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基金会的扯淡外围。

白色幻影灵(1)

本章发表于 2 天前 • 0人收藏 • 35人看过 • 12,994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黑色的虫巢外,腺体发着青绿色的光,入口中飘出酒精杀毒剂的药味。
几个幻影灵工兵围着一匹天马幼驹,向着虫巢的入口走去。她有着粉色的毛皮,还有粉黄搭配的鬓毛,她瞪着圆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一切。
​她在门口停下了蹄子,把头高高的仰起来。
“哇,这个建筑好高呀,跟马哈顿的马头大厦一样高。”​
“快往里面走,芝蹄哥的水晶大厦更高!”​,工兵说着把她使劲往里面推。
“哎呀呀”​小天马叫着,被撞进了门里面,一瞬间,门框闭合了,变成一堵墙。
“咦?门怎么没了?”​小天马用蹄子在墙上敲打着,希望能找回进入的道路。
“别老在那傻着!”​一个工兵用悬浮术将她飘起来,像是小幼驹牵气球一样,牵着空中的粉色天马,往巢穴的深处走去。
幻影灵巢穴是一个奇妙的建筑,无时无刻都在变换着,有时候墙上的一个孔洞会不断扩大,变成一个大厅,有时候两个平台会向着对方延伸,形成一条长桥。
守卫们无时无刻不在巡逻,虽然巢穴变幻莫测,但他们还是坚定不移的前进着,就好像他们是轨道上的列车,巢穴中有一条固定的主干道一样。​
小天马走到一个正在闭合的洞口前,把蹄子伸进去,正在闭合的洞壁碰到那只粉色的蹄子,​收到了一定的“惊吓”,退了回去,就像银行门前的感应自动门一样。
“呵呵哈哈哈”​小天马笑起来,开始玩儿弄那个洞壁,搞得它一开一合。
旁边的幻影灵见状,飞到了她的后面,偷偷吮吸她的爱意。
“你这个傻瓜,这是在干嘛?”​另一只幻影灵工兵走了过来:“这只幼驹的爱意,是给咱们幼崽特供的,你现在都吸完了,那些嗷嗷叫的小家伙怎么办?不怕女王怪罪下来?”。
“但她现在正在爱着那个洞口,爱意不断的往外涌,如果不搜集起来,那就是浪费了。”​
那个正在闭合的洞口被搞得越来越大,小天马一溜烟的就钻了进去。洞壁不断的颤抖着,最后放弃了努力,任凭那个洞口开着。
“你说这个小家伙是什么来头,随便抓幼驹,不怕她的父母追过来吗?”​
“你是说,一对骷髅马,从坟墓中爬出来,突袭虫巢?”​
“好吧”​那匹幻影灵叹了口气:“可怜的孤儿,她要一辈子待在虫巢了。”
粉色的小天马在洞穴中不停的打滚,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悲惨的未来。
幻影灵的军事基地建立在巢穴的深处,邪茧王座大厅的右面,隔着邪茧的大厅,是幻影灵的中心育儿室,育儿室内布满了装着小马的半透明绿色马茧,以及邪茧的卵,绿色的粘液从育儿室流了出来,工兵​不断的清理那些流到军事基地的粘液,使得邪茧的大厅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工兵推着她,朝绿油油的育儿室走去。
小天马伏下身子,用鼻子闻了闻​粘液,守卫冷不丁的推了下她的头,粘液就这么沾到了粉色的鼻头上,就像从鼻子里长出来的两团草丛。
“不!我不要到这里”​小天马摇动着自己粉黄相间的鬓毛,朝着军事基地飞去。
坐在宝座上的邪茧看到面前飞过去一块粉色肉团,​一把就将其抓住。
“这个小家伙会主动的去爱别人,就像拥有电动势的原电池,只要接入电路,就不断的供电,直到自身耗竭为止。”​邪茧边说边把那匹小天马浮到自己眼睛前,认真观察。
“金黄色的丝带,真润滑呀”​邪茧伸出自己的蹄子,抚了抚小天马的鬓毛。小天马配合的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邪茧的蹄子。好家伙,这样的爱意,顶邪茧三顿吃了。
“赶紧的,想办法把她放到育儿室里,这么好的食粮可不能浪费了!”​邪茧命令道。
“什么?我不要去那个恶心的鬼地方”​,小天马挥舞这蹄子,美味的爱意消失了,换来的是苦涩的哭泣:“哇哇哇!放我下来!”
