问题应该不大,对于我所剩不多的爱意来说,再次挥霍一些也没什么区别,那就索性挥霍干净吧,就当是为了暮暮向苹果杰克示好。虽然我还是没想出到底可以从哪里解决没有能量的燃眉之急。如果没了爱意,我可能不会饿死,但是绝对无法伪装出门,接下来两天就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了。

 

苹果杰克看了下太阳,对着大家喊道,“加油,小马们!只剩不到十分钟了!咱们能做到!都跑起来!咿哈!”刚喊完,橙色小马就已经扬蹄开始飞奔,麦金塔也紧随其后。我对后面萌萌地挥蹄再见的小苹花点头示意,然后向着马车追去。他们稍微需要点时间加速,但是马上,我就发现自己得竭尽全力才能追上他们了。

 

“请……请慢点!”我喘着气喊道,这种狂奔让我有些受不了,我只能勉强追上他们的马车。苹果杰克回头冲我喊,“加把劲儿!甜心!咱们做得到的!注意苹果!”听到她的呼唤,我用魔法把掉落的几个苹果放回车上。我没有忽略她称呼我的那个词,甜心?真是有趣,从来没有谁这么称呼我,这是不是代表我们的关系已经开始好转了?

 

“小马的友谊可真是廉价。”不知何处响起了一个冰寒怨毒的声音。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苹果园去小马镇的路本来还算平整,但是毕竟是土路,难免会有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石头。那个吱吱作响的轮子本就已经不堪重负,在高速奔驰下,一个轮子轧在那块尖利的石头上,木质的轮子一下子就烂了。失去了一个支撑,马车立刻倾斜翻倒,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麦金塔已经被整辆马车扣在地上,鲜红的苹果滚落一地。

 

“麦金塔!!”苹果杰克尖叫一声,四蹄狠狠地在地上刹车,我连忙用魔法帮她减速,以避免高速下再次追尾。等车停下后,苹果杰克马上把马轭扔到一边,冲向她的大哥,我也连忙跟了上去,开始用魔法帮忙挪开压在麦金塔身上的东西。

 

“哦,天哪!大麦!你个倔脾气傻大个,快告诉咱你没事!”苹果杰克不停呼唤着麦金塔,但是很明显,倔脾气傻大个已经彻底晕过去了。在苹果杰克捧起他的脑袋时,一缕殷红的血迹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见此,我连忙大喊,“小心点,苹果杰克!他可能有脑震荡,得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去!”

 

“对!对!说得对!”苹果杰克应到,我惊讶地发现,她的眼里开始闪烁起泪光。小马努力地把麦金塔背到背上,“坚持住,大麦!咱一定……能把你送到医院!”她艰难地迈动四蹄,腿都开始打颤,含泪的眼睛却坚定地看向小马镇,因为那里有能救她哥哥的医生。

 

我看着她的努力,很明显,虽然苹果杰克已经尽了全力,但是麦金塔的体重似乎还是有点超出她的负荷,他们移动地非常缓慢,深一脚浅一脚,甚至是摇摇欲坠。而她明显关心则乱,都忘了跑过去寻求帮助,或者至少向我求助。按照这种速度,恐怕等送过去,麦金塔的伤势就要不知道恶化到什么程度了。

 

就在她即将一头摔倒的时候,我连忙上前,用身体支撑住他们。嗷,好重啊!这个家伙真没辜负他的外表,就和看上去一样质量庞大。“我来帮你!”我看着苹果杰克略显疑惑的脸,对着她露出自己的微笑。她抿起嘴,然后转向前方点点头。我也看向目标,和苹果杰克一起并肩前进,重新向着小马镇冲去。

 

我用魔法辅助稳定麦金塔,于是我们的速度开始逐渐加快。刚刚经历了一场狂奔,我的体力已经有些下降了。幻形灵本身很虚弱,他们的体力似乎也是和爱意能量挂钩,于是我所剩无几的能量现在开始飞速下降。我咬着牙坚持,那种飞快的消耗感真的非常难受,我的呼吸开始不均,汗水也从我的额头渗出,腿变得好像灌铅一样重。但是看着临近的小马镇,我努力坚持着,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爱意耗光,把真实身份暴露到大庭广众,我也不会停下,更不会后悔,因为我现在正在拯救的,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小马镇医院的楼顶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向着那个方向,我们义无反顾地驮着大麦穿过街道,我们现在的速度着实有点危险。小马见我们冲过来都拼命地躲着,防止自己也被撞进医院。我们还差点撞到在路中间发呆的萍琪派,我替阿杰对她说了句抱歉,就继续飞奔前进。

我终于坚持到把大麦送进急救室,而且还勉强维持着变身,担心的事情完成,现在我满心剩下的只有害怕。我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水浸湿我变身而来的毛皮,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趴在候诊大厅的地上喘着粗气。更糟的是爱意消耗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随便动一下都有可能变回去,重新变回一个虚弱的幻形灵女王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在这里,大庭广众之下露出原形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根本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

“你知道吗……”

就在我感觉自己的能量即将枯竭,就要维持不了形态的时候,苹果杰克突然开口了,我惊讶地望向她。

“咱曾经被幻形灵袭击,所以咱知道那些幻形灵有多可恶。那些家伙只懂得攻击小马,吸收能量。对他们,咱感受到的只有恶意。”苹果杰克说着,大麦被送去给医生们照料,似乎令她冷静不少。不过更让我难以相信的是,在刚刚那种狂奔后,这个陆马只是流了点汗,竟然还能说出话,还说得这么流畅。

“不过……你真是让咱涨了见识。”苹果杰克笑了笑,接着说,“让咱知道幻形灵中,也有像你这样善良而乐善好施的存在。”她看向我,苹果绿的眼里,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警惕,取而代之的是澄澈的真诚和友善。“谢谢你,邪茧。有你的帮助,咱真的很感激。”

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身体在那种感觉的滋润下重新充满力量。我心里一惊,才惊讶地发现,那是爱意的能量,从苹果杰克那里传来的甜美的爱意能量。这种能量和暮暮给我的很像,但是却也不太一样,我觉得可能是因马而异。不过这不重要,苹果杰克刚刚认可了我,她愿意将自己的爱给予我,即使我是个她讨厌的幻形灵。我真是高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量的滋润令我重新恢复体力,形态也得以继续维持。我站了起来,冲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感觉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了,“我……呃……谢,谢谢……我只是……那个……苹果杰克……”

“哦!叫咱阿杰吧!甜心!”苹果杰克,不,阿杰的心情似乎也变得好了起来,浑身精神焕发,冲我露出阳光般明媚的微笑,感受着她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爱意,我的心也平静下来,我定了定神,向她露出我最真诚的微笑,“谢谢你,阿杰。如果可以,请叫我……克丽丝。”

“咱交你这个朋友,克丽丝!”

我们相视而笑,我知道从现在开始,我又多了个朋友……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
回复 第八章——澄澈之心

Nhischely t'oun! 

Mie elwaiss haefte ea prephoranse pher scht'orees ebaute Krisceliise bicauming des nhische gai!

威廉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2
回复 第八章——澄澈之心

再一次 小小的提议

简化的描写或许会更有效,更能表达确切。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Frankie  独角兽

开坑的乐趣在于填坑,填坑的乐趣在于不填~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