工兵们都不敢动这个小家伙,怕搞出事故,邪茧只好亲自走下包坐,来到育儿室,然后把粉色毛毛球丢进去。
这样也好,还能节省点爱意,让这块肥肉吃的跟长久。邪茧这么想着,往那粉色的脸蛋上涂了一蹄子粘液。小天马哭的更响了。
泪水都在地上结成一片池塘了。
终于,小天马把眼泪哭干了,泪泵开始抗议这种压榨自己的行为,竟然罢工了。小天马只好独自啜泣,一声又一声。
对于邪茧来说,这种啜泣使得那匹天马变成一个节拍器,邪茧见过很多级富爱心的小马,他们疯狂的爱着邪茧的卵,孵卵的速度非常快,但他们的爱意也流失得非常迅速,往往一两天就榨干了。
至于那些悲伤的小马,可以死死的锁住自己的爱意,这么一来恢复爱意的时间也会很长,不像那些普通的小马,三两天就崩溃。
啜泣的声音没了,换为了一些黏糊糊的摩擦声,邪茧好奇的走了过去,她看见那匹小天马正在认真的擦着一个细嫩的虫卵,虫卵中的幻影灵吸收了足够的爱意,直接破卵而出。
“哦,可爱的小家伙,你是第一个出来的,让我数数,还有19个。”​那匹小天马摸了摸幻影灵幼崽的鳞片,把它放在了地上。
很好,这匹天马虽然也喜欢孵卵,但也还懂得节制,应该能坚持很长时间。邪茧对这个小猎物感到非常满意,决定不把她关到茧里头。
小天马实在是太饿了,她直接把卵壳给吃掉了。
这匹粉色的小天马就这样在虫巢住下来,日复一日,最开始的一周,她每天都帮邪茧孵出20只幻影灵,​大约一周后,她开始离开育儿室,跑到邪茧的大厅里。
“哇,邪茧姐姐,你长得真高。”​那匹小天马说。一片爱意朝着邪茧扑面而来。
邪茧明白,这匹小天马纯粹实在浪费能量,幻影灵的幼崽不懂得自己吸取爱意,甚至还会把爱意主动交给一些邪恶的工兵,因此必须有一匹充满爱意的幼驹主动给他们爱意,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幼驹,或是现有的幼驹已经耗竭。那就只能​由自己亲自出马给幼崽奉献爱意,但这么一来会增加额外的爱意消耗,使得自己在和敌人周旋时没有足够的能量。
“走开,不要谈论我。”​邪茧一蹄子将小天马赶走。
但那匹小天马自己飞了起来,像是苍蝇一样围着邪茧乱转。
“大姐姐,你的蹄子真长”​
“大姐姐,你的翅膀很特殊,就像塞拉斯蒂亚的鬓毛一样漂亮。”​

邪茧看出来了,这匹小天马纯粹在奉承她,疯狂的往她的身体里塞爱意,塞的她都没胃口了。
小天马见邪茧不理她,自己独自飞到了军营里。
好家伙,这匹天马再这么折腾下去,自己的身子一定会垮。邪茧不得不调来了一只幼年幻影灵,来看护这匹天马,不让她乱跑。
“你叫什么名字呢?”​那个幻影灵问粉色的小天马。
“我叫韵律”​小天马说。“你又叫什么名字?”韵律问。
“我……我没有名字,我出生在这个虫巢外面,那里是一个实验室,实验室的负责马员觉得我不可能从从虫巢中逃出来,因此没给我起名字。”​
韵律明白了,这个幼小的幻影灵并不是从巢里孵出来的,而是从外界进来的。
“邪茧大姐姐想让你把我控制住,好让我孵她的蛋,她太小气了,你就叫米艾摩好了。”​
韵律只是在​开玩笑,但“米艾摩”还真成了这个幻影灵的名字。
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离开育儿室,一个月后,韵律一天孵出的卵从20个增加到了​200个 。邪茧的记录是连续一个月每天400个,她知道这么快的孵卵意味着什么,韵律的身体会因为过大的爱意输出而崩溃的。最后邪茧不得不把那只叫做米艾摩的幻影灵给撤掉,让韵律在虫巢中自由的活动。但是米艾摩喜欢起了韵律,总是跟在韵律的屁股后面。
军事基地的幻影灵也非常喜欢这只粉色天马,每次韵律来到军事基地,她总会给军事基地的幻影灵一堆爱意,慢慢的,虫巢中的幻影灵发现她的爱意储备远超凡马的想象。
邪茧意识到,韵律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爱意库,她不止五号电池,更是一台发电机。如果她能一直健康快乐的生活在虫巢,那么幻影灵就再也不必抓新的幼驹来孵卵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韵律走到了虫巢的边缘,一个随机的开口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开口外面是蓝天白云,幻影灵巢穴周边很荒凉,不过能看到外界就已经足够了。韵律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她张开翅膀,在蓝天中自由的飞翔。
粉色的小天马不断的向上方爬升,飞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她看到永恒自由森林的边缘,有一个圆形的荒地,像一个靶子,而虫巢则是这个靶子的靶心。
在靶子和永恒自由森林的交界线上,有一个4层办公楼,整个办公楼被一圈围墙包围,围墙上方则是护罩发生器。
音韵降落到了围墙边的一个大门前,她看到大门的旁边有一个标牌:“EPSI幻影灵研究观察站”
两个监控摄像头对准了韵律。
“有马在吗?”韵律用她粉色的小蹄子敲了敲门。
两束激光忽然照在了韵律的身上,在韵律的屁股上打下了两个红点。
“嗷!”韵律感觉自己的屁股被针扎了两下。不一会,她面前的大门也打开了。
“对不起,小幼驹”,一个全副武装的小马走了出来:“我们害怕别的幻影灵混进来,因此在门前安装了检测装置。”
那匹小马把小天马带到了传达室中,给她端了杯水。
“你是从哪里来的呀?”独角兽问。
“我是从那个虫巢中跑出来的。”韵律指了指远方的黑色建筑。
“我明白了,怪不得你独自一马就进入了那么危险的地方。”
不一会,又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雌驹。
“你的名字是不是韵律?”那只雌驹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是的”,韵律开始打量起这匹小马,她有着青色的毛皮,黄色的鬓毛。
“我叫做青柠檬,是这个地方的负责马员,当然也经常招待从虫巢逃出去的小马。”说着她用独角兽魔法打开了一个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茶罐子。青柠檬飘出几片干茶叶,在眼前端详了一下,然后放到杯子里。
“我们的门卫真没礼貌,招待客马应该用茶叶,我经常研究这个,事实证明把不同的茶叶泡在一起,会使泡出来的茶更香。”
说着青柠檬吹了吹杯子散出来的热气,把茶水放到了桌子上。
“茶得泡一会才能喝,要不你先说说你的父母是谁把。”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韵律说。
“这么说的话,你小时候是和父母分开的?”
“对,我在孤儿院长大,我没有父母。”
“孤儿?”青柠檬若有所思:“要不然你说说自己的经历吧”
“我被两只幻影灵带到虫巢后……”
“打住!我要听的是你进入巢穴之前的经历。”
“我居住在苹果卢萨的孤儿院里,那个孤儿院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孤儿。”
“苹果卢萨的哪家孤儿院?”青柠檬突然问。
“名字不记得了,好像是标志教会开设的。”
“是那个所谓的破碎标记教会吗?”青柠檬问。
“没错”
青柠檬张开翅膀,从上面拔下一个羽毛,放在嘴里把血吮干净,然后沾了沾墨水,在纸上写下“实用性马员说明——韵律,天马,粉色,粉色,黄色,当前幼驹”这几个字。
“好了,现在给我说说你离开孤儿院的原因。”
“孤儿院有一个可怕的传言,说是里面的儿童得到可爱标记后,会当成工具卖给有钱马。我不希望我被卖掉,于是独自一马离开了苹果卢萨,来到北面的森林里。我又冷又饿,有两只幻影灵告诉我他们那里有吃的东西,然后我就跟着他们来到了虫巢。”
青柠檬用魔法拿着自己的羽毛,在纸上飞速的写了一些东西。完毕后,青柠檬把茶水端到韵律面前。飘到了韵律面前,:“趁热喝,温度正好。”
“谢谢”韵律用翅膀接过了那杯茶。
茶水非常香,把韵律又带回到了关于永恒自由森林的回忆中。
过了许久,来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他们带着韵律飞入研究楼内。
研究楼内有条横向的走廊,其高度直穿整个建筑物,阳光从顶部照射进来,宛如峡谷一般。在“峡谷”的两边,是一排排的大门,一共有4层,但是每层的大门都是直接开在“峡壁”上头的,前方并没有连接任何平台。
这看起来有些诡异,那些门更像是嵌在墙壁中的眼镜。
“这里的大楼都没有楼梯吗?”韵律问。
“大家都有翅膀,所以不需要楼梯。”一名研究员回答。
其中一个门被打开了,两匹小马飞行着,利用悬浮术将一个担架抬出房间内,担架上盖着一块白布,下面应该是一匹幻影灵。
“你们……好奇怪呀,我是该叫你独角兽呢?还是该叫你天马呢?”
“你可以叫我们天角兽。”另一个研究员回答说。她突然飞到4楼打开了一个大门,招呼韵律飞上来。
门后面是一个洁白的房间,房间并没有什么窗户,不过有一个观察窗,连接着观察室,观察室内,是各种各样的操作面板以及精密仪器,还有几台水晶PC机。
一个白大褂拿来了一个类似于耳罩的电子设备,套到了韵律的光屁屁上。
“小天马,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摘下这个仪器,它可以搞清楚你的光屁屁下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可爱标记,当然,可能会有点疼。”
听到“疼”这个字,年幼的小天马立刻被吓着了。
“拿皮带套死了,然后再加一个棒棒糖不就完事了。”另一位研究员飘出一块彩虹棒棒糖,塞到韵律嘴里。
“你真好,谢谢你”韵律含着棒棒糖,把屁股转过来,让研究员把皮带套上。
“”你注意到没?”那个研究员凑到他同伴的耳朵边说:“她的爱意真美味,口感和普通的小马不同。”
“这跟可爱标志没什么关系吧?每个幼驹的爱意都是特殊的。”另一个研究员说。
“你们在谈什么呢?”韵律用她的大眼睛看着两个研究员。
“没什么,没什么,都是大学生物学知识。”研究员有点慌张。
“来,咱们赶紧进入正题”研究员把韵律带到一张桌子前:“挑几个你喜欢的东西”
桌子上,有一张银行卡,一块计算机CPU,一个显微镜,一台离心机,一个试管架,一本厚厚的小说,一个指南针 还有一个放着蛋糕的盘子。这些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并不能一一列举出来。
韵律走到了一个盘子前,盘子里竟然是邪茧产下来的卵。
“她喜欢咱们的卵?”研究员无意间说,他忽然发现自己口胡了,赶紧补充道:“她对咱们搜集到的样品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了!”韵律说着就要去拿那些虫卵。
“不要去动那些样品”!另一匹小马用翅膀拦住她,然后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生物实验设备:“你对那些设备感兴趣吗?”
韵律摇摇头:“他们看起来太无聊,没兴趣”
“你对花花草草感兴趣吗?”
“也没什么兴趣,那个永恒自由森林太可怕了。”
“这是什么情况!只喜欢虫卵的幼驹?我还以为她是一个研究员的胚子呢!”那匹小马用魔法失望的把写字板摔到了地上:“记下这个——对科学研究毫无兴趣!这是重点!”
那两匹天角兽让韵律待在房间里,然后关上了大门,来到了旁边的观察室内。
“我再重申一遍,无论如何,都不许把你屁股上的玩意取下来,除此之外,你可以在房间内自由活动。”
韵律点了点头,飞到了盘子旁,取下几颗虫卵,然后抱在了怀里。不一会,从她的怀中飞出来几只活蹦乱跳的幻影灵。韵律把卵壳吃到肚子里,然后拿了几颗新的虫卵,继续孵了起来。
观察窗后头的两个研究员惊得目瞪口呆。
“难不成咱们找来了一个孵卵专家?”
“打开机器,准备测试。大千世界,什么小马都会出现。”
“韵律,你马生的意义是什么?”研究员通过扩音器隔着玻璃窗问道。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好好想。”
“注意,仪器的数值开始变高了,调整检查频段,进行激活程序。”另一个研究员提醒道。
“我再问你一遍,你马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我答不上来,我感觉自己的屁股又刺又痛。我可以把屁股上的那个玩意取下来吗?”
“”如果你找不见你自己的意义,你的屁股就会一直痛下去。”
“天呀,我受不了!”小天马叫唤着,她的屁股忽然发出强烈的闪光。
“关掉连接设备,小心烧坏零件。”
“我的天呀!”研究员用翅膀指着屏幕:“爱意能量的分值已经打到过值量程表上了。”
“别的数值呢?”旁边的研究员开始查看其他的仪表盘。
“没有什么异常,就单单是爱意能量比较高,咱们有口福了。”
“难道她是传说中的211号产品?”研究员用蹄子挠了挠鬓毛。

另一边,虫巢的王座大厅内内,一片动乱。
站在最中心的邪茧女王不停的跺蹄子,震得大厅不断震颤,石头直往下掉。
“韵律呢?我的那个小粮仓呢?”
米艾摩可怜兮兮的缩在墙角:“我不知道,她好像出去了。”
“今天晚上我就要把它改造成幻影灵女王,你却告我她跑了,出去了!你让我咋办?我的计划咋办!她可是标记教会的211号产品,可以产生近乎无限的爱意!”
米艾摩一个腾空,躲过了邪茧的一束激光波。
“我……我赶紧去找。”米艾摩说着就离开了大厅。

“我的可爱标记,代表的是水晶之心?”韵律已经离开了白色房间,她刚刚获得了一个可爱标记。
“没错”青柠檬说:“水晶之心是水晶帝国的守护神,它可以把居民们的爱意转换成能量,抵御北方的寒冷,同样的,它也可以把能量转化为爱意,安慰那些受到伤害的小马。”
“那我就是那个水晶之心吗?”
“虽然不完全是,但已经非常相像了。”
青柠檬把韵律来到了一个休息室,然后拨通了墙上的电话。
“喂——,是芝蹄哥的EPSI水晶分部吗?我们找到211号产品了,就在虫巢附近,没错,两个月前从苹果卢萨跑出来的那货。”
小天马坐在座位上摩擦着蹄子,211号,那是她的另一个名字吗?
“什么?标记教会已经交货了?不用送回苹果卢萨?那好,现在你们就从小马镇的“EQSI低休膜区研究分部”派车过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货物会在明天下午运到。”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从云中城吹出来的暖风穿过了草原和森林,夹带着花香,来到了荒凉的虫巢平原周围。而那辆从小马镇开过来的汽车也离开了森林,朝着研究所的位子奔去。
米艾摩抬头仰望着星空,那些星星犹如掉落在黑色天鹅绒中的珍珠,反射着乳白色的光。一轮淡黄色的明月锈在空中,上面印出了一个黑色母马的轮廓,那是露娜吗?她能告诉自己韵律到底去哪了吗?并不能,事实上米艾摩已经找了3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一点成果,她真应该带上更多同伴来找韵律的。
远处有一片浓重的黑影,那是永恒自由森林,而黑影之上,竟有一片光亮,EPSI的研究所今晚居然没有关灯!
米艾摩背起了身上的袋子,那是她从育儿室中偷来的虫卵,除了寻找韵律,她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差事要办。
走近了EQSI的研究所,米艾摩惊讶的发现,在大门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箱车,透过窗户,米艾摩可以看见车厢的后部,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
米艾摩拖着虫卵的袋子,累哼哼的走到了门口。
“给,这是今天我从虫巢那里偷过来的蛋。”米艾摩把袋子扔给了门卫。
隔着门卫与车辆之间的缝隙,米艾摩看到一匹粉色天马在两名研究员的控制下挣扎着,不停的踢着蹄子。
“放开我!我不是什么211产品,我不要去芝蹄哥,我不要被抓去喂幻影灵!”
那两名研究员毫不顾及韵律的感受,直接将她丢入笼子中。
韵律无意中看见了马群中的米艾摩,大声呼救道:“米艾摩,救救我,我要回虫巢。”
“别管她”保安把米艾摩往前推了推:“这匹小马怪的很,大千世界不去,非要待在虫巢。不要理会她。”
“但……但……”眼看着车就要开走,米艾摩非常慌张。忽然,她看到了青柠檬,赶紧飞了上去。
“主管,你不能拉走韵律,如果你拉走韵律,我可就偷不着虫卵了。”
青柠檬不屑的吐了下芯子:“此话怎讲?”
“因为韵律是虫巢专门孵卵的小马,而我则是那匹看护她的幻影灵,因此我才可以进入育儿室,接近那些虫卵。如果韵律消失了,我不但无法进入育儿室,而且还会因看护失责而受到处分,甚至被我们女王碎尸万段。”
“说的也没错,咱们女王的脾气确实挺火的,而且她的爱意这么美味,丢了她,对于你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好兆头,要不这样吧,既然你是看护她的那个家伙,那就跟她待在一块,好好的把她看好喽。”
就这样,米艾摩也被丢人了笼子。一匹天角兽把后车门一拉,整个世界变得黑暗下来。
“后面的那两个小东西,注意点,接下来我们会横穿永恒自由森林,然后开上高速公路,直奔芝蹄哥。森林的路有点颠簸,最好找一个结实的铁笼杆抓着”司机提醒说。
“系上安全带也不错,可惜笼子里并没有安全带。”副驾驶座的一个保安开着玩笑,可以看见他的蹄子中攥着一把来复枪。
“我好害怕,她们要那我怎么样?”韵律抓住了小幻影灵的甲片。
“我只知道她们要把你抓到芝蹄哥去。”米艾摩回答说。
“那我想要回虫巢,那里有着温暖的育儿室还有可爱的虫卵。”
“虫巢也不好,邪茧要把你改造成新的幻影灵女王,让你当压寨孵马,不停的给她生蛋,就像村头的母鸡。”
韵律沉默了,不一会她用蹄子捂着自己的眼睛,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难道这辈子我都要当幻影灵的爱意工具吗?”
她哭着哭着,爬到了米艾摩的腿上。
韵律做了梦,她梦见自己被一大群幻影灵追逐,她为了躲避而跑到了永恒自由森林中。忽然,一只幻影灵变成了那个箱车,张开了宽大的引擎盖,不过引擎盖下面并不是汽车引擎,而是一张血盆大口。
轰!韵律被箱车一口吞下,摔到了里头的笼子里。
在笼子周围,有大量的酸液,那些酸液凝聚起来,形成了一个幻影灵的样子,然后朝着韵律走来。
“离开!走远点!我不希望你腐蚀我!”
“不,我不是你所想的怪物”那个酸液怪物说话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米艾摩,我希望能帮助你。”
“你都成了这个样子,要这么帮我呢?”韵律一个机动动作,窜到了笼子的另一边,防止自己陷入被逼入死角的状态。
“真的,我想帮助你,我希望洗能待在原地不要动,然后让我进来。”
那团酸液不知不觉的爬到了韵律背上,然后开始腐蚀韵律的皮肤。更糟糕的是,一部分酸液还化成了几条蛇,钻入了韵律的嘴,鼻子,屁股以及你可以想象到的任何馬体上的孔洞,然后疯狂腐蚀韵律内脏的粘膜,让她痛不欲生。
“不要叫唤,千万不要发出声音,前面的两个家伙还没有注意到我的行为,要是他们看见咱俩这么搞,肯定会让我吃枪子。”
韵律相信了米艾摩的话,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任凭酸液在自己的身体内穿行,也不吱一声。
忽然,疼痛感没了,米艾摩的气息也没了,笼子归于寂静,韵律睁开了眼,看了看四周,笼子中间只有她一匹马。一批新的记忆像是潮水一般灌入了韵律的脑海。
米艾摩是一匹出生在EQSI幻影灵研究所中的幻影灵,她出生后对幻影灵的研究非常感兴趣,为首的管理员青柠檬却不希望她研究幻影灵,还找了个时间,让她潜入虫巢,偷取一些虫卵来供研究所研究。
那时的米艾摩还没有名字,她来到了虫巢,接到了邪茧发出的“看护韵律孵卵”的请求,意识到这是个机会,自告奋勇,主动报名。也就是那时候起,米艾摩不断的出入育儿室,不断的给EQSI提供虫卵。
后来在某个晚上,门卫并没有接待她,她只好主动进入研究楼,把虫卵放到研究间仓库。结果,她发现研究楼中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幻影灵,他们有的穿着保安的防爆服,有的穿着研究员的白大褂。米艾摩意识到这里刚才可能被幻影灵入侵,于是放好虫卵后,直接飞到了青柠檬的办公室。
她惊讶的发现坐在椅子上的不是青柠檬,而是一个穿着西服的幻影灵。
“急什么?这个站点的员工都是幻影灵,你以为研究幻影灵的站点是干什么的?把幻影灵绑起来然后做实验的吗?错,那些虫卵被孵出来后,小幻影灵会接受培训,然后成为EQSI的一份子。”
那个叫做青柠檬的幻影灵迷迷糊糊的说完这些话,然后睡死过去。
走入楼道,看着这么多倒地不起的幻影灵,米艾摩突然意识到实验楼可能出了某种可怕的事故。她带上了放毒面具,挨个的查看房间,试图找出使幻影灵陷入昏迷的原因,结果她看到了更为可怕的事物。
可爱标记获得设备,一个可以让幻影灵也能得到可爱标记的东西,让他们获得合法的小马身份。
爱意汲取罐,里头泡着几匹幼驹,在不断地发出着爱意。
最后还有一个巨大的实验间,放着一个类似于核磁扫描仪的东西,以及一沓破旧的笔记本。
米艾摩翻开了笔记本,隔着防毒面罩的观察口,她通过那些笔记本看到了研究所的过去。
“1993年2月8号——今天我们研究所发现了一种现象,叫做幻影灵液化现象。如果一匹幻影灵对一匹小马有着很高的占有欲,想和这匹小马永久的待在一块,不断的汲取她的爱意。那他就可以转化成某种生物粘液,钻入目标小马的身体中,然后与那匹小马合为一体,共同拥有两个记忆以及一个被合并后的马格。”
“韵律,你身边的米艾摩呢?”副驾驶座上的小马用来复枪捅了捅韵律的鼻子,打断了韵律的思考。
米艾摩,或者说是韵律,她飞速的转动着自己的脑袋,为自己的消失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那个米艾摩,她变成苍蝇,钻到我的鬓毛里头了。”韵律回答道。
“这个小幻影灵,还正比咱们机灵”副驾驶坐的小马收好了来复枪,观察起了森林中的夜景。
韵律出了一口气,再次陷入米艾摩的回忆。
“1993年4月12号,两个月的研究,我们搞清楚了幻影灵液化的机理,那就是对大量爱意的渴望。如果一匹小马长时间的饲养一匹幻影灵,那么幻影灵就会对这匹小马产生一种依赖性,然后常识与这匹小马合为一体。当然,前提是这匹小马同意的情况下。”
米艾摩看了看四周,整个站点都静悄悄的,除了几只老鼠和窗外的风声,这里没有一点声音。她用悬浮术慢慢的翻开了下一页。
等等!悬浮术!韵律感到有些兴奋,她自己可以施展悬浮术了!不过她还是把心静下来,慢慢回忆米艾摩所看到的一切。
“1993年4月30号——我们站点的一个实验员,他为了科学感化了一只幻影灵,那只幻影灵和他合为了一体。我们用仪器仔细扫描了那个研究员,他拥有幻影灵的一切特性,但又拥有小马的可爱标记。我们试着让他成为一个自循环的能量体系,也就是研究员给体内幻影灵的那部分输送爱意,而幻影灵则把爱意转换为能量。但是实验失败了,合成出的幻影灵只能汲取别马的爱意,不能汲取自己的爱意。不!我太喜欢幻影灵了,我研究它研究了20年,虽然并没有那门多的好处,但是我还是很愿意成为一名幻影灵的。”
“1993年5月4号——今天是个里程碑式的日子,我成功侵袭了这个站点的站点主管,现在我成为青柠檬了,再也不是什么悲催的实验品,小白鼠了!但站点中还有别的幻影灵,我要解救他们。让他们和我手下的员工都合为一体,我们需要研究,我们需要实验题,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幻影灵。——为了族群——为了科学!”
“1993年6月10号——好消息,站点内一般的研究员都变成了幻影灵,坏消息,站点内的幻影灵用完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实验样本。不过我以一名幻影灵的身份,拜见了我们的女王。她非常支持我们的计划,并给我大量的虫卵,希望我们将这个事业扩大。”
“1993年7月2号——终于,所有的站点成员都成为幻影灵了,好一个幻影灵研究站点,自上而下都由幻影灵构成。而且我们互相形成了一个自洽体系,靠着对科学的热爱互相爱着对方,这使得我们只需要很小的能量输入就能维持下去。此外我们制造了一个新的排泄间,好搜集我们产生的粘液,使得我们更像小马一样。”
“1993年8月18号——塞拉斯蒂亚参观了我们的站点,我把研究项目报告给了塞拉斯蒂亚,她非常敬佩我们孜孜不倦和敢于献身的研究精神,同时希望和我们的女王达成和平的外交关系。更重要的是,塞拉斯蒂亚开始计划把EQSI的其他成团也转换为幻影灵,当然是在保密的情况下。”
“1993年9月28号——我们女王告诉我们更多的信息。邪茧,最初是一个名叫梅林的生物博士,她伙同星光熠熠还有隙日一起研发了可爱标志;创立了小马国唯一一个自循环生态体系——永恒自由森林生态体系;制作了协律树的种子,在一千年内一直维护协律树。并和小马国的一些先驱一起创立了EQSI。她还告诉我们幻影灵是为了保护影之小马而制作的一个驱壳,让影之小马不再受到爱意的伤害,将爱意转换为能量。邪茧提供的信息和梅林的信息的确如出一辙,再加上DNA测定,可以确认我们女王的确是EQSI的创立者——梅林博士。但是早在EQSI创立之初梅林博士就以“影之小马机密研究”的名义退出了EQSI,并和小马国政府保持敌对,伙同梦魇一起危害小马国。因此她对EQSI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贡献。”
“1993年10月1日——邪茧真是太厉害,太伟大了!我们整个站点的员工都在敬佩着女王,因此我们把这个曾经的梅林博士拉到了实验室,插上各种各样的管子,输入各种各样的液体,然后进行一些【数据删除】的实验,我们女王不断的挣扎,表示愿意提供一切的专业数据,但我们还是将实验一个个的进行了下去。你猜怎么着?邪茧是一个不合格的幻影灵女王,她的身体不符合幻影灵女王的标准模型。我把实验报告交给了我的同事们,交给了其他站点的幻影灵们,没有一个幻影灵认可邪茧充当幻影灵女王的能力。尽管邪茧有着一颗女王的心,但并没有一个女王应该拥有的身体。可能是她运行了上千年了,身体老化了,但这并不是我们认可她的理由。最后,我们EQSI的幻影灵一致同意,脱离邪茧的控制,将塞拉斯蒂亚视为自己的统治者,承认塞拉斯蒂亚至高无上,宇宙唯一真神的事实。并永远忠于塞拉斯蒂亚皇家政府。”
米艾摩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这群幻影灵竟然因为所谓的科学模型而背叛了邪茧,要知道整个幻影灵族群都是由邪茧创立的,她对幻影灵女王应该长什么样子有着最高的解释权。跟何况她还创立了EQSI,可是EQSI的幻影灵,说叛变就叛变,只注重自己的研究成果,对女王毫无敬畏之心。
她开始耐不住性子,快速的翻看那些笔记。
“1993-11-5——邪茧不再给我们提供更多虫卵,不过我么想了个办法,从她的育儿室偷取虫卵……”
“1994-3-6——大成就,EQIS成员的幻影灵比例超过了40%,让我们一起为伟大的塞拉斯蒂亚公主效力。”
“1994-11-30——我们决定自己创造一个幻影灵女王,大家都对这个计划表示兴奋,塞拉斯蒂亚对我们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并给我们相当多的资金……”
米艾摩失去了耐心,直接拿起了下一本笔记。
“1996-2-28——失败,彻彻底底的失败,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幻影灵的比例增加到了60%,但是新的女王还是没有研发出来,塞拉斯蒂亚对我们已经失去了信心,她已经停止向我们注资了。”
“1996-3-4——我们整个站点的幻影灵都失去了信心,或者说是失去了斗志,现在大家都处于一种混吃等死的状态,更可怕的是之前那种互相关爱,互相提供爱意能源的氛围消失了,站点的食物开销变得大了起来,我们不得不贴出招聘书,招聘新的小马进入,然后吸光她的爱意,并把她改造成幻影灵,但这有点像是传销,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计划。”
“1996-9-12——危机!最大的危机!几乎所有的幻影灵都对科学失去了信心,整个EQSI都面临着食物危机,不只是我们,马哈顿,云中城,坎特洛特,吠城也都是如此,情况最严重的事芝蹄哥,那里有大量的幻影灵忍饥挨饿,处于死亡的边缘,而作为最大的幻影灵研究站点,我们竟然也陷入了危机之中,无法自拔,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站点主管,我为什么要进行那些狗屁的幻影灵实验。”
“1996-10-7——标记教会许诺,他们正在研发一种可以无限制产生爱意的小马,编号为211。教会可以把那匹小马赠与给我们,条件是让我们给他们足够多的资源,来帮助他们完成一号计划,看样子这个站点拥有了新工作。”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米艾摩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记录上了,她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部分。
“1997-4-25——两个消息,好消息:那个叫做米艾摩的幻影灵找到了偷取虫卵的方法,一号计划将会有更多的实验体。坏消息:我们还是没有抓住211,我们搜寻了整片森林,都没有那个小家伙的踪迹,真是好奇211的逃跑路线。芝蹄哥的情况变得好了一些,但那里还是需要一个巨大的爱意库。我们的时间不够了。”
没想到这篇记录中竟然提到了自己,米艾摩四下里看了看,就快到邪茧检查韵律的时间了,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虽然并没有找见幻影灵昏迷的源头,但是细心的米艾摩还是打开了排风扇,让室内空气保持流通。
那天晚上,邪茧表示以后可以不用看护韵律了,因为她孵出的卵真的太多了,但是由于工作需要,米艾摩还是留在韵律身边,寻找偷取虫卵的方法。
韵律努力的回忆米艾摩的更多记忆,但真的是没有了,米艾摩的日子,无非是陪伴韵律,偷取虫卵,带到研究所交差,以及在虫巢做研究。
等等,做研究?韵律忽然感觉自己变了,变得对科学感兴趣了,上午看到的试管,显微镜,在她的脑中变得重要起来 可爱起来,她甚至想给那些科学设备释放一些爱意,来表达自己对科学的喜爱之情。可能EQIS的其他幻影灵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热爱研究幻影灵的研究员,可能只剩她一个了。
不!不能跟着这辆汽车来到芝蹄哥。她还有自己的研究,还有未竟的事业。她已经不是韵律了,也不只是211产品了,这个产品已经被一只幻影灵所污染,现在她拥有自己的想法,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爱意产生器了。她的全民叫做米·爱茉·韵律。她要追寻自己的自由!
韵律摸了摸自己的鬓毛,掏出了一个喷雾,这是一种可以迷晕幻影灵的喷雾。在那个夜晚,正是这种喷雾的泄露,导致整个站点的所有幻影灵陷入了昏迷,米艾摩这才有可乘之机,从而看到那么多可怕的记录。为了偷出这罐喷雾,韵律废了不少功夫。
但是同时她自己也是幻影灵,万一喷出的气体飘过来,把自己给迷晕了,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韵律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被一个铁笼子牢牢关注,但可惜这种笼子只能关小马,管不住幻影灵。
一个闪光,韵律变成了一只粉色的小蝴蝶,她噗呲着自己的翅膀,飞到了驾驶座附近。
驾驶员和副驾驶专心的看着前面,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笼子已经空空如也。
为了凉快,驾驶员把旁边的窗户给降下来,他陶醉在永恒自由森林的花香中,跟本就没有想到韵律会变成蝴蝶逃出去。
韵律找了颗果树,边吮吸花蜜,边注视着那辆箱车。箱车越来越远,引擎声也近乎消失不见。
为了再次确认一下,韵律样想着鸟儿的样子,把自己变成了一只老鹰,当幻影灵真实太方便了,想变什么就能变什么,比当小天马要强多了。
至于车上的那两匹小马,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还在悠哉悠哉的往前开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